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憤怒,對方竟是提出這般強人所難的要求。

既然是強人所難的要求,饒是她賽掌柜實力卓絕,卻也無法做到,所以她害怕,害怕面對道格拉斯家族嫡系繼承人的怒火。

「正文少爺,話並不是這麼說的。我承認,之前的種種,是我的過錯。可如今,我也是真心誠意地想要補償你們,與你們和解。可是,就在剛剛,我便是與您聲明過,這丹藥房中,已是沒有恬蘭丹的庫存,可您卻是非要我拿出此種丹藥,以完成前先承諾,這不就是強人所難么。所以我自然也是無法做到。」

縱使心中再怎麼憤怒,可是賽掌柜也是沒敢表現在臉上,只能夠耐下心來,與對方好好說道。

「哦?賽掌柜,你現在說你這裡,已是沒有恬蘭丹,但我卻是清楚記得,剛剛你的話,可不是這麼說的。」

小正太看著賽掌柜輕輕一笑,神色之中,也是頗有幾分玩味之色。

「恩?這怎麼可能?我自己說過的話,難道我還會忘記不成?」

聽完小正太的話,賽掌柜卻是流露出一股子的疑惑之情。

「這樣吧,賽掌柜,我們來打個賭吧!若是我能夠找出這裡還有恬蘭丹,我也不需要你送我,你只要按照原先的協議,以此種丹藥原價的八折賣給我們如何?」

小正太似笑非笑地看著賽掌柜說道。

「行!就按你說的做!雖然我乃女流之輩,可我也自認為我賽掌柜,是個一言九鼎之人,既然我說這裡再沒有恬蘭丹,那就必然是沒有恬蘭丹。如若正文少爺不信的話,我大可以帶你倒庫房一觀,只要是你能夠再找出一顆恬蘭丹,我都白送於你!所以,正文少爺的這個賭約,我也是認了!就這麼說定了!」

在小正太的那番話說完之後,賽掌柜也是露出一臉地憤懣之色,而後如此說道。

「好!我也不需要你送我,只要按照我剛剛賭約之中所提出的要求行事即可。希望賽掌柜你這次不要再食言就好!」

說罷,小正太也是「哈哈」一笑。

「哼!那好,如若被你搜出來,那就按照你說的辦。若是沒能夠找出恬蘭丹,我也希望正文少爺你能夠將今天這事,化干戈為玉帛,不再放在心上。」

當下,賽掌柜也是冷冷地說道。

作為百草樓第四層的掌柜,今天,卻是要被迫做出退讓之勢,甚至於還要帶對方去參觀庫房,可想而知,這賽掌柜的心頭,定然也是不痛快至極。

「就讓他搜上一搜,這樣一來,想來對方便再無話可說。哼,雖然我前些日子,為了閉關修鍊功法,也是沒能夠及時地了解樓中事宜。可如今,手底下之人彙報於我,這恬蘭丹的庫存,已是不足,這難道還會有差錯?哼,看來,這次正文少爺,也是自信過頭了吧,畢竟,說到底,我終究還是這裡的主事之人。」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雖然心中憤懣,但在轉念一想過後,賽掌柜也是理通了這一切,不由地,冷哼一聲過後,她也是靜靜地站在一旁,準備看著小正太的笑話。

「好,就這麼一言為定了!」

見到賽掌柜允然,頓時,小正太也是瞬間來了精神,而後更是重重一撫掌地說道。

「剛剛,我讓你實現之前的允諾,出售給葉大哥十顆恬蘭丹,而後,你卻是推脫,說自家丹藥房中,已是沒有庫存,之後更是指責我,說我強人所難,賽掌柜,這事我沒說錯吧?」

在自己話音落下之後,也不待賽掌柜有所反應,頓時,小正太卻是再次張口,而後拋出了這麼一個問題給對方。

其實說是問題,賽掌柜聽在耳里,卻覺得對方更像是在陳述剛剛的事實。

「沒錯!」

小正太所說,乃是方才才發生的事情。

故而,賽掌柜自然也是記得清清楚楚。

在細細斟酌了對方的用詞之後,她也是覺得對方這一番話,並沒有任何問題,所以,她當即也是點著頭同意道。

「恩!」

看到賽掌柜點頭,小正太也是輕輕地笑了笑后,繼續說道:「而後,我們更是打賭,若是我能夠在你的丹藥房中,找出恬蘭丹,則你要將這些丹藥,盡數賣給我的大哥,這事我也沒有說錯吧?哦,我還漏掉一點,是以市價的八折,賣給我大哥。賽掌柜,對否?」

「這事沒錯!」

聽到小正太問話,賽掌柜也是再次點了點頭。

「好,既然賽掌柜肯承認便好。如今,我也不需要你帶我你們的丹藥房中清查。因為我知道,你們的丹藥房中,確實還余有恬蘭丹……」

小正太微笑著,而後如此說道。

但還未等到他把話說完,一旁的賽掌柜卻是急了:「胡說,正文少爺你這是在胡說。若是有恬蘭丹,那為什麼我不賣給你?都是打開門做生意的,難道我會放著大把的魔晶不去賺,反而來得罪你么?這不是得不償失么?」

賽掌柜駁斥著說道。

看得出來,她是真的著急。

畢竟,若是按照小正太的這種說法,她可是犯大罪。

放著丹藥,卻不賣給小正太,這是欺瞞蔑視對方,要是給道格拉斯族中宿老知道。到時候來向她興師問罪,她將吃罪不起。

所以此刻的她,也是急於辯駁。

「是啊,為什麼放著大把的魔晶不去賺,反過來卻是選擇戲耍我呢?這事,還要問賽掌柜你自己了。」

小正太也是嘴角輕勾,流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反問起對方。

雖然小正太言辭的內容,像是在興師問罪。

可從他面上的神色看來,卻怎麼也不覺得他是在問罪,反倒是覺得其中玩味之色居多。

「我……」

聽到小正太的這番話,賽掌柜頓時又是大急,想要繼續辯解。

但很快,她卻是想明白了。

按照眼下這種情況,怎麼說她都是占不住理。

所以,與其這樣和對方辯駁,倒不如用事實說話。

心中這般想到,賽掌柜的臉上,倒是變得平靜了下來。

「看來不論是怎麼說,正文少爺都是選擇不相信我了。既然這樣,還請正文少爺移步,到庫房一觀,到底其中是否如同我話中所說,已無恬蘭丹。這樣也好還我一個清白……」

賽掌柜看著小正太平靜地說道。

「哦,既然賽掌柜會如此篤定地與我說道,看來你的心中,也是吃定我了。這樣也好,讓我們去證實一下,到底賽掌柜你剛剛的話,是不是在糊弄於我!只不過,在驗證之前,我還是要提醒賽掌柜一句,別忘了我們剛剛說好的事情。若是庫中還有恬蘭丹,那麼你就必須販賣於我。否則,便是欺瞞我。欺瞞我便是欺瞞道格拉斯家族,我想,這後果,不要我提醒,賽掌柜你也應該明白吧?」

小正太也是輕笑著與賽掌柜說道。

這一刻,其原本身上所具有的紈絝之氣,卻是展露無遺。

「好!」

然而面對小正太這番話語,賽掌柜的回復,卻是只有一個字。

雖然只是一個字,卻也讓小正太感受到了其中的堅定之意。

「哈哈哈……好好好!」

感受到其中的韻味,小正太也是滿意得再次大笑了起來。

「其實不用去庫房了,我的心中早已經知道,你的庫房之中,還余有恬蘭丹……」

小正太眼眸之中,透露出一股詭異之色說道:「並且,我還知道,這恬蘭丹的切切數量,乃是八顆……哈哈哈……不知道賽掌柜,我說得可對?」

話到最後,小正太大笑依舊。

之前打從賽掌柜在查詢了庫房之後,便是立馬得知,不知道是何種原因,庫房中的恬蘭丹,竟是在這幾日中,便是銷售一空。

只餘下八枚被人預定了的恬蘭丹。

而對於這一消息,自然,賽掌柜也是不曾隱瞞,而是向小正太坦白。

而今,在通過小正太的這一番話之後,賽掌柜還怎麼不明白,原來剛剛對方之所以說了那麼一大串話,繞了那麼一大個彎子,竟是在覬覦這八枚恬蘭丹。

可若是這八枚恬蘭丹,是無主之物,賽掌柜自然也是會二話不說,就賣給對方。

畢竟,這是她之前的允諾。

可預訂預訂,既然說了這八枚恬蘭丹,乃是被人預訂之物,那麼自然,這批丹藥,也已經算是有了歸屬。

雖然對方不曾拿走,但只要是付過訂金,便就是已經宣示了其對於這批丹藥的所屬權。


非但如此,能夠一次性預訂八枚恬蘭丹的,其必然不是無名小卒。不但不是無名小卒,賽掌柜通過前先的查詢還知道,預訂這批恬蘭丹的,還是一個大有來頭之人。


雖然若是論及威勢,其不如道格拉斯家族。但至少,只要是在這冰城之中,其亦是一位無人敢招惹的存在。

而今,小正太卻是如此強勢,說著要得到這批丹藥,這頓是再次陷賽掌柜於為難之中。

「怎麼了賽掌柜?難道我說的不對么?」

眼見賽掌柜半天沒有做聲,小正太也是笑著,繼續發問道。

而他的這句問話,自然便是明知故問。


要知道,他剛剛所說之話,只不過是在複述,複述賽掌柜與他所過的話。

所以,小正太心中也是清楚,這賽掌柜必然不敢否認。

否則一旦她否認的話,便是真正坐實了自己欺瞞道格拉斯家族嫡系繼承人的舉動。

這是何等大罪?

畢竟,道格拉斯家族可是身居這冰城五大家族之首。

這等龐然大物一旦發怒,沒有人能夠抵擋它的怒火。

因此,聽到小正太的這番話,不由地,賽掌柜也是越發的沉默了。

雖然賽掌柜本身沉默了,但此刻小正太的雙唇,卻是停不下來了。

只見他張嘴,也是繼續說道:「哈哈,既然賽掌柜不開口說話,想來,也是默認了我之前的話了。那麼按照前先約定,只要是我在此地,找出恬蘭丹,你便是要將其販賣給我。不,是販賣給我大哥。那麼現在,是時候該實現諾言了!」

小正太嘴角輕勾,也是輕輕地對著賽掌柜這般說道。

其實早在之前,賽掌柜便是應承過,要給葉飛與小正太一樣的購買許可權,允許其購買十顆恬蘭丹。

所以,在此刻,小正太也是義正言辭地向對方討要起來。

只不過小正太要得開心,而反觀作為如同負債人一般存在的賽掌柜,卻是沒有小正太這麼好的心情了。

甚至於她聽著小正太的話,連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眼下,小正太說得這麼明白,她又哪裡會不知道,其實打從一開始起,不論是對方說得這番話,還是後來的那個賭注,其實全都是個坑。

甚至,這個坑,還是個火坑,只等著吸引她傻傻地往下跳。

而她,確實也遂了對方的心愿,竟是真的跳了下來。

也正是到了此刻,她這才明白過來,剛剛為何對方會如此篤定地與她打了這個賭。

「真沒想到,這個正文少爺,竟是在這裡等著我,真是個混蛋!不行,眼下他所提出的條件,乃是在我許可權範圍之外。畢竟,雖然藥房中,還存有八顆恬蘭丹。但這批丹藥,卻是已經被他人預定一空,若是就這麼給了正文少爺,那麼我如何與後面的主顧交代?要知道,距離下一批丹藥成形,還有三天時間。這要是對方在這兩天里來取葯,到時候,我豈不是沒有東西給人家,這會讓我失信於人。不行我不能夠這麼做!」

賽掌柜臉色蒼白地在心中想到。

到了如今,她怎麼還會不明白,剛剛的自己,落入對方的文字陷阱之中。

自己一開始,也的確明白地告訴對方,庫房中的恬蘭丹,已是銷售一空,只剩下八顆被人預訂后的丹藥。

而之後,對方卻是故意偷換概念,與自己繞起圈圈,先是假意不提這八顆恬蘭丹,只是為了最後讓自己上當。

想到這,頓時,賽掌柜的心中,也是飽含怒火。

她知道,剛剛對方便是一直質問自己,說自己戲耍了對方。

然而,按照眼下的情況看來,這個被戲耍的對象,應該是自己才是。

「冰城之人,皆說這正文少爺,乃是個不諳世事的紈絝,可如今看來,對方卻不似傳言那般無用,反倒是可以稱得上是心思縝密。」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冰皇》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冰皇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然而,惱火過後,賽掌柜卻是不得不強制地使自己冷靜下來。

原因無它,自然是因為小正太的身世背景。

雖然小正太胡攪蠻纏在先,又設計戲耍自己在後,可眼下,賽掌柜卻是不得不強行壓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

因為,此刻站在她對面的,乃是道格拉斯家族的嫡系繼承人。


值此一點,便是足夠了。

畢竟,只要是在這冰城之中,便是沒有人能夠承受得住,像是道格拉斯家族這等龐然大物的怒火。

「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既然無法承受對方的怒火,那就只能委屈自己去忍耐。」

作為活了不知道多少個年頭的賽掌柜,自然也是深諳此道。

由此,她也是在很短的時間內,便是強迫自己冷靜了下來。

「到底該怎麼辦呢?今天這件事,真可謂得上是進退兩難,若是我不將這恬蘭丹賣給正文少爺,看這陣勢,對方不會輕易的善罷甘休。可若是真的賣給他,卻又不好與之前那位預定了這八枚恬蘭丹的顧客交代,若是對方真的在這兩日取葯,而自己卻又沒有東西給他,這將會對百草樓的信譽,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我到底該怎麼辦?」

在冷靜下來之後的賽掌柜,也是第一時間轉動腦子,沉思了起來。


她自然是在沉思今天這事該如何解決。

可任憑她打破頭腦,也想不出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

由此,她也是大感頭疼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