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器絕對沒有問題,家族動用一下關係還是可以搞到的,魔獸內丹那是比較稀有的,特別是高階的內丹,至於你說的墨晶我都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但是我會儘力幫你打聽。」

寇溪瑤想了良久才開口說道。


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歐陽博需要那麼多的武器,但是她不會探聽別人的**,她們要做的是儘可能的達成交易。

「好,只要寇小姐準備好了,隨時可以來找我。」歐陽博微微一笑說道,實際上他也沒有想到他自己一舉幾得的事情做得這麼順利。

說罷,站起身來就往門口走去,「對了,我相信寇小姐要找我還是很容易的,我叫歐陽博。」在開門的時候,歐陽博回頭說道。

寇溪瑤沒有在說什麼,就算她說了歐陽博也不一定聽得到,因為他已經關上門離開了包間。

「真是一個奇怪的人。」寇溪瑤自語了一句,隨後也離開了酒店,返回了寇家。

她為什麼覺得歐陽博奇怪,第一,歐陽博見到她的時候沒有被他的美色所迷住,當然,驚訝還是有的,第二,他提出來要那麼多的武器幹什麼?難道他有一個大勢力,不然是不會需要這麼多的武器。

第三,魔獸內丹和那個什麼墨晶對他有什麼用,再有一點,他清楚的感知到歐陽博只有聖元境中期的實力,可是他能夠瞬間殺死四個聖元境巔峰的高手,還敢殺了莊家的少主,這一切都是很神秘的事情。

但是她很清楚,越級殺人的天才還是有不少的,但是能夠瞬間擊殺比他高一個小境界的四個人那就耐人尋味了,如果她知道歐陽博可以對戰帝級初階的武者的時候會是什麼表情。

返回寇家的寇溪瑤徑直去了他老爹的房間,因為這件事情是他老爹答應的,不論任何代價都要拉攏歐陽博,因為歐陽博擊殺了莊家少主,至極剝奪了莊家參選的資格。

還有一點,就是要得到歐陽博的助力,但他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歐陽博在見到寇溪瑤的時候希望看到的。

!! 「你說什麼?這小子的胃口也太大了吧!」寇洪聽完了寇溪瑤的彙報后,一臉震驚之色說道。

不說那些高階的魔獸內丹和他們都不知道的墨晶,光是那兩萬的史詩級武器就是一筆不可估量的數字,那也是要讓他肉疼的。

「爹,兩萬史詩級武器,我們也不是不可以給,至於內丹他沒有說具體的數字,墨晶我們不知道他也不會非得要求。武器不夠我們可以跟拍賣會合作,應該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我看他最希望的還是武器上。」寇溪瑤說道。

寇洪聞言,沉思起來了,到底這麼做值不值得,要知道那可是兩萬史詩級武器啊,他們家族的很多人都還裝備不起這樣的武器,這一句話就要給一個外人兩萬,他身為家族,必須要思量一番。

如果說之前他聽到這個人擊殺了莊家少主而要結交歐陽博,那麼現在他則是為了自己家族的事情而結交歐陽博了。

這人擊殺了莊家少主,對他們來說的確是好事,但是一口要吃下這麼多的東西,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而且武器給了,能不能真正的幫助到他還是一回事。

他身為家主也得為全局考慮,他可不想東西沒有了,而他想要的東西也沒有得到。

「爹,你還考慮什麼,難道你不相信我的判斷?」寇溪瑤看著不發一言的老爹說道。

「溪瑤,爹不是信不過你那特殊的能力,而是…這個小子胃口真的很大。」寇洪面上有些難色的說道。

寇溪瑤擁有看透人心的本事,他很清楚,但是這件事情關乎著家族的利益,他不得不慎重。

「爹,我覺得他很不簡單,他表現出來的遠遠不是我們看到的那麼簡單,我們必須儘快的把這件事情談好,並且讓他入駐我們寇家,如果被雷家找到了他,事情就會麻煩了。」寇溪瑤皺著眉頭說道。

「好,三天後去找他,我在三天之內收集史詩級武器。」寇洪似乎是下定了決心一般說道。

他這個時候是很慎重的,但是有些東西是必須要賭,賭輸了結局自然不用說了,不但要面臨雷家的打壓,還要面對莊家的怒火,但如果賭贏了,寇家也就翻身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巴興城被寇家掌控了對歐陽博也是最好的,早晚,萬聖聯盟的勢力也會發展過來,到時候跟寇家合作,不合作他就會吃掉寇家,這才是目的,當然歐陽博還不會走第二步的。

這就要看寇家怎麼對待他了,如果是朋友一樣的,當然不會,如果打他的主意,他是不會客氣的。

當然,促使寇洪下決定的還是他對女兒的信任,因為他的女兒感知事務從來沒有失敗過,所以這一次才會讓寇溪瑤出現在大街上尋找歐陽博。

更主要的是,他擔心歐陽博被雷家的人找到了給出更高的價錢,那就麻煩了。

三天時間轉眼即過,寇溪瑤也成功的找到了歐陽博。

對於寇溪瑤能夠這麼容易的找到自己,歐陽博也是非常的不解,可是他現在更想的是見到兩萬史詩級武器。

「給你!」寇溪瑤直接把三個儲物戒指遞給了歐陽博。

因為兩萬武器一個儲物戒指裝不下,這些普通的儲物戒指可不像歐陽博的時間戒指那麼大,自然是分開裝了。

歐陽博看都不看一下,直接丟進了自己的儲物戒指,因為他相信寇溪瑤,隨後說道:「寇小姐,你的選擇絕對不會後悔。」

「我從來就不會後悔自己的選擇。」寇溪瑤微微一笑說道。

「走吧~」歐陽博站起來說道。

「走?去哪裡?」寇溪瑤問道。

「當然是你家了,我加入寇家去。」歐陽博那副普通的容貌露出了微笑。

「好~」寇溪瑤心中一喜,高興的站起來當先帶路。

她還以為歐陽博要一直在外面呆著,直到比賽開始了才去寇家的,沒想到這人這麼直接,不過這也正是她希望的。

寇家坐落在巴興城的西邊,但也算是在繁華區域,身為巴興城的巨頭之一,佔地面積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廣。

「嗯~」歐陽博走進了大門之後突然站在原地。

突然停下不是欣賞美景,而是他感受到了這裡有陣法的波動,而且從波動上來看,這個陣法有些不完整,是殘缺的,所以他心生疑惑。

「怎麼了?」不明白歐陽博突然停下,寇溪瑤問道。

「你們寇家倒是不錯,還有陣法籠罩著。」歐陽博淡淡的說道。

這一下就輪到寇溪瑤大驚了,寇家有護族大陣這件事情只有家族的少數人知道,他不知道歐陽博是怎麼看出來的。

當然,其他的兩大家族也是有護族大陣的,要不然恐怕是早就被人滅掉了。

「這個,是我們三大家族的秘密。」寇溪瑤看了看歐陽博說道。

歐陽博明白寇溪瑤的意思,就是不要讓其他的人知道,就算是寇家的人,只要不是核心都不能知道。

歐陽博神識散發出去,開始查看這個陣法!

雖然這個陣法有殘缺,但是寇家的人肯定是看不出來的,而且這個陣法殘破的地方是被打破的,當然,也是因為沒有人動維護的原因。

儘管陣法有殘缺,但是歐陽博還是感受出來了這個陣法的威力,至少隨便就可以絞殺帝元境巔峰修為的武者,甚至是半步混元境一旦被大陣攻擊,都可能隕落。

這一刻,歐陽博凌亂了,布置這個陣法的一定是宗師級別的高手,這是他一路走來遇到的第二個家族有護族大陣的家族了。

以前他遇到了宋家有一個陣法,但是那個陣法在他眼裡只是屬於小兒科,可是寇家的這個陣法卻是複雜無比,被打殘了,還有這麼恐怖的威力,這絕對是超級大師的手筆。

「難道寇家有陣法大宗師?」

歐陽博暗自想道,可隨後他就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有陣法大宗師,那肯定可以發現陣法的缺陷,進而會修復,所以他肯定寇家沒有陣法大宗師。

「這個到底是什麼陣法,居然殘破了還有這樣的威力。」歐陽博神識不斷你的掃描,才漸漸的發現這個陣法的厲害。

不但是有強大的自主攻擊能力,還有幻陣,有眩暈,更有著壓制實力的作用,這樣的陣法就算是他要布置都不是一天兩天可以做到的。

「溪瑤~~」幾個身影從遠處走了過來。

見到是家族的幾位長老和她的老爹,寇溪瑤立即出手打出了手勢,讓他們不要驚醒處於沉思中的歐陽博。

很自然的,見到了寇溪瑤的手勢,再看看閉眼沉思的那個普通年輕人,他們也沒有在說話,只是靜靜的走到了歐陽博跟寇溪瑤的身後。

只是他們不明白的是這個年輕人為什麼站在這裡沉思,而他們過來也是迎接歐陽博的,既然是要賭,他們寇家打算是用最真誠的面目接待歐陽博了。

如果外界的人知道這些,恐怕是都會掉了一地的下巴,一個聖元境中期的修為,還要寇家好幾個帝級修為的人來迎接。

當然,他們這是真誠歡迎歐陽博而來的,因為歐陽博可是要代表寇家參加競賽的人。

寇家是一個巨大的家族,家主與好幾位長老還有小姐站在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青年身後,自然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很快的,這個消息也就傳了出去,寇家不少年青一代的都跑了出來,再後來,更多的帝級高手也出來了,但無疑的是,所有人都被手勢給震住了,不準打擾歐陽博。

歐陽博這一站,一直是過去了兩個時辰,他還沒有醒過來的意思,當然了,所有人也就是里三層外三層的看著他,可現場卻是靜悄悄的。

「這個大陣的確是很強大,看來這一次沒有白來,至少自己看到了一個不認識的大陣。」歐陽博暗自想道。

但是陣法的殘破,處,經過幾個時辰的分析,和對整個陣法的研究,他有希望可以修復,讓大陣發揮出更強大的威力來。

「這什麼情況?」睜開了眼睛的歐陽博瞬間後退了一步。

因為他發現,站在他前面的是黑壓壓的一大群人,雖然所有人都是收斂了氣息的,但是那種隱隱的強大還是讓他震驚。

剛才他的神識一直關注陣法和研究怎麼去修補殘破的地方去了,絲毫沒有發現這麼多人到來。

「你這一站可是過去了兩個多時辰啊,他們都在好奇的看你。」寇溪瑤說道。

「那我不是成了猴子一樣被眾人圍觀。」歐陽博訕訕的一笑說道。

接著,寇溪瑤把她老爹和幾位長老與歐陽博相互介紹給了一下,說道:「我們進去吧!」


接著,寇洪一揮手,大聲說道:「都散了吧!」

寇家的人這才逐漸散去,可是一個普通的青年在院子中站了兩個時辰的事情還是繼續傳揚著,不少閉關的青年天才也得知了這個消息。

最主要的是,這個青年還一直跟寇家最美的寇溪瑤有說有笑的,天才們聞言之後紛紛出關了,要看看這個情敵是誰。

如果歐陽博知道的話,他一定會說:「怎麼躺著也中槍。」

「寇家主,這個陣法是哪一位大師布置的?」歐陽博傳音問道。

「什麼?你知道真武大陣?」寇洪震駭,立即震驚的看著歐陽博傳音道。

!! 這個陣法除了寇家真正的核心,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當然,其他的兩個家族是知道,但是他們都是一樣秘而不宣,因為他們家族也有護族大陣。

他震驚的是歐陽博是怎麼知道這個陣法的存在,而且看他之前沉思那麼長的時間,應該是在分析這個陣法。

反正聞言之後的寇洪心中非常的亂,他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好事還是壞事。


當然,他心中也閃過一抹殺意,但是隨即就被他掩飾過去了,他不相信歐陽博,但是他相信他的女兒。

以歐陽博現在表現出來的修為,就算是他有什麼動作,以寇家的實力可以分分鐘抹殺掉的,這裡可是寇家的地盤,他也不怕歐陽博跑了。

當然,寇洪剛才那一抹殺意還是讓歐陽博感受到了,雖然他很快就掩飾了下去,可是歐陽博的心裡還是升起了一股莫名的危險感,只是寇洪掩飾過去之後,他的危險感才消失。

他也能夠理解,他探知了人家家族的秘密,人家有殺意是不可避免的,但他相信寇家是不會就這麼動手的,至少他沒有表現出來其他的意圖。


同時,他也在寇洪的震驚中知道了這個陣法叫做「真武大陣。」現在他最迫切的就是想要知道真武大陣到底是誰布置的。

「額…我不知道真武大陣,但是我可以看得出來這個陣法有些殘破之處。」歐陽博緩緩的說道。

寇洪聞言,更加的震驚了,真武大陣是寇家不知道花了多少代價情人布置的,曾經保住了寇家被好多次的大圍攻,現在居然就被看出來了。

他現在很確定,歐陽博不但是一個武者,還是一個陣法大宗師,當然,他的心裡也提了起來,能夠看破這個陣法,自然也可以破掉這個陣法,如果這個人是朋友,那麼一切相安無事。

如果這個人是敵人,那後果就真的無法想象了,在心中,寇洪暗暗的佩服起了自己的處事果斷。

要不是一拍板決定給歐陽博武器這些東西,恐怕他就失去了這麼一個潛力巨大的朋友了,同樣的,他也為他的女子那特殊的本事感到自豪。

「哦,你是怎麼看出來這個陣法有問題的。」寇洪不動聲色的問道。

至此,他是真心的在討教問題了,不帶一絲防備的,因為他知道這個年輕人只能是朋友,而且是那種可以掏心掏肺的朋友,所以說話的時候自然是心中沒有絲毫的隱瞞。

「這個陣法被攻擊過無數次,消耗巨大之後又沒有得到及時的恢復,自然是有殘破的地方,但是目前問題不是很大,但假如再來一,二次巨大的攻擊,估計也就破了。」歐陽博說道。

「這…」寇洪無奈了。

雖然說現在大陣還可以使用,但是要照歐陽博這麼說,那不是寇家隨時都處於危險中。

能夠看破陣法有問題,當然也可能修復這個陣法,隨後說道:「不知道小兄弟能不能出手挽救陣法。」

見到歐陽博皺眉,寇洪補充道:「當然,我們還可以繼續付給你報酬。」

可對歐陽博來說,現在不是報酬的問題了,而是這個陣法它能夠修復,不過需要的時間也不是那麼短暫的,而且恢復這個陣法原先的威力於他而言也是有很大好處的。

「寇家主,這不是報酬的問題,而是時間需要很長,當然,若是時間足夠的話,我也會盡量的修復這個大陣。」歐陽博說道。

他可不是一定要在巴興城久留的,下一站還要去穆老所在的瀾滄城看看,最後就要去看看混元宗招選聖子了,他不會長時間的在這裡停留的。


當然,如果這個寇洪他們一家表現不錯的話,他也可以花點時間給他們修復。

「前面就到了。」說話間,一群人走進了寇家的家主大廳。

分賓主坐下之後,歐陽博說道:「寇家主,麻煩你把這個競賽的事情說一下,讓我也多些了解,不至於到時候出醜。」

「好!」

寇洪也沒有絲毫的大家族家主的架子,直接跟歐陽博介紹起了賽制。

原來,三大家族是準備出十個青年參加比賽的,但現在莊家的少主被殺,沒有主要的直系核心人物出場,沒有什麼威脅,擁有直系的是雷家和寇家。

寇家和雷家都想要取得巴興城的控制權,所以真正的比賽只有他們兩家,而雷家的年輕一輩當中傳聞有人突破了帝級,當然只是初階的,而寇家卻是沒有這樣的天才。

所以他們才會找上歐陽博,付出了巨大的代價請了歐陽博出手,當然,一旦寇家掌控了巴興城,只可能會造福於民,而雷家,估計會跟現在的莊家差不多。

只要是對自己有利的,歐陽博從來也不會拒絕,而且現在他被莊家的人逼迫得無處可去,幫助寇家那也是必然得選擇了。

了解了一切之後,歐陽博起身說道:「寇家主,我先去休息,比賽的時候通知我一聲就可以了。」

「溪瑤,你帶小兄弟去休息,我們跟雷家的比賽,還要仰仗小兄弟。」寇洪望著寇溪瑤說道。

歐陽博跟著寇溪瑤走了出去,一路上都是各種火熱的眼光,嫉妒的,敵視的,反正是各種,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敢找麻煩的,但是歐陽博要成為寇家參賽代表的消息已經透露出去了,出關的天才們也紛紛趕過來。

「家主,你就那麼相信他?」以為老者問道。

「不但要相信他,還要儘可能的給足他好處,否則我們寇家隨時都是站在刀口上。」寇洪掃視了一眼其他的長老說道。

眾人聞言,大眼瞪小眼的,都不明白寇洪是什麼意思,難道這人還什麼大人物,或者是那個超級大勢力的公子哥,亦或者是其他。

「你們不用猜了,他不但是一名超級高手,還是一名陣法大宗師。」寇洪淡淡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