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今日,宋棠才算真真切切的領會到。

徐黛的謹慎體現在生活細節,以及言語行動中。

這日,她引著宋棠去陽台,本該是有主客之次的,可這日,徐黛背對陽台而立,望著她,沉重開腔,「太太懷孕了,但——-」說到此,她細細想了想言語,在道,「身體不佳,有小產風險,宋秘書若是可以,工作上盡量減少為好。」

宋棠驚呆了,她望著徐黛有些驚愕。

良久,那失去的聲響找了回來,「她——-,」她伸手指了指身後書房模樣問到,「知道嗎?」

徐黛面色稍顯凝重,搖了搖頭「不知,所以煩請宋秘書幫忙了,莫要因為一時嘴快葬送了一條無辜的生命。」

有那麼一瞬間,宋棠覺得徐黛這話,千金重。

隱隱的,安隅覺得徐黛今日這話頗有深意,但她一時之間想不起這深意來自哪裡。

「徐管家信我?」她試探性開口問到。

徐黛搖了搖頭,「我與宋秘書不熟,但我想你我之間的出發點應該都是相同的,一切為了太太。」

這話,何其有分量?


宋棠不自覺的伸手緊了緊手中文件。

話語點到即止, 惡魔督軍,請滾開! ,而後微微彎身,話語謙卑誠懇,「拜託您了。」

在磨山,徐黛如此,或許只是主僕之間的正常現象,可今日,站在她對面的人是宋棠,她如此,讓這個年輕的小姑娘嚇得有些驚慌失措,伸手將人扶起來,連忙道,「你別如此。」

這日,徐黛送宋棠至門口,候在門外的葉城見宋棠面色凝重,且臨走時還深深沉沉忘了眼徐黛。

似是看破什麼,目送電梯門關上之後,他問徐黛,「你將事情告知她了?」

「恩,」徐黛應允。

「先生不是不讓說?」

徐黛抬眸,忘了眼葉城,道出的話語稍顯涼薄,「太太身邊多一個人知曉,先生的罪過便少一分。」

倘若假以時日,東窗事發,一切敗露,最起碼,有人共同承擔這份罪責。

語落,葉城驚的許久不能回神。

盯著她,許久未言。

穿越之兩世浮萍

倘若來之前宋棠不知曉徐紹寒為何不上樓,那麼此時,她知曉了。

停車場,宋棠站在電梯門口,望著那輛黑色的邁巴赫,捏在手中的文件不自覺的緊了緊。

次日,安隅將手中財務表報郵箱發給唐思和,而後問及宋棠離婚協議書是否送出去了。

宋棠坐在辦公桌前望了眼桌邊的文件,手心裡不自覺的沁上了一層薄薄的濕汗。

倘若此時,你要問她是何想法,她想,多給徐紹寒一次機會,亦或是多給這個失了心的女子一次機會。

但不知,如此,是否是對的。

宋棠父母都是知識分子,自幼教她莫要多管閑事,她一次銘記於心。

可今日,她內心有道聲音在推送著她向前。

「還沒,」她說。

安隅聞言,眉頭擰了擰,似是對她的辦事效率頗為不滿意,道:「儘早、免得夜長夢多。」

「明白,」宋棠應允。

這日上午十點,這個近段時日時常翹班的老闆可算是如往常一般到了公司,而各路老總自是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一早便將人圍住了。


只因工作太急。

不能拖。

更甚是年關將至,許多事情都等著最後敲定,誰也拖不起。

十一點,徐紹寒抽空給徐黛去了通電話,詢問情況,知曉一切良好,這才穩了穩心神。

正準備進辦公室,只見周讓邁步進來,手中拿著一份文件。


面色頗為凝重。

「徐董,」周讓見人,急切開口,而後跨大步過去。

站在其跟前,低眸望了眼手中文件,瑟瑟開口:「宋秘書——送來的文件。」

從他那欲言又止的話語中,徐先生聽出了些許不祥的預感。

抿了抿薄唇,面色尤為陰沉。

「棄了,」他轉身,話語簡短直白,且還帶著幾分強勢霸道。

「您還是看看比較好,」見他要走,周讓跨大步跟上去。

周讓直覺告知自己,這份文件或許不是什麼好東西,可送過來了,若是不看。

只怕是不行。

「不看,」男人再度開口。

「徐董—–,」周讓在喚。

徐紹寒前行步伐猛然一頓,回眸,一股肅殺之氣望著周讓,令這人後背冷汗涔涔。

「太太送來的,」他在道。

徐紹寒正是因為知道是安隅送來的,所以不想看。

他怕,怕看了自己還會心肌梗塞而死。

自己會氣的英年早逝。

以安隅的性子,哪裡能讓他好過?

可最終,他還是接過來了。

即便這是一份會令他心肌梗塞的文件。

這日中午,當老總們都離開之後,這個分分鐘簽署上千萬的文件都不會手抖的男人,今日坐在辦公桌前,望著安隅送進來的那份文件,猶如它是一副燙手山芋。

不敢伸手去碰觸,

他怕,一旦伸手,在無回頭之路。

男人盯著文件看了良久,而後一聲輕嘆溢出喉間,俯身,從抽屜里難處煙盒,抽了根煙出來,正欲攏手點煙時,似是響起什麼,狠狠嘆了口氣,又將煙盒扔了進去。

而後雙手撐在桌面上,抬手狠狠抹了把臉。

下定萬般決心,才敢打開那份文件。

那滾燙的五個字燙的這個心狠手辣的男人險些郁猝而終。

雖以做好萬全準備,可內心深處,到底是痛的。

心痛嗎?

痛。

如葉知秋所言,徐紹寒此生沒有自己的人生,放棄自己的夢想,投身與家族建設中來,十幾年如一日的為了家族奮鬥,他原以為此生不過如此,卻幸得一安隅。

而此時,他的白月光也欲要棄他而去。

若是不曾擁有,未曾嘗過甜頭,便也罷了。

可行至如今,在歷經一切之後,讓他放棄,怎可行?

怎能行?

更何況此時,不只是妻,而是妻兒。

離嗎?

徐紹寒想,不能離,死都不能離。

他的目光停在離婚協議書幾個大字上,就那麼定定的望著,忘了許久。

這日中午,徐先生心中鬱結,連午餐都省了,他打開了瀏覽器在搜索離婚的條件,他要看看,他與安隅之間的婚姻,到底走到了何種地步。

(一)重婚或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的。

他沒有。

(二)實施家庭暴力或虐待、遺棄家庭成員的;

家暴?虐待?只有安隅虐待他的份兒。

(三)有賭博、吸毒等惡習屢教不改的;

沒有。


(四)因感情不和分居滿二年的;

不不不、這個不存在。

(五)其他導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

夫妻感情破裂?沒有,他依舊愛她。

怎會破裂?

這日中午,他一條條的看下來,暗暗慶幸,沒有,都沒有。

極品女公關

他不想去細細看著份離婚協議書的內容,更甚是不能看。

他怕,怕看了之後,安隅成了寡婦。

這日下午,徐紹寒想提前離開,卻不料被尋來的老總撞個正著,一份文件交談下來,已是過了下班時間。

行至綠苑時,徐黛正將晚餐從廚房端進來,而安隅,坐在沙發上不知在想何。

徐紹寒呢?

他站在玄關處,望著安隅。

企圖讓她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可安隅,到底是起了離婚的心思,即便是看見了,也會當未曾看到。

「先生,」徐黛在一旁輕輕喚了聲。


這日用餐,徐先生厚著臉皮坐在對面,看著安隅用餐,當著人小心翼翼的夾著一拐子青菜遞進她碗里時,安隅終於抬頭睜眼瞧了他一眼。

這一眼,可把徐先生高興壞了。

正欲言語,尚未來得及,卻被安隅一句話給扎了心。

「離婚協議書收到了?」

這話,猶如一把磨了數天的刀子,已經鋒利的不能在鋒利了。

她及其平淡的伸手一道刺了進去。

一旁的徐黛,好似無比清晰的聽見了那噗呲一聲。

她望向徐紹寒,見自家先生面色僵硬,帶著些許痛心與輕顫。

此時的徐紹寒,猶如當年的安隅,寄人籬下的那股子小心翼翼盡顯無疑。

她有些看不過去。

更甚是見過這男人在外界的意氣風發之後更甚是見不得他如此低三下四小心翼翼的討好自己。

如此,讓她覺得自己是個劊子手,將一個好好在上的男人活生生的逼成了個愣頭青。

隨即,她低頭吃飯。

似是眼不見心不煩。

「什麼離婚協議書?」他問,稍有些裝瘋賣傻的意思。

安隅握著筷子的手一頓,但目光未曾抬起:「明天能讓宋棠在給你送一份。」

「我明天不再公司,」這人答,話語看似平靜,可內心的輕顫是何其的明顯。

安隅沒說一句,他的心猶如在刀尖上滾一圈。

「總會有人在,」她道,溫溫淡淡,無波無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