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罡力戰鬥不行了,普通元氣戰鬥還能堅持一會兒。」

虛弱的說著,罡力不像元種,它的爆發性極強,但持續性幾乎為零,根本就撐不到第二次戰鬥。

「那怎麼辦?」

老羊眉頭緊皺,這時謝特平靜的睜開眼睛,身體已經殘破不堪,若平時受到這種傷害,早已死透了。

「殺掉我吧…」

謝特乾澀的開口后閉上雙眼,本體已經成了一個沒有軀體的靈魂,活下去沒有任何意義。

「如你所願。」

周逸拿出一把匕首毫不留情的插入謝特心臟,「有一種力量,被稱為潛能之力,哪一次你不想死而反抗的話,罡力就覺醒了。」

老羊搖搖頭,連接謝特心臟的術線重新開始顫抖,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這種危險到致命的時刻,居然還在幫助一個廢物覺醒罡力。

「說吧,怎麼辦,今天老子陪你瘋一把!」

數把術刀圍繞在身體附近,三個遠古火蠍離他們已經不到五米之距,「大不了拚死用出碎魂!」

「等他醒來吧,罡力第一次覺醒的時候會非常強大的。」

周逸淡淡的坐在一旁,並不像處於絕境,反而胸有成竹。

「你還指望這廢物?」

手指抖動頻率加快,嘴裡這麼說,但還是湧出一絲希望,如果真能覺醒的話,說不定可以破解危機。

「別無選擇。」

眼見遠古火蠍越來越近,推演之力在第一戰鬥給出的結果就是死亡,還不是活的好好的?這一次給出的結果依舊是死亡,會真的死嗎?



「出手吧。」

就在遠古火蠍爬到周逸腳邊之時,一個滄桑的老者前一步擋在前面。

與此同時,老者旁邊又多了一個老者,只是這個老者穿著邋遢,頭髮亂糟,渾身上下布滿了油漬和酒味,像是一個老乞丐。

周逸向這人看去,輕微的驚訝幾分便回復了正常,這人正是跟他有過一面之緣,而且屬於搶奪元種的尊位強者,酒尊!

心裡暗道自己還好易容過,而且帶著斗篷,若是讓酒尊知道自己的存在,怕是這寶也不要了,直接過來再搶一次元種了。

「讓一個融靈境和融骨境的小子頂在最前面,確實有些說不過去了。」

酒尊脫掉衣服,還是那副精壯乾淨的古銅色身軀。

「確實啊,想我堂堂石尊者還是第一次躲在融境位的後面這長時間呢。不過這兩個年輕人倒是不錯,竟是靠著弱小的實力做掉了一個能秒殺融血境的能量體。」

石尊右手握下,渾厚的元氣盪開空氣,組成了一個帶著神秘符文的岩色長棍。

酒尊也是如此,武器為一個透明流光的長劍。

眾人看到這一幕後不由心驚萬分,本以為來到遠古遺迹裡面最高的就是融魂境的,沒想到來了兩個尊位,這樣他們還殺了那麼久,讓數百人無意義的死亡?

咚!

石尊蹲下長棍,地面像是陷下去一樣讓眾人感覺落了下去,隨後碎石飛揚,四根圍繞著城主墓的大柱子應聲倒塌!

酒尊提著葫蘆飲下一口老酒,長劍流動揮舞,玄妙的感覺讓人覺得這劍本就不存在,剎那間竟是有些醉意。

「先解決一個!」

石尊右手揮舞岩棍,左手往前推出,古樸沉著的淡灰色光膜包裹住了其中一個遠古火蠍。

「岩棍決·壓靈!」

淡聲開口,如同天塌下來一樣,所有人感覺身體沉重到無法動彈,有些消耗過度的甚至因此趴下!

岩棍猛然擴張幾圈,漲到了與蠍子一模一樣的大小,從上而下壓去!

咚!

沉悶的炸響振聾發聵,地面順著岩棍裂開,狂暴的能量在這不大的墓地肆虐,頓時所有人被壓到爬在地面,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血液不斷的身下沉去,無法再做循環!


這種窒息感持續了數息后,岩棍縮回原樣,而那個遠古火蠍已然不知取向,想來也是被壓到虛無。

絕大部分人哮喘般喘氣,同時也感覺奪寶無望,這等實力面前,他們似乎都經不住很隨意的攻擊。 「不知這位尊者,能否解決掉兩頭,若是需要的話,我石尊可以提供幫助。」

兩個尊者並不相識,可能只是遊歷天下正好聽到有遠古遺迹開啟的消息,也是偶爾在此相逢。

「醉劍訣·無影。」

酒尊並未理會石尊略帶嘲諷的話語,緩慢的向兩個遠古火蠍走去,隨後路過它們。

手持的透明流光長劍跟被用某種器皿裝起來的液體,匯聚成一團流動,在酒尊穿過兩蠍中間的空隙后,化成斑點消失。

剎那間,所有人感覺置身大海,空間竟是在這莫名其妙的攻擊下流動了起來!

所有的人們開始頭暈目眩,感覺既像是晃的有些噁心,又像是喝太多的醉意,要忍不住嘔吐。

兩個遠古火蠍跟人們一樣,身體化為波浪,浮動幾下沒了蹤跡。

「開棺吧。」

尊位強者舉手投足間解決了這數百個融魂境難以解決的問題,其強大的實力讓人們重新認識到了尊位的恐怖。

兩個老者站於黑色棺材前面,隨手推出,巨大的石板作響一陣,非常濃郁的靈氣夾雜著一絲死屍味從棺內傳出。

數百個來自各個地方的融魂境強者眼睛一亮,這種氣息毋庸置疑是天材地寶了,而且比起他們之前搶奪的那種從小房間里搜出來的明顯好了不少。

酒尊石尊往棺內看去,一副快要風化成粉末枯骨,旁邊是各種各樣的奇異果,無一例外,它們都閃爍著淡淡的熒光,果子下面,還有各類書籍。

融魂境們咽下一口唾沫,若不是念在尊位太過強大,怕是早就沖了上去。

「胡明,過來拿。」

石尊對著人群說道,一個中年人在眾人羨慕的眼神中背著長棍走出。

老羊周逸神色一喜,這個人正是在尋找藥典的過程中有些交集的融魂境強者,看來跟石尊應該是屬於同意宗門。

「這位尊者,我們怎麼分?」

胡明走了過來,看酒尊眉頭微皺,儘管有石尊撐腰,還是禮貌性的問了一句。

「隨意吧。」

酒尊翻閱著足夠掀起國域這邊天地的書籍,嘆息的搖了搖頭,看似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兩位尊者!」

人群中一個黑膚大漢走出,臉色漲的通紅,滿肚子怒意卻又不敢散出,「你們這是何意?」

「何意?」

石尊好笑的超大漢看去,黑膚大漢腳下升起一層岩色光芒,瞬間竄到了腰部以上。

半個身體,就這麼化作了岩石!

大漢雙目中立刻被驚恐取代,本以為靠著話語相激能讓他們吐出一些東西,沒想到這個尊位強者不顧實力差距直接攻擊,預感到危險的剎那想要逃走卻發現身體已經不被自己控制。


「尊者息怒!」

又是一個跟黑膚大漢差不多形象的中年男人保全鞠躬,「我兄弟的意思是,這個城堡主人本也是跟尊者實力相差不多,所留下的東西您應該也看不上。」

男人的軟話讓石尊停止了全部石化,扶須瞅了兩眼便轉過身置之不理。

「兩位尊者,這種東西對你們的用處應該不是很大,但對我們幫助相當大,還望為我們留一些,以後若有需要幫忙的,在場的所有人肯定會萬死不辭!」

中年男人再次抱拳鞠躬,「您與我們爭奪這些東西,確實有失身份了。」

「這話說的還不錯。」

石尊揮手之下,黑膚大漢身上的所有石化狀態便被解除,這人說的也在理,他們宗門的底蘊比起這個遺迹的寶物無論質量還是數量都要高出不少,本也沒想全部拿走。

畢竟這是上百個融魂境,若是逼急了他們說不定會為宗門惹上一些麻煩,自己雖然不怕,但宗門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這麼強大。

「這本是…」

胡明翻了翻武決書籍,無意中瞥見棺底有個夾層。

打開口,一本枯黃的破爛古書被抽了出來,跟保存完好的武決不同的是,這本術採用羊皮紙編寫,扉頁完全掉落,第一頁上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

頁眉上,寫著兩個字,『藥典』。


瞳孔一縮縮,握住的手不由緊了些,老羊說過的話現在還記得,他說只要找來這本書可以做出一種藥劑,在融血境可以融合尊位獸類甚至往上的血脈之力!

「小子,那本書給我看看。」

酒尊淡聲說道,算是打了個招呼,藥典就飛到了他手裡。

「藥典?」

疑惑出聲,從未聽說過這個名字,但這本書的材質久遠,像是人武元時代剛開啟之時留下的東西。

「這個給我,其餘的你們自便。」

當今時代,萬年前遺留下的東西幾乎為零,這本書既然能遺傳下來,肯定有不凡之處,這裡面的東西在他眼裡都太過普通,唯有這本萬年之史的東西才有些價值。

「這位尊者…」

胡明眉頭緊皺,這麼多東西你不要,偏偏要這個。老羊說的話無論真假都值得一試,若是真的那麼對宗以後的發展不可限量!

「怎麼了?」

石尊看到此番情景有些疑惑,難不成這書有蹊蹺?

「大長老…」胡明貼近石尊,在耳邊輕聲說道,「之前我碰到了一個人,在尋找這本書。」

「他說如果能找到這本書可為我煉製一種藥物,能在融血境就可以融合尊位或者以上的血脈之力!」

「是真是假?」

石尊表情變得嚴肅,這種藥物從未面世,也從未聽說有人能夠煉製。

「他是老羊。」

胡明的聲音僅僅兩人才能聽到,「這書對我們武者毫無作用,但對他的幫助卻不是一點,若因此能夠拉攏這人,對我們的幫助也會非常大!」

「如果是他的話,就可以相信了。」

石尊看向酒尊,他已經開始翻閱這本書,老羊和雪蛛的名聲早已響徹院宗域,不知有多少宗門想要拉攏,但兩人分別在無疆和哲學家小隊,任是優厚的報酬也不會前去。

而且他的醫術堪稱驚天絕倫,一個被滅門的不入流勢力有些存活的人曾傳出流言,這人有起死回生之能!

若因此能夠幫助他的話,對他們宗門的幫助可不是一點。首先他為傭兵榜排名第十二,可以讓少年一代稱為佼佼者。北斗宗的一夜崛起已經說明了一切。

「這位尊者,不知這本藥典可否讓給我們,其餘的東西你可自由拿去,且以後我們石林宗會將你作為上賓。」

石尊想了三分,相對於這些寶貝,確實比不上一代人的崛起,而且可讓青年中的某一個特別突出,甚至在融血境可挑戰尊位!

「哦?」

酒尊也是有些疑惑了,這本很破爛的書,能讓他們如此看重?

「可是我不想讓給你們,怎麼辦?」

「胡明,你退開。」

拒絕早被石尊料到,尊位強者手中的東西,可沒那麼容易吐出來,「以域分勝負吧。」

雙手推出,岩色透明光膜往前擴散,在場所有人身體一沉,重量像是增加了數倍。

「正合我意。」

酒尊同樣的動作,拿著藥典的手背負,凌亂骯髒的頭髮無風自動,單手推出,流動著醉意的光膜也是就此推出。

這也是尊位強者碰見想要東西常見的方式,無論是誰,到達尊位也是經過了極其艱難的過程,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大打出手,從而傷及性命。 叮噹….叮噹….

就在兩個尊位的域快要交匯之時,大廳內傳來悅耳的鈴聲。

叮噹….叮噹….

眾人疑惑不已的超聲源方向看去,兩個人影從黑暗的角落裡走出。

中年男人手裡捏著一個金色鈴鐺,輕輕搖動。

叮噹….

第五聲響起,兩個尊位強者的域推開空氣化成虛無,疑惑的看向自己雙手。

叮噹…

第六聲響起,在場所有人忽然感覺無比疲憊,有些已經癱軟的坐在地上。

叮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