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冷谷詢問這個問題的時候,秦奮和傲風二人對視一

眼,而後雙雙看向陳落,秦奮回應道:「這個問題有點複雜,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明白,過後我們再詳聊吧。」


因果開啟之時,很多人都得到了屬於自己的因果,陳落知道秦奮和傲風也應該沒有例外,只是二人究竟得到了什麼因果,這就不得而知,且二人與人書之間又有什麼牽連,也不知,只不過剛才從二人的眼神中,陳落能看的出來,似乎這件事還真不是一般的複雜。

……

中央學府,聚集在此的學員們有的在瘋狂吶喊著,有的在瘋狂驚呼,一個個看起來都是非常激動興奮,的確,望著雲飛揚、白劍等中央十二人傑霸主,莫問天、諸葛天邊等王座霸主,大皇子云立、三皇子云起等雲端霸主,毫不誇張的說,這方世界當今天下的風雲人物差不多全部到齊了,這怎能不讓人激動,又怎能不讓人興奮。

沒有完。

因為就在雲端幾位霸主來了沒過多久,又有兩個人出現在中央學府,是兩個女子,一個強勢霸道,一個冷若冰霜,一個是傳說中在上古時代叱吒風雲的女王雪千尋,一個是傳說中傳承於古老精靈神族的莫輕愁。

不可否認,雪千尋和莫輕愁都是今古時代的絕色女神,而且傳言當中,二人之間的關係非常曖昧,還是那種違背倫理的女女之戀,通常來說這種關係是會遭人不恥的,卻沒有人敢嘲笑這兩個女人,原因很簡單,但凡聽說過雪千尋和莫輕愁的這兩個名字的人幾乎都知道這兩個女人皆是那種管殺不管埋的主兒,這些年來說過她們壞話的人無一例外全部都死了,二女殺起人來攔都攔不住,且誰的面子也不給,的確如此,不管是中央十二人傑的人,還是這些王座霸主的人,乃至雲端的人,都被她們殺過,十二人皆和王座霸主也不是沒有出面說過情,可惜根本沒有用,該殺照樣殺,今日殺不了,明日繼續殺,但凡惹怒她們,絕對活不長。

二人的出現讓原本熱鬧的中央學府頓時安靜下來,氣氛也隨之詭異起來。

雪千尋和莫輕愁絕對稱得上當今時代的冷場王,小學員們是不敢說話,十二人傑和王座霸主以及雲端霸主也不說話,倒不是不敢,而是實在不知該和這兩位一個無比霸道一個冰冷至極的女人說什麼,一句話說白了,和雪千尋和莫輕愁說話哪怕只是打招呼恐怕都會自找沒趣,一個不好還可能丟面子,運氣不好的極有可能還會丟小命。

這一點,雲飛揚知道,諸葛天邊也知道,雲端的霸主們也都知曉,所以他們都選擇了沉默,縱然是狂傲霸道的莫問天也是如此,他們都和雪千尋打過交道,很清楚這倆娘們兒是何等強大何等的兇殘何等的冷酷。

顯然,在場的所有人似乎都不喜歡她們,不過,對於雪千尋和莫輕愁來說她們也不在乎。

詭異的沉默,整個中央學府似乎都被一層冰霜籠罩著一般,讓人喘不過氣來。

值得慶幸的是,當一個人出現的時候,中央學府令人壓抑的氣氛終於被打破了。

來人同樣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女神,正是被譽為大眾女神的夏沫。

在所有傳說中的女神當中,夏沫這個名字還是比較受歡迎的,其他女神都由於各種原因,讓人只敢仰視,唯獨夏沫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但也只是以前,今時今日的夏沫雖說不像雪千尋那般霸道,也不像莫輕愁那般冰冷,卻再也不是之前那個婉約的女神,因為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夏沫身上流露的那種浩瀚的母性光輝,這將她本人襯托的無比雍容,無比典雅。 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況夏沫還是當今時代被譽為大眾女神的存在,傾慕之人自然多是數不清,只是,傾慕歸傾慕,膽敢表白示愛之人卻是沒有幾個,儘管傳聞中夏沫婉約溫柔平易近人,可她畢竟是古老神族的傳承之人,對於普通人來說,她的身份實在太高貴,如此之下,誰又敢表白,這還只是其次,最主要的原因是,傳聞之中夏沫也是落爺的相好情人,既是落爺的女人,誰敢打她的主意?

當然,世事無絕對。

當夏沫出現的時候,就有一人公然對其示好,不是別人,正是中央十二人傑之首,被譽為今古時代第三個傳奇的雲飛揚。

「看來雲飛揚對夏沫有意思啊。」

「怎麼?難道你認為飛揚老大不夠資格嗎?哼!以飛揚老大今時今日的身份與地位配夏沫綽綽有餘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夏沫好像是落爺的女人吧?」

「早就不是了吧?誰不知道當年葬古峰問世的時候落爺當眾斷因果,斬情絲,與所有女神斷絕了關係,更何況就算是又怎麼了?落爺早就過氣了,現在是飛揚老大的天下,飛揚老大能夠看上夏沫,那是她幾輩子修來的福分。」


中央學府的學員們議論紛紛,場內,雲飛揚也絲毫沒有掩飾自己對夏沫的傾慕之情,雖說沒有當眾示愛,言語之中也透露出對夏沫的思念,唯一讓人感到遺憾的是,夏沫看起來似乎並不領情,對雲飛揚的態度也只是禮貌性的點頭示意,這不禁讓眾人疑惑,難道說夏沫還對落爺念念不忘嗎?

就在眾人猜疑之時,一道喝聲傳來。

「沫沫!」

只見一個人從紅樓裡面飛了出來,場內所有人頓時目瞪口呆,飛出來的是一個女子,而且所有人都認識她,正是白飄飄,如若只是白飄飄的話還不至於讓人眾人瞠目結舌,實則是從紅樓里飛出來的並不止是白飄飄,還有五六位女子,而且其容顏皆稱得上傾國傾城的絕世容顏,定睛一看,好傢夥,竟是葬花、御娘、古悠然、薛裳菀、黃泉。

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名字,一個個聞名天下的女神,學府的小學員們以前只是聽說過這些女神的名字,即便見也只是在一些畫像上看見過,如今一下子親眼目睹這麼多傳說中女神的真容,著實把小學員們看的徹底驚呆了,當他們反應過來后,整個中央學府一下子炸開了鍋,熱鬧沸騰起來。

雍容華貴的葬花。

嫵媚動人的御娘。

飄渺虛無的古悠然。

憂鬱完美的薛裳菀。

美艷驚鴻的黃泉。

再加上風華絕代的雪千尋。

冷若冰霜的莫輕愁。

典雅絕倫的夏沫!

學府的學員們年齡或許不大,閱歷也或許不深,自知之明還是有的,深知這些女神皆是擁有大背景大身份,自己根本高攀不起,所以也只能看看,美女嘛,總是讓人賞心悅目,更何況此間的這些美女一個個皆是當代無與倫比的女神,即便只是這樣遠遠的看著,對於很多人來說已是心滿意足了。

眾多女神的突然出現不僅讓學員們為之沸騰,也讓中央十二人傑,那些王座霸主們,乃至雲端皇族也都心動起來。

雲端大皇子云立主動與葬花打招呼,雲端大世子主動與御娘打招呼,而諸葛天邊也向薛裳菀點頭問好,席若塵與黃泉打著招呼,他們還算比較理智,中央十二人傑則就顯得就有些太過熱情,幾乎是爭先恐後的與眾女神問好。

這不禁讓人想起一句老話,天下烏鴉果然是一般黑,天下男人皆好色,這些所謂的中央十二人傑,所謂的王座霸主,所謂的雲端皇族,平時哪一個不是高高在上的主兒,怎麼今日見了這些女神,一個個都像轉了性子一樣又是打招呼又是問好的。

「這幫小崽子真是……真是他娘的……你們他娘的沒見過女人啊!這一個個的!丟不丟人!」屠老邪已然無法直視。

旁邊的魏總管有些疑惑道:「那些王座霸主的身份皆不普通,因果開啟之後,更是心智大開,他們或許我不了解,可是十二人傑心境雖說沒有達到心如止水的地步但也絕對相差無幾,根本不會為女色所動,怎的今日他們一個個都……」

「你們有所不知。」赫天涯搖搖頭,嘆息道:「葬花、御娘、薛裳菀等女的身份實在太過特殊,都與人書有莫大的關聯,他們這般主動獻殷勤無非也是為人書而已。」

「他娘的,我說呢,原來這幫小崽子心裡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聽聞赫天涯這般說,屠老邪這才明白,不屑道:「不過這幫小崽子也太不要臉了吧,一個個都是什麼德行,如果我是那些姑娘,非得唾沫星子吐這幫小崽子一臉,什麼玩意兒!」

「為了人書,這幫人還真是蠻拼的啊。」魏總管也說道:「不過葬花她們也非等閑之輩,這幫人主動獻殷勤,她們應該知道其目的吧,定然不會理會。」

「這可說不定。」赫天涯一邊望著,說道:「這些王座霸主對人書各有目的,那些姑娘也同樣如此,王座霸主們需要這些姑娘,同樣那些姑娘從某種意義上說如果能得到這些王座霸主的相助,達到目的的機會自然大一些。」頓了頓,又道:「如雲飛揚,他主動接近夏沫定然是看中了夏沫是女媧族人的身份,而席若塵主動接近黃泉,自然是看中了黃泉古老修羅神族的身份,他們的目的都一樣,皆是不想讓人書問世。」

中央學府,正門之前。

像雲飛揚,諸葛天邊、席若塵、雲端大皇子等人打過招呼后也就不再說話,

唯獨中央十二人傑看起來很不識相,眼瞧著葬花等女和夏沫都在敘舊,他們還在一旁找機會插話。

「年輕人終究是年輕人啊,中央十二人傑的表現也太過了吧?」

望著熱情到幾乎不知廉恥的中央十二人傑,神運算元天邪背後的一位老者忍不住笑了起來。

「年輕嘛?不盡然,他們不是年輕。」神運算元天邪悠然道:「十二人傑一直在接受人書之靈的溫養,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人書的強大,正因為如此,所以他們比任何人都想得到人書,中央學府把十二人傑培養成了全才,但卻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人書在十二人傑成長中的影響,毫不誇張的說,現在十二人傑對人書的貪慾已經接近入魔的程度,為了得到人書,別說現在恬不知恥的向這些女人獻殷勤,即便你讓他們趴下來舔腳趾,他們也會心甘情願!」

「天邪,沒這麼誇張吧?」

「呵呵,相信我,我說的並不誇張,你無法理解,是因為你根本不知道人書有多麼強大,如果你和十二人傑一樣體會過人書的神奇,相信今時今日你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畢竟,葬花、薛裳菀、夏沫她們的身份都與人書有著莫大的關聯,若是能夠得到她們的青睞,縱然最後得不到人書,也至少可以分一杯美羮,連我都有些心動了呢。」

這個時候席若塵突然出現在他的身旁,噙著邪魅的笑意,道:「既如此,天邪老弟為何不主動爭取一下呢,大家都想得到女神的青睞,似乎只有你無動於衷啊!」


「哈!我可沒有席兄你那麼大的魅力,而且……」話鋒一轉,天邪又道:「而且可不止是我一個,人王殿下同樣也是無動於衷。」

「莫問天?呵呵,人王殿下比我等有先見之明,早在十幾年前就開始公開向落櫻示愛了呢,儘管至今都沒有成功。」

席若塵的話音剛落,莫問天的身影憑空出現,他盯著席若塵,怒然道:「席若塵,我警告你,不要將我對落櫻的傾慕之情與你們所做的卑鄙之事相提並論,我莫問天爭奪人書,只會光明正大的爭奪,絕對不屑與他人聯手,更不會為了爭奪人書主動向女人示好!」

「你是人王,你說是就是咯,我又沒有說當年你追求落櫻是為了爭奪人書。」

「席若塵,我看你是找死!」

莫問天是一個張狂到骨子裡的人,更是一個霸道到不容任何人質疑的人,看席若塵對自己不敬,當場就要動怒,而今時今日問鼎成就血族王爵的席若塵自然也不懼他,邪笑道:「怎麼?人王殿下,你要和我動手嗎?」

「又如何!」

莫問天是誰?那絕對是說一不二的主兒,說動手就要動手,剛要來開架勢教訓教訓席若塵,這個時候又有四個人突然出現在中央學府,如果只是普通的四個人,絕對不會讓莫問天打消動手的念頭,實則是出現的這四個人中有一個是他非常非常忌憚的人。

不止是莫問天,當那四個人突然出現時,那些王座霸主們,那些雲端皇族們,那些中央十二人傑們,乃至那些女神們無一例外全部都在同一時間沉默下來。 中央學府的小學員們原本都沉侵在眾多女神的絕色容顏之中,都還幻想著做著美夢無法自拔呢,突然發現場內大家都莫名其妙的沉默下來,而且都看向學府門口,學員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張望過去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又有四個人進來了。

這四人,其中一個看起來有三四十歲的樣子,滿臉絡腮鬍,整個人顯得十分邋遢,手裡提著酒壺,喝的醉醺醺。

旁邊一人似若二十多歲的樣子,一襲黑衣,整個人看起來十分冷酷,一雙眼眸更是如鷹一般,觸及其眼神,讓人覺得自己就像獵物一樣,有種深深的危機感。

另外一人也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一襲青衣,俊逸脫塵,顯得尤為儒雅,人是,氣質是,靈息是,一雙深邃的眼眸仿若蘊含著無上智慧。

還有一人身著藍衣,看起來也是二十多歲的樣子,他既沒有左側那人冷酷,也沒有右側那人俊逸儒雅,更像一位弱不禁風的小白臉。

等等!

那個提著酒壺邋遢的大叔不是冷二爺嗎?

那個看起來弱弱的小白臉不是……不是鼎鼎大名的落爺嗎?

冷谷和陳落幾日之前曾經在中央學府出現過,所以場內很多學員一眼就認出了他們,立即引起嘩然之聲,隨之學府再次沸騰起來,其聲勢比諸葛天邊,比人王莫問天,甚至比眾多女神出現的時候還要威猛,倒不是陳落人氣高,也不是他最受歡迎,而是因為陳落的出現所代表的意義實在太多了。

其一,今古時代第二個傳奇人物莫問天,第三個傳奇人物雲飛揚都已經來了,如果陳落再出現,那麼今古時代三位風雲傳奇人物全部到齊,這是所有人都非常期待的一幕。

其二,大家都知道,落爺一直都是一個極具爭議的存在,自二十多年前從中央學府走出去以後他完全是打了一路,也殺了一路,屠了一路,也滅了一路,仔細想想,在場的不管是中央十二人傑還是那些王座霸主以及雲端皇族,這些人中幾乎有一大半曾經都被落爺毆打過,其中有那麼幾個還死在過落爺的手中。

誰都知道落爺是場內唯一一個不曾被誰取代過,也不曾被誰的光輝事迹掩蓋過的人,同時也是唯一一個同時與中央十二人傑、王座霸主、雲端皇族有恩怨的人。

當然,最後一點,也是最讓人好奇的是落爺出現,眾女神又有什麼反應,畢竟落爺和眾女神之間的那點事兒早已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熱議的話題之一,哪怕已經過去十多年,落爺和眾女神之間那點事兒仍舊被大家稱道。

「落爺和冷二爺旁邊那倆人是誰?沒見過啊!」

「你沒見過就算猜也能猜出來吧?天下誰人不知落爺有三個拜把子兄弟,一個是冷二爺,另外兩位你知道是誰吧?」

「廢話,我當然知道,一個是秦奮,一個是傲風,兩位也都是在因果開啟之時問鼎神話王座的霸主,而且還是極其特殊的佛魔雙王座!等等!你是說這二人難道就是秦奮和傲風?」

「傳聞之中,秦奮為人飄逸儒雅,而傲風冷酷無情,一看便是他們!」

陳落出現已是讓人瘋狂,再加上秦奮和傲風兩位問鼎佛魔雙王座的主兒,更是讓學府的小學員們沸騰不已,至此,今古時代的問鼎風雲的霸主們幾乎全部到齊,中央十二人傑,八位問鼎王座的霸主,雲端皇族,還有傳說中的神話女神都來了。

這絕對是一場風雲際會。


縱觀今古萬年歷史,恐怕也沒有哪一次比現在更加讓人瘋狂。

學府門口,冷谷的表情有些驚愕,雖說早就聽陳落說這裡會聚集著不少人,但親眼看見這麼多熟人還是讓他大感吃驚,甚至有些不自在,要說他在世界上混了二三十年大小世面也經歷了不少,可這一次卻是不同,這些人畢竟都是當今世界的霸主,冷谷很清楚自己在這些人面前是多麼渺小。

他是如此。

傲風那張冷酷的臉上和往常一樣看不見任何情緒色彩,冷冷的盯著。

而秦奮亦是蹙著眉頭,表情有些嚴肅。

說實話,別說冷谷有些驚愕,陳落心裡也是如此,望著對面這些人,有曾經的敵人,有曾經的故人,也有曾經的情人,他習慣性的將胸前敞開的衣扣重新繫上,笑道:「今兒個看起來挺熱鬧啊!」

令人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沒有人回應他,哪怕一個也沒有,所有人不管是他曾經的朋友,還是曾經的敵人,乃至曾經的情人全部都用一種很複雜的眼神盯著,有謹慎,有忌憚,有嚴肅,有憤怒,有仇恨……

這多多少少讓陳落有些尷尬,他又揮揮手向眾女神打了個招呼:「美女們,這麼快又見面了哈!」

依舊沒有人理會她。

葬花是、御娘是、薛裳菀是、夏沫也是,所有女神都只是望著,就像沒有聽見一樣,沉默著。

這個時候不止陳落一個人感到尷尬,連同他旁邊的冷谷都有些臉紅,故作撓頭的姿勢低下頭,秘密傳音道:落爺,你就別假惺惺的和人家打招呼了,都沒人搭理你好不好,怪丟人的。

陳落本來不是一個好面子的人,可是被冷谷這麼一說,突然覺得好像還真挺丟面子的,好在這個時候終於有一個人站出來主動與他打了一聲招呼。

「落爺,好久不見。」

打招呼的是一個鶴髮童顏的俊美青年,正是雲端三皇子云起。

「雲起啊!別來無恙!」

陳落重重的點頭,投過去一個很是感激的

眼神,莫名的,他突然有些感慨,覺得自己好歹也是在這個世界上混了二十多年,混來混去,混的不受歡迎也就罷了,到最後還混的四面楚歌,處處是敵人,即便有一個人跟自己打招呼,也是一個不知是敵是友只見過一次面的傢伙。

除了雲起,再也沒有人出來與他打招呼,陳落感嘆道:「頭一次發現老子做人竟然這麼失敗。」

秦奮和傲風沒有說什麼,冷谷回應道:「得了落爺,你也不看看這些人是誰,哪一個當年沒有挨過你的打,今兒他們沒有一起動手群毆你已經給足了你面子,就知足吧。」

陳落斜了冷谷一眼,懶得搭理他,直接走過去,向赫天涯等人打招呼。

要說還是感覺屠老邪和自己親,儘管每次見到屠老邪這個傢伙嘴裡都是罵罵咧咧的,可陳落打心底里喜歡這個口無遮攔的老頭兒,還沒聊兩句,一個手持拂塵的中年男子從天而降,見到這人,以雲飛揚為首的中央十二人傑立即行禮喊道:「見過太上長老。」

中央十二人傑行禮,在場的所有學員也都低頭行禮,包括一些學府大佬也不例外。

這被稱為太上長老的中年男子面帶和善的笑意,周身光華繚繞,目光在八位王座霸主,雲端皇族,以及眾女神身上一一劃過,而後落至陳落身上,深深看了一眼,說道:「諸位,請。」 這位從天而降手持拂塵的中年男子正是中央內院的院長,文千秋,同時也是學府的府主之一,如若只是僅此還不至於讓學府一些大佬乃至中央十二人傑對其行禮,實則此人還是中央內閣的太上長老。

他出現之後很直接的向眾人發起邀請,場內不管是那些王座霸主,還是雲端皇族以及眾女神們都沒有猶豫,跟隨文千秋離去,他們今日之所以前來皆是因為人書即將重組完成,中央學府真正的主宰者內閣之人出面邀請,並沒有人感到意外,他們都任何一個人都能意料到,而且內心也都知道中央學府的目的,包括陳落也一樣。

望著大家跟隨文千秋離去,陳落看了看秦奮、傲風、冷谷,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點點頭,而後陳落又發現赫天涯三人似乎沒有進去的意思,隨口問了一句:「你們……」

赫天涯只是微微搖首,魏總管唉聲嘆口氣,屠老邪撇撇嘴,謾罵道:「落小子你們進去吧,老子們和中央內閣不對盤,看見他們就噁心,等你們出來陪老子喝酒!」說罷,屠老邪連頭也不回的直接離去。

「小落,不要聽老邪瞎說,你們快進去吧。」

赫天涯也督促道。

陳落點點頭,什麼也沒有說,轉身離去,冷谷在一旁發著牢騷,道:「府主和老邪他們好歹也是學府的大佬吧,這些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怎的這次這麼大的事情,內閣竟然不允許他們參與?這也太欺負人了吧。」

「人書之事牽扯眾多,誰也不知究竟會發生什麼後果,赫府主和屠老邪他們不參與此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件好事,至少,對他們來說是這樣。」

秦奮絕對是四人之中最博學最聰慧最理智的一個人,他分析問題往往會從全方面客觀的考慮,這一點連陳落都自愧不如。

「聽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有點害怕啊,按理來說我對人書沒有興趣,而且也沒有資格去爭奪,你們說我是跟著你們進去還是在外面等著?」

這個問題不管是陳落還是秦奮還是傲風都沒有回應,因為他們都知道冷谷也只是說說而已,如果不讓他進去,以這廝的脾氣說不定會翻臉不認人。

「那你不要去了!」冷酷的傲風冷冰冰的留下一句話。

「靠,我只是說說罷了!」

果然,冷谷當場就不樂意了。

四人一邊隨意聊著,沒過一會兒,跟著文千秋走進一座大殿,進入大殿之後裡面別有洞天,確切的說進入一個非常神奇的地方,這裡沒有天空,沒有大地,也沒有黑暗,只有光明,而且還是尤為純凈的光明,當空中儘是迷霧,如同仙境一般,給人一種非常空靈非常愜意非常舒服的感覺,就像失散多年的兒子回歸母親的懷抱一樣,有種非常非常濃郁的親切感。

對!

就是這種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