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雷辰與軒轅冰月遇血煞,血煞一直在追軒轅冰月,並沒有追雷辰,雷辰認為,血煞非常兇惡,沒有放過自己的理由,最大的可能就是,將自己也認作了血魔,就象血谷洞前的那道禁制封印。

雷辰將軒轅剛送出迷霧勾魂陣后,沒有躲避血煞,而是與其面對面站著。

血煞是一團殷紅血影,不出雷辰所料,恭敬地遁入旁邊沙石中去,讓開道路。

雷辰腦海里冒出控制血煞的方法,那屬於血魔的記憶,要用人血,特別是少女的鮮血餵養血煞,也要用自己的靈識。

血煞對少女的鮮血有種特殊的嗜愛,所以一直追著軒轅冰月,想吸其血。

血煞在血魔被囚之中,一直吸取誤入陣中野獸的血氣,因為沒人餵養,兇惡程度仍處於百年前水平。

雷辰想消滅血煞,但是現在沒有這個能力,血煞的修為至少在元嬰期以上,只能暫時留它看守血谷。

血谷真是個寶洞,玉佩古玩,瑪瑙翡翠,無一不是價值連城。

丹藥、毒藥,好幾百種,各種法器,刀槍劍戟,斧越鉤叉,盾牌鎧甲,應有盡有,成堆地擺在裡面,有幾件法器,靈氣特別充沛,屬於上等法器,

還有武功、陣法秘笈數百本,幾乎囊括了天雲大陸各家的修真法門,不知道血魔從哪裡搶來的。

雷辰翻閱了大量的秘籍,與流水劍訣一樣,都沒有提起元脈,元脈似乎只是天魔大陸獨特的修真方法。

雷辰一直想要一件兵器,若能找到一件合適的上等法器,用五彩石錘鍊,將能煉出超級法器。

雷辰挑了幾件上等的法器,有刀有劍,每一件法器,蘊藏著充沛的靈氣,卻沒看上眼。

不過雷辰不喜歡刀劍,天雷神功側重力量,刀劍相對有點輕盈,發不出全部威力來。

擺弄刀劍時候雷辰心弦一動,一股強大靈氣從洞府深處,猛撲而來,令雷辰心頭狂跳,好強的靈氣,就連自己曾經修鍊的天雷劍,都沒有這麼強的靈氣。

雷辰順著靈氣湧來的方向走去,一隻布滿灰塵的小箱子,半隻手臂大小,輕輕打開,一道金華衝天而起。

雷辰還以為是什麼值錢的珠寶,光華散盡,定睛一瞧,箱子中間放著一枚拳頭大小金錘,鎚頭若瓜,上面紋路清晰奇異,似字似畫,後面一截手柄,那道靈氣正是從金錘里發出來的。


雷辰將金錘取在手中,感覺還挺沉的,至少有十多斤,靈識一陣騷動,金錘中電光繚繞,紫氣氤氳,倏,一道靈識似電蛇鑽入了雷辰的大腦。

雷辰眼前出現一道奇異的景象。

漫天雲靄之間,一座飄浮仙山,高聳拔天,山頂一座石台,異常平整,兩個人面對而立。

一人紫色戰袍,頭戴烏冠,一縷長須,迎風飄舞,手裡拈著小金錘,呼嘯罡風吹得紫色龍紋戰袍獵獵作響。

一人手拿金槍,槍身上盤龍遊動,張牙舞爪,好不駭人。

兩人猛地戰在一處,勁氣四泄,狂涌的氣流吹得雷辰睜不開眼,就見金錘綻放出熾熱閃亮的電芒,發出震耳欲聾的風雷之聲,挾著滿天流瑩,砸在金槍上。

金槍上金龍受到創傷,更加暴怒,飛躍空中,噴出可以熔化一切的三昧真火,將使錘的人層層圍困。

轟。

一聲霹靂,地動山搖,天地一陣灰暗,彷彿天都被震塌下來一般,一團團火焰被金錘砸得四分五裂,煙消雲散。

轟,一連幾錘,使槍人無法承受強大的力量,面如金紙,口吐鮮血,拖著金槍,向遠處飛遁。

使錘人將金錘拋入半空,金錘在天際劃出一道金光,瞬間砸在了使槍人的頭頂。

轟。

半空中泛起無數電蛇,烏雲翻滾,雷聲震天。

使槍人血肉模糊,從體內倏地,鑽出一個小金人,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消失在滿天烏雲之中。

使錘人手腕一伸,金錘飛回手中。

忽然,數十道五顏六色光華,自天邊飛來,彷彿七彩流星,將烏雲打得粉碎。

每道光華都是一件強大的法寶,蘊藏著毀天滅地的力量,使錘人站在山巔,長須飛揚,橫眉怒對,大喝一聲,「爾等,鼠輩,不守信用,我雷震子就算粉身碎骨,也不會屈服。」

金錘再次升空,金光夾著紫氣,與數十道閃爍著熾熱光芒的法寶戰在一起,但是雙拳難敵四手,很快,金錘被打得掉落山峰,落入山下滾滾雲海。

使錘之人,也被天邊飛來的七彩光華,打得不見了蹤影。

雷辰猛地驚醒,自己正拿著金錘發愣,仍然在血谷之中,金錘很安靜的握在手裡,剛才那些耀眼金光,紫電雷鳴,都是幻覺。 雷辰試著將靈識注入金錘之中,發現裡面空空如也,不象普通的法器,即使最差的法器,裡面都有原來使用者的靈識,而這個金錘裡面什麼都沒有,那就不能稱之為法器,只能算個值錢的古董。

奇怪,它剛才不是散發出強大的靈識?也許是我感應錯誤。

雷辰拿著小金錘對著旁邊的岩石輕輕一砸,就聽見,轟隆隆,一聲雷鳴,地動山搖,半人高的岩石被砸得粉碎。

雷辰愣了,不敢再輕視金錘,的確是件寶物,卻與法器不同,沒有使用者的靈識,究竟是什麼?

雷辰想了半天,靈光一閃,幻覺中,那使錘之人,飄蕩的浮在半空的山峰,滿天蘊藏著無比力量的法寶,好像都不是這個世界所能有的,難道,這個金錘跟我一樣,都是來自異界?

天魔大陸也沒有那麼強大的法寶,最後,金錘被打落山峰時,整個山峰都碎成了沙石,可想而知,幾十道從遠處飛來的法寶威力有多大。

自己的天雷劍跟它們相比,簡直就是孩子的玩具。

雷辰有了個想法,心頭狂駭,如果不是靈魂穿越,對修真境界更多了層認識,就不會有這樣荒謬的想法,那個世界不是天魔大陸,也不是天雲大陸,而是修真者夢寐以求的地方,仙界。

這隻金錘不是人間的法器,是仙界仙人才有的仙器。

這麼強大東西,血魔為什麼不用?反將它塵封在盒子里?

那就是雷辰有血魔所沒有的東西,仙骨。

雷辰吃了水靈珠后,無意中脫胎換骨,吐出了凡骨,長出仙骨,因此才能使用仙器,才能識得仙器。

血魔得到金錘后,把玩了好幾年,沒有捉摸出道道來,只能將其塵封在盒子里。

認識歸認識,這玩意兒,怎麼用呢?總不能老用來砸石頭吧,幻覺中金錘的威力,若是施展出三分,就無可匹敵了。

雷辰摸著金錘的紋路,試著將自己的靈識注入其中,忽然,自己的靈識似潰堤江水湧入其中。

雷辰心中驚駭,難道此物是傳說中吸人靈識的邪物,曾經在天魔大陸遇過此類邪物。

法器分三六九等,甚至還有正邪之分,有的法器經妖邪所煉,專吸人靈識,精血,然後再被妖人所用。

不過金錘很快停止了吸取靈識,讓雷辰稍稍放心。

雷辰心裡有了種親切,熟悉的感覺,金錘表面,奇怪的紋路動了,象滿天流瑩,金光閃閃,不斷的流動,組成了一組古老的文字。

金錘顯示出了它的名字,乾坤天煞霹靂紫金天雷法錘,名字下面有幾句使用的口訣,用來飛行,攻擊的口訣。

雷辰感覺它的名字太拗口,乾脆就叫天雷錘。

天雷錘本屬仙界,千百年前的一場仙界大戰,仙界被眾多仙人,強大的能量,撕開一個非常小的裂口,天雷錘就是從那個裂口中掉落到天雲大陸。

仙器有獨立的靈識,天雷錘吸取雷辰的靈識,是承認雷辰主人的地位,就象血魔餵養血煞一般。

按天地萬物玄理來說,仙器有如一個特殊的修真者,不僅為修真者提供強大力量,自己也在不斷修鍊,吸取自然的能量。


雷辰非常高興,終於有件攻擊性法寶了,都說最好的防守就是進攻,卻不能只顧攻擊,不要防守。


雷辰在天魔大陸與大魔神一戰,最大的後悔,就是沒有強大的防禦,沒有修鍊戰甲,只修鍊了天雷劍。

雷辰任十八仙宗盟主,非常強勢,認為注重防禦,修鍊戰甲,是膽小怕事者所為,其實不然。

保護好自己,才有實力攻擊敵人。

防禦與攻擊同樣重要。

好的戰甲對修真者來說,除了保護身體外,也保護元嬰。

如果雷辰修鍊了防禦戰甲,就不用被捨棄身體,與其同歸於盡了。

雷辰仍然在化形期,沒有形成元嬰,並不需要太好的戰甲,找件只要能保護身體的普通戰甲就行。

未雨綢繆,以備以後不時之需。

天雲大陸的修真者與天魔大陸的修真者相似,都不太喜歡修鍊戰甲,認為憑藉強大的護身真氣就能抵禦攻擊。

流水宗師徒,玄玉道長、寶相禪師、火龍劍趙龍,他們都沒有修鍊戰甲,強調修鍊護身真氣。

戰甲穿在身上可以禦敵,卻也阻礙了身體的靈活性,只有上品戰甲才能攻守兼備,不影響行動的靈活性。

修鍊上品戰甲的材料難求,不象飛劍等法器,用玄鐵,加入少量晶石,靈石,就可以練成。

上品戰甲穿在身上,要能做攻守兼備,不妨礙行動的靈活性,這樣的材料,世間少有。

聽說烈火劍宗主,離火劍神趙炎,就修鍊了一隻上品戰甲,用了世間最柔韌的烈火天蠶絲。

烈火天蠶,生於火山中,色如火焰,不畏地火熔炎,吐出的蠶絲,黃白相間,流瑩似火,被人稱為金縷銀絲。

三千隻烈火天蠶吐出的金縷銀絲,在火穴中燒了八十一天,才修鍊出離火天蠶甲。

從那以後,天雲大陸要找百隻烈火天蠶,都找不到,更別說三千隻。

有了離火天蠶甲,離火劍神趙炎力破無量山十三寨,殺了二十多名,元嬰期以上的高手,甚至還有一名出竅期高手,那時,趙炎修為也不過元嬰後期。

雷辰想挑輕盈點戰甲,血谷中戰甲大多是金屬所鑄,注入靈力后,也不過增強了防禦,沒有輕盈的戰甲。

腦海中靈識波動,傳來一道聲音,「主人,你是想找戰甲嗎?」

雷辰嚇了一跳,血谷中除了自己,空無一人,也沒有感應到了附近有人,整個谷底連只動物都沒有。

血谷陰邪之氣太重,只有迷路的野獸才會闖入谷中,大都會被血煞吸盡精血而死,遠處,只有血煞躲在岩石底下呼呼大睡。

「主人,主人。」

雷辰從懷裡摸出天雷錘,凝神戒備,喝道:「誰,給我出來。」

靈識原來從天雷錘中傳來,「主人,我是瓜瓜。」

雷辰驚訝地看著天雷錘,「是你在說話?」

「當然,我是瓜瓜。」

「瓜瓜,這麼難聽,你不是叫什麼乾坤天煞什麼錘來著?」

「嘿嘿,那是我大名,當然要起個響噹噹,聽起來威風十足的大名了,我的小名叫瓜瓜。」

「你為什麼要叫瓜瓜?」

「我長得像西瓜唄。」

「誰替你取得名字,那麼俗。」

「俗是什麼意思,我自己取的名字啊?」

雷辰哭笑不得,居然跟一個叫瓜瓜的錘聊得那麼起勁。

一切都是靈識的感應,外人看來,只是雷辰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雷辰有點不習慣,仙器跟法器就是不一樣,還可以用來聊天。

「你想告訴我什麼?」

「嘿嘿,我都幾千年沒跟仙人說話了,一般凡人沒有仙骨,聽不見我的聲音,太好了,終於有人說話了,你知道嗎,幾千年只能靜靜地呆在盒子里,不能說話,多麼痛苦啊。」

雷辰點點頭,小倩修靈,幾十年,都要瘋掉了,何況幾千年,不敢想像。

因為旁邊沒人,雷辰知道只有天雷錘發出聲音,可以不用理會,只用靈識與其聯繫就知道了。

「鎚子,你知道仙界的事嗎?」

「我不叫鎚子,我叫瓜瓜,主人。」

天雷錘鄭重地糾正,雷辰心道,小樣,還蠻有個性。

雷辰很想知道仙界的事,一邊找戰甲,一邊問瓜瓜,可惜,仙器跟人一樣,會玩失憶,穿越仙界來到人界,大量的靈識被兩界間的強大的莫名力量消磨掉,只留有落入人界后的記憶。

那些記憶,雷辰不稀罕,稍微翻翻史書,寫得比天雷錘講得精彩百倍。

當然,天雷錘還是有一些不為人知,令雷辰振奮的秘密,激動地差點用頭撞牆。

當時仙界大戰,仙界有了一個極小的裂口,因為兩界能量的差異,產生了強大漩渦。

除了天雷錘落下凡間之外,還有一些被打得魂飛魄散的仙人,他們的兵器、戰甲什麼的也掉落下來。

因為能量漩渦力量非常強大,落下的仙器被打得落向各處,不過天雷錘感應到,有一件仙器就在蓮花峰附近,可能就是件戰甲。

雷辰有個疑問,對天雷錘道,「如果,你能感應到仙器,我是不是也能感應到?」

貪歡久成癮 當然,因為你也有仙骨,你的靈識已屬於仙靈,強過了普通修真者的靈識,自然能夠感應到。」

「我在這個洞里,一直向那個老傢伙發出仙靈,可惜他沒感應,後來我才知道,沒有仙骨,不能感應到仙靈。」

「你用心去感應,會跟我一樣感覺到那隻仙器的仙靈。」

雷辰將仙靈慢慢向四周擴散,彷彿元神出竅一般,感應到了整個世界。

雷辰感應到了地下的溫泉,散發出的溫暖,溫泉邊上綻放的花朵,生機勃勃的氣息。

仙靈穿過呼嘯的寒風,感覺到漫天的冰雪,讓雷辰打了個冷顫,不影響仙靈繼續探索。

蓮花峰陡峭的山岩下,一隻雪狼正在躲避風雪,警惕地張望著,眼神中透著惶恐,一動不動,雪狼感覺到了雷辰的仙靈,低頭髮出嗚咽的聲音,表示臣服。

雷辰蓮花峰一個山坳中,有一道獨特的氣息,與這個世界的氣息完全不同,清高,驕傲,還伴隨著寂寞,失望。

彷彿幽怨的少婦, 盛寵之嫡女醫妃 。 雷辰知道,它正是自己要找的仙器,不知道經歷多少歲月,被遺忘在冰雪底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