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金子看到不少,但是這種全部用金子做成的宮殿,陳鳴還是次見到。誰不會驚呼呢,陳鳴還是勉強的掩飾住了自己的情緒,只是「哇」了一下。

「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你準備好了嗎?我們現在就要出!」

冰冷的說道,巨龍帝國女帝就從金座之上站了起來。此時她一身的白衣,稍微帶著潢色的裝飾物,嬌軀上一些金屬飾品,則全部是鉑金,顯得既冰冷又雍容華貴,有著很強烈的女帝的氣息。

本來就是女帝嘛。

「現在?去哪裡?」

陳鳴驚訝了。沒想到女帝會是如此的急性子。至少也要閑聊一會兒呀。

「地底世界,還用問?我已經勘察好了,今天正是出的最佳時候!」

女帝依然冰冷的說道,很明顯對於陳鳴驚訝的表現,並不在意,渀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陳鳴也只是一枚棋子。

對於女帝的態度,陳鳴感覺有些不悅,但也不好說什麼,既然現在就走。那就走吧。旋即說道:「現在出也可以,不過有件事情我要提前說一下。我們走的時候,我的朋友也要隨之離開,回歸大夏國。」


陳鳴採納了龍茜的建議。此時對女帝說道。

「她們隨時都可以離開,這並不重要。」

女帝倒是對這件事情一點也不在意,說完之後,就嬌軀一飄,猶如白色女神一般的出現在了宮殿的外面,雙腳並沒有落地,而是直接飄浮到了半空中,輕然轉身,用一雙冰冷的美目俯瞰下面。

沒有言語,陳鳴也知道女帝在催促。

「嗯……別急。畢竟我也不是你的什麼手下,我還是要先把我的事情辦好,才能夠跟隨你去!」

看到女帝冰冷跋扈的態度,頤指氣使,陳鳴心中的不悅之感更濃了一些,旋即要給女帝擺那麼一下,要不然到了地底世界,一切聽從女帝的話,那就太被動了。萬一女帝使出陰招陷害自己的話,就算有小金龍的預警。也是危險的。

畢竟,女帝是天神境,比自己領先了一個大等級!還是要防備著點。

旋即,陳鳴的背後拱出來了雙頭龍翼,掉頭朝著住宿的地方飛了過去。背後的龍翼。可以隨心出現一對兒、兩對兒、以及最多的36對兒。沒錯,便是36對兒、72頭的龍翼了。當陳鳴成為了天元境巔峰的時候。龍翼的數目就達到了72頭。並且,還可以隨著實力的提升,繼續增加數目。

隱隱的,陳鳴有種預感,龍翼的數目達到一百頭的時候,將會生蛻變。這種感覺極為強烈,渀佛龍翼就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絕對錯不了。龍翼能夠蛻變成為什麼,陳鳴也是極為期待。

半空中,看到陳鳴此番表現的女帝,很明顯的愣了一下。自從她成為了巨龍帝國的女帝之後,從來沒有誰敢違抗她的意思,還是次有一個斗者敢在她的面前掉頭就走,把一張背留給了她。她驚訝了一小會兒,輕哼一聲,嬌軀憑空消失。

同時,陳鳴感覺到一股寒冷的氣息跟隨著自己,朝著背後一看,卻是什麼也看不到,但是陳鳴知道,是女帝使用了隱蔽鬥技,在自己的背後尾隨,小金龍沒有提示危險,陳鳴也不介意。心中倒是感慨,女帝的舉止,還真有點古怪。難怪那些帝王、亦或者頂級高手都是不怎麼現身,就連走動,她們也是隱身的嗎?

「陳鳴哥哥,我們先走了。你要保重,事情辦完了就趕緊回學院找我們哦!」

張冪含笑說道。說完,大胸部動了一下,一臉的期盼之色,極為動人。

此時,包括張冪在內的美女軍團都站在一個廣場上,和陳鳴告別。

「美女們,你們放心好了,你們的陳鳴會及時的回去找你們的!」

望著一個個楚楚動人的美女斗者,一個個都是那麼的可愛,陳鳴走到了她們中間,和張冪吻別、和莫茹吻別、和碧柔吻別、和玉婉君吻別、和穆子怡吻別、和楊娟吻別,分別嘗到了她們充滿愛意的吻。等走到了龍茜的身邊的時候,龍茜甜甜的一笑,在陳鳴的臉頰上面親了一口。

「嗯?」

很明顯,此時的龍茜心中有些什麼事情,並沒有和陳鳴接吻,要知道,之前兩人之間是有過接吻呢。

旋即,一種不甘心的滋味從陳鳴的心中傳來。哼,不行,越是這樣越要親!

抱!

在龍茜一聲驚呼之中,陳鳴抱住了她的嬌軀,重重的親吻住了龍茜的紅唇,並且使勁的吸了起來。旋即,初戀的感覺再次席捲了全身,整個人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變得極為愉悅。

啊。這就是初戀的感覺嗎?竟然有著如此的魔力。唇分之後。陳鳴望著滿臉通紅的龍茜,嗅著熟悉的體香,感覺美妙極了。

「姐妹們,快些走啦!」

穆子怡的嬌軀背後出現了紫色的雷霆羽翼,飄浮在天空中,朝著姐妹們招手。旋即,一個個天元境的美女斗者的嬌軀背後出現了各色的鬥氣羽翼,一個個互相張望,鶯鶯燕燕的飛到了天空中。

龍茜是唯一一個沒有到天元境的美女斗者,還乘騎著火飛龍。但是她胸有成足,倒是對她的實力相對弱小,並不介意。

本來,陳鳴的美女軍團也想跟隨陳鳴進入地底世界。只是女帝只要求一個幫手,斷然拒絕了這種大規模行動的建議,美女軍團也只好離開巨龍帝國,才是上上策。

「弄好了吧?我們可以出了嗎?」

這個時候,女帝冰冷的聲音從陳鳴的一側傳來。同時,冰雪的光澤閃耀出來,女帝的真身出現,果然是一直在陳鳴的附近,兩人相距也不過十米。女帝也看到了陳鳴和眾女親昵的舉動,此時她卻是緊緊蹙著淡淡的柳眉。

「走!」

看到女帝出現。陳鳴不由得覺得身上一冷,很快的說道。對於女帝要自己幫助她幹些甚麼事情,陳鳴也是極為好奇,旋即飛了起來,跟隨著女帝朝著潛龍學院的方向而去。

一路上沒有任何的言語,陳鳴只顧著追隨女帝的身影,根本沒有機會去問女帝什麼,把幾個疑問都憋在了心裡,極為不悅。

女帝似乎有意刁難一般,飛翔的度奇快。有時候經過森林上空的時候,甚至故意低空飛行,使得腳下的那些上樹木,全部受到她高飛行引的氣流的衝擊,一排排的倒塌。

看出女帝似乎在有意刁難。陳鳴也不示弱,使用出「龍翔」這種鬥技80%的威力。剛好可以趕上女帝的度。他沒有使用100%的度,便是心中忌憚女帝,畢竟,是敵是友還不清楚,這個時候要保留實力。

嗡——

一聲鬥氣的嗡鳴傳來,女帝的冰雪一般的身影出現在了潛龍學院地牢的入口處。

此時,地牢周圍一個人影也沒有,便是女帝下的旨意,這處潛龍學院的地帶,已經在一天之內成為了學院禁地,方圓一里都不會有斗者出現。

「你的度很快嘛……」

女帝落下后,朝著背後走過來的陳鳴淡然的說道,雖然語氣依然是冰冷的,還是稀罕的帶著一絲的驚訝之意。她知道,陳鳴以天元境巔峰的實力,能夠追上她天神境,這是逆天的一般。在度上,陳鳴絲毫不弱於她。

對於陳鳴的飛翔鬥技,女帝也看出是一種龍鬥技,只是她也不會,心中比臉上表現出來的,還要驚訝一分。

「一般般,也只是在你的背後追著而已,比起你的度來說,我的度還不能夠說『快』!」

陳鳴謙虛的說道。

豈料到……

陳鳴的謙虛倒是引起了女帝的冷哼一聲,女帝似乎想起了什麼,寒冷的臉上忽然多了一層明顯的真實的冰霜,轉過嬌軀,就進入了地牢之中。

「我說錯什麼了嗎?……」

望著女帝消失在地牢中的潔白背影,陳鳴驚愕在了原地。方才自己只是簡單的謙虛了一句,難道是這麼一句謙虛,使得女帝驟然生氣了,竟然一聲不吭的就下了地牢,也不再管他這個幫手了。

心中極為詫異,陳鳴倒是對女帝更加好奇了,這個女帝到底藏著什麼?

進入地牢,穿過那個熟悉的地道,陳鳴落入了黑翼斗者聚集的地方,此時的那些黑翼斗者早就已經寂滅,屍體也明顯被收拾乾淨。這裡一片空空,除了石壁和泥土什麼也沒有。

當陳鳴走到遠處潔白女帝附近的時候,旋即驚呼了出來,一雙眼睛放光的朝下俯視。

但見女帝的嬌軀之旁,赫然出現了一口巨大的深不見底的黑洞。

那黑洞直通地底世界,一眼看不到盡頭,一股股幽幽的風從裡面朝上涌動,隱約的似乎能夠聽到鬼哭狼嚎的聲音。(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這就是地底世界的入口了?」

感受到一股股陰風從黑洞中湧現出來,在黑洞口處形成白色的氣息轉動,陳鳴連忙用手指在眼睛上面一抹,紫色的視覺鬥技使用了出來,旋即看到了地下十幾里深處的東西,但還是看不清楚,唯一能夠看到的,則是黑暗的空間之中,猶如星光一般的點點,一閃閃,若隱若現。

心中大感好奇的陳鳴,旋即說道。

「哼,事不宜遲,我們下去吧。如果遇到了『地心狂潮』那便不妙了!」

女帝並沒有回答陳鳴,而是冷哼一聲,冰冷的說道。說完,她飄然跳入黑洞,她嬌軀周圍一聲鬥氣的嗡鳴,出現了一個球體光壁,隨後便是簡單的下墜的過程。

「喂,你說的『地心狂潮』是什麼東西?」

陳鳴跟了下去,周身閃耀出來了火紅的護體鬥氣,便是赤炎鬥氣。同時,陳鳴疑惑的問道。方才從女帝的話語中,明顯的聽出了一種忌憚之意,還有什麼能夠使得女帝這種天神境的神級斗者忌憚呢?地心狂潮?一下子吸引了陳鳴的好奇心。

「你真是天元境巔峰的斗者嗎?竟然連地心狂潮都不懂?」

此時,女帝已經和陳鳴並排著下落,透過光壁,明顯的看出她冰冷的臉上浮現出來一種鄙夷之色。她還以為,陳鳴是在說謊。

「呵呵,我是天元境巔峰。但是我對於聖元大陸其實也不是太了解。實話告訴你也無妨。我從悟氣境修鍊到天元境巔峰,用的時間也不過半年!」

陳鳴傲然的說道。

「半年?還想騙我?就算是我聽說過的天賦最佳的神仙一般的斗者,如果從悟氣境開始,修鍊到天元境巔峰,至少也需要十幾年!」

聽聞陳鳴的言語,女帝先是吃驚了一下,隨後想起陳鳴或許在騙她,馬上又是鄙夷的說道。

「信不信由你,不只是我,我身邊的美女斗者。幾個弱小的也同樣是如此,她們的進步度也是極快,成為天元境巔峰也是遲早的事情!」

驕傲的說道,想起一個個姿色靚麗的美女斗者。陳鳴心中就是一陣溫暖,她們和自己雙修后,都成為了頂級斗者!

「哼,我還真不信。只是,你身邊為何會出現那麼多天元境的女斗者,不但是天元境,還都是女的。奇異!」

女帝說道。

「呵呵……」

這個時候,陳鳴卻是笑而不答,雙修的秘密,還是不要告知女帝。女帝的疑心太重了。他的這種舉動,倒是使得女帝深深望著他一眼。

塔、塔!


下落了足足數十分鐘的時間,陳鳴和女帝方才雙腳觸地。

旋即,一個神秘無比的地底世界進入了陳鳴的視野。

「噢——」

看到了這個地底世界,陳鳴驚呼了出來。

這地底世界,並不是想象中的黑暗無比,其中生長著許多光的植物,以蘑菇居多,巨大猶如樹木,好似一個個巨大的路燈。雖然出的光線並不強烈,但足夠照射到蘑菇周圍十幾米的空間,一隻只的蘑菇聚攏在一起的話,出的光線就強了,能夠照射到更遠的地方。

除了這些蘑菇。還有一些別的植物也能夠光,有些仙人掌一般的植物、沒有樹葉的怪樹。也都是可以光。當然,除了這些光的植物以外,更多的還是不會光的奇特植物,陳鳴都是從未曾見過。

地底世界的植物還是很少的,較多的還是岩石、黑土,遙望無邊。令人震驚的是,地底世界的頂部,還有這一片片的光澤,那是一些苔蘚類的地底植物,生長在地底世界的頂部,形成好似銀河一般的色澤。

「地底世界,竟然如此的美麗!」

看到地底世界的情景,感受著迷幻般的光澤,陳鳴忍不住驚叫了出來。這和自己想象的黑暗的地底世界根本就不一樣!

「土豹子一樣,還真的沒有來到過地底世界!」

女帝像是看著外星人一般的看著陳鳴,從陳鳴的表現中,她才知道陳鳴方才並沒有說謊,那陳鳴所說的半年時間從悟氣境升級到天元境巔峰,如果沒有說謊,那就太驚人了,可以說是大陸第一奇才。

「不是跟你說了嗎,我成為天元境巔峰的時間很短,沒有機會在大陸上遊歷,更別說這地底世界了!」

陳鳴辯解的說道。

「哼。」

女帝卻是冷哼一聲,似信非信的看著陳鳴。

轟隆隆——

這個時候,地底世界傳來一片片轟鳴聲。

陳鳴和女帝都是一驚,同時朝著天空中望去,但見一片淡藍色的巨大能量,猶如潮水一般的從地底世界的天空中涌動而去,那潮流之中蘊含著奇異的鬥氣,勢如破竹的席捲路上的一切,如果撞到了泥土,無論多大的面積,那些泥土就會瞬間化為虛無。

「看到了嗎?那就是『地心狂潮』。那是一種地底世界的能量,有規律的在地底世界中流動,無論是天元境也好,天神境也好,如果被地心狂潮衝擊到,也只有粉身碎骨的份。」

女帝美目一凝,不甘心的說道,似乎對於自己成為了天神境,還懼怕這種大自然的力量,有些不甘心。

陳鳴卻是看到了世界末日一般,那地心狂潮絕對擁有著無限強大的鬥力,猶如海洋一般的席捲一切,真的是不可抵擋的。在地心狂潮的面前,不管是女帝還是自己,都是弱小猶如螞蟻。如果地心狂潮出現在陸地上,將會是前所未有的災難,但是這種地底世界的自然力量,其實是永遠也上不了陸地之上。

「走了。」

女帝感到地心狂潮並沒有威脅到這邊,於是朝前走去。

「對了,你讓我來當你的幫手,到底要幹什麼?現在我們已經在地底世界了,應該告訴我了吧?還有,你叫什麼名字?能不能告訴我,我總不能一句『巨龍帝國女帝』的叫你吧?如果遇到了危險,這樣多麻煩呀!」

陳鳴追上了女帝,有些尊敬的說道。

聽到陳鳴的話,女帝朝著陳鳴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似乎有種嗤笑的感覺,這讓人很不悅。女帝很快的扭過了頭,繼續前進,倒是說話了,語氣不太好,但也不算差:「我的名字叫做『龍情』,你在這裡可以這樣稱呼我,如果到了巨龍帝國中,或者人多的地方,你若敢這樣稱呼我,我就殺了你。」

「呃……知道了……」


吞了下口水,陳鳴說道。他知道一個帝國的帝王是何等的驕傲,龍情會如此說,其實也在他的預料範圍之中。只是,龍情說話的時候嬌軀中散出來的一陣子一陣子的寒意,還是使得陳鳴心涼無比。龍情的身體裡面,隱藏著什麼,她是用冰做的嗎?

「至於我們此行的目的,我現在也可以告訴你了。我們的目的是獲得足夠多的『地獄靈芝』,那是煉製『仙丹』的必備材料。」

女帝認真的說道,說起「地獄靈芝」的時候,她冷漠的眼神中,還是閃現出來了一絲的激動之意。

「仙丹?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仙丹?吃了是不是可以長生不老?」

聽到「仙丹」二字,陳鳴旋即激動了起來,立刻問道。一雙眼睛,看著龍情,頓然覺得龍情寶光閃閃的,順眼了很多。龍情是一個天神境的女斗者,還是一國的帝皇,她知道的東西,必然很多,從這一方面將,龍情還是值得尊敬。

「如果你之前所說的話都是真的,你不知道仙丹也是情有可原。仙丹可不是吃了就能夠長生不老,但也是差不多。如果吃一粒仙丹,能夠增加斗者一個時辰的壽元。」

龍情解釋一般的說道,說完,袖手一揮,冰冷的目光朝著周圍空曠的世界掃視。地底世界雖然也有植物,但是極為稀少,而且路面極為平整,不適合隱藏,所以有什麼危險的話,也可以用肉的看到。

「增加一個時辰嗎?雖然如此,也是不錯的啊。如果吃一百個仙丹,就是增加一百個時辰,吃一萬個,那就是一萬個時辰,永遠的吃下去,也就相當於長生不老了!」

陳鳴激動的掰著手指說道。沒想到這種東西,還真有!

「呵,想象力很豐富嗎?只是地獄靈芝可沒有那麼多,而且,煉製仙丹的時候還可能失敗,就算我是巨龍帝國的女帝,從出生到現在也只是吃過不到一千枚的仙丹。提升壽元,更多的還是靠境界的提升所帶來。」

龍情遺憾的說道,似乎想吃更多的仙丹。

「才一千枚嗎?你多大了?」

陳鳴疑惑的說道。對於龍情的年齡,來了很濃郁的興趣。

「閉嘴!……」

豈料到,龍情直接罵了回來。罵完了,龍情像是想起來了什麼,意味深長的看了陳鳴一眼,語氣稍微緩和了一些,又說道:「問的不要太多,知道了太多,很可能會引起殺身之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