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可以嗎?」露比一臉興奮,不過很快她又像有些害怕似的,偷偷看了看蕾妮身邊的裂風雲豹,小心翼翼道,「那個……蕾妮姐姐,它不會咬我吧?」

「不會,小雲很乖的!」蕾妮嫣然一笑,「來吧!」

露比笑嘻嘻的走到裂風雲豹跟前,只見蕾妮在裂風雲豹頭上拍了兩下,裂風雲豹頓時乖巧的發出一聲輕微嘶吼,緊接著便整個趴伏在地上。

露比很是小心的走到裂風雲豹身前,伸出手輕輕的碰了碰裂風雲豹的背脊。見裂風雲豹沒有任何反應,她才一臉興奮的摟住裂風雲豹的脖子,整個人跨坐了上去。


待到露比坐好之後,裂風雲豹這才在蕾妮的示意下站了起來。

身為八級魔獸,裂風雲豹的身體力量極為強悍,再加之露比本就身材嬌小,坐在脊背上,裂風雲豹幾乎沒有任何感覺,依舊平穩的跟在蕾妮身邊,不緊不慢的走著。

只是第一次騎在魔獸身上,露比卻小臉通紅,不停的咯咯咯嬌笑,看上去極為興奮。

走在前面的戴維,回過頭看了眾人一眼,他忽然心中一動。

下一刻,只聽得「轟隆隆」一陣樹木倒伏的聲音,叢林中,頓時多了三個巨型的龐然大物。

冰冷的金屬身軀,粗短卻極為有力的兩條機械腿,低垂在身側,幾乎快要拖到地面的鋼鐵手臂,都在陽光下反射著刺眼的光芒。

「咦,這不是……」

這邊的聲響,頓時將後面的澤娜妮等眾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了這邊。而在看到這三架龐然大物之後,萊蒂維婭和薩米莉同時發出一聲驚呼。

這三架龐然大物不是別的,正是當初從地底世界出來時,融族大長老利奧波德送給戴維的鋼鐵魔傀。

「嘿嘿,沒錯。我才想到,用這個趕路,雖然慢一些,卻不用太累。」

戴維嘿嘿嘿笑了笑道,緊接著,他忽然朝著萊蒂維婭輕輕一指。

一道青色氣流,頓時環繞在萊蒂維婭身邊。在萊蒂維婭的嬌呼聲中,這道青色氣流托著萊蒂維婭飛到了半空中。不偏不倚的,將萊蒂維婭送到了鋼鐵魔傀的一隻肩膀上。

就在萊蒂維婭驚魂未定時,戴維如法炮製,薩米麗、澤娜妮、蕾妮三女,也已經被戴維依次,放到了鋼鐵魔傀的肩膀之上。

剛要將雪莉爾也送到鋼鐵魔傀之上,雪莉爾身子慌忙朝後面一躲,臉上露出一絲害怕的神色,她猶豫了一下,才道:「我……我和殿下在一起好了。」說著便朝裂風雲豹那邊跑去。

戴維也不以為意,將萊卡,送到最後一架鋼鐵魔傀上之後,戴維身形一閃,也來到與萊卡相同的鋼鐵魔傀之上。

「戴維大哥,這個鋼鐵魔傀……不是要鑽到裡面,才能操縱它們行動嗎?」戴維身旁的萊卡,一臉疑惑道。

「嘿嘿,戴維大哥自然有辦法。」戴維一臉神秘道。(未完待續。。)

… 說著話,戴維閉上了雙目。

只是數息的功夫,他便又睜開了眼,嘴角泛出一絲笑容。

下一刻,三架巨大的鋼鐵魔傀,忽然發出「嗡嗡」的轟鳴聲。

坐在鋼鐵魔傀肩膀上的眾人吃了一驚,下意識的抓住鋼鐵魔傀身上略微凸起的部分,幾雙眼睛卻齊刷刷的望向戴維。

「大家小心,我們要走了!」戴維嘿嘿一笑,神識一動,只聽得「咔咔」一陣金屬摩擦的聲音響起,鋼鐵魔傀粗短而壯碩的機械腿開始緩緩邁開步伐,拖動著巨大的身軀,和身軀上的眾人,在眾女的嬌呼聲中,朝前方緩慢的走去。


「戴維大哥,你……」坐在鋼鐵魔傀上,萊卡極為震驚的看著對面的戴維,「這鋼鐵魔傀,不是需要人進到裡面,才能操縱嗎?」

「哈哈,這很簡單。」戴維笑了兩聲,才道,「這是神識的妙用,萊卡你如今應該也修出神識了吧?你仔細體會一下,便知道了。」

萊卡點點頭。盤坐在鋼鐵魔傀的肩膀上,雙目微合起來。

鋼鐵魔傀身軀很大,走起來卻極為平穩,坐在上面,沒有絲毫的不舒服。一會的功夫,萊卡便睜眼,一臉不可思議的朝戴維道:「戴維大哥,你是將神識,覆蓋在了控制鋼鐵魔傀的魔法陣上,利用神識運轉魔法陣,從而操控這些鋼鐵魔傀行動么?」

「沒錯!」戴維點點頭,「這只是神識的一種很常見的用法而已,等你神識達到一定程度,也能做到的。」

「嗯。」萊卡的小臉又有點漲紅,他堅定的朝著戴維點了點頭道,「戴維大哥。我一定會努力的。」

「哈哈,我們走吧!」戴維笑聲中一揮手,幾架鋼鐵魔傀頓時加快了速度,朝前方趕去。

身後,裂風雲豹沒有遲疑,也緊緊跟在鋼鐵魔傀的身後。只有小光耀獨角獸。睜著兩隻圓溜溜的大眼睛,似乎不明白,這麼一大坨鐵疙瘩,怎麼像人一樣跑起來了?

……

……

沒有人統計過乞黎羅山脈到底有多少山谷,縱橫交錯的山谷,彷彿人體的脈絡一般錯綜複雜。這些山谷,將山脈割裂的支離破碎。而通過這些山谷,有無數排列與組合,能夠橫穿乞黎羅山脈。進入斐卡大平原。

乞黎羅山脈廣闊無垠,山中的魔獸也不計其數。對於好戰而嗜血的獸人族來說,乞黎羅山脈無疑是一個很好的磨礪自己的場所。

這裡是乞黎羅山脈中,最為平常不過的一個小小山谷,山谷窄而狹長,最寬處不過數里,最窄處只有近百米左右。

山谷彎彎曲曲,只能看到前面幾百米。便被高大的岩壁遮擋住了視線。谷內有些悶熱,卻很靜謐。山間不時有一些極為細小的泉水。從陡峭的山壁上砸下來,發出「叮咚叮咚」的聲響。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打亂了山谷的寧靜。緊接著,從山谷的一面,陡然衝出幾道身影。

由於山谷盡頭被岩壁遮擋,這些人就像從岩石中陡然冒出來一般。只不過看這些人的動作。充滿了慌張,似乎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在追趕一樣。

一直跑到山谷中近百米,這群人才停了下來。

這一行人一共五人,每人身上,皆穿著一件橢圓形的。如同盾牌一般的皮坎,只將前胸護住。四條巴掌粗的皮帶,從皮坎四邊延伸而出,從他們的肩膀和腋下伸展到後方,被一隻金屬環扣牢牢扣住。胳膊****,手上卻帶著黑色的皮質手套。而在他們的食指與中指第二指節上,則套有兩枚亮閃閃的銀色金屬環。

他們的手中,皆握有一張巨大的,比他們上半身軀還要大上許多的巨弓。流線型的弓身和緊繃的弓弦,充滿了力與美的感覺。

如果光看上半身,這些人與普通的人類,完全沒有任何區別。然而從腹部開始,這些人的下半身,卻並沒有人類所擁有的雙腿,而是一隻龐大的馬型身體。長長的呈流線型的馬身上,圍著寬大的皮鎧。健壯有力的四條腿,以及在身後甩來甩去,一根根如同發棕一般的蓬鬆長尾,讓這些人看上去神秘而詭異。

在他們馬身上的兩側,各掛有數只圓筒形皮壺。壺中插滿了箭矢,箭矢上端的翎羽,極為整齊的排列著。

如果露比與雪莉爾在這裡的話,一定會極為驚訝的叫出來:

「半人馬族!」

這些人,正是獸人族中的半人馬族。

半人馬族,獸人族中一個極為特殊的種族,之所以說他們特殊,是因為這一種族,幾乎完全繼承了獸人族中「獸」的一面。

當然,說的是他們的外表。

作為獸人族中的一支,半人馬族乃是整個獸人族中,最有耐力,最能夠進行長途跋涉的一個種族。畢竟他們的馬身,能夠讓他們更禁得起長時間的奔跑和體力消耗。


而與之相對應的,每一名半人馬族,都是天生的射手,箭技無以倫比。尤其在奔跑中,半人馬族甚至能夠準確的射中,數百米外茂密叢林中的一片落葉。

在這個世界上,他們的箭術,恐怕也只有傳說中的精靈族,才能與之媲美。

這幾名半人馬族在來到山谷之後,似乎依舊有些驚慌失措,不知道該繼續跑向哪裡。其中一名身材嬌小而玲瓏,面容有些嬌俏,看上去也就二十來歲的模樣。胸前皮坎彎出兩道弧線,將她兩隻挺拔的雙峰完全包裹。

這是一名女性半人馬,朝著隊伍最前面那名身材極為高大壯碩的半人馬道:「艾薩克,我們怎麼辦?」

最前面這名身材高大的半人馬,看上去也只有二十餘歲上下,一頭深灰色頭髮,臉龐倒是稜角分明,似乎是幾名半人馬中的領頭人。聽了女性半人馬的話語,他朝四周圍打量了一番,很快朝著一個方向一指,開口道:「走,我們躲到那邊!」

他所指的方向,乃是這座山谷旁的一處邊緣。這裡的山壁,有一大片岩石凸出在外面,將下方的一小塊區域蔭蔽住,前方更是有一塊不算大的岩石遮擋。雖說地方狹窄,不過用來遮掩這一行人的行蹤,卻是足夠了。

聽到了身材高大半人馬的話語,其餘半人馬並沒有任何猶豫,馬上撒開四蹄,朝著那邊的岩壁凸起處跑去。

幾息的功夫,這群半人馬便已經來到岩壁處,將身子緊緊貼在岩壁上。而那名身材高大的半人馬,卻將上半身輕輕俯下,探出半個頭顱,兩隻眼睛不停地朝著他們所來方向的山谷上空瞧去。

「艾薩克,我們這樣躲藏,能騙過那一群獅鷲獸么?」

見到叫做艾薩克的半人馬一臉凝重的表情,那名女性半人馬有些小心翼翼的細聲朝他問道。

艾薩克搖了搖頭,緩緩道:「我不清楚,不過獅鷲在空中,這裡又被岩石遮蔽,我們也許能逃過獅鷲獸在空中的偵查。不過這些畜生一般不會飛臨到山谷內,也許能逃過這一次也說不定。」

說著,他頭也不回,沉聲道:「大家都注意,將自己的身體盡量掩在山壁上,不要隨便探頭出來,不過也要隨時做好戰鬥準備。」

其餘半人馬應了一聲,那名身材嬌小的女性半人馬卻將臉蛋伸到艾薩克的馬身上,輕輕的摩擦了兩下。她的臉上泛起一絲紅暈,卻朝著艾薩克羞澀道:「艾薩克,你……你要當心。」

「放心吧溫迪。」艾薩克回過頭,難得露出一絲溫柔的神色,柔聲道,「就算被獅鷲獸發現,我也一定會用我的生命來保護你。」

「不要……」叫做溫迪的女性半人馬嬌聲道,「我要你和我在一起……」

「它們來了!!!」

旁邊一名看上去年齡略小的半人馬,忽然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疾聲道。

聽了這句話,溫迪趕忙回到岩壁處。而艾薩克則將頭略向回縮了縮,兩隻眼睛依舊一動不動的盯著不遠處的天空。

只是幾息的功夫,遠方山谷外,忽然傳出陣陣不知名的吼聲。

吼聲此起彼伏,聽上去像是猛獸一般的嘶吼,然而卻不如猛獸嘶吼那般充滿力量,反倒有著一股尖銳的感覺在其中。就像一隻野獸,被人掐住了喉嚨,聲音變得有些尖細而扭曲。

伴隨著接連不斷的吼聲,山谷外的空中,忽然飛過來一片黑壓壓的烏雲。

烏雲距離山谷越來越近,眨眼間便已經來到山谷上方。而隨著這一片烏雲近了才能發現,這哪裡是一片烏雲,分明是近百隻飛行魔獸聚在了一起。

只見這些魔獸,身形足有三米左右,壯碩的身體,粗壯的後腿和如鞭子一般的長尾,看上去更像一隻縮小版的獅子。然而這魔獸的兩隻前腿,卻是如同鳥類一般的兩隻利爪,頭部也如同鷹隼一般,覆蓋著細密的羽毛,一隻帶鉤的尖喙足有二十公分長短。在魔獸的肋部,兩隻巨大的翅膀向外延展,不停的撲扇著,帶起強大的氣流,將其偌大的身軀托在空中。

那些聒噪的吼聲,便是從這一群飛行魔獸口中傳出,充斥在山谷的每一個角落,打破了山谷的寧靜。(未完待續。。)

… 躲在凸出岩石下方的幾名半人馬族,一個個全都將身子緊緊地貼著岩壁,大氣都不敢喘一下。他們可是知道,這群獅鷲獸已經盯上了他們,從乞黎羅山脈南麓開始,便一直緊追不放。好幾次,他們依託地形,甩脫了獅鷲獸的追趕,可沒過一會,這群畜生便又一次出現在他們身後。

獅鷲獸乃是魔獸中比較常見的一種,這種魔獸,擁有獅子一般的身體和鷹鷲的頭顱以及翅膀。不僅力量驚人,同時身形靈活無比,飛行速度極快,其尖喙更是能輕易撕裂絕大多數低級魔獸和獸人的身體防禦。最重要的,獅鷲獸是群居獸群,一個大的獅鷲獸群,甚至能達到近千獅鷲獸,鋪天蓋地,即便是小的獅鷲獸群,也會有幾十隻甚至上百隻左右。

如此龐大的規模,便使得獅鷲獸本體雖然只是五級魔獸左右,可一般的七級,甚至八級魔獸,都不願意輕易招惹這些天空中的霸主。

飛臨這片山谷,獅鷲獸馬上分散開來,在空中不停的盤旋著。不過很顯然,這幾名半人馬所在的區域很是巧妙和隱蔽,獅鷲獸在空中,下面這片岩壁,恰好形成了一個視覺的死角。足足十來分鐘的時間,這些獅鷲獸依舊在空中漫無目的的飛著,卻並沒有發現位於岩石下躲藏的那幾名半人馬。

又在空中盤旋了一會,獅鷲獸像是放棄了一般,發出陣陣不甘似的嘶鳴,開始緩緩朝谷外飛去。

艾薩克輕輕的呼了一口氣,緊張的心稍稍放鬆了一些。

只要這群獅鷲獸飛走,他們再小心一些,應該不會再有被這些畜生盯住的危險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艾薩克的臉色忽然變了。

就在所有獅鷲獸即將飛離山谷之時,落在最後面的幾隻獅鷲獸,陡然像發現了什麼一般,陡然發出一聲興奮至極的嘶啞鳴叫,巨大的身子,忽然朝著山谷的另一邊撲去。

在聽到這幾隻獅鷲獸的嘶鳴之後。其餘的獅鷲獸先是一陣紛亂,緊接著紛紛轉身,上百隻獅鷲獸,挾帶著強烈的勁風,遮天蔽日一般同時俯衝向山谷另一邊。

山谷內頓時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艾薩克,它們發現我們了!」一名看上去身材有些臃腫,長著胖胖臉蛋,看上去約莫十七八歲的半人馬少年大驚失色道。

說著。他便要拔出腰間箭壺中的箭矢。

「等等洛塔!」艾薩克一把按住了那名半人馬的胳膊,阻止了他的動作,他沉聲道,「這些獅鷲獸,似乎不是針對我們。」

名叫洛塔的半人馬少年這才停止了動作,他又偷偷的將頭探到外面,瞧了兩眼,這才奇道:「咦。真的是……這些混蛋,似乎飛去了山谷另一邊。」

他將頭縮回來。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問艾薩克,「為什麼?」

「那裡想必有吸引這群傢伙的東西。」艾薩克沉聲道,「我們不要有任何動作,只需靜觀其變即可。」

這些山谷由於彎彎曲折,從艾薩克這裡。也只能看到,對面的谷口拐了一個彎,延伸至另一處。至於那邊到底有什麼,被山壁所擋,艾薩克卻是看不到。

不過。很顯然位於空中的獅鷲獸,視野開闊,已經將那一片區域看的清清楚楚。

獅鷲獸在空中的速度極快,這一片小山谷又不大,很快,第一隻獅鷲獸巨大的身軀,已經飛臨到小山谷的另一端。就見它在山谷拐彎處一個閃身,龐大的身軀卻極為靈活的隱沒在了被岩壁擋住的山谷另一邊。與此同時,一聲聽上去似乎極為驚喜的嘶鳴聲,頓時從那邊隱隱傳了過來。

然而就在下一刻,嘶鳴聲陡然變成了一聲短促而又尖銳的慘唳。

這一聲慘唳,頓時將剛才幾隻飛在前面,正要撲上去的獅鷲獸嚇了回來。撲楞著翅膀在空中不停的打轉,卻再也不敢貿貿然飛上前。

艾薩克暗暗稱奇,不知道這山谷拐彎處到底有什麼,竟能將兇悍無匹的獅鷲獸鎮住。難道是七級……

不,艾薩克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就算是七級魔獸,恐怕也不能將這幾隻悍不畏死的獅鷲獸鎮住。

難不成,山谷拐彎處……竟棲息著一頭八級魔獸不成?這小山谷,難道是一隻八級魔獸的領地?

想到這裡,艾薩克只覺頭皮發麻,渾身毛髮都要炸起來了。

他們這群人,只不過是六級左右實力的半人馬射手。遇到八級魔獸,恐怕比遇上這一群獅鷲獸的下場,好不了多少。


只不過下一刻,他的恐懼馬上便被巨大的震驚所代替。

山谷拐角處,忽然溜溜達達走出七八個人來。

是幾名男女,看上去都做獸人族打扮,只有最前方一名十六七歲的少年,身著一身玄青色長袍。看這長袍的樣式,似乎只有人類才能製作出來,獸人族可絕不會有這樣心靈手巧的人,即便是獸人族中最靈巧的鬣蜥族、狐族和貓人族也是如此。

艾薩克當然不會認為這名少年是人類。

因為這名少年雖然穿著人類的衣衫,在他的臉上和裸露在外面的脖頸、手臂上,卻有著極淡的,青黑色的斑點。這些斑點雖然細小,少年距離艾薩克也有些遠,可半人馬族既然作為天生的射手,其眼力豈會太差?

更為重要的,就在這名少年的身旁,一隻足足有四米余長的巨大豹型魔獸,正乖巧的在他身邊踱著步子,看那馴服的樣子,像極了一隻放大了數十倍的大貓。

看到這隻豹型魔獸,艾薩克腦海中,馬上現出一個獸人族的名字。

他的胳膊忽然被人扯了一下,回頭才看到,是溫迪悄悄到了他身邊,將小口湊到他耳邊輕聲道:「艾薩克,這人……是不是豹人族?」

艾薩克當然明白,溫迪所說,定然也是走在最前面那名少年。

「這少年應該就是豹人族。」艾薩克點點頭,沉聲道:「他那隻豹寵,和他身邊的那幾名貓女……錯不了,一定是豹人族。」

他忽然沉吟了一番,才有些不解道:「可是,這名豹人族,怎麼會來到乞黎羅山脈的南麓?」

「這傢伙,在豹人族中的地位恐怕不低啊!」旁邊一名尖瘦臉的半人馬也湊了上來,搭腔道,「看看這豹寵,嘖嘖……還有那幾名貓女,也都是極品……咦,快看!打起來了!」

艾薩克趕忙望去。

只見此時近百隻獅鷲獸,已經完全聚集在了一起,天空中黑壓壓一片,刺耳的嘶鳴聲此起彼伏。

那幾名少年男女卻似沒有看到這些獅鷲獸一般,聚在一起不停的說著,幾名貓女不時掩口嬌笑。兇殘無比的獅鷲獸,彷彿他們面前這鋪天蓋地的獅鷲獸,是幾隻隨時可以摁死的臭蟲。

就在此時,最前面的幾隻獅鷲獸,似乎有些不耐煩,「呀呀」發出幾聲尖銳的嘶鳴,雙翅一扇,碩大的翅膀帶起一陣狂風,兩隻尖尖的利爪朝前伸直,從空中朝著那幾名少年男女猛撲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