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自&# (貓撲中文)3981

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大晚上的,一團黑風颳起了聖城城主府,周圍的幾隊守衛都不敢阻攔。

「道友何必弄這麼大動靜呢……」

「南風聖城城主,果然名不虛傳。」

這貨不是別人,正是那邪天,如此明目張胆的進入城主府。

宏七面帶微笑,心中也起了波瀾,這個傢伙的實力很強大,連身旁的老婆腴兒也暗中傳音給他,這個傢伙自己不是對手。

「呵呵,那就謝謝了。」

不過若是邪天真是為了自己而來,想必這夫婦倆也能應對,不會透露出自己就在這裡的事實。

邪天也不客氣,直接就拿起酒開喝,一邊喋喋怪笑道:「本座的名字不太好聽,城主就不要記了吧,本座這回來,是想請城主大人幫個忙的。」

宏七倒是早有準備,見怪不怪了,微笑著說:「不知道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本城主修為低微,也只是這仙路上的一個小官而已,有些事情怕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邪天笑道:「再過五天就是南傷拍賣會了,我有幾位朋友要來參加競拍,請城主給我個令牌,讓我和朋友們可以自如的出入南傷庄。」

宏七倒是有些意外了:「道友你和你的朋友們,只要在拍賣會開始之前進入到裡面就行了,並不需要什麼令牌……」

宏七感覺有些毛骨聳然,一旁的腴兒輕哼一聲,化解了邪天的這股威壓,同時對邪天道:「這位道友,拍賣會一旦開始,是絕對不能再進人的。」

宏七沉聲道:「道友應該知道,南傷拍賣會一旦開始,南傷庄會由仙路自動封印,若是道友你有本事自己進入的話,我們不會阻攔,但我是沒有辦法了。」

宏七道:「這種事情沒有必要和道友開玩笑……」

邪天笑著喝完了壺中的酒:「不過希望城主別忘了剛剛說的話,若是我們中途進來的話,可不能阻攔。」

「好,告辭。」

旁邊的幾個守衛,不小心離得近了一些,結果十幾個魔神六重以上的守衛,瞬間也就變成了乾屍了。

腴兒見到了十二個,站成一排的乾屍守衛,也是氣的臉色發青,怒斥道:「這個混蛋太狂妄了!」

宏七的臉色也很難看,這城主府中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的寶貝,也是他的下屬,這麼輕易就讓人給弄死了。

「總有一天,你們這些混蛋魔修,一個都不能出現在城中,出現一個殺一個!」

「老弟,你有什麼發現嗎?」宏七問葉楚。

「什麼!」

「應該沒有,若是的話,剛剛我就在附近,他應該有所感應的,他應該是為幾天後的拍賣會而來。」葉楚搖了搖頭。

腴兒也道:「他應該沒有發現葉楚,只是這傢伙實在是太猖狂了,在這聖城中是毫無忌憚……」

葉楚笑道:「不過這傢伙看來是來向你們揚威的了,警告你們城主府別多管閑事,他一定還有後手。」

宏七不免有些擔憂:「看來我們還要多做防備呀,不知道他們又想出了什麼狠招,在中途進入南傷庄,不會是想殺了裡面的所有人吧?」

腴兒倒覺得:「他要是想殺了所有人,應該在南傷庄外面最合適,可以將南傷庄給封印住。」

宏七似乎想到了一些什麼:「不會拍賣會開始之後,他悄悄的在外面設置魔陣,將整個南傷庄給封印住吧?」

農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腴兒說不是沒有這種可能,葉楚也覺得有可能。

「恩,我向他說明此事吧。」

……

而這些修行者當中,有超過半數是來自於其它的地方的,四成左右是南風聖城外面的一些修行者。

在老城主給的一座奇幻的仙陣的內部,又加進了自己的幾座陣環之陣,現在他確信就算是邪天等人一起進攻,想要破陣也很難。

而這麼多的修行者,齊聚這南風聖城,方圓十萬里的聖城中,已然顯得有些擁擠了,每天都能看到這裡的天空上密密麻麻的人影,飛來飛去的,各種神光在頭頂閃爍,就像流星雨似的,只不過這流星雨是天天在下。

有些人是來自附近的一些界域的,還有一些來自遙遠的界域的,這麼多的修行者當中,大魔神之境的強者,他能感應到的最少有一百八十位之多。還有感應不到的,或者是強於這個境界的,加起來最少也得有二三百位。

因為不少人都基本上是踩著點來的,像一些隔壁的幾座聖城,神城或者是仙城中的人,會在最後幾天進入南風聖城。

今天來這裡的,只有他一個人,宏七夫婦還有魔石他們都有別的事情要做,葉楚來到這裡之後,順利的進入到了南傷庄內。

當然葉楚有宏七的令牌,要進來還是很容易的。

這裡一共有一千二百個小房間,葉楚之前就仔細的查過了,因為這回大祭壇和通天柱的加入,將這其中前面的一百二十個小房間,給進行了挪位了。

你可以一個人一間,也可以通過你的乾坤世界,帶人進來,不過那樣的話,你也只能佔用一個小房間。

不過有時候也會發生意外情況,就是拍賣會結束了,但是這封印法陣不一定完全打開了。

葉楚一個人在這南傷庄中轉了小半天,轉到快中午的時候,葉楚突然就發現了一個機密。

葉楚也是因為,自己現在站在外面的大祭壇的通天柱頂端的時候,看到的情況,因為站在這裡,可以看到這一千二百間的整個布局。

這南傷庄的佔地面積,其實是挺大的,有足足方圓一千里,這麼大的一個地方,裡面卻只有一千二百個這樣的房間。

這麼大的一個地方,只有一千二百個這樣的小房間,每個小房間,只有區區一百多平米而已。

一千二百個房間,擺列出來的圖案,當真是和一顆「心」一模一樣。

「難道只是偶然?」

實在是太形象了,越看越像,之所以如此的像,應該不太可能是偶然。

修行界各域,各城,各地中的水果有無數,還有大量的靈果,野果子,不過葉楚確實是沒有見過這蘋果。

葉楚看了半天,也沒有發現什麼別的異常,不過這時候他卻感應到了一股陰煞之氣襲來。

過了一會兒,有一道黑風颳了進來,只不過巡查的守衛,卻正好不在這一帶,被他給避過了。

葉楚當然認得出來,這就是邪天,這傢伙大白天的闖入南傷庄來探查情況了。

這傢伙的這道法,也是有隱遁之能的,只不過與葉楚的隱遁之術,還是要差了一些再加上有天道宗天眼,葉楚還是可以看到他的。

也沒見他弄什麼別的東西,只不過看他的樣子,十分的細緻,每一座小房間都要進行檢查。

這傢伙檢查了近兩個時辰,一直到天色快到傍晚時分了,這傢伙才離開了這南傷庄。

葉楚想了想,也出了南傷庄,遠遠的看到那一團黑風,已經飛上了高天,向北面疾馳而去。

「相差一個大境界,當真是苦呀。」

也就是說,這傢伙光飛的話,就能堪比自己瞬移的速度了,這真要是交起手來,自己在速度上就吃了大虧了,機會很小了就。

自己哪怕是施展一個道法,人家只是一挪,就相當於是瞬移了,就避過了你的道法了,完全無用了基本上就是。

邪天往北,一直飛出去了近十億里。

葉楚也是累的夠嗆,一路瞬移,一下接一下的瞬移,才終於是跟上了這傢伙的步伐。

此時這傢伙,就是停在了一座小島的上空,這座小島也是方圓萬里之內的,唯一的一座小島。

其它的哪怕是一塊礁石都沒有看到,這樣的海域,很不尋常。

邪天停在了這座小島上空,然後黑風化作了他的本尊形象,此時在這海下突然就冒出了十幾團黑風。

然後就見到島上的沙灘上,又出現了十一個,和邪天幾乎是一樣的,戴著面具的黑袍人。

葉楚心中暗驚,因為他發現,這十一人與邪天太像了,身高,體形,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邪天來到了島上的沙灘前,這十一人立即跪伏在他的面前,給他請安之類了,因為海風還是有一些,葉楚打算離近一些,看看能不能聽到他們的談話。

果然,葉楚在離島大概一千里左右的地方,藏了起來,藏在海面下五米左右的地方。

邪天站在沙灘上,看著頭頂的天空,沉聲道:「再有幾天就可以了。」

「暫時不需要,你們全部進我神堂之內。」

只不過何為神堂,葉楚卻從來沒聽說過,不知道這神堂是什麼東西,是和乾坤世界一樣的東西,還是說魔修專有的一種玄世界,或者是異空間之類的。

而是在這沙灘上,躺了下來,自己取出了一大壇酒,十分憂鬱似的躺在這裡,看著天空買醉。

葉楚雖在海面五米以下,但是卻正好,可以通過天眼,看到那邊沙灘上的情況,見這邪天竟然在那裡裝起了深沉,不由得暗暗詛咒那貨。

現在還跟到這裡來了,又冒出了十一人和他極像的傢伙,葉楚甚至懷疑,有可能是邪天的元神之類的。

一大壇酒,沒一會兒的功夫,這傢伙就喝完了,這時候天色也慚慚的暗了下來,已經進入到了傍晚時分了。

喝完了一壇,這傢伙又取出了一大壇,完全也不吃東西就是生喝,一口接著一口確實是夠生猛的。

本來自&# (貓撲中文)3982

遠處海平面處的一顆亮眼的太陽一樣的恆星,此時慢慢的落下了海平面下,而這個傢伙卻還在那裡喝酒。

喝完了一壇,這傢伙又取出了一大壇,完全也不吃東西就是生喝,一口接著一口確實是夠生猛的。

「這貨還真是能喝呀,估計也是喝不醉的吧,要是喝醉了就好了,本少一定上去給你封印起來,好好的揍一頓!」

葉楚心中暗罵,一大壇酒最少也有三百斤吧,這傢伙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喝完了,這完全就是在灌酒了。

只不過奇怪的是,這傢伙喝完了近兩大壇,六百斤的酒,也不見他排出什麼東西來。

要真是按地球上的能量守衡的話,一定就無法解釋了。

邪天一口氣,喝下了近兩壇的烈酒,然後將酒罈子拋了出來,這一拋力氣還真夠大的,竟然正好就拋到了葉楚不遠處。

也就是從他頭頂,飛過去大概四五十里吧,出砰的一聲巨響。

「小子,你還不快出來!要本座逮你出來嗎!」

就在這時,邪天的一股恐怖的威壓,直接輾向了葉楚,來到了葉楚的頭頂,盯著葉楚有些難受。

「丫的!」

葉楚面色一變,沒想到早就被這傢伙給現了,還好他之前就將九龍珠環戴在了手上,所以此時並沒有被震得太厲害。

這恐怖的威壓,也嚇不倒葉楚。

葉楚從水面上冒了出來,處的邪天,沉聲笑道:「原來你早就現我了,為何不擊殺我呢」

「你是以為本座殺不了你嗎?」

邪天又取出了一大壇酒,冷哼道:「藏在城主府,就以為本座找不到你了?」

「呵呵,你既然知道,為何不來。」

葉楚笑了笑,倒是平靜了許多,這傢伙既然早就知道自己在城主府,可是卻一直沒有動手,早就有辦法,破了自己的隱遁之術,可以己的身形了。

之前自己跟著他在南傷庄的事情,他一定也是早就知道了。

「本座與你無怨無仇,只是拿錢辦事而已」

葉楚來到了沙灘上,坐在他的身旁,邪天竟然還丟給了他一壇酒,邪天喃喃自語道:「如今封家人已死,沒有人出錢買你的命,本座自然不會動你。」

「封家人已死?」

葉楚心中一楞,不過想了想,可能是黑衣大掌教出手了吧,之前他和黑衣大掌教說過此事。

他喝了一口這個酒,確實是夠烈的,如果有所謂的酒精度數的話,他覺得這應該是一百度的,就是完全的酒精。

一般的普通人一喝,馬上就會掛了,更別提還一大壇一大壇的喝了。

葉楚也不給邪天面子,直接將這壇酒放下,自己取出了一小壺美酒,慢慢的品著同時右手在海中一指,拉上了一條數百斤的大魚,大魚在沙灘上蹦了幾下,便被葉楚給開膛破肚收拾乾淨了。

接下來就是烤魚了,喝酒配上烤魚是絕配,可以說修行者都喜歡這麼吃。

邪天臉上戴著面具,只現出口鼻和眼睛,他瞄了一眼這邊的烤魚,葉楚還沒有開始放火烤。

這邊邪天的眼中,突然就冒出了兩團黑火,包裹上了這條大魚,瞬間這大魚便被烤得金黃金黃了。

然後這傢伙就是直接手一抓,將這大魚給抓了一大半過去,開吃了。

「夠霸氣。」

葉楚無語的笑了笑,這樣子烤魚的人,一般是很急的人,要不然不會這麼急呀。

不過他竟然這麼愛吃烤魚,為何剛剛自己不烤上幾條,難道還非得等自己來烤不成。

「你一定很奇怪,本座為何來這裡吧」

兩人一會兒都沒有說話,各顧各的吃魚喝酒,然後邪天突然問了這麼一句。

葉楚則是額頭上黑線直冒,無語道:「就你之前所做的事情,還需要我奇怪嗎?」

「錯了,一切都錯了。」

邪天哈哈笑道:「你們都以為,本座要來奪這裡的仙物,難道本座的仙寶還少了嗎需要來這裡奪取?」

「那你是為了什麼?」葉楚翻了個白眼。

「本座為何要告訴你?」邪天也回了葉楚一個白眼。

葉楚無語道:「你不想告訴我,問我幹嗎?」

「就是為了讓你不爽,怎麼樣?」邪天笑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