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在鳳凰的身後,妖皇冷冷的聲音傳來。

瞬間,鳳凰的掌心再次凝聚出狂暴的攻擊!

此刻,妖皇終於對白小白體內的氣力產生了一絲興趣,他要看看白戌的孩子到底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

下一秒鐘,鳳凰的嬌吒聲響起,然後就看到一團熊熊的火焰再次向白小白衝去!

白小白立刻抬起頭,頑強的眼神里透著一股絕不認輸的倔強!

瞬間,就見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而在他的周圍突然出現了無數金色的拳頭!

迷蹤拳!

在白小白之前,真正見過迷蹤拳的妖族和異獸並不多,但白天時他曾使出過一次,而且就是在那一次,徹底震懾了所有異獸——一次攻擊赫然斬殺了近八千頭異獸,這讓它們如何不驚訝!

此時是白小白第二次打出迷蹤拳,而且這一次和之前有所不同。之前為了擴大攻擊範圍,他沒有凝聚出那個巨大的金色拳頭,這一次需要阻擋的人只有鳳凰,所以那些瀰漫在雨夜裡的金色拳頭瞬間匯聚到了一起,並且直直地向鳳凰沖了過去!

鳳凰看了一眼出現在眼前的宛如山嶽一般的巨大金色拳頭,不屑地冷哼了一聲,沒有停下腳步,繼續向前衝去!

當年白戌的迷蹤拳都沒能將她攔住,更何況只有霸道境界的白小白——當然,這只是她自己的認為,當時白戌主要對戰的人是妖皇和妖后,不然不可能攔不住鳳凰!

如果此刻白氏族人在這裡,一定會嘆息,因為白小白現在的實力和鳳凰比起來實在是太弱了,以至於迷蹤拳都失去了它本該有的霸氣!

迷蹤拳不但可以讓人少走彎路直接突破人類極限,而且還會隨著擁有者實力的增加而增強攻擊力!

就像迷蹤拳在白戌手裡使出來是天下一的攻擊力,而在白小白的手裡只能到達霸道境界。

神道境界的鳳凰當然看不上霸道境界的攻擊,哪怕這攻擊來自迷蹤拳,在她眼裡依然很弱!

下一秒鐘,就見鳳凰的身影被巨大的金色拳頭裹住,然後就聽到一聲巨響!

「轟——」巨大的轟鳴聲再次響徹了大草原,地上的凹陷更深了,土腥味越來越濃。

然後,就見鳳凰直直地從金色拳頭裡沖了出來,並且將原本看上去彷彿無堅不摧的迷蹤拳撞成了「粉末」,無數流光隨風飄散!

不過,鳳凰也不是一點代價都沒有付出,至少她衝出迷蹤拳時身上的火焰變小了一些,凝聚的攻擊力也變弱了很多。

下一秒鐘,就見她掌心的狂暴攻擊力再次拍在了白小白身上。

此刻,白小白的身體又出現了之前的情況,傳承之力打頭陣先消耗一些鳳凰的攻擊力,赤焰神瞳迅速跟上護住白小白的全身!

「噗!」一聲悶響,白小白再次摔在了地上。

之前發生的那一幕又出現了,只見他的身上再次瀰漫出金色的光芒,彷彿雨夜裡一顆頑強的星矢,誰都無法阻止他發出耀眼的光芒!

狂風暴雨中,白小白再一次站了起來,倔強得宛如一塊真正的石頭!

只是,這一次他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疑惑,因為在他的身體里好像又出現了一道力量。這股力量很弱,而且附著在皮膚上,彷彿一層淡淡的盔甲。

白小白不知道這股力量是什麼,但感覺到身體好像較之前堅實了一些!

現在,他的身體里已經存在了四種能量,首先是他自己的氣力,然後是傳承之力和赤焰神瞳的力量,現在又多了這一道淡淡的能量!讓他有些疑惑的是,這四股力量竟然能夠和平共處、互不侵犯!

除開他本身的氣力不說,傳承之力和赤焰神瞳好不容易開始互相配合了,現在又突然出現這道力量,不知道最後會產生什麼情況!

如果此刻有人能夠注意到白小白體內的情況一定會驚詫,因為這股力量是只有到了神道境界才會出現的護體之力。就像白小白之前的感覺一樣,這道力量能夠增強身體的防禦力,修鍊到巔峰階段,一般的攻擊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傷害!

只是,現在知道這個的人只有白小白一人,其他人都在驚駭著他再次站起來的畫面!

此刻的白小白在眾人眼裡就像是一隻打不死的小強,強悍的生命力讓所有人都側目起來,包括妖皇和妖后!

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妖族或者某隻異獸的身上,只怕白小白早就被妖皇重點保護了起來。但是,很可惜,白小白是人類,而且還是擁有赤焰神瞳的人類!

「繼續!」妖皇淡淡的聲音響起:「他不死,你就別停下來!」

這一次,鳳凰從妖皇的聲音里聽出了一絲不耐煩——這讓她有些心驚肉跳起來!

妖族不像人類,人類的七名神祗得到了極高的禮遇。但在妖族,神道境界的存在也必須聽從妖皇的命令,不然最後的結果便是死亡!

不過,這種感覺只持續了一瞬,旋即便轉化成了對白小白的憤怒,無窮的憤怒!

鳳凰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竟然會被一名霸道境界的人類逼成現在這樣!

一時間,她身上的火焰更加猛烈了起來,狂暴的攻擊再次向白小白席捲了過去。

「轟——」又是一聲巨響,白小白的身體再次倒飛了出去。

這一次他沒有再發出攻擊,而是直接面對著鳳凰的怒火——他不想再浪費氣力,因為即便是打出迷蹤拳,也只消耗了一點點對方的攻擊力,根本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而他的體內就要消耗兩道傳承之力!還不如像現在這樣,只需要一道傳承之力便擋下了對方的攻擊!

當他再次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體內那道新的力量又濃郁了一些,體表好像又堅實了一點。


鳳凰彷彿早就知道了這個結果,所以當白小白剛剛站起來的時候,她的攻擊又送了過來!

「轟——」彷彿再次綻放出煙花,地面的凹陷變成了深坑,一個巨大的深坑!

狂風暴雨越來越猛烈,鳳凰的攻擊速度也越來越快,白小白不停地倒地,然後站起來。

一時間彷彿變成了單方面的,只是鳳凰的似乎沒有太大的作用,因為白小白依舊和之前一樣,身上沒有留下一絲一毫的傷痕!

越是這樣,鳳凰心中的憤怒越強烈,發出的攻擊越強大。

但是,好像所有的攻擊都是徒勞,因為白小白就是會不停地站起來!

就像狂風中的野草,可以被吹彎,但絕不會被吹倒!


此時,一旁的妖猴等異獸早就已經滿臉驚駭了,看著白小白的眼神宛如看著一個怪物!如果換成它們被鳳凰這樣攻擊,只怕只需要一次,便已經成了粉末。但眼前這個人類少年彷彿怎麼打都打不死一般!

一旁的妖皇和妖后也對視了一眼,露出驚詫的神色!

他們修鍊到神道境界已經很多年了,和無數人類高手交過手,但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樣的情況出現!

不過,他們比鳳凰要冷靜很多,打量白小白的目光中開始透出絲絲能量!

片刻之後,他們終於看到了白小白體內那一縷新出現的能量,兩人瞬間微微張了張嘴——神道防禦,這怎麼可能?

一個霸道境界的人類竟然擁有了神道防禦!

這是為什麼?。

… 83_83394暴雨不停地落下,打在野草上發出一陣陣「沙沙」聲。

妖皇皺了皺眉,這個已經晉入神道境界很多年的絕世高手怎麼也想不明白霸道境界的白小白怎麼會擁有神道防禦。

「陛下,我覺得有蹊蹺,白小白的神道防禦很弱,擋不住鳳凰兒的攻擊!」妖后在一旁蹙眉說道。

妖皇點了點頭,他也想到了這個問題。

這時,一道驚雷再次劃破天空,照亮了妖皇依舊乾爽的面容和衣服。

「試試就知道了!」妖皇淡淡笑著,然後向前邁出了腳步。

妖皇的身形剛動,鳳凰立刻停下了攻擊,滿臉驚詫地看了過來——難道陛下要親自出手?

這時,就見妖皇對她揮了揮手,鳳凰臉上旋即一陣暗淡,待妖皇走近,只見她躬身低頭說道:「沒完成任務,抱歉!」

「這不怪你!他如果真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就不是白戌的孩子了!」妖皇淡淡地笑道。

此時,已經是白小白第五十多次倒下又站起來,他體內的傳承之力已經只剩下了一半!

他有些可惜,因為傳承之力畢竟不是他自己的力量,用完了就沒有了。而且,這是白戌留給他的遺物,就這麼耗盡實在是太可惜。但現在除了傳承之力,找不出還有什麼其它辦法能夠擋住鳳凰的攻擊。

就在他再次站起來時,赫然看到妖皇向自己走了過來。

聽到對方和鳳凰的談話,白小白的心又懸了起來——妖皇親自動手,傳承之力和赤焰神瞳還能否擋住?

「你還真是讓我驚訝!如果讓你繼續成長下去,我聖族恐怕會面臨萬年以來最大的危機!」妖皇淡淡地說道。

「聽你這麼說我很榮幸!如果我今天還能夠活下去,就算是拚死修鍊,我也會讓你這句話成真!」白小白眯著眼睛說道。

妖皇淡淡地笑了笑,問道:「我很好奇,你明明只有霸道境界,為什麼會修鍊出神道防禦?」

這句話讓兩個人同時驚訝了,一個是鳳凰,她沒有妖皇的實力,看不到白小白體內的情況,現在聽了妖皇的話,這才反應過來,原來白小白能夠擋住自己的攻擊是因為神道防禦——只是,為什麼他會有神道防禦?

另一個驚訝的人是白小白,原來那一縷淡淡的能量是神道防禦!

對於神道境界他了解得不多,對神道防禦也只是在和魔域太子閑聊時聽到過一句,但當時覺得神道境界實在是太遠所以沒有過多關注。

「神道防禦嗎……」白小白心裡默念著,悄悄催動了一縷金色能量去感受那股力量。

妖皇看著白小白的神情,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問道:「你不知道那是神道防禦?」

「不知道!」白小白很誠實地回答。

妖皇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現在在他眼裡,白小白就像是一個手持至寶而不自知的傻孩子。

「你是用什麼方式擋住鳳凰兒的攻擊的?」妖皇繼續問道。

一旁的鳳凰一愣,難道不是用神道防禦?

白小白想了想,說道:「魔域傳承!」

他只說了一半,關於赤焰神瞳的事情他下意識地不想說太多,哪怕妖皇對赤焰神瞳非常了解。

妖皇微微皺眉問道:「用抵消力量的方式?」

白小白點了點頭。

妖皇搖頭:「暴殄天物!」

白小白撇了撇嘴,道:「怪我咯!如果不是你們的攻擊實在是太強大,我也不會這樣!」

妖皇嘆了口氣,道:「你覺得你體內的魔域傳承能夠擋住我幾次攻擊?」

白小白咬了咬牙,知道妖皇是不想浪費時間了:「不知道!如果是那天我帶著妞妞離開時你和妖后兩人聯手攻擊發出的力量……大概兩次!」

他沒有任何隱瞞,而且現在隱瞞也沒什麼意義。

妖皇挑了挑眉,臉上露出了笑容,他也沒想到白小白會這麼誠實地回答這個問題。

「我覺得只有一次!」妖皇說著,臉上依舊有笑容在瀰漫,但狂暴到猙獰的力量開始瀰漫在他的體表!

白小白瞬間驚愕,他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強大的力量!妖皇還沒有將攻擊力送過來,白小白便已經感覺有些呼吸不暢了,彷彿周圍的空氣都在懼怕妖皇的能量一般!

此刻,原本站在周圍的妖后、鳳凰等人急速後退了好幾步才停下來。

「你覺得我的猜測正確,還是你的估計正確?」妖皇淡淡地問道。

此刻,在狂暴能量的瀰漫中,妖皇宛如一尊來自天上的戰神,強大的威懾力讓白小白頭皮發麻!

之前他也見過飄渺仙子出手,而且也見過魔皇向鳳凰發出的強大攻擊,但那些和此刻的妖皇比起來,弱了不止一個境界!

同樣都是神道境界的高手,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差距?


特別是鳳凰,她的攻擊力和妖皇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此刻, 玉簪花半開

「我們兩個都錯了!」白小白看著妖皇身上的能量,嘆聲道:「可能一次都擋不住!」

妖皇淡淡一笑,道:「其實能擋住一次,是你沒有說實話而已!魔域傳承加上赤焰神瞳,這兩樣異寶加起來還是能夠擋住我一次攻擊的!」

白小白瞬間心跳加速——妖皇似乎能夠看清自己體內的情況!

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他現在能夠內視,還是因為赤焰神瞳的緣故,妖皇難道僅僅憑藉力量就能看到?

這應該不可能,因為魔皇都看不到他體內的情況!雖然魔皇沒有妖皇強大,但兩人的實際實力相差不多,之前說魔皇的至強一擊和妖皇比起來差了一個檔次,是因為虛偽的魔皇當時還要欺騙白小白,所以並沒有盡全力!


妖皇能夠看清他體內的情況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妖族存在某種特殊的功法,可讓修行者看到對手真實的力量和力量消耗的情況。

想到這裡,白小白再次驚愕了起來!如果在戰鬥中能夠看到別人體內的能量情況,那將極大地有利於取得戰鬥勝利——妖皇實在是太恐怖了!

「要不要試一下?」妖皇依舊淡淡地笑著,彷彿在說一件極其平常的事情,但這件事情對於白小白來說是有可能丟掉性命的!

「可以!」白小白努力壓抑著心中的驚駭,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沒那麼緊張。

他不想在仇人面前露怯,所以只能撐著,就像小時候被那些大孩子們欺負時一模一樣,倔強得讓人心生不忍。

妖皇沒有不忍,在他的眼裡白小白早就是個死人了,如果不是鳳凰執行力不夠,再加上白小白層出不窮的後手,他早就已經死了!

雖然他心中對白戌確實存著一份所謂的半師之情,但實際上在這個冷血動物的心裡,對誰都沒那麼在意!

能夠成為一方霸主,有幾個是真正的善茬兒,沒有冷酷到了極致的心,是走不到這一步的!

聽到白小白的回答,妖皇依舊淡淡地笑著,只不過心裡生出了一絲可惜,如果聖族能夠出現這樣一個青年才俊就好了!

但很可惜,白小白是人類,而且他必須死!

下一秒鐘,就見原本瀰漫在草原上的風消失了,而且以妖皇為中心,天空中落下的暴雨彷彿被分開了一般,在他和白小白兩人的這條直線上已經再也沒有一滴雨落下來!

白小白現在才知道什麼叫真正的強者,此刻的他就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抓住了胸前的衣襟,絲毫無法動彈。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能量也彷彿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敵人,開始急速運動起來!傳承之力不再凝聚成一團,而是極快地分散開,遍布在白小白身體內的每一個角落。一向「高冷」的赤焰神瞳也動了,狂暴的、帶著彷彿來自古老洪荒的力量急速運轉了起來!

這一刻,白小白身體表面猛然間開始金光閃爍,雙眼裡有藍色和赤紅色的光芒在不停地預警。

妖皇看著白小白的雙眼和身上的能量微微眯了眯眼睛,他發現自己竟然對這個能夠擁有萬年來人類最強大的兩樣至寶的少年產生了一絲羨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