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讓燕飛沒想到的是,經過兩日時間的不斷趕路,他卻是依舊沒有發現唐嫣跟柳雲,此時燕飛可有些焦急了,這兩人的實力都不是太高,要是遇到像火靈族跟的牛頭人這樣的族群,他們可就有些熊凶多吉少了。

接著燕飛的速度再次加快了起來,又是三四個時辰的飛馳。此時已經臨近黃昏,百靈域中的一切都被蒙罩在一層薄薄的金黃中,而燕飛這一刻佇立在一塊大石頭上,原本緊鎖的眉頭終於有些鬆緩了,「沒想到我竟然先遇見你小子了,嘿嘿!被人圍攻的感覺還不錯吧,先讓你小子吃吃苦頭,然後我在現身幫你解決掉他們!」

燕飛自言自語說了一通,目光則是注視著前面,在那裡,煙霧升騰,老遠就能聽見種種音爆聲,赫然正是有人在打鬥。 經過三日時間的不斷搜尋,燕飛終於是遇見了柳雲這小子,燕飛也沒想到在百靈域中找個人竟然這麼的困難,可是讓他有些想不通的事,之前的火靈族人跟那六個牛頭人他們又是如何聚集在一起的?難道是他們的運氣好直接就被傳送在了同一區域,還是他們有什麼特別的方法能找到自己人?

當然了這些問題現在已經沒人給燕飛回答了,這些人都死了,死人還怎麼說話呢?

遠處的交戰異常的激烈,各種劍光飛馳,音爆四起,老遠都能瞅見四道白光追著一道灰光四處激斗,並不時放出各種法寶符印攻擊。

這幾人從天上打到地上,再從地上打到枯木上,然後再廝殺到巨石上,看上去已經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但很明顯的一點是,那灰光人影處於絕對的劣勢。

燕飛的臉龐上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饒有興緻地的注視著前方,那灰光人影正是跟燕飛失散了的柳雲,而其餘四道白光則是四名使用飛劍的女子!

「幾年不見,柳雲這小子的實力倒是不賴嘛!以中階戰將的實力竟然能力敵四個同階戰修者而不敗,看來這些年他也是付出了不少努力。」

燕飛輕聲呢喃了一句,接著其背後的九色戰翼「噗」的一聲伸展開來,下一刻一道九色光芒劃破天空,直奔戰團所在的位置而去。之前他還抱著讓柳雲多歷練一會兒的心思,可這想法剛剛誕生不久,那四個女子的攻擊便突然變得更為凌厲起來,要是燕飛現在還不出手的話,那就只能等著給柳雲收屍了。

「咦?」一聲驚咿聲從一名白衣女子的口中發出,接著幾道目光紛紛注視到了從遠處急速飛馳而來的九色光芒上。

柳雲藉此時機幾個躲閃下便閃到了遠處一塊平地之上,目光凝視著天空。此時的他,一身灰色長衫上沾染著許多血跡,蓬頭垢面顯得極為狼狽,看樣子應該是在身前這四個女子的圍攻下吃了不小的虧。

「師姐!這人的氣息很強大,是個五靈下階的存在!我們要不要先走?」

一白衣女子沖著為首的白衣女子輕聲道了一句,她們乃是靈族之人,一個個都長著尖尖的耳朵,皮膚比之人族卻是要雪白不少。靈族的戰修者也叫靈修者,他們的等階的劃分為一階到九階,五靈下階也就相當於戰修者中的下階戰王了。

為首的白衣女子想說點什麼卻是始終都沒有開口,因為就在這幾個呼吸間,那九色光芒便已經來到了他們身邊。

羽翼一收,燕飛露出了真容,當看見對面四個白衣女子后,燕飛頓時一驚,先不說這幾個女子的實力如何,但卻是給了燕飛一種無比純凈的感覺,這感覺無關風雅,似乎永遠也沾染不上殺戮。

「這位公子,小妹靈族宛月,旁邊幾位乃是我的師妹。不知公子是否是看上了此人的百靈之令,若是如此的話,那小妹我等幾人這就離去,這人自然就交給公子處置了!」

「呵呵!」

燕飛微微一笑,目光看向遠處的柳雲,而此時柳雲也正好將目光投射來,兩人的視線毫無阻礙地對接在了一起。

下一刻,柳雲神色一變,一臉震驚地望著燕飛,接著其身子一動, 神奇城市制造商

「屬下參見少主!」

剛一飛到燕飛跟前,柳雲便單膝跪了下去,而燕飛自然是順勢將其給攙扶了起來。

「雲兒哥,看你這模樣,對面的幾位姑娘可是讓你吃了不小的苦頭啊!」燕飛嗤笑著說道。

聽到燕飛跟柳雲兩人的對話,靈族女子宛月臉色頓時刷白起來,她剛剛想要禍水東引,卻是沒料到燕飛竟然跟他們所追殺之人是上下級的關係,這下他們可就有些難堪了,她們四人都是四靈中階的實力,對上燕飛這樣一個戰王可謂是一點取勝的希望都沒有。

「少主!你就被取笑屬下了。」柳雲無奈道了一句,同時也大大嘆出了一口氣,既然燕飛趕來了,那麼他的性命應該是保住了。

「你們是靈族的?」燕飛沒有馬上動手,而是平淡地開口問道。之前從皇甫軒的口中他也得知了一些關於遠古四族的事情,而這遠古四族中便有一族名叫靈族,只是不知道這宛月所在的靈族是不是從遠古時期傳承下來的那個靈族就不得而知了,因此燕飛才會暫停動手的。

見燕飛竟然沒有動手的意思,宛月也詫異之極,按理來說,燕飛第一時間就應該出手滅殺了她等才是,可看燕飛的模樣,竟然沒有一點要動手的樣子。

「沒錯!我們幾人都是靈族的,公子要是打算從我們這裡套出關於本族一些隱秘的話,我勸公子還是趁早出手將我等滅殺的好!我們什麼都不知道,當然了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你的!」

宛月似乎是看出了燕飛想要打聽什麼事情一樣,竟然這般決絕地回應了燕飛。一旁的三個白衣女子,在聽到宛月此話后也紛紛點了點頭,一個個同仇敵愾地望著燕飛。

燕飛萬萬沒想到這些靈族的女子竟然這麼剛烈,不過宛月越是如此,燕飛便越是懷疑她們所在的靈族應該跟遠古的靈族有所關聯。

「呵呵,幾位想必是誤會在下了,既然如此,那麼接下來我們就說說你們欺負了我兄弟這件事情吧!你們想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燕飛臉色一沉,原本還柔和的目光頓時變得冷厲起來。

「哼!有什麼好說的?不就是我們幾個聯手想要搶奪他的百靈之令么?這樣的事情無時無刻不在百靈域中發生,你竟然要我們給你一個交代?你不覺得這樣實在是太可笑了嗎?」

宛月絲毫不懼燕飛,她知道就算是她們想要魚死網破都不一定能成功,她隱隱覺得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很可怕,似乎並不止五靈下階的實力。因此在不確定之下,她可不想盲目地動手,這樣的後果, 妙手神醫,大叔 。 燕飛也沒想到這宛月竟然如此剛烈,不過看樣子她應該是不想跟燕飛等人交手才是,不過這宛月的口氣倒是一點都沒鬆緩妥協的意思。

「既然沒什麼好說的,那是不是說我也可以動手強搶你們的百靈之令?」燕飛淡淡一笑,同時雙手微微一伸,兩團精壯的火苗頓時飄蕩在他的手掌上。由於嗜血焰等三種異火現如今依舊處於沉睡中,因此燕飛手掌上飄蕩的那一縷縷的火焰自然不可能是異火,而是他用自身火屬性戰氣凝練出的普通火焰罷了。

曉是如此,宛月等四個靈族女子也嚇了一大跳,看燕飛這樣子,似乎是要跟她們動手一般。

「你要幹什麼?你難道就不怕我們大師姐找你的麻煩?你要是敢殺了我們,你們也休想從百靈域中活著出去。」見燕飛真要一副動手的模樣,宛月有些急了,慌忙之下竟然說出了這樣的威脅話語。

燕飛雖然不吃這一套,但聽到宛月如此說,他倒也有興趣打聽一二,於是冷冷一笑問道:「你們的大師姐?聽起來似乎很厲害的樣子。」

燕飛這話一出,宛月等人倒是稍稍鬆了一口氣,可還不待宛月說些什麼,一旁的一個靈族女子卻是率先開口哼哼道:「當然厲害了,百靈榜上排名第三的存在,你說厲害不厲害?」

「小茹!不可胡言亂語!」就在女子說出這話后,其身旁的宛月趕緊厲色相對,頓時將其繼續說下去的心思給打斷了來。

聽到這名叫小茹的女子剛剛無意間透露出來的話語,燕飛的神情頓時變得陰晴不定起來。

「百靈榜上排名第三?難道就是珀爾叔叔口中那個神秘女子月如?這宛月乃是靈族之人,既然這月如乃是他們大師姐,自然也就是靈族之人了。皇甫爺爺口中的遠古四族中的靈族,不正是由月氏主導的么?」

燕飛在心中嘀咕了一小會兒,一些疑惑也漸漸變得清晰起來,看來宛月等人所在的靈族還真有可能乃是遠古四族靈族的後裔。而那名叫月如的女子,更是極有可能乃是靈族的直系後裔,其遠古靈族血脈也應該是極為純正的。

一想到這些,燕飛的心裡頓時有了覺判,他已經想好了如何解決今天的事情。

「啊!百靈榜上排名第三?難道就是那個讓人聞風喪膽的月如月仙子?我進百靈域的時候,家族的前輩可是再三叮囑,萬不可跟百靈榜上排名前幾的人交惡,如若不然的話,那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我們家族都會帶來不可承受的後果!」

燕飛這話說的戰戰兢兢的,同時臉上還浮現出一抹驚懼的神色來。一旁的柳雲見燕飛這樣的表情,又看了看對面靈族幾個女子那得意之色,頓時便準備開口說什麼。

「啪」的一聲,還不待柳雲開口說話,燕飛的手掌打在了柳雲的身上。


「你小子竟然這麼不長眼睛,惹誰不好竟然去惹那些我們招惹不起的人。這一次回去后,我定會向父親大人稟告你的所作所為,到時候有你好受的!」


由於燕飛的突然插手,導致柳雲原本已經到了嘴邊的話語又被吞了回去,此時的柳雲一臉疑惑的神色,燕飛為何變化的如此迅速?不幫自己也就算了,竟然還當著靈族四個女子的面對他進行人身攻擊。

「宛月姑娘!我看這一次的事情應該是個誤會,要是沒其他事的話,我跟我兄弟就先走一步了。」說著燕飛跟柳雲使了個眼神,也不等宛月的回話,轉身便朝著遠處飛去。

「哼!這傢伙真是個賤骨頭,一聽到大師姐的名頭竟然嚇得轉身就跑!」

「嘻嘻!沒錯,虧這傢伙之前還想要我們給他一個說法,沒想到小茹妹妹一把大師姐的搬出來,他竟然就此逃遁了,看來大師姐在這些人的心中還是有著很大的威懾力的。」

燕飛跟柳雲一走後,靈族幾個女子便嘰嘰喳喳的議論了起來,大有將燕飛聽到月如的名頭而逃遁離去這件事看成了一個笑話一樣,唯有宛月一副深沉的模樣,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師姐!你怎麼這樣一副神情?」小茹見宛月似乎並沒有為剛剛的事情所動后,頓時開口詢問道。

就在小茹問出此話后,宛月一個冷厲的眼神頓時激射到小茹的眸子中,接著冷冷開口道:「你還真以為那人是被大師姐的名頭所驚嚇退去的么?」

宛月冷冰冰的一句話語,就如同一盆冷水一樣頓時將小茹三人那激烈心情給澆熄。

「你們覺得我們只是隨隨便便道出了一個人的名頭,那人竟然就逃逸離去,一點要證實的意思都沒有,如果換做是你,你會這樣么?難道你們還真以為仗著大師姐的名頭便可在這百靈域中暢行無助了嗎?倒是小茹你不經意地透露了大師姐的事情,這可能會給她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看啊你就自求多福那人是傻子吧!不然這事被大師姐知道了,你是知道後果的。」

宛月說完此話后,一旁的三個靈族女子頓時都啞口無言了,特別是叫小茹的女子,臉色更是難看無比。此時仔細想一想,她就算是自己想騙自己,也知道燕飛絕對不是她心目中所期望的那種傻子,既然這樣,那燕飛又為何會突然退去呢?

與小茹有著一樣心思的人還有柳雲,此時他跟隨者燕飛飛遁了很長一段距離才停頓了下來。

「少主!為何剛剛你不對那幾人動手? 重生九零俏甜妻 ?要是能得到她們的百靈之令,你在百靈榜上的排名定會上升不少的。」

對於柳雲的問題,燕飛並沒有要回答的意思,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那樣做,興許是對於同為遠古四族中的一族的相惜行為吧。

「雲兒哥!剛剛打了你,可真是對不住了!你能答應我以後不要在他人面前提起我的身份嗎?」

見燕飛沒有回答自己的意思,柳雲也只好愣愣的點了點頭。 「好了好了!別看起來還一副小孩子生悶氣的模樣,眼下我們還是早點找到阿嫣為好,我答應你,你想要的百靈之令我之後會一塊不少的都給你的!」燕飛看著有些悶悶不樂的柳雲開口說道,在他的心裡,柳雲依舊是他的小夥伴,就像當年在落水村一樣,雖然那個時候的他並不怎麼受大家的待見!

燕飛如此說,倒是惹得柳雲一臉震驚,他這一次進百靈域可不是為了百靈之令來的,他也從來都沒有想過去什麼遠古之域,對百靈榜的排名他也看得極為平淡。

「少主!我不是那個意思,百靈之令對於我來說不重要,倒是少主你可是極為需要他們的。」

柳雲急忙辯說著,生怕燕飛有所誤會一樣,這一次他奉羅峰等人的命令進入到百靈域中來,可並不是僅僅為了試煉而來,甚至說他的試煉其實是其次的,他最主要的任務便是協助燕飛,幫他進入到百靈榜前十。必要的時候,他可以犧牲一切,自己的百靈之令,自己的生命!


當然了,燕飛對這些可是一點都不知情,他可沒想到薛峰等人還有這樣的安排,要是他知道了,定然不會同意這樣的事情的。

看著柳雲一臉苦澀無奈的表情后,燕飛淡淡一笑,接著什麼也不說地便展翼朝著遠處飛馳而去。而柳雲見此,自然也是急忙跟了上去。

轉眼間又過去了三日時間,距離燕飛等人進入百靈域已經有七天了。而這三天時間中,燕飛又順路取得了不少百靈之令,這些百靈之令的要麼是燕飛斬殺了想要爭搶他跟柳雲百靈之令的戰修者的,要麼便是螳螂捕蟬當黃雀取得的,從開始到如今,燕飛倒是一次主動出擊都沒有。

望著剛剛爭搶而來的百靈之令,柳雲一臉喜色,但當燕飛將這些百靈之令都攝入到萬骷項鏈后,柳雲的神色頓時便了有些不解起來了。

「少主?你為何不將那些百靈之令就地吸收掉?反而將他們都收起來幹嘛?」

吸收百靈之令不過是瞬間就能完成的事情,可讓柳雲沒想到是,燕飛竟然將那些新得來的百靈之令都收了起來。之前燕飛便有過幾次這樣的舉動,當時柳雲還覺得沒什麼,自然沒有多過問,可是後來燕飛得到的百靈之令竟然是全都收放了起來,這可讓他有些不解了。

「等找到阿嫣你就知道了。」燕飛神神秘秘拋出了這樣一句話來,別看他這幾日中又得了不少百靈之令,可他卻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這百靈域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過了這麼久他依舊是沒有找到唐嫣。

柳雲似乎是看出了燕飛的心思,趕緊安慰道:「少主,放心吧!唐姑娘的實力又不弱,就連薛前輩都對她稱讚個不停呢,甚至還說一般的戰王都不是其對手。」

對於柳雲這話,燕飛倒是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唐嫣的實力的確不弱,加上還有殤神之槍這樣的神器在手,一般人自然不是她的對手,可燕飛就怕唐嫣遇到什麼棘手的傢伙,比如像百靈榜上排名極為靠前的那幾人,要是唐嫣遇見了他們,那勝負之數可就不好說了。

就在燕飛跟柳雲剛剛打點完自己勝利果實后,遠處一道精光直朝著燕飛跟柳雲飛來。而緊接著此道光影之後,又陸陸續續出現了十幾道強大的氣息,這情景明白人一看就知道,定是有人又在干一些殺人越貨的勾當了。

「少主!還是老辦法么?」柳雲望了望天際,一臉興奮的說道。像這樣有人被追殺的事情他們這一路上可是遇見了不少,在燕飛的吩咐下他們都是故作不想惹事上身逃離地遠遠的,等到了戰鬥結束,燕飛便會帶著柳雲返回戰場,順便出手拿到勝利者手中的百靈之令,識相的燕飛只取其百靈之令而不傷其性命,而那些不識好歹的燕飛會毫不猶豫出手斬殺。

聽到柳雲這話,燕飛凝望著天空,接著竟緩緩搖了搖頭,接著其臉龐上顯現出了一抹讓人難以形容的神色來。這其中有欣喜,有無奈,有不可思議,總之是各種情感交織在一起的結晶!

柳雲還沒參悟出燕飛剛剛表情的意思,燕飛背後的九色戰翼便突然一展,接著急速朝著天際飛去,看其飛行軌跡竟是朝著之前飛來的光影迎去。

帶著滿心疑惑,柳雲也只好展翼緊追而去,就算是刀山火海,他也只能硬著頭皮跟燕飛一起闖了。

幾個呼吸下,燕飛便跟激射而來的光影不期而遇在了一起。此時兩道光影都愣在了半空,燕飛竟然跟飛來的光影相對而視起來。

柳雲自然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而隨後緊緊飛來的十幾人更是沒想到。

「笨小子?是你?」光影中的戰修者乃是一個女子,她跟燕飛相視片刻后,終於驚訝地道了這樣一句話來。

「雲靈?竟真的是你?」燕飛也略顯震驚地的回了一句,這女子不正是當年他在琉璃城中結識的雲靈嗎?燕飛可沒想到當初沒能一同前往煉獄幕府,但卻在百靈域中遇到了此女。

「嘿嘿!我當初就說過,我們還會見面的。」雲靈嗤嗤一笑,似乎將身後的危險都忘記的一乾二淨了。

「恩?你有說過么?」燕飛思緒一轉,卻是怎麼都記不起雲靈曾經對自己說過這樣的話語來。

倒是雲靈聽燕飛此言,臉色瞬間羞紅起來,她倒是忘記了,這些話,乃是她凝望著燕飛的背影在自己的心中默默說出的。

「哎我說笨小子,你就不能先顧顧眼前的事情后再說其他么?我可是被很多人追的!」雲靈一副淘氣的樣子說道,同時目光微微朝身後看了看,接著也不顧三七二十一地就飛到了燕飛的跟前。

與此同時,之前緊追著的雲靈的十幾人以及匆匆趕來的柳雲,都一下匯聚在了天空。

柳雲幾個起落下,便飛停了燕飛的跟前,其目光稍稍打量了一下雲靈后便沉默了起來,眼前的形式也很簡單明了,燕飛跟被追的這女子定是認識,而這女子被十幾個戰修者追著,肯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有什麼想說的想問的自然要等解決了眼前的麻煩再說。 此時從後面緊追而來的十幾人在見到雲靈竟然躲到了一個陌生男子的身邊,看樣子應該是尋求到了這男子的庇護,於是乎十幾人紛紛散開,片刻間便將燕飛三人給死死圍住。

「這位修友,你難道是要為這小妮子出頭不成?在下天鷹族侯鐵,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做決定!」

十幾人中為首的一個鷹嘴男子臨空一步踏出,對著燕飛嚷嚷道,話語中飽含了威脅之意思。而其餘十多人也是長著一副鷹嘴模樣,只不過沒有侯鐵此人的尖罷了,此時他們也都怒目凝望著燕飛。雖然一開始就發現燕飛有下階戰王的實力,但是他們卻絲毫不懼,因為他們這邊有著三個跟燕飛的實力旗鼓相當的族人,剩下的全都是上階戰將,這麼一股勢力自然是不懼燕飛什麼了。

「天鷹族?沒聽過。」燕飛撓了撓頭,一副憨厚呆傻不知情的模樣。燕飛這模樣落到雲靈的眼中,卻是惹起了她的一陣思緒,曾幾何時,那個笨笨的男子不就是說著這樣的話語做這這樣的動作么?這多多少少讓雲靈重拾了一些當年的溫存。

「少主!天鷹族原本是獸族的一個分支,但後來實力壯大之後就脫離了獸族,族內有超級強者坐鎮,也算得上是一個上等的種族了。」柳雲見燕飛如此說,趕緊給其補充道。這些年來,他跟在薛峰等人的身邊,倒是學到了很多東西,而燕飛一路趕來,就如一個從蠻荒世界中出來的人一樣,對什麼都是一無所知。

「哦?聽你這麼說,這天鷹族的人我們是惹不起了?」聽到柳雲的解釋,燕飛兩眼一翻,略帶怒意地說道。

「少主,在下可不是這個意思,天鷹族是強大,但還沒有達到能讓少主都惹不起的程度。」

柳雲微微躬了躬身,燕飛的身份他是再清楚不過了的,燕飛剛到天瀾城的時候,便跟火靈族的人發生了衝突,可是後來卻是火靈族的人吃了大虧,燕單帶著十幾個高階戰尊前去幫助燕飛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畢竟他們就住在燕單的莊園中,況且加上跟燕飛有著密切的關係,這件事他們自然在之前就從燕單那裡得知了。

天鷹族的強大跟火靈族比起來也就半斤八兩,燕飛連火靈族都怕,自然也就不可能畏懼這天鷹族什麼了。

「小子,口氣倒是不小,報上名來,讓爺看看你到底是那個種族的,竟然敢這麼不將我天鷹族放在眼裡。」

這時,站在侯鐵身後的一個莽漢一步跨到了前面來,指著燕飛大聲喝道,這人的實力赫然也是跟燕飛一樣,乃是一個下階戰王。

「哼!我沒有什麼好跟你們說的,這姑娘乃是我的至交好友,今天你們要想對她不利,就得先過我這一關!」燕飛倒也不客氣,他可不是那種容易被人威脅的人,況且在這百靈域中誰管你是哪個種族的?只要殺了人拿到百靈之令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雲兒哥!一會兒你跟雲靈保護好自己,其他的就交給我了。不過在這之前我可是有興趣想知道,為何你會被如此多的天鷹族人追殺?我想不會只是因為你一個下階戰將的百靈之令這麼簡單吧?」燕飛凝視著雲靈,此女被如此多的天鷹族人追殺,豈會只是因為一塊百靈之令這麼簡單。

「笨小子!你幫我把他們全都收拾掉,我就告訴你為什麼。」雲靈淡淡一笑,不知為何,她只要待在燕飛的身邊便覺得一下子安全了不少,那怕現在他們已經被十幾個天鷹族的人給圍住,雲靈也一點都不擔心,似乎無論什麼樣的絕境,只要有身邊這個男子在,那麼便會一切都逢凶化吉。

「哼!我都快成為你的御用打手了,不過這些天鷹族人倒也囂張的緊,是該受到一點教訓的。不過小妮子你可別忘了剛剛自己所說的話。」


雲靈含笑點了點頭,而一旁的柳雲也是做出了一副防禦的模樣,倒是站在最前排的燕飛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這些天鷹族的人率先動手。

「哼!好大的口氣。竟然要教訓我們,哈哈!兄弟們,既然這傢伙不識時務,那我們還猶豫什麼?上去給我活捉了這那女的。」

說著天鷹族的十幾人便一哄而上,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武器,一道道戰氣光芒紛紛朝著燕飛等人襲擊而來。

「算了!你們待在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燕飛輕聲一嘆,同時指尖一點自己胸前的萬骷項鏈,頓時一股吸力澎湃而出,轉瞬之間便將柳雲跟雲靈兩人攝入到了萬骷項鏈中。原本燕飛還準備讓兩人在外面廝殺一番,好藉此來增加一些實戰經驗,可看見天鷹族這十幾人竟然一個個不要命的奔襲而來,燕飛就算是再淡漠也不敢讓柳雲跟雲靈在外面冒險,因此才出手將兩人攝入到了萬骷項鏈中。

「恩?那小妮子人呢?」

攻擊在中途的侯鐵自然是看見了雲靈突然消失這一幕,可眼下也不是他想這些的時候,因為此刻他們十多人的攻擊已經來到了燕飛的跟前。

「哼!烈焰之手!~」燕飛冷哼一聲,接著雙手隨意一揮,下一刻,他的雙手被一簇簇的火焰包裹了起來。

與此同時,天鷹族十幾人的攻擊也紛至沓來,密密麻麻的攻擊就像是驟雨般即將落到燕飛的身上。

面對這多如牛毛的攻擊,燕飛倒也不慌,身子輕輕一動,竟在原地優雅地轉飛了一轉,而在他轉飛的過程中,其雙手上凝聚而出的火焰也紛紛擊飛出去。

從侯鐵等人的攻擊到燕飛將雲靈跟柳雲攝入萬骷項鏈,以及剛剛他轉飛時所施展手段這一段時間,看似很慢,但實則也就幾個呼吸間的事情罷了。

「砰!砰!砰!」

「滋!滋!滋!」

一聲聲巨響傳盪開來,天鷹族十幾人的攻擊竟然的硬生生被燕飛隨手拋出的火焰給化解掉了,甚至一些低級一點的器物更是直接化為了灰燼,而侯鐵等人見自己的攻擊如此輕易便被化解,連忙的后閃幾下,便跟燕飛拉開了距離來。 「這位修友,之前那女子對我們天鷹族來說非常重要,你看是不是可以將她交給我們?你要是願意的話,我等可以將我們的百靈之令全都交給你!」

此時侯鐵等十來個天鷹族人站在一起,與燕飛遙遙相對,經過剛剛雷鳴電閃般的交手,侯鐵也猜測到了燕飛的不簡單,再加上之前柳雲口中的一些信息,倒也讓他隱隱覺得燕飛的身份應該更為的可怕。

一個實力強悍再加上有著強大背景的戰修者,侯鐵可是不想多招惹的。

聽到侯鐵如此說,燕飛眉尖微微一動,還真讓他給猜對了,這些人緊追著雲靈不放,原本並不是要搶奪雲靈身上的百靈之令。

「哦?把你們的百靈之令都給我?」燕飛洋裝成為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要知道侯鐵身邊可是有著十幾個天鷹族人的,要是他們將自己的百靈之令都給燕飛的話,那燕飛身上的百靈之令可就能一下子再多上十幾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