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冰血卻只是微微轉過頭,笑著看向他們,輕聲問了一句:「渴了吧!」

「額……」洛坤幾個微微一愣后,猛地點頭,那樣子就好似他們馬上就要被渴死了一般,此時的洛坤還要個屁形象、矜持啊。他們又不是那些名門淑女,再沒有水喝,他都要懷疑,他會不會成為大陸上第一個中暑的魔法師了。

冰血微微一笑,大氣的一揮手,竟然有種童子軍首領的樣子,豪情萬丈的說道:「走,跟本少喝水去!」

隨即冰血帶著身後五名滿臉疑惑的人向著剛剛她看的那棵大樹走去。

冰血六個人走到那顆仔細看有些不同的大樹前面,彎下腰一隻手隨意撿起一片手掌大的樹葉,隨即站起身,另一手手抽出血煞在大樹上快速劃出一刀。緊接著就看見一道奶白色的液體緩緩的從樹榦中流向冰血另一手中的樹葉上。

「這是……」洛坤驚訝的看著冰血手中的樹葉,不由自主的舔了舔雙唇。

看上去很好喝的樣子唉。

「這種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不過我知道這樹的中的汁液是雨林中最好喝的東西!你們快喝吧!」冰血微微一笑,舉起手中的葉子將裡面的如同牛奶一樣的液體喝了下去。

其他人紛紛效仿冰血的做法,快速找了一片看上去比較好裝水的葉子,隨即拿出武器,用沒有塗上毒液的地方在大樹的樹榦出劃上一刀,瞬間流出了和冰血剛剛喝下去的那種液體一樣的奶白色液體。

當喝下這種從樹榦裡面流出的白色液體后,頓時一種清涼的感覺只見穿透身體上的各個經脈,將原本的悶熱感統統驅趕了出去,一股好似很久都沒有感受過的舒適感充斥著身體內的各個細胞和感官。


「哇!好好喝,好舒服哦!」洛天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盯著自己手中的大樹葉,臉上帶著滿足。

「真神奇,這裡明明是一個什麼魔法都沒有的普通世界,但是卻擁有著這樣神器的樹木。不知道外界有沒有!」洛坤神情有些激動的拍在大樹上,怎麼看都有種,這顆大樹是他久違見面,剛剛重逢的親人。

冰血看著洛坤,無語的抽了抽嘴角:「這是一種只生長在熱帶雨林中的樹木,外界我還真沒有發現哪裡有!」

「啊……好可惜哦!」葉冰熏天然呆的臉上出現了一抹遺憾的神情。

「這個有什麼值得可惜的,以後你沒事的時候可以讓白俊叔叔放你進來啊,你記住這個坐標,可以來喝!」冰血轉頭看向葉冰熏,雙眸一挑,眼中閃過一抹狡詐的光芒。

「額……還是算了吧!」葉冰熏有些怕怕的撓了撓頭,還進來!在被那些恐怖噁心的螞蟻追,然後跟食人魚比賽游泳。他又不是瘋了。

可惜的事他們身上都沒有帶水袋,無法將樹水裝走,誰能想到在這裡,竟然連自己的空間戒指都進不去。每每想到這裡,他們幾個人就像衝出去將白俊暴打一頓。雖然這樣更能發揮來這裡歷練的效果,但是心裡不爽又是另一回事!

喝足后,幾個人再次踏上了路程。這次的速度和乾淨明顯比之前好了許多許多。腳下的步伐也不再似剛剛那般空虛無力,手中的武器拿的更加的穩妥。

接下來的幾天里,他們依舊是白天迎接著無數次的襲擊和突襲。有幾次在天還為亮的夜裡,同樣遭到了突襲,好在都沒有前幾次的那般兇險。也讓他們的配合度再次得到了升華,現在他們六個人在戰鬥中,往往一個動作,一個眼神,一個輕微的細節就可以讓其他幾個夥伴清楚的知道明白。

經過了這幾天不間斷的戰鬥,此時六個人的身上除了那還算完整的鎧甲以外,再也沒有任何好的地方了。渾身髒兮兮到處都是泥土和灰塵,頭髮凌亂,原本俊美的臉上,而此時六張人臉就好似六張花貓的臉。當然了這裡面也不全因為在戰鬥中弄得,臉上的好多綠色條紋都是被冰血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綠色液體畫上去的。

按冰血的意思是,這樣在雨林中更能好好的將自己隱藏起來。同樣身上的衣服也被冰血用那些綠色的液體給塗的橫七豎八的。

雖然整體上很狼狽,但是六個人那一身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狂傲的氣勢卻始終無法被掩蓋。雙眸也隨著戰鬥此處的增加變得更加的狠厲精銳。

「呼,終於可以坐下了!」洛天靠在一塊大石頭上,長舒一口氣。

這幾天不僅僅白天要跟各種各樣的猛獸毒物廝殺,就連晚上有的時候都休息不到兩個小時,等打完一場后,都已經天亮了。

「這大中午的,我們就坐下休息,可以嗎?」洛坤有些擔憂的轉過頭看向冰血。他們已經進來一個月了,但是卻連要出去的徵兆都沒有,不知道是不是要走到最邊緣才算闖關成功。

「我們已經連續三天晚上沒有睡好了,白天倆口喘息的功夫都沒有,在這樣下去,會體力不支的。如同遇到什麼特別難纏的猛獸就危險了!」

冰血看著幾個人無奈的搖了搖頭。也不知道雨林的猛獸是不是都打了激素,一個個看到他們后,都跟暴走了似的,就連兔子都敢上來咬他們一口。難道是他們看起來比較好欺負!

拿著暗夜上午早來的野果啃了幾口。

突然冰血猛地站起身,臉上閃過一抹僵硬,轉過頭看向身後,雙眸閃爍。

「媽的!不用這麼倒霉吧!」冰血狠狠的丟下手中的野果,大聲咒罵。

「怎麼……」洛坤的話還沒問出口,空氣中快速飄來一股血腥的氣味,緊接著耳邊傳來了讓他們幾個人都十分熟悉的「嚓嚓」聲。

洛坤幾個人此時猶如驚弓之鳥,瞬間從地上彈了起來,六個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的沖了出去,在雨林中經過了長達一個月的生死訓練,此時的葉冰熏和洛天已經不需要在被暗夜和冰血背著跑了。他們兩個人的速度已經可以勉強跟上冰血他們了。

在聽到剛剛的那一陣細微的「嚓嚓」聲后,此時幾個人頓時馬達上身,拼了命的向前衝刺,慌不擇路的噴跑,只要是與身後的那個聲音是反方向的地方,他們就跑。根本不再去開什麼東南西北之類的,這個時候沒有什麼比後面的那群噁心的螞蟻更加的恐怖了。

「媽的……怎麼又遇到這些噁心的傢伙啊!是看著我們好欺負嗎!」韓啟明邁著大步,奮力的跟著冰血的身後,嘴裡還不忘叫罵著。

「省省力氣吧!也許是另一波!」冰血邊跑邊對著身邊的韓啟明犯了個白眼。

「靠……這變態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群這東西啊!老子寧願去跟那些犀牛群和大蟒蛇打!」洛坤的高貴溫和的謙謙君子形象早就不知道被他拋在了哪個角落了,現在的他完全處於了暴走的狀態中。

這時冰血突然轉過頭隊長身後的幾個人冷聲叫道:「快跑,我聽到水流聲了!」

這一句話讓洛坤幾個人的臉上瞬間閃出了一名驚喜的表情,但隨即又是一臉的糾結。


「不會又要跟食人魚比賽游泳吧!」葉冰熏勁量保持著自己平穩的呼吸,然而木然的聲音中依舊可以讓人聽出咬牙切齒的感覺。

「不知道,先躲開身後的那些東西再說!跑!」冰血對著身後大吼一聲,腳下的速度也隨之加快,身後的幾個人也在冰血加快速度之時,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有的時候人的潛質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激發的。其實他們身上都還帶著冰血給的重力鏈,但是在煉獄中的訓練,已經讓他們慢慢的習慣了重力鏈所帶來到的壓力,所以當來到雨林中,根本就忘記了要將自己的重力鏈接下,好讓自己的速度更快一些。然而這樣的情況,也讓他們在想起來的某一天驚訝的發現自己身體上的改變,對於外人來說是有多麼的變態。

就在他們又跑了一個小時的時候,終於所有人都聽到了前方傳來的「嘩嘩」聲,而身後的食人蟻與他們之間的距離也越發的接近。

身後的那些「嚓嚓」聲就好似已經傳入了他們的心底,弄得幾個人心裡痒痒的,頭皮也跟著發麻,此時六個人統一的想法就是不要回頭,拼了命的往前跑,管它有沒有食人魚,他們也照跳不誤。起碼對著食人魚他們還能揮揮刀子,但是對著身後的那些噁心的蟲子,他們真心不知道該怎麼下刀子啊。

隨即一股清涼的風從前方原來,眼前再一次的豁然開朗,腳下的步伐也隨即更加快了起來。

到了河流前的不遠處,六個人整齊劃一,想都不想縱身一躍「撲通!撲通!」幾聲,疾馳而下的水流中濺起了幾個大浪花。

「噗!」洛坤剛剛露出水面,伸手摸了一把臉后,第一眼看向的就是河岸上的情況,頓時嘴角一抽,滿臉詫異:「我靠,不是吧!這些傢伙會游泳!」

洛坤的聲音快速引來了其他五位夥伴的目光,冰血幾個人順著洛坤的話,看向岸邊,只見那一群群螞蟻竟然對眼前的河流毫無畏懼,腳下不停地向著水流中沖。不過沒到半米的時候就紛紛沉了下去,也讓水中的幾個人長長舒了一口氣。

然而,那些依舊留在岸邊的食人蟻群的下一個動作頓時如同一道驚雷般華麗麗的打在了六個人頭頂上。

要不要這麼逆天啊!

------題外話------

貓貓在後面又加了一些,剛好一萬字哦。吼吼吼……趕上了。嘿嘿!28號的更新時間依舊是十二點哦,么么!謝謝寶貝們的票票禮物,么么么

謝謝wenzi3622寶貝的月票1

謝謝zhoupj123寶貝的月票2

謝謝百度搜索中寶貝的月票1

謝謝百度搜索中寶貝的月票1

謝謝百度搜索中寶貝的月票1

謝謝小貓mi寶貝的月票1

謝謝18094017739寶貝的鮮花1

謝謝15368427873寶貝的鮮花1

謝謝15368427873寶貝的月票2

謝謝schatzlym寶貝的月票1

謝謝小妖91寶貝的鮮花10

謝謝小妖91寶貝的鑽石1

謝謝小妖91寶貝的月票1

謝謝18889116490寶貝的月票1

謝謝luoyuchen寶貝的月票1 「靠,這些食人蟻真的沒有靈智嗎!」

一聲滿是驚訝的低吼從洛坤的嘴裡發出。


只見河岸上的那些食人蟻正成群結隊的往河裡送樹葉,隨即一個接著一個的爬上樹葉,向著冰血他們的方向划來。

冰血冷冷的瞪了一眼身後的河岸,坐過頭對著還在發獃的幾個夥伴低吼道:「還廢什麼話,向著下游跑,他們的樹葉估計承受不了多久!」隨即一個猛子扎進了河裡,向著下游游去。

冰血慢慢的游到幾個人的身後,這時暗夜也突然滿了下來游在冰血的身後,前世是葉冰熏和韓啟明,中間夾著包裹洛天的洛坤。因為他們是向著下游的方向游去,而且這條河水的水流比較急,所以根本不費多大的力氣。可是同樣的,身後的那一片片葉舟上的食人蟻也緊緊的跟在後面,雖然已經有很多被水流衝散掉進了水流,但是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新的食人蟻坐著葉舟追過來,還是不吃了冰血幾個人,他們有不罷休一般。

冰血抬眼看了看越來越急的水裡,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即對著身邊的暗夜低聲道:「夜,用劍氣!」

暗夜看著冰血微微點了點頭,在水裡定住身形,突然轉過頭看向身後不遠處的那些食人蟻,猛地抽出手上長劍,對著後方的水面就是一揮。強悍的劍氣帶動氣一陣巨大的水波沖向那一片片葉舟,將葉舟和葉舟上的食人蟻全部淹沒。

聽到身後的響動,洛坤幾個人也同時停下了身子,轉過頭看向身後,在看到那些被淹沒的食人蟻后,長舒了一口氣。還好在水裡還有辦法對付這些噁心的恐怖傢伙。

「走!」冰血在暗夜揮出一劍后,快速轉過身冷道一聲,再次向著下游游去。

冰血幾個人這時也開始向著河對岸游去,這邊的河岸上有食人蟻,水流又這麼急,也不知道下游有什麼東西,他們唯一能去的地方就只有對岸了。

因為此時除了洛天以外的五個人都在奮力的向著對岸游,這條河水比之前看到的那條寬許多,而且水中的能見度很低,水流又急,剛剛向著下游游,還可以藉助水流向下,不會費太多力氣,但是此時他們是逆著水流向著橫向的對岸游,所以較為吃力。而被洛坤抗在肩膀上的洛天,是唯一一個露出水面的部位最多的一個人,也是此時看的最遠最清楚的一個人。

這時在剛剛能看清對面岸邊上的景物之時,洛天一聲驚呼再一次讓所有人停下了動作:「那是什麼?」

對於這個古怪地方的生物,就算最單純的洛天也不再相信這裡有什麼是沒有攻擊性的動物了。這一個月來他們見到的猛獸已經太多太多了,不管是大的小的,只要是沒毒的,那麼就絕對是吃人的!所以在洛天看到河岸上的那些丑了吧唧,長得怪怪的東西的第一時間就是叫出來,讓哥哥們知道。

他們又有麻煩了!

冰血第一個聞聲抬起頭,看向對岸。頓時雙眉一挑,一股殺氣瞬間從體內爆發出來。身體定在河水中,雙眼殺氣騰騰的看著不遠處岸邊上同樣虎視眈眈盯著他們幾個人的十幾條鱷魚。

沒錯……那一條條長得向恐龍,長三四米,又長有大的嘴裡長有許多錐形齒,腿短,有爪,趾間有蹼。尾長且厚重,皮厚帶有鱗甲的東西就是鱷魚。

「真他娘的衰到家了!」冰血慢慢的拉低自己和夥伴的身體,讓他們的身體勁量縮在水下。嘴裡狠狠的嘟囔一句。

「那些東西也吃人吧!」葉冰熏木然的聲音直接問出了一個肯定句。

「是鱷魚,力氣很大,只要是肉,它都吃,絕對不挑食!」冰血有些無語的說道。

頓時幾個人有種無語問蒼天的感覺,硬生生的壓住了那隻想要扶額的手。背後的河岸是一群食人蟻等著他們,前面的河岸有一群猙獰的鱷魚看著他們,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要不要這麼倒霉啊!

「怎麼辦?我們要往回走嗎?」洛坤看著河岸上那些已然悠哉悠哉的曬著太陽的鱷魚,將頭往河水裡縮了縮,對著冰血小聲說道。

「跟鱷魚打,最差也不過是少個胳膊缺條腿。回去跟那些噁心的蟲子打,我保證你連跟頭髮都不會留下!」冰血緊緊的盯著按上的鱷魚,咬牙切齒的說道。

韓啟明緊了緊水下那隻握著短劍的手,低聲說道:「那我們是要上去打嗎?」

冰血冷著臉,目光冷厲的看著河岸上的那群鱷魚,估算了一下他們如同上岸去與這些鱷魚戰鬥的勝算。這鱷魚少說也有十來條,而且還不知道旁邊的什麼地方還有沒有他們沒有看到的鱷魚。貿然上去一定會受到圍攻,他們的體力不多,根本很難在這麼多條成年鱷魚的嘴下全身而退,冰血當下決定,這場仗根本打不了。

冰血輕輕的轉過身,盡量不讓自己的身體帶動起大幅度的水流,並且對著身邊的幾個人輕聲說道:「慢慢轉身,控制水流,最好不讓那些鱷魚發現,我們向著下游游!」

洛坤幾個人連點頭的動作都省下了,一個個小心翼翼的縮著頭慢慢的轉過頭盡量減少水面的拂動。

突然洛天臉色有些發白的靠在洛坤的肩膀上,指著那一條條不斷的往水裡竄的鱷魚,低聲驚呼。「來……來了!」

冰血聽到洛天的聲音后,猛地轉過頭看向想些向著他們游來的鱷魚,一身的狂暴殺氣再也無法控制,瞬間爆發出來,對著洛坤和葉冰熏快速低吼道:「擦!快跑,洛坤帶著洛天往前游,熏跟在洛坤的身邊!」

洛坤緊緊的皺著眉頭,看了冰血一眼,眼中帶著掙扎。那些鱷魚在水中的速度他也看到了,那樣的速度不到幾分鐘就會追上他們。更加明白冰血要自己帶著葉冰熏、洛天先跑,而她和暗夜、韓啟明要拖住那些鱷魚,雖然心裡不甘,但是洛天不會水,葉冰熏的武器在水裡很難發揮出很強的殺傷力,他們三個如同留下,只會拖累冰血、暗夜和韓啟明他們。

當下洛坤咬了咬牙,當機立斷轉過身,緊緊的抱住洛天,對著葉冰熏低吼道:「我們走!」「可是……」葉冰熏皺著眉頭,眼中閃速痛苦的神情看向冰血。

「別可是了,只有我們勁量往遠遊,他們會跟上來的。我們在只會拖累他們!走!」洛坤一把拉過還在掙扎的葉冰熏,向著下游快速游去。

「小啟,不要讓自己離太遠!」冰血單手一揮將血煞橫在胸前,冷冷的看著向著他們衝擊過來的鱷魚群。

「放心!」韓啟明臉上再次掛上那副燦爛的笑容,緊握手中短劍,笑眯眯的看著越來越近的鱷魚,滿是笑意的雙眸中深處卻陰冷一片,蘊藏著濃濃的殺意。

這時冰血微微側過頭,看了一眼暗夜,溫柔的一笑,點了點頭。毫不意外的在暗夜眼中看到了一抹溫柔的光芒劃過,心中的不安也瞬間消失不見。

冰血再次轉過頭看著離他們不到三米的一條四米長的成年鱷魚,臉上冰寒一片,眼中殺意盡現,腳下一蹬,雙手狠狠的拍向水面,借力使力,身體瞬間竄出水面,快速向前躍出,四周濺起一片浪花,再一看冰血此時已經穩穩的站在了那條四米多長的成年鱷魚的背上。說時遲那時快,剛站到鱷魚背上的冰血,完全不給鱷魚反應的時間,一把勾起鱷魚的下顎,抬手就是一刀,鱷魚下顎是防禦最弱的地方,被血煞這一刀下去,直接割斷的經脈,導致大出血。緊接著冰血一個跳躍,瞬間躍出了幾米開外,遠離了那條掙扎瘋狂掙扎的鱷魚。

而這股血腥味同時刺激到了不斷向著這邊游來的其他鱷魚,離那條被冰血割了經脈仍在坐著垂死掙扎的鱷魚最近的那些鱷魚瘋狂的向著那條快死的鱷魚游去,並且張著大嘴,不斷的撕咬著那條鱷魚的身體。

對於這些鱷魚的自相殘殺,韓啟明和暗夜並沒有表現出一絲的驚訝。這些東西本身就是性情殘暴的猛獸,沒有任何靈智,會吃食同類的屍骨在正常不過了。這樣也給了他們機會先殺那些向著他們圍攻過來的鱷魚。

這邊的冰血噗的一聲再一次進入水中,連氣都沒有換一下,直接向著水低潛去。雖然水裡的能見度比較低,但是對於冰血來說,還是不妨礙她準確的看出鱷魚的位置。

冰血如同一條人魚一般,嘴裡搖著血煞,雙手並用快速自然的向著漂浮上河面上準備攻擊暗夜的那條鱷魚悄聲無息的有了過去,這條鱷魚大概有三米多長,自己的身高剛好從它的頭到肚子連接尾巴的那個地方。冰血剛接近鱷魚的下面之時,猛地從下方雙手雙腳的抱著鱷魚的肚子和頭,一個順力,猛地翻過身付出水面。原本她下鱷魚上的樣子,瞬間轉變成了冰血在上面跨坐在鱷魚肚子上的情景,拿手狠狠的按住來不及掙扎的鱷魚,一手抓過叼在嘴裡的血煞,揚起手一刀刺向身下的鱷魚,從脖子到肚皮直接被冰血一道切開,來了個華麗的開膛破肚,整個內臟完全暴露在了陽光下,隨著壓在鱷魚肚子上的冰血離開,那條鱷魚也順勢翻了個身,身體中的內臟氣管紛紛從裡面流到了河水中,原本就有些污濁的水面瞬間變得一片陰紅。引來了幾隻鱷魚瘋狂的嘶啞搶奪。此時的冰血也遠離的那個地方,不知道潛到哪裡去了。

而另一本的暗夜和韓啟明則是採取的配合戰術,這二人在陸地上都很強悍,但是到了水裡一身的功夫能發揮出七成就已經很不錯了。暗夜雖然比韓啟明強上一些,但是對於水戰他這也算是第一次,而且面對的還是這種在水中稱王稱霸的鱷魚。但是他們兩個卻沒有出現任何驚慌失措的樣子,相互配合著,看上去也越發的遊刃有餘。


這時一挑將近四米多長的成年鱷魚突然從暗夜的背後竄了出來,眼看著就要張開大嘴咬向暗夜,不遠處的韓啟明一口叼住手裡的短劍,身體一竄瞬間竄到了那條鱷魚的旁邊,想都沒想按住了鱷魚的雙鄂。感受到手中掙扎,韓啟明雙手按的更加用力,沒想到這隻鱷魚竟然真的就張不開嘴了,沒等他驚訝,前面的暗夜就猛地一回身,從水下揮出長劍,對著韓啟明手裡的那條鱷魚的眼睛直直的刺了下去,直接從鱷魚的眼睛將這條鱷魚對穿而過。

而另一本的韓啟明突然感受到一股力道背後傳來,帶著一股水流的衝擊力,當下一咬牙猛地轉過身,不出所料,一條三米多長的鱷魚已經游到自己的面前,就在那條鱷魚張開大口準備咬向自己的一瞬間,韓啟明單手一揮,快速把手中的短劍豎著cha在鱷魚大張的口中,鱷魚口中吃痛,連忙想要閉上自己的雙顎,但是因為韓啟明的短劍卡在口中,使得這條鱷魚上顎和下顎根本合不起來。整個身體在河水中暴躁的來回擺動,而那條強而有力的尾巴更加煩躁的不斷擺動,對著韓啟明就瘋狂的掃了過來,韓啟明只感覺腰下一緊,瞬間被一股力道給提了起來,飛身上了鱷魚的背部。再一看,一道黑色的身影手中銀光一閃,嘭的一下直接對上了那條掃向自己的粗壯尾巴。

「暗夜大哥!」韓啟明焦急的看著那道被鱷魚尾巴掃到飛出好遠的黑色身影,猛地大吼一聲。

「混蛋!」韓啟明站在鱷魚的背上,憤怒的大吼一聲,一個翻身再次下了水,伸手一番一把抓住鱷魚口中的短劍,手臂一用力唰的一下,直接從鱷魚的口中瞬間嘴角一刀劃了出來,直接將這條鱷魚的整塊下顎給卸了下來。不過是不甘心一般,韓啟明再次揮刀,另一手抓著鱷魚的上顎猛地用力,將整個鱷魚給翻了過來,而韓啟明與此同時一個翻身坐在了鱷魚的肚子上,對著鱷魚的脖子一刀下去,猛地向下一劃,又一隻鱷魚在這邊河水中被殘忍的開膛破肚,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管是冰血,還是暗夜,又或者是韓啟明,他們解決鱷魚的速度說來慢,但是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在水裡根本鱷魚比的就是速度,誰的速度更快,那麼傷的死的絕對是對方。

「暗夜大哥!」韓啟明解決掉那條鱷魚后,驚慌的看向剛剛暗夜落下去的地方,狠厲的雙眸中出現了幾分驚恐的神色。

噗的聲音,韓啟明的身邊不遠處的地方冒充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暗夜摸了一把臉上的誰,對著韓啟明說道:「我在這,沒事!」

看到平安無事的暗夜,韓啟明長舒了一口氣,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緩緩的歸了位。

暗夜快速游到了韓啟明的身邊,這時一道勁道十足的氣流突然出現在兩個人的身後,韓啟明和暗夜頓時一驚,然而卻沒有感受到任何殺氣和鱷魚該有的兇殘之氣,下一秒便被那道氣流順勢推到了十幾米外的地方。而在發出氣流的那個地方一個嬌小的身影破水而出,腳尖輕點水面,在空中翻過一個詫異的弧度,緊接著躍進了里暗夜不遠處的河水裡。

眨眼睛冰血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水面上,來不及抹去臉上的水,對著還在發獃的兩個人一聲大吼:「走!」

一聲低吼也讓暗夜、韓啟明兩個人回過神來,看到完全無損的冰血后,猛地轉過身向著下游衝去。

此時身後的那些鱷魚依舊瘋狂的撕咬搶奪著已經死去的同伴屍體,冰血三個人也藉此機會遠離了剛剛戰鬥過的地方。

冰血三個人手腳並用快速向著下游游去,不到十分鐘便看到了等在河水中的洛坤個人,也看到了那三張滿是焦急的面孔。

「心齊哥哥!」洛天在看到冰血之時,滿臉激動的喚道。而始終抱著他的洛坤,臉上向著三人的背後看出,再沒有看到那些兇猛的鱷魚之時,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冰血幾個衝刺來到了洛坤、洛天、葉冰熏的身邊,摸了一把臉的上水,對著三個人說道:「拖不了那些東西多長時間,我們快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