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即將在伏屍山脈遇到的戰鬥,葉辰想了想,還是覺得找玉玲瓏要些東西比較妥當,比如靈兵啊,靈符啊之類的,

這次去伏屍山脈,精英弟子絕對不少,當然內院弟子對於葉辰來說不足畏懼,可精英弟子就不一樣了,一旦同時遇上兩人那麼定會陷入危險的境地,

下半夜,葉辰將熟睡的小仙霜從懷中挪開,輕輕的下了床,走出房間,而後來到玉玲瓏所在的那間屋子前,

「玉兒,開門,」葉辰傳出神識波動,房間被玉玲瓏下了禁制他是進不去的,


「誰是你的玉兒,叫姑姑,」玉玲瓏的聲音在葉辰的耳邊響起,

葉辰推了推門還是推不開,只得無奈的道:「好吧,姑姑你開門,我有事找你,」

「進來,」

門吱呀一聲自動打開,葉辰邁步走了進去,房門又自動關上了,玉玲瓏盤坐在床榻中央,此時已經睜開了美麗的眸子,看著葉辰道:「你半夜前來又想欺負姑姑嗎,」

「呃…我是有事找你,既然你說我是來欺負你,那麼所幸我再欺負你一次,」

葉辰大步走到床邊徑直躺了下去,伸手一攬玉玲瓏的纖腰將她拉入懷中挨著躺下,

「有什麼事說吧,」玉玲瓏沒有掙扎,伏在葉辰的肩上很平靜的問道,

「給我幾張高級靈符,」葉辰說道,眸子中冷光閃爍,

「靈符,」玉玲瓏微微一愣,道:「你要高級靈符做什麼,你父親不讓你藉助這些東西,否則姑姑怎會忍心讓你受別人欺負,早就給你靈兵與靈符了,」

「呵呵,我就知道是父親的緣故,當初在葉家的時候父親也是如此,基本不過問我的事情,當然我知道他是要讓我自己解決困難煉就一顆強者的無敵之心,只是這次情況不同,過幾日我就會進入伏屍山脈,這次九死一生,面對的不但是宗門的內院弟子還有精英弟子,」

「要是我沒來你準備怎麼應付,」玉玲瓏輕聲道,「想必你已經有了一定的把握,問我要靈符只是增加你對付他們的把握而已吧,」

「呵呵,玉兒真聰明,」葉辰沒想到玉玲瓏一下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伸手在她精緻的鼻子上捏了一下,

「不準亂捏,」玉玲瓏打掉葉辰的手,道:「姑姑可是一島之主,在整個長生大陸也是有著尊崇地位的人,就你敢這樣對我,」

葉辰沒有接她的話,只是道:「我要靈符,你給不給,」

「先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玉玲瓏問道,

當下葉辰便將入門選拔與李一凡發生衝突以及之後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李一凡,螻蟻而已,」玉玲瓏的聲音充滿了冷意,

葉辰能清楚的感覺到她體內升騰的濃烈殺意,淡淡的道:「你想做什麼,不准你出手,他的命是我的,」

「姑姑不會幹預你與他之間的恩怨,這個你拿著,」玉玲瓏手心中出現一張巴掌大小的靈符,其上畫面了符篆,閃爍道道紫色光華,

「這是幾級靈符,」葉辰將靈符收了起來問道,

「二級下品靈符,以你的靈力激活應該可以對付五個九次命泉洶湧的精英弟子,」


「五個,」葉辰綻開一抹笑容,「五個夠了,」

「對了,這些時間你應該回過玲瓏島吧,楠兒那丫頭怎麼樣了,」

「還好,可比你有出息,應該快突破到玄藏秘境了,只是時常對著楚地方向流淚,心裡念著你這個少爺,」玉玲瓏說道,

葉辰的腦海中浮現出楠兒那乖巧可人的模樣,一年了,楠兒應該長高了,十四歲多,應該亭亭玉立,變成漂亮的少女了吧,

「想不到楠兒天賦如此之高,一年時間就要突破到玄藏秘境了,哎,我這個做少爺的真實汗顏,」葉辰感嘆道,

「這不能比,楠兒是我的親傳弟子,有享用不盡的靈藥資源,而你一切都要靠自己,真不知道葉大哥是怎麼想的,」玉玲瓏搖了搖頭,

「我知道,」葉辰道,

說完突然想到了『造化破天丹』,那些材料不知道該去何處尋找,既然玉玲瓏在這裡剛好可以相問,便道:「你知道『命運之花』,『惡魔之淚』,『大帝之血』在何處可以尋到嗎,」

玉玲瓏聞言一怔,驚訝的道:「你怎麼會知道『命運之花』與『惡魔之淚』這兩種東西,在世人眼中這兩種東西只是存在於傳說之中,但事實上它們的確存在,」

「既然如此,你告訴我,不是兩種而是三種,這三種東西那裡可以尋到,我需要它們,」葉辰猜測玉玲瓏應該知道,結果她真的知道,不由得狠狠的驚喜了一把,

「你需要這三種東西,」玉玲瓏非常的驚訝,仰起嫵媚的臉龐看著葉辰,道:「你要它們做什麼,」

「我需要煉製一種丹藥,叫做『造化破天丹』,這種丹藥可以幫我衝破大道封印,而今我丹田的封印是解開了,可玄大道封印並未消失將我的玄藏封印,若不能煉製『造化破天丹』我將永遠止步於命海秘境巔峰,」

玉玲瓏看著葉辰眼神變得凝重起來,這三種東西一般說來是不可能尋到的,不過葉辰要破開封印就必須得到它們,當下便道:「『命運之花』乃是由一些強大的修者隕落之後遺留下來的未曾消散的命數所形成,這種東西一般生長在古戰場,伏屍山脈中心地帶或許會有,」

「若你有那機緣見到『命運之花』,想要得到它是很容易的事,難就難在『命運之花』乃是因命數而生,你遭天罰,氣運被封,想要找到它真的很難很難,」


「『惡魔之淚』這種東西除了在地獄與幽冥天之外,長生大陸唯一有可能存在這種東西的地方也是伏屍山脈,伏屍山脈中有妖魔,你若能見到惡魔並讓他傷心流淚,取得他的眼淚便是『惡魔之淚』,」

「雖然很難,但我一定要得到,我命由我不由天,誰也不能掌控我的命運,」葉辰一字一句鏗鏘有力,『命運之花』與『惡魔之淚』都知道在何處可以尋到了,最後還有『大帝之血』,

「大帝之血又在哪裡可以尋找到,」葉辰問道,

「不可能,」玉玲瓏搖頭,道:「憑你自己絕對不可能尋找到大帝之血,就算知道大帝之血在那裡,你也無法靠近其十里之內的範圍,單憑血液之中遺留的大帝氣息別說是你,就算是神竅秘境的修者也會被崩得灰飛湮滅,」

「這麼恐怖,」葉辰震驚,大帝有多強,死後的一滴血液而已,單單是血液中的一點氣息就能讓神竅秘境的修者灰飛煙滅,這太強了吧,簡直逆天了,

哎,這幾天風熱感冒,我這人一感冒就頭暈,坐在電腦邊就發熱,頭痛欲裂,思路枯竭,真惱火, 第一百九十章:魔族甦醒


紫陽山現在已經完全被夷平了,只留下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隱隱還能看到火光流動。北辰星站在附近的一座山峯之上,君莫離死去後,無生門的教衆在山下顯得十分驚慌,就好象一座房子失去了棟樑,面臨着倒塌的危險。

“通知西門庭和南宮玉狐,他們可以出發了!”北辰星看着君莫離消失的身影,轉身淡淡的說道。

之後北辰星帶着衆人離開黑煞帝國,在邊境準備好的白虎軍團和玄武軍團蓄勢待發,一收到北辰星的命令立即出發,對黑煞帝國發動強悍的攻勢。失去了君莫離的黑煞帝國,此時猶如一盤散沙,大軍長驅直入,一直打到紫陽山附近,才遭遇到無生門的抵抗。

北辰星原本以爲能夠一舉拿下黑煞帝國,誰知道無生門的副教主皮丙先生鑽了出來,他的威望僅次於君莫離,此時他一站出來,無生門再次凝聚起來,讓北辰星感到頗爲意外。

“前線戰況如何?”北辰星現在已經回到京都蘭提城,在他的身前站着數名官員,這些人正是負責前線的情報、後勤等事務。

其中負責情報的官員上前道:“啓稟陛下,黑煞帝國已經攻陷了大半,不過皮丙先生憑空出世,取得了無生門的領導權,現在正在和我軍對峙之中。”

北辰星皺着眉頭沉思了一陣,魔族就快要甦醒,時間已經不夠了,黑煞帝國必須儘快收服,否則到時魔族大軍一到,人類將會面臨各個擊破的困境。“通知段鴻,朱雀軍團立即南下!”

“是!”這名官員應允道,心中竊喜,朱雀軍團是紫荊帝國唯一一支空中部隊,戰力十分強大,是紫荊帝國的王牌軍隊。

三天之後,朱雀軍團到達黑山帝國境內,強悍的戰力立即打破了平衡,無生門開始節節敗退,白虎軍團和玄武軍團慢慢的推進着,不過按照這個速度的話,估計最少也要一年的時間,才能徹底的收服黑煞帝國,然後還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用來清理黑煞帝國內部的勢力,然後才能正式納入紫荊帝國的班版圖。

“陛下,前線送來戰報!”護衛長在門口稟報道。

北辰星漫不經心的看着這則戰報,忽然從座位上跳了起來,大笑道:“紫金大陸終於統一了!”

皮丙先生忽然率領所有的無生門教衆,向紫荊帝國投降,並且接受紫荊帝國的編制。此時黑煞帝國足有八十萬大軍,這些都要安排,否則會成爲一大隱患。北辰星開啓恩科天下,選擇了數十萬名人才分佈下去,整個帝國猶如一股生機勃勃的小樹,正在茁壯成長起來。

…………


三年的時間,紫荊帝國蓬勃的發展着,紫金大陸每一塊地方,都是紫荊帝國的領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北辰星的實力也達到了巔峯,全身修爲融會貫通,隨時都可以衝擊仙道。

忽然有一天,皇城上方來了一道巨大的身影,讓平靜的京都再次變得緊張起來,北辰星本來正在批改奏摺,忽然的一下身體就在原地消失,只留下身外化身。

“小青,你怎麼來了?”北辰星出現在皇城上方,看着一條巨大的青龍盤踞在天空,好奇的問道。

“少主,不好了,擎天魔王已經甦醒了,他喚醒了所有的魔族,此時正在五行封魔大陣,我們已經快堅持不住了。”小青化爲人形,急促的說道。

“你們還能堅持幾天?”北辰星大吃一驚,想不到這一天來的如此之快,擔心的問道。

“三天,最多隻能堅持三天,三天之後擎天魔王一定能夠破開封印,魔族也會重臨大地!”小青擔憂的說道。

北辰星淡淡的說道:“三天,足夠了!”

北辰星說完之後,忽的一下射入高空之中,整座皇城中的人都感到十分疑惑,不知道陛下在做什麼。北辰星懸浮在虛空之中,身上的紫金龍袍在大風之中獵獵作響,一雙星辰般透亮的眸子望向九天之上,猶如兩道實質的精光射出,能夠穿過九天雲層。

“陛下這是要幹什麼?”下面的百姓竊竊私語道,看着天空之中的北辰星,一臉的疑惑。

忽然一股強大的威勢擴散而開,這是一股帝皇之威,更甚天罰之眼的天地之威。整座皇城中的人都對着北辰星跪拜,最後蔓延到整個紫荊帝國,所有的人都跪下了。天罰之眼是憑藉天地之威,強行讓人下跪,而北辰星的帝皇之威,百姓確實自行下跪。

北辰星爆發出全身的力量,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來,在他的周身縈繞着一個五彩斑斕的世界,這是他的域場,已經五行全聚,充滿了生機。他在引動仙劫,必須趕在擎天魔王出來之前,渡劫成仙,否則整個紫金大陸都會陷入魔族的黑手之中。

天空之中大片的雷雲滾滾而來,一瞬間之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個漩渦緩緩的轉動着,最後變成了一個太極圖案,在這個太極圖案之中,一條條雷電遊走着,散發着十分恐怖的氣息。太極圖案緩緩的旋轉着,好像一個滅世的大磨盤一樣,緩緩的對着北辰星壓了下來。

“卑微的人類,是誰企圖挑戰上天的威嚴!”忽然從太極圖案之中,一枚巨大的眼睛鑽了出來,正是天罰之眼。

“去!”北辰星一看到天罰之眼出現,也不多說什麼,揮手就將雷靈珠射出。

“啊!!!”

天罰之眼剛剛出現,就看到一道紫光閃過,射入它的瞳孔之中,頓時發出一聲巨大的慘叫之聲。待看清下面那人後,憤怒的大叫道:“北辰星,該死!”

北辰星完全不和天罰之眼廢話,控制着雷靈珠瘋狂的吸收着天罰之眼的能量,同時還在天罰之眼中,瘋狂的破壞着。北辰星感受到身上微微增長的修爲,感到頗爲吃驚,本以爲以爲已經達到了巔峯,想不到還能提升。雖然只提升了那麼一絲修爲,但是卻讓他的修爲達到了大圓滿。 「當然,除卻聖皇,大帝是天下最強大的,他們的手段之恐怖遠非你我能想象,」玉玲瓏說道,

「那我豈不是無法得到『大帝之血』,更不能煉製『造化破天丹』了么,」葉辰心情猛地變得無比沉重,難道自己真的要止步於命海秘境,若是如此自己還能活下來嗎,命海秘境修鍊到巔峰也無法與火神子,李一凡等人抗衡,如何應付他們日後的手段,

「不,只要你能得到『命運之花』與『惡魔之淚』就能煉製『造化破天丹』,」玉玲瓏搖頭,而後淺淺一笑,嫵媚至極,「『大帝之血』我會幫你取來,你儘管放心,下次我來找你時會將『大帝之血』給你帶來,」

「你可以幫我取到『大帝之血』,」葉辰驚喜莫名,像是突然間從地獄升到了天堂,高興之下忘乎所以,捧住玉玲瓏的臉就在她的嘴唇上吻了幾下,

「唔…」玉玲瓏鼻中發出輕唔聲,避開葉辰的攻擊,嗔怒道:「你又欺負姑姑是不是,」

「不就親你幾下而已,又不是沒親過,」葉辰笑道,他本就是故意如此,當下勾起她的下巴這次是真的吻了下去,狠狠的印上她的嘴唇,舌頭在其中攪動,吻到玉玲瓏快步喘不過氣了才放開她,道:「我要對你做什麼,你沒有拒絕的權力,」

「你…無賴,」

玉玲瓏搖了搖頭,對葉辰一點辦法都沒有,深感無力,每次都被他輕薄,但又無力反抗,潛意識中也不想反抗,所幸就任之聽之,這讓葉辰的心中的征服感得到了巨大的滿足,

「好了,別亂動,就這樣靜靜的躺會行么,」玉玲瓏拿葉辰沒辦法,她就像個長輩一樣在寵著葉辰,而葉辰似乎也很喜歡這種感覺,

第二日清晨,玉玲瓏走了,葉辰剛走出小院便看到一名外院弟子出現在小院之外,

「葉辰,長老決定讓你與眾位師兄一起前往伏屍山脈獵殺屍怪妖魔,這是資格令牌,」那名外院弟子將一面令牌拋了過來,眼中的冷芒一閃而逝,

「知道了,」葉辰接過令牌,神識探入,裡面的信息頓時傳入腦海,

其中說明了時間與地點,明日在靈秀峰廣場集合,從傳送陣台內直接進入伏屍山脈,此次去的地方接近伏屍山脈中部,隱藏無盡的兇險,

這令牌與葉辰的腰牌不同,腰牌有很多功能,它能儲存屍核與魔核等東西,只要將腰牌那道石門貢獻的功德殿放入兌換師門貢獻的凹槽內,其中的魔核等會自動消失,而貢獻點則直接記錄在腰牌內,

腰牌內有了貢獻點可以在功德殿旁邊的師門資源兌換處兌換丹藥等東西,這些都不需要人為操作,只要將腰牌放進凹槽中,便會顯示出可以兌換的物品,想要兌換什麼只需自己用手指點擊便可,當然非常珍貴的資源需要大量的貢獻度去石門奇珍閣內找奇珍閣長老兌換,

葉辰無意中發現腰牌的功能時還一陣驚奇,竟然還是自動化的,有些像是高科技的了,不過葉辰知道那肯定是師門中的強者以陣法催動的,當然不會是什麼高科技,

那名弟子走了,走的時候面帶冷笑的看了葉辰一眼,葉辰看在眼裡也沒有理會,在這些人的心中自己只要進入伏屍山脈那是必死無疑,可葉辰知道這次是一次機緣,

內院弟子的修為不弱,精英弟子更是強大,而且它們身上都應該有靈兵吧,這些全部用來煉成丹藥一定能讓自己的修為再上兩個台階,屆時就算是剛踏入玄藏秘境的核心弟子也可以無懼了,

葉辰冷冷一笑便將令牌收入懷裡,誰是刀俎,誰是魚肉,

這次進入伏屍山脈解決了內院弟子與精英弟子的事情,如果可以的話葉辰打算前往伏屍山脈中心去看看,『命運之花』與『惡魔之淚』是必須要得到的東西,

這一天葉辰哪裡都沒有去,呆在小院中陪著小仙霜,而侯東與圓真也沒有來,兩人正在忙碌拉人進入『誅天會』的事情,

夜晚葉辰閉目調息了一整夜,讓自己處於最巔峰的狀態,一戰惡戰即將來臨他要做好一切的準備,

第二日清晨,天剛亮葉辰便根據令牌中所標示的路線趕往了靈秀峰廣場,當他到達那裡時已經有很多外院,內院,精英堂的弟子到達了廣場,

見葉辰到來,那些弟子登時將目光投來,雖未表露出什麼來,但葉辰在他們的目光中看到了隱藏的殺機與蔑視,在外院弟子中葉辰看了王鵬,此時正用森然的目光盯著自己,

在那些內院弟子與精英弟子的眼中葉辰只是螻蟻,弱小得可憐,雖然李一凡曾說過葉辰體質特殊不可大意,但他們仍舊沒有將葉辰放在眼中,畢竟修為境界在那裡擺著,他們一眼便看穿了葉辰的修為,命海秘境第三次命泉洶湧,太弱了,

葉辰表情平靜,獨自走到外院弟子的人群中站好,心中卻是冷笑連連,他如何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今天他故意沒有隱藏自身修為,就是要讓這些人知道他是什麼境界,讓這些人輕視他,這樣一來精英弟子開始時肯定不會出手,而是由內院弟子出手,他便可以先將內院弟子解決,然後再面對那些精英弟子,

當然,這些弟子中也並非全部都是二世黨成員,也有一少部分人對葉辰沒有敵意,反而是好奇,能得到寒清雪的庇護,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葉辰站在外院弟子人群中,他感覺到無數道冷冽的目光盯著他,如芒刺背,

「你就是葉辰,」內院弟子中一名頭髮束在腦後,面目陰冷的弟子向葉辰望來,道:「伏屍山脈妖魔多,你這樣的修為怕是難以活著走出來,」

「嘿,這樣低微的修為進入伏屍山脈必死無疑,我實在是想不通,就憑這樣的螻蟻也敢在李師兄面前放肆,」另一名內院弟子譏笑道,

另一名內院弟子接過話題,嘲諷道:「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一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去惹自己惹不起的人,這樣的人通常都活不長,尚不知別人一根手指頭都能戳死他,」

葉辰表情淡然,像是沒聽到一般,全當是一群狗在亂吠,

一會之後一名老者從天而降,頭髮花白,面容清壑,當他目光落在葉辰身上時暗自搖了搖頭,而今的葉辰在靈泉福地可算是名人了,

當初與李一凡的衝突讓他的名字傳遍了大半個福地,更有人以記憶水晶將他的面容都刻錄了下來傳到福地各處,所以很多的弟子長老等人都知道葉辰,

根據葉辰當日葉辰面對李一凡的表現,很多長老都知道葉辰肯定是特殊體質無一,是一塊修鍊的好料,只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特殊體質也只能被埋沒了,無法閃爍其耀眼的光芒,

出現的老者正是靈秀峰負責守護傳送陣台的長老之一,此時他看著一眾弟子,道:「最近伏屍山脈有異動,大量屍怪妖魔走出伏屍山脈進入伏屍草原,我們靈泉福地眾位核心院長老商議,為避免屍怪妖魔大量湧出進入伏屍城殘害生靈,一致決定讓你們進入伏屍山脈獵殺屍怪妖魔,順便查探此中緣由,此去必有兇險,你們當團結一致,相互照應,」

「是,謹遵長老教誨,」一眾弟子齊聲應道,

「好了,現在精英堂的弟子先跟我來,此次你們要去的地方離伏屍山脈中部最近,走的是不同的傳送陣台,外院與內院弟子合在一起去稍微靠邊沿的地域,」那名長老說完轉身離開,精英堂的弟子們立刻跟了上去,

精英堂的弟子跟著那名長老進入了廣場對面的一座山谷之內,很快的便有一束束神光從山谷內衝天而起,在那神光之中無數的符文浮現,如同蝌蚪一般,

葉辰知道那是傳送陣台啟動了,傳送陣台這種只聽過未見過的東西是什麼樣子,葉辰有些好奇,

終於不久之後那名長老走了出來,看著葉辰他們這些外院弟子與內院弟子道:「你們全部進入山谷,準備傳送,」

「是,」一眾弟子向著山谷內走去,葉辰在人群中跟著一起走向谷內,突然間一道神識波動傳來,「少年,你等等,」

葉辰一愣,不著痕迹的放緩了腳步,漸漸的他就走到最後,這時那名長老走了上來與葉辰擦身而過,葉辰卻發現自己的手掌多了一道靈符,

葉辰詫異的看著那名長老的背影,不明白他為何要給自己靈符,是真心要幫自己亦或是這靈符根本有問題,

「少年,看在清雪的份上,我只能做到這些,進入伏屍山脈后你自己小心,」

正在葉辰疑惑之時那名長老的聲音再次在腦海中響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