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林天無論如何都不會答應她們住進來,為了整個林家的和諧,必須反對到底。

「是啊,我,瑤瑤姐,還有思怡姐,都要住進來的。」唐悅好不容易把嘴裡的食物吃完,又道:「我們來這裡住,是給你面子,別唧唧歪歪的,你還是男人么?」


「就是,林爺爺都同意了,你嘰歪幹嗎?」方玉瑤也瞪著眼睛不爽的說道,見林天死活的同意,她就更要住進來,還有什麼能比讓林天發火更好玩事情呢?

ps: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 (新書求推薦求收藏!!!)

「我就是不同意……」林天氣憤的瞪大眼睛,可突然發現哪裡不對,又問道:「小悅,你剛才于思怡也要搬進來?」

「對哦,思怡姐對我們可好了,有這麼一個好吃好住又不要錢的地方,當然要一起咯。」唐悅說著,便又撿了一個大包子,往粉嘟嘟的小嘴兒嘴裡塞。

「哦……」林天微微的點點頭,臉上的怒意也消退不少,若是于思怡和她們一起搬進來,他還是可以接受的。

那天林天不經意間察覺到于思怡的眼眸里有一絲的悲涼,很想了解一下這位外表似冰山的美女。

況且,于思怡搬進林家大院,整天看到一位靚麗麗的絕色美女,光養眼都能把伙食費和房租費賺上來了。

「怎麼不說話了?」方玉瑤疑惑的看著愣住的林天,她還想和林天吵幾句,故意氣氣他呢,怎麼突然啞火了?

「沒事,你們繼續,我去上學了。」林天回過神來笑了一下,從桌子上拿了兩個包子,便跑了出去。

林天的動作全被林老爺子看在眼裡,他也大概知道林天心裡在想什麼,一開始死活不同意方玉瑤她們搬進來住,再聽到于思怡的名字后,卻不再反對了。

這小子不脫褲子,老爺子都能知道他拉了幾坨屎,一定是對於思怡那個小妮子有意思。

不過,老爺子倒是很好奇,什麼樣的女人能讓他的孫子這般的沒有節.cāo?

林天嘴裡啃著包子,跑步去上學,無論怎麼樣,修行永遠排在第一位!

「喂,要不要上車?」方玉瑤的聲音從一輛黑色的老爺車裡傳來。

原來,她們吃過早飯後,就搭著林老爺子的順路車去上學,半路上正好遇到林天。

林天鄙視的瞥了方玉瑤一眼,還真把自己不當外人了,吃林家的飯,睡林家的床,現在還坐林家的車,不耐煩的說道:「不用,老子要鍛煉身體。」

「切,狗咬呂洞賓。」方玉瑤不屑的陪撇著嘴,好心的關心林天一下,態度居然那麼惡劣。

「瑤瑤姐,我們還是和林天保持距離,要是讓別人看到土裡土氣一身中山裝的林天和我們兩個青chun靚麗的美女從一輛車裡走出來,我們的身份可就掉價了。」唐悅也把小腦袋探出車窗,對林天打量一番,做出了推斷。

「對哦,他這麼土,會妨礙我泡帥哥的。」方玉瑤深以為是的點點頭,又道:「我們還是趕緊走,昨天和這個瘟神在一起,老娘一天都在倒霉。」

啪的一聲,方玉瑤把車窗重重的關上,車子也保持著很勻速的速度行駛著,漸漸的遠離了林天。

林天無語的翻著白眼,也不知道誰是瘟神,昨天和別人打架,還不是你這個瘋婆子惹出的事?居然敢污衊我!

靠!下次你再惹禍,老子直接裝作沒看見!眼不見心不煩!

林天跑到燕京大學的門口時,才發現林老爺子的車剛剛停下,方玉瑤和唐悅不緊不慢的從車裡下來。

林天急忙止步,等她們走進了燕京大學,才慢吞吞的走進去,和方玉瑤扯這個母夜叉上關係,準保沒好事。

走進教室,林天便找了一個座位坐了下來,中醫專業是個小專業,這年頭好多的有志青年都去學西醫了,畢竟一個外科手術能賺好多的錢,外加病人家屬塞得紅包等等。

中醫嘛!呵呵……

班上二十個人,女生十六個,男生四個,女多男少,yin陽失衡。

從接收的記憶碎片里,林天知道班上其他的三個男生都有了女朋友,只有他還是單身,隨讓以前的那個林少爺是個悶包呢?


林天微微掃視了一下教室,發現班上沒幾個漂亮的女生,倒是有個熟悉的身影吸引了他。

林天起身走到她的身邊坐下,笑道:「錢多多,好巧啊,你也在這個班啊?」

「哈?」錢多多有些驚異的看著林天,用手摸了摸林天的頭,疑惑的說道:「不燒啊,怎麼說胡話了?什麼叫好巧?什麼叫你也在這個班?我們可是同學一年多了啊!」

「啊?哈哈,也是啊。」林天尷尬的笑著,他的腦袋裡完全錢多多是她同學的任何信息,心中微微的嘆了口氣,看來要從新認識一下班上的同學的,也不知道以前的那個林少爺是怎麼上學的,班上同學的名字都不記一下。

「莫名其妙的。」錢多多嘟著小嘴兒,從粉色的lv包包里拿出兩片綠箭,一片遞給林天,一片塞進自己的嘴裡,邊嚼邊問道:「聽說昨天你把『斷水流』大師兄給打趴下了?看不出來,你這個精瘦的身板還能打架。」

「呵呵,都是傳聞而已,我沒那麼厲害。」林天接過錢多多的綠箭,也放進嘴裡咀嚼著,對錢多多的好感又增加了幾分。

「嗯,這下沒有肉包子味了。」錢多多點著頭笑了笑,剛才林天靠近她的時候,滿嘴的肉包子味,難聞死了。


林天翻了翻白眼,還以為錢多多好心請他吃口香糖呢,原來是為了凈化空氣。

但他也沒多說什麼,自己的嘴裡的確有肉包子味道,正好凈化一下。

「我昨天不在學校,倒是想看看你是怎麼打人的。」錢多多心直口快的說道:「不是我笑話你,就你這廢材樣,連我都打不過。」

「那是自然,你可是女俠啊。」林天不知道錢多多哪來的自信,但還是輕輕的拍了一下錢多多的馬屁。

畢竟在這個陌生的班級,能遇到一個認識的人,真的很難得。

「哎,真煩人,我幹嘛要來學中醫呢?最討厭中醫了。」錢多多深深的嘆了口氣,對這個中醫專業完全不感興趣。

「我覺得這個專業很不錯的,中醫不是華夏的國粹么?你應該感到榮幸啊。」林天笑道。

「你不懂,這個是我爸爸硬要我來學的,說以後林氏醫藥要靠著我來發揚光大之類很莫名其妙的話。」錢多多耷拉著腦袋,瞥著林天,又道:「這都怪你,你要是能爭氣一點,我也不用這麼受罪了。」

; (新書求推薦求收藏,啊啊啊……)

林天現在終於知道錢多多的身份了,原來是林氏醫藥第二股東錢海的女兒,怪不得聽著耳熟。

不過,錢多多說的也是實話,以前那個林天太廢材了,讓他挑林氏醫藥的大梁,顯然不可能。

所以,這個重任就交到第二股東的女兒錢多多的身上,錢海也是高瞻遠矚,把錢多多送進了中醫專業,好以後接替他。

「你放心,我一定加油的學習,讓你的壓力減輕一些。」林天也很同情錢多多,學一個完全沒興趣的專業,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得了,就你那點水平,我壓根沒指望上你。」錢多多不以為然的擺了擺手,嘴角劃出一絲笑意,又道:「不過,你現在性格蠻開朗,以後上課我就不愁沒人聊天了。」

本來上中醫的課程就夠苦悶,又要對著幾個戴著老花鏡的中醫教授,說著那些無聊的經絡和藥方,錢多多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要是有需要,我隨時可以。」林天的額頭上冒出好多的黑線,感覺自己變成錢多多的兩.陪少男,陪上課、陪聊天……不對,還有陪她傻兮兮的樂呵,靠,直接升級為三.陪少男!

「好,就這麼定了。」錢多多開心的笑著,想了一下,又補充道:「你放心,不會讓你白忙活的,我會給你錢的,誰讓我是錢多多呢。」

林天怔住了,突然感覺自己像是被錢多多包.養了一樣,但他也沒有多說什麼,感覺錢多多是個很天真無邪的少女,沒有那麼多的壞心眼,只是有些孤單而已。

暫且,陪她一起玩玩……

上課鈴剛響,一位七十多歲的老頭便邁著健步走了進來,身體消瘦不堪,但精神異常的好,從老花眼鏡裡面發出矍鑠的眼光,頭上有一圈白髮,而頭頂光禿禿,應該是那種聰明絕頂的類型。

他就是醫學院最資深的教授,楊教授!

班上的同學似乎都很怕楊教授,一見他來,全都擺正姿勢,不再交頭接耳,就連不喜歡中醫的錢多多也放下手中的事情,雙手擺在課桌上,挺直腰身,一副好學生的摸樣。

林天笑了一下,也學著錢多多的樣子,專心的聽講。

楊教授的眼睛掃視著班上的同學,便發現了和錢多多坐在一起的林天,倒不是刻意去尋找林天,而是林天一身黑色的中山裝和周圍那些打扮花枝招展的學生有些另類,就像是碧藍的天空中,翱翔的一隻黑色蒼鷹。

「你叫什麼名字?」楊教授對林天有一絲的好奇,以前都沒有見過林天,便上前笑著詢問道。

林天微微一愣,怎麼第一天上課就被教授盯上了?隨即很有禮貌的笑道:「楊教授好,我是林天。」

「哦,原來林老爺子的孫子啊」被林天這麼自我介紹,楊教授的臉色有些沉悶,還以為是那個班級的學生來偷聽他上課的,原來是林家的廢物少爺,早知道就不問了,影響心情。

林天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尼瑪,這前後表情反差也太大了,不就是以前那個林少爺是個廢物么?用得著這麼把人往門縫裡看么?

林天現在都有點同情以前那個廢物少爺了,被無數人鄙視唾棄,能不抑鬱而死么?

楊教授咳嗽了一下,穩定一下思緒,恢復了自己高亢嘹亮的聲音,說道:「今天我們來學習配藥方,這個中醫的藥方可是很關鍵的一部,若是有一味葯配錯了,也會影響藥效,有時不能救人,反而還能害人……」

「這個老頭真的是教授?講的也不怎麼樣啊。」林天不屑的說道,他在林家的藏書院早就把地球上所有的藥草和好些中醫理論統統都記住了,現在聽楊教授講課,索然無味。

「別廢話。」錢多多壓低著聲音精告道,「楊教授可是很厲害的,要是有學生敢在的課堂上搗亂,就用銀針扎那個學生的麻穴,讓你全身酸麻。」

「哦?這個老頭還有整人的癖好?」林天倒是有些意外,看楊教授一本正經的,居然還玩小孩子的玩意,用銀針刺人的麻穴使人全身麻.痹。

「行了,別說話了。」錢多多瞪了林天一眼,在楊教授面前要低調,不然怎麼被玩死的都不知道。

「好了,剛才我講的東西你們要記住,中醫最講究嚴謹,一絲的差池都不能有,特別是配藥,更要慎重。」楊教授搖頭晃腦的講了一大段,又道:「接下來你們隨便寫一個藥方,我看看你們配藥的功底如何。」

錢多多從筆記本上撕下兩張紙,順手遞給林天一張,說道:「寫吧,如果你不會寫藥方,我幫你。」

錢多多認為林天昏迷半年都沒有上學,加上天生不學無術,腦袋裡一定沒啥墨水,便好心的想幫他一次。

「不用,我自己來吧。」林天笑著點點頭,別說藥方了,只要藥材齊全,就算是煉丹他都會,隨即在紙上寫下一個專治頭痛發燒的藥方。

錢多多向林天的藥方瞥了眼,不屑的撇了撇嘴,就知道這個廢物不會寫藥方,待會一定會被楊教授罵的狗血淋頭。


不過,錢多多也沒有好心的去提醒林天,就讓他自取滅亡吧!

哼哼,這下有好戲看了!

一個女同學把所有人在紙上寫的藥方都收在一起,然後交到楊教授的手裡。

楊教授一張一張很仔細的看著,看到不錯的藥方不吝言辭的讚賞,若看到一些又瑕疵的或者少幾味藥材的,他便嚴厲的斥責,說什麼醫者父母心,藥方一旦開錯了,就可能造chéngrén命。

那些學生被罵的臉色紅彤彤的,特別是有些女生,眼淚刷拉拉的往下流,連林天看了都有些同情,這個教授還真的不給人留一絲的面子。

「恩?」當楊教授看到林天寫的藥方時,眉頭猛地一跳,頓時氣得跳了起來,但一想到林天是林老爺子的孫子,給要給老爺子點面子,便強忍著怒意,問道:「林天,你寫的這個藥方是治什麼病的?我怎麼沒看懂?」

; 林天站起身,如實的說道:「這個藥方是治療頭痛發熱的。」

「治療頭痛發熱?」楊教授好笑的直搖頭,拿起林天的藥方大聲的念叨:「甜枝、白芍、苦心草,還有大殘葉!」

楊教授剛讀完,所有學生都哈哈大笑,在他們眼裡,林天哪會寫什麼藥方,不學無術的廢物一個,而且林天寫的藥方,出了白芍,其他三味藥材,他們根本就沒有聽過。

連錢多多也是捂著小嘴兒偷笑,不出她所料,林天直接被楊教授給當眾羞辱。

林天倒是一臉的笑意,完全不在乎被他們取笑,不過,課堂的氣氛不在沉悶,變得活躍起來。

「楊教授,不是我小瞧你,你的醫術還沒有達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和我爺爺比起來差遠了。」林天笑著說道,這個藥方可是他在里看到的,也苗.疆人很常用的偏方,楊教授居然不知道,顯然學醫不精啊。

聽了林天這話,楊教授氣的老臉通紅,憤怒的罵道:「臭小子,我的醫術的確沒你爺爺高超,但也輪不到你來數落我,豈有此理,要不是看在你爺爺的面上,我早把你趕出去了。」

林天撇了撇嘴,醫術不行,脾氣還差得要命,淡淡的說道:「楊教授,這個藥方真的能治病,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問我爺爺,他應該知道。」

「哼,你能寫藥方?廢物一個。」楊教授氣的雙手插著腰,在教室里走來走去,然後又指著林天道:「行,我現在就拿著藥方去問你爺爺,而且我還告訴你,要是這藥方是假的,我就讓你從燕京大學滾出去。」

楊教授本來就看林天不爽的,一個廢物少爺,居然走後門進入華夏最一流的燕京大學,這所百年學府的臉都被丟盡了。

今天正好借著這個機會,他去林老爺子那告狀,說林天目無尊長,還寫一個假藥方糊弄他。

就算林老爺子再怎麼護著林天,他也不會讓林天繼續呆在燕京大學丟他的老臉。

楊教授就是要林天滾蛋,眼不見心煩!

隨後,楊教授拿著藥方氣沖沖的走了出去,連課都不上了。

「歐耶,解放咯。」錢多多和班上其他的同學歡呼雀躍。

「呵呵,你高興什麼?」林天莫名其妙的問道。

「嘿嘿,今天只有楊教授的兩節課,現在他被你氣走了,今天就沒課了,我就有大把大把的時間玩了。」錢多多興奮的拍了拍林天的肩膀,感激道:「沒想到你這個廢材,還是有點用處的,可惜你要被趕出去了。」

錢多多可是知道楊教授的厲害,林老爺子被稱為杏林聖手,而處於華夏中醫醫術第二位的就是這個楊教授,他在燕京大學里還是能說上話的。

這次,林天真的要滾蛋了!

林天笑而不語,令他沒想到的是,這個楊教授居然這麼的較真,還真的去找老爺子的,希望不要再被老爺子給數落了,一大把年紀的,萬一心臟承受不住,嗝屁了可就麻煩了。

「喂,我們出去玩吧。」錢多多把自己粉色的lv包包往肩上一挎,對林天說道。

「去哪玩?」林天問道。

「去燕京的郊區,我帶你去飆車,感受一下速度與激.情。」錢多多興奮的說道。本來她只想一個人去的,不過看在林天氣走楊教授的份上,就破例一次。

反正林天要被攆出燕京大學了,帶他去看飆車,算是一個安慰獎咯。

「好啊。」林天點點頭,在記憶碎片里,他找到了以前那個廢物少爺的記憶,似乎他對飆車也很神往,不過由於天性懦弱膽小,壓根不敢去。

借這個機會,林天打算完成他的心愿。

剛出教室門口,林天就和一個人撞了個滿懷,林天倒是站得穩穩的,撞過來的那個人卻摔了個大跟頭。

「哎喲,我的屁股。」方玉瑤吃痛的揉著自己的屁股,剛想破口大罵,卻發現撞她的是林天,急忙爬起來,大叫道:「快點,跟我走,出大事了。」

「你怎麼來了?」林天有些鬱悶,方玉瑤果然是瘟神,遇到她准沒好事情。

方玉瑤一把拉住林天的手,也顧不上男女授受不親,邊走邊激動的說道:「你昨天把『斷水流』的大師兄打傷,今天他們道館的館長來向你挑戰了,現在在cāo場等你呢。」

林天馬上停住了腳步,任由方玉瑤怎麼拉他,他一步也不再移動,不過,被方玉瑤纖弱柔軟的小手握著,感覺還是蠻舒服的。

「我不去。」林天直接甩了一句。

「你幹嗎不去?」方玉瑤鬆開手,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疑惑不解的問道:「昨天可是你把人打了,你難倒還要逃走?」

「我幹嘛要逃?只不過沒有必要打而已。」林天不屑的撇著嘴說道:「昨天我出手,是因為害怕你被那個南藤一郎搶回去做小妾,給我戴綠帽子,而今天就不同了,那個館長來挑戰,管我鳥事?」

「你怎麼這麼自私?你要是打贏了,可是為國爭光的。」方玉瑤雖然表面很生氣,可心裡卻是一陣的甜蜜,沒想到這個廢材如此關心她,居然為了她去暴打南藤一郎。

「為國爭光?沒興趣。」林天搖了搖頭,心說,老子是修真界的居民,要爭光也是為修真界爭光,在地球暴打東瀛人一頓,和為修真界爭光有毛關係?東瀛人侵略修真界了?

「不行,你還是要跟我走。」方玉瑤伸手拉著林天的手臂,使出吃nǎi勁的力氣,也要把林天拉到cāo場,剛才她可是誇下海口,一定會把林天帶過去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