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畢,韓寧沖著銀塢啟唇一笑,「我先出去了。」說完便直接遁出了銀塢的體內。

百里曜風見韓寧那一縷靈魂力量安然無恙從銀塢的體內出來,頓時大喜過望,但仍是屏息不敢打擾,直到韓寧重新睜開了眼睛,緩緩從地上站了起身,才上前怒責道:「小師弟,你怎可如此任性妄為,難道你不知道剛剛有多危險嗎?」

說完之後,百里曜風才露出一股后怕的神情,連嘴唇都煞白一片,「你若是出了什麼事……」面上那隱忍的痛苦,看的韓寧心裡也是一悸。

韓寧籌措著言辭,小心翼翼地走到百里曜風身邊,不好意思的瞟了他一眼,這才發現百里曜風背後的衣衫已然盡皆濕透,全部貼在了他的身上,顯然剛剛百里師兄是在如何焦慮中等待著自己出來,一股愧疚油然而生,下意識便咬住了嘴唇,忐忑道:「百里師兄,對不起,是我錯了,我剛剛只想著救他,沒考慮這麼多。」

百里曜風見韓寧這般小心討好的模樣,也不好多做怪責,長長嘆了口氣,神情也鬆弛下來:「這次就算了,不過這種事情決不能發生第二次!」

「當然了,肯定不能有第二次。」韓寧連忙信誓旦旦的保證道,那指天畫地的模樣,看得百里曜風忍不住笑了起來,「行了,只要你以後記得這話就成了。」韓寧也隨著百里曜風一同笑了起來……

還沒等兩人笑聲落下,對面昏迷許久的銀塢終於醒了過來,身上結成的血痂也紛紛落下,整個身軀就似脫胎換骨一般,「嘎吱嘎吱」的聲音從各個骨節相連處傳來,在銀光閃耀中,那個慵懶無比的男子再次出現,比起先前的懶散,現下的他就像是一口深不可測的深潭,充滿了不可預估的爆發力,渾身的肌膚都似初生一般,寶光瑩然。俟他一睜開眼睛,眸中就似兩道冷電划空而過,地上的骨粉都被激得飛揚起來,四下散落。

「多謝主人救命之恩!」銀塢一撩銀袍,便單膝跪在了韓寧面前,本來輕浮的神色再尋不著分毫,而那撲面而來的巨大威勢瞬間壓得百里曜風一窒,暗暗讚歎道:「果然不愧是元嬰期妖獸,這一抬手,一舉足,都這般不尋常,小師弟有了他的保護,以後再不用擔心她的安危了。」於是,看向銀塢的眼神也多了兩分善意。

韓寧倒是被銀塢這一跪,弄得有些手足無措,連忙伸手去扶他,「你不須如此,你是我的契約獸,以後便是我的夥伴,我來救你也是理所應當的!」

「主人寬厚,銀塢感激,但主從之禮不可廢,還請主人受銀塢一拜!」銀塢沒有順著韓寧扶他的手起來,反而衣袖一拂,將韓寧穩穩的送到了他的正前方,推金門倒玉柱便深深拜了下去!

韓寧委實沒有想到,先前還在一個勁兒調戲她的銀塢骨子裡竟然是這麼一個認死理的妖獸,說自己是他的主人便一心一意奉自己為主,言辭舉止間都恭敬無比。

韓寧正在苦惱間,忽然遠處傳來了火靈激動的大喊聲:「百里小子,小寧,你們快過來……」

有了火靈這一叫,韓寧正好順手推舟扶起了銀塢,眾人同時向著聲音來處望去。

奇怪,火靈發現了什麼?

銀塢被韓寧扶站了起來,若有所思的朝著火靈聲音的來處,它莫不是發現了那個地方?

銀塢原本已然堅定的心裡又出現了一分動搖,自己守護了那地方上百年,若是主人想要,那自己還該不該繼續隱瞞下去?

一晃神之間,韓寧與百里曜風已經向著火靈聲音傳來的地方走去,銀塢暗嘆了一口氣,也不得不隨著他們兩人的腳步而去……

湖底之下,萬千枯骨鋪地,到處白茫茫一片,隨著韓寧與百里曜風一步步踩下,時時發出「咔嚓」、「咔嚓」的異響,所經之處,枯骨紛紛化作細如粉末的骨粉,紛揚在他們身邊,再加上遠處星星點點的鬼火磷光,倒委實讓人膽寒不已。

遠遠地,韓寧就望見了火靈在一處坑洞前急得抓耳撓腮,當然火靈是條血龍,不是一隻猴子,但此時它那坐立不安的焦急模樣,韓寧也只能想到用這詞兒來形容它了。

「火靈,你發現了什麼?」百里曜風倒是沒有注意火靈這急得飛來飛去的模樣,反而對那坑洞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那坑洞的面積著實不小,換做現代眼光來看,都快比得上一座籃球場了,這也讓韓寧心生疑竇,這到處都是白骨的地方怎麼會出現一個這麼大的坑洞呢?

火靈一見韓寧幾人趕到了,一扭龍尾,興奮的飛到了他們的面前:「快,快,我們聯手把這坑給轟開,我本龍爺敢保證這底下一定有寶貝!」

原來,火靈先前在銀塢突破之時就發現了此地靈力充沛的不同尋常,起了好奇之心,就順著靈力波動的源頭找去,如今果然有了重大發現,怎能不欣喜若狂?

當下它便想順著坑洞下去,一探究竟,只是還沒等靠到坑洞十米之內,就感覺到有一股澎湃的力量將它用力推了開來,若不是它見機的快,恐怕當場就傷在這股力量之下了!

火靈活了這麼久,哪裡不明白,這坑洞必定含著重大的秘密,不然這洞口前又怎麼會被設下這麼強的禁制呢?但是僅憑它一獸之力,肯定是進不去的,權衡之下,它才忍住了愛寶的天性,喊來了韓寧等人。

「這底下有寶貝?」韓寧好奇的看了不遠處的坑洞一眼,心中疑惑益深,這地方處處透著一股子詭異,現下如果他們再輕舉妄動,引出了什麼更加強大的妖獸,那……

火靈陶醉的深吸口氣,催促道:「是呀,是呀,這底下一定有寶貝!本龍爺活了這麼久,還沒見過那個地方的靈氣能這麼純凈渾厚呢!」

一旁的百里曜風也和韓寧有著同樣的顧慮,現在他們幾人俱已精疲力盡,再出現什麼強大的妖獸,他們根本無法抗衡,但這底下若真是寶貝,豈不是白白錯過了么?

一時之間,幾人心底都是躊躇不已。

百里曜風不經意的側過臉,眸光掃過立在韓寧身後的銀塢,突然發現他的面上露出了一絲猶豫不決之色,又含著一分不舍,頓時讓百里曜風心裡升起了濃濃的懷疑,難道這坑洞之下的東西與他有關?

百里曜風在心底又盤算了一圈,霎時恍然,是了,銀塢在這地方被困了幾百年,哪裡還有他不知道的地方呢?這地方到底是凶是吉,直接問問他不就知道了么。 章節名:第一百零七章靈石礦脈

銀塢也發現了百里曜風的目光,心慌之下,不自覺往後退了一步,臉上的神色不自然極了,落在百里曜風的眼裡更是進一步的證實了他心裡有鬼。ZIyouge.com

百里曜風看見銀塢躲閃的目光,心裡也就有數了,再不拐彎抹角,直接道:「銀塢,你肯定知道這坑洞里是什麼吧?」

「啊,我……我不……。我不知道。」銀塢垂下了頭,避開了百里曜風的目光,含糊其辭。

「嘿!我倒忘了還有你這隻小蜥蜴!」

火靈尾巴一擺就竄到了銀塢的面前,口中妖紅色的火焰若隱若現,低聲威脅道:「你說不說?你不說我拿火燒你!」

「別這樣。」韓寧連忙制止住了火靈的行為,不贊同道:「火靈,你們都是我的契約獸,怎麼好動手呢?既然銀塢不願說,我們就不要逼他了。」

「小寧,你可不要傻,這小蜥蜴先前還打算壞你清白呢,你可不要被他給蒙了…。」

「銀塢不會蒙我的,他肯定是有苦衷的…。」

「嘿,他能有什麼苦衷,你不肯問,我來問!」

「不行!火靈你是我的夥伴,銀塢他也是,我是不會讓你逼他的……」

韓寧和火靈的聲音越說越高,顯然已然爭執了起來。

銀塢看了看護在自己身前的韓寧,心裡的鬥爭越發激烈,最後猛地一咬牙,斷然道:「我告訴你們!」

火靈聞言,也不和韓寧爭了,眉開眼笑道:「嘿嘿,這才乖嘛……」

韓寧為難的看著銀塢,「銀塢,你不要勉強……」

「沒事的主人,本來我就是被迫守著這東西的,現在既然主人已經要帶我離開這裡了,把這個說出來也沒甚麼。」銀塢安慰一笑,明明還是那甜如蜜糖綢緞的聲音,現在聽來卻少了那一分魅惑,顯然銀塢已經收起媚誘的那一套,全然本真的對待他們。

銀塢走到坑洞前一箭之地,緩緩道:「我原本一直住在雲島之上,直到三百年前被一個神秘人捉來了這鬼寂之林,替她看守這兒,這一守就是三百年啊……」

「你是雲島的妖獸?!」

火靈與百里曜風大吃一驚,不約而同問道,話語間竟然透出一股深深的敬畏之意。

「雲島是甚麼地方?」韓寧神色間懵懵懂懂的,她涉足修仙界時間也不斷了,但是雲島她倒真是第一次聽說,看百里曜風他們的樣子,這地方似乎並不普通。

火靈倒吸了一口氣,並沒有回答韓寧的問題,反而對著銀塢再次追問道:「既然你是雲島的妖獸,又怎麼會被人捉來?我不信有人能上得雲島還能安然無恙的帶你下來!」

銀塢微微苦笑一聲,「若是我一直在雲島上,那自然沒人能帶得我下來,也怪我一時好色,這才被這神秘人誘惑著帶了下來,結果生生被她困了三百年。」

火靈翻了個白眼,「活該,呆在雲島你還不知足,居然被人騙了下來,真是個蠢貨!」

「你說甚麼?」

銀塢本就攢了一肚子的氣,被火靈這麼冷嘲熱諷一番哪裡還忍得住,再加上修為步入元嬰期,也不用太畏懼火靈的泯滅火焰了,說話言語間自然火藥味濃重,兩獸一言不和就想開打。

「等等,誰給我解釋一下,那雲島到底是甚麼地方?」韓寧及時的打斷了兩獸間的針鋒相對,再次問道。


百里曜風強按下心下的驚駭,給韓寧解釋了起來,「玄軒大陸上除了傳承萬年的五大派,其實還有凌駕於他們之上的所在,那便是雲島。」

「甚麼?!天下間還有比這五大派更強大的所在!」韓寧掩不住震驚之色,驚聲叫道。

「不錯,據說這雲島之上連一個洒掃的弟子都是金丹期修為,裡面元嬰期修士更是數不勝數,大乘期也有近十之數,你想想我們五大派的大乘期修士全部加起來恐怕都沒有這麼多吧。」說到這兒,百里曜風嘴裡微微苦澀起來,這雲島的實力實在太強了,就算五大派聯手也不一定能夠與之抗衡,如果說高階修士是凡俗界人們心目中的神,那麼雲島就是高階修士心目中的聖地了。

「可是,為甚麼這大半年來我從未聽說過雲島的存在?」韓寧仍是有些不敢置信,這個世界竟有這麼強的所在么?自己苦修至今日也不過剛剛夠格去那兒做個洒掃弟子?!

「雲島的存在在高階修士里並不算秘密,不過低階修士自然是不知道的了,畢竟他們還不夠格接觸這等層次的事情。我也是聽青蘿姐提過的,她也是雲島上出來的。」百里曜風剛剛說完,就意識到自己的語病,急忙解釋道:「小師弟,我不是說你不夠格……」

韓寧點了點頭,好笑的看了百里曜風那緊張的模樣,安慰道:「我知道的,不過青蘿姐為甚麼要從雲島出來呢?」心裡不自覺回憶起那個嬌柔絕美的女子,她竟然也是那個強大而又神秘的地方出來的嗎?

百里曜風茫然的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呢,她們從來沒有和我說過……」

「好了,好了,這不重要,小蜥蜴,快告訴本龍爺,這坑洞底下到底是什麼?」 超級喪尸工廠

銀塢看著眾人那好奇的眼光,終於實話實說道:「那下面是一片高級靈石礦脈,這三百年來我時常過來,取兩塊靈石修鍊……」

沒等銀塢把話說完,眾人就盡皆傻住了。

高級靈石礦脈!

天啊,竟然是高級靈石礦脈!

當今五大派中,實力最為強盛的就是清羽宮,而當年清羽宮的開派祖師會選擇那兒作為門派福祉就是因為那兒的下面有一片中級靈石礦脈,也正是因著那一小片中級靈石礦脈,清羽宮的靈力才會如此鼎盛,修鍊起來才會如此容易,由此可見,靈石礦脈對一個門派來說有多麼重要,可是現在銀塢竟然告訴他們,這坑洞下面是一片高級靈石礦脈!

火靈「嗷」的一聲就叫了起來,也不記得前面還設著極為厲害的禁制,一頭就撲了上去:「我的,都是我的,哇哈哈,高級靈石礦脈啊……」

「砰!」一聲巨響,火靈就像是一顆發射出膛的炮彈一般,以比衝過去更加迅猛的速度騰雲駕霧一般的向後飛去。

「啪嗒!」數十丈開外,火靈那如同紅寶石雕刻成的龍軀,歪歪扭扭的摔在了地上,若不是它已經將龍元石吸收的差不多了,龍軀也凝固的可以了,這一記反作用力就能把它的龍魂摔散,遭受重傷。

「火靈!」韓寧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時,正好看見火靈被反彈出去的那一幕,只是它的速度實在太快,韓寧根本拉它不住,只能眼睜睜看著它飛了出去。

「主人不必擔心,這禁制不會主動攻擊我們的,它的作用就是反彈,所有用在上面的力量,它都會以雙倍的力量反彈回去……」銀塢說得輕描淡寫,但韓寧卻聽的心驚膽戰。

這個禁制實在是可怕極了,萬一誰要是莽莽撞撞的想要強行破開它的話,攻擊一旦發出,在措不及防之下,雙倍力量反彈而回,那豈不是死定了?

幸好,先前火靈還算有分寸的,僅僅用了龍身的肉體力量,要是它動用了泯滅火焰的話,那估計他們就一個也跑不掉了……

慶幸之下,韓寧突然想起了剛剛在小湖中心的水柱之上撿到的那塊水系靈石,莫不是這高級靈石礦脈里產的皆是水系靈石?

韓寧沒察覺下她已然將這疑問問出了口,銀塢笑著搖了搖頭:「主人,不是的,這底下的靈石礦脈里,各種屬性的高級靈石都有,不過可能是因著在水底的緣故,水系元素異常活躍,裡面水系靈石倒是佔了很大一部分,您撿到的那一塊恐怕就是我挑揀火系靈石時不小心被水流衝上去的吧。」

「哦,原來如此。」韓寧微微點了點頭,好奇道:「這個禁制這麼厲害,你是怎麼進去的?」

「這還不容易,主人,看好了!」銀塢傲然一笑,自懷中掏出了一個華光四溢的小圓盤,凌空一拋,霎時變的巨大無比,懸浮在半空之上,周圍還有無數咒語般的符號在旁邊旋轉,有一些,韓寧認得,有一些,連她也沒有見過,交織在一起后更是複雜無比。

「主人,來,我們上去吧。」銀塢對著韓寧恭聲道,眼角順帶瞟了百里曜風一眼,似乎也默許了他的上去。

韓寧見狀也不推辭,拉著百里曜風就在這圓盤之上站穩了,那圓盤如琉璃般透明,看上去也不大,但站他們幾人卻是綽綽有餘了。

這邊的光芒自然也被摔倒遠處的火靈看見了,它一邊用著最快的速度努力往這邊飛來,一邊急聲道:「等等我,等等我……」

銀塢對著火靈急切的聲音充耳不聞,見韓寧與百里曜風都站穩了,開口詢問道:「主人,那我們走吧。」

韓寧憋住笑意,睨了還在拚命飛來的火靈,抿唇道:「還是等等火靈吧,不然一會兒回來,它就該炸了。」

銀塢無奈的停下了結好的手印,悶聲道:「既然主人都這麼說了,那我們就等等那條破龍吧。」

火靈的速度極快,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它就飛了回來,見韓寧三人還未離開,才鬆了口氣,直接癱倒在圓盤上,氣喘吁吁道:「幸好小蜥蜴你還有點良心,知道等等你的龍大爺,呼哧呼哧,看在你表現這麼好的份上,我就不隨便對著你噴火了。」

銀塢對火靈拋來的「橄欖枝」絲毫不領情,不屑道:「你這條傻龍,我才不是為了你,我是聽主人的話!」

眼看著兩獸又要吵了起來,韓寧趕緊打起了圓場,「不用爭了,銀塢,既然火靈已經到了,那我們就快進去吧。」

「好的,主人。」銀塢現在可謂是唯韓寧命是從,見韓寧發了話,自然也就不再耽擱,手印推出,直接啟動了圓盤。

圓盤突然迸發出五顏六色的七彩光芒,韓寧只覺得身體在高速的旋轉著,似乎有一種要被甩脫下去的感覺,就連眼前也開始有些暈眩起來,在強光的照射下,前方的東西都變得模糊不清起來……


「進!」

銀塢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韓寧感覺她好像穿透了一層說不出的阻隔,似水又似膠,充滿了柔韌性,她明白這就是那強大的禁制了。

等到停止了旋轉,韓寧才緩緩恢復了視力,眼前的一切簡直美得她連做夢都不會夢到。 章節名:第一百零八章浮星蝶(修)

站定之後,韓寧的眼前驀地出現了一點墨藍光,彷彿夜空中乍現的一顆碎星,靜靜散發著光華,在她的視網膜上形成了一輪唯美的光暈。ziyouge.com

韓寧控制不住的向前走了兩步,才發現那是一朵深藍色的小花,生在石縫之中,就好像她前世見過的蝴蝶蘭,似蝶翼般的花瓣忽而蜷曲,忽而舒展,藍色的粉末隨著花瓣的變化輕輕灑落,帶著淡藍色的熒光,美的如詩如畫。

「這是什麼?」

火靈飛舞到韓寧面前,看著那朵嬌嬈的小花,好奇的降下身軀道,一陣清幽的香氣襲來,真是難以想象一朵花兒竟然會這麼的香。

韓寧以詢問般的眼光看向了銀塢,待看到銀塢微笑著點了點頭,才輕輕的蹲下了身子,纖細的玉指觸碰上了柔嫩的花瓣,小花立即受驚般的合上了花瓣,好像一位含羞的少女,連光亮也一併消失了。

「這裡也有。」百里曜風帶著驚喜的聲音從前方傳來,顯然大家都被這種形態美麗的花兒傾倒了。

「真的嗎?」

韓寧聞言,重新立了起來,向著前方五顏六色的光芒走去,那含羞的小花開始三五成簇的出現,顏色不一而足,有魅惑的紅、紫羅蘭的芳、冰雪的藍、碧綠的翡、輕盈的青、鵝黃的嫩……俱含著令人迷失的香氣,甜蜜的醉人。

不多時,韓寧便看見了在前邊漫步的百里曜風,正想走去他的身邊,卻發現他好像看見了什麼不思議的情景,瞠然的張大了目……

「怎麼不走了?」

韓寧好奇的沿著百里曜風的眼光看去,下一秒,她就再也吐不出一個字,眼前的景象實在太過震撼了!

比上面的坑洞還足足大上兩倍面積的平地,生長著成千上萬的含羞小花,在黑暗中綻放著琉璃般的光芒,錦簇地照亮了整片平地,紛紛揚揚的彩色熒粉落下,就好像一瞬間漫天的繁星都墜落於此,那是一片璀璨的花海,暗香疏影。

這是在最深沉的夢境中都無法看到的景象。

韓寧下意識的便屏住了呼吸,好像再多呼吸一下都會把這幻夢驚醒,後邊趕來的火靈也被這一美景迷醉了,連嘴巴都合不攏了,哈喇子流了老長……

韓寧垂下的袖子不小心拂到了身旁一株完全盛放的玫色小花,那玫色小花驀地脫離了枝葉,飛舞起來,似一道流光,美得不可思議。

「這,這……」韓寧呆愣愣的看著那隻美麗的彩光小蝶,在半空中劃出蹁躚的軌跡,如夢似幻。

火靈好勝之心大起,龍爪探出,探向了半空中的那隻翩翩起舞的彩光小蝶,彩光小蝶竟然化為靈光自它爪縫間逸散,一俟離開它身軀一米開外,便重新凝結起來,向遠處飛去……

火靈哪肯就此看著這隻小蝶就這樣飛離,龍軀一扭,追了上去,跟在彩光小蝶身後,衝進了一望無際的花海之中,一叢叢一簇簇繽紛艷麗的小花被激得全部飛舞了起來,化作無數只蝴蝶,在火靈身邊縈繞著,似精靈一般讓人有種淡忘了塵囂的感覺。

香氣愈發馥郁,和著那滿天飛舞的蝴蝶,幾乎讓人產生了時間定格一般的錯覺。

「美么?」

銀塢那似蜜糖錦緞般的聲音溫柔響起,就好像為這美景配的背景音樂一樣,不但沒有絲毫違和感,還意外的協調。

「美。」

韓寧眼珠一錯不錯的盯著前方,聲音輕的好像一陣風就能吹跑。

「這些就是與靈石礦脈伴生的浮星蝶,它們不生不滅,只要有靈石礦脈的地方就有它們,它們是完全由靈石礦脈蘊育而生的,而浮星蝶的數量也決定著靈石的品質,我上次來的時候,還沒有這麼多呢。」銀塢面含微笑的說完,看著浮星蝶的模樣就像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孩子。

百里曜風倒吸了一口氣,蹲下了身子,用隨身的飛劍向下挖掘了兩下,去掉浮在最上面的泥土,一層黑黝黝的石體表面便裸露了出來,隱隱閃著璀璨的光華,彷彿是將世間最美的寶石融化其下,瑰麗的色彩襯著漫天的彩光蝴蝶,美得令人眩暈。

百里曜風渾身止不住的哆嗦起來,拿著飛劍的手也有些顫抖起來,「是高級靈石,高級上品靈石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