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燕飛從看台上直接一個飛躍,橫跨兩百多米,降落在圓形角斗台。

這一下,就引起很多人的鼓掌喝彩。

場內的氣氛再度熱烈起來。

如果說張少品只是唐龍徹底令天眼曲名揚臭名遠揚的最後一步,那麼燕飛絕對是能夠和天眼曲名揚一樣,值得所有人關注的。

燕飛,雷虎寶體,宗師初級境界,是真正意義上,大龍郡人心目中的未來強者。

更重要的一點,大龍郡的格局百分之百的將會因為唐龍與燕飛之戰而發生巨變,這是毋庸置疑的。

七十億無論對紫荊棘傭兵團,還是雪月傭兵團與燕家來說,都是極致。

一旦失去,他們將連團內傭兵的月利都發不出,人心渙散,很容易就被徹底擊潰的。

所以這場戰鬥的意義非凡。

「你會覺得雙方一百四十億的賭注有懸念吧,在我這裡,答案早就註定的。」燕飛冷冷的說著,也一步步的向唐龍走去。

「擁有寶體的你,已經膨脹了,自信的忘乎所以了。」唐龍淡淡的道。

燕飛哼了兩聲,「對付一個非寶體的人,若是連這點自信都沒有,我燕飛還配得上堂堂寶體高手么。」

唐龍笑著搖了搖頭,「雷虎寶體,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其實就是寶體中最垃圾的貨色。」

「放肆!」

成就寶體,始終是燕飛最為得意的事情,他也是因此得到所有人的羨慕和嫉妒,哪怕是敵人,也是如此,還從未聽過有人如此嘲諷他的寶體,頓時就怒了。

生氣的燕飛本來是緩步走的,驟然加快速度。

嗷!

人奇快無比的衝刺,與空氣發生摩擦,竟然發出虎嘯之聲。

燕飛好像下山的妖虎,帶著兇猛的衝勁兒,狠狠撲擊上去。

「對付你,都無需任何的武技!」

帶著強烈的蔑視,燕飛衝撞過來。

唐龍眯著眼,盯著那如同妖虎的燕飛,喉嚨處金光乍現,低喝道:「退!」

大力金剛吼!

金色的聲波形成無形的衝擊,「砰」的一聲撞上衝來的燕飛。

強勢衝撞的燕飛就好像撞上一堵無形的牆壁一樣,未曾撞開,他反而被震的身體騰空而起,向後退了三四米。

唐龍大步流星的向前,喉嚨金光不斷地閃現,嘴裡不停的喝道:「退!」

聲波衝擊再次轟去。

燕飛反應迅速,急忙雙臂交叉胸前封擋,人就被轟的向後倒退十多米。

「退!」

再度倒退十多米。

「退!」

又是十多米。

連續十個「退」,燕飛硬是退後將近二百米。

這下可讓雪月傭兵團和燕家的人都嚇的一個個面色緊張,不自覺地站了起來,如果燕飛輸了,他們真的可能走向滅亡。

「燕飛,還手啊。」


「不要再玩了。」

「打爆唐龍,反擊,乾死他!」

相反,興奮的自然是紫荊棘傭兵團極其支持者。

他們也不示弱的為唐龍加油。

「唐少威武!」

「唐少必勝!」

整齊劃一的怒吼,完全蓋住那散亂的咆哮。

十萬觀眾也分成兩撥,吶喊加油。

「吼!」

在唐龍又一個「退」字來臨前,燕飛憤怒的仰天長嘯,上百道的閃電從他的身上一股腦兒的爆射出來,髮絲狂舞,眸光如同兩道雷虎之眼,射出三米多長,整個人都好像輻射出無數電光的雷源。

「嗷嗚!」

一道道粗如兒臂的雷電撕裂空氣之後,便一下反卷回來,匯聚在燕飛的身上,將他全身都籠罩起來,令人看不到他本人的模樣兒,外在看去,他就好像一條人立起來的雷電之虎,這就是雷虎寶體的變身。

「嗷嗚!」

炸雷般的咆哮,好似讓這角斗場都是一陣顫動。

「霹靂雷虎術!」

狂躁的燕飛如人立的雷電之虎,猛地雙拳對外轟出。

轟!

他周身濃烈的雷電匯聚的雷虎一下子飛竄出來,就好像真實的凶獸雷虎一樣,在空中咆哮著,向唐龍撲殺過去。

完成這一擊的燕飛也是面露疲憊之色,眼神則非常的陰冷。

「終於贏了。」

「紫荊棘傭兵團完蛋了。」

「那唐龍也是愚蠢,竟然讓燕飛使出絕殺手段,他真的以為寶體很弱么,這可是曲名揚根據燕飛的寶體,向天眼閣申請下來的最搭配雷虎寶體的武技呀。」

「一百四十億對賭,就此結束。」

燕家人紛紛的歡呼,完全就是已經獲得勝利的樣子。

他們也影響了雪月傭兵團的人,同樣的歡呼。

一時間,整個大龍角斗場都是兩家人快樂的勝利歡呼。

紫荊棘傭兵團的人則是緊張的看著。

這可是搭配寶體的武技呀。

相比較觀眾的激動,唐龍仍舊是風輕雲淡的樣子,邁步向前走去,走動之間,一縷璀璨的金黃色瞬間覆蓋全身。

大力金剛術!

有著此術的基礎,唐龍再發揮大力金剛技,威力將會倍增。

他依舊是平淡無奇的開口。

「退!」

還是大力金剛吼。

仍舊是金色的聲波衝擊,只是比方才憑空增強了四五倍。

轟!

那金色的聲波水銀瀉地般的涌去,直接轟在那奔騰咆哮的雷電之虎身上。

於是乎,那來自雪月傭兵團和燕家的沸騰歡呼聲戛然而止。

只因雷電之虎直接就被轟的差點崩潰,翻轉著暴退,於空中散射出大量的雷電,再無方才的狂暴威勢。

「不可能!」

燕飛驚的兩眼圓睜,難以置信。

「退!」

唐龍仍舊是平淡無奇的來了一個字。

砰!

雷電之虎頓時被金色的聲波衝擊的爆開,僅剩下一小團的雷電如同出膛的炮彈正中燕飛的胸膛。

燕飛被轟的離地而起,狂噴鮮血,橫飛出圓形角斗台,落地之後,七竅流血,氣息微弱,生死難測。

一場原本以為的龍爭虎鬥,甚至是燕飛秒殺唐龍的戰鬥,結束了。

從頭到尾,唐龍就是那麼閑庭信步般的發出並不響亮的喝斥,就這麼的勝利了。

現場一片死寂。


隨後就是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唐龍迴轉身看向雪月傭兵團團長梁耀祖和燕家族長燕雲嘯,映入他眼帘的是兩人慘白無生氣的面孔。

七十億的對賭失敗,意味著兩家極可能的滅亡。

對於失敗者,唐龍沒興趣去譏諷,去表現自己的得意,他的目光只是略微一停頓,就落在正北方最前列那的幾個人。

傭兵大廳大長老,醫道大廳大長老在內的大龍郡少武賽的負責人們,為曲名揚捧臭腳,取消唐龍名額的人們。

「你們不用道歉,也無需為我的勝利而緊張,我沒打算追究責任。」唐龍淡淡的道,「當我從青宵城出來的時候,我已經知道,少武賽對我失去了意義,因為我的目標是青武賽。」

本就糾結的少武賽負責人們一聽這話,差點沒暈過去。

青武賽是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參加的賽事,是真正能夠進入蒼雲域城大佬們視線的比賽,一個少年參加,本身就會引起封號武侯級別的大佬們關注,那麼被取消少武賽名額的事情想要隱匿,道歉解決問題都不可能了,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這叫不追究責任么?

這******叫往死里揍! 人手夠了,接下來的形成雖然慢,但大家的安全係數也高了很多,所以第二日清晨,補給好一切,全員都開始行動!何小鳳行動不方便,大家就輪流攙扶!

臨近中午,最終他們抵達昨日孔隊長與杜斌一行的碰頭地點,此處已經距離絕壁崖只有十幾公里,四面環山,山壁更是陡峭,看這地形,想必當初另一個沿着山林攀爬的人已經沒法走的下去,最終只好往下走,才收到信號。

這裏除了四面環山,僅有一條小溪通向外面,樹木還異常高大,這是十分難以想象的現象,從山體來看,岩石堅硬,這樣土層淺,樹木應該很難生長才對,可偏偏這裏樹木也同樣粗壯的嚇人。

“嘶!”

“啊!好大的蛇!”錢麗麗尖叫一聲!

陶謙轉頭一看,左側幾米外,一條粗的猶如大人胳膊般的蛇,由草叢裏穿過,渾身黝黑,長差不多有三米,而且並不怕人,聽到他們一羣人的聲音,依舊不緊不慢!

衆人不由心頭一寒,杜斌擡手一槍,槍聲迴盪經久不衰,這時陶謙才發現,杜斌的槍法十分不錯,竟然將那條蛇一槍爆頭了。

這一路行來,比起初幾天要危險的多,原本那些地方可能因爲那個奇怪的大陣存在,所以野獸之類的不敢去,所有四周都並未見,而這一路,隨着深入,不僅遇到了蛇類,還有老鼠,這些老鼠個頭很大,看起來有一尺多長,十分肥壯,見到人也不跑,很囂張!

唯有山羊十分膽小,見到人就匆忙跑了。

“行了,這旁邊就是小溪,我們先清理一下,在這裏歇息吧。” 陶謙看了看,這小溪旁被水沖刷的,倒是有一塊平坦的地方,可以落腳。

“我看可以。”孔隊長也點點頭。

大家也確實走累了,這一路過來他們只休息了一次,走的比前幾日都要快很多,也就更累,新加入的還好,但原先的一羣人本就在山裏跑了兩三天,此時更累。

“主人,這前面就有小迷蹤陣了,而且我總覺得這裏並非那麼簡單。”

剛休息,精靈就憂心忡忡的開口。

陶謙問道:“怎麼說?”

“不好說,總覺得這裏很詭異,除了迷蹤陣,裏面還有別的鑲嵌,從地形上看,整個絕壁崖都包含在內了。”

“這又怎麼樣?”

“怎麼樣?這就表示我們進去了可能就出不來了。”精靈尖叫起來。

陶謙這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道:“還有這種事?”

“當然,外面那個陣法你也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迷幻陣而已,還不傷人,就讓人輕易迷失,這迷蹤陣也差不多,讓人進去了就走不出來,但往裏面如果有殺陣的話,那是真的會死人的,主人,我看我們還是別進去了,現在回去吧。”精靈有些不放心。

陶謙默然,他也沒想到這裏能夠這麼複雜,原本只是以爲叢莽之中,最多就是野獸縱橫,危機大而已,但以他的身手無礙,但沒想到卻碰上這麼一個詭異的東西。

但想起吳靜林的囑託,還有那焦急的模樣,他也不忍放棄,良久,才道:“你能不能試試。”

“沒把握,下午我們去看看吧。”精靈猶豫一陣,道:“不過我覺得這裏危機很大。”

“先試試看吧。”陶謙嘆了口氣。

隨即深吸口氣,站起來對大家道:“這前面未知的危險太多,下午你們就在此歇息,儘量清出一塊地方,晚上可能在這裏過夜,我下午單獨前去看看。”

“陶謙,這怎麼行?”錢麗麗大驚,道:“要不你還是找人同行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