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從大地上竄出三條樹根,淳樸無華,但速度卻極快無比。

「噗」

一條樹根非常刁鑽與鋒利,如閃電般速度,直接洞穿了妖狼王的腦袋,另外兩條困住了那對雙翼,狠狠地板在了地上。

「轟」

泰坦巨猿震怒,衝過來直接大拳如山嶽砸下,將妖狼王的腦袋轟個爆碎,腦漿鮮血迸濺,直接斃命…

三條樹根將妖狼王的魔核取出,便沒入了地底,不再出現。

「太可怕了,這老樹比老身想象得還要難以對抗,再來兩頭妖王都不見得討到什麼好處,少主,我們還是離去吧。」雲層上,斗篷老人心有餘悸。

最後,那魂楓也是按耐下了斗戰的熱血,選擇了離開。但離去時,並在心裡默念,日後他一定奪取樹王之心。

於此同時,在荒林的另一邊。

一個魁梧的少年站在大樹末梢上,肩頭扛著一根鐵棍,他警覺的看了看北部,冷笑道,「看來,黑魂宗的天才也出來煉歷了,嘿嘿,別讓本神子碰到,不然砸成肉泥。」

此時,在大湖之上,籠罩的綠色陰霾還沒有散開,時間一直持續了兩個月。

這期間,倒也沒有其他妖王前來攻擊,因為那頭雙翼妖狼王就橫屍在大湖傍,起到了一種不錯的震懾作用。

在保護罩的內部,一口巨大的妖龕懸浮在空中,幾條藤條緊緊的捆住,絢麗的綠茫不斷湧入妖龕之中,讓妖龕變得越發的神秘起來。 兩個月的時間如水流,一切都是悄無聲息,恍惚地就飛過去了。

經過了兩個多月涅槃,葉凌的新生肉體已經基本完成重鑄。

妖龕落地,混沌與秩序在交織變化著,妖龕通體密布著一個個閃烙的刻印符文,樹王收回了幾條藤條,緩緩收回了茂密的樹冠上,剎那消隱不見。

與此同時,在樹王周邊以及附近大湖籠罩的光芒,頃刻間全部消散了。

「嗡」

妖龕輕震,突然「哐噹」的一聲,上棺蓋被打開了,從妖龕中衝起一道絢麗的通紅霞光,有好幾丈高,彷彿是羽化飛升之勢。

這時在妖龕的邊緣,一隻小手突然探了出來,很嫩很白,皮膚上流轉著火紅的靈力,隱隱之下還掩藏著繁奧的紋絡,小手穩穩地捏緊著那漆黑的邊緣,隨後一個小腦袋露了出來,兩隻清澈的眸子好奇的打量著周圍的環境。

「唔…這裡便是天堂麽?」

然而此話剛剛一脫出口,那雙清澈的眸子頓時瞪大,像是被雷給劈到,瞳孔里滿滿的沖訴著震撼,濃濃地不可思議一襲心頭。

「我告非,怎麼會變成這樣?」稚嫩的聲音突然在這島嶼上傳開,幾乎是吼著出來的,像是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驚訝般。

葉凌蘇醒過來,可突然發現,發現自己的歲數貌似縮水了??…

葉凌驚恐萬分的看了看身體,摸了摸臉蛋,然後小嘴裡又忍不住大罵一句,「我告非大爺的。」

如今的他,竟然和一個七八歲左右的孩童差不多?

葉凌滿腦子的一陣黑線,他很無語,難不成死後升天要變成這副奶氣的模樣?這他娘的老天這是在整他吧?

「你體內的實力,全部封印,待你重煉肉體至強,便可破開封印,一舉突破化靈境,凝聚靈器,結出神印!」

在葉凌滿腦子的黑線和一大堆的問題時,樹王向他傳音道。

「誰在說話?」葉凌腦神經一震,慌亂地環顧咯一下四周,旋即看到那日熟悉的大樹,他小嘴微微張合,之後確定了是樹王沒錯。

葉凌稍了梢頭,旋即問道,「該不會是你在說話吧?」

在他心裡一陣的嘀咕,完了完了,連樹都會講人話了,自己多半是被那天劫雷給劈掛了……

「不錯,是我。」老樹王簡單輕語地回答。

然後樹王有說道,「你沒有死去,而是得到造化,涅槃重生了,記住我前面說的話,只有將你的肉體修鍊至強,才能衝破我在你體內設下的封印。」

「如今你的新生肉體得到了一場造化,只要你將肉體lianzhi最強,凝結神印成功之後,你體內的神級血脈也隨之復甦,到時你便能擁有強大的實力,堪比聖子級別人物。」

得到這顆大樹的提醒,葉凌心裡也是著實鬆了一口氣,但是內心還是免不了颳起一陣滔天巨浪,「聖子級別啊……看來這次他倒也因禍得福了。」

「這場造化真給力,但是不過,這肉身返老還童了不成?小陳這般模樣,走出去還聖子級別呢?小聖子吧……」

吐槽了一陣后,在妖龕之中,葉凌又是發現了浩宇留給他的靈識信息。

他輕咦了一聲,然後小手觸碰了那一縷金色的光點。

「嗡」

這時,在葉凌的腦海之中,徒然湧進一股信息量。

在他渡劫之後發生的一幕幕,頓時在他的腦海印象中給依次展現了出來……

二神子低辱葉家,奪取大鼎,浩宇大戰神朝,等等地一幕,全部在葉凌的腦海里閃現出來……

許久,葉凌也明懂了過去發生大概事情,這才慢慢地從那靈識印記中退了出來。

這時他那雙掌已經被緊緊的捏起,虎口處被捏得蒼白。然而細節之處,那股連他都沒有注意到的巨力,卻幾乎可以攆爆厲害妖獸的堅骨……

過去的發生事情,全部被葉凌所知,他臉色露出可怕的神情,「大夏神朝,二神子,聖域之戰麽?我一定把你打扒下!」

然後他轉身,問了問遮天蔽日的大樹,道,「樹王,我涅槃了多久?」

樹王回答,「兩個多月。」

「你還是儘快將肉體重煉至強吧,我準備沉入湖底三個月,這三個月日子你要靠自己。」

葉凌點了頭,最後便跳下妖龕,將空間石盤,碎靈梭抓在手中后,便要離開了島嶼。

目光落在這口漆黑的妖龕上,葉凌心頭默念,還是將它帶上吧,搞不好關鍵時刻還可以拿來防身。說干就干, 重生之嫡女禍妃 ,口中默念這密語。

「嗡」地了一聲輕鳴,妖龕迅速縮小,被葉凌小手抓在手中,然後……光著身子,小腳丫輕踩落葉,屁顛屁顛的走到岸邊,直接噗咚地跳進水中。

在他游到對岸后,回頭看去,樹王茂密的樹冠散發出氤氳的綠光,照耀了那落地生根的島嶼,最後緩緩地沉入了湖底深處。

葉凌收回目光,在腦海里閃過樹王交代的話語,一定要儘快地將他本身的肉體煉至最強,才能衝破他體內的封印,獲得力量。

力量是生存的最重要保障,尤其是在這危機四伏的荒林中。

同時,在這三個月時間裡,他還要靠自己在這危機四伏的荒林之中活命,隨時還要應對一切可能發生兇險的事情。

葉凌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目光落在了早已經透的雙翼妖狼王身上,旋即淡笑一聲,「妖王級別的都掛了,這樹王真牛逼!」

然後他兩眼放光,覺得那狼皮不錯……而今他現在身上一絲不掛的,正好拿來遮遮羞,那也總比光著屁股在這大荒林之中行走的好。

因為這頭雙翼妖狼王的肉身強大,雖然時間過去兩個多月,但它血肉並沒有腐爛惡臭的現象。

葉凌將碎靈梭抓在手中,嘴角笑了笑,然後做起了一件人神共憤的事。

那就是牛逼的葉凌哥,拿著仙器碎片當小刀使用,此刻競拿來剝狼皮……


若是讓浩宇知道,多半會是滿腦子黑線……

葉凌將一小塊遮在身上后,其他的狼皮一併丟入妖龕之中。

狼皮套在身上,那些新生的似乎很嫩白,配合著這狼皮套在身上,顯得有些不太對調多少……

其次葉凌又將深插沒入山體中的妖豹骨刺,兩手用力,直接給拔了出來當做防身武器用。

但是葉凌並沒有立刻離開這大湖,而是選擇在附近安頓了下來,打算先慢慢的適應新環境后,在具體深入撞盪。

「必須要在兩個月內重煉完肉體,芊兒的時間恐怕不多了。」葉凌輕語。

在這龐大的湖中,放眼過去,一片波光粼粼,宛如明鏡。

這時一道晶瑩的光澤閃入了葉凌眸中,令其嘴中輕易一聲,他發現那是金色的魚鱗反光。

「哇喔?居然是金鯽魚!」葉凌這驚訝。

這種魚非常的珍貴,它的血肉幾乎堪比天材地寶,對於肉體強化有不小的功效。特別是對於煉體階段的小輩,食用了這種魚肉,可以大大提升肉體的強度,而且味道也是極為的肥美……

金鯽魚太稀有了,若是放在外面,定引起一陣哄搶,一頭便可賣出一百萬的靈寶丹不止啊……

葉凌一下子雙眸就火熱了,嘴角不斷地舔舔,在那水面上,又是浮現出了許許多多的魚鱗翻影……

「他娘的……大爺發了!」 平淡過往


噗咚一聲葉凌縱身跳入湖中,沒過多久一條比他身體還大出一倍的金鯽魚被他丟上了岸上……

隨後葉凌也嘿嘿地跳出水面,又拿出碎靈梭,做出了人神共憤地事,拿來當做小刀使用,簡直殘暴天物。

將這條巨大的金鯽魚開膛破肚,清理乾淨后,當晚就開始了烤魚大晏。

在一片漆黑幽暗的大荒林中,一小堆的篝火燃燒跳動,架在烤夾上的大魚被下方的大火翻烤著,金色的油脂晶瑩無比,一滴滴的落在篝火中,肥美的魚肉大塊大塊的綻開,向空氣中飄去一陣陣噴香,看了只讓人口水直流……

因為有了雙翼妖狼王的橫屍在地,起到了一個不錯的震懾作用,一些強大的妖獸也是不敢輕易地靠近。

而我們的葉凌哥也正因如此,這才敢這般肆無忌憚的在大荒林之中悠閑的烤魚。

以妖獸那靈敏的嗅覺,多半聞到了這股令人瘋狂的魚肉噴香了……若非有雙翼妖狼王的屍體做震懾,不然早就撲殺過來了。

然而葉凌這樣「幸福」生活也是安然的度過了三天,白天摸入森林,晚上烤魚大晏,日子過得自在得要死。

這三天兩頭的荒林生活,葉凌的皮膚這不再那麼白嫩,已經慢慢的轉向銅膚色。此時配上那一身的狼皮,看起來簡直就是完美的小野人……

不過在第四天的時候,他也是快摸清了這大荒地一些地方,那裡危險和那裡安全,他腦海里大體都有了一定的印象。

「是時候到外面去撞撞了,」看了看那一堆快磊成小山的魚骨,葉凌笑了笑,吃了這麼多的金鯽魚魚肉,他的肉體也是日復一日的慢慢增強了不少。 那一根兩米多長的骨刺因為與葉凌的身體比例實在超出太多,所以他倒也乾脆扛在了肩頭上,但是嘛…左看右看,還是覺得極為的不協調,特別的彆扭…

這時,他又重新跑到了雙翼妖狼王的屍體旁邊,把目光轉向了那四肢的暗黑油量利爪。

「這頭雙翼妖狼王的實力極為恐怖,這利爪定是不錯利器。」

但那暗黑油亮的利爪與妖狼王的肉體連在一起,就算是一般的闊劍也是極難將爪子從四肢上斬落下來。

但對於葉凌,卻並不難,他二話不說,直接掏出碎靈梭……嗯,雖然有些人神共憤,但他還是埋頭開工做了起來…

不久,葉凌便成功的取下了十二根成人拇指大小的黑色利爪,他嘿嘿的笑了笑,便毫不猶豫的將他們竄連了起來,直接當做腰帶圍在腰間,勒緊了那有些寬鬆的狼皮…

「嘿嘿。」葉凌得意的笑了笑,這利爪若是加以磨鍊,指不定可以成為一宗可怕的寶器。

收好了這些利器之後,葉凌的小眸子瞬間有些失神了,靜靜地凝視著這頭妖狼王屍體,似乎在想著什麼…臉色也是難看了起來。

倘若有人在此看到這表情,不懂地還以為他有什麼大事了。而葉凌地下一句喃喃話語一定會讓人石化,瘋狂,還有鄙視……

「唉,不過可惜了這妖狼王的寶肉了,若是食用定可以進一步的強化肉身。放置空氣兩個多月都不見腐爛,可見這是塊寶肉啊,但如此長的時間裡,肉里的精華已經消散了。」葉凌輕嘆,要是他早一點涅槃成功,這妖王的寶肉定要下他肚子的了…

娘的…他沒有什麼大事,這是在想著吃啊…這不免讓人有些無語了。

不過葉凌的這個想法也只在他腦袋裡想想,而若是傳進外人耳中,定引起一陣吐槽,這簡直太人神共憤了,畢竟誰他娘的那麼膽大敢吃妖王血肉啊?

再說了,這頭雙翼妖狼王可是純種的太古異種啊,它的凶名可不比這泰坦巨猿這頭霸主弱上多少,就算真的給你端來寶肉,你敢吃嗎?

雙翼妖狼王,說出來不嚇掉你的魂都不錯了,你還敢食它肉?

而除了葉凌哥這樣牛逼的人物之外,幾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吧…

葉凌一步蹦跳而起,直接站在了妖龕上,雙目澄清,眨巴眨巴地眺望著遠方。

惡魔總裁的誘寵 ,而剛開始新生的軀體,體內的經脈還很脆弱,而食用了金鯽魚的肉后,那些堪比天才地板的精華融合進了他的經脈,骨髓之中,令這兩種都變得更加堅韌了許多,而且筋骨也是提升了一個檔次。

「今天就從那座黑巨涯開始吧。」葉凌的目光落在遙遠地東南部方向,那裡正有一座巨大山崖,通體黑色,是一座黑岩山體。

那做巨涯距離這大湖也有十多里路,也說不上遠,雖然一路上可能有危險出現,但是經過這幾天的計算和計劃,他也差不多摸清了那一段,若是小心一些,倒也可以避開一些強大的妖獸。

說干就干,葉凌躍下妖龕,口中喃喃念著密語,妖龕化作成了一口小棺材,…如同板磚大小般被他抓在了手裡。

葉凌身形掠動,從大湖岸邊向黑巨涯的方向狂奔而去,在地上騰起一陣陣的黃塵。

葉凌如今身材雖然短小,但他的速度卻很快,肩頭就扛著一根兩米長的巨大骨刺,一路狂奔在這大荒林之中,一路下去,黃塵滾滾,放眼過去,怎麼看都覺得有些瘋狂的味道…

這一路上,葉凌的速度隨著深入,也是驟然地慢慢減下。

這一路上,葉凌也是大大小小的遇到了不少的妖獸,但是毫無例外的全部都被嚇跑光了。

原因就是葉凌身上遮羞用的狼皮,可不是什麼普通的獸皮,而是強大雙翼妖狼王的真皮呀…

所以不少的妖獸碰到葉凌后都選擇避開,甚至有的大老遠的感覺到雙翼妖狼王的氣息迫近,直接抽身飛退跑開了。

不過也託了這狼皮的功勞,倒也給葉凌省去了不少麻煩。

發現這一好處以後,葉凌也稍微地放開了一些手腳,短小的身板再次提起了一些速度,像一個小野人般在這荒林中穿行。

雖然體內沒有任何的靈力,但是以他現在的體質卻超乎的強橫和精鍊,尤其是吃了很多的金鯽魚魚肉之後,它的肉身正慢慢地變得強橫。

在行徑了一會兒后,葉凌選擇停留了下來稍作消息,將巨大骨刺輕靠在一塊大石前,目光眺望著那做黑色的巨涯,口中喃喃自語,「按照樹王的要求,將肉體重煉至強,也分有十重境,前面吃了那麼多的金鯽魚,而今我應該有兩重境了吧,還剩下八重境呢。」

稍作消息后,葉凌繼續深入。


在安然的經過了幾處危險的區域后,葉凌終於站在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巨涯下,他抬頭仰望而去,不覺驚呼,「真高啊…」

砸了咂嘴,葉凌將巨大骨刺插在了地上,精小的妖龕也放在了旁邊,不過以它的重量,足以把虛空碾碎崩潰,所以他並不擔心這口大妖龕會丟掉。

葉凌小手有些臟,小臉上也是髒亂,看起來與真的小野人沒區別,且全身上下都透出一股蠻野的氣息,然而就在他準備開始攀爬時,在他身後突然一股冰寒,似乎是凶物盯住了一般,令他全身感到一陣陣地發毛。

在深幽林間灌叢中,不知是哪一個方向,葉凌總覺得有雙深邃可怕的眸子在盯著他。

「看來這狼皮並不能完全的震懾一些厲害的妖獸。」葉凌輕語,眼中卻早已湧上了凝重之色。

現在他除卻肉身強大以外,並不能施展靈力,若是遇上強大的妖王,他今日恐怕有大麻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