剎那之間,此漲彼消之下,威勢更勝一籌的山河大印攜帶著吞天噬地無雙霸氣鎮壓而下。眼見一式無果的林流蔭,虎目中閃過幾分駭然神色。沒有著分毫猶豫的他,雙手緩緩划動。

「天魔血爆玄級二式吞天!」

一股瞬間抽取林流蔭一成精血的滾滾大河般的精純能量湧入百丈血色巨人之中。百丈血色巨人全身爆炸開來,一息之間那散發四方天地的血色氣息眨眼之間凝聚,恐怖的是,一顆有著兩百五十丈之巨的血色頭顱出現在天空。

巨大頭顱張開血盆大口,方圓百里之內的天地靈氣被吞噬一空。增添著血色頭顱的蓋世凶威。一股蓋世亂流同時將迎面而來的山河大印吞入其中!吞天,不愧吞天之意!

一代聖主巔峰境的大能尊者,果然不可等閑視之!

看著空中的山河大印被血色頭顱吞噬而入,茹夢子、師丹韞二女為王旭而擔憂。然則,出乎意料的是,這時的二步尊者樓劍生、半步傳奇無名尊者嘴角都流露出可惜的神色。

同時,陰霾老者褚啟山,看著這時自覺勝負已定的林流蔭,他的眼中閃過一道同樣的可惜神色。更是隱隱約約間有著對眼前少年尊者的忌憚之意。

「好!好一個天魔血爆大術。確實有著力壓同階尊者、吞天噬地之蓋世神通。可惜遇上了本尊!山河大印,貴為天級寶器。寶器之威,豈可輕易鎮壓!山河鎮世,給本尊破!」

方方吞噬著山河大印的血色頭顱,突然之間有如吞噬一個炸彈般爆裂開來。塊塊大小不一的血色模塊四散開來,響徹雲霄的毀滅之聲不絕於耳。

血色頭顱的破開,使得與之心神相連的林流蔭頓時受到重創。數口精血噴洒而出,臉色蒼白之至,萎靡不振!兩招之下節節敗退,一時之間,林流蔭倍感心灰意冷、鬥志盡失!

少年尊者儘管話語中表露著破解之威是山河大印貴為天級寶器之故,但是,場中眾尊者又豈是可以輕易糊弄的。天級寶器,對於一般的聖主境尊者儘管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但是,對於幾位身出頂級聖勢力的無上尊者而言,也並非是大驚小怪之事。

王旭剛剛破去天魔血爆玄級二式吞天的手段,遠遠不是緣于山河大印天級寶器之威,而是其中蘊含著他的一絲世界規則之力的無上體悟。

聖主境九重天的林流蔭,相信也正是明白著這一點,才會一時之間心灰意懶、鬥志盡失。畢竟,以他一位老牌的一步大能巔峰尊者,卻僅僅兩招就敗於一位剛剛突破的同階尊者手中,這絕對不是可有可無的小小打擊。

隨著天東古城軍務次領、聖主級人物林流蔭的屈服,天東、天西、天南三大古城眾尊者,均是同時保持著異樣的沉默。就是一身神通高深莫測的陰霾老者褚啟山,也僅僅是冷眼旁觀!

然則,此時此刻下的天東古城城主褚啟山、天南古城城主阮澤希、天西古城城主景宇然三大尊者,顯然都遠遠低估著少年尊者殺伐決斷之心。

王旭,虎目餘光掃視著面如土色的林流蔭一眼,而後一股磅礴威壓以一陣炫風般浩蕩而出,直指前方的褚啟山,冷冷說到:

「冒犯上尊,武力相抗。於紫玉天朝之中,罪當何從?相信以褚城主的資歷,自是一清二楚。」

面對著少年尊者的言語進逼,褚啟山臉色微微一變,顯然貴為執掌天東古城億萬生靈命運的一城之主,且還是一位聖王級無上尊者的他,已然沒有著被人當面指責的記憶了。

不想,現在,卻讓一個年紀輕輕的後輩小子,當著數位同階尊者的面如此毫不留情的數落著。以褚啟山的如海城府,這時的他都控制不住地滿臉通紅,下意識地說到:

「冒犯上尊?此言何出?林次領數萬年來可是兢兢業業、忠心耿耿,從來不曾對本尊的條令心口不一、陽奉陰違過的。」

褚啟山這番怒不可遏之下的本能話語,卻是使得天南古城城主阮澤希、天西古城城主景宇然及天北古城城主藍谷琴三人,臉色大變!

針鋒相對!

現在的褚啟山已然徹底拋開了最後的一層遮羞布,絲毫不掩飾著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他,不承認著眼前少年尊者紫玉天朝第九十九任尊主的身份。

瞬息之間,明了著褚啟山言下之意的七星峰軍務總領樓劍生、政務總領景鴻儒、內務總領師丹韞、內軍總領即墨毓珊、外軍總領封號破狼五大尊者,身上尊者威壓毫不掩飾地散發開來,與此同時,五人破空而行朝著天東古城城主褚啟山四方空間鎮壓而下。

眨眼之間,樓劍生、景鴻儒五大尊者乾脆利落、默契十足的鎮壓舉動,將場中的數位尊者狠狠地震撼了一把。

五行誅神陣!

劍宗鎮守聖宗總部的三大核心殺陣之一的五行誅神陣!一個必須由五位分別修行著五行規則之力的大能尊者,方能共同開啟的遠古殺陣!一個一旦開啟就擁有著拳擊星辰、腳踏日月的不世絕殺巨陣!

不想,這想一座罕見絕殺大陣,今時今日卻是出現在天北古城這麼一個小旮旯之中。眼前的少年尊者,在頂級聖勢力之中究竟擁有著什麼樣的超然地位,方能有權掌握著這麼一方不世凶陣!

結果已然不言而喻,這是天北、天西、天南三大古城城主的共同想法。面對著由五位大能尊者全力以赴支撐的五行誅神陣,不說是他們這樣的一步、二步大能尊者,就是場中的半步傳奇無名尊者,想來也不願輕銳其鋒!

頂級聖勢力宗門核心殺陣,其威力又豈可等閑視之!

一浪高過一浪的無形殺機鎮壓而下,首當其衝的陰霾老者褚啟山,終於真正清醒過來。艱難地轉過頭來,目光略略渙散地看了看眼前的少年尊者,喃喃自語著:

「好手段!好手段啊!各個擊破,卻是斬去了天北、天東兩大古城!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紫玉天朝四大天級城池天東、天西、天南、天北緊緊守護的中央區域,聳立著一座方圓近萬平方公里超級城池紫玉古城。神威浩蕩的中央巨城,異常醒目的則是那正中而立、氣勢磅礴的紫府聖殿!

紫府聖殿,這一座已然在近千年來失去了貴為紫玉天朝聖威所在的首善之地,全然沒有著往昔的神聖、莊嚴。更是沒有著天朝首府的無雙霸氣!

紫府聖殿高達百丈的正門一側,一個著裝邋遢的存神境地級修者無精打采地朝著身側一位同樣是心不在焉的同伴說到:

「見鬼了,什麼時候才能夠將任期熬過去啊!再這樣下去,家主都可能因為我這遲遲無法突破的修為而徹底放棄我了。真是見鬼的家族祖訓啊!」

「誰說不是呢?要不是家族祖訓受到紫玉天朝一方天地法則的無形約束,我們又怎麼需要輪流到這個不見人煙的所謂聖地看守呢?就裡面那一些受到重重天地禁制封印的聖物,就是傳說中的無上大能都不見得能夠得手,又怎麼需要所謂的看守呢!」

一側的存神境天級修者,滿腹牢騷、渾身有氣無力的喃喃抱怨著。顯然,他也為自己值守於紫府聖殿正大門而有著千般不願、萬般不肯。

存神天級修者雙眼迷茫地掃視著遠在千米之外的十丈寬的人行道,目光中隱約可見的羨慕神色閃過。看著那千米之外一個個神采奕奕、精神抖擻的修者,再轉眼看了看自己已然堅守了近三年之久的破敗大門,他更是怨氣衝天地反過來對著一側的同伴訴說著:

「林兄,你說我們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楚兄,你這可是話裡有話啊。幸運,見鬼的幸運了。這個地方硬生生耗費著老子五年的光陰,比林兄你慘多了。你至少還只是三年之前才到這裡的,而老子就是因為得罪著那個小賤人,被迫必須在這裡多留一任。」

「不過,我說楚兄啊,你剛剛的不幸老子是心下敞亮啊。不過,說到幸運,這又是從何說起啊!老子可是絲毫沒能發現著幸運從何而出啊!」

「林兄,你我現在站的是什麼地主啊!這,這裡可是統轄著四大比肩級勢力天級城池、十六座勝過一流勢力地級城池、三十二座玄級地池與六十四黃級城池的紫玉天朝至尊之地——紫府聖殿啊!

堂堂的紫府聖殿,一個執掌著億萬萬生靈的至尊聖地,這要放在往昔就是你我現在所站的位置,都必須是至少擁有著准聖一重天的萬古巨頭強者啊!哪怕這僅僅是三重門的最外圍一重!

而今,卻是僅僅只有著存神境境界甚至還遠遠與存神巔峰境不沾邊的你我,能夠這般堂而皇之的站立於此。這,不得不說是你我的一種另類的幸運。」

楚姓修者的一番苦中作樂的自嘲話語,讓林姓修者微微一愣。誠然,如同楚姓修者所說的,在數萬之前紫府聖殿權力鼎盛時期,僅僅是這個三重門之外就存在著八位至少是地級境的萬古巨頭強者!

而今,卻是只有著他們這麼兩個弱不禁風的存神境修者,如此心灰意冷是駐守於此。這,不過是最後一塊遮羞布而已,如今不說是勢力滔天的天級、地級城池,就是玄級、黃級城池中的修者,又何曾將紫府聖殿放在眼裡呢!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花巷口夕陽斜。


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物似人非!名存實亡!

這,就是近千以來紫府聖殿的真實寫照!

楚姓修者與林姓修者相對無語之際。

「咚!」

一聲低沉卻擁有著無以倫比的穿透力的鐘聲以紫府聖殿為中心,以水波一般朝著四方天地、八方世界傳遞而出!這一聲有如天地初開、混沌方化的攝人心魂之音、這一聲有如一道驀然降世威壓諸天的九天驚雷,幾乎是一個瞬間驚醒了紫玉天朝億萬萬生靈!

紫府聖鍾!

只有著經由紫玉天朝一方天地規則凝聚而成的人級聖器——紫府聖鍾,方能回蕩出這一么一記充斥整個天地的大道聖音!一股直指人心、穿越萬重空間的大道法則之音。

失神良久之後,可以說是距離紫府聖鍾僅僅只有著五里之遙的楚姓修者、林姓修者二人頓時面面相覷。顯然,他們都不敢相信著自己的聽覺,都欲要從對方的眼中求證著一些東西。

紫玉天朝天地法則凝聚而成,哪怕是天聖位面的至尊存在半步傳奇尊者都無力撼動的人級聖器——紫府聖鍾,就這般的毫無預兆地敲響了!

一方據說只有著身具紫玉天朝百分之八十大氣運的無上尊者,方方能夠靠近的無上聖器,就是這樣突如其來地發出驚世聖音。這,絕對是一件震撼人心、驚天動地的大事!

一時之間,於短短數息間一陣天地法則共鳴下的大道聖音回蕩整個紫玉天朝四大天級城池、十六地級城池、三十二玄級城池及最外圍的六十四座黃級城池。

除卻四大天級城池諸位尊者,其中各大城池的城主徹底震驚了。地級城池風城城主正在處理著一樁城中兩大世家的利益糾紛,始一確定著那一聲直指靈魂深處的大道聖音,腦袋一片模糊的他,卻是不敢有著絲毫的猶豫不決,立馬只手劃破空間出現在風城的傳送陣之中。

地級城池雨城城主身處隱藏萬丈之地的修鍊密室之中,他似乎正處於修為頓悟之際。就這麼一記回蕩天地間的無上聖音,使得他整個人猛然劇震。絲毫不敢顧及被中途打斷頓悟的滔天怨氣,同樣是馬不停蹄地朝著城中的傳送陣靠近。

相同的情形發生在地級、玄級與黃級的一百一十二座大小城池之中。幾乎在聽到這一陣無上聖音的同時,沒有著任何一個城主膽敢有著分毫的不敬與拖延。哪怕是個別身具與領地不相稱的聖王級尊者!

紫府聖鐘的無上聖音!

真正明白著這其中含義的各大城主,又豈敢拿自己的一身性命開玩笑。據傳,紫府聖鍾三記相間百息的聖音之下,有敢身處紫玉天朝之內而不到的各級城主,均只會落得個道消身殞的凄涼下場。

聖主級尊者,哪怕是聖王級尊者,相比於一個擁有著無上大氣運的紫玉天朝,都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僅僅是紫玉天朝一朝氣運的簡簡單單一擊,都能夠輕鬆將他們徹底抹殺。

或許,也只有著那些傳說中的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傳奇尊者,方方能夠真正與一方真實大世界的天地法則之力分庭抗禮、一爭高下吧!

紫府聖殿三重門之外的楚姓修者與林姓修者,在良久的失神之後,隨著一股一股讓他們身不由己屈膝下跪的滔天威壓的降臨,他們終於真正地相信著一個逆天的事實。

紫府聖鍾!剛剛果然是紫府聖鐘的大道聖音。


因為,只有著由紫玉天朝真實大世界法則之力凝聚而成的天然聖鍾,方能使得眼前一個個身具無上神通的各級城主,同一時間內駕臨這個形同虛設的中央樞紐——紫府聖殿的三重門之外。

短短不到百息的時間,在紫府聖鍾尚未發出第二記大道聖音之前,不明所以的十六地級城主、三十二玄級城主與六十四黃級城主,面面相覷地三三兩兩出現在紫府聖殿三重門之外。

「黃城主,在場的諸位城主中,你的一身修為可是位列巔峰層次,你可是知曉著聖鍾發出大道聖音的真正緣由?」

「衛城主,你可是謙虛了。不過,老夫此事也確實感到萬分不解。紫府聖鍾都已經沉寂了數萬之久,還真不敢想象會是什麼樣的一股力量,能夠激發出他的大道法則之力!」 紫府聖殿三重門之外三五成群的各大小城池城主,都在為突如其來的大道聖音而疑惑不解著、議論著。幾息之後,一個異常洪亮的聲音壓過全場: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天東古城那個熱衷於隱藏暗處的褚老兒沒有出現倒是說得過去,這正符合著他那陰陽怪氣的行事方格。

但是,向來因為有著無名尊者那個巨無霸為靠山而不可一世的藍魔女呢,她怎麼可能會錯過這個大出風頭的千難逢時刻呢?」

說話的卻是一個身材有著恐怖的兩米七八、手粗如柱、臉色罕見地黝黑之色的高大漢子。發現聲音來源的各大小城池城主,眼中均是閃過一抹異樣的神色。

這一位看似頭腦簡單而四肢發達的高大漢子,卻是擁有著一個霸絕一方大世界的身份——十六座地級城池綜合戰力公認第二的雷城城主獨一無二的黑子雷!一個同樣是別出心裁、獨樹一幟的稱號!

不過,真切地了解著高大漢子的城主都輕易不願真正招惹著這個瘋子般的存在。黑子雷,卻是人如其名的有著雷陣雨般的行事風格。在紫玉天朝數十尊者中,他更是被冠以瘋癲尊者的獨具一格的雅號!

因為,黑子雷向來信奉著弱肉強食、強者為尊的鐵血生存法則。似乎在他的字典里,根本不存在著妥協、隱忍的字眼。

他所奉行的原則只有拳頭出真理五個霸氣十足的字眼。而他,確實都是以這五個字為根本原則處理著他身邊的每一件大小不一的事。可以說,若是什麼時候黑子雷能夠保持著十天不受傷,那麼整個紫玉天朝的所有城主都會感到這個世界是多麼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尤其讓眾城主無法接受的是,就這麼一個拳頭為尊、橫衝直撞的傢伙,卻能夠在每年的百多次的大小戰鬥中,越戰越勇,他的一身修為更是有如經過千錘百鍊一般益發精湛。

他,甚至在三百年前的一次越階挑戰一位聖王三重天尊者的戰鬥過程中,出乎意料地打破一方世界規則,凝鍊二重世界法則成就聖王級修為。更是一不做二不休地將當時那一位因為他的突然突破而微微失神的聖王級強者以近乎市井無賴的手段爆打了一頓。

硬生生使得一個於一方真實世界中都擁有著至尊地位的聖王級尊者,不得不因為羞於見人而隱退江湖。而這樣的遭遇若是發現在另外一個同階尊者身上,或許已然早早回歸了大自然的懷抱了!

有著這般碩果累累之巔峰戰績的黑子雷,卻是越發使得一眾大小城池中的尊者對其敬而遠之。哪怕就是幾位老牌的聖王級地級尊者,都寧願對上同階尊者而不願被行事葷素不忌、天馬行空的黑子雷纏上!

那,簡單就是一個噩夢般的存在!

是以,身處紫府聖殿三重門之外的眾尊者,儘管聽到黑子雷話語中對兩大天級城池城主褚啟山、藍谷琴二人極盡侮辱之能事。

他們卻也僅僅是保持著異樣的沉默,哪怕是場中的幾位身為褚啟山、藍谷琴兩大天級城池附屬勢力的黃級城池城主,都僅僅是目光中閃過道道不滿神色。卻也無一膽敢越眾而出直言相對!

然則,這時的黑子雷著實無愧於他那瘋癲尊者的雅號,他似乎也感覺到了周身眾城主對他那種敬而遠之的態度。大為不滿的他,卻是右手朝著不遠處正對著他目露不滿神色的初入大能尊者狠狠一抓,將一個比他略略矮了一個頭的老者不容反抗地攝入手中。

「劉老頭,你有什麼不滿大可在老子面前大大方方地說出來。可為在老子面前表現著你對褚老兒的忠心耿耿。否則,一個大男人呆在小旮旯里發泄不平之意,也不嫌害臊。

你,難道不知道老子最不喜歡的就是你們這樣的表裡不一、口蜜腹劍的陰險傢伙嗎!尤其是一個沒有著絲毫資格在老子面前得瑟的小螻蟻,還膽敢對老子表現著不滿之意。你,這是在找死嗎?」

黑子雷而後朝著劉姓老者就是正反四巴掌,直煽得劉姓老者有如豬頭一般。似乎是終於出了口氣一般,黑子雷這時卻是出乎意料地放開了手中那個倒霉傢伙。

與此同時,場中方方還津津有味地看著黑子雷表演的眾尊者,均是目露駭然之色地看著他們身後的正前方!感受著那數股有如萬丈巨浪翻滾而來的滔天威壓,猜想著那一眾即將降臨的無上強者!

平靜如湖面的空間,驀然之間微微一陣扭曲,一個瞬息之間擴大到百丈直徑的空間通道出現在紫府聖殿三重門前方空間。伴隨著紫府聖殿中傳出的第二記引發真實大世界規則之力共鳴的大道聖音的響起,從巨大空間通道中緩緩而有序地出現數百修者!

看著空間通道中的那四百多位僅僅只有著半聖境至准聖境不等的非大能修者,身為紫玉天朝下屬各級城池城主的眾強者,哪怕是方方行事瘋癲的黑子雷,都是臉色驟然大變!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遠古戰陣!分別由緊緊拱衛紫玉天朝中央樞紐紫府聖殿的天東、天西、天南、天北四大天級古城城主掌握的絕殺大陣,卻是突如其來地同一時間降臨於紫府聖殿三重門之外!

四大絕殺大陣中的每一座大陣,儘管僅僅分別由在大能尊者眼中形如螻蟻般存在的七到十位的萬古巨頭及九十多位的千古巨頭主陣。但是,每一座絕殺大陣中的每一個修者都是四大天級城池城主精挑細選,更是耗費無數資源源源不斷提高的存在!

佔據各大天級城池幾近四成之力方方組建的絕殺大陣,那可是一柄做為鎮山殺器的存在!據說,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殺陣中的任何一座,一旦發動,都能夠力抗數萬半聖境修者、或是數千萬古巨頭或是近十位聖主級尊者的全力一擊。

更是能夠以一百修者自爆的代價發出堪比聖王境地級尊者的全力一擊!而一般的級勢力天宗門派中,戰力最高的也不過是聖王人級境而已!

四大絕殺大陣的同一時間降臨,毫無預兆地朝著眾城主一方空間碾壓而來,確實使得場中眾修者膽戰心驚、惶恐不已!他們完全不懷疑著眼前的四座絕殺大陣,能夠將他們眾修者盡數斬落!

儘管現在的他們想破腦袋也找出不出貌合神離的四大天級城主,為何會這般齊心協力地將各自城池中的鎮城利器施展出來。

不過,僅僅是數息的時間過後,看著那組成絕殺大陣的四百修者井然有序地凌空站立,秋毫無犯地背向著他們,同樣是一臉肅穆地靜靜注視著空間通道時,眾城主在極大地鬆了一口氣的同時,更是內心中湧現出深深的震驚之意。

四座鎮城利器僅僅只作為迎賓之職,那麼這即將降臨的究竟是一尊什麼樣的至尊人物。難道會是劍宗萬盛至尊萬劍元萬宗主?

不同於四大天級城池的城主,地級、玄級與黃級城池的城主,他們的勢力觸角遠遠無法與他們相提並論。是以,他們更是不清楚著王旭一行人的到來,甚至不曾知曉著在此之前的數個時辰中發生在天東、天北古城中的驚天大事!


四百修者方方穩穩站立之後,在一百一十二位大小城池城主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四道在他們眾人心目中可謂忌憚至極的身影緩緩凌空踏步而出。

褚啟山,天東古城城主。阮澤希,天南古城城主。景宇然,天西古城城主。藍谷琴,天北古城城主。四大天級城池城主,就那麼分成兩列凌空而立,背對著他們注視著空間通道。

震驚!疑惑!

四大絕殺大陣,四大天級古城城主,他們,究竟在迎接何等人物的到來! 紫府聖殿三重門之外眾城主震驚莫名的目光注視下,充滿著神秘而恐怖氣息的巨大空間通道中,再次凌空步出四男二女六位修者。

僅僅從他們身上那一方方沒有掩飾的強者威壓中,眾城主駭然地發現著眼前的四男二女修者中,赫然有著一位位列天聖位面巔峰層次的聖王級尊者、四位聖主級尊者及一位的看似只有著初入大能之境的准尊者!


就在這時場中忐忑不安的一百一十二位各級城主驚疑不定,為眼前接連不斷湧現出的聖王級、聖主級尊者而掀起陣陣驚濤駭浪之時,卻是發現眼前的六人從一位扎著一個道士髮髻的聖王級尊者開始,他們面對巨大而神秘的空間通道恭聲喝到:

「七星峰軍務總領、紫玉天朝軍務總領樓劍生恭迎天朝王尊主!」

「七星峰內務總領、紫玉天朝內務總領師丹韞恭迎天朝王尊主!」

「七星峰政務總領、紫玉天朝政務總領景鴻儒恭迎天朝王尊主!」

「七星峰內軍總領、紫玉天朝內軍總領即墨毓珊恭迎天朝王尊主!」

「七星峰外軍總領、紫玉天朝外軍總領封號破狼恭迎天朝王尊主!」

「七星峰五衛首座、紫玉天朝五衛首座岩世奕恭迎天朝王尊主!」

凌空而立的聖王級尊者樓劍生六人那一浪高過一浪的話語聲回蕩這一方天地。與此同時,紫府聖殿外圍百來城主頓時相顧駭然失色。

天朝王尊主?顯然,空中的那六大強者所恭迎的天朝王尊主所指的,必是紫玉天朝的新一任萬盛至尊。然則,這秘而不宣的驚世之舉著實將眼前一眾地級、玄級、黃級城池城主給震得個七葷八素。

「天朝王尊主?什麼時候我們紫玉天朝已然有著一位新的尊主了?林城主,你可曾聽說過。至少本城主可是未曾接到過來自聖宗的任何指示啊!」

「王城主,你就不要取笑於我了。你身為一座地級城池的至尊城主都沒有資格獲得的消息。僅僅是玄級城池的本城主又有何資格接觸到呢!不過,話說回來,此次突然降臨一位無上至尊,而你我眾城主卻不曾得到分毫音訊。這其中委實詭異啊!」

「話當如此啊!一般而言,聖宗在派出新一任無上至尊時,似乎都至少提前半年告之各級城主,使得你我有著充足的時間準備新一任無上至尊的入主儀式啊!難道說,眼前這一位會是個冒牌貨?」

「不可能!沒有哪一個修者哪怕是位面無上存在的半步傳奇尊者,也沒有著挑戰一個頂級聖勢力的膽子!每一個能夠傳承無數紀元的頂級聖勢力,其中的無上底蘊根本遠遠不是你我可以妄加揣度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