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兒看見錢好,立即撲了過去將她緊緊抱住!

白鈺寒的心臟猛的一縮,雖然與錢好才見了兩次面,但是看見她被別的男子抱住,這心裡就跟針扎一樣難受。

錢好飛快的說道:「魅兒,你搞什麼?」

魅兒眼珠一轉,說道:「妹妹,我可找到你了!我是哥哥啊!」

錢好真想兩眼一翻暈死過去算了。

魅兒晃動錢好的肩膀說道:「對不起了妹妹,都是哥哥不好,不該把你氣跑了,跟哥哥回家吧!」

錢好看向白鈺寒,她沒別的意思,只是想看一看,然後跟著魅兒走。

然而白鈺寒卻誤以為錢好在向他求助,心裡一顫立即說道:「神使,你不能帶她走!」

「憑什麼?她是我妹妹!」魅兒哼道。

白鈺寒咬牙說道:「她是朕的皇后!」

魅兒心裡狂笑,面上卻冷冷的說道:「你不過是個凡人,如何配得上我妹妹?」

【作者題外話】:明天凰凰的新文上線,這本書更新改到中午更新。 白鈺寒眼神一凜,說道:「她是朕的女人!」

魅兒看向錢好,眼中閃著鄙夷,彷彿在說:「娘啊,這麼快你就被撲倒了啊!」

錢好臉上一紅,說道:「皇上,臣妾有事情與『哥哥』商量!」她把哥哥這兩個字咬的極重,這個魅兒以後在收拾你!

魅兒心裡笑翻了,但她的確有事要與錢好單獨說。

時空禁域 :「去吧,不許偷偷跑!」

錢好應了一聲,拉著魅兒跑出去,二人找了一個隱蔽的角落停下。

魅兒手一揮周圍形成結界:「娘,你去哪了?」

錢好給了魅兒一個爆栗子,打不疼出出氣也好:「我被決紅塵抓走了,你知道嗎?決紅塵就是天,姚玲就是地,他倆掐架引起的滅世重生!」

魅兒想了一下,說道:「原來是這樣,不過姚玲現在就是這個國家的皇太后!」

「啊?」錢好有些麻爪,不知道該如何辦。

魅兒說道:「爹爹被姚玲扔進煉化池裡洗鍊了一番,不過我總覺得有一股力量在保護他的神智沒有讓他變成行屍走肉!」

錢好問道:「這三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魅兒嘆了口氣:「爹爹遺忘了很多事情,也不記得空間了,但是空間里運作正常你不用擔心。外界開始沙化,這個國家成了綠洲!」

錢好挑眉說道:「那為什麼不把這裡的人也送入空間?」

魅兒說道:「暫時還不能,你不能讓爹爹這樣進去吧,他這個樣子就是姚玲的打手,他進去了會直接把空間送給姚玲!」

錢好點頭:「沒錯,可是我要怎麼做?我與決紅塵打賭,一年內讓你爹重新愛上我,若是不能後果很嚴重!」


魅兒說道:「這個我不擔心,我擔心的是你倆擺脫不了宿命!」

錢好一怔,皺眉說道:「你是說我倆最後還是會打一架?」

魅兒點頭:「是啊,若是沒有姚玲,沒有決紅塵,你們是不會打架的,可偏偏有這麼兩個人存在!」

錢好感嘆道:「果然是因果關係,難道宿命真的擺脫不掉嗎?」

魅兒檢查了錢好的身體,說道:「你身體里有封印,我解不開!」

錢好點頭:「嗯,現在我就是個普通人,沒有任何力量!」

魅兒皺眉說道:「那你還是留下吧,看爹爹那樣子還是喜歡你的,至於姚玲,你最好別見她!」

錢好咬唇:「不見?可是我在這裡總會有見面的時候,不見是不可能的!」

魅兒點點頭,擔憂的說道:「那怎麼辦?」

錢好笑道:「沒事,她不會殺我的,至少她也在等我和白鈺寒打架呢!」

魅兒搖頭:「不一定,她現在應該不希望你們打架,她要的是一個完全掌握在她手裡的世界!」

錢好抿唇沉思片刻說道:「嗯,我知道,我會小心謹慎,你別擔心我!」

魅兒苦笑:「我能不擔心嗎?這衣服你拿去穿著,至少普通的刀劍都傷不了你,若是姚玲那麼強悍的人三掌之內也拍不死你!」

錢好接過衣服,翻了一個白眼兒:「你這是怎麼說話呢?你娘那麼容易被拍死嗎?」

魅兒失笑:「是是是,我娘是打不死的!」


錢好嘴角一抽,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強嗎?

魅兒說道:「你的鳳凰血脈沒有被封住,如果遇到危險還能化作鳳凰跑掉,不過機會只有一次,你自己小心!」

錢好點頭:「我知道了,你要做什麼?」

魅兒想了一下說道:「我還是得將外面的人趕到這裡來,若是到了滅世那一天也好能統一收入空間!」

錢好挑眉說道:「我看不用等什麼滅世了,外面的沙化應該是因為這個地方的能量在消失,很快這裡就會變成一堆沙子!沒有水源的地方生物也沒辦法存活,這與滅世有什麼區別?」

魅兒點頭:「娘說的是,我會儘力的!」

錢好拍拍魅兒的肩膀,然後順勢捏住魅兒的臉蛋:「你真是膽兒肥了啊,居然冒充我哥哥!」

魅兒嘿嘿乾笑:「這個是權宜之計!」

錢好鬆開手,說道:「去吧,有空找找你哥哥!」

魅兒說道:「找他幹嘛?天天跟嫂子黏黏糊糊的!」

錢好眼睛一亮:「你找到了?」

魅兒點頭:「這三年我打通了所有的空間,將願意跟我走的人都帶入我們的空間里了,哥哥……還不如叫他弟弟,沒我大呢!」

錢好失笑:「看來我這個怪胎只能生怪胎,你和他一樣!」

魅兒撒嬌道:「怎麼會,人家很正常啦!」

錢好側目:「正常?你是說下輩子的你吧!」

魅兒哼道:「不跟你說了,你自己保重吧!」

錢好點頭,目送魅兒離開,心裡還真有那麼點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慨!

返回御書房的時候,白鈺寒正在發獃,俊眸里滿是迷茫,讓錢好不由得心痛。


「皇上……」她都不記得自己多久沒這麼叫過他,彷彿一下子又回到了白水國的那一刻!

雙靈至尊 ,眼中閃過一絲欣喜:「回來了,去棲鳳宮準備封后大典!」

錢好點頭,沒多說什麼,也許他們已經變成了水乳交融的你娃娃,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分不開了!

棲鳳宮很大,只是布局與白水國的不同,不少宮人進進出出的做打掃。

錢好將魅兒給的衣服換上,外面套上宮裝。

出宮的林錢好得知皇上封錢好為皇后,她只是笑了笑,心裡沒有任何嫉妒,這就是命,不可強求!

而勝於的皇后候選人卻很不甘心,皇后做不成那做個妃子也好吧。可惜白鈺寒一道聖旨下來,她們不僅做不妃子連宮女都沒機會做,直接被送回各家!

而身為太后的姚玲挑眉看著錢好的畫像,她心裡琢磨了一下,說道:「居然是她,難道這就是宿命不可抵抗嗎?來人,帶皇後來見哀家!」

「是!」公公領命出去。

姚玲冷笑道:「錢好,你居然還活著,這一次絕不會讓你活過明天,你活著就意味著滅世重生,所以你還是乖乖的受死吧!」 白鈺寒淡淡的說道:「是妖!」

「呃?」錢好沒想到對方居然是妖!

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野獸,錢好眼尖的看見野獸後方的指揮官,只覺得身影有些熟悉!

「那邊是指揮官,擒賊先擒王!」錢好說道。

白鈺寒看了她一眼點點頭,直衝過去。

錢好緊隨其後!

距離越來越近的時候錢好看清楚指揮官的面容,赫然發現那人居然是靈樹!

靈樹也看見她了只是嘴角一勾,泛起一個莫名的微笑。

錢好叫道:「靈樹,你這是做什麼?」

靈樹手一揮,野獸停止騷動。

錢好落下,看著靈樹說道:「你這是幹嘛?為什麼要發動戰爭?」

靈樹說道:「有什麼不好嗎?死一個人就少佔一塊地方!」

「靠,這是什麼理論,你趕緊撤兵,我們談談!」錢好叫道。

白鈺寒茫然的看著他倆,心裡有些不爽,不是因為錢好認識敵對的指揮官,而是因為二人看著很熟絡。

靈樹說道:「不必了,我們沒什麼好談的!」

錢好皺眉說道:「你到底要怎樣?決紅塵與你到底什麼關係?」

靈樹淡淡的說道:「決紅塵?你說的是天,對嗎?」

「對,就是他!」錢好點頭。

靈樹說道:「也沒什麼關係,開天闢地之後他是天,我是世間第一靈植!」

錢好一怔,原來如此,開天闢地之後肯定要有第一個植物第一個獸類……那第一獸類是誰?

靈樹說道:「看來你還是沒明白!」

錢好怒道:「廢話,我要是都明白了就不會任人擺布了!」

靈樹笑道:「那是因為你身體里的血脈沒有覺醒!」

「血脈?什麼血脈?鳳凰的?我可以隨時變成鳳凰!」錢好皺眉說道。

靈樹搖頭:「不是鳳凰血脈,說起來你今世的血脈有些混雜,天的眼淚、第一靈獸、天神傳承……還有什麼呢?嗯……還有那個開天闢地者的心臟!」

錢好茫然的說道:「你是說我身體里有這麼多東西?」

靈樹笑道:「不好嗎?只是你現在弱的如同螻蟻!」

錢好抿唇,他說的沒錯,雖然自己身體里成了大雜燴,但是她現在就是個普通的凡人,沒有任何力量!

「那白鈺寒呢?」錢好問道。

靈樹說道:「他?地獄王,身體里雖然有地的眼淚也沒有覺醒,現在只能說是姚玲的一隻走狗而已!」

「你……」錢好怒極,可是沒辦法反駁,現在她根本就不能說誰對誰錯!

姚玲不過是一個溺愛孩子的母親,所以才會與天爭奪地盤。天,也不是全錯, 海賊之分歧 ,只是手段極端了一些!

也許第一次滅世重生兩者都錯了,不該那麼極端,可以想一個折中的辦法讓生靈有安息之所。

靈樹說道:「你再想什麼?」

錢好皺眉說道:「我在想誰對誰錯!」

「想到了嗎?」靈樹問道。

錢好點頭:「沒有對錯,只不過方法不對,若是能換一種方法就根本不用滅世重生這種手段!」

靈樹淡淡的問道:「那麼你的方法是什麼?」

錢好想了一下:「去其糟粕!」

靈樹搖頭:「沒有那麼容易!」

錢好抿唇,片刻后說道:「我的空間里有空間法則,進入裡面就會受到空間法則的約束,若是違反必定會被毀滅!」

靈樹眼睛一彎:「可惜沒有我們容身之所!」

錢好一怔,問道:「什麼意思?空間裡面你不是也能進去嗎?」

靈樹搖頭:「我們初生的靈體已經在這個空間紮根,能進入你的空間也是分支並非本體。」

錢好挑眉說道:「難道你們的本體還要經受滅世重生?」

靈樹說道:「本體不會滅亡,已經與這個空間融為一體,這裡就是我們的天,我們的全部!」

錢好有些頭痛,到底要怎樣才能解決這個大麻煩?如果他們不去空間只能等著滅世,因為這個世界開始沙化,不管決紅塵做不做什麼這個世界都保不住了。

如果讓這個世界滅了,然後等這裡重新凝聚之後再把人放出來行不行?

想到此,錢好問道:「那我把人都收入空間,這裡滅了還會重生,等萬物復甦之後我再把人放出來生活呢?」

靈樹眼中浮現蒼涼:「不行!」

「為什麼啊,這裡不是還會重新開始嗎?就是時間長了點!」錢好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