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開,沒擔當的東西!」

林子羿滿面通紅,他咬咬牙,轉身操起弓,拿起一囊箭,騰身躍起,消失在黑暗中。

————

求推薦,求收藏!

… 無忌醒來的時候,眼前繁星點點,夜空黑得純凈,星光璀璨,清澈透明。周圍一片寂靜,只有風兒拂過樹枝,低聲呢喃。小紫月裹著一張薄毯,蜷縮在他身邊,睡得正香,不時的吧噠一下小嘴。

無忌費力的坐了起來,打量了一下四周,這是一個不大的山洞,洞口正對著空曠的山谷,洞壁光滑,洞頂還有煙熏的痕迹,應該是經常有人來的。洞外響起簌簌輕響,黑姑娘小雲探出頭,看了一眼,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無忌公子,你醒了?」

無忌很尷尬,自從汪汪宣布要和他做兄弟之後,巨人們就稱他為公子,現在小雲又這麼稱呼他,大有弄假成真之意。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秦國逃民,哪裡是什麼公子。難道將來林子羿和他做兄弟,他還要升格成王子?

不過,想想林子羿剛才的窘境,這王子還是不做算了。

「是不是小紫月吵醒你了?」小雲說道:「我本來想將她抱到外面睡的,她死活不肯,非要靠著你。」

「沒有,沒有。」無忌連忙搖頭,「其他人呢?」

「巨人們吃飽喝足,睡了。阿飛醒了,吃了點東西,也睡了,他對公子感激得很,等醒了,還要趕來致謝。」小雲的心情輕鬆了許多,臉上的笑容也多了。「你醒了就好了,要不然,汪公子真會和我們羿王子絕交的。」

「對了,羿王子呢?」

「不知道,還沒回來。」小雲姑娘轉頭看了看洞口,憂心忡忡。

「這種沒擔當的貨,死了活該。」汪汪的大嗓門在外面響起,他躬著腰,艱難的爬了進來,坐在無忌旁邊,捂著大嘴,打了個哈欠,輕輕碰了碰無忌的肩膀。「怎麼樣,還暈嗎?」

「沒事了。」無忌揉著肩膀。汪汪雖然已經很小心了,他還是有些吃不消。「不過,你要再拍兩下,我就被你拍死了。」

「哦。」汪汪瞪起了眼睛,嘿嘿一笑。「問你個事,你剛才是不是真的開了天眼?」

「開什麼天眼?」

「就是……」汪汪撓著頭,不知道怎麼解釋。小雲接上了話頭。「天眼就是與普通人不同的眼睛,有的人能暗中視物,有的人隔牆有眼。你剛才說能看到阿飛身體里的箭,就是一種天眼。」她抿了抿嘴唇,又說道:「九夷部落中,只有羽民國有天眼神通。天眼不僅能冶病,還是成為箭神的必備神通。」

無忌眨了眨眼睛。「聽你這麼說,我好像是開了天眼,突然之間就看見了阿飛的內臟。不過現在……」無忌盯著小雲,小雲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用雙臂護在胸口。汪汪見了,笑得打跌。「藏什麼藏,他是看你的內臟,又不是你的**。」

小雲臊得滿臉通紅,轉身出了洞。汪汪擠擠眼睛:「無忌,你也夠色啊,那為什麼不要我送你的侍女?我們巨人侍女可比鳥人箭手漂亮多了。」

「算了吧,那姑娘好看是好看,可是比我高一大截,我有壓力。唉,對了,箭神要有天眼通,那羿王子想做箭神,是不是必須擁有天眼通啊?」

「天眼通那麼容易擁有?」汪汪不屑的撇了撇嘴。「這要看命的。據我所知,就算是羽民國的國師,擁有天眼通的人也非常少,至於箭神,我跟你說過,一千年來,他們都沒出過箭神。就憑這種沒擔當的貨,他要是成了箭神,那才叫老天不開眼。」

「子羿哥……」洞口響起小雲姑娘驚喜的叫聲,隨即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林子羿彎著腰走了進來,狠狠的瞪了汪汪一眼。汪汪巨眼一瞪。「怎麼,我說錯了?」

林子羿不理他,走到無忌面前,上下打量了無忌兩眼,見無忌雖然疲憊,氣色尚好,鬆了一口氣。他取下身上的背囊,小心翼翼的捧出一件東西,雙手送到無忌面前。

「無忌,你救了阿飛一命,也就是救了我一命。無以為報,這株龍芝,給你補補元氣。」

「紫血龍芝!」汪汪臉色劇變,突然坐了起來,眼睛瞪得像拳頭,幾乎要從眼眶裡凸出來。

無忌打量著林子羿托在手心裡的東西,暗暗稱奇。這株被汪汪稱為紫血龍芝的東西看起來有點象靈芝,又像一頭盤曲的龍,不過通體泛紫,彷彿有一層看不見的紫氣縈繞在周圍,散發出一陣濃郁的香氣。無忌只是吸了兩口氣,就覺得精神好了許多,神清氣爽,連傷口的疼痛都減輕了不少。

「這是……什麼東西?」

「紫血龍芝啊。」汪汪壓低了聲音,像是怕驚擾了龍芝似的。「龍芝已經是靈芝中的極品,紫血更是元氣最為濃郁的極品,握說九千年才能長出一株紫血龍芝。咦,不對啊,鳥人,這裡還是我們防風國,你怎麼……」

「這株紫血龍芝長在我們羽民國的箭神山,要不然我怎麼會到現在才回來。」

「箭神山?」汪汪張著大嘴,舌頭有些不聽話。「那……是不是預兆著你們羽民國真的會出一個箭神?」

「原來是這麼以為的,現在顧不上了。」林子羿將紫血龍芝放在無忌手中,誠懇的說道:「無忌,龍芝積累了九千年的天地元氣,不僅能起死回生,而且對人修行大有幫助。你開了天眼,是好事,也是壞事。運用天眼極耗元氣,如果不能及時補充,不僅修為會下降,而且可能傷及性命。有了這株龍芝,可以保你無恙,就算是只剩下一口氣,撕下一小片含在嘴裡,也能續命保元。」

無忌嚇了一跳:「這麼貴重的寶物,我如何能收?羿王子,你要成為箭神,守衛紫月森嚴,這株龍芝對你更有用,還是你收著吧。」

林子羿黯然神傷。「我瞻前顧後,不敢救阿飛的時候,就知道自己不可能成為箭神了。 總裁的暖妻 ,你收著吧,要不然,我會一輩子愧疚,一輩子被人看不起。」

汪汪撇了撇厚嘴唇,一臉輕蔑。

無忌捧著紫血龍芝,一時不知如何是好。這麼貴重的東西,他怎麼承受得起。不過,看林子羿堅決的神情,不收恐怕也不行。要不就暫時收著吧,等合適的機會再還給他。

「那好,我就暫時收著。」無忌輕聲笑道:「既然龍芝有補充元氣的作用,就把傷員都叫進來吧,大家一起補補元氣,爭取早點恢復。」

————

求推薦,求收藏!

… 林子羿聽了,非常高興,轉身出洞,將林飛抱了進來。林飛已經醒了,看到無忌,剛想說話,突然聞到了空氣中的龍芝味道,驚訝的看了林子羿一眼。「子羿哥,你……」

「別說了。」林子羿低著頭,將林飛小心的放在無忌身邊。「你受了重傷,是無忌兄弟幫你拔的箭。我欠你一條命,你欠他一條命,記住了?」

「子羿哥……」林飛一時哽咽,眼睛濕潤了。「我……」

「你有傷在身,不要多說話,你的心意我明白。上一輩的恩怨是上一輩的事,我們永遠是好兄弟。注意調養,爭取早點恢復,到時候我們再並肩戰鬥。」

林飛點了點頭。

汪汪撓了撓眉毛,有些為難的說道:「無忌,我那幾個兄弟……就別進來了吧。」

「怎麼了,他們不也受了傷么?」

「受了傷是不假,不過沒阿飛這麼嚴重,撐幾天就好了。再說了,這些貨打起呼嚕來比山還響,我怕你睡不著。」汪汪尷尬的說道:「還有……我們巨人不怎麼注意衛生,味道……可有點重,別熏著你。」

無忌忍不住笑了,擺手道:「你還是讓他們進來吧,現在大敵當前,儘快恢復才是最要緊的事,不能有那麼多講究。羿王子,你說是吧?」

林子羿點了點頭。「無忌說得對,汪汪,你就讓他們進來吧。」

汪汪糾結了一會兒,還是把石頭等人叫了進來。四個巨人鑽進來,原本還算寬敞的山洞頓時有點擠。汪汪說得沒錯,這些巨人的衛生狀況的確不怎麼樣,八隻大腳丫子往外一伸,這酸爽……連紫血龍芝的味道都被蓋住了。

不過,沐浴在紫血龍芝濃郁的元氣中,巨人因為受傷而有些委頓的精神明顯好了起來。汪汪見了,歡喜不禁,連忙向無忌致謝。無忌想了想,順勢說道:「你不用謝我。這紫血龍芝是羿王子的,我只是暫時保管而已。要謝,你就謝他吧。」

汪汪轉向林子羿,咧了咧嘴,擠出一個笑臉。林子羿一直綳著的臉終於緩和下來,感激的看著無忌。

「無忌,謝謝你。」

「你也不用謝謝我。」無忌一手拿過林子羿的手,一手拽過汪汪的巨掌,放在一起。「如果你們真要感謝我,就聽我一句話。不要再分什麼防風國、羽民國,我們是一個團隊,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奮鬥,應該團結起來。團結才有力量。你們說,是不是?」

汪汪和林子羿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尷尬。汪汪點了點頭:「好吧,無忌,我聽你的。」

林子羿也說道:「無忌,你說得沒錯。今天我們如果一開始就互相配合,損失不會這麼大。各自為戰,就算人再多,也是一盤散沙,只有團結起來才能打敗強大的敵人。」

「這就對了嘛,你們都是各國的精英,這樣的道理本不應該由我來說……」

汪汪粗聲粗氣的打斷了無忌。「無忌,我可以和他合作。不過,我不會聽他的命令。我也不瞞你,我信不過這鳥人。要是形勢不對,他自己跑了,留下我傻乎乎的戰鬥,那多虧啊。」

「你……」林子羿氣得臉色發白。

「我說錯了嗎?」汪汪瞪起眼睛,怒目而視。「我反正不會聽你的。就算我同意,我防風國也丟不起這個人。」

林子羿也怒了,低吼道:「你們防風國丟不起人,我們羽民國也丟不起人。那好,我們都聽無忌的,這樣也公平。無忌,既然我們是一個小團隊,你就做這個團隊的隊長。我們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省得一個不服一個,到時候又亂了章法。」

無忌很意外。他只是想促成巨人和箭士配合作戰,可沒想過要做什麼隊長啊。不過,他看看互不服氣的汪汪和林子羿,估計讓他們任何一個人做隊長,另一個人都不會同意,只有他這個外人最合適。

「無忌公子,你就不要推辭了。」林飛睜開了眼睛,露出一絲疲憊的笑容。「如果你不嫌棄,我林飛願意做你的箭侍。」


林子羿大吃一驚:「阿飛……」小雲姑娘也嚇得花容失色。

「你不用攔我。」林飛擺擺手:「我的命是無忌公子救的,我自願做他的箭侍,與你無關。等回到羽民國,我會對我爹說,肯定不會連累你。無忌公子,我能有這個榮幸么?」

無忌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

汪汪看看林子羿,又看看無忌,突然笑了一聲:「這樣也好,既然無忌是隊長,當然應該有自己的侍從。無忌,你不肯要我的侍女,那我送兩個勇士給你做侍從,你總不能再拒絕吧?石頭,木頭,你們倆的命也是無忌兄弟救的,從現在開始,你們就做無忌兄弟的侍從,聽見了沒有?」

汪汪一邊說,一邊挑釁的看著林子羿。

坐在洞口的石頭、木頭二人聽了,不假思索的應道:「喏。」

三個巨人的聲音像春雷似的,在眾人耳邊炸響,在山洞裡震蕩。小紫月被嚇醒了,坐了起來,就連小虎崽都被驚醒了,瞪著驚恐的眼睛四處張望,一人一虎,萌萌的樣子逗得正準備再斗一場的汪汪和林子羿忍俊不禁,展顏而笑。

突然多了三個侍從,無忌有些措手不及。侍從那麼好收的么,至少得管人家的飯啊。他自己的飯還不知道到哪兒去找呢,突然多了三個人,其中還有兩個超能吃的巨人,無忌頓時覺得肩上沉甸甸的。他正準備推辭一番,林子羿和汪汪同時沉下了臉,語帶威脅。「無忌,你如果拒絕我們,不僅是對我們的污辱,更是對他們的污辱,後果是很嚴重的喲。」

看著這兩個突然變得默契無比的傢伙,無忌很無語。他只好點點頭:「好吧,既然讓我領頭,你們就得聽我的。現在,我要你們各提一個建議:下一步,我們怎麼走?」


汪汪和林子羿互相看了一眼,再次默契的回答道:「羽民國,箭神山。」

… 碧綠的山巒之上,無忌等人沿著山脊快步前進。

紫血龍芝是不是真長了九千年,誰也說不準,但是效果的確不錯。吸了半夜的元氣之後,就連受傷最重的林飛都能自己行走了,石頭等巨人更是精神抖擻,大步流星,渾若無事人似的。

受益最大的當然還是無忌本人。除了還不能劇烈運動之外,他已經沒什麼問題了。他坐在背簍里,四處觀望,既欣賞風景,觀察地形,又藉以檢測自己的眼力究竟有多好。他生怕自己一個人看不準,便問剛剛毛遂自薦的箭侍林飛。林飛是箭士,不過只有五階,能分辨兩百步左右人臉大小的目標。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樣的眼力非常了得,可是對於羽民國的人來說,這等於已經宣判了他的成就有限。

比他大一歲的林子羿現在已經是箭師九階,視距五百步,是林飛的兩倍有餘。即使是和無忌這個沒有修習過任何箭術的人來說,林飛的眼力也不算突出。兩人互相映證了一下,無忌便放棄了,轉而找林子羿做參照。

「正前方三百餘步,有三塊壘在一起的石頭,能看見嗎?」

無忌注意了一下,找到了疑似林子羿所說的石頭。「是上面一塊大,下面兩塊小的?」

「對,沿著這三塊石頭,再向前一百步,有一根大樹,樹上停著一隻大鳥,能看清是什麼顏色嗎?」林子羿說著,略有幾分得意的斜睨著無忌。無羽瞟了一眼,眉頭微皺。「這隻鳥身上的羽毛是翠綠色,可是脖子卻是白的,眼睛周圍還有一圈黑的,你說算什麼顏色?」

「撲通!」林子羿被絆了一跤,一個跟頭栽在地上,滾了兩下,險些摔到山崖下面去。虧得小雲姑娘手快,及時將他拽了回來。

「哈哈,我沒看到什麼石頭,可是我看到了一隻不自量力的傻鳥。」斷後的汪汪幸災樂禍的叫了起來,雄厚的聲音在山谷中回蕩。「你放棄做箭神的夢想是對的,就你這睜眼瞎,估計箭宗也就到頭了。」

林子羿沒空理他,急急的湊到無忌身邊,踮起腳尖,盯著無忌的眼睛,看了又看,咂了咂嘴:「無忌,說真的,我現在真想把你這雙眼睛挖下來,太打擊人了。」

「哈哈,是不是很厲害?」

「豈止是厲害,簡直是超級厲害啊。」林子羿惋惜的說道:「可惜你是個秦人,要是生在羽民國,你肯定會被當成箭神培養的。現在嘛,就可惜了,你已經錯過了最好的時機,就算有箭神的眼力,卻沒有箭神的臂力,做不了箭神。不過,你開了天眼,有機會做國師。」

「防風國師一生精研防衛之術,那你們羽民國的國師又擅長什麼?箭術?」

「不,是醫術。」林飛笑道:「我爹就是我們羽民國的國師,到時候我引薦你們認識。我想,我爹一定會非常喜歡你的,說不定會和防風國師一樣,要收你做弟子。」

無忌會心而笑。怪不得林子羿那麼糾結,原來林飛的父親林獻之就是羽民國師。他聽汪汪說過,九夷部落各國和大秦相似,國師和國王並肩,通常也是由有王室血統的人擔任,負責祭禮與學術研究。

林獻之擅長醫術,這倒是一個好消息。


……

日落時分,無忌等人來到了羽民國。和防風國一樣,羽民國也在一座山裡,不過這座沒有防風山那麼高大,四周的幾座山坡都比較平坦,看起來不像山,更像高原,只有中間的主峰高聳入雲,像是一枝衝天而起的利箭,故而取名箭神山。

羽民國的王宮就在箭神山主峰的中部。

回到部落之後,林子羿立刻領著無忌去見他的父親,羽民國王林玄之。林玄之身高九尺左右,一張國字黑臉,劍眉朗目,高鼻樑,闊嘴巴,濃密的鬍鬚垂到腰部,根根漆墨如墨,油光閃亮,彷彿是一匹上等的黑色錦緞。大馬金刀的坐在王座上,不怒而威,一副王者之相。

他的臉色太黑,無忌看不清他的表情,甚至連眼白都看不到,直到他看到雪白的牙齒,他才確定這位羽民國王在笑。

無忌進來之前,林子羿已經向林玄之報告了這幾天發生的事,雖然對林子羿擅作主張將紫血龍芝送給無忌很不滿,可是對無忌當時挺身而出,救活了林飛,避免了一場羽民國的內訌,他還是非常感激,威嚴的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請無忌入座,並鄭重的表示感謝。

寒暄過後,林玄之便問起了老人和秦敢當的情況。很顯然,他對這件事也非常關注。從林子羿那裡,他已經知道了和殷玄、令狐敏之相關的消息,此刻只想再詳細的問問老人和秦敢當的身份。

可惜,無忌對此無可奉告。他也懷疑他們的身份,可是他的確不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只能猜測他們可能有著更尊貴的身份。

林玄之有些失望,卻沒有表現在臉上,他下令林子羿好好招待無忌,自己便忙著召集相關人員議事。林子羿帶著無忌走出王宮,林飛正在外面等著。他和林子羿交換了一個眼神,會心而笑。


「公子,家父請公子移駕一敘。」

無忌苦笑著,連連搖手。「你可別叫我公子,我不是什麼公子。」

「那不行,這是規矩。」林飛笑道:「我多少也算是個公子,如果你不是公子,我豈不是也沒面子。」

「呃……」無忌很無奈,只得含糊的應了。他跟著林飛去見國師林獻之,林子羿說道:「無忌,你去見國師,我帶小紫月去見見我妹妹,待會兒再為你接風。」

「好吧。」無忌答應了,關照小紫月道:「這裡可是羽民國王宮,你不能亂來,見到公主,可得小心些,要有點志氣,不能亂要人家東西,聽見沒有?」

小紫月眉開眼笑,連連點頭答應,牽著小雲姑娘的手,一溜煙的跑了。

林子羿笑著擺了擺手,也跟了上去。林飛聳了聳肩,半開玩笑的說道:「子月妹妹一心想要一張白臉皮,看到小紫月,不知道會喜歡成什麼樣。無忌,到時候可不要嫌家父吝嗇啊。國師雖然小有資財,畢竟不能和國王鬥富。」

… 見到國師林獻之,無忌非常意外。

林獻之是林玄之的幼弟,可是與林玄之鬚髮烏黑不同,林獻之鬚髮如雪,甚至連臉都有些蒼白。他的眼神陰森,沒有林玄之那種身為王者的堂堂之相,也沒有國師應有的仙風道骨,反倒多了幾分陰鷙。

林獻之一聲不吭,盯著無忌打量了半晌,這才翻了翻眼睛:「你見過防風國師?」

無忌點點頭,把和巨人國師見面的經過說了一遍,不過沒有說防風國師要收他為弟子的事。林飛知道這件事,肯定已經轉告了,他沒有必要再說一遍,免得有炫耀之嫌。

「這麼說,五種字母之說是真的?」林獻之沉吟著,似乎原來並不知道這件事。只是經過巨人國師的首肯之後,他也不能不信。「為什麼我所知道的天書中,並沒有出現第五種字母?是因為天書不全,還是說那只是特例?」

無忌默不作聲。他對林獻之的第一印象很不好,沒有主動和他探討的興趣。


「聽說子羿將紫血龍芝送給了你。」林獻之側著臉,打量著無忌。「能否讓我看看?」

無忌從懷裡掏出紫血龍芝,遞了過去。林獻之接在手中,仔細打量了一番,眼中露出些許貪婪之意。不過無忌並不擔心,林獻之再過份,也不可能公然搶走林子羿送他的東西。果然,過了片刻,他從案上拿起一隻扁扁的木盒,將紫血龍芝放了進去,一起交給無忌。「既然是子羿送給了你,你就好生收著吧。這個木盒原本是我準備用來裝盛紫血龍芝的,現在一併送給你,算是對你救阿飛一命的謝意。」

無忌接過來,躬身致意。木盒不大,可是沉甸甸的,看得出不是凡物。

見無忌一臉平靜,林獻之長長的眉毛挑了挑,又道:「這隻木盒不過是用建木所制,除了能收藏紫血龍芝的元氣,倒也沒什麼奇異之處。盒底可以推開,裡面藏有九根木針,倒還小有價值,將來你如果有機會學醫,也許用得上。萬一對敵,這九根木針也能當暗器用,救一時之急。」

無忌一怔,這才知道這個木盒還有這麼一個機關。他按照林獻之的指點,輕輕推開盒底,果然看到九根細長的木針,最大的長不過一尺,粗不過一分,看起來和一根筷子差不多,最小的不過五寸長,細得像一根牛毛,和木盒顏色紋理都差不多,不注意看,幾乎分辨不出來。

「多謝國師厚賜。」無忌小心的收了起來,再次施禮。

林獻之難得的笑了一聲。「再重的禮物,也不能和我兒子的性命相比。既然阿飛願意奉你為主,做你的箭侍,我也不能讓他受了委屈。紫血龍芝是為箭神準備的,既然子羿放棄了這個夢想,將紫血龍芝送給了你,我也不能吝嗇,乾脆錦上添花,將落日訣中的箭神訣傳給你吧。」

無忌大吃一驚,連忙搖頭。「國師,我雖然不是醫生,可是也知道救死扶傷的道理。當時冒險救治阿飛,並非是貪圖國師的賞賜。國師將這麼珍貴的木盒、木針賜與我,我已經受之有愧了,怎麼能再受落日訣。我聽說,落日訣是羽民國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