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男爵的實力,花羽一早就打探清楚了,已經是十級幻魔刺客的她,在夜幕下飛入三位男爵的城堡,把對方的實力打探的一清二楚,

三位男爵的兵力加起來不到一千人,城堡年久失修防禦力地下,士兵缺乏訓練如果是不掌握了武技和鬥氣,力量恐怕還沒有一般的農夫大,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這三位男爵都有一個共同的愛好:囤貨,

他們一邊完成黃金大公下達的任務瘋狂掠奪領地中子民的財富,一面還不忘從中抽取部分擴充自己的似乎,

勤勞如松鼠般的三位男爵居然累計下接近當初華沙子爵的財富,這對哲法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誘惑,

「我隨便,」

「我也是,」

「都可以,」

三個第一次領軍的傢伙十分不自覺,面對缺乏挑戰性的目標他們並沒有展現出絲毫的期待,

哲法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只給你們每人兩百名騎兵,五天內給我把這三個傢伙的領地併入我的版圖,至於男爵本人,生死不論,」

「是,頭兒,」薩魯法爾率先搶下山姆男爵,至少,他的領地里秘藍男爵領最近,獸人一溜煙地跑出城堡尋找他的座狼花椒,他還要搶在另外兩人前面挑選優秀的騎兵,

薩魯法爾自己不知道,他油滑的表現讓自己距離博取歌莉婭的歡心又遠了一點, 看著三支小隊離開自己的城堡.哲法轉過身.對自己書房中的另一批客人說道:「接下來.談點正事吧.」

黛兒、安蘇、維克多、米卡拉、花羽還有阿米莉亞.圍坐在哲法的書桌前.

「花羽.說說吧.」哲法對鷹女說道.打探三名男爵領的情況.不過是花羽順路完成的小事.真正的大事還在後面.

「是.主人.」

鷹女挪步走到地圖旁.將幾枚小紅旗插在了不同的位置.說道:

「這些地方.是帕克家族的核心礦區.為黃金大公每年提供所需鍛造原料六成以上的原礦石.如果我們能讓這些礦區停產.對於南方戰線的紅森軍團或許會是個好消息.」

「其實直接作用效果不大.」哲法補充說道.戰爭期間.黃金家族必然是靠著過去的庫存儲備為軍隊提供裝備和給養.

由礦區開採、熔煉、鍛造到最後裝備軍隊.工期較長不符合戰爭的需要.此時騷擾這幾座礦區未必能對黃金大公前線的戰事造成多大的直接印象.至少不可能因此讓黃金家族的騎士赤手空拳上陣.

「你是想擾亂軍心.」維克多曾經指導哲法如何成為傭兵.對於他的想法維克多最容易理解.

「我想讓整個黃沙高地動蕩不安.」哲法笑了.

襲擾歸附黃金大公的貴族們.破壞歐羅巴城以外此時克勞奇?帕克無心估計的那些礦區.一步步削弱黃金家族的力量.

但比這效果更加顯著的.是通過不斷成功打擊帕克家族.讓他們在黃沙高地貴族中不可戰勝的形象動搖.

讓歐羅巴城成為一座孤城.是哲法計劃獻給在南線作戰的蒼鷹和毒牙的禮物.

「你需要我們怎麼做.一起干.還是分散.」維克多問道.儘管是在戰爭時期.帕克家族在自己最重要的資源產地也不可能不留駐足夠多的守備力量.


哲法想了想.說道:「我覺得.我們最多可以分成兩支隊伍.」

薩魯法爾等人帶走了是哲法的見習騎士.其中還混雜著許多逐風獸人戰士和薩滿祭司.如今哲法手中最強大的力量.是米卡拉帶來的兩千露琪亞騎士.

「如果分隊伍.我和你一組.」安蘇的語氣不容拒絕.哲法這些天一直躲著自己.這種感覺讓安蘇很不高興.不管怎麼樣.安蘇都要強迫哲法待在自己身邊幾天.

就是要強迫哲法做他不敢做的事情.安蘇的想法十分簡單.

「我和米卡拉姐姐一起.」黛兒挽住女騎士的手說道.

這樣一來.不等哲法分配.兩支隊伍就決定下來了.

米卡拉必然要率領一直隊伍.但僅僅是黛兒跟著她哲法有些不放心.又把花羽派了過去.任由鷹女的眼神如何幽怨哲法也不改主意.有了花羽的偵查能力.米卡拉的戰鬥會更加輕鬆.

哲法自然只能與安蘇、維克多一組.少女與熊傭兵團再次滿員.儘管安蘇沒有說什麼.但哲法依然從她假裝鎮定的表情中讀出了喜悅的味道.

「那麼.」哲法對阿米莉亞說道:「你們呢.」

「我的任務是跟隨你戰鬥.」教宗繼承人聳了聳肩說道:「巴頓他們.我可以派給米卡拉小姐.那十個傢伙雖然加起來也不如我.但還是很不錯的.」

「好.就這樣決定了.」哲法點點頭.

秘藍男爵領的留守工作.哲法已經拜託給了老威山酋長.有強大聖域薩滿駐守.秘藍男爵領想必萬無一失.

「下午茶.」安蘇打開哲法書法的窗戶.對著城堡下方喊了一聲.隨後便從飛身跳了出去.

哲法書房的高度距離地面超過六十米.但巨熊卻一躍而起.在安蘇下落的半空中用肥厚的熊背接住了少女.

當巨熊落下.大地也輕微的晃動.哲法苦笑著搖搖頭.安蘇就像個賭氣的孩子.總是用各種方式表現自己的存在.然後不斷製造巨大的聲響讓自己知道自己不高興.

「米卡拉.你去整理一下隊伍.看看多久可以出發吧.」哲法站起身說道.他覺得自己確實需要出去透透氣.多少天了.他逐漸成長為合格的男爵.卻不想因此失去一些美好的東西.

「露琪亞騎士已經隨時待命.」米卡拉應到.

「很好.」哲法回過頭.補了一句:「把哈薩辛帶上.贖金已經不可能了.拿他換點別的吧.」

自從女侯爵攻打了歐羅巴城.再沒有人找哲法談贖回哈薩辛的問題.這讓年輕的子爵再次陷入了絕望.

但哲法並沒有急著處決他.儘管黃金大公沒有表現出絲毫對兒子的關心.但哲法還是很樂意把他當作手中的一張牌來打一打.

兩支隊伍走出秘藍男爵領.向著不同的方向而去.哲法和米卡拉給各自的隊伍選擇了不同的礦區.

那是黃沙高地最遼闊的山脈的兩端.橫跨高地北方.與綠海森林隔絕.大地的精華凝結出的礦石品質是黃沙高地任何其他礦區所無法比擬的.

「怎麼了.不捨得.」黛兒不斷回望哲法離開的方向.米卡拉都忍不住調侃起她來.

「不是捨得.是討厭小妖精.」黛兒用魔法凝結出一個少女的頭像輪廓.那先讓是安蘇.黛兒狠狠地吸口氣.吹散了少女的面容.算是給自己出口惡氣.

「放心吧.哲法心裡有你.」米卡拉安慰著說道.女騎士覺得自己有些怪怪的.若在平時.她是絕對不會討論這種話題的.


「可那壞蛋心中恐怕不止一個女人.」黛兒的聲音讓花羽豎起了耳朵.這個話題她同樣很感興趣.

「不許下來.」黛兒沖著天下的花羽揮了揮拳頭.在她眼中.花羽是另一個小妖精.

鷹女沖自己下方的魔法師吐了吐舌頭.展翅衝破雲霄而去.她還有偵查任務.懶得和黛兒胡鬧.

「是呢.一定還有其他人.」米卡拉的話讓黛兒一陣不爽.但女騎士自己卻彷彿送了口氣.似乎寬慰了自己不少.

比起女騎士這邊.哲法的隊伍氣氛就尷尬許多.

除了下午茶嚼著口中的肉排.愉快地前行著.哲法被安蘇和維克多夾在中間.少女坐在高高的熊背上.用目光的餘角凝視哲法.卻始終不說一句話.

安蘇這樣.維克多自然不敢擅自打開話匣子.

三人不說一句話地前行了半日.身後一千名露琪亞騎士倒是沒有掉隊.緊跟著自己統帥的旗幟前行.

阿米莉亞表現出了驚人的貪睡能力.她留在教會特別為她準備的豪華馬車內.從出發時便進入了夢想. 「那個.安蘇.」哲法嘗試著開口說點什麼.

「不許說話.好好走路.」

「呃.好吧.我本來想問你餓不餓.我.我給你烤肉.」

「停.」安蘇瞬間扯住下午茶背上的熊毛.頓了頓.面部微弱地抽搐了片刻.但終究還是沒有忍住.放肆地大笑起來.

這奔放的笑聲驚走了林中的飛鳥.更讓身後一千名騎士不明所以.等安蘇笑夠了.從下午茶的背上一躍而下.背對著哲法邊走邊說道:

「做飯.」

烤肉的香味瀰漫在哲法停滯的樹林中.

身為全軍的統帥.哲法正親自操刀為安蘇烹制美味的烤肉.黑胡椒和紅酒均勻地塗抹在肉排的表面.這是哲法特意為安蘇準備的.久違的地龍肉排.

如此珍貴的食材來自華沙公爵的庫存.而且是最後一份.被冰封在地窖中的地龍肉排今天終於發揮了它應有的價值.

安蘇滿意的笑聲和始終掛在臉上的笑容終於讓哲法如獲重釋.

當少女以勝利者的姿態享用完美食后.終於一改之前冰冷的面孔.又舔嘴唇又是允手指.卻是對哲法的廚藝最滿意的表現.

目標礦區的位置在東北方.哲法發現越是向北走.植物的生長就越發貌似.與黃沙高地中部、南部荒野甚至沙漠的形態完全不同.

「心情好點了.」哲法剛一開口.就知道自己問了個傻問題.

果然.安蘇正嚼著烤肉的嘴突然僵住.然後繼續嚼動口中的美食.神情卻冷了許多.

「黛兒是個好姑娘.自從芙蓉教授戰死後.她失去了所有的親人……」哲法索性就當做自言自語.任憑維克多和安蘇沉默著.他就這樣盯著地上的泥土.自顧自地說著.

他們還從來沒有這樣的長談過.

哲法把他離開約克小鎮后.如何去到暴君山嶺.又如何去了亞德里亞城.在哪裡是怎樣度過了五年的時光.一一說給安蘇聽.

很多事情.安蘇其實已經悄悄地從哲法的追隨者們口中知道了.比如用金幣撬開了金山、銀山兄弟的口.用武力強迫薩魯法爾說出哲法和花羽的關係或者說進展.

能聽哲法親口說.感覺總是不一樣的.

安蘇放下了刀叉.裝出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說道:「誰要聽你說這個.就要大戰了.你的作戰計劃呢.」

哲法無奈地點點頭.一邊掏出一份地圖.一邊在心裡想著也不知道剛才是誰.在確認自己和黛兒、花羽沒有發生任何實際性的關係后.表情有了明顯的變化.

那種強忍笑容讓面部略微抽搐的表情.最近在安蘇臉上多次出現.

「哨兵回來了.」

哲法站起身來.隊伍中沒有了花羽或花椒.偵查的任務只能交給一位露琪亞騎士.好在對方的實力和經驗都是其中的佼佼者.足以勝任這種任務.

「大人.留守礦區的.是一隊超過千人的重裝步兵.同時還額外配備了幾十名遊俠負責崗哨工作.這讓我無法靠近礦區.」

哲法讓騎士在地圖上標識出他已經探知的敵人的防禦分佈點.那上千名重裝步兵每日都在礦區外的空地上駐紮.礦工的工作自然有工頭監督.軍人的任務是防止外部有入侵者.

「我去叫醒阿米莉亞.」這個女人已經睡了大半天了.雖然哲法已經知道對方在睡覺期間也能冥想.也很羨慕這種奇特的天賦.但還是需要她加入討論作戰計劃.

睡眼朦朧的金髮美女連鞋都不穿.一襲白裙赤著腳如同天界的神女般優雅地走向哲法.若不是那迷戀睡夢的模樣.哲法也會欣賞阿米莉亞天然的美感.

「打仗這種事情不要找我嘛.」阿米莉亞來到地圖前說道:「如果有人快死了.帶來給我就是了.」

哲法忍住胸悶的感覺.問道:「你不準備參加戰鬥嗎.」

「當然不.我不是戰鬥神官.我和老師一樣.都是和平主義者.」阿米莉亞理所當然地說道.

哲法如果知道在紅森的黃金城堡外.大德蘭曾經丟下毒牙一人與克勞奇決鬥.就一定會立刻對方當時的心情.

大教宗殿下和她的弟子.絕對是以逃避戰鬥為樂的.

「我們需要解決那五十名遊俠.否則很難靠近到已經合理的距離發動衝鋒.」哲法指了指地圖說道.

礦區深處山中.哲法的騎士們在穿越山嶺期間不希望被對方的哨兵發現.只有深入山中盆地后.在那有限的空間能對駐紮當地的敵人發動衝鋒.才能最好地發揮騎兵的優勢.

哲法可不希望他的露琪亞騎士們下馬步戰.這會讓己方的實力大打折扣.

「如果讓露琪亞騎士動手.極有可能暴露目標.」哲法有些遺憾.露琪亞騎士是強大的整體.個體實力卻優先.特別是他們作為騎士.極其不擅長隱蔽和潛行.

「那就我們自己動手.」安蘇撇了一眼哲法.這個傢伙難道當領主之後就不懂得有些事情要親力親為.

哲法眼前一亮.確實.五十名遊俠對於哲法、維克多和安蘇而言.只是在數量上稍稍麻煩一些.

但他看了看安蘇慣用的大鎚又有些擔心.少女的攻勢總是地動山搖.豈不是更容易暴露目標.

「放心.我不用鎚子.」安蘇把自己的雙手錘掛在魔熊的背上.說道:「也不騎下午茶去.」

她從自己后腰處皮革的暗門中抽出兩把細長的匕首.耍了幾個花俏靈巧的動作后得意地撇了一眼哲法.說道:「別把我和那些騎士相提並論.」

哲法啞然.他看向維克多.對方的解釋是:「她有時候喜歡靜悄悄的靠近人.所以我就教了她一些刺客的技巧.」

「還有你不會的嗎.」哲法無奈地說道.劍客、傭兵、行軍打仗.維克多就是一本男人的百科全書.所有戰鬥需要的技巧似乎沒有他不擅長的.

「不會泡妞.」維克多自嘲地笑了笑.卻換來安蘇怒瞪的雙眼.他趕忙閉上嘴.

安置好身後的千名露琪亞騎士.哲法、安蘇和維克多開始選擇潛行路線.他們要選擇一個合適的進攻方向.把最外圍阻攔騎兵們進入山中盆地礦區的哨兵全部解決. 由於路程更近.負責西北礦區的米卡拉更早抵達了目的地.這是北方山脈向南方延伸出的尾巴.一直延伸著幾乎要接近神聖雙子帝國.

米卡拉領著黛兒、花羽還有十位輔星神官.登上了另一座高聳的山峰眺望自己的目的地.


「對方沒有騎兵.這是個好消息.」米卡拉掌握的情報比東北礦區的哲法多得多.畢竟有花羽從天空為她刺探情報.

「但潛伏的刺客依然很麻煩.」比起東北礦區深山中的遊俠.西北礦區負責擔當哨兵任務的.是麥肯基派來的刺客.

他們終日處於潛伏狀態.若不是花羽碰巧撞見一名尿急的刺客自己暴露的身形.她還未必能得到如此重要的信息.


「你打算怎麼辦.」黛兒好奇地問道.還有什麼比找出隱藏起來的刺客更麻煩的事情.

米卡拉指著前方礦區的地形說道:「很簡單.一路平推.」

西北礦區的地勢和東北礦區完全不同.是山脈最外圍的露天礦脈.整個礦區建立在開闊的平原上.只有礦洞座落在大山的腳下.

米卡拉調集軍隊.大搖大擺地出現在礦區前方的平原上.任憑那些隱藏在沙地中、溪流里和樹冠上的刺客們亡命般討回礦區通報入侵者到來的消息.

將手中的劍高高舉起.米卡拉下達了衝鋒的命令.

一千名露琪亞騎士被光輝和祝福籠罩.輔星神官們掌握的祝福咒語配合聖殿騎士的特技讓他們的戰力再次提升.

火雨從天而降.黛兒的攻擊比縱馬狂奔的騎士們更早開始收割敵人的生命.

西北礦區的戰爭.抵抗的一方消耗著優先的生命.卻依然無法阻止鋼鐵洪流淹沒他們的存在.

東北礦區外圍.哲法等人一直等到黑夜.才開始靜悄悄地收割隱藏在山林中遊俠們的生命.

和小心翼翼的哲法相比.身處騎士大本營的阿米莉亞就輕鬆愉快地多了.她唯一的任務就是頂住哈薩辛.已經骨瘦如柴的子爵再也發揮不出聖域劍客的實力.

哲法從來沒有嚴刑拷打過對方.只是嚴格控制對方的飲食.在確保不會餓死的前提下始終讓哈薩辛保持著飢餓的狀態.餓得沒了力氣.就不用擔心他伺機殺死守衛逃跑了.

「想吃嗎.」阿米莉亞左手端著美酒.右手用叉子插著一塊乳酪.肆無忌憚地在哈薩辛的囚籠外晃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