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維恩在這數只化形魔獸身上再沒察覺到控制的氣息,這說明應該是這些化形魔獸在控制這次的獸潮。

一時間維恩皺起了眉頭,這好像跟自己的最初估計有些出入,怎麼看起來是魔獸在控制獸潮?

難道這些魔獸是聖階魔法師的契約獸?

不論是不是,而今眼目下,最重要的是阻止這些魔獸再驅趕獸潮。

一念至此,半空中的維恩大喝一聲:「站住!你們要將這些魔獸驅趕到什麼地方去?」

金角吼獸背上的紅袍青年似乎被維恩的大喝嚇了一跳,一下從金角吼獸背上掉了下來。

紅袍青年身邊的化形魔獸頓時都停下了腳步,眼露不善地望著半空中的維恩。

紅袍青年臉露異色地看著維恩和小風。

遠本在他身下金角吼獸身上的氣息一動,他所控制的9階魔獸立即停了下來,轉身看著半空中的維恩和小風。另外幾隻化形魔獸也紛紛效仿。

自持有小風撐腰的維恩,毫無懼色地看著地上的化形魔獸們,又大喝道:「你們控制這些魔獸形成獸潮有何居心?」

紅袍青年從出生后,就沒有離開過火丘陵,自然只能感應到維恩只是個等階比自己低的魔法師。他對維恩一點興趣都沒有,他只是在看維恩懷裡抱著的那個身穿綠袍的嫩娃。

但他身邊的化形魔獸都是去過人類世界的,一眼便看出了維恩只是一個小小的初階魔導師。

此時,這些化形魔獸正一臉古怪地看著沖他們窮吼的維恩,心中暗自驚異,現在的人類世界已經這麼瘋狂了嗎?一個小小的初階魔導師,居然敢指著一堆相當於人類聖階魔導師的化形魔獸窮吼。

「阿旺,這個人不過是個小小的初級魔導師罷了,不用理會,我們要儘快逃出火丘陵!」紅袍青年身邊的金角吼獸用獸語對那紅袍青年說。

而那紅袍青年沖它輕輕搖了搖頭,說:「金叔,你控制他們攻擊一下這個魔法師試試,別太狠了!」

這些化形魔獸都是紅袍青年的長輩,但紅袍青年知道他們雖能看出那年輕人的等階,但他們卻無法感應到那年輕人懷中的嫩娃隱藏起來的氣息。

這種氣息紅袍青年卻很熟悉,但不知為何,嫩娃身上的這種氣息卻是若有若無,自己也不敢十分肯定。

所以紅袍青年讓金叔控制的魔獸去試探他們一下。

如果自己的猜測正確的話,媽媽說過,人類只要誘之以利,一般都可以結為同盟,但要小心對方的算計。

現在,他什麼都沒有了,還怕人算計?

反而是如果猜測正確的話,說不定自己能誘之以利,讓對方出手去救媽媽!

*******

紅袍青年嘴裡的金叔不明所以地看了紅袍青年一眼,他不明白在這麼危急的時刻,阿旺怎麼還有心情做這樣的事情!

但他依然忠誠地執行了阿旺的命令!

聽不懂獸語的維恩在半空中驚疑不定地看著那紅袍青年,順手掏出一個魔陣魔核給自己加持了一個「鑽石堡壘」,他的直覺告訴他,對方只怕要動手!

「小風!一會如果他們攻擊我們,你就給我加持風罩,我給演示一下以巧破力的魔法運用技巧!」維恩輕聲對小風說。

聞言,小風點了點圓溜溜的大腦袋。

維恩告訴二皇祖的話倒也沒虛言相欺。

雖然不論是在魔法塔中還是在來大炎帝國的路上,維恩都有給小風講述一些戰鬥技巧。現在的小風雖然早已突破了學徒級,掌握了很多風系魔法,但卻沒什麼實戰經驗,不論是戰鬥節奏還是戰鬥直覺依然並不比學徒高明多少。

這次來狩獵維恩也有在實戰中教導小風的打算。

值此機會,維恩當然不會放過。而且這樣將這些引起獸潮的罪魁禍首拖在這裡,前面的獸潮也應該不會被驅趕而衝出火丘陵。

這種無視對方攻擊,近乎無恥的教學方式,卻讓地上的一幫子高階魔獸鬱悶壞了。

********

在金叔的控制下,數頭9階的魔獸將自己的天賦魔法直往維恩噴去。

在神識和以往戰鬥經驗的幫助之下,維恩第一時間鎖定了其中唯一的一個大概8階的土系天賦魔法。

維恩一邊讓小風給自己加持風罩,一邊將手往空中點去。

小風的小手輕輕一揮,一道乳白色的風罩罩住了自己和哥哥。在小風看來這些魔獸都好弱,根本沒必要壓縮風罩的能量,這樣已經足夠了。

一瞬間,從維恩手指上射出五道綠油油的光芒。

這些綠光迅速如一隻只利箭直射那道土黃色的流光。

第一道綠光剛接觸到土黃色的流光,一閃之下,瞬間化為數根粗大的綠藤往土黃色的流光纏去。

緊隨其後的綠光,一道接一道的化為粗藤,往土黃色的流光上纏去。

眨眼間,土黃色的流光被4道綠光包了個結結實實,最後一道綠光則一閃化為了一根植根於地面的長藤,一下捲住速度已經被4道綠光遲滯下來的土黃色流光。

已經被包成了一個綠團的土黃色流光被這一拉扯,頓時停了下來,再也無法往前半步。

而此時,那些沒有被維恩攔截的天賦魔法已經一股腦地撞到了風罩之上。

乳白色的風罩身姿妙曼地搖曳了兩下,就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隨著其他魔法的消散,一時間,半空中那個綠藤團顯得如此醒目。

又過了一兩息時間,只見綠藤團猛地往中間一縮,一些細微的土黃色光屑從綠藤團中爆出。

接著綠藤團舒展開來,中間的土黃色流光已失去蹤影,而綠藤團的光芒依然沒黯淡太多,看樣子似乎還能再幹掉一個同樣的魔法。

「哥哥,你為啥要用個綠藤捆住那個魔法呢?」身為靈體的小風倒也天資聰穎,一下就看出來維恩用了5個能量在5階到6階之間的木系魔法,破掉了對方的8階魔法,這應該就是哥哥所說的以巧破力吧。但他不明白為何哥哥要用最後一道綠光化為綠藤,拉住綠藤團。

「呵呵,哥哥剛才不是要說以巧破力嘛。剛才哥哥的魔法能量遠低於對方的魔法能量,即使是攻擊對方魔法的弱點,也必須要一段時間才能完全瓦解對方的魔法。但他們跟我們的距離太近,我的魔法不能在對方的魔法打到我以前將之破去,所以用了這麼根綠藤來將對方的魔法拉扯住!」維恩淡笑著解釋道。

此時,地上的紅袍青年直勾勾地瞪著小風加持的那個乳白色的風罩,卻忘了告訴金叔停止攻擊。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雖然紅袍青年忘了告訴金叔停止攻擊,但是這些化形魔獸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主,而且他們中間也有擁有血脈傳承之獸。

一時間,這些化形魔獸都鬱悶地瞪著維恩和小風,心中暗嘆,一個危機還未過去又來了一個危機。

那些9階魔獸顯然也大多意識到了那個保護罩的不凡,只能心中暗自糾結地瞪著那保護罩,等待首領們的命令。

但其中有兩隻以頭腦遲鈍皮糙肉厚招式陰險而著稱的裂殼火刺獸卻一臉不服不忿地瞪著維恩和小風。

頭腦遲鈍和招式陰險用在同一事物身上,總讓人感覺有些彆扭,但用在裂殼火刺獸身上卻恰如其分。

裂殼火刺獸是9階魔獸。在9階魔獸中,裂殼火刺獸是比較懶散呆笨的,爪子也不如其他魔獸那般顯得鋒利而有力。

裂殼火刺獸仗著一身絕對比烏龜殼還硬的甲殼,一般採用無視對方攻擊的近身戰鬥方式。但在它與敵人近身戰鬥時,如果敵人以為它攻擊力弱,只是能抗打就完蛋了。

這種魔獸能將身上的甲殼翕開一條條小小的縫隙,縫隙之下就是所謂的火刺。當縫隙出現后,一枚枚細小而尖銳的火刺就會噴射而出,直接飛向敵人,而它自己則立即藉助噴射的反作用力急速後退。

這些數量眾多,細小而尖銳的火刺根本就防不勝防,而且火刺中蘊含著濃郁的火系魔力,一旦刺入或者撞上敵人就會立即爆炸。

只有看到自己渾身淋淋的鮮血,它的敵人才明白這頭看起來蠢蠢的,沒有什麼攻擊力的魔獸,其攻擊招式是多麼的陰險。

另外這種裂殼火刺獸也有天賦魔法,只是它們很少使用,往往讓人誤以為它們沒有天賦魔法。

此時,這兩隻烏龜流的裂殼火刺獸看著自己的龜殼戰術被維恩無恥地搶去,心中無比的憤懣。

在自己不會飛,近身戰鬥無望的情況下,兩隻不服不忿的裂殼火刺獸人立而起,用出了它們極少使用的天賦魔法。

隨著「嗤嗤」兩聲輕響,兩道紅艷艷地流光直向維恩和小風撲去。

維恩有些感興趣地看著兩道迎面而來的流光,心中暗自道:「果然是盡信書不如無書!魔獸圖鑑上只說這種裂殼火刺獸是火系魔獸,沒想到它其實還有金屬性,只怕它的火刺頭應該是用金系魔法凝結而成,這大概就是這種魔獸的火刺如此鋒銳的緣故吧!」

擁有神識的維恩第一時間用神識掃到紅艷艷的流光中有一些極細微的金點,只是這些金點在紅光的掩蓋之下,肉眼幾乎不能發現。

「小風,看哥哥的!」維恩說著,雙手沖兩道流光各彈出三個用靈火施放的小火球。

只見六團綠光,三個為一組,一閃就撲到了迎面而來的兩道流光上。

只是讓人驚奇的是,每道流光上的三團綠光並沒有炸裂,而是一瞬間如水一般化為一大灘綠瑩瑩的綠光,將紅艷艷的流光包裹起來,一如先前的綠藤包住土黃色流光那般。

眨眼的功夫后,隨著維恩嘴裡輕吐出一個爆字,綠光轟然炸開,被包裹住的紅光瞬間被綠光撕成了數塊大小不一的紅色光團。

「再爆!」跟著維恩嘴裡又吐出一句。

此時表面上已沒有綠光的紅色光團從內部轟然炸開,化為了一簇簇紅艷艷地光屑,同時裡面的金點瞬間化為了細小的金色液體,夾雜在光屑中向四周飛去。

「哥哥,好厲害!不過你為啥讓綠光包住他的魔法后,過一段時間才爆呢?而且我好像看到有些綠光鑽到了紅光中間去!」小風開心地坐在維恩肩上,晃著兩隻小腳丫問道(先前維恩攻擊之時,放開了懷中的小風,反正他無需擔心小風會掉下去,而小風第一時間就佔據了珊兒平時的寶座)。

小風感覺維恩的靈火只有大約7階左右的魔法威力(這個威力跟維恩自身魔力的精純程度有關,如果是二老施放的小火球,威力最少也是8階上),這自然又是哥哥用以巧破力的方式破去了對方的9階魔法。

但同樣擁有神識並且修鍊過鍛神決的小風,剛才還看到了那幫子魔獸根本無法看到的一些細微之處,故而有此一問。

「任何魔法都是用能量搭建的一種結構體。既然魔法是一種結構體,自然也存在著結構間的空隙和弱點。如果你能找到這些空隙和弱點,並加以利用,你就能用更小的代價破去對方更強的攻擊!這種方式我給它命名為析構!」維恩笑眯眯地說。

維恩連續兩次用同樣的方式破除對方的魔法,就是讓小風在自己的攻擊中發現這些細微之處,自己提出疑問。

這種方式,對小風理解和學習這樣的戰鬥方式,其好處不言而喻

******

在維恩和小風一問一答之時,地上的紅袍青年卻不再瞪著小風施放的風罩,轉而直盯著維恩,眼中露出迷惑的神情。

狐疑地盯了維恩一會,紅袍青年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那個,你怎麼稱呼?我怎麼在你身上察覺到一絲我很熟悉的氣息?」

正在回答小風問題的維恩愕然地望向紅袍青年,心中暗自嘀咕:「那個?那個指誰啊?一看就是個完全不諳世事的宅男,連搭訕都不會!居然說在我身上察覺到他熟悉的氣息?拜託,我根本就不認識你!這借口也太扯淡了!」

壓下肚中的好笑,維恩有些搞怪地回道:「那個,你怎麼稱呼啊?我怎麼沒有在你身上察覺到我熟悉的氣息?」

聽到維恩的回道,陰陽佩里的煙兒「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暗怪這個憊懶的傢伙又在搞怪!

但地上的紅袍青年並沒理解維恩的搞怪,反而一本正經地說:「我叫凈旺!你叫什麼?我剛才從你施放的小火球里感受到了一絲我非常熟悉的氣息。」

維恩肚中的暗笑頓時如遇火的冰雪,瞬間消融一空。

凈旺!

維恩記得多年前菲林來火丘陵之時就遇到過一隻名叫凈旺的化形火龍!

當時那小火龍居然臨走時贈送了菲林等人一朵熾火蓮!

而現在這朵熾火蓮正放在陰陽佩中!

並且從維恩將混沌魔力的陰陽平衡完成之後,曾經從熾火蓮中吸取過不少靈火能量!

難怪他說從自己的火球中感受到一絲他熟悉的能量。

這——這也太巧了點吧?

維恩瞠目結舌地望著凈旺。

還沒等維恩開口,凈旺突然恍然道:「你是不是那個會做很好吃的蛇羹的老魔法師的徒弟?我記得老魔法師說起過我好像他最小的那個徒弟!」

「額,老魔法師叫什麼來著?」凈旺臉上的興奮轉眼變成了尷尬,這個吃貨只記得人家做的蛇羹,居然忘了別人的名字。

維恩巨無語地沖凈旺翻了個白眼,肚中暗罵了一句:「豬!就知道到吃!」,嘴裡卻不緊不慢地說:「我叫維恩,我的老師叫菲林!」

「對對對!就是這個名字!」凈旺興奮地說著,維恩更加無語地看著他。

「哥哥,爺爺會做很好吃的蛇羹嗎?為什麼爺爺沒做給小風吃過?是小風不夠乖嗎?」維恩肩上的小風完全無視了兩人對話中的其他內容,一臉緊張地問道。在小風看來,這世界上除吃無大事。

「這都什麼跟什麼,亂七八糟的!」維恩暗自哀嚎,嘴裡卻不得不哄著小風道:「哦,那是因為爺爺沒好到最好的做蛇羹的食材,所以暫時沒做給你吃!只要小風乖乖的,以後等爺爺找到了最好的食材,就做給你吃!」

小風頓時一臉趾高氣揚地看向凈旺,那神情就是告訴凈旺,爺爺更喜歡小風,以後會做更好吃的蛇羹給小風吃!

看著小風一臉的得意,維恩暗自嘀咕:「誰說2B青年歡樂多,我看吃貨的歡樂才真正多!」

凈旺現在沒心情跟那個坐在維恩肩上的嫩娃進行吃貨攀比大賽,但他知道能不能回去救媽媽,卻必須落在這嫩娃身上。

聽維恩叫嫩娃小風,凈旺立即自來熟地對小風說道:「小風又聰明又厲害,爺爺肯定非常喜歡,自然會做更好吃的蛇羹給小風吃!」

聽著凈旺並不高明的馬屁,維恩心中暗笑。

「那個,維恩,」凈旺話鋒一轉說道,「小風是超階魔獸吧?呃,不對,你們人類叫什麼來著,對了法神!小風是法神嗎?」

用法神的名頭鎮住他們,可以消除獸潮的危機,另外說不定能讓他們回頭幫忙趕點7,8階的火系魔獸過來,狩獵的速度就快多了!

只在一瞬間,維恩心中已轉過數個念頭。

一念至此,維恩有些倨傲的點點頭,一臉臭屁地說:「是的,小風是法神!」

*************

感覺本書還不錯地請給你的朋友推薦下本書,謝謝~~ 金叔低下了頭,眼中流露出一絲擔憂,心中暗自哀嘆:「傻阿旺,你怎麼把自己的底牌都直接兜給別人了啊?只怕那個人類即使願意幫忙也要狂敲竹杠!這下可怎麼好?」

「媽媽告訴我趕緊逃走,隨後把我放到金叔背上,將我們趕出了核心區域,所以我身上什麼都沒有帶。只要你救了媽媽,我所有的東西都可以送你,你要我跟你簽訂魔獸契約也可以。而且我知道我媽和我爸看守著一個神秘的地方,那地方連我都不能靠近,媽媽說我修為不夠不能靠近。所以那裡一定有好東西!你救了我媽,她肯定願意送你些好東西!我們火龍一族都是知恩必報,言出必行的一族!」涉世未深的小火龍顯然沒有太多跟人玩花花腸子的經驗,居然老實巴交地將父母守護的秘密也告訴了維恩,想用這樣的重利打動維恩。

此時,維恩和小風已經落到了魔獸群中,正在跟提出求援請求的小火龍商議報酬的問題。

一點不拉地抖出了自己所有底牌的小火龍凈旺正一臉緊張地看著維恩,唯恐他拒絕自己的請求。

擁有神識的維恩從周圍數只化形魔獸的神情中看出了些東西,尤其是金叔低頭后的神情,讓他知道這小火龍真不是一般的實誠。

由此看來,凈旺所說的一切肯定是真的,尤其是他父母看守的神秘之地。

維恩一時沉吟起來。

維恩從來不是個利令智昏要錢不要命之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