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說的也的確是實話,這龍脈雖然已有自我意識,或許也並不懼怕這些外來想要搶奪的人。

可對於蕭龍武這種強者來說,要將其奪走顯然並不難,到時候這個龍脈的意識只會被蕭龍武抹殺或者被他強行的納入手下,而五百丈的龍脈一定能讓蕭龍武再度如虎添翼,這是李江並不願意看到的情況。

但李江要得到龍脈並不一定非要將它的意識抹去,不論任何事物能夠誕生他本身的意識和靈智,這是上天的眷顧和恩賜,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李江絕不會去將其破壞掉的。

可這個龍脈它本身是不可能聽從李江的三言兩語的,因為有五十年前外人的入侵,這導致它現在對李江也絕不會產生信任感。

「狡猾的人類,你以為我會聽你的花言巧語嗎?把我的身體還給我我就相信你!」龍脈一聲怒吼咆哮道。

李江面色一陣難看,到手的龍脈他絕不可能交還出去的,那樣只會白白便宜了其他人。

「只等我戰勝了那個最強大的敵人,我一定給你一副更強的身軀!」李江說道。

「我讓你現在就把身體還給我!」龍脈憤怒的咆哮道,顯然看起來他的忍耐已快要達到一個極限。

「你不相信我?!」李江不甘心的問道。

「你這個羅嗦的人類,給我去死吧!」龍脈終於忍不住一聲驚天怒吼,那巨大的龍尾攜帶著滔天的龍威朝李江狠狠的橫掃而來。

恐怖的龍脈之力在空中瞬間炸開,儘管龍脈已經被李江吸收了兩百丈,可剩下的身軀依舊是讓李江感覺到了一陣駭然。

龍尾還沒接觸到李江,他只感覺一股無法形容的大力橫掃而來,他的身軀竟止不住倒射而去。

而西皇城上空,此刻早已聚集了數萬人,他們無一不是聽到了武家武鶯鶯散播出去的消息而來,一個名叫李江的人已經快要得到龍脈。

當然,這些人對破海、霍淼柳葉青他們不過是烏合之眾而已,真正的大威脅還是武家,還有一直在戰鬥的戚墨、白啟、朱靈三個人。

「你們兩個白痴,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事情的不對勁嗎?」戚墨瘋狂的咆哮道。

和青龍殘魂失去了感應,戚墨最大的依仗沒了作用,這讓白啟和朱靈的壓力瞬間小了數倍。

與此同時,他們也是意識到,這是除掉戚墨最好的時機,他們二人再加上神獸殘魂的威力,戚墨一直在被他們壓著打。

「不對勁?是啊,我們自相殘殺,其他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們不來才是不對勁呢!」白啟大喝道。

「你這個白痴,朱靈,你也蠢了嗎?這明顯是有人在栽贓嫁禍讓我們自相殘殺,你們還不明白嗎?」戚墨感覺自己快要瘋掉了。

青龍寨究竟發生了什麼情況他還完全不知,此刻又被這兩個傢伙給拖住,心中豈能不惱火。

「放心,你沒了青龍殘魂,我們解決你不了多大的力氣,何來自相殘殺一說?」朱靈冷笑一聲,手中的動作更快,白啟自然也不會落下。

天際之上,炎鎧攜帶著武靖還有武鶯鶯他們駐足觀望,看到這西皇山外一百個第一步的強者,炎鎧忍不住眉毛一挑,顯然也是被這個陣容給驚到了。

「讓我們進去,讓我們去西皇山上一探究竟!」這裡無數人對龍脈的渴望已經達到極限,戚墨三個人的戰鬥反而被不少人給忽略了過去。

果然,這個聲音一出,跟著一群人開始騷動起來直奔西皇山而去。

但此刻破海還有霍淼他們豈能讓這些人進入西皇山打攪到李江,破海一聲怒吼道:「誰敢越雷池一步,死!」

死字落下,他身後一個高達百丈的玄武殘影瞬間浮現而出,滔天的神獸之威讓無數前進的人如墮冰窖!

西皇城另一端正在戰鬥的戚墨顯然也是注意到了他青龍寨的變故,雖然還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那種驚人的氣息卻讓他心都涼了下來。

「你們兩個蠢貨,有人在襲擊我青龍寨……」

「有人襲擊青龍寨,那豈不是更好,你可別想著回去救援,乖乖給我待在這裡吧!」白啟大笑一聲,雙斧瞬間降臨戚墨的頭頂。

戚墨活了幾十年,從未有過這樣的憋屈,可偏偏他又毫無辦法,沒有青龍殘魂此刻他就只能被白啟和朱靈這麼干拖著。

與此同時,西皇山那巨大的山壁轟的一聲被砸出了一個巨大的窟窿,一道人影猶如炮彈一樣從西皇山內飆射而出。

緊隨著,西皇城內的所有人都感覺大地在不斷震動,一聲驚天龍吟聲從西皇山內嘶吼而出。

那巨大的山體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之中直接爆開,一頭三百丈的金色巨龍從裡面騰飛而起。

這金色的巨龍雙目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它猛的抬頭朝那已經停下來的李江看了過去,那一刻,所有人感覺到一股天威迎頭砸下。

「卑鄙的小人,給我去死!」雖然這龍吟是個女性的聲音,可那瘋狂的氣勢卻是絲毫不亞於任何男子。

話音落下,龍首驟然張開巨盆大口,金色的火焰從其嘴裡朝李江狂噴而出。

看到這一幕,破海還有柳葉青他們早已是目瞪口呆,那震天懾地的龍威讓他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金色的火焰攜帶著無與倫比的高溫直奔李江面門而來,李江感覺這龍形的火焰比之前所遇到的化骨靈火還要恐怖幾分。

不錯不愛 好在此刻李江的身軀已經達到了一個很強的程度,這種攻擊對他還是無法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可就在這那龍首噴出火焰的剎那,李江清晰的察覺到那三百丈的龍脈忽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

最後那龐大的龍脈之身變成了一個只有十歲左右小女孩的模樣,小女孩也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一件白花裙,但這並不是李江所關心的。

他關注的是能夠清晰的看到小女孩怒氣衝天的樣子實在是可愛之極,以至於他根本都下不去手來對付這小女孩。

「你相信我,我對你是沒有惡意的,你這樣只會給你自己帶來天大的麻煩!」李江焦急的說道。

「你把你得到的那些龍脈還給我,我自己能解決這些麻煩,用不著你假惺惺的跟我解釋這些!」小女孩死死的盯著李江。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再度移到李江身上,小女孩是是龍脈變化而成他們都清楚的看到,那她的話自然也就不會有假了。

「我和你素未蒙面,何來假惺惺一說呢,你看看四周這麼多人,全都是為龍脈而來,暗中還有強者隨時準備動手,憑你是沒辦法應付的!」李江再度說道。

「你以為我是一個人嗎,你以為我沒有幫手嗎,既然都來了還不過來幫忙!」小女孩忽然沖著天空一聲輕喝。

李江面色猛的一變,卻見一道數道身影從天空來到了小女孩的身邊,那為首的中年男子可不正是黑手堂二殿主炎鎧嗎?

但此刻他臉上那道猙獰的刀疤卻是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一副略顯清秀的面孔,但原本屬於炎鎧的容貌並沒有什麼改變,所以李江也是一眼將其認了出來。

「炎鎧,你想幹什麼?」李江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擔憂,從小女孩的目光和語氣便能看出來,她和炎鎧之前就有過接觸,而且她對炎鎧還相當的信任。

「我想幹什麼?你這個惡魔想趁我不在想偷走小彩的龍脈,這可沒那麼容易,看到那些人沒有,全部都是我召集過來用來保護小彩的!」炎鎧憤怒的沖著李江吼道,似乎是故意在小彩的身邊表現自己的立場。

事實上他的這種表現也的確是起到了作用,起碼小彩此刻在他身後卻是顯得格外具有安全感。

「你叫小彩?他給你取的名字?你的衣服也是他買給你的?!」李江面色難看道。

「怎麼,不服氣嗎?他可是我最信任的人類,他可不像你們,就是為了我的龍脈而來!」小彩語氣冰冷的說道。

「這個人可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你別上他的當啊!」李江焦急的說道。

「上他的當?我看聽你的才是上你的當,這個巧合如簧的傢伙真是令人討厭,你替我殺了他!」小彩指著李江沖著炎鎧說道。

聽到此話,炎鎧的臉上頓時出現了為難之色,他說道:「小彩,不是我不幫你,只是這個人類實力強橫,你的身體還沒達到圓滿狀態,又被他偷走了近一半,或許只有我們聯手才有希望贏他啊!」

炎鎧的話讓小彩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因為李江剛剛表現出來的實力的確是略微有些恐怖。

自己的龍之火對他都沒什麼作用,想來以炎鎧的實力也並不是那麼容易輕鬆戰勝這個年輕人的。

「那……那你說怎麼聯手,我們……」

「讓你先短暫融入我的身體之內,我藉助你的龍脈之力,再加上我本身的修為,他再強也拿我們沒辦法的!」炎鎧頓時說道。

「融入你的身體之內?你……你不會借用我的力量,然後不還給我了吧!」小彩有些遲疑的說道。

「你放心吧小彩,我如果要偷走龍脈還用等到今天嗎,我和你見面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要對你有什麼企圖你早就該落到我手上了,你說是嗎?」炎鎧這一番話自然說的是毫無漏洞。

關於幸福的契約 小彩本就單純並未接觸過太多的人,更重要的是炎鎧之前給她的印象相當不錯,所以這番話自然讓小彩基本已經完全信服了炎鎧。

見小彩還在思考,炎鎧立刻說道:「小彩你別為難,你不相信我也沒關係的,我可不會不顧你的安危,拼了我這條命,我也不會讓李江得逞的!」

炎鎧的話也頓時讓小彩急眼了,她急忙說道:「不不,我怎麼會不信你呢,你把靈氣海放開我這就進去!」

看到這一幕,李江大急:「小彩,別聽他的,他……」

但小彩此刻只怕根本都沒把李江的話扔進耳朵里去,她沒有絲毫猶豫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整個身軀化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然後慢慢融進了炎鎧的軀體之內。

炎鎧的臉上頓時出現了一絲陰謀得逞的詭笑,當小彩完全進入他靈氣海的剎那,炎鎧終於忍不住內心的得意仰天一聲瘋狂的大笑。

「哈哈哈,龍脈終於被我拿到手了,李江,剩下的龍脈呢,交出來!」炎鎧沖著李江一聲狂笑,此刻他身上氣勢暴漲。

龍脈的融合讓他的實力也是在短時間內得到了一個瘋狂的飆升,但他依舊不滿意,畢竟這龍脈少了五分之二,所以他必須要從李江身上把剩下的拿回來。

「炎鎧,炎鎧你幹什麼,你……」靈氣海內,小彩頓時急的一聲大叫,因為她驟然發現,自己的龍脈之力在漸漸的脫離自己的控制。

這種控制並非簡單的是炎鎧在借用她的力量,反而像是在剝奪她的龍脈之力,這一發現讓小彩頓時急的嘶吼起來。

「行了別叫了,真以為我會保護你呢?想得到你的龍脈,普通的手段根本行不通,你的反抗讓別人休想吸收半點龍脈之力,除非有龍珠在身才有可能,但我對你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最後不費吹灰之力得到龍脈,現在你明白了嗎?」炎鎧充滿嘲諷的語氣對小彩說道。 炎鎧的話直接讓小彩懵了,她根本無法相信這番話竟然是從自己最信任的人口中說出來的。

這一刻,他忽然想到之前李江對她說過的那番話,一旦被其他人奪走只會給她帶來災難,現在李江的話似乎應驗了。

可是小彩不甘心,她不甘心自己的龍脈就這麼被炎鎧奪走了,自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個意識體,一旦離開炎鎧只怕連存活下去都不可能。

「你……你之前不是這麼對我說的,告訴我,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給我閉嘴,你再羅嗦一句我直接讓你從這個世界消失!」一聲厲喝從炎鎧口中傳出。

炎鎧那猶如惡魔一樣的口吻直接讓小彩乖乖的閉上了嘴,只是此刻她僅剩不多的軀體面容之上,兩行淚水毫無徵兆的流了下來。

李江可是一直在阻止她融入炎鎧體內,可她並沒有聽話,小彩雖然後悔可現在卻也毫無辦法。

「哈哈哈,李江,你身上的龍脈也全部給我交出來!」炎鎧一聲狂笑道。

「炎鎧,你作為黑手堂的二殿主,不能不知道也也是黑手堂的人吧,你現在的行為完全是讓黑手堂自相殘殺,就不怕堂主重罰於你嗎?」李江沉著臉說道。

「哈哈,李江啊李江,你還不明白嗎?我現在就是在奉堂主之命行事,你得到的龍脈要全部上交黑手堂!」炎鎧厲聲道。

「放屁,堂主對我恩重如山,她豈是你說的這般無情無義!」李江冷聲道。

爵少的麻辣愛妻 「恩重如山?你還活在夢裡吧,堂主不過是把你當成一個鋒利點兒的工具而已,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啊,我最後再說一遍,龍脈全部給我交上來,還有你得到的武學功法全部上交,你作為黑手堂的一份子,這是你必須要為黑手堂做出的貢獻!」炎鎧毫不留情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啊,看來我的猜測還真沒錯,只不過憑你怕是還沒資格在我面前口出狂言,你要龍脈不如就憑你的本事如何?」李江淡淡的說道。

事實上先前的一些問題不過是李江故意問出來的,他早已在提防著丁彩荷,而炎鎧出現在武家以及那一系列的動作自然也是印證了他的想法。

只不過他還並不確定這究竟是炎鎧自己的私人行動還是他奉丁彩荷的命令而行事,而炎鎧剛剛的一番話也完全證實了李江之前的猜測,丁彩荷果然是在利用他。

「憑本事?大言不慚的小子,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啊,龍脈化骨,刺靈訣!」初次領略到龍脈的強大,炎鎧也是忍不住直接將其拿了出來。

此刻炎鎧渾身散發出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後,一道三百丈的龍影呼嘯盤旋,強悍到極致的龍威攜帶著恐怖的壓力朝整個西皇城砸落而下。

但李江卻是驚疑的看到,炎鎧身後的龍脈在瞬息之間慢慢變成了白金色,龍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幾乎形成實質的一頭三百張的骨龍。

這古龍和先前李江遇到的陰陽先生召喚出來的死界的亡靈巨龍很像,但氣息卻是完全不同。

「你給我小心了,這是萬骨道人的拿手絕活之一,骨化萬物!」腦海里,疚瘋的聲音傳來,李江不禁也是更加警惕了幾分,連疚瘋都這麼慎重對待,由此可知這手段的強大。

「李江,你不是要憑本事嗎,那龍脈我就自己來取!」炎鎧一聲狂笑,他身形瞬間消失,他身後的古龍忽然張嘴,無數白金色猶如雨點一樣的骨刺飛射而來。

李江面色一驚,他本能的從這些骨刺上感覺到了一種危險,他身影如閃電飛速後退而去。

但就在這一瞬間,炎鎧竟已來到他身後陰冷一笑:「想跑?給我乖乖的待在這裡吧!」

話音落下,李江只覺一股大力從身後襲來,他身軀不由自主的朝那些骨刺沖了過去。

這在千鈞一髮的剎那,李江體內的吞噬妖火瞬間爆開,他的身軀直接被一團火焰包裹了起來,那些骨刺還沒接觸到他的皮膚便已寸寸融化。

但李江依舊是驚駭的發現,幾根骨刺竟然穿透了他的吞噬妖火飛射而來,此刻他只能儘力避開這些骨頭。

儘管他軀體強大,可在不知道這些東西威力的前提下,他可不敢讓身體硬扛下這些骨刺。

李江身軀在原地瞬間扭轉,但是那些骨刺依舊是貼著他的皮膚飛掠而過,那一瞬間,他駭然的發現,骨刺接觸過的皮膚竟變得僵硬,然後變成了猶如骨頭一樣的灰白色。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李江連忙調動靈氣海的內的靈氣將這邪門的東西驅除。

「這就是骨化萬物的威力,千萬不可讓這些東西接觸到你,它們無法對你造成傷害,但卻能把你的身體變成一具白骨!」疚瘋的聲音傳來。

李江頓時點頭,可就在他點頭的瞬間,卻見四周四面八方比剛剛多了至少兩三倍的骨刺成圓形朝自己包圍而來。

「炎鎧,真以為你這玩意兒無敵了不成?」李江目光一愣,掌心之內一朵朵妖艷的蓮花瞬間綻放。

天空之上,一朵朵吞噬妖蓮爆開,恐怖的衝擊波將整個西皇城幾乎撕成了碎片,好在此刻西皇城大部分人都已來到天空,另外一些人也早就逃離了這戰鬥之地。

「接你這麼多攻擊,你也接我一招如何?」李江右手伸直,一道兩米劍罡瞬間形成,劍鳴嗡吟聲震耳欲聾。

面對遠處驚疑的炎鎧,李江冷笑一聲然後直接抬起右手朝前一劍斬了下去。

「天劍之道第一式,雙星攬月,斬!」話音落下,天空瞬間暗了下來,李江身後似有一輪明月高高掛起,那無邊的星辰有兩顆隨著那圓月降落而下。

恐怖的劍道之威從天空怒斬而去,近千丈劍影攜帶著令人窒息的威壓朝炎鎧的頭頂砸落下去。

「這……這是道術,這絕不是神通武學……」天空之上一道道驚叫聲傳來。

轟隆一聲,半個西皇城幾乎都在這一劍之下盡數炸開,一道數千米的溝壑猶如一條猙獰的傷口出現在了大地之上。 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涼氣,此刻李江體內散發出來的氣息似乎是元神境後期,可以元神境能輕鬆使用這樣的道術已經是奇迹,而李江看起來卻還是相當的輕鬆。

天空之上,炎鎧面對李江的攻擊早已招架,畢竟他的修為已經是破空境,李江的武學雖然強悍如斯,可他要避開還是並不困難的。

「難怪這麼有底氣,竟然掌握了道術,只不過你以為以你現在的境界使用道術對我有作用嗎?」炎鎧一臉嘲諷的說道。

「是嗎?我可沒說要用它來對付你!」李江的聲音忽然出現在了炎鎧的身後。

這一刻,炎鎧只覺頭皮瞬間炸開,李江何時來到他身後的他竟完全不知道,就算李江的速度再快那也應該會引起靈氣的波動。

而有靈氣的波動炎鎧自然能夠提前知道李江的動作,但李江就那麼詭異的來到了炎鎧的身後。

「你怎麼可能……」

「不知道你破空境能不能硬抗我一拳呢?」李江詭異一笑,拳頭已如一尊山嶽朝炎鎧砸了過去。

所有人只聽見猶如敲鼓的重擊聲從天空響起,然後便看到炎鎧的身軀猶如一發炮彈從天空朝遠處一座山峰呈筆直的線條砸了下去。

轟隆一聲,千米高的山體瞬間炸開,炎鎧也是被李江這一拳直接砸進山石之內不知是死是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