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隨著時間的一點點過去,眼看著兩部分秦軍的距離越來越近,自己的部隊不斷減少,這位將領心中都有罵娘的衝動。

這個時候,上峰或者是趕快把後續的部隊投到戰場上,或者是趕快命令自己的部隊撤退,那樣的損失還會小點。這樣打下去的後果。誰都不敢想象啊。

這位將領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上峰可是在那裡罵娘了。按照和北皇子的約定,自己的前鋒部隊開始攻擊的時候,龍溪城就應該馬上實行大規模的地面部隊反撲。

可現在,龍溪城那裡除了猛烈的遠程重炮攻擊,根本就沒有任何出動地面部隊的意思。那十萬先頭部隊,可是正在一點點走向潰敗的邊緣,先頭部隊的將領心疼,這位統帥也是掉肉一般的感覺。

其實,這裡面最鬱悶的還屬龍溪城的守將。

的確。上面制定的作戰計劃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問題。可真正落實到實處。你就會發現,這仗根本就沒法打。

這並不是說龍溪城的將領就是貪生怕死,沒有軍人的血性。關鍵的問題上,北皇子的部隊跟秦軍相比較起來。最大的差距就在於高級煉金軍械。

人家的重炮射程,是自己重炮射程的一倍還多的射程。這早就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了。對方似乎是早就覺察到了龍溪城的作戰意圖,主動後撤防衛陣地,龍溪城的重炮掩護,根本就打不到人家頭上。

而攻城的秦軍,其意圖也不在摧毀城防建築,就是淡定的躲在遠處靜候。這可是讓龍溪城守軍將領倍感頭疼。

沒有重炮營的掩護,派出的地面部隊一露頭,就會招致對方重炮營的猛烈打擊,那就是把自己的士兵往火坑裡推啊。

因為有城牆城門的限制,派出的地面部隊,根本不可能一下子全部展開,對方的重炮營就會集中火力實施飽和性的毀滅打擊。

就算是一次性派出十萬部隊,出城總是一點點出的,出去一點人家就猛轟一頓,簡直就是讓自己的部隊送死啊。

命令重炮營打擊對方的重炮營簡直就是開玩笑,打出去的最遠的炮彈,離著敵人還有一里地就掉地上了,談什麼鳥掩護?

龍溪城守將試著用小股部隊出去試探,人家根本就不弔你,有本事攻到我近前來,直接就把你幹掉了。


一派出大股地面部隊,敵人的重炮就冰雹一般傾瀉過來,自己的部隊可是成千上萬的死啊。

三十萬大軍,這數量是絕對夠震撼的,可你架不住這樣成萬建制的死傷啊。

龍溪城守將趕緊就把這個情況上報給了北皇子。北皇子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想了一下,北皇子通過聯絡器材聯絡上了黑水帝國這次負責偷襲的統帥。

北皇子講明了龍溪城所遇到的困難,建議黑水帝國的統帥從外圍實行突破,只要是擊潰了龍溪城西面軍的部隊,摧毀西方面的重炮營,屆時龍溪城守軍將全面出擊,一舉奠定勝局。

黑水帝國的統帥聽了,猶豫了很久,觀察一下雙方的態勢。覺得北皇子所說的也有些道理,如果真的能夠擊潰龍溪城西方面秦軍,放龍溪城守軍出來,兩下的兵力跟秦軍糾纏起來。數量上可是佔據絕對優勢的。

這位統帥一咬牙,下令全軍出擊,把剩餘的十五萬預備隊全部投到了戰場上。

跟黑水帝國軍隊作戰的兩股秦軍,終於匯合了!

按照常規的作戰方案。應該是馬上組織反攻,因為這個時候敵人的陣型已經被沖亂了。

可是,還沒等匯合的秦軍部隊實施反衝,秦軍就發現遠方鋪天蓋地涌過來無數的黑水帝國的大軍。

匯合的秦軍馬上反應過來,這個時候反衝鋒是最不明智的做法,趕緊布置就地防禦。

被衝散的黑水帝國前鋒部隊,本來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看到了自己的預備隊上來了。而且因為秦軍沒有乘勝追擊而獲得了喘息,頃刻間就調整過來,馬上對秦軍實行了一次次的衝鋒。

眨眼間,戰場上的形式對於陷入苦戰的這部分秦軍極為不利。

秦寧身邊的將領有些不淡定了,紛紛請求自己帶領一部分部隊上去增援一下陷入苦戰的秦軍。

與此同時,埋伏在西南方向的十萬秦軍將領,也發現了戰場上的形勢。通過通訊器聯繫秦寧,是否馬上出擊。

秦寧十分嚴厲回應眾將,現在還不到出擊的時候,任何人不得在這個時候輕易言戰。

眾將懾於秦寧的威嚴,不敢再進言出戰。

可陷入戰團的十萬秦軍,在戰場上異常被動,黑水帝國的十五萬預備隊壓上來,秦軍面對就是二十五萬的敵人。

尤其是後來的預備隊,有組織有秩序的沿著兩翼展開部隊,試圖包圍陷入戰團的秦軍。一旦這部分秦軍被包圍住。那就成了屠戮一樣的戰鬥了。

秦寧拿出了通訊器材。聯絡上了那個被自己控制的校官,跟他交代了一些事情讓他去辦。

校官聽完了秦寧的命令,馬上就退出戰場,去找黑水帝國的統帥。

見到統帥。校官報告,自己在戰場上處死一個秦軍校官的時候。那個人怕死,告知了自己一個重要的情報。

北皇子這次跟黑水帝國聯合作戰,實際上是一個巨大的圈套,目的就是消滅掉黑水帝國的有生力量。

北皇子已經跟秦軍達成協議,只要是能夠協助秦軍對付黑水帝國,北皇子的自身權益能夠受到保障,而且秦軍還可以把一些原來北皇子的地盤歸還給北皇子。

對方的作戰方案是這樣的,利用一部分秦軍把黑水帝國的二十五萬大軍全部吸引住,然後在黑水帝國大軍入到戰場的時候,從西南方向會有一支十萬規模的秦軍從黑水帝國大軍側翼掩殺,秦軍再糾集重兵反突擊,就可一舉殲滅黑水帝國這二十五萬大軍。

黑水帝國大軍統帥聽了,差點被驚倒了。

現在,全部的大軍都投入到戰鬥中去了,一旦真的像這個校官說的這樣,黑水帝國的軍隊是無法有效撤出戰場的。到時候,就算是想跑,都來不及把大部分的軍隊帶走啊。

校官一看統帥產生狐疑了,趕緊趁熱打鐵說道:「將軍,您看一看形勢就知道了。在如此的大好形勢下,龍溪城守軍只要出來,那秦軍就會處於崩潰的狀態,這種情形就是一個小兵都能看得出來的。而龍溪城守軍遲遲沒有動靜,這難道不可疑么?」

統帥往龍溪城方向觀察了一下,那裡除了炮戰,根本就沒有地面部隊出來的意思。

一時間,黑水帝國大軍統帥也有些猶豫了。

現在戰場的主動畢竟還是在自己這邊的,部隊已經向兩翼展開,包圍面前的十萬秦軍就是頃刻之間的事情,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消滅對手十萬軍隊的大好時機啊。

一旦撤了,那可真是功虧一簣!

可要是不撤,軍隊跟敵人糾纏起來,真要是出現了這個校官所說的情況,那個時候想撤也不好撤了。

秦寧終於發出了命令,令從後方趕過來的十萬秦軍,向黑水帝國的大軍發起攻擊。

得到命令,隱藏的十萬秦軍,排山倒海一般攻向了黑水帝國大軍。

與此同時,黑水帝國的大軍統帥,也接到了側翼部眾的軍情彙報,說是在西南方向,有大約十萬數量規模的秦軍,正在瘋狂向這裡運動。

預計不到一盞茶的時間,就會跟我軍發生接觸!(未完待續~^~) 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統帥瞬間傻眼了,他的眉頭凝成了一座山峰,雙眼中閃爍著刺目的凶光。

「該死的北皇子,竟然用這等齷齪的手段欺騙我們!我要殺了他!」統帥嗷嚎一嗓子,一霸佔就把身前的桌案給拍得粉碎,似乎這還不怎麼解恨,他又狠狠地跺了一腳,在地面上留下來一道深深的坑洞。

「哼,這個北皇子真是夠狠的,我們黑水帝國如此幫助他,他竟然與那秦軍合起伙來坑害我們!這樣的人活該丟了自己的皇朝!」那被秦寧派來的傢伙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咬牙切齒地說道。

人在暴怒的情況下,往往會受到周圍環境或者是人的影響,手下的這一席話自然是讓黑水軍統帥的心思動了起來。

這時候,旁邊有一參謀捏著下巴上本來就不多的鬍子,疑惑地說道:「統帥請息怒,這事情有點蹊蹺啊!」

蹊蹺?統帥和校官同時轉過頭去,兩雙眸子緊緊地盯著他,只不過各自的心理反應卻是不同的。

「劉參謀,有話你就說,我們的時間非常緊迫。」統帥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沉聲說道。

他也知道自己剛才的確是失態了,作為一個將領,被國家賦予了重要的使命,在戰場上就需要始終保持著冷靜和理智。戰場本來就是瞬息萬變的,各種各樣的計謀策略層出不窮,自然不會讓你那麼順利的。

這統帥剛才也是真的怒了。他們之前就被北皇子給坑過一次,如今要不是北皇子重禮相邀,黑水帝國絕對不會在這等時刻加入到與秦軍的戰鬥中的。對他們來說,等到秦軍與北皇子兩敗俱傷的時候。才是他們動手的最佳時機。

劉參謀見到統帥真正的冷靜了下來,便點點頭沉聲說道:「統帥,您想這會不會有可能是秦軍的一個離間計呢?」

離間計!

統帥的臉色一沉,目光緩緩地滑落道了校官的臉上。那陰森冰冷的目光十分嚇人。

校官一愣,立馬錶態說道:「統帥!這真的是屬下得到的消息啊,身為黑水人,屬下是不會拿自己人的性命開玩笑的。」

這話說的很對,大家都是同族人,黑水帝國又是非常團結統一的種族,這種事情極少會發生。

「統帥,那北皇子給我們的重禮可是不少啊。比起來這二十五萬大軍,恐怕也差不了多少的!如果他真的是與秦寧有秘密,那也是極為不划算的,再說了他還需要考慮到我黑水帝國隨時都可能的報復!不另外,秦軍的秦寧可不是個善茬,您覺得他會在自己的地盤上留下後患嗎?」劉參謀沉吟了一下,開口說道。他的雙眼閃爍著智慧的光芒。可惜因為眼睛有點小,卻看起來有點壞壞的模樣,怎麼看怎麼不讓人順眼。

這統帥被劉參謀的語氣搞得有點煩躁,揮了揮手,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可那藍星人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被秦寧控制了的校官一看這情形,知道是時候該自己出動發表言論了:「統帥!那人可是發了最大的毒誓啊!我相信他說的是真的,再加上藍星族人一向都非常的膽小怕死,為了自己的生命出賣國家的事情他們可沒少干啊!」

校官說的一點都沒有錯,北皇子做的不就是這種賣國的買賣嗎?

統帥沉默了。一旁的劉參謀本能地察覺到了什麼不對頭。一雙眼睛緊緊地盯著校官看。

這時候,傳令兵再次報道:「報!我軍與秦軍西南方向十萬大軍馬上要交戰了,請統帥下達命令!」

咯噔!

統帥的心臟狠狠地跳動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必須要做出來決斷了。要麼打,要麼撤退!


「統帥三思啊!我們不能因為一個沒有確定的信息。而讓我黑水帝國的士兵白白喪生的!」劉參謀趕忙勸說著,這場戰鬥如果沒有打敗秦寧倒是無所謂,但如果他們損兵折將太過嚴重的話,那他的責任也是無法逃脫的。

統帥的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他彷彿已經聽到了秦軍十萬大軍的吶喊聲音。

劉參謀看了一眼一旁地校官,知道自己必須要逼迫一下他,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個姦細。

「校官!快快說來,那到底是不是真的!」劉參謀猛然發聲,更是利用修為上的優勢震撼到了校官的心靈。

那校官一愣,立馬就反應了過來,本能地想要說什麼東西,可這個時候他的腦袋裡邊卻有一條隱藏許久的指令冒了出來。

校官的身子一顫,渾身上下散發出來一股凄慘悲涼的氣息,兩行眼淚刷的一下子就流了出來。

「既然統帥和劉參謀不相信屬下,那屬下就只有以死明志,證明自己的清白了!為了我黑水帝國,屬下去了!」校官說完之後立馬抽刀插入自己的心臟。

鮮血如同花兒一般綻放開來,校官抽搐了幾下便是死掉了。

「這……這……」統帥立馬傻眼了,這校官死的太快了,而且他本來也沒有放在心上,誰承想這傢伙竟然真的為國捐軀了!

就連那劉參謀都是眉頭緊鎖著,他實在是考慮不清楚了。最後,劉參謀只能用一聲嘆息,外加苦笑終結了自己的話語。

因為校官的死,統帥下定了決心,深吸了一口氣,嚴肅無比地說道:「國家會記住你的貢獻的!」

接著,統帥的臉色一沉,大手一揮,吼道:「聽我命令,向西北方向撤退!快速離開戰場,以保證最大的防禦為主要,不要犧牲太多的人。」

命令一層層地傳遞下去,沒過多久,整個黑水大軍全部動彈了起來。

撤退!只有撤退!

上邊的命令都下達了,下邊的士兵們自然要好好地執行,士兵們以最快地速度撤退著,也不去管那些如狼似虎的秦軍了。

這時候,一直都在密切觀察著的秦寧猛然大笑了起來,那笑聲說不出來的爽!

胸中的鬱悶一掃而空,秦寧雙眼如炬,大聲地下達著命令:「十萬大軍追擊黑水軍,只要他們退出去了安全距離,就撤退回來!另外,重炮隊加快攻擊,把龍溪城的城牆給我破掉!」

回應秦寧的是眾將士興奮地怒吼聲音,他們一個個戰意昂揚,恨不得自己生出來三頭六臂,好好的收拾一下北皇子的軍隊。

早就憋了一肚子氣的十萬大軍瘋狂地衝鋒著,用他們最為兇猛,最為強大的攻擊不斷地招呼著逃竄的黑水大軍。


不過,帶領這十萬大軍的將領也是個聰明人,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他時不時地控制一下秦軍的速度,免得把黑水大軍逼迫急了,真的停下來與他們背水一戰。

「殺吧!殺吧!趁著還有點時間快點殺吧!」這將領嘴角掛著一抹笑容,胸膛裡邊的不爽終於沒有了。唯一可惜的是他們無法一直追殺,萬一離開的太遠了沒有後援的呼應,那對他們來說將會是一場噩夢!

而與此同時,轟轟不斷地重炮轟鳴聲音響起,那些重炮彷彿是不要錢了一般開始傾斜著自己的憤怒。顆顆威力巨大的炮彈不斷地攻擊著龍溪城的城牆,打得那本來就有些殘破的城牆快速瓦解著。

很快,城門附近的城牆都被清理乾淨了。

秦軍將士看到那隱藏在城牆后的北皇子士兵,無一不像是見了獵物的餓狼,就等著秦寧的命令一下,他們好撲過去好好地美食一頓。

龍溪城中,北皇子的處境十分難堪,他已經氣得渾身哆嗦了。

「該死的!該死的!為什麼這群該死的黑水人又撤退了?」當北皇子聽到黑水大軍撤退的時候,他幾乎蒙掉了,他們不是已經約定好了的嗎?這到底是為什麼?

北皇子嘗試著去給黑水大軍的統帥聯繫,可人家壓根就不接,死活就是不接!

北皇子是有火沒有地方發,也沒有時間發,秦軍的重炮已經轟破了城牆,這下一步就是攻城了啊!

「快!快!誰給本皇子想想對策!」北皇子知道自己已經是心亂如麻,根本就不會想出來什麼好的辦法,可他還沒有傻掉,知道找人問。

可惜,他這大領導都亂了方寸了,下邊的將領們心中更是難受,就算是有那麼幾個人還很理智,他們也都選擇冷眼旁觀,或者是猶猶豫豫。沒有辦法,在這樣的緊要關頭中,誰都不敢多說話,萬一說錯了什麼話,搞不好會導致自己的前途徹底地完蛋啊。

寂靜和壓抑讓北皇子都要瘋掉了,他已經不止一次地感受過這樣的情況了,與秦寧的交戰次數越多,他越發現自己不行了。

他已經被秦寧給打怕了!

不管用什麼樣的計謀,不管有多少大軍圍困,秦軍每一次都能夠脫離危險。甚至就連找人去刺殺秦寧,也都是沒有什麼用處,沒有什麼效果。人家秦寧的實力太強大了,強大的連刺客們都沒有敢接單的。

「你們都沒有什麼話要說嗎?」北皇子打破了沉默,一雙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眼前的這些傢伙。

眾將領還是沒有說話得,倒是那出過主意的老將軍覺得自己再不言語說不過去了,便上前一步,站了出來。

「老將軍,您有什麼高招?快快說來啊!」北皇子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趕忙開口說道,臉上甚至都掛上了笑容。(未完待續~^~) 老將軍似乎早就做好了準備,沉著一張臉,咳嗽了一聲說道:「皇子殿下,事到如今老臣也沒有什麼法子了。」

「你……沒法子,你還站出來幹什麼?」北皇子瞬間就怒了,你這不是沒事兒找抽嗎?

老將軍微微搖頭,再次上前一步,滿臉擔憂地說道:「皇子殿下,龍溪城已經沒救了!就算是現在黑水大軍掉頭回來,也來不及了。所以……老臣勸皇子殿下還是棄城離開吧!」

棄城?!

又是棄城!

北皇子的呼吸急促了起來,他那英俊帥氣的臉龐因為急火攻心而變得通紅。

半晌后,北皇子才緩過勁兒來,擰著眉頭思索著,考慮著。

「哎,或許這秦寧就是本皇子的剋星吧!算了,我們撤退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北皇子的心中已經產生了懼意,他也知道自己沒有能耐守住龍溪城。

如果北皇子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的話,搞不好會直接被秦寧給圍困在這裡,那樣的話他就沒有未來可說了。

「皇子殿下,這主意是老臣出的,如今變成了這副模樣,老臣心中悲痛萬分,還請皇子殿下讓老臣留守龍溪城斷後!」老將軍眼中精光一閃,忽然開口說道。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吃驚了。你留下來?這都什麼時候了,你要是留下來,豈不是白白送死嗎!

老將軍的心臟砰砰直跳著,他這是在賭博,賭自己最後的命運該如何終結。

當然。他的心目中還是期望著北皇子拒絕自己的請求,那他還可以繼續為北皇子盡忠。可一旦他同意了,那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