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心中已經開始撲通撲通的翻滾著,可不要出什麼差錯,這不得要人命啊!

千萬要挺住啊,你哥小兔崽子。

在這股強有力氣息的衝擊下,塵封依然冷靜,他知道此刻不能放棄,已經沒有後路。

在這突然湧入的氣息,自己一定要把握住。

塵封慢慢的開始運息,一股強有力的氣息開始從塵封的左手湧出,大量的氣息慢慢的開始衝擊。

塵封左手大量湧出體內的氣息,那股氣息剎那間的衝擊著海氏柔水之息,可是令塵封不敢相信的是。

他體內釋放出的氣息恍惚間竟消失了?

可是這湧進體內的柔水之息卻絲毫不見少,而他身體內的氣息像是不停的減少,如果這樣持續下去的話,估計掏空了體內的氣息也不能抵禦。

每耽誤一分鐘的時候,就要耗掉他大量的氣息,塵封不敢耽誤,當機立斷。

瞬間體內釋放出的氣息恍惚間涌變成寒息,冰冷的寒息接觸到柔水之息的剎那間竟然變成了冰塊。

大量的冰塊開始衝擊著塵封的氣脈,雖然傳來了陣陣痛楚,但是終於將左手這股柔水之息抵禦住了。

漸漸的塵封體內的氣息從他的左手進入了海氏的身體,而他的右手則是不停的吸納海氏本身的柔水之息。

就這樣,兩個修士兩個氣息,瞬間結合成一體,當這股氣息已經變得極其平穩的時候。

塵封整個人的身體似乎感到一股灼熱,而這種灼熱的感覺是隨著這股柔水之息是越來越多。

而且整個人的臉也變得極其發燙,胯下也慢慢的鼓脹起來,任憑他如何去控制但也無用。

他現在整個人像是打了雞血,瞬間看上去有強大的威力。

「封哥這是…」

楓兒吃驚道,但後面還是沒有再說,看到塵封的胯下那樣的狀態,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誰還好意思再說什麼呢?

可是除了這眾多少女羞澀外,鳳天老祖此刻卻是極其羨慕,看的他眼珠子都要跳出來了。

這他么的是什麼氣息,能讓人強壯到這種地步也算是一生無憾了。

老祖怎能不喜歡,他怎能不需要這種氣息。

而他們這眾人卻不知道塵封此刻的痛楚,他現在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內息,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這樣的氣息在持續下去,估計他自己都會七竅流血,因為這柔水之息進入他體內,就像是如魚得水。

那可不是一般的補,那是大補啊!

就好像一個普通人吃了一個千年人蔘,瞬間都會補死。

塵封沒有想到這海氏身體之中的柔水之息竟然有這麼高的境界,這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體內的雷霆液、海靈珠幾乎都沒了活力,早就已經吸納的飽飽的了。

就當他無能為力之時,空間中終於傳來了雪中送炭的聲音。

「哪裡來的柔水之息,為何這麼純凈?」

塵洛興奮道。

「父親,你快點幫一下我,氣脈幾乎已經承受不住了。」

塵封通過意念傳達自己的意思,然後也恍惚間的進入了空間之內。

此刻在整個空間之外,眾人看到的只是閉目養神的塵封。

空間之中的火伊娜看到這空間之內的柔水之息也很興奮,這股柔水之息,看似無色透明的氣體。

但當你用手輕輕觸碰的時候,你就能發現會在你指尖上蕩漾成一股水波,看上去極為神奇。

「伊娜,這個機會我們可是等了幾十年了,說什麼也不能放過。」

火伊娜點了點頭,那種眼神透漏著一股如釋負重,要做一件驚天動地大事的感覺。

而塵封則不知道他們要做什麼,只能獃獃的望著。

就在塵封雙眼注視之下,空間之中那幾千個骷髏戰士,齊聲高呼:

「鬼神稱霸,唯我獨尊!」

齊刷刷的站成了一片,而其中最為顯目的三個骷髏也是一樣,火伊娜和塵洛便開始盤腿。

慢慢的,那股柔水之息,竟然漸漸進入這些骷髏的身體之中,而塵封也感到體內沒有之前那麼痛處了。

相反,他感覺這柔水之息流速是越來越快,而且也是極為舒暢。

隨著柔水之息的越來越多,塵封也將自己體內的氣息快速注入到海氏身體之中。

就這樣空間的氣息開始慢慢的被柔水之息替換,這些柔水之息進入空間之後,也漸漸的被這些骷髏修士吸納。

令塵封不敢想的不僅是這柔水之息那獨有的氣場,最主要的是他發現這眾多骷髏戰士吸納這柔水之息,整個骷髏恍惚間竟長出了肌膚。

慢慢的變成有血有肉的修士了?

他已經看得目瞪口呆,那慘白的肌膚雖然看上去沒有血液,但那的確是肌膚。

雖然現在看上去依然那麼恐怖,但是那白皙的顏色讓他極為肯定。

原來這些柔水之息能夠讓鬼修們重生啊!

塵封此刻才明白。

就當他極為歡呼的時候,整個身體剎那間的停滯了,海氏老兒體內的氣息已經互換完畢。

帶著驚奇的他也快速的通過意念來到了空間之外。

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眾人都怒視著他。

「你怎麼做到的?」

「你究竟是什麼境界?」

「你閉目不動竟能把老祖這麼高境界的修士擊倒。」

這眾多少女們紛紛驚詫的問道。

原來就當塵封閉目養神的時候,鳳天老祖好奇地發現那股柔水之息竟然平穩的流轉到塵封體內。

這對於一位初級修士來說,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他以為塵封早已死去,所以好奇的走到跟前用手去觸碰。

還未近身,便恍惚間被一股強大的氣流所激發,氣息來得突然讓老祖毫無防備,此刻整個人正躺在那裡嗯哈嗯哈的只寒痛。

塵封微微一笑:

「我都說過,我修鍊的時候不要觸碰我,一定要小心。」

隨後他慢慢的向老祖走去。

「我來看看。」

老祖驚恐的眼神立刻想要躲掉,但竟發現自己竟然動彈不得,一股強大的氣場此刻已經禁錮他。

「你個小王八蛋,你簡直不是人那。」

老祖驚恐無奈的罵道,他此刻內心極為恐懼,已經非常害怕塵封此刻會傷害他,即便不是故意,但也會無形自重傷害他。

塵封只是微微一笑,隨後便輕輕的將手掌展開,一絲柔水之息,在他手掌中漸漸的泛起一陣波瀾。

然後光圈緩緩的湧進老祖的身體之中,整個人立刻變得精神煥發。

就是那麼一點點氣息,就能徹底的讓老祖恢復原來的樣子。


塵封讚歎、眾人讚歎,老祖更是讚歎。

這一點點柔水之息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功效,真不知道攻擊力又會有怎樣的精彩呢?

… 「溫暖,你過來。」

傅遠東驀的叫了溫暖一聲,語聲低沉。

溫暖以為傅遠東是要她幫忙做什麼事,抬眸看著傅遠東走到了他近前。

傅遠東一把拽住溫暖的胳膊,將溫暖扯進懷裡。

溫暖唯恐會碰觸到傅遠東的傷處,不敢使勁掙扎,就保持著一種詭異的姿勢被傅遠東緊緊抱著。

「你記住,你是我的女人,以後少在外面招蜂引die的。」

傅遠東的下顎頂在溫暖的額頭上,說話的語氣帶著一種不容置喙的凌然。

你的女人?

招蜂引die嗎?


溫暖無語的想要反駁,傅遠東接著道:「這輩子,你和我註定是一對夫妻,所以,那些狂蜂lang蝶你最好離得遠些,否則,我不介意親自出手替你一個個趕走他們,必要的話,我會毀了他們!」

不得不說,傅遠東的這番話特別的煽情。

溫暖心中莫名的就起了波瀾!

傅遠東和畢逸風所謂的情話一個比一個動聽,她承認,傅遠東為她做的事令她很受感動,心裡也多多少少有了他的位置。

可是,為什麼,傅遠東說的話越是動聽,她就越是感到虛無縹緲,像是在做夢一般。

傅遠東見溫暖遲遲沒有回應,臉色愈加清冷,他抬手撫了撫溫暖的髮絲,繼續說道:「我說過,這輩子,你就是我的命,沒有你,我,活不了!」

聽著這句話,溫暖感到自己的心尖處猛然的顫動了一下。

這一刻,她水眸氤氳。

不久后,傅遠東放開了她,溫暖站直身子,看著傅遠東快速說道:「我該走了,對了,明天春節,提前預祝你春節快樂,萬事如意!」

溫暖自說自話,低垂著眉,沒有再抬眼看傅遠東。

說完話后,她就轉身,連保溫壺也忘了拿,快速的出了房間。

下了樓,路過客廳,小六站起身問道:「這麼快就要走了!」

溫暖點點頭,道:「今天除夕,我要回去準備年夜飯。」

小六跟在溫暖身後送溫暖到了紅葉別墅的大門處。

溫暖的腳還沒有來得及邁出大門,一輛銀白色的瑪莎拉蒂就緩緩停在了紅葉別墅大門口。


這輛瑪莎拉蒂是傅遠東的母親王書娟的座駕,小六是知道的。

溫暖卻沒有在意,以為是傅遠東的朋友來看望傅遠東,本就諸多心事的她抬腳邁出別墅大門后,就低著頭繞過瑪莎拉蒂繼續向前走。

這時候,小六硬著頭皮上前,拉開了副駕駛位置處的車門,王書娟下了車,而傅晴也快速的打開駕駛門,下車。

溫暖剛剛走過車身沒幾步,王書娟就板著面孔,瞪了一眼小六。

王書娟並不知道傅遠東在別墅內,前幾天,傅遠東說是出外談生意,不能回家過春節,她信以為真,張伯和陳媽年年春節回老家過年,她是知道的。

她今天來這裡,只不過是來看看春聯帖了沒有。

不貼春聯不吉利,她車上就放著春聯,若是紅葉別墅沒有貼春聯,她也可以幫著貼上。

可是,一見到小六,她就什麼都明白了! 小六既然在這裡,那麼傅遠東十有八九就在這別墅里,根本就沒有出去談生意!

傅晴則是沒想這麼多,她早就看到了溫暖,是以,一下車,就迫不及待的沖著溫暖的方向大聲問道:「溫暖,你怎麼會在這裡?」

溫暖頓住腳步,怎麼也想不到會在這時候被傅晴撞見。

她轉過身,看向大步向她走來的傅晴道:「你好。」

「好什麼好,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上次在雲間漫步,就是你將我和裴依藍鎖在了廁所里,你還拿水管對著我倆沖水,可真夠惡毒的,這筆賬我還沒有給你算,你跑到我大哥的別墅里幹什麼?」

溫暖看著雪花紛揚中,傅晴的棗紅色波浪卷長發,張揚明媚的面容,緊身的艷紅色長款毛衣下包裹著的玲瓏身材,答非所問的說了句:「傅晴,你現在越來越漂亮了!我乍一看,還以為是哪個著名的電影明星呢!」

因為傅遠東,溫暖還是決定盡量與傅晴避免衝突。

被人當面讚美,傅晴心中終歸是有些愉悅,可這絲毫改變不了她對溫暖根深蒂固的看法。

裴依藍說溫暖是狐狸.jing,長著一雙gou.魂眼,她越看溫暖越覺得裴依藍說得對!

這不,這狐狸jing怕是來紅葉別墅gou.人來了,可正巧被她逮了個正著。

「我本來就比你長得漂亮,這還用你誇,你還沒告訴我,你來這裡做什麼?」

傅晴走到溫暖面前,挑眉質問道。

溫暖淡淡一笑,沖著傅晴用盡量平靜的語氣回道:「我說,我現在是鐘點工,來這裡送飯,你信嗎?」

「鐘點工,就你,溫暖,你編瞎話能不能編個讓我信服的,你莫不是來這裡找我哥的吧!」

傅晴環抱著雙臂,上下打量著溫暖,一副嗤之以鼻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