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的戰力,看來我不能小覷……」楚原兀自沉吟一聲,旋即將玄力一口氣提升到極致,施展出「金龍鎮神訣」,凝聚一道虛無龍拳,迎著魔拳轟了上去。

一道黑色魔拳,一道金色龍拳,皆是攜帶著狂暴無極的力量,在虛空重重地交接。剎那間,混亂的氣流自中央暴射出來,漫天飛射,炸起無數的氣浪,兩道拳力瞬息間就交鋒了不下千次!

這不僅是功法的交鋒,更是各自本命玄力的交接!

轟!

拳力反覆衝撞,千百次方才最終停息,兩道拳芒紛紛崩滅,竟然誰都沒佔到一絲便宜。

要知道,儘管廖霸沒有將功力施展到最巔峰,可剛剛那一擊,連公孫勝都未見得能平穩接下,但楚原卻波瀾不驚地抵擋了下來,這一幕無疑令人瞠目結舌。

正在與兩大魔族修者交戰的公孫勝,簡直看傻眼了,險些分神讓人給打死。

「楚兄這次閉關,修為怎麼變得如此強勁,都踏入法身期了……」 萬仙天谷內,憑藉「金龍鎮神訣」,楚原跟廖霸僵持不下,一時誰都無法鎮壓對方。

哪怕是萬仙閣閣主公孫勝,放到廖霸跟前,都絕沒有如此本領能撐到這麼久。

「這番閉關,楚公子竟然已踏入了法身期巔峰,實在難以想象。而且,楚公子的肉身極其強悍,同階怕是罕逢敵手,足以匹敵普通逆天改命期了,連我爹都不是他的對手!這究竟還是人么?」公孫玲瓏都快要哭了。

「是啊!楚兄天賦平平,但能有這麼恐怖的晉陞速度,實在萬古罕見……」柴勻也是苦笑了一聲。


經過一番大戰之後,公孫勝勉強打傷了兩大魔修,可他本身也受損不小,始終無法將兩人斬殺。華辰和孫康等人紛紛上前相助,這才最終誅滅了兩大魔修。

順勢,楚原直接將兩人屍體收入黃泉煉獄,迅速煉化,吸收精元。

直接吸收高手的肉身精元,那滋味比吞下靈丹仙藥還要爽,本命玄力簡直蹭蹭地提升。

剛剛與廖霸一戰耗損的精氣,瞬間就彌補了,而且比之前甚至更為強盛。

「小子,算你有種!沒想到,殺來殺去,你才是最後的高手。只可惜,你那洛晴美妞死了!」廖霸刻意挑釁。

楚原雖然不受廖霸這一套,可他聽到洛晴的死,依然渾身玄力爆炸,整個人似乎都要爆裂開來,轟滅天地!

與此同時,萬仙天谷深處的一座山巔之上,洛晴挺身站在懸崖邊,清冷的眸光注視著無邊的荒谷,眼裡閃過一抹陰沉之色。

「天帝大人,你當真不記得我了么?可我卻還記得你!哪怕你已只剩殘魂,換了肉身,可那股獨一無二的天帝之氣,我卻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洛晴幽幽地道。

「不光你修為大損,我也被十八仙域戰神所傷,不得已涅槃轉生了,我也是寄宿在另一具肉身當中的,只可惜,天帝大人認不出我了,我也不能對你說出我的身份,不然你不會再留我在你身邊……」洛晴滿臉的悲戚。

她與楚原在前世的恩怨情仇,放到今世都已不重要了,對她而言,唯一的奢望便是侍奉楚原左右。

轟!

萬仙天谷內,楚原繼續跟廖霸對戰,恐怖的戰氣四處噴薄,令空間都劇烈震蕩。

公孫勝等人自知插不上手,只能退到一旁觀戰了,眼下見到楚原在廖霸的攻勢下節節敗退,一個個眼神里都浮現出濃烈的驚惶和急躁。

畢竟,萬仙閣本已陷入必死之局,楚原的出現,卻令這局勢發生了改變,能否力挽狂瀾,所有人無疑都是將希望寄托在了楚原身上。

「九死驚神術!」

廖霸簡直快被逼瘋了,無奈之下,只能施展出大殺招!

在他看來,跟楚原交戰完全無需動用此功,可眼下的形勢,他卻是不得不施展了,否則,恐怕戰到猴年馬月也勝不過楚原。

「九死驚神術!廖霸要施展九死驚神術了,楚原怕是凶多吉少……」公孫勝臉色陡然大變,已經準備出手相助了。

「閣主,還不急,看看楚原那傢伙還能撐多久!」華辰冷聲笑道,面色極為沉靜。

華辰對於楚原的信任,已經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畢竟,楚原素來的驚天之舉,他都是看在眼裡的。

轟轟轟……

一連九道虛無黑影狂沖而出,凌空轟向了楚原,那狂暴無敵的死氣、鋪天蓋地的力量,能把法身期巔峰轟殺到渣的渣!

可以說,這一擊也算是廖霸的最強一擊了,不要說公孫勝等人心驚膽寒,就連遠處觀戰的洛晴,心中都是小鹿亂撞。

「金龍鎮神訣!」

面對著兇殘至極的轟擊,楚原神色泰然,沒有絲毫的慌張,眼眸里甚至還閃爍出一抹興奮之色。隨即,他身體一震,一股狂暴無敵的龍氣呼嘯而出,化作一道可怖的金龍,站在了他的身後。

那金龍游弋之間,龍芒噴薄,龍嘯震天,恐怖的氣勢令蒼穹都捲動出浩瀚漩渦。

轟隆!

隨著楚原身體一掠,巨大的金龍之軀迎著那強橫的黑色魔氣便撞了上去。兩者剛一交接,無窮的能量漣漪驟然席捲千丈,千丈之內,山崩地裂,炸起億萬光浪。

哪怕是遠遠觀戰的洛晴,都感應到了那可怕的波流餘威。

九死魔氣與金龍瘋狂撞擊,那龍軀已經開始崩潰了,龍爪、龍尾接連破滅。不過,九死魔氣也是一重一重地崩滅,一口氣就滅了三道!

這番交鋒持續了不下千息,金龍虛影被九死魔氣徹底轟碎,而九道扭曲的魔氣也讓金龍給撞得破碎不堪,歸於無形。

最終,楚原狼狽地倒退了幾步,勉強才穩住身形!

跟廖霸這一戰,他硬生生將「九死驚神術」擋了下來,雖然稍顯狼狽,可也沒受什麼傷,僅僅是處在了那麼一點點劣勢而已。

這完全是因為楚原修為不及廖霸之故!

廖霸終究是逆天改命期,楚原的肉身修為儘管可以抗衡逆天改命期,但這境界上的差距,卻是不容忽視的。

「不可能!我的九死驚神術,居然殺不了你?靠,見鬼了?」廖霸不禁爆了粗口!

「九死驚神術」是他苦苦修鍊才練到大圓滿的無上邪功,橫掃八荒,哪怕是公孫勝在此功面前也毫無招架之力。可一個毛頭小子,說擋下來就給擋下來了,廖霸的老臉簡直丟光了。

萬仙閣眾人更是全都給跪了,在地錄榜之戰前,僅僅位列地錄榜末位的存在,兩個月的光景,居然已經可以抗衡「九死驚神術」,這恐怖的晉陞,能把人嚇得尿褲子。

「這就是你那驚天地泣鬼神的九死驚神術么?不過爾爾……」楚原冷笑著道,眼裡涌動出無盡的蔑視。

「你……小子,你……」廖霸徹底啞口無言了。

畢竟,他的殺手鐧都讓人生生擋了下來,還有什麼話可說?

「廖霸,你敢殺洛晴,我讓你生不如死!」楚原怒髮衝冠,眼睛突然充血。

「哈哈!我一時間殺不了你,可你也殺不了我,就這麼僵持下去,你又能奈我何?」廖霸臉色突然轉晴,大笑起來。

「SB!」楚原看著廖霸那副張狂的樣子,不禁罵道。

廖霸驟然停止大笑,氣息一漲,周身魔芒大熾,怒道:「你罵誰?」

「罵你!死吧!」

轟隆!

頓時,楚原將玄力加持到巔峰,同時一口氣拋出了無盡的高階靈丹,用來壯大自身玄力。

楚原身上的高階靈丹很多,眼下耗費一些也絲毫不心疼。

在靈丹玄氣的輔助下,楚原身上的戰力愈發恐怖,狂暴如斯,浩浩蕩蕩。順勢,他施展出了「金龍鎮神訣」!

而在祭出這門功法之後,楚原又旋即祭出一件九品天器——戮魔盤!

戮魔盤是楚原從上古戰皇台內找到的曠世遺寶,威力強橫,此盤一祭出,便能釋放千萬大陣,轟滅乾坤。


之前楚原玄力修為不夠,不敢催動戮魔盤,可眼下他已是法身期巔峰,玄力足夠雄渾,加上又有這麼多靈丹輔助,完全可以掌控。

只是,楚原這一擊,不僅施展了「金龍鎮神訣」,還動用了戮魔盤,這一功一器,對玄力的消耗超級恐怖,哪怕是有大量靈丹輔助,楚原也還是要大放血的!

也就是說,這樣的攻擊,楚原只能施展一次,而且施展過後,必定戰力盡失,若是殺不了廖霸,那也沒辦法了。

當然,有公孫勝等人在,楚原哪怕殺不了廖霸,在重傷對方之後,廖霸也必死無疑了,這也就是楚原要殊死一搏的原因!

轟!

金龍之軀劇烈晃動,戮魔盤也在飛速旋轉,兩股恐怖的力量越來越熾盛,最終齊齊地轟向了廖霸!

見到這股可怖無敵的氣魄,廖霸都嚇傻了,本以為自己練成無上邪功,已經強到沒朋友了,可眼下來了個更橫的,他還真有些無力應對。

倉皇之下,廖霸也只能施展「九死驚神術」,迎著頭皮全力抵禦!

轟!

兩股力量交接,吞噬天地的戰芒驟然把方圓千丈給淹沒開來,而在那戰芒的中央,魔氣澎湃、龍吟陣陣,混亂的殺機肆意澎湃,爆炸聲此起彼伏,無窮無盡,誰都不知道究竟戰況如何!

兩道身影來回交錯,以一息十次的驚人速度交接著,百息過後,兩人已經戰了不下千次,光累就要累死人!

嘭!

最終,一道身影自那無盡光浪中倒射出來,像是爛泥一樣,直接撞向了萬仙閣陣營。

這道身影,自然便是楚原!

過度耗費玄力,他本身氣息大潰,精氣飛速流逝,加上被「九死驚神術」轟擊,楚原差點沒橫死當場!

【今天生日,小爆七章,求支持!第一更!】 在無盡的光浪崩碎之後,楚原狼狽地倒飛而出,他渾身鮮血密布,破開了密集的血洞,精氣大泄,傷勢極為嚴重。


但依靠著高階靈丹的輔助,楚原倒也沒有性命之虞。

很快,金龍之軀炸滅,但扭曲的黑色魔氣也一重重炸滅,九死驚神的力量紛紛消失。

轟!

只見那戮魔盤在廖霸頭頂飛速轉動,恐怖的魔陣彷彿絞肉機一般肆意地剮著他的肉身,沒過太久,廖霸的肉身便已經支離破碎,行將分解了。

眼見著廖霸將死,肉身已經沒了太強戰力,楚原連忙儘力收回了戮魔盤,把廖霸的肉身收入到黃泉煉獄內煉化。

廖霸的肉身精元磅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煉化掉的,那三個魔修的肉身也沒完全煉化,眼下隨時都有精純的玄力從黃泉煉獄內注入楚原體中,令他精元迅速恢復。

可是,這一戰的確太慘烈了,雖然楚原以爆表的逆天實力轟殺了廖霸,但他本身也是遭受了重損,且沒有兩個月,根本無法復原。

可以說,這一戰的代價,僅次於前世與十八仙域戰神一戰。那一戰,他死了,這一戰,他半死不活!

「只可惜,沒有將洛晴救出來,真是不甘心,終究是晚了。柴兄,小芸姑娘呢?」楚原問道。

柴勻此時橫躺在地,四仰八叉,一副不想活的架勢,有氣無力地道:「死了,小芸死了,我要去陪她!」

「小芸姑娘她也……草,這廖霸真是該死!他的肉身已滅,我要讓他的靈魂承受永世煉獄之苦!」楚原心神一動,恐怖的黃泉煉獄之氣頓時將廖霸的靈魂捲入了漩渦深處,隱隱可以聽到廖霸凄慘的咆哮。

正在悲痛欲絕之際,突然間,一道清澈的女聲響起:「柴勻……」

「小芸?小芸?」聽到這聲音,半死不活的柴勻頓時來了精神,連滾帶爬地站了起來。

只見一個身著黑色勁裝,面若仙子的女子站在柴勻身前,她便是小芸。

而在小芸身後,洛晴款款走了過來,眼神里浮現出一抹欣喜和嬌羞。

「洛晴,你……」楚原簡直驚呆了。

「公子,洛晴沒事,我趁著神道盟內的玄天禁獄修復之際,逃了出來,順便將小芸姑娘救出來了。他們的陣法有破綻,我一眼就看出來了……」洛晴故作可愛地扮了個鬼臉。

「天帝大人,這洛晴絕壁有問題啊!什麼陣法有破綻,這在逗我么?就算丫有破綻,以她展現出來的修為,可能破陣而逃么?她的實力深不可測,雖然不及天帝大人,但也絕對不弱,這丫頭片子很神秘啊……」楊清忖道。

楚原忖了片刻,心中已然有了算計,道:「洛晴不會害我,這便夠了,至於她的身份,該說時自然會說,無需強求!」

回到萬仙閣后,楚原將精力都投入到了恢復當中。

他這具肉身還算強大,再有萬界仙瞳太古神力的輔助,可以說是十分精悍,經得起折騰。

可是,楚原如今每一戰之後,肉身損傷都很不小,反覆受損、彌補、再受損,他也是有些吃不消的。因此,足足用了一個半月,方才恢復到了巔峰!

萬仙閣大廳之內。

在這段光景中,萬仙閣將神道盟殘餘徹底掃空,重新統治了萬歸仙島。

「老楚,我和小衣要前往九嵐仙宗了,在那裡有小衣的朋友。如果可能的話,我們會在九嵐仙宗修行一段時日。」華辰鄭重地道。

「天下無不散之宴席,去吧!」楚原淡然說道。

畢竟,華辰不可能像黑虎那樣永遠陪伴左右,再說了,即便真的能,那楚原自己也得煩死!

哪怕是姜雪,也絕不會時時刻刻留在身邊。

「楚大哥,我想回去看看我爹娘,自從進入宗門后,我很少見他們了,這次我要回去陪陪他們!你呢?」姜雪淡然問道。

「去大玄、大秦,找小煙和寒素。我曾答應她們,要去天一閣和百嵐宗找她們,決不食言!」楚原眉頭一皺,堅定說道。

秋水煙和寒素前往天一閣和百嵐宗修行,都不算是自願的,她們想脫離宗門,追隨楚原。

可武道聖宗,鐵律如山,弟子絕不能擅自脫離宗門,否則就要受到無盡追殺,直至死亡!

對於楚原而言,無論如何,他都要將二人搶出宗門,哪怕是將天一閣和百嵐門屠為血海屍山!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強留了,諸位若是日後想來我萬仙閣作客,敝閣大門永遠敞開。」公孫玲瓏捧起一杯仙釀,一口飲下。

片刻后,公孫玲瓏突然道:「洛晴,你打算跟楚公子走么?」

洛晴神色一變,隨即滿臉羞紅地點了點頭。

「為什麼?」

「小姐,沒有為什麼,洛晴甘願侍候公子一生,以報大恩!」洛晴極力掩飾道。

所謂大恩,其實無非是留在楚原身旁的一個借口罷了,但楚原也沒說什麼,因為他更不想洛晴離開。

酒宴作罷,眾人分道揚鑣。

楚原騎著黑虎,帶著藍曦、洛晴兩大絕世美女,朝大玄王朝天一閣掠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