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衝天而起,人群彷彿看到一頭神龍衝上天空,他的身上,都是龍影,彷彿那股血脈的力量要完全的噴發出來。

「轟、轟、轟!」覆蓋著龍鱗的手臂擎天,將七曜星辰托舉,任由毀滅之力肆虐,割裂著龍鱗,鮮血狂涌,絕不退縮,他要以雙手,托起一片天地。


慘烈,以三個人的力量,對抗百餘位天才,三人的身上,都沾滿了血腥,地上屍體不斷的增多,在進入秘境的那一刻所有人就該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幕,為了奪得寶物,將有無數人付出鮮血代價。

遠處,依舊不斷有人被這邊恐怖的氣息吸引過來,肯定是有寶物出世,才會引發如此震撼的戰鬥。

天池的人群當中,宇天機嘴角中透著冰冷的笑,看著三人還能抵擋多久,他們天池還有許多強者在這裡,這兩件強大的器物,一定是屬於他們天池的,他宇天機身為天池領袖,當然要獨得一件,此刻他已經在思考,是要那古鐘,還是那金色的長袍。

此時,在幾千米外,一道劍氣長虹瘋狂的席捲過來,宛若一柄無堅不摧的利劍,疾馳而來,快到不可思議。

「轟!」一道朝著這邊趕來身影只覺渾身一僵,身上瞬息被汗水給浸透,盯著前方那道從他身邊飛馳而過的劍芒,好可怕,那真的是人嗎?他感覺剛才有一柄可怕的利劍差點就將他整個人都穿透了。

他還沒有來得及從震撼中清醒過來,又是一道幻影從他的身邊掠過,美妙無比,那幻影踏著虛空,步法變幻莫測,任我逍遙,極其的瀟洒。

來人正是林楓和唐幽幽二人,他們在很遠處就感覺到了這邊的可怕戰鬥氣息,瘋狂的朝著這裡閃爍過來,遠遠的就看到了被人群圍攻的三人,赫然竟是君莫惜、雲飛揚以及皇甫龍。

瘋狂戰鬥的人群似乎沒有看到那飛馳而來的劍芒,直到劍氣臨身,天池的陣營當中,後面一道身影豁然轉身,隨即目光瞬間驚駭欲絕,之後,被劍芒吞沒、撕裂掉,死的不能再死。

「嗤、嗤……」天池之人只感覺一股鋒銳之氣所指,血氣衝天,身體狠狠的顫慄了下,隨即他們就看到一道劍芒穿透人群,一排的人群直接被那劍氣給徹底的撕裂掉,無比恐怖。

「萬劍、殺。」一道怒喝之聲震顫天地,千萬柄劍在同一時刻綻放出璀璨的光澤,那些攻擊君莫惜三人的強者不斷被劍氣給割裂殺死,身體狂猛後退。

「歸一。」又是一道可怕的劍芒綻放,好幾人的身體被直接穿透、死、身影漸漸變得清晰,看到這身影人群的眼眸一凝,是神宮等幾大勢力爭奪的青年強者林楓。

天池的人更是眼眸一僵,林楓竟然在這緊要關頭趕到了。

「走。」林楓怒喝一聲,五道身影衝天,回到那洞府石壁之上,不再繼續呆在人群的正中間,冰冷的目光透著殺意,環視人群。

宇天機等人的眼眸緊緊的凝視林楓,剛才他一擊,殺了不少天池強者。

「林楓,看來你也要做天池叛逆,將受天池誅殺。」宇天機冷冷的吐出一道聲音,殺意凜然。

「閉嘴。」林楓怒喝一聲,聲音當中彷彿都有劍芒吞吐而出,盯著宇天機。

「天池尊者曾囑咐我等齊心協力,你們為奪寶物,不惜誅殺同門,竟還有臉說我們是天池叛逆,你當你自己是誰,領袖?你若是領袖,可敢與我決戰?」


林楓鋒芒畢露,字字如劍,讓天池之人身體都是一顫,他們一直都是理所當然的認為和他們作對的就是天池叛逆,而林楓的話卻是想要顛覆他們的想法,天池豈是宇天機說了算,他是領袖敢戰否!

ps:求支持。 安隅的掌心,很粗糙。

與養尊處優的大小姐不同,掌心關節之處有一層淡淡的繭子。

少年時留下來的,成年後依舊還在。

柔嫩一詞根本與她無關。

這一點,徐紹寒早已知曉。

工人的手與文人有著不同之處,養尊處優的手與生活艱苦人的手又有不同之處。

徐紹寒細細磨著她掌心的薄繭,未言語,但面色清寒。

直至快到公寓樓下時,這人才極淡的道了句:「往後好好養著。」

謝呈聽聞這話,有些異樣猜想,但安隅知曉,這人捏她掌心捏了一路,養的是什麼,她清楚。

這夜歸家,已是十一點的辰光,不早,但也不算晚。

眼前,經濟論壇還在繼續,這人早出晚歸將近一周,夫妻二人之間的交談也變成了日常問候,用徐先生的話語來說,今日難得歸家早,他也不同她計較警局裡的事情。

免得傷了夫妻和氣。

這夜、二人廝磨一番相擁睡去,清晨醒來,安和律所的三位合伙人上了頭版頭條。

蓋過了這幾日首都正紅火的經濟論壇會議。

晨間光景,徐先生出門早,喚來徐黛伺候安隅起床吃早餐。

八點不到這人到了會場,商場上,有來往頻繁且相熟的好友笑眯眯的拿著一份晨報往他跟前而來,拉開椅子坐下去,笑問道:「徐董有福了?」

「恩?」男人不明所以。

不清楚這大清早的,這個福從何而來。

友人笑眯眯的將手中報紙鋪展開來推至徐紹寒跟前,正兒八經揶揄道:「家有悍婦,如有一寶,徐董可不是有福了嗎?」

這正兒八經揶揄的話語讓站在身後的謝呈抬手搓了搓鼻頭,掩飾住了即將迸發出來的笑意。

什麼家有悍婦如有一寶?

他只聽過家有悍婦良友不至,國有妒臣賢士不留。

這個一寶,只怕也是他憑空捏造出來的。

徐紹寒拿著報紙看著上面的大板塊,安和三位合伙人齊刷刷進律所的照片。

標題黨倒是口下留情了,似是怕吃官司,攻擊的話語半句都不敢用。

但這上面將事實描寫的太過清明。

「徐董、敢在外面瞎搞嗎?」友人坐在對面拖著下巴問他。


見徐紹寒冷眼睨了他一眼,在嘖嘖道:「鋼筋啊!」

這兩句話聯繫起來的一起無非是你要是敢在外面瞎搞,回家鋼筋伺候。

旁人不知,謝呈知,還有比鋼筋更狠的東西。

安隅晨間未醒,床頭柜上電話嗡嗡作響。

伸手撈起,若是旁人不接也罷。

可這電話,來自徐先生。

她迷迷糊糊看了眼時間,臨近八點半,論壇會議在即。

「還在睡?」那側,徐先生話語清淡,開口詢問。

「恩、怎麼了?」徐太太半夢半醒間能接這通電話,看得出來,甚是不易。

「安和上新聞了,不準備起來處理?」言下之意就差很直白的說,你還睡得著?

安隅醒了三分,睜開眼帘, 中二病教你做人[綜漫]

那側將起,正站在廚房喝著水看者今日份新聞。

接到安隅電話,還沒待她開口便知曉所謂何事了,道了句:「不管、讓它掛著,就當給我們做宣傳了,我看了下版面,寫的不錯。」

唐思和這話真不假,往常的新聞哪個不誇大?哪個不浮誇?

但今日這新聞,極好。

不知曉的人還以為他們買的頭版廣告。

安隅無言。

那便如此了。

商人跟政客之間的不同在於,前者牟利,後者謀名聲。

是以,當安和的新聞掛到中午還未下來時,安隅接到了一通來自總統府秘書辦的電話,但不是來自溫平。

那側,那人用客氣且且帶著幾分威嚴的語氣告知安隅此事儘快處理。

且還直接點名告知:「閣下不喜家人頻繁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徐董就是最好的參照。」

安隅拿著電話,看了眼號碼,本是想將這人號碼記一記的,但發現只是座機號碼。

遂還算客氣詢問:「先生貴姓?」

「免貴姓盛。」

「盛先生難道不知每個公司都有每個公司的企業文化嗎?倘若一個律所都要參照徐氏集團那樣的跨國企業的話,想必我活著也是很艱難的。您說是不是?」

「勞煩盛先生帶句話,閣下若是不喜,直接去提點報社好了。」

說完,吧嗒一聲掛了電話。

她與徐啟政的關係已經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了。

以往還能裝模作樣,現如今?

倒也是省了。

那側,那人收了電話,許久都不大敢動。

臨了見溫平從身旁穿過,伸手抓住溫平的手腕,掩著嗓子小聲問道:「四少夫人跟閣下關係是否———。」不好、這二字他愣是沒敢說出來,生怕說出來惹禍上身。

可偏生,溫平也是個裝傻充愣打圓滑的高手。

「是否什麼?」

那人話語一哽,溫平不說,他哪有膽子說出口?


「沒什麼,」訕訕道了句,轉身離開。

唯有溫平低眸看了眼桌面上的座機,目光不動神色的移開,未有半分多餘情緒,

徐啟政大抵是知曉了什麼,眼下,手中但凡是關於安隅的事情都由旁人去完成,未過溫平之手。

這日上午,趙書顏依舊在醫院,漫長的住院期間成了她分秒的煎熬。

午後、姜章過來查房,同她聊著注意事項以及飲食問題,趙書顏都像個乖巧的學生似的一字一句的聽著。

不懂之處且還問了幾句。

臨了,姜章準備離開時,趙書顏開口詢問:「姜醫生跟何樂是夫妻嗎?」

姜章聞言,緩緩回眸網線趙書顏,目光中帶著幾分不解。

只聽她在道:「上次在晚宴上我們見過。」

姜章點了點頭,確實是見過。

「趙小姐想問什麼?」姜章直言開口,沒有與她周旋的心思。

「姜醫生現在是單身嗎?」趙書顏在問。

「姜醫生這麼優秀一定有很多女生追吧?」


「我有愛人,趙小姐好生休養,」說完,姜章轉身離去。

依舊是面無表情的高冷樣兒,反倒是跟在他身旁的實習生陰測測道了句:「洞庭山出來的吧?」

「什麼意思?」姜章不解。

身後,護士悠悠答了句:「專產綠茶。」

姜章想,難怪安隅這麼不喜歡她,原來,是有原因的。

「現在的年輕姑娘真是不得了,披著林黛玉的外披魅著嗓子干盡壞事兒,裝柔弱裝的爐火純青,也真是不得不佩服。」

護士長說著,悠悠走遠。

顯然是看不慣。

姜章無所謂,只要別人說的不是他老婆,是誰他都當成沒聽見。

走過十月中旬,天氣漸涼。

徐氏集團城郊地皮在十月二十日動工,這日是個宜動土的好日子。

開發商都講究運道,時道,所謂天時地利人和必然缺一不可。

臨近二十日之前,徐先生將安隅的生辰八字報給了首都南山寺廟,有意和一和。

那日,安隅笑他,「二十一世紀還搞這些封建迷信?」

徐先生站在琉璃台前切菜,道了句:「信則有不信則無,對於牛鬼神色,懷敬畏之心總歸沒錯。」

安隅伸手將手中西紅柿遞給人家,似是無話找話:「有過不好的經歷?」

「搞房地產的鮮少有人能萬事順遂的,總歸會遇上那麼些事兒,不聊這個。」

徐先生顯然不願提及這個,安隅也僅是問了這麼一嘴,在無他言。

十月二十日,風和日麗,徐氏集團新大樓動工的第一鏟,由徐氏夫妻二人合力完成的。

這是多年流傳下來的規矩。

只是往常,都由徐紹寒一人動手,今日,較為不同。

上午十點的光景,陽光不算燥熱,安隅穿著運動服站在徐紹寒身旁,頭上一頂鴨舌帽遮住了半邊臉。

擋住了陽光。

眼前,記者按著快門,閃光燈混著陽光讓安隅睜不開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