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民軍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那麼也就是說,修真界的其他十大修鍊領也只有元嬰期到分神初期的人才會去修鍊了?」

胡威勝道:「也不是這麼說的,排名前三的三座修鍊領,它們的靈氣指數是六百倍、七百倍和一千倍。這三座修鍊領是最好的,而這三座修鍊領只有分神中期以上修為的人才有資格進去修鍊。但是,合體後期的高手們,卻是不會再去了。對他們來說,那些靈地,已經對他們沒有意義了。就算是吸收仙石,也作用不是很大。所以這三座修鍊領對他們的誘惑已經沒有了。這也就造成了修真界的這些個修鍊領是分成好幾個階層的。」


黃民軍聽了后,才知道原來這修鍊領還有這麼分法的:「那元嬰期以下的修為的人呢?他們就沒地方可去了?」

胡威勝道:「那就得說說這修鍊領的大門了。您看看這大門,呈金色的吧就是這種元嬰期到分神初期的專用修鍊地。另外還有一些銀色的,那些,就是給我們這些金丹以下修為的人修鍊的。至於最頂級的修鍊領,據說,大門是無色透明的,門上的字體是五光十色的。」

「哦,原來如此,對了,你們那些銀色的修鍊領最高靈氣能達到幾倍?」

胡威勝一聽黃民軍這話,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詫異的感覺來,這黃民軍居然能這麼快就想到這點。這不由得胡威勝不佩服:「銀色的,一般最高級的,能達到一百倍靈氣度。不過,那一百倍的要修鍊,據說,也是要花費仙石的。所以,那種地方是修鍊的人數最少的地方。而能在那種地方修鍊的人,無一不是大家族大勢力出來的精英人士。所以,你們只要看到有從那種地方出來、或進去的人,那都是大人物來的。能結交那樣的人物的話,對你們今後的發展,將有著不可估量的幫助。」

黃民軍聽了這話,也知道的確如此:「嗯,我們會注意的。對了,那要看出這一座修鍊領里天地靈氣真正倍數是怎麼看的?」

胡威勝拍了拍額頭道:「看我,連這都忘了說了。其實嘛。大多數修鍊領,都是由多個靈氣濃度的修鍊領組成的。要看倍數的話,只要進了大門,裡面都有介紹的。那些介紹,不單有倍數的資料,還有收費、目前的空閑程度等等資料的。。。」

說到這裡,突然的就看見有幾個人從前面那金色修鍊領里走了出來。那是三個年輕的小夥子,看起來都是二十多歲的樣子。看到這幾個人,胡威勝雙眼不由得瞪得大大的直看。從其臉上表情來看,可以看出胡威勝那有點羨慕,又有點興奮,還有點忐忑的感覺。

黃民軍不由得問道:「胡主管,怎麼了?那幾個人是不是很有名?」

胡威勝道:「是很有名,不過嘛,他們的名,只有知道他們存在的人才知道。不知道他們是誰的人,看到他們,就算他們把名字報給你聽,你也不知道他是誰。」

黃民軍詫異的道:「這話說得?我都聽不懂了。」

胡威勝不由得笑了笑道:「呵呵,其實嘛,他們三個,那走在前面的,穿著白色緊身運動服的是這鑠金闕城城主裴原星的兒子裴空明。他左手邊穿著天藍色,間些紅紫色正裝的那位瘦高個的叫昊青元,是金闕城副城主昊海天的孫子。右手邊的,穿著淡紫色衣服,褐色褲子的叫龔宇,也是副城主的孫子,他爺爺叫龔梁浩。這三位都是金闕城的太子爺。可是呢,真正知道他們身份的人,不多,絕大多數都是這金闕城的高層人員才知道。」

黃民軍一聽這話,就疑問道:「金闕城高層才知道?那你怎麼知道?」

胡威勝擺出了一副自豪又牛十三的造型說道:「哼哼,這就叫本事了。哈哈。。。」

黃民軍一看這傢伙囂張的樣子,忍不住一腳揣了過去,道:「說就說,有什麼好炫耀的。難道你叔叔沒教導你,在修真界混,得低調低調,再低調嗎?」

正高興的胡威勝被黃民軍這一腳揣出了火氣來,剛要發火,再一聽黃民軍的話,冷汗不由得就冒了出來。這丫的黃民軍,說的還他女良的真是一回事,你不看前面那三個低調的傢伙,不就一直以來都給人一種很低調的感覺嗎?為什麼自己一直以來,就沒從這三個人身上學會低調這兩個這麼簡單的字呢?想不到,最後,還得從黃民軍的口中聽到這一個詞。諷刺的是,以前叔叔就常跟自己說過無數次要低調,可是自己卻是當成了耳邊風。現在從黃民軍口中一說出來,再一對照起來,自己才知道原來自己以前的做法是多麼的愚蠢了。想到這,胡威勝不由得一陣膽寒后怕。

黃民軍看到這胡威勝雖然原本看起來有點囂張的樣子,可是,現在經自己一提點,居然就認識到了錯在那了。從對方臉上的變化,就能看出,這個傢伙從今天以後,恐怕將會快速的成長起來。想不到,他叔叔對自己所說的話,自己一轉口說出來,就把這小子給嚇得臉色發青了。不過,也可能他已經意識到自己以前的做法是多麼錯誤了,好在沒釀成什麼大禍來,所以,他也只是臉色發青了一下就回復自信了。看到這裡,黃民軍不由得暗自點了點頭,這小子將來還是有前途的。

臉色變好后,胡威勝真誠的朝著黃民軍鞠躬道:「黃真人,謝謝前輩的指點,讓晚輩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之前晚輩有不對的地方,希望前輩能夠諒解一二。」

黃民軍道:「說真的,這話也是你叔叔對我說的,我其實也就是轉述給你聽而已。不算什麼,你不用謝我的。你以後有空回去,還是多謝謝你叔叔吧。你叔叔他還真是一個高人啊。呵呵。。」

胡威勝道:「不管怎麼說,今天得到前輩的指點,這是事實,而我叔叔吧。嘿嘿,等回去,我去敲他幾筆來報答他,哈哈。。。」

黃民軍夫妻倆不由得被這傢伙給逗笑了起來:「哈哈。。」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胡威勝看到黃民軍他們被自己逗笑了,也不由得笑了笑,然後就道:「黃真人,其實,那三個人,可是元嬰期中的強者來著呢。」

黃民軍一聽到胡威勝再次提起那三個人,就道:「對了,剛才不是問你怎麼知道除了這鑠金闕城高層知道他們的身份外,你也知道他們是誰之事呢?」

胡威勝不由得一陣感慨道:「其實,說起來也算是巧合了。那是二十五年前吧,有一次我剛好要到另一座傳送陣城市去辦點事。以我的身份和財力,也只能是乘坐運輸艦過去了。那次過去,辦完事後,我就在那邊逛了逛。結果,一不小心,就在一處拐角處聽到了幾個人的說話聲。之後又看到了那幾個人的面孔。說真的,要不是當時我來鑠金闕城時間還少,還不認識幾位城主的話,當時看到他們那群人,肯定臉上會有一些變化的。還好的是,我當時也不認識他們,所以,當時他們走在一起交談時,也沒有多大的顧忌。」

頓了一下后道:「然後,又由於他們當時正談論著的事,正是我準備去逛逛的事,所以我才注意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邊走,邊聽他們的談話。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之後,回來后只過了半年,我終於有機會知道鑠金闕城長得什麼樣。說起這事啊,還真的讓我有種后怕呢。一看到這幾位城主的樣子,我才知道原來當時碰到的是幾位城主以及他們的後輩們。從那之後,我在城裡又多次碰到那幾位太子爺,從他們種種過往,看到了他們在外行走時,都是低調行事的。而實力又極其的恐怖,據一些情報精通的人傳來的信息中,可以看出,他們在鑠金闕城算是元嬰期中的高手,而他們如今的修為,都只是中期而已。」

「也由於他們的戰力強悍,分神期以上修為的人,都知道他們的身份,而不知道他們身份的人,戰力又低於他們,所以造成了他們在這鑠金闕城的名聲。只是說他們是散修中的高手而已。」

黃民軍一聽這話,才知道這三個人是屬於扮豬吃老虎的角。對於這樣的人,黃民軍認為,他們還是值得一交的。


正聊著時,對面的三人,居然轉了個方向,朝著黃民軍他們幾人走來。

看到他們朝自己走來,胡威勝有種腿腳發軟的感覺。這要是讓他們知道自己知道他們三個是太子爺的話,那他們會不會為了保密,殺自己滅口啊。

黃民軍感覺到了胡威勝的異樣,就傳音道:「你要是不想死,就給我挺直了腰,把他們當普通人看,否則要是露餡的話。不怕一萬,只怕萬一,要是萬一他們不希望自己身份曝光的話,那麼,有可能會殺了我們滅口的。所以,你給我鎮定點。」

一聽這話,胡威勝也就知道了裡面的輕重來,定了定神,也就表現出了平常的樣子來。

看到胡威勝剛才好像有點奇怪的樣子,這一轉眼,就轉變成了笑臉了。裴空明覺得有點怪怪的,可是,自己來找這幾個人是沖著那穿著淡黃-色服裝的傢伙來的,也就沒把其放心上。走到那淡黃-色服裝傢伙面前,說道:「看道友面孔比較陌生的,不知幾位到我們鑠金闕城的修鍊領來,有什麼事嗎?」

黃民軍一聽對方的話,就知道,自己幾人這次過來,引起了對方的注意。要是在城裡其他地方碰到的話,恐怕他們不會注意自己,現在,自己幾人是在最頂級的修鍊領外,所以才會引起注意來。就道:「幾位道友好,我們是到這鑠金闕城來遊玩的,聽說這裡有這麼一座修鍊領,就想過來開開眼界。打擾幾位之處,還望幾位海涵海涵。」說到這,黃民軍拉著妻子,朝對方拱了拱手。

而胡威勝在調整好了心態后,聽了黃民軍的話,也朝著對方拱了拱手。

「來我們這遊玩?」一聽這話,裴空明就覺得有點新鮮感。然後就興奮的道:「遊玩好啊,不如這樣,由我們兄弟三陪著你們一起遊玩遊玩怎麼樣?」

而龔梁浩聽到這話,居然也是興奮的道:「對,對,對,他女良的,在這修鍊領都修了一年了,是得好好玩玩,放鬆放鬆了。」

至於昊青元,則是面無表情道:「唉,隨你們啦,想我一世英明,居然交了你們這兩損友,修鍊不修鍊的,一聽到遊玩,就猴急的樣子。」

黃民軍一聽這仨的話,就不由得爾耳。就說道:「好啊,我們剛來這裡,不是很熟悉情況,有幾位帶帶,倒是省了我們胡亂摸索的事了。至於這位綠緣星派在鑠金闕城的主管吧,說真的,我還不知道他對這城市到底有多熟悉呢。能多幾位一起逛逛,也不錯。」

裴空明一聽那個剛才有點奇怪的傢伙是在本城生活的人,也沒多想的,就道:「哦,既然有本地人帶路,倒是好事,不過嘛,對於本城的熟悉程度嘛,我想,相比我們仨,倒是很難找出其他更熟悉本城的人了。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裴空明,本城的一介散修。僥倖有點機遇,如今已經是元嬰期了。呵呵。兄弟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找我,能幫的,我一定幫。」說完這話,裴空明自己反倒是覺得有點奇怪,自己怎麼居然看到這小子,對其這麼的投緣?奇怪。

昊青元聽了裴空明的話,也覺得奇怪,怎麼這哥們對黃民軍這麼的不設防?居然來了一出一見如故的樣子。不過,對於裴空明的決定,他不會隨便反對的。就道:「你們好,我叫昊青元。」

至於龔梁浩,他其實就是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只要裴空明認可的東西,他一般都支持。給人一種像是裴空明的跟班的感覺。所以,在聽到裴空明的話后,他居然沒有表現出什麼不滿的神情。還略帶高興的樣子說道:「你們好,我叫龔梁浩。」

看到對方如此「真誠」黃民軍也就道:「你們好,我叫黃民軍,目前也是元嬰期修為。這是我妻子林雨柔。」

而胡威勝急忙道:「幾位前輩好,晚輩叫胡威勝,已經在這鑠金闕城住了三十年了。今天能認識幾位前輩,晚輩感到很榮幸。」

昊青元原本也對這個胡威勝有點奇怪的,再看到他的回話,裡面所含的尊重的味道極重。這給了他一股深深的疑惑感。

而黃民軍在聽到胡威勝的回話后,眉頭微皺了一下,就拿定了主意了。又看到昊青元的表情,所以,黃民軍及時的說道:「咳,實在是不好意思,其實吧,剛才小胡就已經把三位的身份地位給我們夫妻倆作了介紹了。所以吧,三位公子的身份,其實我們都知道。」邊說,黃民軍邊暗中做好了應對危機的準備。

而胡威勝一聽這話,臉刷的一下就白了起來,難看到了極點了,雙腳也在發抖著。

裴空明一聽黃民軍這話,才知道原來那胡威勝的樣子,原來是因為這個。至於說自己三人的身份,真正說起來,能保密,那就保密就好了,要是泄露了,那也沒什麼嘛,不必害怕的。再看到黃民軍有點戒備的樣子。裴空明什麼都明白了,跟昊青元對望了一眼后,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不把曝光這事當一回事。就說:「原來如此啊,怪不得小胡剛才表現出了戰戰兢兢的神情來呢。呵呵,其實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事。只希望幾位別到處宣揚我們的身份就好了。」

胡威勝一聽這話,這心馬上就放了下來,道:「三位公子放心,這十五年來,我也只有今天忍不住對黃真人他們說了說而已。原本是希望他們通知道三位公子的身份,而使得他們如果跟三位公子有什麼交往的話,這心裡有個底。凡事也能注意一些而已。所以請三位公子見諒。以後,我不再對別人提起三位公子的身份了。」

裴空明他們聽了后,也沒再說什麼了。反倒是覺得好像自己幾人剛才對黃民軍的介紹不誠實,這心裡都有點尷尬的。就道:「黃兄弟,真不好意思啊,剛才我們的介紹,就沒有對你們說實話,希望你別放心上啊。要不這樣,前面不遠有一家逸仙居,是專門做修真者生意的食府。裡面的仙果靈藥什麼的品種繁多,真人級以上修真者們,都很喜歡去那小聚一會的。今天就由我們仨兄弟請你們幾位,當賠禮如何?」

黃民軍一聽,這幾個太子在知道身份曝光后,居然還能如此對待自己幾人,這已經是難能可貴了。再聽對方的話,黃民軍不由得介面道:「裴大哥說的那的話呀,今天這逸仙居的消費,理應由小弟來出。走走走,三位大哥看得起小弟幾個,那今天咱們就一起到那逸仙居去看看,也讓小弟幾個見識見識一番。」

裴空明一聽黃民軍這話,這心裡就感覺到暖暖的。二話不說,拉起黃民軍就走。昊青元同樣也從接觸到黃民軍的這一會時間內,感覺到了黃民軍的真誠之心。看出了他不作做的一面。從而使得黃民軍在這三位太子眼中,是個值得結交的對象。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蛧

… 走進逸仙居的大門,看著布置得古典典雅,還帶著自然氣息的逸仙居,黃民軍全身心都感覺到了輕鬆。門后不遠處,有一處櫃檯,正有服務人員在工作著。

裴空明走上前去,拿出了一根金色的虛幣柱來,交給服務員道:「給我開一間閣樓,上高級的水果。」

黃民軍看到這,忙拿出自己的虛幣柱上前道:「裴大哥,這怎麼使得呀,還是我來吧。」

裴空明說道:「行了,你有這份心,也就是了。這裡畢竟是我們常來的地方,我們比較熟悉,況且,我們作為地主,請這一頓,是必須的。」

黃民軍聽了后,也就沒有再堅持了。就跟隨著裴空明他們一起走進了逸仙居後院。看到一條條小路延伸出去,連著一幢幢單獨的閣樓,景色優美,空氣清新。看著遠處那各有特色的獨幢閣樓,黃民軍知道,能在這寸土寸金的鑠金闕城購買這麼一片地方來建造這樣的逸仙居,那是需要多麼龐大的財力啊。而且,恐怕不單單隻是財力要達到,就算是人脈,同樣也必須是通天的才行。

裴空明一看到黃民軍羨慕的眼神,就道:「老弟第一次來,也被這的景觀震撼到了吧。哈哈。。」

昊青元和龔梁浩一聽到裴空明這話,不由得想起了當年他們仨剛到這之後的那種想法。現在想起來,都有種幸好的感覺呢。

終於的大家都進了一幢古典別緻的三層閣樓后,直上三層。就看到那正中央,擺放著一套圓形的桌椅,古色古香的。隨著眾人紛紛落座后,四周的牆慢慢的變得透明了起來。隨後,黃民軍發現,他們就好像是坐在擺放在六米高的高台上的桌椅一般的。四周各種各樣的閣樓以及各種各樣的果樹,花草等景色都展現在了大家眼中。

裴空明道:「這裡的布置都是這樣的,只要坐下了,那麼,周圍的牆都會變成這樣的。當然,從外面看的話,是什麼都看不到的。就像我們在看其他閣樓一樣,他們內部有沒人,我們是看不到的。而且,這每一幢閣樓,都有設置著隔音等防護措施。為的是幫在這些閣樓中消費的人保密。在這裡商談什麼都絕不會泄密的。所以,大家有什麼話,儘管說。哈哈。。」

昊青元和龔梁浩卻是各自拿起了桌上的仙果靈藥吃了起來。

黃民軍聽到這話,也才知道,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所以,黃民軍試著放出自己的意識之力,試圖看看周圍的情況時。黃民軍發現,自己的意識之力,只要一靠近那些閣樓三米遠的地方,就能清晰的感應到好像是碰到什麼東西一樣,意識之力根本無法滲透進去。所以,黃民軍收回了自己的意識之力,因為,就怕這樣的探測如果引起了什麼人的注意的話,那麼有可能會發生衝突了。

看到黃民軍他們坐下后,不久就學著昊青元和龔梁浩他們一樣吃起了仙果靈藥。裴空明說道:「黃老弟呀,說真的,當年我們剛來到這時,就曾生出了占此地為己有的想法。可是,經過我們一了解后,這樣的念頭馬上就消失無蹤了。」

黃民軍道:「哦?這是為什麼?」

裴空明道:「因為這個產業,是星光商行的產業。星光商行你們知道不?」

黃民軍曾聽犰恆天說起過,這星光商行遍布修真界各大城市,就算一些不準外人進入的勢力城市,都有著星光商行的存在。由此,可以看出這個星光商行的牛逼之處了:「是有聽說過這個商行。想不到,這也是他們的產業。」

裴空明道:「在這鑠金闕城,他們的產業多著呢。其實,這個商行,是修真界兩大隱行大勢力共同建立起來的。要不是找不到這兩大勢力總部所在,修真界其他勢力一定會聯手滅了他們丫的,哼哼。」

昊青元和龔梁浩一聽到裴空明這語氣,就知道這傢伙又在做夢了。

而黃民軍等人聽到這話,臉色不由得一變,這傢伙,怎麼什麼話都說啊。真真無語了。黃民軍就道:「裴大哥啊。你怎麼能這麼說呢。這話要是讓別人聽到了,傳到銀星銀光的話,那他們不得跳腳了啊。我覺得,你這話呀,以後還是能不說就不說的好。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看你們幾位的表情,你這話應該是說的不少次了吧。要知道,這話一旦說多了,有時自己就會不知不覺的往外說了。要是那天不小心說露了,害了你自己不說,恐怕城主大人也有可能會受到連累的啊。」

裴空明幾人一聽這話,不由得變了臉色了。這還真的有可能呢,也不看剛才,裴空明就是有點控制不住,就往外噴了這些話來。如此看來,以後說什麼話,做什麼事,都得嚴謹才行。還好,發現得早,要是慢點發現的話,那時,要改口恐怕就沒那麼容易了。

裴空明幾人不由得拍了拍胸口道:「還是黃老弟想得周到啊,看來,我這臭嘴喜歡亂說的毛病,是得改改了。多謝老弟了,來來來,咱們先幹了這仙釀再說其他的。今天能認識黃老弟,是我們的緣分,也是我們的大幸啊。哈哈。。。我說青元、梁浩,就沖今天老弟的指點,我們就欠下了天大的人情了啊。」

昊青元和龔梁浩兩人不約而同的道:「大哥說的對,今天要不是黃老弟的提醒,不定將來我們會為老爺子他們帶來什麼大禍事呢。還好今天碰到了老弟,老弟就是我們的福星啊。這酒得幹了。」說完,舉起了手中的酒杯一口乾了。


看到這仨的樣子,黃民軍也覺得他們的為人很不錯,是值得交好的人。也就舉起了酒杯乾了。

喝完了手中酒,裴空明說道:「老弟你們準備在這鑠金闕城呆多久?」

黃民軍道:「先逛逛吧,再了解一下這裡的情況,順便看看修真界的秘境到底長得什麼樣的。要是大哥你們能幫下忙的話,小弟感激不盡。」

裴空明道:「什麼感激不感激的,逛逛秘境而已。其實吧,過幾天,我們正準備去鑠天秘境闖一闖呢。不知你們有沒興趣,到時一起去如何?」

黃民軍不由得詫異的道:「鑠天秘境?這個秘境聽說是鑠金闕城三個最大的秘境之一,這三大秘境據說要進去,最少也得是元嬰期以上修為的人。而鑠金闕城外的人要進去,都必須在城主府那得到准入名額才行。否則一律不準進入的。」

裴空明道:「哈哈,對別人是得這麼限制。但是呢,以我們的身份,要帶你們夫妻倆進去,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黃民軍道:「可是。。我可聽說了,這個秘境由於裡面的陣法的限制,元嬰到大乘的都可以進去。只是裡面陣法的限制很詭異,每個境界的人進去,所受到的攻擊,最強的是比自身強一個大境界的攻擊。只有大乘期的高手們,碰到的是大乘巔峰的攻擊。但是,這也是很可怕的呀。還有就是,裡面的所得,大乘期的高手們,要搶光是不可能的。當他們碰到了適合合體期以下修為人員使用的物品時,他們只要想搶的話,那麼所受到的攻擊有可能把他們給殺了。這應該是在保護那些低階修真者利益的一個陣法吧?」

裴空明說道:「嗯,是這樣的,我們鑠金闕城三大秘境都是這樣的秘境。也就因為裡面是這樣的設置。所以這三大秘境里的寶物才能流傳到如今還有。要是沒有這個設置的話,那麼這幾個秘境里的東西,都將被大乘期的高手們拿光了。目前修真界里的情況就是這樣,所有知道的秘境,只要有這樣設定的,那麼這些秘境還存在著。而只要沒有這麼設定的,那些秘境早就被那些個大乘期的搶光了。」

黃民軍聽了后說:「這麼說的話,那就是說,修真界的秘境,傳承到現在,基本上已經被人探索光了?現存的也就是一些有限制存在的秘境了?」

裴空明道:「嗯,是這樣,不過嘛,那些廢棄了的秘境和險地,還是時不時的會傳來有散修進去撿到了寶貝的事的。當然,這樣的事是很少見的。」

隨後,幾人又聊了聊其他一些東西。黃民軍從這仨兄弟口中,也知道了不少有關這鑠金闕城的事。這些都給黃民軍他們將來指明了方向。

看書網小說首發本書

… 幾天時間,一轉眼就過去了。

當這天黃民軍帶著妻子來到座落於城主府東面靠近邊緣的一座名叫鑠天峰的山峰前。這鑠天峰看起來只有不足千米高而已,從遠處看過去,就像個肥嘟嘟的小矮子山峰一樣。而黃民軍他們所要去的位置,就是這秘境一百入口當中的第三十號入口。入口處,是一座巨大無比的拱門。

拱門的前方,是一個無比巨大的廣場。直到距山腳約一百公里遠的地方,才出現了各種各樣的大樓大廈。曾經聽裴空明他們介紹,由於這秘境的存在,所以這山腳下外一百公里內,是沒有其他建築存在的。為的是方便巡查非鑠金闕城的人隨意出入秘境。

來到禁區外,黃民軍就看到了裴空明仨人,另外,就還有兩個年輕的女子。

經過介紹,黃民軍才知道,原來這兩個女子,其中穿紅衣藍褲的叫裴月的,是裴空明的妹妹。另一個穿綠色套裝的叫曹倩雪的女子,是裴空明的妻子。之所以會帶她們一起來,是因為黃民軍是帶著老婆來的。要是沒有女人一起的話,那就顯得奇怪了。如今,有了這兩個女人一起,這支隊伍才不那麼顯眼。

隨著黃民軍他們的到來,裴空明他們終於等到人齊了。然後,在裴空明的帶領下,大家踏入位於鑠天峰山腳下的秘境當中。

進入秘境后,黃民軍感覺到,這進出的方式跟崑崙很相似,只不過里的環境不一樣而已。進來后,呈現在黃民軍眼前的,是一條條山洞裡的通道一樣的地方。看著不遠處一條條直徑五米左右的通道,還是彎彎曲曲的,黃民軍就覺得,飛劍在這裡,可以說沒多大用處,可是如果是近距離的偷襲的話,那用處可就大了去了。黃民軍還發現,自己的意識之力已經被縮減到了直徑只有八百米的程度了。就問道:「你們的意識之力在這裡能擴大到多少遠?」

裴空明說道:「嘿嘿,就知道你會問這個,我們都只能感知二十米遠的地方,又由於這裡的空間不大,所我們一般都是用眼睛看的。」

不久后,當所有人到齊后,裴空明說道:「大家注意了,這個秘境里的環境,是由無數的洞穴組成的。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就是三十六個入口處之一。之所以會分這麼多入口,是因為一天中,一定的時辰內,進入的人,都會被送到同一個入口處的。由於我們是一起來的,所以能走在一起。為了不跟其他人碰撞,我們還是先進洞口,選一個洞進去再說其他的。」說完,裴空明走在前頭帶著大家朝前走。

裴空明進去后,從眼前九個洞口中,選了左邊第二個就走了進去。

進到裡面一個分岔口處,裴空明停了下來,道:「好了,我們先在這說說要如何探索再走吧。首先,你們看看這分岔口處,有沒看到那裡的那個手掌印?」

黃民軍看過去,就看到那處地方還真的有一個掌印存在。

裴空明繼續說道:「這個掌印的作用,就是當進入秘境的所有在探索中,遇到有危及你們生命的危險時,自救的方法。」

黃民軍不解的問道:「自救?怎麼個自救法?難道是把手按上去?」

裴空明說道:「不錯,就是把手按上去。任何人只要把手按上去,那麼,就會立刻被傳送出秘境,也就是逃了一命。但是呢,不是說出去后再進來就可以的。只要是進來后的人,出去后,那麼就得三個月後才能進來了。」

黃民軍又問道:「三個月後?這是為什麼?」

裴空明道:「因為,這個秘境的開放時間,是每三個月一次,每次都是月初三天可以進入。而只要進入的人,一出去,身體中就會留存有這秘境的能量,那麼,當你再想進來的話,就得等到三個月後體內的能量消失后才能進來了。所以,正常情況下,沒有到迫不得已的時候,大家都不會去按那個手印離開的。這樣才能盡量的在這秘境里呆夠一個月後,被秘境強制傳送去。也只有這樣,探秘境的收穫才能達到最大化。我這麼說,你們應該知道了接下來要怎麼做了吧?」

黃民軍道:「原來如此啊。只要我們在一起,我想,應該沒有多大的危險吧?」

裴空明不由得道:「其實,這個秘境最大的危險區域,就在這秘境的外圍部分。只有當我們進入到內圍處,才會減少危險。不過,內圍的危險還是不少的。」

黃民軍一這話,就有點不明白了:「怎麼這外圍的危險比內圍大?這是什麼道理?」

裴空明一副就知道你會這麼問的表情道:「嘿嘿,這就得說說外圍與內圍的區別了。在外圍,我們可以走在一起,其他人也可以,而且,在這通道里,隨時都有可能會跟其他的人碰面的。你說,要是在這樣的區域跟比我們強的人碰面的話,那是不是對方如果想要虐殺我們的話,是不是危險就變大了?而一旦到達內圍區域的話,那麼不論我們一起的有多少人,都只能是一人獨闖內圍。而且在內圍,任何兩人是不可能碰面的。這麼說的話,你們應該就明白為什麼我會說外圍比內圍危險了吧。」

黃民軍不由得:「哦。」了一聲后,道:「那麼就是說,只要我們到達了內圍區域,才是相對安全的?在這外圍,我們只要注意其他的修真者就可以了是吧?」

裴空明道:「不是說只要注意其他修真者就可以的,還得注意這秘境里的一些怪獸機關什麼的。從現在開始,我們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向前沖了。走吧。」說完,裴空明向前方走去。

隨後,昊青元和龔梁浩兩人卻是走在最後。

黃民軍一看這陣勢,就問道:「裴大哥,你們這是準備?」

裴空明一邊小心的注視著前方,一邊回道:「我們進來了很多次了,對這還是比較熟悉的。所以呢,這前方探路的事,交給我吧。至於後方,昊青元和龔梁浩兩人足夠了。民軍兄弟,你就在中間策應大家吧。還有,就是保護幾位女士們了。」

黃民軍一陣無語。

而幾位女士看到這樣的情況,都不由得捂著嘴偷笑。

隊伍慢慢的朝著前方走,每到一個交叉口,裴空明都小心的看了看,再選一條通道進入。

黃民軍看到他的樣子,再從自己的意識之力中看后,發現,他是在盡量的尋找一條有點傾斜向上的通道在走。就裝作不懂的問道:「裴大哥,你這是怎麼認路的?」

裴空明放慢了腳步說道:「從這秘境里的地勢來看,我們都認為,這秘境是建造在鑠天峰里的。也就是說,是人為的在山腹里開挖出了這個秘境的。而內圍部分,從歷來的經驗來分析,是在半山腰的部位。所以,我們只要尋找那些有點傾斜的洞口前進,就可以了。」

黃民軍表現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原來如此。」

隨後,為了安全,所有人都閉上了嘴,默默的前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