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猛喝一聲,靈魂戰神瞬間揮出一拳,金黃-色的能量向莫楓攻來的血色能量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巨響,靈魂戰神的房間瞬間被炸得崩塌,在轟隆的爆炸聲和房屋的倒塌聲中,靈魂戰神和莫楓兩人的身影同時破屋而出,沖向漆黑的半空。

這一切,都看在黑暗中拿個人的眼裡。

這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也把府邸里的所有人給驚動了,一片混亂的嘈雜聲隨即傳來,其中還夾帶著整齊的跑步聲。

莫楓和靈魂戰神兩人拔起的身影穩穩地落在其中一間房屋的屋頂上,兩人各佔一邊,緊緊地凝視著對方。

突然,靈魂戰神詭異地一笑,渾身瞬間爆發出更加璀璨的金黃-色光芒,隨即,一種強大的威壓在四周散發著。

莫楓的身上也隨著發出一層淡淡的血色光芒,靈魂戰神動了,夾帶著強大的氣勢向莫楓飛沖了過來,莫楓微微一笑,身形猛然拔起,向靈魂戰神沖了上去。

很快,一個渾身包裹著金黃-色光影的靈魂戰神和血色光芒的莫楓戰在了一起。

強大的氣勁亂流在不斷地向四周衝擊著,讓那些原本想趕過來看看發生什麼事的人都無法靠近。只有一隊穿著銀色鐵甲的人勉強靠近了五十米左右,但是,就算他們再怎麼努力,卻也無法再往前靠近一步了。

這時,一個身在銀色鐵甲隊伍中的人突然轉身對身邊的人說道:「快,讓那些無關的人全都散開,不然的話,那些能量亂流會要了他們的命的。」

「是!」一個身穿銀色鐵甲的人領命而去。

這時,半空中的兩人渾然不知道下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依然在忘我地戰鬥著,從架勢上看,兩人彷佛都在拚命一樣,出手毫不留情,每一擊幾乎都是全力出手,金黃-色的能量團和血紅色的能量團不斷地撞擊在一起,一聲聲巨大的爆炸聲不斷地傳出,隨即,強暴的混亂能量亂流也刮面襲來,逼得那支銀色鐵甲隊伍不得不後退。

看到這樣的情況,這支銀色鐵甲士兵全都懵了,他們自己本身的實力有多強,他們自己很清楚,自己出盡全力也無法再靠前一步,甚至還被逼退,這要是換成平時,打死他們都不會相信。

另外,靈魂戰神是他們的老師,他有多強的實力,別人或許不清楚,但他們卻是知道的。就再去年,他們的老師靈魂戰神已經突破了人類戰神級別的最高限制,達到了另外一個沒人知道的特殊境界,這在人類中是獨一無二的存在,那已經讓他們無法相信了。

但是,眼前發生的事情卻更加讓他們無法相信,居然有人能和突破戰神級別的靈魂戰神達成平手,交戰這麼久居然沒有落半點下風。從雙方戰鬥的情況來看,雖然他們不願意相信,但是這跟靈魂戰神教授的人的實力之強,比之靈魂戰神,猶有過之。現在,他們全都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半空中兩人的戰鬥,這對他們來說,可謂是頂峰的決戰啊!

這一切也同樣讓藏身於黑暗中的那個人感到震驚,兩人的實力都是這個大陸中前所未見的,已經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範圍,這怎能讓他不吃驚呢?

這時,在古武城外的一座小屋門前,兩個穿著一身破衣的老人站在那裡,凝神注視著遠處半空中的兩團耀眼的光芒。

「這是靈魂老兄的獨特鬥氣,他現在到底和誰在戰鬥?看那紅色力量的情況,似乎比靈魂老兄更強一些。」其中一個老人神色無比沉重地說道。

另外一個老人淡淡地搖搖頭,神色凝重地說道:「不只強一些,是強好多。」

「我們快過去看看吧。」

「走」

兩人的話聲剛落,瞬間一拔身形,向正在互相絞纏的兩團光芒方向飛掠而去。

而在靈魂戰神的府邸中,莫楓和靈魂戰神兩人依然在不斷的互相攻擊著對方,隨著能量的不斷消耗,靈魂戰神的臉上顯得一片紅潤,胸口急劇地起伏著,但是他的攻擊依然沒有絲毫減慢。

莫楓則依然和先前沒有什麼變化,神色淡然,血色的雙眸中顯示出興奮的光芒。

兩人互相對轟一掌,一粘即分,兩人的身影又分別站回了原來的地方。

這時,靈魂戰神的府邸內已經是廢墟一片,很多房屋都因為承受不住狂暴力量亂流的轟擊而倒塌,花草和樹木也沒能倖免,一片殘亂。大坑小坑遍地都是,凝聚著大量灰塵的煙霧不斷地在半空中繚繞著,讓人呼吸不暢。

莫楓站在屋頂邊上,眼中滿是興奮的神色,血色瞳孔中釋放著妖異的光芒,莫楓突然仰天長嘯,豪放的嘯聲中難掩興奮的情緒,其中還夾帶著強大的氣勁,站在不遠處的銀色鐵甲士兵全都不自禁地捂住自己的耳朵,不堪忍受莫楓的嘯聲,那個藏身於黑暗中一直注視著莫楓的人,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此刻,莫楓在他的心目中,已經是等同於無敵的存在了。

靈魂戰神也是豪邁地大笑了起來,這時,在外人看來,兩人不是敵人而是朋友一樣。

突然,兩人都同時停止了笑聲,凝視著對方,身上的氣勢再一次無限膨脹。

這時,下面眾人的眼神都顯得獃滯異常,他們現在已經無法反應了,剛才的戰鬥已經在他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而現在,戰鬥中的兩人的氣勢竟然還能持續提升,這就表示剛才兩人還沒有出盡全力,如此強大的實力,讓他們如何接受?

如果只是他們的老師,他們還能好接受一些,但是,場中的那個白髮人竟然也有著這樣恐怖的實力,而且看他的年齡,最多不過是二十齣頭左右而已,至於為什麼會有一頭白髮,那就不是他們所能知道的了,但是這已經夠讓他們無法接受的了。

此時,他們心中都同時閃過一個念頭,「更可怕的終極對決就要來臨了。」

而事實上也正是如此,莫楓的身上爆發出耀眼的紅光,就像是一個火紅色的太陽一樣,強大的威勢不斷地爆發出來,衝擊著下面那些人的心靈。血色能量正在他的右手中快速地凝聚著,就像是一團烈焰正在他手中慢慢誕生一樣,場景顯得異常詭異。

靈魂戰神則是滿臉凝重的神色,原本他只是想趁這個機會試一下莫楓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大,但是實力卻遠遠超出了他的估計,莫楓竟然強大到這樣的程度,這讓他又是興奮又是擔憂。

興奮的是,如果有像他這樣的人幫助自己,武帝王國有望早日恢復和平。但是,如果他心存禍心的話,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但是,事情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靈魂戰神他也只好選擇相信莫楓是真心幫助他的。

想到這裡,靈魂戰神眼中光芒一閃,一聲暴喝,耀眼的金光暴射而出,陣陣白色的光芒不斷地在他的身上閃爍著,靈魂戰神爆發出的氣勢正在迅速地無限擴大。

莫楓的嘴角忽然浮現出一抹詭異的弧度,手中那團血色的火焰猛然爆發,演變成一團半尺高的火焰,灼熱的紅光把漆黑的夜空映紅,莫楓的白髮也在瞬間變成了血色紅髮,他嗜血殺神的面目也終於顯露了出來。

「血魔?」那群不遠處的銀色鐵甲士兵不約而同地驚呼出聲。莫楓那標誌性的血紅色頭髮實在是太惹人矚目了。

前陣子在古武城大街上發生的事情,他們當然清楚。根據目擊者的描述,『血魔』就是一個滿頭紅髮的年輕人,而眼前的莫楓,卻正好印證了這一特徵。血紅色的頭髮,在人類大陸上從來沒有人聽說過,沒有任何一個族人的頭髮是血紅色的,所以,當莫楓露出那一頭血色頭髮之後,這群銀色鐵甲士兵當然就瞬間認定,莫楓就是那個『血魔』。

「將軍,戰神府好像出事了。」一個士兵走到武魂身邊急聲說道。

武魂,古武城守將,靈魂戰神的重視追隨者之一。

「你慢慢說,到底處什麼事了?」武魂沖著士兵說道。


士兵緩過氣來,對武魂說道:「將軍,剛才有探子來報,說戰神府那邊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發出巨大爆炸聲和打鬥聲,後來才知道是有刺客闖進了戰神府,還和靈魂戰神大人打了起來,看情況,那刺客的實力異常恐怖,我們是不是……」

士兵的話還沒說完,武魂立刻打斷了他的話,急忙命令道:「快,留下部分兄弟繼續留守城門,其他的兄弟迅速集合,去戰神府抓刺客。」

自己一生中最敬佩和尊敬的人受到刺殺,這是武魂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無論如何,他都要把刺殺者碎屍萬段。

但是,他也不想想,如果連靈魂戰神都對付不了的角色,就憑他,又怎麼可能對付得了?

在靈魂戰神府中,緊張的氣氛仍然在持續蔓延著,莫楓和靈魂戰神仍然在緊張地對持著。

突然,莫楓的臉色一變,他感覺到有兩個能量巨大的人物正在往這邊急速趕過來,他不是怕了這兩個正在趕來的人,就算再多來幾個也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是,莫楓卻不想讓別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要是出現了什麼意外,那今晚這齣戲就白演了。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 想到這裡,莫楓眼中閃過一抹詭異的神色,深邃的眼眸凝視著靈魂戰神,手中紅色的火焰能量再一次膨脹。

靈魂戰神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知道莫楓肯定是要動手了。

迅速拔出靈魂戰刀,這把靈魂戰刀陪伴再他的身邊多年,曾經歷過無數的戰爭和血的洗禮,而且,這也是一把威力巨大的神兵。

「老朋友,今晚,就讓我們痛快的一戰吧。」靈魂戰神撫摸著靈魂戰刀喃喃自語著。

莫楓一聲怒吼,「血淚之怒」

在莫楓的怒吼聲中,血色的火焰瞬間脫手而出,在半空中爆炸開來,形成更加巨大的能量風暴,向靈魂戰神捲去。

「來得好。」靈魂戰神贊喝一聲,手中的靈魂戰刀猛然一揮,一股金黃-色的強大能量瞬間在刀身中閃現,「戰神的咆哮」,靈魂戰神猛喝一聲,一個急速地旋轉,靈魂戰刀應聲而出,夾帶著無窮的威勢向莫楓襲去。

「轟」兩股巨大的能量終於在半空中相撞,巨大的爆炸聲瞬間響起,讓人不禁捂住耳朵,不然肯定會承受不住。

兩股能量相撞后所激發出的強大能量亂流瞬間向四周激射,本來就已經廢墟一片的戰神府邸更是不堪摧殘,簡直就是『一無所有』了。

銀色鐵甲士兵更是連連後退,不但強大的能量氣流讓他們受不了,連兩股能量相撞后所發出的強烈光芒都讓他們一個個睜不開眼睛。

此刻,在他們的心中已經完全沒辦法思考了,靈魂戰神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自不必說,因為,莫楓在他們心目中就更是厲害了,這麼強大的實力,讓他們簡直無法想象。

xx

「到底是誰這麼厲害,能和靈魂老兄如此對戰?」其中一個老頭有點傻傻地說道。

「你管那麼多,去到不就知道了嗎?再羅唆就來不及了。」另外一個老頭怒道。

兩人不再說話,把速度提到極限,以最快的速度向戰神府趕去。

xxx

突然,讓人不敢相信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靈魂戰神的能量瞬間被莫楓的血色能量擊壓倒退回去,靈魂戰神正在免力地操控著金黃-色能量和莫楓對持著,額頭上已經微微見汗,恐怕他也支撐不了太長時間了。

此時,在靈魂戰神的心中,他的震撼恐怕不下於下面的任何人,可以說,莫楓的強大和恐怖在現場中,只有他自己一個人真正了解,所以,現在他已經是有了戰敗的覺悟了。

莫楓冷漠的雙眸中精光暴閃,猛喝一聲,雙手迅速往前一推,血色能量在莫楓這一推動下,迅速以壓倒性的威勢向靈魂戰神壓了過去。

靈魂戰神的金黃-色能量在血色能量的打壓下瞬間變形,最後『轟』的一聲巨響,金黃-色能量終於化作點點金光,消失在漆黑的夜空中。

而此時,血色能量沒有任何的猶豫,向靈魂戰神席捲了過去。

「不……」下面正在觀戰的銀色鐵甲士兵同時驚喊出聲,但是,血色能量並沒有因為他們的吶喊而停下,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靈魂戰神攻去。


瞬間,在眾人絕望的驚呼聲中,靈魂戰神被淹沒在血色能量風暴中。

此時,莫楓掃了一眼下面觀戰的人群,血色瞳孔中閃過一抹詭異的神色,雙手猛然向下一揮,血色能量顯得更加狂暴,好像瞬間失去了控制一樣,龍捲能量風暴越來越狂暴,把周圍弄得灰塵滿天飛,地上更是出現了巨大的裂縫,大地上一片顫動,彷佛是發生了地震一樣,驚心動魄。

眾人的眼睛再一次比上,雖然不甘願,但是現場的情況卻讓他們無可奈何。莫楓的力量實在是太變︶態了,他們根本就一點辦法都沒有。

現場混亂一片,雜物滿天飛舞,灰塵滾滾,讓人看不清現場的狀況。

「住手。」突然一聲暴喝傳來,兩個身影出現在現場中,來不及等待,兩人瞬間出手,同樣是金黃-色的能量瞬間擊出,向莫楓攻去。

莫楓嘲弄地笑了笑,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現在,該是『玩』的時候了。

眼看著兩股強大的能量就要襲到,但是莫楓卻依然站立在那裡,絲毫沒有躲避或阻擋的意思。

這次沒有任何的爆炸聲,兩股強大的金黃-色能量剛接近莫楓的身體,就瞬間散開,化為虛無。

這兩個攻擊莫楓的人就是急著敢過來的兩個老頭,此時,他們兩人都呆住了,他們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兩人的力量攻擊對他竟然沒有絲毫的作用。雖然自己兩人沒有全力出手,但是剛才發出的能量已經是很強大了,而且還是兩人同時發出的,這樣殘酷的事實真的讓人無法接受。

而此時,莫楓卻突然撤去了血淚之怒的能量,滿天灰塵和強大的能量亂流也漸漸地平復下來,眾人的眼睛緩緩地睜開,但是,靈魂戰神已經在現場中消失不見。

此時,眾人的心中同時茗生一個可怕的想法:「靈魂戰神已經死了,灰飛煙滅。」

那些站在遠處觀戰的銀色鐵甲士兵一個個全都眼眶通紅,眼中滿是悲傷絕望的神色,眼淚從他們的眼中流了下來,這些平時鐵血的硬漢竟然留下了悲傷的淚水。

「靈魂老兄,這,這不是真的。」其中一個老頭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語著。


另外一個老頭則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渾身劇烈地顫抖著。雖然他們不願意相信,但是,事實卻擺在面前,讓他們不得不接受和面對這樣殘酷的現實。

正當戰神府內的所有人都沉溺在靈魂戰神身亡的悲傷中時,在朱辰學士府內,基名正滿臉自信地端坐在那裡,月曦滿臉幸福地依偎在基名的身旁。

朱辰家族的族長——陔歷·朱辰此刻正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的女兒和幾名,心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賢侄,你深夜拜訪,不知道所為何事?」陔歷看著基名淡笑道。

聽到陔歷的話,基名微微一笑,不緊不慢地端起旁邊的茶喝了一口,沒有說話。

看到基名如此漠視自己,陔歷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爽朗地笑了起來,「基名賢侄,難得你來我的學士府做客,月曦,你就代我好好招待一下基名賢侄,現在這麼晚了,也應該休息了,你說是不?基名賢侄。」

陔歷表面上雖然沒有露出任何憤怒的表情,但是,現在說的這番話表面上是客氣話,實際上是對基名下了逐客令,也已經表明了陔歷現在的態度。

基名爽朗地笑了笑,略微沉吟一下,看著陔歷說道:「伯父,基名此來,實在是有要事相商。」

「哦?不知道基名賢侄有何要事要和我老頭子商量?」陔歷淡笑道。

基名轉過頭,看著依偎在自己旁邊的月曦,柔聲道:「月曦,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我和伯父商量完之後,就去找你,好嗎?」

「嗯!別那麼晚,小心身體啊。」月曦雖然不願離開,但是她也知道現在自己實在不便在場,只好無奈答應。

「知道了。」基名笑道。

「爹,女兒先下去休息了。」月曦站起身看著陔歷說道。

「嗯,下去吧。」陔歷一擺手,微笑道。

待月曦轉身離開之後,陔歷的臉色瞬間變得異常難看,眼中精芒閃過,凝視著基名說道:「沒想到賢侄會對我的女兒有興趣。」

「呵呵,伯父,月曦是我們武帝王國的三玉花之一,換做任何男人都會心動,我當然也不例外。」基名早就知道陔歷會質問自己,心裡當然也早就想好了措辭。

「你究竟想幹什麼?別跟我說你是愛月曦的,你認為我會相信嗎?」陔歷看著基名冷笑道。

「既然伯父已經說得這麼白了,我也沒必要再兜圈子了。」基名說道。

終於要攤派了嗎?我倒是想看看你究竟玩什麼花樣,哼!

陔歷凝視著基名冷笑著,等待著基名下面的話。

「我想請伯父能帶領朱辰家族全力支持我巴可斯家族。」基名神情嚴肅,看著陔歷說道。

陔歷瞬即恍然,原來是這麼回事。

陔歷冷哼一聲,凝視著基名蔑笑道:「你認為我會這麼做嗎?你們巴可斯家族在武帝王國幹了些什麼,大家心裡清楚,我想,我們沒必要再浪費時間了,你請回吧。」

在武帝王國中,以陔歷為首的朱辰家族雖然是諸多勢力中的強者,但是陔歷卻一直都在以靈魂戰神馬首是瞻,對以基豪為首的巴可斯家族極度痛恨,陔歷又怎麼可能會幫基名他們呢。

基名微微一愣,他實在想不到陔歷會拒絕得這麼乾脆。

淡然一笑,基名看著陔歷說道:「伯父,你先聽我說完,你再決定如何?」

「哼!還有什麼好說的,你請回吧,還有,以後別再來糾纏我的女兒了,我是不會同意的。」陔歷冷聲說道。

說完后,陔歷隨即起身,正準備離去,但是,基名的一句話便讓陔歷剎住了身形,不甘地坐回原來的位置上。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伯父,你還以為靈魂戰神能繼續領導你們嗎?」基名冷笑著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陔歷臉色巨變,沖著基名厲聲道。

難道巴可斯家族已經對靈魂戰神下殺手了?陔歷心中忐忑地想著。

基名看了陔歷一眼,輕蔑地笑了笑,隨後淡然說道:「我沒什麼意思,伯父先不要這麼激動。」

陔歷現在已經失去了平日的冷靜,因為他知道靈魂戰神對武帝王國來說意味著什麼,這叫他如何能冷靜得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