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哈,樂意至極!不過,你還得有這個本事!」帝星辰哈哈一笑,微風吹動他身上的衣袖,輕輕的鼓動了起來。

咚!就在這時候,一道洪亮的戰鼓聲響了起來,這一場比賽,正式開始了!

咚!隨著一道洪亮的戰鼓聲響了起來,這一場比賽也正式開始了。這一場比賽,將分出來誰會是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這一場比賽,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場比賽。

三座擂台之上,六名參賽選手的臉色,一下子都是變得凝重了起來,台下的觀眾們的臉色也是變得凝重了起來,目不轉睛的盯著三座擂台,生怕錯過了其中任何一個細節。

「比賽開始了啊!」帝星辰長袖一揮,手中便出現了一柄通體烏黑的長槍,正是弒神槍。

「是啊,比賽開始了啊,本姑娘可要攻擊了哦!」妖月俏臉之上露出一絲嫵媚的笑容,玉手一揚,手中便出現了一件朱綾,正是天月朱綾。

下一刻,妖月便出手了,只見妖月蓮步輕移,揮舞著手中的天月朱綾,整個人如同離鉉的弓箭一般,飛快的撲向了帝星辰。

與此同時,她的玉手也是一揚,將手中的天月朱綾射了出去,撕裂虛空,發出一道凌厲的呼嘯聲。

帝星辰看到這一幕,不僅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看來,妖月是的的確確打算跟自己來一場真實的較量了,如此一來,帝星辰也不用顧慮了。只見帝星辰不退反進,一揮手中的弒神槍,便撲向了妖月。

破!帝星辰冷喝一聲,手中的弒神槍刺在了天月朱綾之下,頓時將天月朱綾給擋開了,而弒神槍卻是沒有絲毫的停留,繼續朝著妖月的眉心刺去。

當然,帝星辰可不怕誤殺了妖月,因為妖月好歹也是玄尊中期的修為,若是就連這點實力都沒有,恐怕早就敗下陣去了。

「來得好!」妖月看到這一幕,嬌喝一聲,手中的天月朱綾連連揮動,劃出一道道波浪。帝星辰手中的弒神槍,被捲入這一陣陣波浪之中,就如同刺中了一道迷宮一般,越陷越深,怎麼也刺不中妖月的身軀。

「哦?好玄妙的招數,看來這段時間,你進步不小啊!」帝星辰看到這一幕,不由微微一笑,長袖一揮,猛的一抽,就將手中的弒神槍給抽了回來。然後,做出一個後退的動作,但其

實卻是以更快的速度進攻,讓妖月都是吃了一驚,險些有些躲避不及。

「好傢夥,你的實力進步得可真夠快的啊,原本還擔心你,現在看來本姑娘是要擔心自己了!」妖月嬌嗔的看了帝星辰一眼,無比的嫵媚動人,叫人著迷。

就連帝星辰,也是微微走神了一下,但就在這一刻,妖月手中的天月朱綾一下子打在了帝星辰的身上。幸虧帝星辰反應夠快,連忙閃避,這才只是擦破一點皮肉。

「嘻嘻,比賽的時候,可不能夠動其他歪心思哦!」妖月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俏臉之上露出一絲勝利的笑容,好似在向帝星辰炫耀她這一次的戰果。

帝星辰看了看肩頭的傷勢,發現這只是一點皮外傷,妖月並沒有下殺手,不過就算妖月下殺手,也絕對不可能這一招打敗帝星辰的。帝星辰聽著妖月的話,不由苦笑一聲,道:「看來你這是故意引誘我犯錯啊,好吧,我不能再和你客氣了!」

「來呀!今日,就讓我們將當初在月神山之上還未分出勝負的戰鬥,分出一個勝負來!」妖月嘻嘻一笑,揮舞著手中的天月朱綾便撲向了帝星辰。

帝星辰微微一笑,不退反進,也是迎著妖月撲了上去,將一門《大五行槍術》施展得淋漓盡致。兩人你來我往,頓時在擂台之上展開了激烈的戰鬥,十分的精彩,令無數觀眾拍手叫絕。

但是,讓眾人奇怪的是,其他擂台的比賽,都是充滿了殺氣和硝煙的味道。但是,兩人之間的比賽,只有著一種純正的浩然之氣,沒有一絲一毫的殺氣,著實令人奇怪。

當然,若是觀眾們知道帝星辰和妖月之間的關係,就不會感到奇怪了。只可惜,他們並不知道。此刻,另外兩座擂台之上的戰鬥,已經打得十分的激烈了。


吳昊對戰光明聖延霍破天,這霍破天果然不愧為光明聖延之人,實力非常的強大。吳昊和他戰鬥了一會兒,便已經隱隱處於劣勢了,有一點快要輸掉的跡象。

吳昊看了旁邊擂台之上的帝星辰一眼,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霍破天,突然咬了咬牙,手中閃過一道光芒,出現了一張紫色的符籙。

緊接著,只見吳昊將這一張符籙撕裂,頓時一股強大的力量,便朝著霍破天席捲而去,霍破天臉色大變,卻是躲閃不及,被這一股強大的力量擊中,頓時噴出一口鮮血,受了重傷。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規矩並不是很嚴,什麼符籙、丹藥、寶物之類的東西,都可以隨意使用。所以,吳昊放出符籙取勝,也不算違規。 第一零零八章爭奪前三

「該死的東西,這一張九霄破天符籙,本來是本尊者打算對付帝星辰的底牌,你這狗東西,實力倒是不弱,浪費了本尊者一張寶符!」吳昊看著手中的符籙化成灰燼,臉上露出一絲肉痛之色。

「什麼?你這一張符籙,居然是九霄破天符籙,那可是就連神玄之境的強者都可以擊殺的寶物啊?」

光明聖延霍破天聽到此話,頓時大吃了一驚。剛才,其實他本來可以躲開那一道攻擊的,只可惜他之前太自負了,當那一道符籙的力量射出來的時候,他才意識到那符籙的可怕,躲避已經晚了。

「哼哼!不錯,正是九霄破天符籙,你小子不愧為光明聖延的人,倒是有些見識啊!只可惜,本尊者實力還不夠強,無法發揮這一張符籙的全部威力,否則你早就死了。」吳昊看了霍破天一眼,淡淡說道:「你滾下擂台去吧,本尊者饒你不死!」

「哼!就算本尊者受傷,打敗你,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霍破天卻是自負的哼了一聲,一躍而起,再一次的撲向了吳昊。不過,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弱上了許多,看來這一場比賽,他很難獲勝了。

而蒙古皇朝三皇子和錢少風之間的戰鬥,也是格外的精彩,這兩人的實力居然相差不大,一時之間打得難分難解。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蒙古皇朝三皇子的攻擊招數越來越古怪了,錢少風已經隱隱有些不敵了,這一場比賽,恐怕是蒙古皇朝三皇子會獲得利。

「好精彩啊比賽啊,這六人,除了帝星辰之外,都是玄尊中期的玄修強者,都是高手,這精彩真精彩啊。

特別是那帝星辰,真是天才啊,不,稱之為絕世天才也絕對不為過,以半步玄尊的修為,居然能夠一直到現在還不敗,突破到了玄尊初期之境后,更是打敗了好幾名玄尊中期之境的玄修者,這一種事情,基本上只能夠在傳聞之中聽到啊……」

「厲害!厲害!厲害啊!想不到,如今年輕一輩之中,居然會有這麼多的強者,看來我們這些老傢伙,都已經老了。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啊……」

「那九霄破天符籙,還真是厲害啊,居然讓吳昊逆轉了局勢。不過,以吳昊的手段,應該得不到這一種寶物。這寶物,肯定又是他父親給他的。這種傢伙,只會靠父親,一點用都沒有。

據說,他和帝星辰之間有很大的仇恨,這帝星辰倒是一個人物,讓帝星辰殺了吳昊最好……」擂台之下,觀眾席上面,眾多觀眾一邊觀戰,一邊滔滔不絕的議論了起來。

「哈哈哈哈,想不到,星空大陸之上年輕一輩之中,有這麼多厲害的角色啊!之前,他們都還多少隱藏著實力,現在都拿出真正的實力來了,這才發現他們的可怕啊!」青龍帝看著擂台之上比賽的眾人,哈哈笑道。

「後生可畏啊!再過幾百年,恐怕這星空大陸,就是他們的天下了!」錦繡書生輕搖摺扇,微微一笑。

「修鍊之路,越來越難,他們的實力的確不錯,但是要超越皇上和錦繡書生,我們這樣老一輩的強者,恐怕沒有幾千年,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時候,說不定我們已經進入更高的位面之中了!」寧王淡淡一笑。

「給我死!」就在這時候,蒙古皇朝三皇子突然大喝一聲,手中的一柄紅色長劍一劍刺向了他的對手錢少風。

錢少風咬了咬牙,朝一旁躲避,卻是晚了一步,被三皇子刺穿了肩膀。三皇子又一腳踢了過去,一下子就將錢少風給踢飛了出去,落下了擂台。

「滾下擂台去吧!」這時候,吳昊和霍破天的戰鬥也結束了,吳昊居然一拳將霍破天打下了擂台。按照吳昊之前的做法,應該是不留活口的,不過霍破天雖然受傷,吳昊想殺他也很難,所以便直接將他打下了擂台,這是最快取勝的辦法。

此刻,帝星辰和妖月之間的戰鬥,也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只見擂台之上兩道身影飛快的穿梭著,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兩道身影突然都停了下來,只見其中一人手持長槍,用槍尖指著另外一人的脖子,淡淡說道:「你輸了!」不錯,這手持長槍的一人正是帝星辰!

「恭喜你,你獲勝了!沒有想到,這段時間,你的進步也是如此之快,我輸得心服口服!不過,等到來日,我還會和你再大戰一場的,到時候我一定會親手打敗你!」帝星辰的對面這一人,自然就是妖月了,妖月雖然輸了,卻是沒有絲毫的沮喪。因為,她是輸在帝星辰的手中的,她輸得心甘情願。

「各位,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已經出現了,他們就是凌天學院、帝星辰以及蒙古皇朝的三皇子!各位觀眾,請以熱烈的掌聲,恭喜他們!」半邊草長老高聲道,看來吳昊不負所望,進入了前三名,半邊草長老也是十分的激動。頓時,擂台便響起來了一陣陣雷鳴般的掌聲。

不過,有人歡喜有人憂,那些輸掉比賽的參賽者,還有他們的朋友,臉上皆是露出了非常難看的神色,他們回去之後,將會面臨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

至此,這一戰的前三名就已經分出來了,他們三人正是帝星辰、吳昊以及蒙古皇朝三皇子。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最後的冠軍,將會從這三人之中決勝出來!

很顯然,接下來的比賽,帝星辰會直接面對蒙古皇朝三皇子和吳昊。帝星辰期待已久的那一天,與吳昊決一死戰的那一天,近在眼前了。然而,此刻太陽已經西斜,快要落下山頭去了,今日是不可能繼續比賽的,他們三人之間的比賽,只有等到明日才能夠繼續進行。

這時候,中央大擂台之上的半邊草長老目光掃視了眾人一眼,微微一笑,高聲道:「各位,各位,經過層層選拔,無數輪的比賽,本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已經出現在各位的面前了。現在,請大家以最熱烈的掌聲,為他們慶祝!」

啪啪啪!隨著半邊草長老激昂人心的發言,擂台之下無數的觀眾紛紛鼓掌,排山倒海一般,發出一陣陣雷霆般的掌聲。

當然,也有不少觀眾,臉色十分的難看,甚至破口大罵。因為,他們的朋友,他們的親人落選了,或者是在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之中受了重傷,又或者是不幸死在了擂台之上。但是,這個世界就是這樣,強者為尊,弱者就算死無葬身之地,也不會有人出來打抱不平,只有他們的親人、朋友在一旁默默流淚。

「好!好!好!太好了!我可是壓了一萬塊上品玄靈石,賭吳昊可以進入前三名啊,這下發達了……」

「哈哈哈哈,你才賭了一萬塊上品玄靈石啊,那蒙古皇朝三皇子,乃是我們蒙古皇朝的驕傲,我可是賭了一百萬塊上品玄靈石在他身上,賭他可以進入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那可是我的全部身家啊。剛才,我還一直提心弔膽的,這樣好了,我賺死了……」

「這吳昊實力甚是強大,這帝星辰也是神秘無比,這兩人都是青龍皇朝之人。居然有兩名青龍皇朝之人進入了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看來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冠軍,多半是要落到青龍皇朝和凌天學院的頭上了。唉,本來皇室還打算攻打青龍皇朝的,不過如今看來,這青龍皇朝勢力還很強大,人才濟濟,貿然進攻,恐怕對我們不利。關鍵還是看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冠軍究竟被誰奪走了,若

是真的落到青龍皇朝的玄修者身上,那麼我回去之後,就勸說他們放棄攻打青龍皇朝這個決定吧……」觀眾席位之上,傳出來一道道竊竊私語的聲音,十分的繁雜,有喜有憂。

「昊兒,你果然不負為父對你的一番期望,終於進入了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啊。當初,就連為父,都是被淘汰在十名之外了,你已經超越了為父啊。想當初,你不過是一名什麼事情都不懂,只知道吃喝玩樂、揮霍家產的紈絝子弟,為父一怒之下,將你送進了凌天學院,卻是想不到,從今以後,你的人生完全改變。為父真是慶幸,當初作出了那樣的決定。哈哈哈哈,不過,這一次,帝星辰這野雜種也是功不可沒啊。沒想到,這野雜種也能夠鹹魚翻身,進入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之內。昊兒啊昊兒,為父相信你,擂台之下我們讓他給逃了,擂台之上你會讓他死得更慘的!」一處觀眾席位之上,吳霸天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這帝星辰,絕非池中之物,若是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不死,日後定會有一番驚天動地的成就!」已經落選的駱冰寒坐在觀眾席位之上,看著一臉堅毅的帝星辰,口中發出一道輕微的感嘆之聲。

「太好了,我們團長進入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了,我們修羅傭兵團也要水漲船高,聞名天下了,實在是太好了……」幾名修羅傭兵團的成員興奮的大吼了起來。

「皇上,你果然慧眼如珠啊,一眼便看出來了帝星辰絕非池中之物。如今,這帝星辰已經進入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了,就算是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冠軍,也是有一定的希望了!」錦繡書生看了不遠處的帝星辰一眼,又看了看青龍皇朝皇帝青龍帝,眼中露出一絲欽佩之色。 第一零零九章宴請帝星辰

錦繡書生說道此處,又嘆息一聲,道:「倒是我,這一次打賭輸定了,沒想到我們凌天學院第一天才白雲舟居然會輸得這麼慘,唉……」

「帝星辰進入了前三名,的確厲害。不過,無論是吳昊還是蒙古皇朝三皇子,無論是修為還是實力,都在這帝星辰之上,接下來的比賽,還很難說啊!」寧王卻是不以為然。

「好了,你們不必爭了,今天時辰已晚,明日接著在此比賽吧。今晚,朕將在皇宮之內設宴,二位可要賞臉,一定要來哦!」

青龍皇朝皇帝青龍帝微微一笑,語氣居然有些調皮。寧王和錦繡書生聞言,神色皆是一正,雖然青龍帝的語氣很輕鬆,但是兩人知道,越是這樣,說明青龍帝越是重視這一場夜宴。

兩人不敢遲疑,連忙站起身來,躬身道:「這是我們的榮幸,我們一定準時赴宴!」青龍帝聞言哈哈一笑,道:「你們也不必太緊張了,只不過是普通的宴會罷了,另外朕還想要邀請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朕想要好好了解一下,當今天下,三大後起之秀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好了,朕先回宮了,這件事情,你們安排吧!」青龍帝說著,便站起身來,在一群人的護送之外,緩緩離開。

「是!」寧王、錦繡書生二人躬著身體,恭送青龍帝離開。

本來半邊草長老還打算滔滔不絕的再說一番的,但是看到青龍帝已經離開了,而且不少觀眾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半邊草長老也只好識趣的笑道:「好了,時間不早了,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今日的比賽,就進行到這裡了。明天,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將會在這中央大擂台之上,決一勝負,分出來究竟誰,才是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最後的總冠軍!而這一個人,也將會獲得最為豐厚的獎勵和無與倫比的榮譽!各位,請期待明日的到來吧!」

一陣掌聲,又響了起來。可是此刻的帝星辰,才懶得聽這半邊草長老在這裡高談闊論呢,半邊草長老的人品,帝星辰再清楚不過,別看他此時一副正人君子,精神領袖的模樣。此人完全就是一個赤裸裸的陰險小人,他之前的所作所為,帝星辰還一一在目。

將自己趕出凌天學院,帝星辰可以不怪半邊草長老。但是,將自己的兄弟姐妹,陳人波、李志、雲飛鳳、陸小婷他們全部都趕出了凌天學院,如此氣量狹小的做法,帝星辰是絕對不會原諒的。就算不為了自己,就算為了他的兄弟姐妹們,帝星辰也絕對會出這一口氣。

當然,現在半邊草長老身居高位,有青龍皇朝和凌天學院的背景,帝星辰雖然心中不滿,但卻也不會自不量力的去找他麻煩。當然,帝星辰也相信,這半邊草長老絕對不敢在這種事情找自己麻煩。

「星辰,恭喜你啊,成功的進入了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這時候,一道倩影走到了帝星辰的身邊,一張絕美的容顏之上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這還要多虧你手下留情啊!」帝星辰看著這一名絕美的女子,微微一笑。沒錯,這一名女子,正是不久前敗在帝星辰手中的陰月神教聖女妖月。

「好了,今天是不會再有比賽了,咱們不要再聽這個怪老頭在這裡胡言亂語了,我們走吧!」妖月偷偷看了中央大擂台之上不斷噴口水的半邊草長老一眼,嘴角露出一絲壞壞的笑容。

「這個主意不錯!」帝星辰微微一笑,便和妖月肩並著肩,朝著五大學院切磋大會會場的出口走去。

「星辰小友,還請留步!」就在這時候,一道非常清脆的聲音在帝星辰的身後響了起來,這聲音給人一種十分聖潔、悅耳的味道,帝星辰還沒有看到這說話的人,就覺得這說話的人肯定不是一個普通人。

「怎麼,有事么?」帝星辰頭也不回,淡淡的問道。

他的精神之力,已經將此人的容貌都呈現在他的腦海之中了,這是一名身穿白色長袍,一臉書生氣,手持一柄白色紙摺扇的青年男子。帝星辰的精神之力居然絲毫也看不穿此人,這讓帝星辰吃了一驚,這說明此人至少是一名神玄一重天的強者,甚至更強。

「星辰小友,你不要誤會,我乃是凌天學院的副院長錦繡書生。」這一名青年男子卻是絲毫也不介意葉楓如此冷淡的態度,反而一揮摺扇,輕輕搖動的微笑了起來。


若是常人,聽到了凌天學院副院長這個名頭,恐怕馬上會轉過頭去,態度來一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但是,當帝星辰聽到凌天學院副院長錦繡書生這個名頭的時候,只是眼皮跳了跳,臉上卻是依然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倒是妖月忍不住回頭看了錦繡書生一眼。

「原來是凌天學院副院長,在下和你們凌天學院素無瓜葛,不知道你找我所為何事?」帝星辰依然是頭也不回,不冷不熱的淡淡問道。帝星辰的表現,倒是讓錦繡書生吃了一驚,他很疑惑,眼前這一名少年,聽到了他的大名,為何如此的淡定。因為,整個星空大陸之上,聽到錦繡書生能夠依然如此淡定的人,沒有多少,最起碼不會超過一百個。

帝星辰的表現,讓錦繡書生不得不更加重視起帝星辰來了,只見錦繡書生再一次仔細打量起來了帝星辰,過了一會兒,這才微笑道:「呵呵,星辰小友,其實我很清楚,你當初本來是要進入我們凌天學院的。當初,若是你進入了我們凌天學院,你就是我的學生了……」

「哦?是嗎?不過,你似乎不知道,當初我和我的一群兄弟姐妹們,在凌天學院的門口,被人給趕了出來。請問,那時候,你這個副院長又在哪裡?」這時候,帝星辰突然毫不客氣的打斷了錦繡書生的話,語氣變得非常的冰冷。

「這個……」錦繡書生的臉色頓時變得有些難看,但他不愧為見多識廣之人,很快便冷靜了下來,尷尬的笑了笑,道:「星辰小友,這件事情,的確是我們凌天學院做得不對。在這裡,我正式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夠原諒!」

帝星辰聽到此話,全身不由一震,堂堂凌天學院副院長居然願意真誠的向自己道歉,這讓帝星辰不由有些動容。

只見帝星辰在這時候緩緩轉過身來,看了錦繡書生,微微一笑,道:「我接受你的歉意,這件事情不能夠怪你,更不能夠怪整個凌天學院。凌天學院,乃是我們青龍皇朝第一大學院,功勞無可代替,這一點不容置疑。但是,無論多麼好的地方,也難怪出現一兩頭害群之馬,副院長也不必介意!」

錦繡書生見到帝星辰接受了他的歉意,這才鬆了一口氣,笑道:「你能夠接受我的歉意,這就太好了,關於我們凌天學院半邊草長老這件事情,我已經彙報給我們院長了。這半邊草我對他也是十分的不滿,但他的後台很強硬,我也不能夠輕易動他。所以,我們只能夠等待院長的答覆。相信,到時候,我們院長一定能夠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的!當然,若是你還願意加入我們凌天學院,我們凌天學院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至於半邊草長老,還有一些其他的人,你都不必在意,他們絕對不敢對付你的!」

帝星辰看得出來,錦繡書生十分有誠意,但是帝星辰卻是搖了搖頭,道:「抱歉,並非我看不起凌天學院,但凌天學院的確已經無法讓我在提升實力了。修為到了我這樣一個階段,只有自己出去拼搏,自己出去闖,才能夠更快的進步。所以,我不能加入凌天學院!」

經過當初半邊草長老將帝星辰和他的一群兄弟姐妹們趕出凌天學院的事情,錦繡書生也沒有對邀請帝星辰加入凌天學院抱太大的期望,所以聽到帝星辰拒絕了自己的邀請,倒是也沒有覺得怎麼難以接受。

只見他微微一笑,道:「你拒絕我的要求,早在我的預料之中,我可以理解。我今天找你,主要是因為剛才皇上邀請你今夜前往皇宮赴宴,皇上對這一次夜宴十分的重視,他邀請了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所以希望你無論如何不要推辭!」

錦繡書生說道此處,似乎擔心帝星辰拒絕了,所以又補充道:「我看得出來,皇上對你十分的器重,你已經得罪了蒙古皇朝的皇帝和陰月神教的教皇了,若是你再得罪我們青龍皇朝的皇帝的話,恐怕天大地大,再無你容身之地了!」

帝星辰聞言,不由微微沉吟了一番,對於宴會這種東西,帝星辰一向不感興趣。但是,錦繡書生說得對,他如今四面受敵,不能夠再得罪青龍皇朝皇帝了。

他想了想,又看了看妖月,道:「不知道能夠帶我的這一個朋友一起去嗎?她也是這一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參賽者,而且還是前十名!」

「這個……」錦繡書生聞言不由猶豫了起來,青龍帝只說了邀請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並沒有說邀請妖月,這個他也不好擅作主張。

這時候,妖月卻是很是乖巧的搖了搖頭,嬌笑道:「星辰,你知道的,我對那些宴會之類的東西,一向不感興趣的。你去就好了,我還有些事情,就先走了!」妖月說著,也不待帝星辰回答,便快步離開了。 第一零一零章青龍皇宮

錦繡書生看到這一幕,微微一笑,道:「你有一個不錯的朋友,看得出來,你們的關係似乎非同一般啊。不過,這女子,我也知道,她是陰月神教的聖女,陰月神教那一群女人,都是喜歡守舊的傢伙,規矩又多又臭,你恐怕有得頭痛了!」

「走吧,我們去赴宴,不過我事先說明,若是這夜宴太沒有意思了,我可要離開!」帝星辰邁開步子,朝著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會場之外走去。

錦繡書生看到這一幕,不由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堂堂一個凌天學院副院長,怎麼如今混得要低聲下氣的請求別人參加宴會了。這被邀請之人,居然還是一個後生晚輩,而且他居然一點火也發不出來,就連他自己也不由覺得好笑。只見他苦笑了一聲,又搖了搖頭,便邁開步伐,追上了帝星辰的腳步。

玄武門,這是一座非常魁梧威嚴的大門,這是一座令人內心充滿了敬畏的大門,這正是皇宮的正門。此刻,在玄武門的門口,幾名精壯的中年男子正手持武器,守護在此。

這些人,正是玄武門的守衛,他們居然都不是尋常人,氣息格外的強大,至少也是玄尊以上的玄修者。

在宮門之內,隱約可見一隊隊巡邏的隊伍經過,氣息十分的強大,陣容威嚴。由此可見,這青龍皇朝的皇宮,守衛還不是一般的森嚴。就在這時候,兩名男子突然從不遠處朝著玄武門走來,這讓這些整日無所事事,閑在這裡看守玄武門的士兵們神情一正,打起精神來了。

這些士兵不由紛紛拿起武器,做出一副劍拔弩張的模樣,似乎一旦眼前這兩名突然出現的傢伙若有惡意的話,他們馬上便會衝上去,將這兩個傢伙碎屍萬段。

不過,這些士兵卻是驚訝的發現,這兩名男子並沒有被他們的氣勢給嚇倒,依然是一臉淡然之色,不急不緩,邁開步伐,朝著玄武門走去。很快,便走到了玄武門的大門口,卻是被這些士兵擋住了去路。

這時候,其中一名好似士兵頭子一樣的中年士兵雙眼滴溜溜一轉,當即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走到了這兩名神秘男子的身前,笑道:「此處乃是皇宮禁地,不知道兩位可有通行的證明?」

這一名士兵頭子這一點眼力還是有的,他已經察覺出來,眼前這兩名神秘男子,恐怕都不是普通人,而且前來皇宮,恐怕的確是有大事。這一柄士兵頭子可不認為,這兩人膽敢無聊跑到這裡來搗亂。

果然,這時候,兩名神秘男子之中的那一名白袍青年男子突然右手一揮,一張令牌便出現在這一名士兵頭子的眼前。這一名士兵頭子看到了這一張金色的令牌,臉色頓時大變,連忙跪在地上,恭恭敬敬道:「拜見大人!」

其他士兵見到這一幕,紛紛一愣,這才明白,眼前這兩名神秘男子皆不是尋常人,當即也齊齊跪倒在地,不敢多說什麼。

這時候,只見這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青年男子點了點頭,口中發出一道平淡的聲音,道:「我是凌天學院副院長,我身邊這一位乃是本次五大學院切磋大會的前三名之一的修羅傭兵團團長修羅帝星辰,我此次乃是奉了皇上的命令,帶帝星辰小友來參加夜宴!」

沒錯,這兩名突然出現在玄武門的神秘男子,正是凌天學院副院長錦繡書生和帝星辰。

「原來如此,拜見凌天學院副院長,拜見帝星辰團長,兩位請進!」這一名士兵頭子當即恭恭敬敬的說道。

錦繡書生也不多說,點了點頭,便帶著帝星辰一起朝著玄武門之內走去,四周的士兵皆是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雖然他們的修為比帝星辰都要高些。但是,他們的年紀都遠遠超過帝星辰,帝星辰在五大學院切磋大會之上表現傑出,如今的地位,甚至都已經超過了這些實力強大的士兵。

很快,兩人便進入了皇宮之中。這青龍皇朝的皇宮,極為富麗堂皇,道路都是用鵝卵石鋪成的,四周都是一座座高大的樓閣,下面撐著一座座白玉柱,柱子之上雕刻著各種各樣的形狀,有飛禽走獸,也有各位梵文,栩栩如生,顯然造價不菲。

整個皇宮,巨大無比,兩人在皇宮之內走了一炷香的時間,居然都沒有到達夜宴的地點。兩人雖然都可以御空飛行,但這裡是皇宮,除了皇帝自己,恐怕沒有人膽敢御空飛行,錦繡書生也不例外。

至於帝星辰,他雖然不將這些爛規矩當成一回事,但他和吳昊生死之戰明日就即將舉行了,他也懶得多惹麻煩。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天色已經暗下來了,錦繡書生帶著帝星辰穿過了一座座假山,來到了一處湖泊旁邊,只見不遠處燈火闌珊,人影浮動,錦繡書生微微一笑,道:「到了!」

帝星辰目光朝著前方看去,只見不遠處湖泊旁邊,擺著一張張桌椅,上面盛滿了各種各樣的佳肴,鮑魚燕窩等等等等,一名名身姿曼妙的宮女正手捧著佳肴,正在上菜。

而這宴席之上,青龍皇朝的皇帝青龍帝,已經坐在了最上方的席位之上,滿臉的笑容。在青龍帝的下方兩邊的位置,兩名長得器宇軒昂,英俊無比的少年正面帶笑容的飲著酒。


這兩名少年,居然正是吳昊和蒙古皇朝三皇子,他們原來在帝星辰之前便已經到了。

「參見皇上,願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這時候,錦繡書生和帝星辰已經來到了青龍帝面前,錦繡書生當即恭恭敬敬的躬下身去。

帝星辰見狀,象徵性的躬了躬身,道:「參見皇上!」但神情卻是並沒有太多的恭敬又或者受寵若驚。

錦繡書生看到這一幕,頓時不由嚇得一跳,生怕青龍帝遷怒帝星辰,連忙對帝星辰喝斥道:「帝團長,皇上誠意邀請你參加這一次宴會,你怎麼能夠如此失禮?」

帝星辰還未說話,青龍帝卻是哈哈一笑,揮了揮手,不在意的笑道:「哈哈哈哈,沒關係的,這小子性格跟我年輕的時候很像啊,一樣的目中無人,一樣的永遠不會屈服,不過朕就是喜歡他這一點。錦繡書生,你我都老朋友了,還這麼客氣幹什麼,這不是和我見外嗎?快快快,你們兩個趕快入座,陪朕喝幾杯。」

青龍帝對於帝星辰的態度,讓在場之人皆是吃了一驚,他們已經隱隱看了出來,似乎青龍帝十分重視帝星辰。如此一來,在場之人看帝星辰的眼神之中,也是多了一絲敬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