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躍咆哮了一聲,神劍怒斬,他是要連五尊帝皇都要直接給斬殺掉!

「大膽狂徒,連我人族至尊都殺,還不速速投降跪拜!」莫知名高喝了一聲,更多的精血注入了五帝古銅錢當中,將五帝皇的威力發揮到最佳!

五枚古銅錢皆是疊加在了一起,中間那方形的囚牢對著姚躍和九星神劍給套了過去。

一旦被這五帝古銅錢套進去,不管是什麼人都可以直接套成渣!

「你們是人族至尊,但是你們已經做古了,我才是新一代的人族至尊,這時代屬於我,你們給我統統滾開!」姚躍迸現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意識力,九界元力皆是爆發到了別人無法想像的一步,更有一股驚人的紫氣從天降落了下來,直接加身在姚躍身上,使得他整個人的氣息變得更加地威猛,而那無形的尊貴帝皇之威,更是讓人都忍不住跪拜了下來!

這是真正的人族至尊的雛形!

這一刻,姚躍才算是真正地激活了自己本命星的力量,將它化為了己用!

九星戰紋的力量再疊加這股紫氣力量,姚躍簡直是如人族至尊降臨,那威壓襲卷了戰神山!

姚躍再斬出一劍,九彩的光芒閃爍,可怕的劍氣直接將那五帝古銅錢直接斬得散飛了開去,五尊帝皇的虛影立即變得薄弱了許多,而莫知白更是覺得喉嚨一甜,直接倒飛了開去!

五帝古銅錢力量立即在渙散,五尊帝皇都已經無能為力,畢竟他們不是真實的存在,而九星神劍之主曾經也是一尊最強帝皇,一點都不比他們弱,再由姚躍這位未來的人族帝皇持著,威力凌駕在他們之上並非是什麼難事!

當這五尊帝皇快要消失之際,姚躍目光一凝,身上紫氣閃爍,紫氣居然對著他們襲卷了過去。

「你們都是人族帝皇,今日便助我再上一層樓,佑我人族昌盛輝煌!」姚躍大喝道,身上吸力大盛,居然要利用紫氣將他們都統統吸收掉!

這可是五帝的精神氣,要是他能夠得到,他的紫氣必定會更加地旺盛,使得他的命格會更硬,到時候絕非是一般人能夠對付得了他的!

「快,快阻止他,別,別讓他吸了五帝精氣!」莫知白艱難地挺著身子對著白嘯與裂棍王道!

不用他說,他們兩人已經是再一次動了!

白嘯虎爪大盛,那無堅不摧的金之力量對著姚躍咬殺了過去!

裂棍王手中的裂棍居然斷成了兩載,化為了兩棍一般對狂砸了過去。

兩人都是絕招,力量都已經是直逼到了一般祖界的地步,使得這戰神山都為之變色!

重生之億萬豪寵

可惜的是,姚躍已經是將九星神劍取了出來,更有紫氣匯聚,使得他的狀態前所未有的好,他完全不懼這兩人的再次合擊!

姚躍連連斬出兩劍,劍勢破空而起,所蘊含著的力量更是達到了一種匪議所思的地步!

轟隆轟隆!

驚天的爆炸之聲響耳不絕,使得這天空都連連地崩裂了開來!

與此同時,兩道人影同時間被斬飛,兩抹鮮血蕩漾在這戰神山之上!

白嘯與裂棍王已經是無法阻擋此時手持九星神劍的姚躍了!

姚躍並沒有追擊他們,而是再一次加大力量,全力地將五尊帝皇的紫氣統統地吸納了過來。

隨著這些紫氣加身,姚躍整個人只覺得舒暢泰然,而冥冥當中似乎有什麼加註在了他身上似的,使得他的實力居然也在提升著。

「不好,他,他紫氣已成,我們對付不了他,速退!」莫知白失聲地驚呼道。

白嘯與裂棍王都很相信他的話,立即對著蕭嬌嬌幾女招呼了一聲,便帶著莫知白開始遠遁!

姚躍也無暇去顧及這事,開始專註地將這五尊帝皇的紫氣徹底地消化再說!

「人族果然靠不住,我們去殺了他!」金烏公主驚喝了一聲,化為了一頭龐大的金烏對著姚躍的位置疾啄了過去。

這些年來,她的實力也是爆漲得極快,已經是上品天妖之境,再化身之後,戰力一點都不亞於任何巔峰天妖!

她口吞出濃烈的太陽之火,對著姚躍籠罩了下去,那滔滔的火焰何其地霸道,焚燒得空氣都啪啪乍響!

「現在來打擾我,找死!」姚躍再次被破壞吸收這五尊帝皇的紫氣,覺得惱怒無比,他提著九星神劍,看也不看地往著金烏公主的方向怒斬出了一劍!

簡單而霸道的劍式,破開了那熊熊的烈火,直接落到了金烏公主身上,將她一劍兩半!


呦呦!

金烏公主半身鮮肉,痛得她連連地驚鳴了起來!

她才意識到她與姚躍的差距是那麼地大,根本不在同一個檔次,現在是追悔莫及!

「救我,快救我!」她拚命地在求救,但是姚躍不會再給她活命的機會!

「送你見去你的大哥!」姚躍無情地說了一聲,再度斬出了劍!

劍氣如虹,威霸絕天,根本不是誰阻擋得住的!

那些前來相助的金烏族高手,都比不上這一劍的速度快!

砰!

在這一聲爆向之下,金烏公主就這要徹底地掛掉了!

金烏族的高手皆是被嚇得止步,此時的姚躍太強了,壓得他們都喘不過氣來!

姚躍不再擔擱,將五尊帝皇的力量籠罩住,一把收入了體內再說,等回頭再慢慢煉化!

與此同時,他將那五枚古銅錢收了起來!

這五帝古銅錢已經是失去了光澤,沒有了五帝的精神氣,但是未必就不會再重新恢復過來!

這時候的姚躍,才有時間關注起了小龍與鯤鵬大天子之戰! 獸人皇宮 玉明殿

玉明殿是皇宮最美麗的殿宇之一,只見寢殿內產自奇諾森林深處的千年梧桐木作樑,水晶玉璧爲燈,珍珠爲簾幕,黃金爲柱礎。六尺寬的沉香木闊牀邊懸着鮫綃寶羅帳,一看就是產自精靈族的奢侈品,風起綃動,如墜雲山幻海一般。令人很難相信在粗獷的獸人帝國中,有這麼一座即使是在人類帝國也是數一數二的殿宇。

近百年來,隨着獸人和人類之間交流的增加,人類的禮儀文化深受獸人帝國高層貴族的親睞,即使是皇宮裏的各種殿宇,都分別起了一個文雅的名字,玉明殿,正是獸人帝國維恩皇帝的寢宮。

玉象徵着高貴與誠實,維恩獸皇登基之後也附庸風雅的把自己寢宮更名爲玉明殿。

此刻玉明殿早已不復往日的奢華,壓抑的氣氛使得來往的福布斯族宮女都低着頭小心翼翼的,唯恐什麼事情沒做好而受到懲罰。寬敞的玉明殿裏,瀰漫着一股藥味,獸皇維恩躺在牀榻之前。之前早就有人給他穿上了一席白色的袍子,一身傷口已經被宮廷巫醫處理,此刻躺在牀榻上,除了面色蒼白昏迷不醒以爲,絲毫看不出來剛纔受過致命傷的樣子。不過即使是在昏迷之中維獸皇額頭上的王字也絲毫不減一點威嚴。

克里皇儲坐在牀下,以往的意氣風發早已不復存在,只留下一臉頹廢。本來計劃完美的和親,不僅失敗了,還在衆人面前被人把新娘搶走,這次獸人帝國可謂是丟人丟大了。割地賠款,還丟了個皇太子妃。

“你就這麼頹廢了嗎?”沙啞的聲音從克里身後傳來,一個黑袍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在克里的身後。“八百年前先祖敗退荒古高原,各族精銳盡失,大部分都是老弱婦孺,不也是苦熬至今,使獸人重新成爲了大陸幾大勢力之一”

“父皇不再,我該怎麼辦!”克里皇儲低着頭,喃喃道。

黑袍人聽到克里皇儲的喃喃聲,眼裏閃過一絲失望,往日還沒看出來,但是和今天出現的人類青年相比,克里差的還不是一點半點啊。但是不管如何,畢竟克里還是自家的皇儲啊。

“你指望你父皇能保護你一輩子嗎!”黑袍老者接着說道。“獸人皇族傳承至今,血脈流出不知凡幾,旁系也並不是沒有天才人物出現,只是一直被你父皇打壓着罷了”

說道這裏,黑袍老者語氣變得溫和起來。“現在你父皇負傷,你要振作起來,挑起大梁給獸人帝國的臣民證明看,你是將來也是個合格的獸皇。”

“是啊,我應該振作,父皇也不希望我這樣吧”說着克里眼裏重新發出了光芒。“你是誰,今天還要謝謝你!”

“呵呵,本來不該這麼早告訴你的,但是你遲早是獸皇,知道我存在也是早晚的事”黑袍人說完摘掉頭上的帽子,露出一張蒼老的面孔“按照輩分來說,你應該叫我叔祖!我是你父皇的叔爺爺!”

“叔祖,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克里一聽說是自己的親人,安心的問道。

“當初我和維恩說好去聯繫奇諾森林裏的超階魔獸一起夾攻那支異族,但是現在皇都空虛,我必須的留下來坐鎮了。”說完黑袍人看了看克里皇儲。

“沒問題,交給我去吧!”克里皇儲保證到。

“恩,萬事小心,卡萊行省淪陷,霍華德估計已經凶多吉少了。你去卡萊行省旁邊的瑟斯行省去找羅伯特·凱里吧,他是那不勒斯獒人,有八階實力,魔獸之間,弱肉強食,你自己過去,肯定會被人小覷,帶着他也安全一點。”黑袍人不放心的叮囑道。

“恩,我這就去!”克里站起身來鄭重的點頭道。


奇諾森林深處

遮天蔽日的大樹,沒過腰身的野草,點綴着五顏六色的野花。這裏一反外圍的吵鬧,聽不到雜亂的魔獸嘶吼聲。不知道的以爲這一定是一片世外桃源。

奇諾森林中心,五大超階魔獸家族的底盤,很少有人能來到這裏,即使是超階強者過來,也面臨着隕落的危險,畢竟這裏盤踞的超階魔獸都不是吃素的。

此時兩個獸人在巨樹之間跳躍,穿梭在這裏。一個萊茵族青年身着黑色武士裝,一頭飄逸的金色長髮束在腰後,一副英俊的面孔,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女。還有一個一身亞麻外衣,寬鬆的衣服難以掩蓋發達的肌肉,銳利的眼神散發着兇殘的目光,令人難以直視。兩人正是從獸人帝都做傳送陣星夜趕來奇諾森林的獸人皇儲克里和那不勒斯獒人高手羅伯特。

“站住,獸人,我乃雙翼魔虎一族長老卡爾,前面是雙翼魔虎雷克斯一族的領地,速速退去!”前行的路上出現了一隻五米高的雙翼魔虎,口吐人言道。


超階魔獸雖然能幻化人形,但是最強的戰鬥狀態還是在獸型的時候,所以在人跡罕至的奇諾森林深處,卡爾還是喜歡恢復獸型活動。超階魔獸雖然天賦異稟,成年就是八級的實力,但是上天是公平的,成年的八階超階魔獸大部分一輩子就保持在八階的實力,只有少部分靠着各種奇遇才能更進一步晉級爲九階乃至神階魔獸。

漫長的生命,不用如同其他種族一般修行的超階魔獸,睡覺和戰鬥就成了他們唯一的樂趣,今天卡爾本來在樹蔭下睡着懶覺。突然一陣微弱的破空聲傳來“有人!”不愧是超階魔獸,卡爾立刻意識到。

“我們是獸人帝國的使者,前來拜訪雙翼魔虎一族的族長,昆爾·雷克斯先生”克里展現了獸人皇族的優良素質,謙遜有禮的說道。

“找我家兄長做什麼!”卡爾毫無城府的的說道,即使是超階魔獸,也並不是都是頭腦精明的,顯然,卡爾就是那種只崇尚武力的超階魔獸。

“是關於那支新出現的異族的!”克里欲言又止。

“好吧,你跟我來吧!”即使是不喜歡動腦的卡爾,也明白,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決定的。 “克里皇子親自來我雷克斯家族,不知道有什麼指教?”雷克斯家族書房裏,家主昆爾坐在書案前手指輕輕敲擊着桌面,對着克里說道。

“我父王聽聞昆爾家主正在爲了那支從奇諾森林出現的火刃氏族而煩惱,特意派我來和昆爾家主結盟,共同攻打這支異族。”克里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哼”昆爾突然一拍桌子,怒道“我雙翼魔虎雷克斯家族,剛和火刃氏族結盟,如何能跟着你們獸人去攻打!”說完,一身九級超階強者的氣勢衝着克里壓迫而去。受到昆爾的氣勢壓迫,克里一聲悶哼,後退一步。獒人高手羅伯特往前一跨,同時釋放出一身的氣勢抵抗昆爾的壓迫。

“轟”無形的氣勢在半空中相撞,撞擊的餘波打碎了昆爾書房中的書架,各種書頁在書房中四散紛飛。

看到獒人羅伯特的強力表現,克里心神大定,毫不避退的和昆爾對視。

”哈哈,好好!“正當克里冷汗直流的時候,昆而突然鼓掌大笑。“不愧是獸人皇儲,哈哈。”

“昆爾家主見笑了。”克里謙虛地說道。

“我們雙翼魔虎一族最近確實和火刃氏族有過摩擦,但是賢侄所說的結盟…”不愧是壽命漫長的超階魔獸,看恐嚇不行,立刻改爲拉攏。


“昆爾叔叔,我父親的意思是由您聯繫奇諾森林裏的幾大超階魔獸家族,畢竟火刃氏族要在奇諾森林外圍建國,肯定會威脅到諸位。”克里也順竿爬上,叔叔的稱呼起昆爾。“到由你們從奇諾森林內部往外偷襲火刃氏族,我們則調集獸人大軍來攻打在奇諾森林外的一部分,夾攻之下,一定會消滅他們”

“哈哈,好,超階魔獸家族那裏,就交給我去聯繫”昆爾說道“賢侄我們就定在一個月後一起攻打火刃氏族,看他們還怎麼建國!”

“好,既然如此,小侄就回去早作準備了”克里見目的達到,便出言告辭。

“好,卡爾,替我送送克里賢侄。”昆爾也起身說道。

“請”站在一邊的卡爾做出請的手勢。

一行人離開了書房。

長安城

此刻長安城到處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自從李凌從獸人帝都回來之後,就正式宣佈奇諾城更名爲長安城,開始大興土木!作爲將來大漢帝國的帝都,李凌計劃把長安城打造成大陸上一流的城市,但是原來城池狹小的格局無疑就限制了城池的發展,所以李凌先是將圍繞着長安城的城牆被推倒,在城池的外圍挖掘了一圈深20米的壕溝,從奇諾森林引來了活水環繞,進出只能靠着四座吊橋。

而在護城河靠近城池的一側,李凌每隔幾米就佈置了一座瞭望塔。作爲魔獸裏面獸族的唯一的防禦建築物,他不像暗夜精靈族的可以移動,不死族和人族的多變,獸族瞭望塔可以對空對地,犀利的大箭矢能夠貫穿大部分鐵甲。

在李凌的設想裏。長安城,作爲未來大漢帝國的國都,是不會建設城牆的,如同地球上中國古代的秦國一樣,我的國都不設防,前提是你能打到我的國都,要的就是這種氣吞山河的氣勢。

再往裏走是兩道相交的主幹道路,方方正正的把長安城化成了四個大區域,圍繞着最中心的皇宮,東南西北四個角分別設立了一個軍營,還有兩個商業區,若干住宅區,都是李凌參考前世在網上看到的唐代長安城來設計的。

奇諾森林外圍 火刃基地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木屋照到正在牀上睡覺的李凌的臉上,李凌眨眨眼睛,緩緩醒來,緊緊地抱了抱懷裏的嬌軀,心裏一陣滿足。自從李凌從獸人帝都回來,已經過去了近兩個月。兩個月來,李凌憑藉着前世的泡妞經驗,終於推倒了正處於感動中的凱琳。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這句白居易用來形容唐玄宗的詩句此刻用在李凌身上剛好合適,凱琳嬌小的身軀,引發了李凌的強烈保護欲和滿足感,自然是夜夜笙歌。

感受到李凌不規矩的手,凱琳也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

“凌哥哥,別動,凱琳好累”凱琳睜眼迷迷糊糊的說道。夜夜笙歌,疲憊的不只是李凌,凱琳也有點不堪征伐。

“囧”李凌聽到凱琳的話,苦着個臉。

“好吧,只准一次哦,太多了人家受不了的!”看到李凌得空苦瓜臉,凱琳伸出手指,嘟着嘴說道。

李凌聽了,大喜過望,本來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打算,沒想到凱琳竟然格外開恩。

兩小時後

兩人氣喘吁吁地下牀,不知道爲什麼,可能是當初的系統改造,李凌這方面的能力特別強,即使是身爲獸人的凱琳應付起來都費勁。

李凌揉揉有些痠麻的腰,心道“看來系統改造也有限啊,以後要注意節制了。”

懷着無比的毅力和決心,李凌走下下牀,打開窗戶,山風迎面撲來,涼爽宜人,儘管長安城在大興土木,皇宮已經建造出個框架,但是李凌還是沒有搬過去,在李凌心裏,還是魔獸基地更安全一點,周圍重兵環繞。

“凱琳,你說如果我們每天都能這樣在一起,無憂無慮的有多好!”李凌看着窗外的自然風景說道。

重生之逍遙兵王 凌哥哥,不管什麼時候,凱琳都會陪着你!”也許是突然流通的空氣,使凱琳覺得有些寒冷,凱琳裹着被子,只露出一個可愛的笑臉回答道。

遠處,司馬懿微笑着,搖着白玉扇走來。

“不管什麼時候,我都會保護你的!”李凌面色堅毅的說完,走出了木屋,迎向司馬懿。

只留下凱琳一個人在被窩裏喃喃道“恩,我相信我的凌哥哥是最棒的!”小龍與鯤鵬大天子之戰可以說是慘烈無比!

他們以本體做戰,都是正面的撕殺,相互地撲咬,相互地撕扯,那血淋淋的鮮血不停地飛揚,龍鱗掉落,鵬翅折翼!

當真是好一場龍鵬之爭,絕世罕見啊!

小龍的實力比之鯤鵬大天子還差不少距離,小龍只是天妖後期,而鯤鵬大天子已經是步入了圓滿這一步,更有 “主公,最近獸人帝國調兵頻繁,國都的皇家禁衛軍已經向着長安城方向開拔。”獸族基地的一間會議室裏,司馬懿輕輕搖着手裏的羽扇,緩緩地說道。“而且聽說駐紮在無盡森林外圍的戰神之鞭,也在整頓,隨時可以奔襲過來。”

“有他們的具體消息嗎?”李凌聽到有麻煩上門,皺着眉頭問道。

“我們對大陸的瞭解還很少,據說皇家禁衛軍是獸人帝國最精銳的軍團,主要兵種是由泰格怒虎武士和萊茵狂獅武士組成的步兵十萬,還有爲數5000的綠黨刀客!”司馬懿回答道。

“綠黨族刀客?”李凌疑惑地問道。“刀客這種各自爲戰的兵種在軍團之間的戰鬥,有什麼用?”

“據大陸的記載,綠黨族的精銳刀客擁有一種追風刀陣,俗名快刀陣,專門用來應付混戰,進陣的敵人四面八方都是刀影,一時三刻就會被剁成肉醬。因爲綠黨族精銳刀客的揮刀速度像風一樣迅速,所以叫做追風刀陣。”趙雲說道。

李凌現在帳下的英雄大部分都是戰鬥類,智囊類的只有一個司馬懿,最近凌霄城重建,還有卡萊行省佔領後的內政工作,都壓在司馬懿身上,實在是有點分身乏術。所以情報工作暫時交給了智謀出衆的趙雲負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