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的那麼難聽,我們這是合理索取。不久后這片山林都會是李家的,哈哈哈。」李景辰大笑。

蕭雨蝶眉頭緊鎖:「看來你們李家早就蠢蠢欲動了,這麼說上次刺殺我的人,是你們李家人安排的?」

「沒錯!反正你今天休想活著離開,讓你做個明白鬼。不過呢,你們內部有內應的,要不然我們怎麼可能知道你的行蹤。殺了你,讓蕭遠山悲憤萬分,蕭家也就會群龍無首,到時候就是剷除你們蕭家最有利的時機。」

李景辰的話語讓蕭雨蝶大為的震顫,她問道:「內奸是誰?」

「自己去查好了,哈哈哈。」李景辰並非蠢蛋,也不是問什麼說什麼。

「你不是要讓我做個明白鬼嗎?既然我都快死了,何必對我隱瞞?」蕭雨蝶不死心,繼續追問。

李景辰大笑著道:「等你死後,我會告訴你的。」

很快的一堆柴堆滿了洞口,煙火升起,黑煙滾滾的向著洞內灌去。

「這個洞有沒有其他出口?」陸雲問道。

蕭雨蝶幾人看向四周,裡面的光線特別的黑暗,像是一個無底洞。

突然一陣令人心悸的氣息傳了過來。

「有些不對勁,這個山洞我也是第一次發現,以前並沒來過。」蕭雨蝶瞪大雙眼望向洞內的無限黑暗。

「我們也不能向里走了,這煙氣太快,如果沒有退路,我們回被嗆死裡面。」陸雲道:「現在大家貼著地面,還能堅持一陣。」

「啊!那是什麼?」阿福突擊驚叫,驚恐的望著山洞的無限黑暗之處。

眾人也是一驚,兩個燈籠般的火光,在黑暗深處快速的移動著,恐怖的氣息瀰漫而來。 恐怖的氣息瞬間席捲而來,眾人為之心顫。

洞內實在是太黑,根本看不清楚是什麼生靈,對於未知的事物,才會覺得更加恐怖。光看這一雙燈籠般的眼睛,用腳丫子想,也能想出,肯定是一龐然大物。

眾人一時間魂驚肉跳,進退兩難。

陸雲當機立斷,對眾人低聲道:「大家不要慌,跟著我一起衝出去。我們要將手中的青鱗鷹翅膀和白虎腿扔給他們。」

「絕對不行,我們拼死拼活,就是為了這兩樣寶貝,我們的人絕對不能白白犧牲!」蕭雨蝶有些憤怒地道。

「對,就是死,也不給!」其他人也很堅決的道。

陸雲霸氣地道:「都給我衝出去,沒時間了。沒有命,要東西有什麼用。」

話還沒落,他強行的搶過青麟鷹的一隻翅膀,快速的向洞穴外沖。

邊沖邊喊:「外面的人聽著,我給你們送寶貝來了,千萬不要用箭射我!」

而這時山洞的後方,有一股強大的風席捲而來,蕭雨蝶等人,機伶伶打了個冷顫,只有硬著頭皮,跟著陸雲沖了出去。

陸雲將青麟鷹翅膀護在胸前,幾個呼吸已經衝出了洞穴。

外面的黑煙被他衝撞的涌動,他閉上呼吸,很快衝出了黑煙地帶。

李景晨見有人出來,立即大喝:「站住,把東西交出來,饒你不死。」

「你說話可要算話!」陸雲緊緊的將青麟鷹翅膀貼在胸前。

「放心,我殺你們也沒什麼好處,只要給我你手中的翅膀,我絕對不殺你。」

陸雲聽著洞內的動靜,感覺也差不多了,嘴角掛著一絲邪笑,飛速的將青麟鷹翅膀推了出去。

一聲呼嘯,青麟影翅膀飛舞而起,將前面幾個正在虎視眈眈的傢伙,砸趴在了地上。

他趁機向著左方飛逃。

「啊……」

幾聲慘叫,李景晨當機大怒,「射死他!」

嗤嗤嗤……

十幾支箭對著陸雲的後背射來,陸雲向前急速的飛撲,那些箭呼嘯著,從他的上方而過。

有幾支箭,深深插在泥土當中,其中一支箭,竟然入石三分,箭身還在劇烈抖動著。其他的箭射在了前方的林木之上,幾乎將林木洞穿。

而這時蕭雨蝶等人也沖了出來,開始猛烈的攻殺。

「和他們拼了!」蕭雨蝶怒喝,「反正都是一個死,拼幾個是幾個。」

陸滾到一棵大樹背後,大聲地喊道:「雨蝶,將白虎腿扔給他們。」

「我死都不給!」蕭雨蝶看到青麟鷹翅膀已經在對方的手中,無比的憤怒:「陸雲,你就不是男人。」

「我讓你扔你就扔!不然來不及了。」陸雲皺著眉頭,緊張的望著洞口。

洞穴內不知道是什麼兇猛的野獸,這傢伙肯定也是相中了青麟鷹翅膀和白虎腿,此時將兩樣寶貝就成了燙手的山芋。誰將兩樣東西抓在手中,就會遭受這凶獸的攻擊。目前為止,還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十分的強大。

將兩樣東西拋給李景晨他們,凶獸就會對他們進行猛烈的攻擊,雙方必然要拼個你死我活,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但是這樣的陰謀,又不能喊出來,而蕭雨蝶他們,又沒有領悟,一時間急的陸雲額頭冒汗。

蕭雨蝶等人很快被李景晨的人包圍,陷入了危境之中。

「蕭雨蝶掙扎是沒用的,乖乖的交出你們手中的東西,我可以網開一面!」李景晨陰沉的笑著。

嗤,這時洞穴之內,飛衝出一個東西。竟然落到了一個人的腦袋之上,接著這鬼東西,從這人腦袋上驚叫著跳向別處,飛速的蹦跳著逃走了。

陸雲看清是一隻金絲猴,幾乎氣得吐血。坑爹呀,什麼凶獸,原來是只猴子。該死的猴子,我們讓你坑苦了。

事情沒有按照他的設想走,反而變得更加被動,他一咬牙正準備衝上去救人。

卻在這時,洞穴內發出一聲驚人的吼叫聲。

「咦,難道這隻死猴子不是主角?是了,這隻死猴子哪裡有那樣一對恐怖巨大的眼睛,估計它也是誤入山洞,被正主驚到了。」

陸雲緊張的望著洞口,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怪獸要出來了。

這一聲吼人的叫聲,讓李景晨等人,都不自禁的心驚膽戰,一個個警惕的望著洞口。

蕭雨蝶不知是被這聲獸的吼叫聲驚醒了,還是自己想通了,竟然直接將白虎腿砸向了李景晨。

「你這麼想要,就給你了!大家跟著我衝出去。」

她的話還沒落,婆娑的倩影已經飛一般飛沖向李景晨。

砰,觸不及防之下,李景晨被白虎腿砸中,雖然本能的用雙臂格擋了一下,卻依然被震的倒退了三步。

也就在倒退的瞬間,蕭雨蝶已經連環飛腿而至,砰砰砰他連中了三腳,口中吐了口鮮血,斜著滾向一旁。

這一瞬間打開一個缺口,蕭雨蝶沖了出去,隨後趕來的阿福等人,卻被反應過來的李家這些人,截死在包圍圈內。

卻在這時一團黑霧,從洞穴之內沖了出來,黑霧長長的猶如一道放倒的炊煙,而在霧的前端,竟然有兩隻如紅燈籠一樣的眼睛。

這雙眼睛血紅、妖異,一出現就驚傻了所有人。

「這……這是什麼鬼東西?」剛爬起來的李景晨,正要兇狠的獵殺蕭雨蝶等人,看到凶獸摩擦著地面塵土飛揚而來,驚的靈魂大冒。

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這隻可怕的凶獸,一個橫掃,將一片人掃飛出去,嗷嗷慘叫。

下一個呼吸,凶獸露出了可怕的腦袋,確切的說是露出了一張大嘴,獠牙森森,無比的恐怖。

但見黑霧滾動,大嘴一呼一吸之間,一團蒼白色的霧氣噴出,接著倒卷而回,那地上的白虎腿,已經飛進了它的嘴裡。

躲在大樹背後觀望的陸雲,也瞪大了雙眼,心中嘀咕:這是什麼怪物,竟然能噴雲吐霧,奔行還有黑霧繚繞,這不成了神話了嗎?

李景晨最終從驚恐之中回過神來,立即大叫道:「大家不要慌,這傢伙是來搶寶貝的,砍死他!」

藝高人膽大,李景晨不僅是玄師級別的高手,而且身有法器,何懼眼前的凶獸。

「吼!」他一聲怒吼,已經打出了一面金遁,金遁閃耀著金光,帶著山嶽的氣勢,向著凶獸拍去。

轟然一聲巨響,橫衝直撞的神秘凶獸,被他撞擊的竟然翻滾出去,砸的大地,泥土飛濺,發出轟隆隆巨響。

其他人,紛紛打出武器,刀槍劍戟,霹靂乒乓的看像神秘凶獸。

一時間竟然火光從凶獸包裹的黑霧之中,四處飛射。

又一片火光,發著破空之聲,射在了陸雲躲避的大樹之上,大樹立即知啦啦冒著黑煙。

陸雲望了一樣,赫然是一片巴掌大的火紅的鱗片,插在了樹上。

「帶麟的凶獸,又這麼長。難道這是一頭巨蟒?靠,巨蟒能有霧氣纏身,噴涌吐霧的能力!?該不會是傳說中的龍吧!」

陸雲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這時蕭雨蝶和阿福等人都趁亂衝出了包圍圈,聚攏到他身邊。

蕭雨蝶瞪了他一眼,帶著幾分埋怨,那意思在說,你既然有陰謀何不說透!

阿福這些人氣喘吁吁,驚魂不定。

「大小姐,難道我們就這樣放棄了?」阿福不甘心的問道。

「誰說我們放棄了,你們看,那頭噴雲吐霧的凶獸竟然也不是這群人的對手,不過對他們的衝擊力很大。大家暗中偷襲,記住只擊傷這些人,別殺了他們。」


阿福瞪大雙眼,義正詞嚴的道:「我們怎麼可以偷襲?這是小人的行為!」

其他人面面相覷,看上去也不贊成陸雲的看法。

蕭雨蝶正色道:「阿福說得對,要戰就要正面拼殺,背後捅人刀子,是一種無恥的行為。」

「正面拼殺?你們能拼的過?」陸雲撇嘴冷笑:「迂腐,戰場面對的是敵人。敵人是什麼?敵人是要你命的人,不必講什麼道義。他們倘若講道義,就不應該越界,咄咄逼人的搶我們的獵物。倘若不是我們機智,現在已經成為了死屍。對於這些不講道義的人,你們卻講道義,腦袋讓驢踢了!」

阿福漲紅了臉:「反正我覺得偷襲太下作!」

慕容毅橫了他一眼,再冷掃了其他人一眼:「你們也是這麼認為?」

眾人漠然不語,卻都點點頭。

陸雲苦笑:「好既然如此,我們放棄好了,都走吧。在這裡等死呀!等他們殺了那頭凶獸,就是我們的死期。」

說完陸雲瀟洒的轉身就走,在他看來,再好的東西,都是身外之物,既然大家都不想要,就回去,沒什麼大不了。

但是蕭雨蝶沒動,其他人也沒動,顯然不甘心。

陸雲回頭,望著他們不甘心的模樣,又是好氣又是好笑。

「怎麼,還不捨得!我問你們,就算他們殺了凶獸,折損幾個人,我們有實力和這些人一戰嗎?」

答案是一定的,不能!這些人人數眾多,剽悍、勇猛、狠辣,光這三點,蕭雨蝶等人,就大大的處於下風。

和他們正面拼殺,就算同等的人數,也未必能勝!

眾人搖頭,沉默不語,但是雙眼流露出的不甘和不屈是顯而易見的。

陸雲知道要想在片刻之間改變眼前這些人的思想也不可能,要想他們順著自己的意思,就要激起他們的仇恨。

「你們是道義了,我們死去的兄弟,在天的英靈,怎麼來告慰。我們來的時候幾人,現在還有幾人?難道,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昔日的朋友,倒在自己的腳下,而不為他們報仇雪恨嗎?難道他們就這樣白白的死去嗎?眼前這群人,殺死他們的時候,可講過丁點的道義?……」

顫抖,眼前的幾人身心都在顫抖,雙眼之中的仇恨,漫漫的濃郁起來。

阿福雙眼通紅,眼淚在眼圈中打轉。

「和他們拼了,我要為啊紅、阿瘦他們報仇!」

其他人熱血也瞬間燃燒起來,「沒錯,他們不能白死,殺回去和他們拼了!」

「等等,大家不能只逞匹夫之勇,仇一定要報,但是我們也不能送死。要想報仇,大家聽我的!」陸雲豪氣干雲的振臂一呼。 陸雲的自信和篤定,很有感召力。這些人都紛紛點頭。

「很好,大家都準備搬起一些石頭。不要太大,也不要太重。」陸雲命令道。

滿山遍野都是一些凌亂的碎石,要想搬石頭很容易。

眾人都傻了眼,不知道搬石頭有什麼用?

「大家不要疑惑,你們手中的石頭,是為他們的後背準備的。記住,只要那凶獸處於下風的時候,才砸。千萬不要砸死這些人,讓獸和這些人保持一種平衡。直到拼的雙方都倒下,我們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

眾人聞言,雖然心知肚明這還是偷襲,但是仇恨的火焰已經燃燒起來,也顧不得那麼多了,就讓我們也壞一次吧!

見沒人反對,陸雲滿意的點點頭:「很好,任何時候,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你不殺他,他就會殺你。現在我不需要殺人,只要他們兩敗俱傷。」

眾人聞言對陸雲豎然起敬,蕭雨蝶瞪大美麗的雙眼,疑惑的望著他,感覺他的話好有哲理。

眼看著那神秘的凶獸被這群人壓制,慕容毅搬起一塊石頭,對著其中一個人的後背砸去。

以他現在的力量,將一塊幾十斤的石頭,拋出幾百米根本不是問題。


砰的一聲響,那個倒霉蛋當場被砸趴下了。其他人見陸雲出手,紛紛跟著出手。

陸雲驚訝的發現,他們的手頭都很准,手中的石頭都拋向了那個倒霉蛋,砰砰砰一陣亂響,那還沒來得及爬起來的倒霉蛋,被活活的砸死了。

「這……」陸雲苦澀的一笑:「不要對著一個目標,不然會把人給砸死的。」

「死了不更好!」阿福道。

「如果他們都被我們砸死,誰來對付那頭凶獸?」陸雲哭笑不得,感覺這裡人的智商,有待考究呀!

眾人沉默,而李景晨那邊的人怒吼了。

李景晨大吼著,「分出一波人,將蕭家的人全部幹掉。」


嘩嘩啦啦,有十幾人跳了出來,向著陸雲他們衝來。

陸雲冷峻的一笑:「來得好,亂石飛舞,將這些人打回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