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百步破虎拳!」

葉從虎青筋暴起,一拳轟出六七百斤的力量,顯然對葉輕寒起了殺機,威猛的拳風勢如破竹,轉眼間就衝到了他的後背處。

「殺了這個畜生,把鸚鵡留下。」葉晨夢叫囂道。

葉輕寒感受到背後的疾風吹動衣衫,好像背後長了眼睛一樣,猛然轉身,握著重狂刀的拳頭狠狠撞向葉從虎的百步破虎拳。

轟……。

雙拳碰撞,氣沖沙石,葉輕寒紋絲不動,可是葉從虎的拳頭鮮血迸射,身體猶如斷線的風箏,不斷倒退。


「啊……。」葉從虎慘叫一聲,感覺自己的拳頭好像打在了燒紅的烙鐵上,鑽心的疼痛,一連退了五六米,一屁股坐到地上,眼中的怨毒和憤怒不言而喻。

「怎麼可能?這個廢物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我居然敗給了廢物!」葉從虎呢喃,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的拳頭,上面的血跡和傳來的陣陣刺痛感讓他如夢初醒。

葉晨夢等人也是目瞪口呆,葉輕寒可是出了名的廢物,手無縛雞之力,沒想到竟然一拳把葉從虎打退,自己卻紋絲不動!

葉輕寒髮絲輕舞,衣衫獵獵作響,淡淡的看了葉從虎一眼便轉身離去。

「一群廢物!也敢和偉大的主人做對,等本神鳥恢復實力,踏平你們這些凡人!」噬靈神鸚轉頭囂張的冷笑道。

「你……。」葉晨夢氣急敗壞,想再去搶又怕葉輕寒,只能幹跺腳。

「你去死吧!」葉從虎從地上一躍而起,拔劍刺向葉輕寒的後背。

咻……

寒劍逼人,劍勢如虹,葉從虎一直是葉家的練劍天才,葉家的基礎劍術已經修鍊到了第六重,除了葉家的天才葉長龍,還沒人和他比肩。

劍氣刺骨,葉輕寒眉間一簇,漠然轉身,一刀豎在胸口,恰好擋住了寒劍,尖銳的聲音刺入耳朵中,讓人無法忍受。

「啊……吵死啦!」

噬靈神鸚揮動羽翅想要護住耳朵,可是依舊無法阻止噪音入耳。

噌噌噌……。

葉從虎又被擊潰,倒退幾步,臉色慘白,極其不甘的望著葉輕寒,眼中極其困惑,不明白葉輕寒為何突然變得這麼厲害了,可以輕而易舉的把自己打敗。

「像你這樣的人,我揮動一根手指頭就可以碾死,我不動手不是因為怕你,也不是因為葉家,而是我暫時不想破殺戒,而你也不配我殺,別再招惹我,否則別說是葉家,就算是整個萬山鎮也護不住你。」葉輕寒不屑,嘴角微微上揚,在外人看來囂張狂妄,可是他說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葉輕寒正準備離開,突然又出現幾個人,讓他的瞳孔微微一縮,眼中的殺機不言而喻。

「王皓,王曉雲,徐子清,徐子夢……。」葉輕寒腦子裡回憶起前主被殺時的場景,就是他們幾個和葉家的那幾個人動的手,把前主葉輕寒活活打死,自己機緣巧合佔據了這幅身體。

「喲,這不是廢物么?大難不死啊,現在居然對從虎大哥大喊大叫,難道吃了什麼仙寶不成?」王皓一臉戲虐的望著葉輕寒,眼中的譏諷十分明顯。

「或許是葉家人太沒用了吧?這個廢物居然能把葉從虎打退這麼遠,真不知道他得廢物成什麼樣?」

徐子夢看起來姿色不錯,不過說話卻十分歹毒,一句話差點沒把葉從虎氣死。

「就是,真不知道他的煉體四重是怎麼來的?不會是葉家吹噓出來的吧?」王曉雲攬著徐子夢的手臂也出口諷刺道。

「噗……。」

葉從虎本身就受了內傷,再被這句話刺激,頓時氣的吐血,臉色慘白,失去了人色。

葉輕寒注意到葉從虎被這幾個人譏諷之後沒有怨恨她們,看自己的眼神更加怨毒,不禁嗤笑,這種爛泥扶不上牆的蠢貨不值得自己生氣,轉身就要離開。

「站住!廢物,我允許你走了嗎?」徐子夢身影一閃,出現在葉輕寒的前方,一臉傲慢的問道。

一天一夜奔走的葉輕寒臉蛋皆是泥土灰塵,俊秀的面孔此刻只有狼狽,徐子夢還以為葉輕寒是那個任她欺負的廢物,對葉輕寒根本沒有防備之意。

啪……

一聲響亮的耳光響徹葉家大門口,徐子夢身體旋轉了幾圈才停下來,隨後五官還算精緻的臉蛋成了包子臉,瞬間浮腫了。

葉輕寒回也沒回一句,直接從徐子夢身邊走了過去,好像那一耳光根本不是他打的一般,不過眾人只聽到一聲耳光聲,卻沒有看見是葉輕寒出的手。

徐子夢被打懵了,臉蛋火辣辣的,浮腫越來越明顯,最後直接失去了痛覺。

等到葉輕寒跨過她身邊幾個呼吸后徐子夢才反應過來,頓時尖叫怒吼,「啊!!你敢打我!」

徐子清一聽頓時不開心了,徐子夢可是自己的親妹妹,王皓也是大怒,畢竟徐子夢是他名義上的未婚妻。

「上!弄死這個廢物。」

徐子清和王皓互視一眼,持劍就朝葉輕寒後背刺去,劍氣縱橫,光影閃爍,在年輕一代中二人的修為算是佼佼者了。

一左一右,本以為殺死葉輕寒只不過是手到擒來,可是突然間二人瞳孔一縮,因為失去了葉輕寒的蹤影。

砰砰砰……。

幾聲擊中肉體的悶響傳出,格外的清晰,葉輕寒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出拳,鞭腿,力量配合真氣,至少有八百斤的力量,一頭熊也該被打昏迷了。


「噗……。啊……。」

徐子清和王皓慘叫,身體倒地扭曲,感覺體內有刀在不斷亂刺,臉色慘白,可是葉輕寒卻沒有想收手,對準兩個人的腳踝就踩了下去。

咔嚓……。

腳踝很脆弱,再加上葉輕寒的力量,頓時粉碎性骨折,兩個強壯的青年竟然連慘叫一聲法機會都沒有,白眼一番,直接昏死過去。

速度太快了,根本不知道葉輕寒是怎麼同時打倒兩個煉體四重的年輕一代的,更何況這二人可是老牌的煉體四重,不論是力量還是身高,都遠超葉輕寒。

徐子夢不吭聲了,呢喃望著葉輕寒,臉蛋浮腫的跟個大包子一樣,王曉雲也沒敢說話,看著眼前冰冷的男孩,哪裡還是前天被暴打的那個廢物。

「還想打么?」葉輕寒掃視眾人一眼,淡淡的反問道。

徐子夢尖叫逃竄,連親哥都不要了,未婚夫也不要了,生怕葉輕寒暴怒用這種方式毆打自己。

王曉雲雙腿哆嗦,想跑卻沒有勇氣,往日的囂張成了笑柄。

葉從虎等人倒吸一口冷氣,不敢再囂張了,瞳孔中都有了驚駭之意。

葉家大門口的慘叫聲和女人的尖叫聲引來了大批鎮中心的百姓,葉家的高手也被驚動了,最後連徐家和王家的人也來了一波。

「六叔!你可要為我做主啊,嗚嗚……。」徐子夢半路迎到了徐家的執事徐一寧,頓時嚎啕大哭。

「操!誰打的?連我徐家的人都敢打,活膩了嗎?」徐一寧不問緣由,眼中凶光閃爍,可見上樑不正下樑歪才會有徐子夢和徐子清這樣的晚輩。

「是葉家的廢物葉輕寒,他不知道用了什麼邪魅的功夫,把我子清哥哥和王皓哥哥的打倒在地還不滿意,竟然殘忍的將他們的腳踝都踩碎了。」徐子夢避重就輕,哭訴道。

「跟我走!我到要看看這個廢物有多強!」徐一寧眼中露出一抹殺機,這一次或許可以聯合徐家打的葉家爬不起來。

葉家大門口,圍滿了人,把葉輕寒圍在中心,都面帶不善,也有一部分人純粹是看熱鬧,對葉輕寒沒有一點憐憫之心,卻有嘲笑之意。

「這個廢物膽子什麼時候這麼大了?居然敢同時毆打葉家,王家和徐家的嫡傳弟子,今天我看他是難逃一死了。」一個中年大漢嘴角露出一抹嘲笑,看著葉輕寒,毫不掩飾自己的態度。

「嘿嘿……。都是三大家的人,我們看熱鬧就是,這些人天天欺負弱小,都是狗改不了吃、屎的東西,兩敗俱傷最好。」有一個人壓低聲音,分不清是何人說話,卻讓眾人聽的清清楚楚。 葉輕寒背著三十多頭野兔,又身披狼皮,看起來臃腫不堪,極為搞笑,此刻掃視看戲的眾人,想離開這裡,卻沒人肯讓步,三大家的大人卻也都趕到了。

「小子,打完人就想跑?你當萬山鎮是你家么?」徐一寧推開人群冷聲喝道。

「讓葉家出來個說話的,今天這個事情不給我王家一個交代決不罷休!」王皓的四叔也擠了進來,看著昏死過去的王皓,頓時勃然大怒,看著葉輕寒彷彿看著死人一樣。

都是煉體六重,力達三千多斤,任何一個都足夠葉輕寒吃一壺的,更何況他們兩個如此不要臉,一旦有一個有危險,第二個肯定會聯手一起上。

「我的肉身力量現在是九百斤,就算有武技加持,可以爆發出兩千斤的力量,也不可能打敗煉體六重的存在。」葉輕寒凝視前方二人,心中卻不斷思索。

「動用五品重狂刀法,或許可以殺死一個,如果耗儘力量倒是可以殺死兩個煉體六重,但是在這裡,沒有力量豈不是等死?」葉輕寒顯然不會和一群山村刁民同歸於盡。

「交代?你們想要什麼交代?沒看我葉家的人也被打了嘛!我葉家還想問這個小雜種要交代呢。」葉從虎的親爹葉蘊走出葉家大門,一臉怒氣,狠狠的瞪了葉從虎一眼便俯視著葉輕寒,眼中儘是殺機。

葉輕寒緊握重狂刀,凶光爆閃,深吸一口氣調整狀態,陰寒的問道,「你們想要什麼交代?那誰給我交代?」

「你個小雜種傷人在先,還想要交代?今天我就替你爹廢了你!」葉蘊暴怒,出手就要斬殺葉輕寒。


葉輕寒放下身上的獵物,對這個葉家徹底絕望。

噬靈神鸚終於忍不住了,這些人簡直沒底線沒節操,甚至連臉都不要了,自家孩子為非作歹在先,居然惡人先告狀!比自己還不要臉。

「你們這群不要臉的混賬!敢如此羞辱主人,小心本神鳥發怒,降下神火送你們歸西!」鸚鵡站立咆哮,看起來好不滑稽。

「畜生,敢辱罵老夫,今天把你烤了!」徐一寧冷眼一掃,看著鸚鵡,頓時興趣大增,暗道,「這個東西倒是稀奇,江寧郡郡守的二公子最喜歡這些東西了,若是把它搶了送給二公子,我徐家豈不是能在江寧郡中站住腳了!」

與此同時,打這個主意的可不僅僅是徐一寧,還有葉蘊和王家的四叔,都盯住了噬靈神鸚。

噬靈神鸚被這種赤裸裸的眼神望著,頓時大驚,連忙閉嘴。

「葉輕寒,念你是我葉家血脈,現在把這個小東西交給葉家,再罰你兩千兩紋銀給徐王二家做醫藥費,今天這個事情就這麼算了。」葉蘊不僅不幫葉輕寒,反而趁火打劫,這樣的叔叔倒也是奇葩。


「不行,這個鸚鵡我們徐家要了,至於那兩千兩紋銀就留給你們兩家受傷的孩子吧。」徐一寧斷然說道。

「王家不缺錢,我要這個稀有的鸚鵡。」王家四叔同樣說出了自己的要求。

「呵呵……」葉輕寒不怒反笑,笑的讓人發寒,隨後冷聲問道,「如果我都不交呢?」

「這裡還輪不到你說話!閉嘴。」三位煉體六重的存在異口同聲的呵斥道。

「你們都給我閉嘴!一群廢物,孩子都受傷了,你們不先救治,卻在這裡唧唧歪歪,還是長輩嗎?」葉狂一臉黑線,看著葉蘊如此處理事情,大失所望。

徐一寧和王老四老臉一紅,無話反駁,只能先讓自家人把徐子清和王皓抬回去,留下徐子夢和王曉雲在此地,也好有個人證物證啥的。

「葉從虎,把事情的經過緣由一五一十的說出來,說一句謊話,老夫將你逐出葉家,從此不得歸宗!」葉狂憤怒到了極點,現在的葉家越來越破落了,一代不如一代。

葉從虎臉色大變,連忙將事情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徐一寧和王老四的臉更加紅了,自家晚輩主動招惹是非,被人打了只能說活該,可是就這樣離開,那也太遜了。

「我只是想看看他的鸚鵡而已,可是他出手就打我!子清哥哥和王皓哥哥才出手阻止的,可是葉輕寒偷襲我哥,已經把他們兩個打倒了,還要踩碎腳踝,分明是想殺人,他心狠手辣,歹毒無比,六叔,我說的都是實情,你要給我做主!」徐子夢知道徐一寧的想法,頓時捂著臉大聲說道。

「葉輕寒,事實如此嗎?」葉狂嗤笑一聲,絕對不相信徐子夢的話,便主動開口詢問道。

「是非公道自在人心,如果王徐兩家自認為實力高我一等,便可以如此欺我,那就試試看,我葉輕寒是不是當年那個任人欺辱的廢物。」葉輕寒冷漠的回道。

「哎呀,果然是萬山鎮的三大巨頭,我的人去打獵,你們都敢搶劫,還想以勢壓人,老夫來看看今天誰能搶走一個兔子。」突然,一道威勢籠罩葉家大門,震懾眾人,連葉狂的氣息都不禁一滯,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徐一寧和王老四回頭一看,一道蒼老的身軀微微顫顫走向這裡,臉色頓時大變。

靈寶閣的老頭也來了,一臉不屑和譏諷,看起來風吹就倒的老傢伙竟然震懾了萬山鎮的三大家族。

葉輕寒眉間一挑,不禁無語,這個老傢伙還真是貪吃的人,不說鸚鵡卻說兔子。

「原來是荀先生,沒有想到葉家的這點小事還驚動了先生,小子惶恐不安。」葉狂連忙躬身說道。

「你惶恐么?這是你葉家的事情么?這分明是老夫的事情,輕寒這孩子已經入住我靈寶閣,就是我靈寶閣的人,我讓他出來打獵,你們三家膽子真不小,先是小的來搶我的獵物,現在老的又仗著實力出來壓我的人,當我垂老到不能動了?」荀老頭聲音風輕雲淡,卻表達了內心的不滿。

「沒有!絕對沒有的事情,小子們哪裡敢和您做對,誤會一場,荀先生不要生氣。」徐一寧連連擺手,眼中有些驚慌,暗道,「糟糕,這個廢物什麼時候和這倔強的老頭搞到一起了?」

「沒有么?剛剛我明明看見你們喊打喊殺了,那個混賬小子也承認了,你們要搶我的獵物,你們搶鸚鵡也就算了,又沒有幾兩肉,現在還搶我的野兔!還要打我的人,做都做了,現在跟我說不敢?」荀老頭得理不饒人,吹鬍子瞪眼,所過之處,路人皆退避。

「老頭,你胡說八道什麼?本神鳥是吃的嗎?能是幾個低等的小兔子可以比擬的么?你這是侮辱,赤裸裸的侮辱!給我道歉!」噬靈神鸚大怒,可不管這老頭子多強大,直接咆哮道。

葉輕寒冷笑,沒有阻止噬靈神鸚,看著一群人和一頭鳥展開撕逼大戰。

人群中有百姓被噬靈神鸚逗樂了,紛紛偷笑,荀老頭臉色微紅,怒視著囂張的鸚鵡。

徐一寧和王老四訕笑,對弱者,他們不可一世,但是對強者,卻卑躬屈膝,小市民的形象一覽無餘。

「閉嘴,否則就算你肉少,老夫也要把你烤了!」荀老頭警告道。

鸚鵡也是欺軟怕硬的貨色,一聽威脅,頓時不敢反駁,小聲嘀咕道,「等本神鳥傷好了再收拾你們!」

「來,你們三家今天必須給我個交代,選擇賠償,還是我也用實力欺負回來?」荀老頭看著鸚鵡的表現十分滿意,便將視線對準了葉家和王徐兩家。

「賠償!我們賠償,無意衝撞老先生,絕對賠償!」葉狂第一個開口了,靈寶閣乃是江寧郡一等一的勢力,就算在這裡開了一個小分店,都是煉體九重,武者巔峰的存在在坐鎮,萬山鎮合起伙都干不過人家一個老頭,哪裡敢囂張。

「荀先生,我們賠償,不知您要什麼樣的賠償?」徐一寧苦笑問道。

「一家兩千兩銀子,給葉輕寒壓壓驚,至於老夫,宰相肚裡能撐船,不跟你們這群小輩計較。」荀老頭不屑的說道。

兩千兩銀子!

徐一寧和王老四臉色大變,自家孩子被打殘,還沒有得到賠償,現在反而要倒貼兩千兩,這可不是小數字,相當於一個不錯的店鋪一年的收入!

「我葉家願意賠償!」葉狂快速回道,在他看來,這個錢給葉輕寒,順手推舟賣荀先生一個面子,錢也被葉家的子弟用了,還能讓葉輕寒不那麼敵視葉家,三全齊美的事情,何樂而不為。

「你們兩家呢?這般不情願,是嫌多了還是嫌少?」荀老頭冷聲問道。

「不多不少,我徐家稍後就把銀子送到靈寶閣。」徐一寧無奈,不敢得罪荀老頭,只能花錢消災了。


「我王家也願意配,今天之前一定把錢送到府上。」王老四也只能選擇接受,心中卻對葉輕寒暗罵不已。

「今天晚上看不到六千兩銀子,我就一個個登門拜訪,那時候就不是銀子可以解決的了。」荀老頭丟下一句冰冷的威脅,對著葉輕寒說道,「小子,還不跟我走?」 一老一少,一前一後,默默的走向靈寶閣,葉輕寒望著荀先生,心中有些暖意,這個老傢伙人很不錯,如果不是他出面幫忙,今天就算能殺光那些人,自己也活不了。

「謝謝荀先生。」葉輕寒恭敬的說道。

「謝毛線,今天你要是沒帶兔子回來,老夫看著你被打死都不會出手。」荀先生毫不客氣的回道。

葉輕寒微微一笑,知道這老頭是孤獨久了,刀子嘴豆腐心,也不放在心上,淡淡的說道,「為了報答今天的救命之恩,我給你烤十頭野兔子,再給你釀一杯紫光酒。」

「紫光酒?什麼東西?」荀老頭眼神一亮,無酒不歡,一聽葉輕寒還會釀酒,頓時樂了。

「是一種靈酒,一般人喝不起。」葉輕寒淡淡的說道。

一口紫光一兩金,相當於一百兩銀子,一杯紫光,價值千兩白銀!這還是有價無市,整個梟隕星,能喝到這種酒的,估計也不多,不是價值高,而是沒幾個人會釀。

「好好好,不枉費老夫心疼你。」荀老頭咧嘴大笑。

葉輕寒一陣惡寒,自己可是幾百歲的老怪物了,兩世為人,這個荀先生不過百歲不到,說出這樣的話,讓他有些噁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