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煙嗓!煙嗓的男人唱歌相當有魅力了!」

「他長得特別像校園裡玩滑板的帥哥。」

「……」

台下的學員們一陣陣沸騰,議論紛紛。


連沈樂然都眼前一亮,這男生在平庸的一百位選手中,確實個性十足,非常搶眼。

同時,沈樂然也有了危機感,這男生若是贏了,她只有三張通過票,隨時都可能被battle下場,前功盡棄。

「嗨!歡迎你來到雨軒專場,這裡是我的說唱天堂!」

「我不懼流言不懼蜚語,我熱愛音樂點燃全場!」

「呦!多少個日日夜夜……」

所有人都忍不住跟隨著蕭雨軒的歌曲起立,隨著他的節奏搖擺,很多女生崇拜的凝望著蕭雨軒,眼裡好像飛出了愛心形狀的星星。

一曲終,掌聲爆發,久久才停息。

唱作天才司元明笑容燦爛:「哇,這個原創很厲害,能自己寫歌,自己作詞,並且整首歌完整度很高,發音清楚,韻腳沒問題,flow沒問題,對於一個新人來說真的太難得了。」

「謝謝老師。」蕭雨軒禮貌的鞠躬。

於新覺也讚嘆不已:「司元明這樣專業搞音樂的老師,都如此讚美你,我這一票,肯定是通過的,你是所有男選手中,最有才華的一個。」

蔣夢香依舊是瞥了瞥唐星瀚,等待他先開口。

「夢香你的票直接決定battle了,不用等老闆大人好不。」於新覺早就察覺到蔣夢香的心思,開玩笑似得揭穿了她。

蔣夢香迅速收回目光,笑靨如花的掩飾了尷尬的氣氛:「我當然非常喜歡你,肯定是通過票,歡迎你挑戰晉級的70位選手。」

唐星瀚輕輕蹙眉,心中不免擔憂。

拿起話筒,冷冷地注視著蕭雨軒,薄唇微啟,聲音強勁有力:「首先,你的音樂我很認可,但,我想給你建議,battle是男人之間最熱血的事情,現在,你可以挑選你的對手了。」 於新覺呵呵一笑:「我倒是不贊同唐老師的看法,對戰是公平的,台上已經晉級的70位,每一個都可以成為你的對手。你應該選擇一個最容易打敗的人,這才是最明智的。」

所有人暗自咂舌,於新覺公開反駁唐星瀚?

眾所周知,娛樂霸業和金頂影視傳媒公司的兩位總裁不合拍。兩家公司作為娛樂界的龍頭老大,明爭暗鬥了許多年。

自從唐星瀚繼承了家業,著手管理金頂,近兩年培養出了一批非常有競爭力的藝人,勢頭上已經超過了娛樂霸業。

「我和你說,等比賽結束,最終前十強,特別是冠軍亞軍,這兩家公司肯定會搶奪新人。」

坐在沈樂然旁邊的女生穆惜雪悄悄地小聲說:「內幕消息啊,這次的選秀,原本是於新覺主辦的,就是為了挖掘新的藝人,壯大公司,能夠與金頂的實力持平。結果,贊助商非要邀請唐星瀚當導師,獨家贊助,冠名支持的企業,於新覺也沒辦法鬧僵。」

「你怎麼知道這麼多消息?」沈樂然大吃一驚,自己來參加比賽之前,也是在網上各種查,但,能查到的資料寥寥無幾。


穆惜雪眨了眨圓溜溜的大眼睛,羞答答的笑道:「我姐姐在娛樂霸業的宣傳部,我有內部消息。」

「噢!」沈樂然使勁兒的點點頭,有人脈到哪兒都好辦事的道理啊。

穆惜雪又輕輕的推搡了一下沈樂然纖細的手臂,竊竊私語:「你以後想知道什麼八卦,或者內幕,你就問我,我幫你打聽,咱倆現在也算是同學朋友了,爭取一起拿十強。」

「好!」沈樂然點點頭,心中倒是升起一股暖意。上半場被帶隊老師叫出去『特殊對待』,導致整場的選手幾乎都對她憤憤不平。

倒是這個穆惜雪,完全不在乎,不計較,還主動和她交朋友,實屬難得。

「一號選手!沈樂然!」


正當兩人聊得火熱的時候,站在演出台的蕭雨軒,大聲的喊出了沈樂然的名字。

沈樂然怔了一下,眼裡充滿了茫然無措。

蕭雨軒一雙上挑的丹鳳眼,緊緊地盯住沈樂然,性格豪放:「我聽說,你是上半場唯一的一名,拿到了錄製短片特權的選手!我要挑戰你,爭奪這個錄片的機會,你敢嗎?」

沈樂然徐徐地站起身,整張臉尷尬的快要擰到麻花了。

這傢伙到底是從哪裡聽來的閑話!?完全是驢唇不對馬嘴!

「喂喂,我相信你!一定能贏他!加油,樂然!你最棒!」

穆惜雪雙手握拳,做出了個加油打氣的姿勢,迅速的騰地方,讓沈樂然從座位席擠出去。

「Battle!Battle!Battle!」

整個賽場沸騰了!選手們整整齊齊的吶喊,助威!

蕭雨軒喊出了多數人的心聲,他就像是這群人心目中的英雄一般,站在舞台的正中間,高傲的睥睨著沈樂然,等待著她被拉下馬,大快人心的一刻。

「battle!加油!」蔣夢香拿起麥克風,激動地跟著大家一塊起鬨。

沈樂然咬了下紅唇,恐怕自己無法安然無恙的度過此劫了……

她每走一步,都能聽到席間交頭接耳的議論聲:「她完了,肯定打不過蕭雨軒。」

「太精彩了,蕭雨軒真是個爺們兒!」

「必輸無疑,蕭雨軒比她牛掰。」

「槍打出頭鳥,讓她出風頭,這下慘了,讓強人盯上了。」

「……」

沈樂然聽著一連串的話,漸漸地失去了緊張感,徐徐地走到台下,接過來蕭雨軒手中的麥克風,莞爾一笑:「你被給予了厚望,壓力肯定更大,你假如輸了,會啪啪打了一群人的臉。」

已經成為眾矢之的,沈樂然不怕再多得罪幾個人。

她反而覺得渾身輕鬆,她要贏,忽略其他人的嘴臉。

「呦!呦!蕭雨軒必勝!贏!贏!」選手們被沈樂然一席話說得來氣,幾乎一邊倒,都在給蕭雨軒鼓勁兒。

唐星瀚臉上的愁雲更加凝重,四位導師的票,這回他一個人說的不算了。

更多的詫異是,為何要擔心沈樂然這個女人?從選秀見到她再次出現在視線里,到這一刻,他為何時時刻刻都挂念著她呢? 清虛手中的寶劍名叫青龍,在雲秦大陸之上威名赫赫,清虛跟著手中的青龍寶劍意念溝通已經達到收發自如。

雖然雲秦大陸都知道清虛的拿手絕活就是他名聲卓著的『神龍見首不見尾』,可是即便是同等修為應付他的這一招也是非常困難。

清虛在雲秦大陸之上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崇拜的目光和一片溜須拍馬的稱讚,今天雲龍建竟然說一招就可以打敗他,這簡直就是**裸的侮辱,老傢伙氣的簡直肺都要炸了。

「好!今天我就看看你怎麼一招贏我!」清虛說著,手中的青龍寶劍刺向雲龍建。

雲龍建單手大槍握著風火裂天槍的槍桿隨意的將大槍扛在肩上,身形一動不動,穩若泰山。

「神龍見首不見尾!」清虛身形到了離雲龍建只有十米左右,忽然青龍寶劍青光大盛,帶著攝人心扉的龍吟,一個巨大的東方龍首赫然出現,一隻龍爪指甲足有二三十公分,閃著寒光直奔雲龍建抓來。

『嘶~~!』在場的截教弟子不由得倒吸冷氣!

雖然除了石璣聖母之外,大家根本就沒有見過這麼厲害的法術,從氣勢和澎湃的法力,大家就知道這個法術有多恐怖!不由得替雲龍建這個通天霸主擔心起來。

『吼~~~!』一聲更大的龍吟,同樣是一條青色的巨龍,龍首竟然比清虛寶劍幻化的東方巨龍的龍首大了幾倍,威風凌凌的忽然出現在雲龍建的面前!

不只是清虛的巨龍發出的強大氣場還是雲龍建的巨龍發出的強大氣場,總之大家感覺以兩人交戰的雙方為核心,如同實質般的氣場漣漪往外蕩漾,除了石璣、玉朗和一些修為較高的截教弟子,眾人頓時被這種無形的氣場沖的根本站立不穩往後退著!

眾人都沒有看明白雲龍建前面的巨龍是怎麼來的,包括石璣聖母這樣的渡劫後期高手都沒有看清楚,既不像是召喚,也不像是元素能量幻化,竟然就憑空出現了。

不過雲龍建迎面的清虛倒是心中暗喜,在清虛看來雲龍建前面的巨龍如果是法力幻化,消耗的法力可是巨大的,現在正是收拾雲龍建的最好時機。

清虛的『神龍見首不見尾』法術之所以厲害就在於它的攻擊是可以迅速轉換的,既可以是龍首,也可以是龍尾,龍首攻擊時開始只是虛招,帶到靠近才會忽然發力,出現威力無比的神龍探爪。

不管是雲秦大陸還是雲龍建來自的苞勒蕾,在雲秦大陸叫做法術,在苞勒蕾叫做魔法,只要施展開來是不能隨意停止的,見到這麼厲害的法術出手,對手的第一反應就是全力抵抗,從雲龍建面前出現的巨大龍首來看,雲龍建已經施展全力,真的想要一招擊敗清虛。

可是清虛的法術厲害之處就在於他還有龍尾,看不見的龍尾才是他的殺手鐧,而且清虛可以跟隨者攻擊的轉移迅速移形換位,從敵人的背後攻擊。

青龍劍幻化的巨大龍首忽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一個巨大的龍尾忽然出現在雲龍建的身後!

「狂妄的傢伙,去死吧!」清虛叫著。

可是就在這時忽然他感到眼前一花,一個閃著紅光的大槍的槍尖已經到了他的面前,而且離清虛的眉心已經很近了!

怎麼可能?清虛施展『神龍見首不見尾』法術還是第一次碰上這種情況,對手知道自己會從背後攻擊這一點並不奇怪,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厲害之處就是在對手如果對迎面的攻擊鬆懈而注意後方,前方的攻擊就會奏效,如果注重迎面的攻擊,背後的攻擊就會反應不過來。

清虛到現在以沒有弄明白雲龍建的風火裂天槍是什麼時候往後刺過來的,好像自己剛剛從雲龍建的背後出現,大槍就已經等在那裡了。

這樣的距離,如果換做別人,根本就沒有躲避的機會,通天教主的記憶中碰巧有關於清虛青龍劍『神龍見首不見尾』法術的記憶,雲龍建已經算好清虛上來就是這一招,所以早就準備好了幻術魔法等著清虛,幻術魔法施展之後雲龍建根本就沒有去管前面的事情而是直接大槍就往後刺。

其實這樣對雲龍建是非常冒險的,因為如果自己的幻術魔法如果跟清虛的法術接觸就會破滅,那樣清虛的神龍探爪就會長驅直入,雲龍建就是必死無疑。

可是要對付修為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清虛,雲龍建只能賭這一把了。

不過就算是雲龍建賭贏了這一把,也不一定就可以完勝,畢竟修為的差距在那裡,清虛施展經驗豐富,想要要他的命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噗~~!』雲龍建的風火裂天槍在清虛的一個側身間,閃著紅光的的槍尖在清虛的臉龐一側劃出一道深深地口子,卻沒有刺中清虛的眉心。

雖然傷了清虛,可是雲龍建心中卻大吃一驚,暗叫一聲不好,手中大槍往回一撤,再次刺出,目標仍舊是清虛的眉心泥丸宮。

只是刺傷臉龐這樣的傷害對於清虛這樣的高手來說簡直太微不足道了,如果不能強攻得手,讓清虛緩過這一招,雲龍建自知自己就危險了。

可是已經晚了, 蜜愛嬌妻,冷帝的心尖寵 ,直奔雲龍建的前胸!

這一切都在瞬間變化,周圍的眾人根本就看不清楚,雲龍建甚至連瞬移躲避都來不及!

拼了!雲龍建的心意一動,根本無視已經到了前胸的龍尾,全部的法力元素能量灌入風火裂天槍,風火裂天槍槍尖的紅光忽然暴漲!

眾人感到紅光耀眼刺目,不得不閉眼躲避,等他們再睜開眼睛時,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雲龍建手中端著風火裂天槍,面色蒼白,而他的對面已經不見了闡教渡劫中期的超級高手清虛!

『噗通~~!』下面傳來一聲跌落海中的聲音,眾人這才回過神來,之間清虛的腦袋已經不見了,屍體在海水之上飄蕩;了一下沉入海底!

一招斃敵!雲龍建竟然再次創造奇迹,真的是一招斃敵!

!! 「好,按照規則,我們有請挑戰者最先表演,一號選手旁邊等候。」於新覺如主持人的語氣鏗鏘有力道。

他微微眯了眯狹長的眸子,台前的這兩位選手,都是他看好的,準備簽約到公司當藝人,將來經過專業培訓,運作,或許能大火。

所以,於新覺不希望任何一個人淘汰出局。

沈樂然毫無懼色的站在一旁,面無表情的看著蕭雨軒。方才放了狠話,此時此刻,沈樂然內心一片平靜祥和,自己早已經過了為爭奪名次而心浮氣躁的階段。

蕭雨軒嘴角揚起輕蔑的弧度,臉上痞氣十足,他手握麥克風,身體隨著律動左右搖擺,一首Eminem的myname,在他的口中完美呈現,超高的說唱技巧,flow,韻腳,爆發力,beat,幾乎是零失誤。

「Thisain’tbeefman,Idon’tknowwhat……」

一曲終了,台下的選手喁喁私語著:「贏定了!蕭雨軒贏定了!」

「下面兩位交換位置。」唐星瀚一臉漠然,他甚至都沒有給其他導師說話的機會。

於新覺瞧得出,唐星瀚的心情不好,他從錄製節目開始就板著一張冷若冰霜的面癱臉。

於新覺暗自揣度:早就知道,唐星瀚是個不近人情,鐵面無私的人,但是今天未免太過於冷淡了,綜藝節目裝裝樣子也要和各位導師客氣一些,難道……他的心思都用在觀察這群選手,忽略了導師的溝通,他盤算著要和我搶人?

沈樂然泰若自然的走到舞台中間,與蕭雨軒擦肩而過的一剎那,沈樂然眼角的餘光瞥見了蕭雨軒的神情:高傲!跋扈!玩世不恭!妥妥一個拽拽的富家紈絝子弟!

「導師們好,我選擇一首幾年前特別喜歡的英文歌,希望大家喜歡。」

沈樂然禮貌的點頭,她緊握麥克風的手心有點出汗,儘管表面上風平浪靜,內心多多少少還是有點小緊張。

「Shinebrightlikeadiamond,Findlightinthebeautifulsea……」

沈樂然放開嗓子一張口開唱,唐星瀚稍微鬆了口氣,不禁偷偷讚歎:這女人有點腦子,看見對手選了一首高難度的神曲,馬上選擇了頂級神曲對抗,這下就難分伯仲了。

會場安靜無比,只有沈樂然圓潤的嗓音響徹在整個舞台的上空。她的歌聲宛若醇厚的咖啡,緊緊地抓住聽者的感官,享受其中不能自拔。

一曲終了,唐星瀚首先起立,筆直挺拔的身軀如同藝術大師打磨的完美雕像。

『啪啪!』唐星瀚帶頭為她鼓掌!

選手中有很多人,都是唐星瀚多年的忠實粉絲,他們一看到偶像在助威,自然而然的舉起雙手,稀稀疏疏的掌聲在會場響了起來。

「好,我先說說我的看法。」

唐星瀚右手拿起麥克風,左手微微一抬,掌聲配合他驟然而停。

「我認為,這兩位都是非常優秀的選手,捨棄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無論淘汰誰,對於我們的節目都是巨大的損失。」

「規則就是規則,不能變。」於新覺打斷了唐星瀚的話,他側歪著身體,一手搭放在椅子上,一手搭放在桌子上,指尖敲打著桌面,一臉看好戲的表情正對著唐星瀚。 「呵呵。」唐星瀚冷笑了聲,似乎早就料想到於新覺不會贊同自己,他挺直身板,斜眼睥睨了一下於新覺,輕勾唇角,「我現在要行使我的特權,保留這一組被淘汰的選手,讓他們兩個同時晉級。」

「……」觀眾席的選手們面面相覷,滿臉的不理解。

蔣夢香很驚訝,同時對著話筒解釋道:「各位安靜,這是節目組的安排,我們每一位導師,都擁有一次使用特權的機會,保住我們看中的優秀選手,本來『特權』只有導演組和四位老師知道,準備日後的比賽中不流失人才。我萬萬沒想到的是……」

蔣夢香仰頭望向唐星瀚淡定自若的臉孔,探究的問:「為什麼在海選的時候,唐老師就要浪費掉這個特權呢?這是海選啊!後面還有初賽,複賽,決賽,應該在複賽進決賽的關鍵時刻,使用這寶貴的一次機會啊!」

「他們兩個人,我相信都有能力走進決賽,我現在保住他們,就等於保住了兩個決賽的名額。」唐星瀚乾脆的說,他斬釘截鐵的態度,堅定不移的語氣,看樣子是無人能說服了。

於新覺臉上官方的笑容逐漸地凝固,他暗自揣度:唐星瀚這招棋走的妙啊!一方面『他愛才惜才』的人設圈粉無數,另一方面收攏了兩位選手的心。將來他們若是走到最後一刻,一定念著唐星瀚救過他們一次,如果我們兩家同時想簽約他們,我毫無勝算啊!失策了……讓唐星瀚搶了風頭。

「好……」總導演的聲音從舞台的音響傳出來,響亮震耳,「按照我們比賽的隱藏規則,唐老師使用了他僅有一次的特權挽救一名選手,所以不管沈樂然和蕭雨軒誰票多晉級,他們兩人都順利進入初賽,恭喜二位。」

沈樂然率先鞠躬微笑:「謝謝老師,謝謝唐老師!」

蕭雨軒有些怏怏不樂,他勉強的擠出了恭敬的笑容:「謝謝老師。」

他選擇沈樂然battle,要爭奪的是第一位錄製短片的資格。

結果中間拐出來這麼一件事兒,打壞了原本計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