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屏住呼吸,這裡的空氣有古怪。」

嗅著那道淡淡的香味,戚風神色此時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而後大聲喝道。

」桀桀,看不出來你的反應還是不錯的嗎,不過我想他們恐怕是沒有你那樣的覺悟了。「

魔禮海看著戚風,一臉得意的狂笑道。

隨著魔禮海的那戲虐的聲音落下,戚風幾人神色有些難看的發現,此時之前驚慌失措的人們的神情漸漸變得火熱了起來,而後那有些通紅的眼眸都是看向了戚風幾人。

「轟!轟!」

道道玄力波動此時都是衝天而起,而後在偌大的宴會廳之內劇烈的瀰漫著,那種陣勢也是極為的刺眼。

「這幫該死的東西。」

看著慢慢失去了神智的人群,戚風幾人的神色在此時都是變得難看了起來。

魔族的這一招可謂是陰損到了極點,一旦這些人要是自相殘殺,或者是被戚風等人擊殺,那要是傳了出去,在偌大的流雲王朝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

「殺啊。」

下一刻,那些被詭異香味控制了心神的人群此刻徹底的暴躁了起來,而後玄力瞬間四濺,那一道道玄力匹練直接是對著身邊的同伴猛然轟了去。

「我們怎麼辦。」

此時金奎等人的臉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在自己等人的眼皮底下,要是這些人死傷慘重,那對於自己等人來說,無疑是一記響亮的而光狠狠的扇在了臉頰之上。

「把他們都打昏過去。」


戚風此時也是有些慌了神,雖然這些人與自己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後者畢竟都是流雲王朝的朝民,所以戚風也是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自相殘殺。

所以隨著戚風的話音落下之際,只見戚風的身影依然是化為道道道殘影,在人群中不斷的閃現而過,隨著身形每過之處,都是把那神色變得極為狂躁的人們給盡數的打暈了過去。

金奎幾人也是不敢有絲毫的遲疑,同樣都是身形掠動,而後在人群中不斷的穿梭著。

「砰!」

當戚風把最後一名神情暴躁的人打暈之後,魔禮海獰笑一聲。

「好,很好,不愧是你們流雲王朝的英雄。」

戚風緩緩穩住身形,看著那一臉獰笑的魔禮海。

「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都一次性施展出來,你家小爺都接著。」

此時金奎和何榮強等人也是來到了戚風的身後,一個個都是滿臉憤怒的看著魔禮海等人,對於後者那慘絕人寰的做法極為的暴怒。

「保你滿意。」

隨著魔禮海那得意的聲音響起,突然間這片空間之內狂風四作,陣陣狂橫的玄力波動不斷的在這片天地肆虐著。

那劇烈的玄力波動使的偌大的宴席廳之內的傢具頃刻間都是被碾為粉末,而後被狂橫的衝擊力直接是席捲而開。

「咚!咚…..」

陣陣低沉的落地聲不斷的響徹而起,在戚風幾人那有些凝重的神色中,只見足足有著十道身影緩緩的憑空而現,而後分十個方位站定,直接是把戚風等人徹底的圍攏在了當中。

看著那散發著無盡狂躁氣息的十道身影,戚風的臉色此刻也是大變,因為從那十道身影之上,戚風根本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生機氣息,有的反之是一股極為讓人不舒服的死寂之氣。

顯然憑空出現的這十道身影都是死物,而是被魔族以什麼極為陰損的手法煉製成為了人形傀儡。

雖然眼前的十道身影都是死物,但是那強橫的實力赫然都是清一色的神嬰期大圓滿,那種強橫的氣息,使得李虎等人的臉色都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該死,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金奎此時也是神色有些凝重的看著戚風,低聲問道。

「不要著急,既然是傀儡,那肯定就會有破綻,所以我們要儘快找出突破口。」

當戚風的話音剛剛落下,魔禮海那得意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

「怎麼樣,為你準備的大餐你可還滿意。」

聽著魔禮海那得意的話語,戚風臉龐之上也是露出了絲絲狠色。

「希望你的這些怪物能達到你所期望的目的吧,不然我想今天這裡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是嗎,那你就好好的享受吧。」

魔禮海對於戚風的反擊嗤之以鼻,而後一聲獰笑,對那十道傀儡下了攻擊的命令。

「咚!咚!……」

隨著魔禮海一聲令下,只見那先前還安靜的十道傀儡身影在此時也是動了起來。

「轟!」

隨著一聲劇烈的破風聲響起,只見那其中一道傀儡那僵硬的身形猛然在原地重重踏下,而後散發著極為壓迫的身形猛然激射而出,那猶如砂鍋一般的巨拳直接是在空中呼嘯而過,帶起陣陣劇烈的破風聲,狠狠的對著戚風的腦袋猛轟而來。

看著那在視線之中緩緩放大的巨拳,戚風體內那狂暴的龍力在此時也是狂涌而起,而後雷神體第四轉被盡數的催動起來。

戚風雖然嘴裡一副不在乎的樣子,但是心中則是無比的警惕,所以當那散發著滔天凶氣的人形傀儡爆掠而來之際,只見戚風的身體之上瞬間被一道道猙獰的鱗甲所覆蓋。

隨著雷神體修鍊到第四轉,戚風也是有些驚訝的發現,此時一經催動雷神體,那覆蓋在身體之上的鱗甲顯得愈加的陰森起來,陣陣冰冷的氣息不斷的從鱗甲之上瀰漫而出,使得四周空間中的空氣都是降到了冰點。

而後在魔禮海那滿臉得意的獰笑中,只見戚風嘴角之上噙著一絲冷笑,揮舞起那充滿足以撼動山河的巨拳充斥著狂暴的力量,對著那即將落在身體之上的人形傀儡大拳硬悍而去。


「找死的東西,你以為你是鐵打的不成。」

看著戚風那瘋狂的舉動,魔禮海眼神之中的戲虐之色愈加的濃烈,那微眯的眼眸之中寒光閃爍,臉龐之上流露出了濃濃的獰笑。

對於魔禮海那得意的笑聲,戚風並沒有過多的理睬,俊臉之上的狠意愈加的瘋狂起來,而後在人們那有些震驚的眼神中,一拳悍出。

「砰!」

隨著那一拳轟出之際,那巨拳所過之處,空間都是被盡數的轟爆開來。而後和那迎面而來的鐵拳狠狠的悍在了一起。< 「轟!」

那巨拳所過之處,空間寸寸崩裂,空氣則是對著遠處逃了去,一時這片區域直接出現了真空狀態。

而後在人們那有些好奇的眼神中,與那迎面直轟而來的人形傀儡狠狠的對轟在了一起。

當兩者猛然相擊在一起時,只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撞擊聲猛然響起。

只見戚風雙腳在地面之上不斷的猛踏而下,肩膀劇烈的抖動著,右腳對著後面退出一步,而後雙腳在地面之上重重跺下,雙腳直接是印入到了地面之中,一道道可怕的裂縫也是隨之浮現,猶如蛛一般,對著四處蔓延而去。

而那人形傀儡則是直接被戚風一拳轟飛了出去,而後狠狠的砸在了那遠處的地面之上,使得那堅硬的地面都是被砸出了一個人形大坑,一時偌大的宴席廳之內灰塵四濺。

「嘶!」


看著被戚風一拳轟入地面之內的人形傀儡,所有的人都是眉頭微皺,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濃烈的驚駭之色。

「以實力只是處於玄嬰境神嬰前期的實力,硬悍實力達到神嬰大圓滿人形傀儡,不但沒有受傷,反之把對方給轟飛了出去,這種恐怖的戰鬥力,以及防禦力可真是有些讓人變色。」

看著戚風把人形傀儡轟飛了出去,魔禮海的神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而後臉龐之上的瘋狂之色愈加的濃烈起來。

「小子,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隨著魔禮海那得意的獰笑聲響起,只見後者直接是催動了所有的傀儡,而後對著戚風發動了瘋狂的攻擊。

「轟!轟!轟!」

道道滔天凶氣在此刻都是盡數的衝天而起,那狂橫的波動直接是把偌大宴席廳的房頂都是給蠻橫的轟飛了出去,一時這片區域之內玄力狂涌,顯得無比的混亂暴躁。

看著那散發著無盡兇狠之氣的人形傀儡,戚風的神色在此時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雖然自己可以輕易的對付這十道人形傀儡其中的一個,可是一旦都是要發起了攻擊,那種可怕的攻擊,恐怕還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抵抗的。

想到這裡,戚風的眼眸之中慢慢也是攀爬上了絲絲瘋狂之色,而後頂著那狂暴的衝擊力,雙眼在此時居然緩緩的閉了起來。

與此同時一個僅有巴掌大小的古樸之印也是出現在了戚風的身前,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

「大荒玄武印。」

也是有著眼尖之人,第一時間認出了戚風祭出的武器,眼神中都是露出了絲絲驚訝之色,不由得出聲道。

「轟!」

當那大荒玄武印出現在戚風的身前時,那十道人形傀儡的瘋狂攻擊也是猶如狂風暴雨般,頃刻間而止,而後在人們那有些頭皮發麻的眼神中,直接是把戚風給徹底的籠罩了起來。

「嗡!」

就當那漫天的攻擊要落在戚風的身體之上時,突然只見那懸浮在半空之中的大荒玄武印直接是爆發出了耀眼的光芒,而後在人們那好奇的眼神中,頃刻間暴漲了起來,而後直接是化為一道數十丈大小,表面之上布滿玄奧紋路的巨大古樸之鐘,而後直接是把戚風的身體徹底的籠罩在了其中。

「鐺!鐺!」

陣陣震得人們的耳朵都是有些發鳴的鐘聲在此時也是爆響而起,只見那十道人形傀儡猶如從天而降的炮彈一般,那散發著無盡兇悍之氣的巨拳直接是轟在了那大荒玄武印的巨鍾之上。

慢慢的魔禮海那噙著獰笑的得意神色變得難看了起來,只見任憑那十道充滿狂暴身影的人形傀儡如何的發動攻擊,而把戚風籠罩起來的那巨鍾依然是沒有絲毫的異樣,紋絲不動。

「我就不信破不開你這王八殼。」

魔禮海此時也是來了凶勁,而後眼神之中的瘋狂之色愈加的濃烈起來,直接是對著那十道人形傀儡下達了瘋狂的攻擊命令,只見那十道人形傀儡此時猶如不要命了一般,輪番的對著那不斷散發出洪亮鐘聲的大荒玄武印發動了猛烈攻擊。

而這種瘋狂的攻擊在不斷的上演著,但是戚風此時就猶如徹底的陷入了到了沉寂之中一般,居然沒有了絲毫的反應。


「你給我滾出來,躲在王八殼裡算什麼。」

看著那沒有絲毫動靜的大荒玄武印,魔禮海的臉龐顯得愈加難看起來,不斷的怒吼著,顯示著後者此刻有著多麼的暴怒。

「轟!」

當那狂暴的攻擊轟在大荒玄武印之上時,突然魔禮海的神色變得有些驚疑起來,而後在人們那有些驚訝的眼神中,只見一直沒有動靜的巨鍾在此時也是有了一絲絲動靜。

「嗡!」

就在這時,一股難以言明的恐怖波動以戚風為中心,而後對著四面八方直接是擴散了開來。

隨著那恐怖波動不斷的蔓延而開,突然一股使得所有人都是心神大驚的恐怖吸扯之力直接是以那大荒玄武印為中心點,直接爆發而出。

「轟!轟!」

伴隨著那使得人們神色大變的吸扯力瘋狂蔓延而出,在人們那驚駭的眼神中,只見那恐怖的吸扯之力直接是對著四周快速的蔓延開了而去。

而後人們有些變色的發現,隨著那恐怖的吸扯之力不斷的蔓延開來之際,虛空之上居然有著點點滴滴的星光光影也是不斷的浮現而出。

最後在人們那有些好奇的眼神中,盡數的對著那大荒玄武印涌了去。

此刻這片區域方圓數千米之內的玄氣似乎都是受到了那恐怖的吸扯,而後盡數的對著大荒玄武印涌了去。

而隨著那恐怖的玄氣湧入大荒玄武印時,一股充滿兇悍而暴戾的氣息也是從那大荒玄武印之中蔓延而出。

「轟!」

陣陣狂橫的波動不斷的在空間之上瀰漫著,隨著那恐怖的氣息不斷的攀升,人們愕然的發現,那久久沒有動靜的巨鍾在此時也是有了一絲波動,而後在人們那好奇的眼神中,直接是化為一道巴掌大小的鐵印,靜靜的懸浮在了戚風的身前。

此時戚風那緊閉的雙眼也是緩緩的睜了開來,而後滿臉振奮的扭扭身軀,陣陣骨節的爆響聲此時也是從戚風的身體之上響徹而起。

「這種感覺很是期待啊。」

隨著戚風那有些火熱的話語響起之際,只見戚風一翻手直接是把大荒玄武印收了起來,而後眼眸微抬,緩緩的看向了那一臉狂怒的魔禮海。

「打的可爽。」

魔禮海此時心中不由的產生了絲絲不安之感,看著那滿臉戲虐之意的戚風,而後獰笑一聲。

「小子,死到臨頭了,還嘴硬,看我怎麼收拾你。」

隨著魔禮海那獰笑聲響起,只見後者再次對著那十道人形傀儡下發了瘋狂的攻擊命令。

「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的這些死玩意究竟能有多厲害。」

戚風對於魔禮海那暴怒的話語只是嗤鼻一笑,而後眼神之中也是有著絲絲冷意不斷的攀爬而上,而後雙眼瞬間變得凌厲了起來。

「轟!」

隨著戚風那有些炙熱的話語響起,一股使得所有人都是為之震驚的恐怖氣息直接是從戚風的身體之上蔓延而出,那種強橫的氣息赫然已經是達到了玄嬰境神嬰大圓滿的境界。

「神嬰大圓滿。」

感受著那恐怖的氣息,所有人的神色都是變得極為精彩起來,一個個看著那道單薄的身形,臉龐之上的震驚之色難以掩飾。

此時人們都是你看看我,而後我再看看你,都是不由自主的擦擦眼睛,再次對著那道單薄的身影看了去,都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魔禮海此時的神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戚風的實力處於神嬰前期的時候,就可以把自己的人形傀儡轟飛,那實力大漲之後,豈不是自己的這些人形傀儡就沒有了絲毫的還手之力。

顯然魔禮海的這種有些心驚的想法也是應驗了,就在人們感到不可思議,心神震驚的時候。

只見戚風眼神之中也是露出了狂熱的戰意,而後身形微顫,依然是徹底的消失不見,下一刻猶如那惡狼一般,直接出現在了十道人形傀儡的近前,那看上去很是普通的巨拳一拳拳揮舞而出,對著眼前的人形傀儡狠狠的轟去。

「給我殺,」

此時魔禮海的神色也是變得極為難看起來,而後神色猙獰的怒喝道。

只見隨著魔禮海那瘋狂的聲音落下之際,那矗立在地面之上的人形傀儡再次動了起來。

「螢火之光,也敢於日月爭輝。」

看著那暴露而來的人形傀儡,戚風森然一笑,而後那看似普通的巨拳依然和人形傀儡的悍然對轟在了一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