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奮的早就忘了其他事情。

然而,軒轅家族這邊的人視線則是全部落在了騰炎身上。

軒轅傲天看到騰炎原本他想上來打招呼的,但是看了一眼眼前的情況他就放棄了。此刻整個軒轅家族的陣營這邊就只有軒轅無敵和騰炎兩個人坐在那裡,其他的人則都是站著,軒轅傲天也不例外。

軒轅傲天如此,其餘軒轅家族的人視線也都落在了騰炎身上。

軒轅文,軒轅武,軒轅問天,軒轅玲瓏;

雖然他們都知道軒轅家族和騰炎是結盟合作的關係,但是他們四人也是第一次看到騰炎。尤其是此刻的軒轅玲瓏,她那靈動的雙眼也落在騰炎身上上下仔細打量著,眉頭更是緊皺。

太平凡了….

騰炎給她的第一感覺實在是太平凡了。

不過軒轅玲瓏很快便鬆開了緊皺的眉頭,臉上換上了一絲深思的笑意。不管騰炎給人的第一印象如何,都無法改變她心中對騰炎的定位,這個少年絕對沒有表面上表現的那麼簡單,哪怕他只是一個」廢人」。

軒轅玲瓏更加深信,這種看上去越平凡的人就越是危險。

正如騰炎;

這種人,往往會在不經意間給對手致命一擊,讓對手防不勝防。

這一刻,軒轅玲瓏心底升起一絲不安的情緒。

必須要提醒爺爺提防他!!

當即,軒轅玲瓏心中響起一個堅定的聲音,那銳利的眼神掃視了一眼騰炎便轉移到了擂台上面。騰炎和軒轅家族雖然現在處於合作關係,但是誰能夠保證以後不發生變故,所以在她看來軒轅家族有必要防備著騰炎,尤其是在見到騰炎之後。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卻不可無!!

砰砰!!!

擂台上狂暴的交鋒還在繼續。

兩名凝神境的武者雖然只是相差一個階位,但是兩方的實力卻是旗鼓相當,一時間戰的難分難捨。然而他們越是這樣就越是引起周圍那些圍觀的人心底的熱情,一陣陣歡呼聲不斷的響起。

軒轅家,王家,颶風傭兵團卻是視若不見。

這才只是開始。

對於三大勢力而言,這樣的所謂交鋒不過僅僅只是一場開場戲而已,根本就不值得他們在意,這場爭霸賽到最後還是三大勢力之間的交鋒。當然…怎麼戰還要看三大勢力各自怎麼安排,而且這個安排也非常的重要。

天人境七段。

三大霸主同為天人境七段,彼此之間實力旗鼓相當,想要勝出那就只有不斷的削弱另外兩方。而這就意味著他們自己一方的人出場時間就變得非常的重要,只有用自己一方的人盡最大程度的消耗對方的天人境七段,那麼他們的勝算也就最大。

五年前,王家就是如此。

當年,王家王雄堅持到了最後才出場。而那個時候軒轅無敵已經敗給了荊無命,荊無命雖然戰勝了軒轅無敵,但是自身的消耗也非常的大,畢竟兩人是同階武者。這個時候王雄並沒有立馬出場,而是派了王霸天出場,繼續消耗荊無命,等到王霸天敗下陣來的時候他才上場,那個時候的荊無命體內靈力早就已經消耗的差不多了,又怎麼和全盛時期的王雄一戰?

所以,五年前王家毫無懸念的勝出。

但是,五年後的今天,不管是軒轅家還是颶風傭兵團都不會讓這樣的事情再次發生。所以也註定了這一屆的城主爭霸賽他們也不會輕易的出手,他們絕對會堅持到最後。

等!!!

三大勢力的人此刻都在等。

砰砰砰!!!

擂台上,兩名凝神境的武者戰的如火如荼。

「軒轅族長,不知道你有多大的把握奪得這城主之位?」看了一眼擂台上的對戰,騰炎便將視線收了回來落在了身邊軒轅無敵的身上,同時那詢問的聲音響起。

「這….」軒轅無敵一陣遲疑。

「五成。」思索了一番,軒轅無敵那不堅定的聲音響起。

刷刷刷….

而這個時候,隨著騰炎的詢問,軒轅家族的人視線也都落在了騰炎的身上。

「只有五成嗎?」騰炎眉頭不由的一皺,那失落的眼神望著軒轅無敵「不知道軒轅族長有什麼辦法可以增加勝算?這城主之位對本少很重要,本少一定要得到。」隨後,騰炎那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

如果得不到城主之位,那麼他和乞丐之間的賭約就輸了。

「這….」軒轅無敵一陣遲疑。

「炎少,這個我真的沒辦法。」軒轅無敵無奈的神色望著騰炎說道,這五成的把握他已經有點誇大了,畢竟實力擺在那裡,王雄和荊無命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城主爭霸賽比的本來就是實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是浮雲,當然…像當年王家那樣的辦法自然也有效,可是已經出現過一次了,那麼必然也就等於失效了。

看著騰炎那失望的神色,軒轅無敵一咬牙「不過炎少儘管放心,就算我軒轅無敵豁出這條命也一定幫炎少奪得這城主之位。」那堅定的聲音從軒轅無敵的口中響起,卻是讓在場軒轅家族的人都不由的一愣,那驚駭的眼神全部落在軒轅無敵的身上。

族長瘋了嗎?

為了一個城主之位他竟然願意豁出性命!!

「父親…」軒轅文那急切的聲音當即響起,其他人也都帶著一絲擔憂的神色,同時看向騰炎的眼神也閃過一絲的怒意。這一切當然沒有逃過騰炎的雙眼,當即望著軒轅無敵淡然一笑。

「軒轅族長的好意本少心領了,雖然這城主之位對本少很重要,但是有沒有其實也無所謂,如果要讓軒轅族長拿性命去拼的話那就真的不值當了,所以軒轅族長這個想法最好還是儘早放棄,本少還希望能夠和軒轅族長繼續合作下去呢。」

「這….」軒轅無敵不由一愣。

「順其自然。」隨後,騰炎淡淡的說了一句便將視線轉移到了擂台之上。

砰!!!

擂台上,凝神六段的武者措不及防之下挨了凝神七段武者全力一擊。

噗….

凝神六段的武者瞬間倒飛出了擂台。

敗!!!

「下一個,誰來?」沒有理會那被自己打敗的凝神六段武者,那凝神七段的武者帶著一臉的戰意望著面前的人群咆哮道,他整個人興奮異常,彷彿不敗的望著俯瞰眾生。可惜…此刻的他消耗的已經差不多了,連呼吸都已經有點紊亂了,想要繼續獲勝根本已經不現實了。

「螻蟻的戰鬥,呵….我來試試。」這個時候,一個天籟般的聲音突然在北側的人群後面響起,只不過這個聲音之中帶著絕對的蔑視和鄙夷,讓所有人心不由的一驚。

刷刷刷….

所有人的視線全部都想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螻蟻的戰鬥,呵…..我來試試!!!

突如其來的聲音雖然猶如天籟一般,但是那聲音之中的蔑視和鄙夷卻是沒有絲毫的掩飾。回蕩在在場每一個人的腦海之中都讓所有人本能的一愣,隨後一股不悅的情緒瞬間湧現而來。

太囂張了;

太狂妄了;

螻蟻的戰鬥?

簡直就是目中無人!!!

她以為她是誰?

混亂之都五年一度的城主爭霸賽竟然被人說成了是螻蟻的戰鬥,這叫人如何容忍?在場的人每一個都是生活在混亂之都,對於他們而言混亂之都就是他們的家,雖然他們沒有實力參與擂台上的戰鬥,但是由不得其他人來詆毀。

所有人如此,三大勢力的眾人也是眉頭一皺。

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嗡~~~~~

氣氛一下子變得異常的死寂,空氣之中更是瀰漫著一股深深的怒意。

怒!!!

而此刻擂台上的那凝神七段的武者更是徹底的震怒了,他剛剛獲勝,現在竟然被人說成是螻蟻,這叫他如何能夠忍受?那銳利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凶光,露出一絲的怒火,帶著前所未有的憤怒直*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

「誰他媽在哪裡亂叫,螻蟻?究竟誰是螻蟻?他媽的有種上台來,看老子不撕了你。」

憤怒的咆哮隨之而來…..

刷刷刷;

隨著擂台上那凝神七段武者的怒吼,北側的人群瞬間紛紛讓開了一條道,眾人的視線也都隨之向著那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直到最後才看到在北側人群的最後方站著一群人。

是的,不是一個,而是一群。

而且….

這一群人還全部都是女子,這是一群白衣少女。

這…..

看到眼前的一幕,在場的所有人不由的一愣,那心底的不悅也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獃滯。不僅僅是因為這一群人都是青春少女,而且這一群少女的姿色絕對要數上等,至少在在場人看來她們每一個都是傾城佳人。


而且還都是二十歲左右;

平時一個都難見,如今….整整八個;

這一幕,如詩如畫。

所有人都彷彿有一種身處夢境之中的感覺。

太不真實了;

皮膚似雪,白衣飄渺;

這根本就是天女下凡啊!!!

嘶…..

片刻之後,所有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太美了!!

剛才說話的人是她們?

沒有任何的回答,也沒有理會周圍人的反應,眼前這八名少女視線盯著前方的擂台,一步一步的走來。她們每走一步,眼前圍觀的人心都會猛的一陣顫動,這一幕實在是太美了,而且隨著這八名少女走過,都會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那陣清香讓人**,讓人墮落。

為首的那名少女更是讓無數人痴迷;

一綹波浪般的黑髮隨風飛舞,如月的柳眉,一雙星眸勾魂懾魄,挺秀的瑤鼻,香腮含嗔,嬌艷欲滴的唇,完美無瑕的瓜子臉紅暈片片,細膩不帶絲毫瑕疵的肌膚如霜如雪,豐腴的身材加上一身輕紗白衣。

她,美得不食人間煙火。

額….

很多人看著她都忍不住吞咽著唾沫;

這些是什麼人?

然而,擂台邊上,三大勢力的人看著眼前的八名少女也是眉頭緊皺,尤其是王雄,軒轅無敵,荊無命這三大霸主。作為天人境七段的高手,作為混亂之都巔峰的存在,但是….他們竟然從這八名少女的身上感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不是一個,而是個個如此。

嘶….

三大霸主心中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神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這八人究竟什麼來歷?

這八人究竟想要幹什麼?

然而,三大霸主感受到的忌憚卻也只有他們自己心中清楚,外人根本無法和他們分享。這個時候,騰炎也望著這八名少女卻是眉頭緊皺。騰炎沒有感受到這八名女子帶來的危機感,卻清楚的看到三大霸主那剎那間的神色變化。

忌憚。

那是深深的忌憚;

能夠讓天人境七段高手都感到忌憚的人能簡單的了?

這些是什麼人?

騰炎心中也非常的好奇。

楚飛等人卻是沒有想那麼多,這一刻他們和在場的其他人一樣,都被這八名少女那傾國傾城的姿色給震驚了、吸引了。卻沒有發現身邊的楚晴看到這八名女子之後的神色變化,那是忌憚,是猶豫,是不舍,又是…..總之,那一刻的楚晴神色複雜到了極致。

刷….

在所有人震驚的同時,八名少女已經來到了擂台面前。

「額….」


然而,面對眼前的八名少女,擂台上之前還叫囂著要將說話人撕成碎片的凝神境七段武者卻是傻眼了,他整個人一臉的獃滯,看著眼前的八女更是帶著一絲的痴迷。

生撕了他們?

放屁;

凝神境七段武者心中咒罵了自己一聲。這樣的角色美女憐惜還來不及,自己竟然還揚言要生撕了她們,凝神境武者心中那叫一個後悔啊。可惜…還不等他開口,八名女子之中為首的女子深邃的眼眸已經落在了這名凝神境武者的身上了。

嘶….

那個眼神,讓凝神境武者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是你自己滾下來,還是我請你下來?」少女望著凝神境七段武者,那天籟般的聲音再次響起。只不過她的聲音之中依舊帶著囂張,帶著狂妄,帶著絕對的蔑視和不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