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他的聲音剛落下不久,那天空上,突然有著奇異的聲響傳出,無數九天閣弟子驚異的抬頭,只見得那瀰漫了千里的靈力雲層,竟是在此時緩緩的扭曲了起來。

一縷縷奇特的光束,穿透雲彩,照耀下來,而凡是被這般光芒照耀的人,神情皆是有些恍惚,體內的靈力,竟然是悄然的膨脹了一些。

「輪迴之光。」

不遠處山峰上的神炎至尊望著那些光束,眼神微微一凝,而後視線投向冰罩籠罩的山峰,這古諺,終是踏出這一步了啊。

「踏入了輪迴境,倒也算是夠資格躋身晉入頂尖層次了。」


神炎至尊自語一聲,旋即他眉頭突然一皺,手掌輕輕的撫著胸口,眼中掠過一抹陰沉之色。

「這些傢伙終於動手了啊。」


轟!

獨家寵婚:軍長大人太野蠻 ,下一刻,一道巨聲響徹,眾人便是駭然的見到,那雲層竟是被生生的撕裂而開,一道千丈龐大的靈力洪流,猛的傾瀉而下。

靈力洪流,如同自九天之上行垂掛而下的瀑布,帶著一種驚天動地的聲勢,降臨而下,最後在無數道駭然的目光中,落自那冰罩之上。

咔嚓。

堅固無比的冰罩,在此時卻是瞬間崩潰開來,冰屑四濺。

那距此處不遠處的炎兒見到冰罩破裂,臉色頓時微變,纖細小手一握,便是有著黑光流轉而開,不過在其要出手時,一隻冰涼的玉手卻是將其握住阻攔了下來。

「這是衝擊輪迴境必須要經歷的,外人幫不得,否則於他有弊無利。」唐舞兒道。

炎兒聞言,這才輕咬著嘴唇,有些擔憂的望著那座山峰,那種可怕的靈力衝擊實在是有些可怕,也不知道古諺能否承受得住。

冰罩破碎,無數道目光望去,只見得那盤坐在山峰之上的那道削瘦身影也是在此時站起了身子,他望著那降臨而來的靈力瀑布,臉龐上卻是沒有絲毫的懼色,黑色眸子中,反而有著一種狂熱在涌動。

嗡。

古諺身體微微一震,只見得一圈巨大的黑洞,自其頭頂上方浮現而出。

靈力瀑布降臨而來,最後狠狠的衝進那黑洞之中,那般可怕的衝擊,即便是那黑洞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古諺的身體更是猛的後退一步,體內的臟腑彷彿都是被衝擊得移了位置。

不過這般時候,他也是明白,萬不能有絲毫的退縮!(未完待續。。)

… 黑洞旋轉速度驟然加快,吞噬之力運轉到極致,將那種可怕的靈力瘋狂的吞噬而去,然後盡數的傳進古諺身體之中。

而由於浩瀚靈力的入體,古諺的皮膚表面都是有著無數靈力猶如蛇一般的蠕動著,看上去頗為的恐怖。

靈力瀑布,一頭連接著天上雲海,一頭便是灌注進那黑洞之內,那番模樣,猶如天地之間的一條巨龍,委實有些壯觀。

不過,要成功晉入輪迴境,顯然並不是這麼的容易。

就在那第一道靈力瀑布降臨而下不久,那靈力雲層突然再度翻湧起來,緊接著,眾人便是有些驚駭的見到,足足十道靈力瀑布,自那雲層中呼嘯而下,猶如白龍,張牙舞爪的沖向古諺。

望著這一幕,冰尊等人也是有些色變起來,炎兒更是將小手緊握著,一旁的唐舞兒,那冰藍眸子,也是緊緊的盯著山峰上那道身影。

呼。

邪魅惡少狠狠愛 ,他瞳孔微微一縮,旋即眼中狠色掠過,若是連這一關都過不去的話,還談什麼超越那些遠古至尊!

「神玄碑!」

低沉喝聲,陡然自古諺吼傳傳出,旋即一道純粹到極點的黑芒自其天靈蓋中呼嘯而出,黑光在其上方飛快的凝聚,最後化為一道巨大無比的黑色古碑。

古碑緩緩的蠕動著,一種極端驚人的吞噬之力爆發開來,在那般吞噬之力下,眾人也是駭然的感覺到。體內的靈力。竟是有著忍不住要噴薄而出的跡象。

「那便是神玄碑嗎?」

冰尊等人有些震動的望著那神秘的黑色古碑。這便是那傳說之中的神玄碑嗎?

神玄碑急速的蠕動著,旋即迅速的化為一道黑色人影,那道身影,倒是與古諺一般無二,只不過那對眼瞳,猶如黑洞一般,深邃無比。

吼!

黑影仰天咆哮,一股恐怖無比的吞噬之力自其嘴中爆發出。那天空都是被吞噬得呈現扭曲之狀,那十道靈力瀑布也是受到牽引,帶著驚天般的聲勢,瘋狂的對著那道黑影嘴中灌注而去。

而隨著這般恐怖的吞噬,山峰之上的古諺體內,竟是不斷的傳出低沉的爆炸之聲,接著眾人便是驚異的見到,他的身體,竟然是在此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膨脹起來。

短短十數個呼吸間,古諺便是化為一道百丈巨人。那身體之中,靈力如同怒蟒般瘋狂穿梭。

嘭!

古諺那膨脹到極限的手臂。突然是在此時爆炸而開,血肉濺射,無數九天閣弟子都是驚駭失聲,失敗了嗎?

緊張的目光投射而去,卻是見到,那爆炸開的手臂下,玉色的骨骼閃爍著奇異光芒,在那骨骼之內,彷彿是有著龍吟聲傳開。

生氣涌動,那骨骼之上,血肉再度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生長出來,不過此時古諺的身體各處,卻是不斷的爆炸開來,那般血肉模糊,看得人心驚膽顫。

不過,無論身體各處被靈力如何撐得爆炸而去,但很快的便是有著血肉生長出來,只要骨骼臟腑健在,血肉便是能夠迅速的生長。

而以古諺那洪荒龍骨的厲害程度,這靈力灌注雖然恐怖異常,但也極難摧毀他的骨骼。

砰砰砰!


所有人都是能夠心驚肉跳的聽見那山峰上傳出的肉體爆炸聲音,濃濃的血霧從那裡瀰漫出來,最後遮掩了山峰。

而這般爆炸聲,足足從晌午持續到黃昏,終於是開始逐漸的減弱,所有人都是望著那裡,濃濃的血霧粘稠得令人視線都是難以穿透而進,誰也不知道,古諺有沒有承受住那種可怕的靈力灌頂。

天空上,最後一道靈力瀑布,也是被那神玄碑所化的黑影吞噬而進,而後那道黑影也是劇烈的顫抖著,最後化為一道黑光,遁入那血霧之中。

吼!

而就在的黑影掠進血霧時,一道低沉的龍吟聲,猛的自那血霧之中傳出,那龍吟之中所蘊含的威壓,令得無數人索索發抖。

璀璨的紫金光芒,陡然撕裂血霧,紫金光芒衝上天空,接著便是化為一條巨大的紫金巨龍,巨龍張開龍嘴,將那粘稠的血霧,盡數的吞進體內,而後仰天長嘯。

驚天的龍吟擴散而開,天空上那些靈力雲層,竟然也是在此時呼嘯而下,最後被那紫金巨龍,生生的吞進。

天空上,再度有著溫暖的陽光傾瀉下來,那種可怕的靈力威壓,也是緩緩的消散而去。

但那每一道目光,都是停留在那紫金巨龍身上,那裡,強光射出,紫金巨龍開始扭曲縮小,最後終是在眾人的注視下,再度的化為一道削瘦的身影。

那道身影,身著黑衫,黑色頭髮隨風輕揚,那張年輕的臉龐,泛著淡淡的紫金光芒,一種無法言語的威嚴,散發而開。

他那漆黑的眸子,深邃如夜空,令人為之沉迷。

他腳踏虛空,修長的雙手,緩緩的緊握,而後他猛的仰頭長嘯,嘯聲清澈,千丈光柱自其體內暴射而上,而後在那九天之上,化為一道巨大無比的光碟。

光碟輕輕轉動,無始無終,猶如輪迴。

「輪迴之盤。」

冰尊等人望著那巨大的光碟,眼中也是猛的有著驚喜之色湧出來,當這光碟出現時,他們便是知道,古諺真正的晉入了輪迴之境!

天空上,古諺的視線同樣是停留在那光碟之上,那唇角,也是有著一抹淡淡的激動之色浮現而出。

「終於到達這一步了啊。」

天空之上,雲層散去,那種籠罩著天雷閣兩月之久的可怕威壓,也是在此時逐漸的消退而去。

古諺懸浮天空,他感受著體內那浩浩蕩蕩。近乎無窮無盡般的靈力波動。唇角也是有著笑容浮現出來。果然不愧是輪迴境啊,跟之前相比,真是天壤之別的差距,難怪即便是他擁有著諸多強大手段,再加上兩大神物之力,都依舊是被那七皇殿搞得異常狼狽。

不過,若是現在再遇見那傢伙的話,古諺卻是有著自信讓得他討不了多少的好處!

「臭小子。」

下方有著嬌聲響起。而後炎兒掠來,她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古諺,在見到後者並無大礙后,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沒事吧?」唐舞兒也是緊隨而來,冰徹的眸子中,有著一抹關切之色。

古諺搖搖頭,道:「我此次閉關了多久?」

「兩年。」炎兒道。

古諺一驚,旋即變得見到炎兒嘴角的戲謔,當即便是怒得捏住那嬌嫩的俏臉,道:「不想活了。連我都敢消遣!」

「我錯了。」炎兒被一通收拾,這才捂著小臉委屈的道。望著她這番模樣,古諺卻是忍不住的暗樂,旋即溫柔的拍拍她的小臉蛋,他知道這妮子是想逗他放鬆開心來著,想想這妮子如今那虛神谷殿主的地位,卻是在他面前依舊保持著乖巧,他心中也頗感欣慰。

「你閉關了兩月時間。」唐舞兒見到他們兄妹打鬧,也是一笑,道。

「兩月啊。」古諺這才點點頭,他迷失在那空間之中,已經失去了時間的概念,所幸,最終還是脫了身。

「呵呵,古諺,恭喜了。」

隨著炎兒二人上前,那冰尊,墨軒等人也是迅速的掠上天空,墨軒更是沖著古諺抱拳一笑,道。

古諺回以一禮,目光看了墨軒一眼,只見得後者元神愈發的凝聚,想必要不了多久的時間便是能夠凝聚肉身,到時候,他也將會徹底的恢復過來。

「我修鍊這麼多年,依舊卡在造化境頂峰,你這小子不過修鍊十數載便是能夠將我超越,真是讓老夫無地自容啊……」冰尊感嘆道,頗有些噓唏,這世間,總歸是有些怪物的。

古諺笑了笑,剛欲說話,其神色突然一動,只見得那不遠處的一座山峰上,突然有著熾熱的波動爆發開來,那是,神炎至尊?

「怎麼了?」

冰尊他們也是察覺到這般變故,面色皆是一驚。

咻。

遠處,一道紅芒急速的掠來,然後出現在古諺他們面前,正是神炎至尊,只不過此時他的身體通紅一片,隱隱的有些虛幻的跡象。

「怎麼回事?」古諺見到他這般變故,也是微微一驚,連忙問道。

「神元大陸那邊出事了。」神炎至尊的眼神有些陰沉,道。

古諺瞳孔微微一縮,道:「是魔族?」

「嗯,他們開始有動靜了。」神炎至尊點點頭,道:「如今神元大陸徹底的混亂起來,無數魔族從那海底湧出來,我想或許再有一些時間,消息就會傳到衍化大陸了。」

古諺面色凝重,能夠讓神炎至尊都這般神色,想來那所謂的動靜,絕對不小。

「他們似乎發現了我真身所在的位置。」神炎至尊道。

古諺面色微變,他去過神炎至尊所在的那岩漿空間,在那裡,似乎是還封印著一個什麼相當可怕的東西:「是因為那裡所封印的東西?你所的,應該也是一處鎮魔獄?」

神炎至尊點點頭,猶豫了一下,道:「我所的鎮魔獄,數量是三處鎮魔獄中最少的,但那裡,卻是有著一尊極為厲害的東西……」


「什麼?」

「魔族神曾經的坐騎,大天魔皇!」

嘶。

周圍冰尊等人皆是猛吸了一口冷氣,雖然他們並未聽說過所謂的大天魔皇,但卻是聽說過魔族神的名頭,那可是連神玄至尊都唯有燃燒輪迴方才成功封印的可怕存在,這等大人物,即便只是坐騎,那都是極端的可怕。

「大天魔皇……」古諺眉頭緊皺,當日那赤夜三人所寄身的便是一頭大天魔族,那實力驚人異常,而這大天魔皇,必然也不是省油的燈。不然也不可能讓得神炎至尊來。

「這大天魔皇的實力。恐怕僅僅只是比魔獄最強的天皇殿稍遜一些。若是讓它逃了出來,那可不好對付。」神炎至尊凝重的道。

古諺點點頭,一旦這大天魔皇逃出,那魔獄的實力則是會水漲船高,於他們而言,可是極大的壓力。

「需要我幫忙嗎?」古諺問道。

「需要,不過卻不是來幫助我。」神炎至尊沒有絲毫的猶豫,現在的古諺。有著幫助他們的能力與資格,那去幫誰?」古諺疑惑的道。

「去幫蠻荒至尊!」神炎至尊沉聲道:「據我得來的消息,現在魔獄也是發現了蠻荒至尊的位置,當年他受創極重,現在正是恢復的關鍵期,我想要你去保護他。」

「魔獄也是知道蠻荒至尊現在的狀況,若是此時蠻荒至尊受創的話,那將會大大的減弱我們的實力。」

蠻荒至尊同樣是遠古至尊,這算是如今他們最為頂尖的戰力之一,如果他出了什麼意外。那堪稱一種災難性的後果。

「神雷至尊他們呢?」

古諺有些疑惑的問道,這種大事。神雷至尊不可能會沒察覺啊。

「魔獄此次有備而來,神雷至尊之前去探測魔獄,如今正被困住,而神形至尊與黑暗至尊也是被魔獄盯上,暫時脫不了身,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神炎至尊道。

「至於生死至尊,她當年受創僅次於冰兒,如今的話,恐怕還在輪迴吧……」

「生死至尊並未隕落?」古諺有些訝異,生死碑極為的奇特,已是化為人形,那便是柳輕雨那個小丫頭,而據不死聖蛟所說,生死至尊是他們的先祖,可當他們開啟陵墓時,卻並未發現骨骸,僅僅只有著一枚蛋,而那蛋,便是生死碑所化,後來孵出了……柳輕雨。

「生死至尊掌控生死,她可是最不容易隕落的人,她應該還活著,只不過還未覺醒罷了。」神炎至尊道。

古諺忍不住的咂了咂嘴,真不愧是掌控了生死碑的強人啊,連想死都這麼困難……

「為了全力那大天魔皇,我這具分身也會散去,所以你也得趕快過去。」神炎至尊道,他身體之上波動越來越劇烈,顯然是分身即將消散的跡象。

古諺點點頭,神元大陸發生這麼大的,他也的確是要去看看,洛家以及祝紅顏,柳輕雨她們,若是神元大陸被波及的話,恐怕她們所在的地方也是難逃平靜。

神炎至尊將這些話說完,目光也是看向一旁的舞兒,猶豫了一下,道:「這次怕是不能繼續守在你身旁了。」

舞兒輕輕點頭,她那纖細冰涼的玉手輕輕握住古諺大手,輕聲道:「他不會讓我出事的。」

神炎至尊心中輕嘆了一聲,旋即也就不再多說,身體之上,突然有著火焰席捲出來,而後火焰散去時,他的身體,也是憑空的消失而去。

古諺知道,神炎至尊將這分身收了回去,看來此次的危機的確不小,不然也不會逼得他將所有的力量收回去。

「老爺子,我便直接動身去神元大陸了,那魔獄如今所有重心都放在神元大陸,衍化大陸應該暫時還算安全。」古諺也沒有過多的猶豫,偏頭對著冰尊道。

「臭小子,帶我去!我還沒去過神元大陸呢!」炎兒急急的道,生怕古諺將她一人給丟在這裡。

「還有我。」唐舞兒那冰徹的眸子也是看向古諺,道。

古諺見狀,不由得一聲苦笑,略作沉吟,便是點了點頭,炎兒如今是黑暗神碑掌控者,而且手持黑暗聖鐮,即便是遇見那種魔皇級別的魔皇也足以一戰,而唐舞兒現在的實力連他都是有些看不透,能夠跟來,也是極大的戰力,當然最關鍵的是,他不太放心將她一人的落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