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格傑這時大聲道:「跳躍要開始了,大家都坐好吧。」

跳躍?

秦寧這才明白過來,這次的行程其實很遠,還需要進行一種飛行器的跳躍,這是一種高科技的內容,看來跳躍比起傳送更加具有穩定性。

聽到要跳躍了,大家都盤坐下來,每一個人的神情中都透著凝重。

秦寧也同樣盤坐下來,第一次跳躍,他不知道這次的跳躍到底會不會有混沌能量的生成。

…..第五更我先更了,大家跟上!!! 整艘飛行器突然間有一種停滯的感覺,隨之一振之後,秦寧就感覺到自己進入到了一個非常特殊的空間。

心神中充滿的是一種孤寂,毫無生命的氣息。

沒有混沌的能量!

秦寧的納能訣已經展開了,但是,這空間太沉寂了,根本就沒有任何混沌能量的到來。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空間呢?

不過,雖然沒有混沌的能量到來,秦寧還是發現這裡面充斥著的是一道道有別於混沌能量的強大能量流。

難道這空間是一種另類的空間,與自己所在的空間平行?

經過了許多的教育,秦寧的思維是開放的,對於這裡發生的事情就有了太多自己的想法。

試著用納能訣把這些能量抓取了一些進入自己的體內時。

隨著那些能量的進入,秦寧的臉色就是一變。

轟轟轟!

太暴烈了!

這完全就是一種充滿了暴烈氣息的能量,一進入到了秦寧的體內之後,就與秦寧的體內混沌能量展開了一種搏殺。

納能量吸納能量是一般吸納的無數倍,秦寧一個不注意,體內吸納的能量就太多了,那麼多能量的進入,又與他本身的能量產生了衝突,這下子就要命了。

啊!

就在那能量進入秦寧的體內正在搏殺時,秦寧就聽到不少人慘叫起來。

睜眼看去時,好多人早已臉色發白,苦苦的掙扎著。

「忘了說了。這跳躍過程最好別吸納能量,那種能量是域外能量。吸得少只是一些痛苦,吸多了的話會要命的。」

皮格檔這時卻是淡然說道。

雖然這樣說。皮格傑卻是認真觀察著大家的情況,他知道大家只是短暫的吸納,應該不至於出事。

秦寧一看皮格傑那樣子就明白了,這小子估計早就知道這事,有意看大家笑話,當然了,也有可能就是想借這事讓大家明白鬍亂吸納域外能量也是有害的。


這次應該不是到域外啊!

有人就問了起來。

就在這時,那飛行器轟然中衝出了這個空間,然後就出現在了一處星空之中。

「好了。這次跳躍結束,我們還得有三次跳躍就能夠到達目的地。」皮格傑又說了一句。


沒有人去聽他講事,大部分人都苦苦的與那吸入體內的能量抗爭著。

雖然大家吸得不是太多,但是,這種能量與自己體內的混沌能量完全就是一種排斥的關係,只能是儘力的排除它們。

秦寧也同樣,納能訣太強了,吸入的這種能量太多,一時之間陷入到了非常危險的境地。

秦寧的體內現在完全就是戰場。無處不在的戰鬥在進行著,那些暴烈的能量與秦寧的混沌能量完全就是一種敵對的形式。

怎麼辦?

秦寧這時有些頭疼起來,再這樣打下去,自己的混沌能量都得消耗一空。

體內就如同洪水來肆虐!

神識不斷的觀察著那些能量的情況。秦寧還是有一個發現,無論那能量多麼的強大,面對著自己的身體時。卻是會被擋下。

自己的身體也是能夠擋下的?

到底是什麼原因呢?

再對自己的身體細細的察看之後,秦寧就有一種發現。自己的身體在融入了息壤之後,現在完全就是得到了改變。那種能量應該就是被息壤擋了下來。

也許不必要完全的排斥這種能量!

秦寧突然間有了一個全新的想法,假如自己的身體真的能夠擋住這種能量的話,利用這種能量來對敵人進行攻擊的話,產生的攻擊力是出人意料的,也許就能夠取得特殊的功效。

想到這裡,秦寧向著這裡的人們看了看時,已是從戒指中拿出了一些息壤融入到了自己的體內。

隨著那些息壤的進入,秦寧先是在自己的一個大穴進行了開闢之後,裡面就形成了一個息壤壁。

反正自己的息壤足夠多,到也不擔心息壤不夠。

隨著那息壤壁的形成,秦寧就把那些正在與自己的混沌能量戰鬥著的域外能量引導著進入到了那息壤辟構成的大穴。

果然,隨著那些域外能量的引入,秦寧就發現自己的體內那種搏殺變得越來越弱。

再看看那大穴裡面時,息壤真的是一種特殊的物品,把那些能量完全封在了那大穴中。

再試著引暴那些域外能量時,讓秦寧吃驚的是域外能量這時卻是變得溫順了起來,並沒有再有那暴烈的情況出現。

會不會吸納多了之後產生後遺症呢?

又研究了一陣,秦寧並沒有發現這後遺症的情況。

還得開闢一個攻擊的通道!

秦寧又用息壤在自己的手部到那大穴之間開闢了一個專供域外能量出去的通道。

剛剛做完這事,秦寧就感覺到一股驚天的氣息順著自己的手臂一涌而出。

轟!

整個的飛物器就震動了一下,被秦寧的這道能量轟得不停搖晃。

「什麼情況?」

皮格傑本來閉目調息,聽到聲音就睜開了眼睛。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秦寧。

再看看那轟擊的地方時,皮格傑吃驚道:「你把那域外能量排出來了?」

他也是一個厲害人物,一眼就看出了一些不同。

「是的,好厲害的域外能量!」

秦寧裝做吃驚道。

皮格傑臉上仍然充滿了一種驚奇之情,向著秦寧看了又看,嘆了一聲道:「你厲害!」

那體內的所有域外能量竟然就這樣完全的排了出去!

秦寧這時坐在那裡就開始思考起來。

也許自己可以在手中設置一個開關什麼的,有了開關,自己就完全可以運用這種能量了。

這時,那些掙扎著的人們都吁了一口氣,有不少人終於也把那些域外的能量磨光。

「域外的這種能量很厲害,以後你們知道了,別輕易吸納這種能量,這也就是我們的人與域外之人作戰時無法持久的一個關鍵。」

皮格傑看到越來越多的人已經恢復了一些,這才說了一句。

說完這話,皮格傑也不再管大家了,自己盤坐在那裡再次閉目調息起來。

經過了這樣的一件事情,這上百的人都不再說話,趁著有時間,大家都閉目開始調息起來。

有太多的人因為要用混沌能量與那些域外能量交鋒,混沌能量消耗得太大,大家急於補充這種消耗。

秦寧這時卻是彷彿一扇大門打開了似的,開始研究起這種存儲的情況。

息壤是可以讓自己的各大穴形成一個個的容器,只要息壤存在,自己的那些大穴就不僅只能是存儲混沌的能量,其它域外的能量其實都是能夠存儲的。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就算是到了域外也並不必擔心能量的消耗,甚至還能夠就地取用域外的能量。

現在有一個問題了,就是息壤會不會突然間消失的問題,萬一自己的大穴中吸納了大量的能量,息壤卻是被自己融化了,那麼,會不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這想法只是閃了一下之後,秦寧就發現自己的思維出了問題,息壤對自己的身體完全就是一種改造,既然是改造,為何不幹脆用息壤來進行全面的改造,讓自己的身體產生一種變異,只要身體產生了變異,自己的身體就完全可以靈活的運用域外的能量。

每一個人都在閉目調息著,飛行器在靜靜的飛行,進行空間的跳躍需要進入某一些節點才能進行,是有著自己的航路,大家都不急。

看到大家的情況,秦寧也下了決心,趁著這個機會,乾脆更多的融入息壤,對自己的身體進行一些改造好了。

五禽戲是一種非常特殊的修鍊方式,秦寧在大量的融入了息壤之後,那體內的五禽已是快速的行動了起來,整個的身體彷彿在進行著各種的塑造。

秦寧完全沉入到了這種改造之中。

又進行了一次跳躍秦寧也沒有醒來,在這次跳躍之後,大家也開始活躍起來。

「只要不吸納那種能量就沒事!」

一個明顯也就是第一次玩這種跳躍的人嘆了一聲說道。

「是啊,只要不吸納就行了,上次虧了,我服了不少丹藥才恢復過來。」

大家在那裡進行著議論。

「我有意不提醒你們,就是希望你們能夠通過這事知道域外能量的可怕,免得以後一個不注意就出了事情。」


皮格傑微笑著說道。

「多謝了,要不是經歷過這事,真的到了域外吸納的話,那就將是要命的行為。」

大家紛紛感謝起了皮格傑。

皮格傑笑了笑道:「大家抓緊時間調息,再一次的跳躍結束之後,我們就將進入到伏龍城地域,大家可能不明白,伏龍城如果說是一個城的話,那就是一顆星球的城市,那是一顆很小的星球,我們需要在那裡守護一段時間,希望運氣不錯,大楊國不會在這個時候進攻。」

說話間,大家再次沉入到了修鍊之中。

皮格傑的目光這時也投到了閉目中的秦寧身上,他感覺到自己對於這個年輕人有些看不明白了。

這個藍星人真的特別,除了第一次跳躍結束之後排出了能量之外,還真是沒有其他的動靜。(未完待續。。) 「準備,再次傳送開始!」


皮格傑大聲說了一句之後,就見那飛行器已是震動起來。

秦寧這次已經用息壤把自己的身體完全進行了一次重新的塑體,心中對於既將進行的納能也充滿了一種渴望的忐忑。

不知道是否能行?

納入大量異域空間的能量,這種能量到底對自己會不會產生危害。

還有就是擁有了這樣的異域空間能量,在對戰時激發出來的話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結果?

也來不及多想,就見那飛行器早已進入到了異域的空間。

納能!

秦寧的納能訣這時已是運轉了起來。

這次秦寧也早有準備,納入的能量就朝著幾個專門的大穴而去。

這次秦寧的想法就是在自己的左手上開闢幾個大穴作為存儲之地,能量都向著這裡面而去。

做這事時秦寧也有自己的考慮,如果出現了意外,就斬斷了左手,拋掉那些能量。

反正築基之後,修真者只要不死,自己身體的修復都是能夠進行,到時重新生長出一隻左手就行了。

整艘飛行器裡面的人們都在靜靜調息,並沒有人發現秦寧的情況。

秦寧發現這次進入到自己手上大穴中的能量太濃郁了,也太豐富,很快,一個個的大穴已是注滿了這種異域的能量。

果然與自己的能量隔開了,應該並不會有衝突!

看到這情況,秦寧的心中也多少放心了一些。

可是。就在秦寧剛剛放心時,那一直盤於自己的丹田並沒有任何動作的虎形之體已是突然間有了動作。

只見那巨虎已是大嘴一張時。那湧入的能量竟然一改方向,朝著那巨虎而去。


不好!

秦寧一看這情況。心中早已大驚。

這次納能訣完全放開,整個的體內已經有了龐大的異域能量,那巨虎這時又是那麼大肆的吸納,這樣下去,問題肯定太大了。

巨虎在大力的吸納著能量,涌涌不斷的異域能量向著巨虎的體內而去。

息壤到也盡職,一直都隔離著這些能量,隨著這些能量進入到了丹田的巨虎中。

要不是有息壤的幫助,秦寧都不知道會不會又要展開一場更加猛烈的戰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