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斂住自己的眼淚真的是件很痛苦的事,岑惜從來抗拒不了的就是權璟瑜的懷抱,因為這是她的避風港。

他的懷抱就是她最痛苦,最傷心時的港灣。

他是保護她的人,她從來都深信不疑。

但現在,給她痛苦的人卻也是他。

「好,我們開誠布公的說,你隱瞞我的,還有我所知道的。」

權璟瑜抱緊岑惜的雙臂在這一刻微微顫抖了一下,隨而更加緊緻的抱住岑惜。

終究,他想要隱瞞住的還是被小惜知道了?!

是敏延告訴她的?

是顧寧琛告訴她的?

還是亞希告訴她的?

權璟瑜從來不會混亂,但只有和岑惜有關的事,他統統會亂了節奏。

***********************************************************************

「是我來告訴你,還是你親口把你隱瞞我的那些秘密都說出來?」

岑惜眼眶通紅的看著權璟瑜。

這副曾經看著自己只會單純甜笑的眼睛,此刻卻包含著對他濃濃的恨意。

是的。

她都知道了。

什麼都知道了。

而且還把他當作了謀害了他們岑家的兇手……

「岑灝沒有……死。」

首席的祕密甜心 ,岑惜眼神中的恨意更深。

果然。

他都知道,他什麼都知道——

「你知道我哥還活著,所以很生氣,對不對?」

***********************************************************************

岑惜幾乎是在咆哮。

權璟瑜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接受,他的確讓安爵西決絕那個總是跟他挑/釁的偷/拍記者,但是他沒有想到,翻找那個人暫住的地方,竟然翻找除了岑灝和岑惜的合照——

所以,一切都有了答案。

岑灝沒有死。

是他在暗地裡一直在和他作對。

權璟瑜最清楚不過,岑惜和岑灝的感情有多深,那是岑惜最愛的兄長,從小就和父親一樣疼愛著她。

岑灝和岑鎧紳一樣,任誰都不可能在他們的跟前傷害到岑惜。

想必傳染病院的那場火讓岑灝對他已經恨之入骨,即便他解釋,也不會讓他們兄妹相信,他根本就沒有出手。

「如果我告訴你,我的確在某一個時刻希望害死我們權家的人不得不好……」

權璟瑜眼神突然很冷。

***********************************************************************

映照在水面上的月光折射在他兇狠的眼瞳里,讓岑惜的心就像是被撕扯成了無數碎片。

他承認了。

他承認是他害死了她的父親,她的兄長,所有的意外,都是他一手安排的!

「權璟瑜,你該死!」

權璟瑜永遠都不會預想到他最愛的女人會對他吼出這樣的台詞。

他的心很痛,很痛。

「是,我該死!」

「但該死的我不會就這麼放你走!」

權璟瑜情緒被激了起來,雙手都緊緊抓住岑惜的手臂。

他很用力,也許自己都不知道。


***********************************************************************

岑惜只覺得骨頭都要被折斷了。

卻在這個時候笑了,冷笑:

「我現在才明白,也許我在被你推下樓的時候就該死去。」

「……」

權璟瑜詫然。

這個他最愛的女人竟然以為他是把她推下樓的那個兇手……

所以她是以為那半年來軟禁她,甚至要把昏迷中的她開膛破腹的人也是他?

權璟瑜紅了眼眶。

男兒淚在眼眶裡打轉。

怎麼可以這樣,他就是怕她會有這樣的想法,才辛辛苦苦的隱瞞了她十年。

知不知道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對自己的心的折磨?!

因為他愛上了仇人的女人,他還無可救藥的為了這個女人拋棄了自己的家仇,自己的親人,幫著殘害他家人的兇手疼愛著她,保護著她!

***********************************************************************

權璟瑜也是一下子情緒都涌了上來。

「我不會允許你死的,岑惜。」

他咬牙切齒的念著她的名字。

岑惜一雙眼睛都是對權璟瑜的仇恨。

他不希望她死嗎?

留著她一條性命還想做什麼?

「權璟瑜,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的。」

岑惜撥開權璟瑜的手,權璟瑜很了解岑惜的個性,她從來都不軟弱,只是因為愛他,才溫婉的依靠在他的懷裡。

如果她恨你,那麼就算你強求她,她也不會對你屈服。

權璟瑜無法忍受岑惜向後退開的距離——

「為什麼不能?我可以把你關起來,哪裡都不準離開……」

***********************************************************************

權璟瑜抓住了岑惜,岑惜渾身都顫抖起來,他是要至死都把她軟/禁在這裡么? 晨曦的光打在岑惜的臉上,她看上去就和朦朧的晨曦一樣朦朦朧朧的,眼皮有一下沒一下的眨了又眨。

一夜沒睡的樣子,很疲憊……

權璟瑜的手從後面伸了過來,撥弄著她鬢角處的黑髮,動作有多輕柔,表情就有多疼惜蠹。

岑惜並沒有反應,沒有撥開他的手,只是默默的閉上眼睛髹。

她的沉默比她的反抗令權璟瑜更心痛。

從昨晚揭穿了那個秘密,他的心一直惶惶不安,他說過不會放她離開,所以這一/夜都不安得抱著她,就怕她會突然在她的懷裡消失。

岑惜很累,閉上眼睛只覺得眼睛里的酸澀蔓延到了整個身體。

她安靜得讓權璟瑜害怕。

低頭輕柔地吻著她的肩膀。

她依舊沒有反應,但低啞的聲音就這麼飄了過來:

「權璟瑜,我們離婚吧……」

如果有什麼東西可以撕裂權璟瑜的心,那麼就是岑惜的這句話。

權璟瑜沒有回答,因為他不會答應。

一雙手臂死死纏在她的身上。

岑惜覺得難受,覺得抗拒,卻還是什麼反應都沒有。


因為她最清楚,她沒有反應是對權璟瑜最痛的懲罰……

***********************************************************************


岑惜的反應太過安靜,也太過平靜。

權璟瑜幾乎都不敢出門。

公司里打了電話,一個又一個。

岑惜只是往他那一邊看了眼就往樓上走,權璟瑜站在客廳里,安爵西和他耳語了什麼,權璟瑜交代下宅子里多加派人手才離開。

岑惜並沒有想過逃。

她不會做那麼愚蠢的事,因為逃去哪兒,終究還是會被權璟瑜找到。

嬰兒床里,寶寶貝忽然傳出了哭聲。

岑惜跑了過去把孩子抱了起來,給孩子換了尿片,孩子還是在哭,岑惜就一直抱著寶寶貝,是餓了嗎?

岑惜早上的時候剛餵過奶。

情緒有些慌張起來,給醫生打了電話。

生怕身體哪裡不舒服,就出門去了醫院,保鏢緊張的給安爵西打電話報備。

岑惜一會兒后就收到了權璟瑜的電話。

第一個第二個,她都沒接。

所以她收到了權璟瑜的簡訊:

「你是要我發瘋么?還是是我和你的,我有權知道我兒子怎麼了。」

***********************************************************************

岑惜在帶著寶寶貝看完了醫生后給權璟瑜回了簡訊:

「孩子沒事。」

權璟瑜收到簡訊鬆了口氣。

剛交代保鏢一定要看著岑惜,不准她去別的地方,保鏢就回復過來,岑惜已經上了車,並沒有要去別的地方的打算。


岑惜帶著孩子回到家。

可能是哭累了,寶寶貝在岑惜的懷裡睡得很安靜。

醫生說給寶寶貝做了檢查,並沒有健康上的問題,可能是天性敏/感,所以才會哭……

「傻孩子,你是怕媽咪離開爹地,再也見不到爹地嗎?」

「可是舅舅要怎麼辦?媽咪得對每個人都公平才對。」

岑惜捋著寶寶貝的小臉。

孩子很黏她,天性這東西真的很可怕。

畢竟是有了彼此骨肉的關係。

就算是恨,也無法恨得乾脆。

岑惜想到權璟瑜從遇見她時就編製起了謊言,心裡就一下下的抽痛。

魔尊獨寵:仙妻太妖嬈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