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六子身上冒著金旋炎,強行將這些襲來的毒氣給焚燒乾凈,同時火天棒迴旋對著這夜化冥狂砸了過去。

夜化冥身形飄渺,一陣陣殘影在原地之上留下,並沒有被小小六子給砸中,反而是他的鬼爪在小六子身上留下了數道深深的血痕!


「我只對你的精血感興趣,嘖嘖!」夜化冥冷笑道。

隨著夜化冥的出手,古少雄與楊澗皆是不再等待,紛紛出手對付小六子!

他們必須要率先將小六子擒抓到手才是首要大事!

古少雄金劍連連斬出驚天的劍芒,不僅是將夜化冥的攻擊隔開,更是將小六子籠罩其中!

很顯然他是不想小六子被夜化冥而奪取屬於他們古家的戰果!

畢竟他們古家可是付出了太大的代價才將六耳獼猴逼到這一步,絕對不能夠被別人捷足先登!

楊澗想要介入,但是看到古少雄如此強勢,猶豫了一下之後,還是決定收手!

他很清楚他與古少雄的差距,不是實力比上的差距這麼簡單,重要的是對方擁有聖兵,這一點就讓他緊謹了!

隨著古少雄的出手,小六子被逼得連連後退,身上更是被對方連斬了數劍,情況顯得很糟糕了!

「想要擒抓本皇子,你也不好過!」小六子咆哮了一聲之後,化為了無數的分身對著古少雄圍殺了過去。

靈猴分身術!

小六子可是憑著這一招將諸多高手給擊斃,從而才使得他自己達到了前五十名內的戰績!

眼花繚亂的分身,讓人難以分得清楚到底哪一尊才是小六子的真身!

四周的大帝都退散了開去,他們都清楚這六耳獼猴是要拚命了!

「垂死掙扎!」古少雄冷笑了一聲之後,他手中再多出另一把金劍,強大的聖氣瀰漫了開來,漫天的劍影對著四方襲刺而去!

咻咻!

諸多靈猴分身被劍氣所射穿,而小六子本體也是再遭到重創,身形重重地砸到了一處巨岩石之上,周身皆是鮮血,裡面的白骨都可以看到,顯得觸目驚心!

「臣服或死!」古少雄居高臨下地看著小六子幽幽道。

「誰敢欺我兄弟找死!」在這時候,一道驚天的怒吼從不遠處驚響了起來!


【作者題外話】:送書活動進入倒計時,大家抓緊時間嘍 “厲長青!”

聽了這個名字,柳辰劍驚叫了一聲,嚇得幾乎要從地上跳了起來。

他結結巴巴地問道:“你,你,你說你是厲長青?千多年前的魔教教主——厲長青!?”

那個聲音停頓了一下,這才又十分確切地道:“不錯,正是老夫!”

柳辰劍這時才稍稍從震驚之中,緩過了一絲神,驚異地問道:“你,你這會兒在哪兒?爲何我看不見你?”

沉默了好大一陣,那厲長青的聲音才又傳了過來,道:“老夫,就在你胸前所掛的玉佩之中……”

“什麼!”

聽了這話,柳辰劍驚得渾身一抖,滿眼不可置信的低頭望向了自己的懷中。

那裏,玉佩正在發着淺淺地黃色微光,在月光之下,十分耀眼。

柳辰劍伸手握住玉佩,壓低聲音,小聲問道:“厲、厲前輩,你,你怎麼會在我爹送我的玉佩裏呢?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厲長青的聲音中,帶着一絲苦澀意味,又傳了過來,道:“唉!一言難盡啊!老夫本應該在千年前,就已經死去,卻不想死前的一縷殘魂,竟被九幽散魂珠給吸了進來,這千多年來,我一直被九幽散魂珠給封印沉睡着,直到數日之前,九幽散魂珠覺醒,老夫才從長眠中,醒了過來。”

聽到這話,柳辰劍更是不解,忙問道:“可是,你既然被九幽散魂珠封印,那又怎麼會出現在我的玉佩之中呢?”

厲長青沉默了一陣,才道:“原來你不知道嗎?你這玉佩中,藏有佛門至寶,焚天烈焰訣。就是那焚天烈焰訣,將九幽散魂珠給拉進了你的玉佩之中,所以,老夫便跟着那珠子,一起進到了你的玉佩裏了!唉……想我厲長青生前何等的威風,想不到現在竟淪落到了寄人籬下的地步!”

聽到這話,柳辰劍驚疑不定,喃喃地道:“這……怎麼會這樣?這事也太離譜了吧?怎麼好端端地,我這玉佩,竟成了焚天烈焰訣了?而且,就算我這玉佩,是焚天烈焰訣,也不應該能將九幽散魂珠給拉進來吧?”

厲長青苦笑的聲音,又一次傳了過來,道:“這世間之事,多有玄奇,便是連我這等修爲,也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想必這焚天烈焰訣,本身應該就有什麼異常吧!佛門一向多有剋制我聖教的神通,事到如今,我只有一縷殘魂,也只能認命了!唉……”

聽到這語帶蕭索地話語,柳辰劍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同樣嘆了口氣,自嘲道:“嘿!想不到前輩倒是和我同病相憐呢!我昨日還是那試煉的第一,今日一覺醒來,卻就變成了一個一無所有的廢人了!哈哈……”

聽了這話,那玉佩中的厲長青不屑地冷笑了一聲道:“小子!你現在所遇到的這點兒挫折,跟老夫我比起來,算個屁呀!你嘗試過被幽禁千年的滋味嗎?那種一個人,呆在虛無地空間中,不知年月的感覺,你經歷過嗎?可笑!你竟然好意思和我比!”

聽了這話,柳辰劍意興闌珊,也不想再和他爭執,只是擺了擺手道:“嗨!我和你這千年前的大人物,自然是不能比了,不過對我而言,這種失去功力的滋味,也已經足夠令我痛苦了……”

說到這裏,他又是一陣黯然。

厲長青聽了這話,卻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聽他笑的刺耳,柳辰劍心中氣惱,便壓着火氣問道:“前輩,我丹田破碎,有這麼好笑嗎?”

那厲長青笑了半晌,才道:“你這小子,空有寶山在手,卻不知道門在哪裏,你說好笑不好笑?”

柳辰劍奇道:“寶山?什麼寶山?”

厲長青道:“這寶山,指的當然便是你這焚天烈焰訣咯!”

“焚天烈焰訣?”柳辰劍大奇,靈光一閃,忙抱着希冀之心問道:“莫非……這焚天烈焰訣,能幫我治好丹田的傷勢?讓我恢復功力嗎?”

厲長青道:“那是當然!這焚天烈焰訣,乃是佛門重寶,它最大的神奇之處,便在於可以令修習者重塑肉身,涅槃重生!不然,你以爲它憑什麼能和我聖教地“鎮月玄霜訣”還有玄瀟子自創的“玄天上清訣”並駕齊驅呢?”

聽到這話,柳辰劍心頭一熱,就要拿起玉佩仔細研習,卻猛然想起一個問題,疑惑道:“不對,既然這焚天烈焰訣有重塑肉身的功能,那爲何落霞子長老卻不告訴我?反而口口聲聲說我無法恢復呢?”

厲長青聽了大笑,道:“小子,你不信我?你那師長落霞子算個什麼東西,見識哪裏有我高深?再說了,就算是那落霞子知道焚天烈焰訣的神奇,他也定不會告知於你的。因爲你們這些正道中人,哪個不是門戶之見根深蒂固?你現在已經是玄瀟天閣的外門弟子了,就算他告訴你焚天烈焰訣能治療你的傷勢,你還真的敢背叛師門,轉投那梵音寺麼?不要忘記了,你們玄瀟天閣的三禁三戒,第一條就是不得偷學他派仙訣!”

聽了這話,柳辰劍如遭雷擊,一時間呆立在了原處,他吶吶地道:“原來如此……爲了門戶之見,落霞子長老竟寧願我淪爲廢人,也不肯讓我學習這梵音寺的仙訣…….”

厲長青冷笑一聲道:“嘿嘿,你真以爲這玄瀟天閣上下,真的把你當回事兒嗎?告訴你,你這樣資質的弟子,玄瀟天閣中不下數百人,就算是你成爲廢人一個,也不會影響到什麼。可是若是你敢偷學別教的仙法,嘿嘿,我敢保證,你絕對不能活着走出玄瀟山!仙道無情,可不是說說而已的!”

“仙道無情……”柳辰劍將這幾句話,反覆地在嘴裏咀嚼了半天,這才悽然一笑道:“前輩,你告訴我些,一定也是有所圖吧?”

聽到這話,厲長青嘿嘿笑道:“不錯,老夫可不像你們正道衆人那樣虛僞,實話跟你說了吧,老夫這一千多年來,在這九幽散魂珠中,也待得夠了,現在很想破解封印出來,不過以我現在的能力,卻還難以完成此事,所以,老夫需要藉助你的力量。”

“藉助我的力量?”柳辰劍嗤笑一聲,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前輩,你就別開玩笑了,你看看我現在的樣子,別說是幫你了,便是我自己,都難以繼續修煉下去,又如何能夠有辦法幫你呢?”

厲長青道:“小子,別跟老夫裝糊塗,你應該清楚,只要修煉這焚天烈焰訣,你的傷勢早晚都能恢復,等你修到了破虛之境,想要幫老夫出來,不過就是隨手之勞罷了。”

柳辰劍聽了,沉默了良久,才道:“我要是不幫你呢?”

厲長青哈哈大笑道:“幫不幫我是你自己的選擇,我厲長青從不逼迫他人做選擇,不過,你若是不幫我,恐怕你一輩子都別想看到“焚天烈焰訣”了!”

柳辰劍大怒,道:“你把焚天烈焰訣藏起來了?”

厲長青道:“雖說我現在功力很低,但是要藏起這焚天烈焰訣,不讓你看到,還是很容易。小子,你是要做一輩子的廢物,還是要跟老夫合作,你自己考慮吧!”

柳辰劍聽了這話,默然考慮了良久,終於道:“好!我可以答應你,幫你出來,不過,你也得先答應我,等你出去以後,不得擾亂蒼生,也不得再掀起魔教和正道的恩怨!如果你能答應我這些條件,我可以承諾你,等將來我實力夠了以後,便助你脫困……”

聽了這保證,厲長青地聲音中,也帶上了幾許激動,他幽幽的嘆了口氣,這才說道:“放心吧,小子,這一千多年的幽困,早已經磨去了我當年的戾氣,如今地我,不想再管什麼正邪的恩恩怨怨,也不想再挑起兩派的爭端。我只想出去以後,能夠去故人的墳塋之前,上幾柱香,陪着她渡過餘生罷了……”

聽到這話,柳辰劍心中“咯噔”地響了一聲,他的腦海中,忽然就浮現出了一個絕美女子的驚世容顏。

他失聲低呼了一句,道:“洛冰……”

猛然聽到這個名字,厲長青大奇,問他道:“你也知道洛冰?”

過了半晌,他猛然醒悟道:“哦,對了,你在我的地宮之下,見過她的畫像。不錯,不瞞你說,我現在只想早日從這九幽散魂珠中出去,再去她的家鄉看她一眼,陪她說兩句話,便足以了。”

柳辰劍聽他說的情真意切,便道:“好吧,只要你答應我,出去了以後,絕不擾亂蒼生,我將來有了實力後,就幫你脫困。你現在能告訴我,這焚天烈焰決,被你藏在哪裏了嗎?”

聽到這話,厲長青嘿嘿一笑道:“小子,我醜話可是先說到前面,據我所知,這修習焚天烈焰訣,可是一個很痛苦的過程,更何況你現在丹田都碎了,必須要再多經歷一次丹田重塑的痛苦。你如果真的想學,可要先想清楚了!”

不知不覺間,兩人竟已經說了整整一夜的話,此時一輪朝陽,正從東邊天際,遙遙升起。

柳辰劍聽了這話,擡頭望了一眼萬里雲層之上,那正在努力往上躍起的紅日,重重地點頭道:“我想清楚了,仙路無情,我只有忍受住比常人更加痛苦百倍的艱難,才能最終走到修道的巔峯之處。前輩,你這就把那焚天烈焰決,給我吧!” 這道驚爆響聲可不正是姚躍發出來的還有誰呢?

他感應到這邊的戰鬥波動,還有小六子那熟悉的氣息,便心急如焚地趕過來!

萬幸的是他及時地趕到了!

姚躍直接瞬移到了小六子身邊,將他護在了身前,他看著滿身是傷的小六子,心情爆怒了極點!

這比傷在他身上都還覺得難受!

「小六子,你趕緊服下生命之泉還有這藥王!」姚躍暫且不管其他人,將生命之泉和藥王往著小六子口中塞去!

「老,老大,我,我就知道你會來的!」小六子露出無比安心的笑容道。

他一直都很清楚他老大是一個能夠善於創造奇迹的人!


只要他老大在,他堅信沒有人能夠再傷得了他了!

「先別說話,等你恢復,我們兄弟殺光這些王八蛋!」姚躍憤慨說道。

姚躍這話落下之時,古少雄的劍芒已經是從他背後怒斬了過來。

「送你們一起上路!」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更不會放過姚躍,他決定將他們一起剷除掉!

還沒等他的劍技斬下,姚躍已經是抱著小六子往著一旁飛掠了過去。

小六子也趁著這時候先將生命之泉和藥王吞服下去再說!

「躲得真快,給我殺了這小子!」古少雄微皺了一下眉頭喝道。

姚躍將小六子放到身後,然後反身迎著古少雄他們驚喝道「來吧,今日你們傷我兄弟,一個都別想逃!」。

姚躍一戟一劍在手,露出一勇無前的氣勢,震懾群雄!

在場諸多大帝都認出了姚躍來,這個正是被古家所通緝的人,懸賞價格已經堪比誅殺一般半聖,高達一千方上品元石的價格!

他們也都知道如今的姚躍已經是排到了帝皇榜上十八名,可謂是與古少雄、楊澗以及夜化冥等人一個級數的人物了!

「很好,很好,居然是我族要擒殺之人,如今在我古少雄面前,正好將你們一併解決掉!」古少雄抹過厲芒看著姚躍喝道。

就在古少雄要出手之際,一旁的楊澗開口道「他也是我虛天宮要殺之人,不如把他讓給我解決如何?」。

「你們別爭了,他排名在我之上,我拿下他正好提升我的排名!」一名不遠的巔峰大帝冷笑了一聲之後,便率先出手了!

這名巔峰大帝名為巴鳴那,排在六十九名的高手,是來自一處中型勢力的天才人物!

此次他來到這天盪山以一對重鎚生生地殺出一條血路,確實是擁有著非凡的本領!

只見他那對重鎚舞動,宛若滾滾巨石對著姚躍轟砸了過來,其威力當真是足夠嚇人,同級大帝都休想與之硬拼!

滾石疾落!

換做剛入天盪山的姚躍,他必定是先避其鋒,瞬移之後再進行襲殺!

但現在的他卻是不需要如此,他力量湧入地面之下,諸多石土便從左右兩方對著這巴鳴那轟砸了過來。

巴鳴那目光一挑道「土之真諦力量?」。

他沒有猶豫,雙錘飛舞,將諸多石土轟打成為了粉末!

砰砰!

諸多石屑對著姚躍的方位反彈了過去。

這巴鳴那果然不是一般庸手,很懂得利用任何反擊的優勢!

姚躍能控制著地面的石土,可是卻不能控制得了已經脫離地面反擊而來的石土。

他前面形成了一層層石土防禦,將反擊而來的力量給阻擋住!

也在這時,巴鳴那攜威趁機殺來,他凌空以泰山壓頂之勢,對著姚躍便狂轟兩錘而下!

這兩錘之力就如同兩座山嶽齊下,完全足以攆殺任何同級對手!

這就是巴鳴那的真正實力,一名能夠達到帝皇榜六十九名的高手!

姚躍並不慌張,他直接以神鳳戟疾捅而上,一股磅礴的火力沖宵而起,生生地將這兩座山嶽給阻擋了下來。

與此同時,他手中的虎魄帝劍則是趁機斬了出去!


殺!

剎那之間,沖宵的殺氣和狂暴的戾氣瀰漫在了一起,讓人覺得膽寒心驚!

巴鳴那連連轟擊而下,但是被姚躍這一戟一劍給震得反彈了回去。

他終於是明白姚躍在純力量之上,根本是一點都不亞於他分毫,甚至是更勝一籌!

「必須全力將他秒殺掉,不能給他任何機會!」巴鳴那在心中暗忖了一聲之後,不再有任何保留,施展出了自己最為強大的一招!

巴鳴那周身繚繞著濃烈的土黃之色,諸多土界元力從四面八方對著他洶湧了過來,他的氣息直飆而上!

四周的人感覺到巴鳴那這是使絕招的強技,身形都退了不少距離,同時紛紛輕呼了起來!

「巴鳴那這麼快就使絕招了,他這是鐵了心要奪取這姚躍的排名!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這可不好說,巴鳴那這一招可是殘缺聖技,至少能夠發揮出半聖的威力,應該是會有所收穫吧!」。

「不錯,我感覺到這一招很可怕,而姚躍又在守著六耳獼猴,便已經失了優勢,姚躍只怕是不好過啊!」。

「話可不能這麼說,姚躍能夠讓古家丟這麼大的臉,還殺了不少古家的人和食人族,殺出了屬於他的威名,他定然是擁有非凡一面的!」。

「先看吧,巴鳴那要出招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