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了修羅殿門口,就被使者攔住。

「修羅王正接待貴客,您還是回去吧。」

陌衾末凝了凝眉,不屑道:「什麼貴客還要修羅王親自招待的?我現在也有十萬火急之事要找他,你們讓我進去。」

「死神大人,請恕我等不能從命!」另一個使者字句鏗鏘地回道。

「不能從命?你們過來,腦袋湊過來……來呀。」

「自從那次起,我等便不會再上您的當了。」看著故伎重演的陌衾末,使者淡定地說道,並無動於衷。

「你們……」陌衾末氣急敗壞,既然這招行不通了,修羅王又在招待「貴客」,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嘭、嘭——」

這次,他是一個一拳,便將他們打趴在地。

雖然受了重傷,可為了瑤兒,憋出這點功力打他們還是綽綽有餘的。

他拍了拍手,繼而潛入修羅殿。

大殿上並沒有修羅王的身影,反而從內殿中傳出陣陣爽朗的笑聲。修羅王幾乎不曾笑過,那麼這聲音……就是傳說的那個「貴客」的了。

他宛如壁虎爬牆,一路順著岩壁摸索到了內殿入口。

「大哥,你的委託我定會放在心上。來,幹了這杯!」

探頭望去,說話的正是那個絡腮鬍大叔。

「有賢弟引薦, 巾幗紅塵 ,也亦無不可呀!」

修羅王亦是一副客氣的模樣,這種待遇,陌衾末可是從未在修羅王身上享受過。

「大哥,醜話說在前頭,我只能幫她送進去,能不能獲得帝寵,風生水起,小弟萬不能擔保!實不相瞞,近日幾位天皇之子為了成為下一任天帝,那是斗得不可開交。」

「怎麼,天帝要換人選了?」

「先帝下台後,慕旬帝登位,眼看著先帝後繼子孫勢力漸漲,慕旬帝只好為自己的將來謀划,打算按人界傳統的傳位法,將帝位傳給天皇子。你是知道的,那位子,可是眾神虎視眈眈的寶座,此消息一傳出,就連我們這種小嘍啰都要開始討好各個天皇子,形成了四種勢力。」

「哦?哪三種?」

「第一便是先帝的幼孫,楚凌。第二就是慕旬帝的長子,慕白冉。第三就是次子,慕儒安。這第四嘛,就是傳聞中慕旬帝一直惦記著的幼子,慕子參。可惜呀,現在還杳無音訊。」

聽到這裡,陌衾末立即縮回腦袋。

慕子參?

說的難道是參王,慕子參?

慕旬帝他知道,是現任天帝。可他只曉得他有兩個皇子,什麼時候又多了一個幼子慕子參了?

「可不知賢弟現在扶持著的是那一派的勢力呀?」修羅王有意地試探道。

「慕旬帝長子慕白冉做事狠絕,倒也當機立斷,乾脆不留痕迹。慕儒安表面輕浮傲慢,但收買人心還是很有一套。至於這楚凌,說起來還得叫大哥你一聲姑父吧,他性情溫文爾雅,常常婦人之仁,但口碑最佳。」說道這裡,簫閆頓了頓,「可要不是看在昔日情分,慕旬帝哪會容得下楚王,所以這當中……嘿嘿,小弟拙見,敢問大哥,若是你,你會站在哪邊?」

「哈哈哈……賢弟,若是為兄想說,要自立為王,一統三界,你又該當如何?」

「啊?」簫閆吃驚,「難不成大哥你想……」

「為兄就把瑤兒交給你了,你能幫即幫,若是無能為力,就將她送回來。」只是一瞬,修羅王道出了自己的心機,卻又馬上轉入正題。

經簫閆這麼一說,他對天國的現狀倒是有了相對的了解。

除了還未回歸的慕子參,那三派勢力根本不值一提!

「大哥,小弟必會竭盡全力,為大哥日後的千秋大業肝腦塗地!」簫閆起身,做輯鞠躬。

陌衾末的呼吸跟著急促,在他們走出來之前,已經慌張地離開這裡了。

一路上,他都無法平息自己激動的情緒,修羅王讓瑤兒去天國,為的是自己日後統治三界做打算。

雖然他早就知道修羅王的野心極大,他也願意助他一臂之力。

可不知為何,只要一想到讓瑤兒去做那麼危險的事,他就不能自己。

就在他憤憤地從修羅殿走出去的時候,地上的兩個鬼差剛蘇醒過來。看到陌衾末一臉黑氣地從他們面前走出去,兩個使者立即叫住他。

「死神大人請留步!」

陌衾末有傷在身,步子走得相當緩慢,聽見使者喊他,他更是頭也不回地加快了速度朝三生池的方向走去。


疾步如風間,胸懷猛地撞向另一個迎面而來的女子。

褐藍色的星眸如日漸開,他看著與他相撞的渡瑤,久久說不出話來。

白皙的臉上透著不施粉黛的柔嫩,嬌嫩的薄唇如同含苞欲放的花瓣,讓人忍不住想要一親芳澤。清澈的水眸一望見底,彷彿所有對她直視的人都是在褻瀆著她的純潔雅靜。

白鳳帽罩著幾縷青絲宛似白鶴飛翔,剩餘及腰的烏髮披散在妙曼的背後,散在果露在外的香肩以及葇夷上,肌膚更是勝雪。手肘處挽著的白色紗幔繞過柳腰,在背後輕巧地繞成一個蝴蝶結,裹胸處的傲然隨著逶迤在地的長紗蒙上一層朦朧,似幻亦幻。

如果說之前一身黑衣的渡瑤是修羅,那麼此刻身著輕紗白裙的她就好比天仙,絕美的容顏,傲人的身姿足以讓那些女人無地自容。

更何況在他的心中,她一直是那麼美好。

「瑤兒……」他咽了咽口水,「你……你穿這麼少是要去哪裡?」

渡瑤輕蹙了一下細眉,伸手揉著撞疼的額頭,抬起頭看到陌衾末那一臉痴迷的模樣,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 梨渦泛現的那一刻,陌衾末彷彿是被雷劈了般竟然兩眼發直,呆愣一旁。

渡瑤連忙收回笑容,再次抬眸望向他,剛要開口對他說點什麼,話到嘴邊卻有咽了下去。

此時她有什麼好說的呢?

若是太過煽情,肯定會讓衾末兄擔心。若是太過矯情,衾末兄也一定會起疑。橫豎都是不好,不如讓他死了心。

最後,她肅下表情,繞過他高大的身體朝修羅殿走去。

陌衾末回過頭,連忙追了過去,剛到門口,就見那兩個使者正獃滯地看著從他們中間經過的渡瑤,鼻血皆不約而同地流下。

「看……你們還看!我讓你們再看!」這次,也不知是哪來的力氣,他左右各送上一拳,直接讓他們兩眼冒金花,再次暈倒在地。

「瑤兒,你別進去!」他跨過地上的那兩具使者的靈魂之軀,追了上前,一把拉住渡瑤光-滑的手臂。

渡瑤條件反射性地抬起后小腿,朝他踢去,換做平常的修羅力,陌衾末早已被打到門口,爬也爬不起來了。

令他驚訝的是,瑤兒的身上居然沒有任何力道,就如這一踢,也就如人界的一小姑娘往他身上饒痒痒一般毫無知覺。

渡瑤從他寬大的手心禁錮中逃了出來,面色難看地望著他。

「你……」陌衾末剛要問她有關修羅力的事,就聽到那個絡腮鬍大叔獨特的笑聲從內殿往這裡傳來。

接著就看到修羅王和他一道走了出來。

「小弟在此謝過大哥這一番的盛情款待,時辰不早了,為免他們起疑,小弟該是時候要走了。」

「賢弟說的是,正巧,瑤兒也來了。」修羅王從那邊看了過來,在看見渡瑤的那一瞬還以為自己又看見了帝女。

稍一恍神,便聽到簫閆道:「嘖嘖嘖!依安瑤這上等的容貌身姿,想必大哥不久后便能收到好消息!」

修羅王孤沉的眸心閃過一絲不忍,但還是朝渡瑤喚道:「瑤兒,還不快過來隨簫叔叔啟程?」

「是。」

渡瑤匆匆瞥了一眼還在雲里來霧裡去的陌衾末,終於邁起蓮步向簫閆走去。

修羅王只是意味深長地嘆了一口氣,便在原地施法,猶如召喚簫閆之時,空中的符咒乍現,湧出水波圖紋。

簫閆一躍而上,身體隨著縮小,肉眼幾乎看不見,但他的聲音依然鏗鏘有力,「瑤兒,快上來吧!」

渡瑤回眸看了一眼修羅王,她知道此時若是有一絲留戀便會讓父親起疑。

於是,她垂頭朝他屈身,面不改色,「瑤兒拜別父親。」

「瑤兒,你不能去!」就在這時,陌衾末跑了過來,跪於修羅王身側,「懇請修羅王,看在瑤兒她是您的……」

「閉嘴!」

不等他把渡瑤的身份道出,陌衾末已經被修羅王封住了口。

渡瑤的手心緊了緊,最後咬咬唇,跳進了那黃符紋案中。

隨即,她的身影也像簫閆那般,漸漸縮小,直到不見。

陌衾末在心中萬般吶喊,可她卻怎麼也聽不到了。

直至修羅殿內恢復了一貫的寒冷后,修羅王才再次解掉他的禁口之令。

「即日起,待在你的死神殿,休養生息,修鍊強大自己。過一陣子,本座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交給你!」

「可是瑤兒……」

「瑤兒是我的女兒,她的出生就註定了她不會平凡的命運!你心裡想什麼,本座一清二楚,若是我大業完成,你還怕得不到她嗎?!」

修羅王的聲音猶如雄獅猛獸,低沉暴戾。

陌衾末只覺得自己就像是他手中的一把冰刃,主人指哪,他就該往哪兒進攻。

他是想得到瑤兒,很久很久以前就開始想起。

可修羅王錯了,他想得到瑤兒,並非是她的身體,而是她的心。如果瑤兒不願意,他絕不會勉強,就算讓他守護在她身邊孤獨永生,他都無怨無悔。

然而這種心情,是修羅王永遠無法體會的。

他站起身,拖著萎靡的身子朝門口走去。

瑤兒,我該怎麼幫你……怎麼幫你……對了,慕子參?!剛才那個絡腮鬍大叔不是說了嗎,慕子參是慕旬帝的幼子,一直杳無音訊,或許讓慕子參帶他去天國,就可以將瑤兒救出來呢?


想到這裡,他的腳步加快,無奈身上的內傷還不見痊癒,現在關心起來,才覺得痛得無法言喻。

捏了捏手心裡的藥瓶,踩著地上還毫無知覺的兩個使者軀體,朝死神殿的方向奔去。

*

精靈國

慕子參終於和慕子侃合二為一,此時的他渾身充滿了力量,正手執弦月刀,揮刀舞動,突破淬鍊術的最後一個關卡。

他身上的白袍隨著每一個跳動每一個舉止都亮出金光,剛毅的臉上,神情坦直,深眸凝視前方,劍眉若霧。

淬鍊術的最高境界,即便幻像如同奔騰之勢,也都能收發自如,和整為零,集聚萬眾之力爆發最強法力。

而今,他做到了,成功了!

另一旁,兮兮的身後,正蹲坐著看戲的芒草和蜂靈,兩顆腦袋不知不覺間一同搭上了兮兮細嫩的左右肩頭。

「天哪, 總裁,玩夠沒? !」蜂靈先是發表言論,兩眼裡儘是對慕子參的一片崇敬。

「怎麼形容的你?我們參王這是氣宇軒昂,神勇威武。」芒草亦是一副崇拜之姿,望著他們眼前的那個揮刀自如的男人。

「……你們都不對,爹爹在我眼裡,是用任何詞都無法形容他的霸氣和溫柔!」

兮兮一個轉身,肩頭上挨了個空的兩個腦袋一同朝前嗆了一步,很快又都被縮了回去。

「嘿嘿,對對對,大小姐說地都對!您說什麼就是什麼!」蜂靈一點也不含糊,連忙拍起了馬屁。

要知道那天他被兮兮一掌拍到地底下后,爬也爬不出來的悲劇之相是何等的辛酸!他發誓,只要兮兮在他面前一天,他就要厚著臉皮討好她,取悅她一天!

難以想象這種非人受虐的日子要何時才是盡頭,雖然他小蜜蜂也並非是人,可怎麼說,也是精靈國數一數二的帥啊!


芒草相對較為鎮定,「參王練成淬鍊術,接下來就是要融合藥典了吧?」

「……」

。 「請所有天女排好隊,念到名字的,按次序進入天國!」

剛踏上天階,渡瑤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撼了。

傳聞天國設有千萬根天柱,環空而繞。 冠軍星河 ,實則其然。如今她正站在天台下的天階中,排在隊伍的最末一個,恰好可以看到這宏偉的景觀。

九霄雲外,天柱若隱若現,偶有嬉鬧的天女從周圍飛身而過,也有飛翔中的百色雀鳥成群遨遊。抬起頭來,暗浮的「南宮門」三個大字氣勢浩大,實金打造的黃龍盤柱而繞,口吐懸珠,兩兩相視。

「第一個,沉香!」開始點名的是一個聲音帶著尖細的男人,渡瑤看去的時候,他正在檢查那個叫沉香女子的儀容儀錶。

在她面前的是這一批進入天國的天女們,也就是人界傳聞選秀的宮女。主子若是看上了,便會安排在身旁伺候。若是入不了眼的,就得淪為最低等級的婢女。

渡瑤來到這裡,目的早已在心穩握。她要討好的目標,即是慕旬帝。

白雲繚繞著前面十個天女周身,寬敞望不到邊際的南宮門正佇立著一排前來相迎的天兵。

她深呼吸了幾次,眼睛又瞄到那個男子雙手不安分地在那個女子身上亂摸一通,沉香的臉色並不是很好,但還是低著頭容忍著他。

「簫叔叔,為何沒人阻止他?」渡瑤剛好看到簫閆走過來,於是連忙拉住他問道。

「我來就是想告訴你,這廝我們都是惹不起的,他是慕旬帝身邊最紅的宮人,大家明裡稱他為陸公公,可背地裡,都叫他軟公雞的。待會兒,他要是對你做了什麼,就像她們一樣,不出聲就好。」簫閆說著,拿著一塊小牌子遞給了她,那上面寫著另外一個名字:安十三。

「白芷柔!」

前方再次傳來那軟公雞的叫喚聲,隨著,渡瑤便看到另一個女子上前朝他行了一個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