不過,智慧古劍卻是破碎兩大的攻擊,直接進行,無形攻擊,殺。智慧殺人,無形無質,沒有一點蹤影,這是最為可怕的地方。

岳長老與葉長老頓時慘叫一聲,智慧攻擊,遭遇重創。不過,卻是沒有死。

他們根本顧不上傷勢,繼續逃走。

可是,葉小凡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立刻動手,進行轟擊。他低喝一聲,可怕強橫的力量湧現出來,浩浩蕩蕩。

「殺。」

一招出,驚天動地。

葉小凡先是以三十三天意志之真龍意志強大的速度轉移到葉長老身邊,直接就是大手蓋蓋壓而下,力量爆發。

殺戮無邊。

鎮殺而下。

葉長老自然是連連防禦,不過,在三十三天意志之真龍意志面前,一切都不是對手,直接殺,直接轟擊,力量爆發,無以倫比,可怕兇惡。

「葉小凡,我就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你早晚會死在我們手上。」葉長老嘶吼著。

「是嗎?再見了,我等你做鬼來找我。」說著,葉小凡便是加大力量,爆發出來,力量如淵,強大莫測,可怕無比。

震撼人心。

強大,兇悍,力量進行絕對碾壓。

一擊之下,殺。

諸神黃昏意志之吞噬山河意志,進行吞噬,吸納。於是,在強大的力量之下,葉小凡整個人不斷吸收意志,吞噬意志,力量爆發,無以倫比。

葉長老被徹底吞噬,就是上級帝境兵器也是方才。

一個帝境巔峰級別的超級強者就此倒下,被人吞噬,就此抹殺。

這個時候,葉小凡才抬起頭來看向岳長老,岳長老已經快要消失不見,不過,他卻不在乎。

整個人化為一條黃金真龍,一躍而起,速度如風。

快,快,快。

只是三個呼吸之間便是追上了岳長老。

「怎麼可能?這速度就是第三層的半仙也絕對不可能擁有,他的速度又提高了。」岳長老駭然。不過,卻是停了下來,不再逃跑,他知道若是繼續下去絕對不可能逃走。

唰!

葉小凡來到岳長老面前,與後者遙遙相對。

「為什麼不逃了呢?」葉小凡問。

「呵呵,我能夠逃到哪裡去呢?算了吧!葉小凡,我承認你確實厲害,不過,你要想完全殺死我們這是不可能的事情,葉長老與我都是門中高層人物。為了以防不測,我們都是留下了一顆意志在太上長老手中,即便你殺死我們,我們也不會死,早晚會恢復過來。」岳長老慢慢地說。

葉小凡眉頭一皺,他說的沒錯。

只要是有一個意志存活下來,就有機會重新,不至於死去。一些高層,便是如此做,不過由於意志長期隔離在外@,需要保護,要很多很多的力量進行滋補,代價很大。因此,一般人卻是不會這般做,也不會如此做。

越是強大的意志要在隔離的情況之下長期保護,越是困難。

要不然,當初瀝血門大長老也會這般做。

看著葉小凡的表情,岳長老繼續道:「這樣?只要你放過我,你與我們兩大門派的恩怨就此了結,如何?」

聞言,葉小凡冷笑道:「這就想要我放過你嗎?愚昧,好了,雖然我不能夠完全殺死你,不過將你的本體意志全部毀滅,即便你恢復過來,也不知道究竟需要多久的時間,再見了,岳長老。」

「不。」

葉小凡大手一揮,真龍咆哮,力量湧現。

一招出,驚天動地,無以倫比。

殺戮暴起。

可怕無比,讓人震撼,強大的力量爆發出來,無比恐怖,無比強悍。

葉長老直接就是被打爆,隨後,吞噬山河的意志湧現出來,進行吞噬,進行吸收。

力量如淵,無以倫比。

可怕,強橫。

就此,所有人死去。

十五個高手全部死在葉小凡手上,葉小凡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恐怖莫測,超越了以往的力量。

所有兵器,所有力量,全部吞噬吸收。

這些東西在葉小凡檢查一番,拿了幾樣后,通通給予了紫,讓紫吞噬,恢復力量。紫,就像是一個無底洞,不管來多少的東西,直接吞噬,簡直可以說沒有極限似得。也不知道,要多久,紫才可以恢復到原來的實力。

「走,再過不久,就會有人追擊而來,我還是快點走吧!畢竟,好漢架不住人多,我還要去找北域西方風雲仙壇的麻煩。」

唰。

簡單收拾一番后,葉小凡化為真龍,風馳電掣,消失不見。

*****************************************************************************************************

咔嚓!

一個花瓶碎了,摔在地上,摔成了幾瓣。這個花瓶價值連城,若是以靈石就算的話,沒有一百萬下品靈石絕對不可能買到。但是就是如此貴重的東西,卻被人給摔在地上。

始作俑者正是九轉門門主。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葉長老,岳長老,以及那麼多精英分子居然都死了,是誰膽敢攻擊我們兩大門派,還敢殺死這麼多人呢?」

九轉門門主憤怒不已。

方才九轉門門主與雪山峰峰主正在後山,討論法術,交流修鍊經驗,誰知前門卻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九轉門門主,稍安勿躁,這不是叫人去太上長老那裡提取葉長老與月長老的意志了嗎?到時候,我們必然可以了解究竟是誰殺死了他們。如今我們九轉門與雪山峰結盟,又是得到了邪惡魔道的支持,按理來說,應該沒誰膽敢會如此無法無天,前來挑釁殺人才對。但是事實上卻是發生了,而且死的人不少。」雪山峰峰主分析著說:「若是我猜得不錯的話,這人只怕不簡單,要知道,葉長老與岳長老兩人率領那麼多強者,足以抵擋一陣半仙,但是就是如此強大的陣容,居然死了,全軍覆滅。」

經過雪山峰峰主這麼一說,九轉門門主頓時安靜下來。是啊!如此陣容,要是以前,幾乎就是家底了,如此強大居然會全軍覆滅,難以想象。

究竟是什麼人乾的呢?

「峰主,你覺得這件事情究竟會是誰所為呢?」九轉門門主問。

「不知道,以前我們雪山峰的幾個仇家,卻也沒有這個能量,而且還是在我們結盟,有邪惡魔道支持的情況下出手,除非他們是傻瓜還差不多。」話到這裡,雪山峰峰主沉聲道:「我方才檢查了一下他們的屍體,發現這些人的死狀就像是因為修鍊導致走火入魔一樣。」

「什麼?走火入魔,難道說對方使出的意志攻擊蘊藏著極為厲害的魔道意志,從而影響心神,進而走火入魔而死。」九轉門門主也是聰明人,幾下就推測了個大概。

「是的,正是如此。」

他們說得對,就是魔道屬性意志,影響心神,不過,意外的是,究竟是什麼人能夠有如此力量,如此意志,打破法陣防禦,進而攻擊,殺死如此多人呢?

這個時候――

外面進來了一個人,這是一個美麗漂亮的女人。這個女人身上穿著一件寬鬆的道袍,一進來便是向著雪山峰與九轉門深深鞠躬:「門主,峰主,我已經從太上長老中,得到了葉長老與岳長老的意志。」

「好,將他們放出來吧!」

「是。」

女人一揮手,兩個意志便是飛舞回來,化為透明的虛影,從樣子上,可以看出這是兩個白髮老者,正是葉長老與岳長老兩人。

一出發,葉長老與岳長老便是憤怒悲哀的哭號起來。

「門主,峰主,你們可要為我們報仇雪恨吶,我們一生想修為就這麼被人給廢了。實在該死,我們那麼多人全部死去。」

「葉小凡,我要殺死葉小凡,你還老夫修為來。」

聞言,九轉門門主與雪山峰峰主震驚,葉小凡?怎麼回事?

女人雖然也想聽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卻是乖乖退了出去。

「葉長老,你慢點說,你們這一次是為了門內才落得個修為失去,只剩下一個意志,放心,我們一定會竭盡全力讓你們恢復過來。畢竟如今我們最不缺少的就是資源,對於我們來說很珍貴的東西,對於邪惡魔道卻是不足為掛。」雪山峰峰主說。

「是的,希望你們安靜下來,讓我們知道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九轉門門主輕聲說。

峰主與門主這麼一說,兩人頓時安靜下來。

「還是我來說吧!事情是這樣,這件事情都是葉小凡一人所為,他使出了心神意志進行轟擊我們,心神意志貴為諸神黃昏意志之一,詭異無比,就是我們的防禦法陣也是抵擋不住,以至於死傷數十人,這麼多的傷亡我們當然是憤怒無比。於是,我與葉長老便帶領著十多人進行追擊。」岳長老理了理思緒,隨後說:「若是早知道此人就是葉小凡,我們自然不可能追擊而去,畢竟葉小凡的強大我們深有了解。」

九轉門門主與雪山峰峰主對視一眼,沒想到這件事情卻是葉小凡干出,也是,心神意志,不就是攻擊心神,影響心靈?難怪那些人的死狀會如此奇怪,給人感覺就像似乎走火入魔一樣。

被心神意志殺死,若是沒有自爆,就是那個樣子。

不過,兩人疑惑的是,為什麼沒有發現葉小凡呢?葉小凡不是擁有三十三天意志之死亡意志?

有生命石頭,可以輕易發現。

他們等待著聽下文。

「葉小凡很狡猾,他竟然用了化身,並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生命石頭居然感覺不到死亡意志的存在,這也是我們沒有發現他的原因。一路而去,葉小凡竟然是為了引誘我們。」葉長老咬著牙說:「然後,在遠離這裡的時候,葉小凡進行了攻擊,他速度奇快,最為可怕的是,修為比以前在遺迹中時,大大增升,即便是不使出王者化身,我們也絕對不是對手。事實上,葉小凡在顯露出真真正正的身份后,我們立刻兵分八路,進行逃跑。可是,即便如此,也是沒有任何用處。」

九轉門門主與雪山峰峰主吃了一驚,葉小凡的實力又增加了嗎?

「葉長老,岳長老,你所葉小凡的實力又增加了嗎?增加了多少,按理來說,以你們的實力不會全軍覆滅才對。」

聞言,岳長老卻是苦笑道:「到底增加了多少,我不知道,不過,葉小凡卻是在沒有使用兵器,王者化身,以及赫爾墨斯血脈帝皇神鎧化的情況下,打敗我們。總之,他的力量與以前截然不同,氣息也是大變。」

「什麼?」

峰主與門主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葉小凡居然實力再一次增加,而且力量狂漲,死亡意志也可以掩蓋下來,要是如此的話,那要找到葉小凡可就難辦咯。

「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訴門主。前不久,瀝血門,南魔殿以及森林迷宮聯盟瀝血門門主的兒子血鱗被人給廢了,修為失去,大長老以及一群其他長老更是全軍覆滅。這個人正是葉小凡,這是葉小凡親口所說。」葉長老想到了一件事情。

「是這樣嗎?好了,我們知道了,接下來,你們就安心在這裡修養吧!有很多丹藥,材料,可以供給你們恢復,我們也要商量一下接下來的事情。」

「是,門主,峰主。」

與此同時。

葉小凡卻是獨自來到了北域西方風雲仙壇,這是第二次來到北域西方風雲仙壇,第一次是以風門門主的身份來到這裡,這一次卻是以殺手的身份來到這裡。至於黑風卻是沒有在他身邊,畢竟這一次可是潛伏進入北域西方風雲仙壇內部,太過危險,他進來,只會成為累贅而已。

於是,葉小凡打算一個人進入這裡。

由於葉小凡來過這裡一次,因此,有些熟悉,仗著強大的隱藏能力與修為,一路而進,快速無比,整個人就像是陰影一樣潛入進去。這一次的目標,是鷺老,或是北域西方風雲仙壇壇主。

這是兩大高層人物。

很輕鬆的,葉小凡便是來到了上一次來到這裡的大廳,大廳內依舊是輝煌如金,不過,他卻是從這裡隱隱約約感受到了幾股異樣強悍的氣息,恐怖莫測,力量驚人,他知道這些人是半仙。

事到如今,也唯有半仙才能夠對葉小凡產生威脅。

當然異類除外。

世界上,可不僅僅是葉小凡一個人可以輕鬆跨越階級殺人。

不多時,葉小凡成功潛伏進入了大廳外,這個時候,正好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正是北域西方風雲仙壇鷺老與壇主。

「鷺老,這葉小凡究竟去了哪裡呢?太難找了,幾乎整個地區都快翻了過來,卻是人影也沒有看見。」壇主道。

聞言,鷺老沉聲說:「這件事情急不得,不是其他人也沒能夠找到嗎?」

「可是,怕就怕這個人已經離開了這裡,北域這麼大,要是一離開這裡,誰能夠找到呢?」壇主低聲嘆息一聲,說。

「事情確實是這樣,不過,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們已經是整裝待發,什麼東西都準備好了,只要是葉小凡一現身,我們立刻行動,轉移總部,有了這幾位大人在這裡,可以輕而易舉地鎮壓葉小凡,葉小凡跑不掉。」鷺老把握十足。 「可是,鷺老,還有其他勢力競爭,赫爾墨斯血脈家族葉家都出手了,我擔心到時候我們在這麼多人中,要抓住並且帶走葉小凡只怕有些困難。」北域西方風雲仙壇壇主說出了困難。

「這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事情,放心好了@,畢竟成事在天。」鷺老語重心長的說:「壇主,你心境太不沉穩,要是如此下去,只怕一輩子也難以問鼎仙人境界,放心好了,有總部幾位大人在,我們只管等葉小凡出現就是。」

正是這個時候,一個陰冷恐怖的聲音驟然響起:「呵呵,壇主,鷺老說對了,你心驚不沉穩,意志不堅定,難以問鼎九天封仙,位列仙班,既然如此的話,那我便送你上路吧!」

葉小凡的聲音。

鷺老與壇主兩人臉色大變。

「小心。」鷺老大吼一聲。

可惜一切都晚了。

葉小凡運轉三十三天意志之真龍意志,進行偷襲暗算,一招出,驚天動地,力量蓋世,恐怖莫測,威力如雲,可怕的力量爆發出來,如海如嘯,力量驚人。

讓人震驚,恐怖莫測。

強大。

這招乃是以速度迸發絕殺,真龍意志,葉小凡整隻手臂都變幻成了真龍,一招出,壇主根本來不及反應。

唰!

壇主臉色大變,運轉意志,可惜的是,卻是心下一沉。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葉小凡已經出現在背後,一隻手臂赫然貫穿了壇主的心臟。

「葉小凡,你,你……」

壇主的話還未說完,葉小凡卻冰冷的打斷道:「好了,壇主,我們就此別過吧!你去死吧!再見,當初我既然將不完整的心神意志給你,現在也是時候收回來了,即便不完整心神意志也不會你該擁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