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柳城心中擔憂不已,小命可是在離蕭的手上,同時在心中想到,有什麼辦法讓離蕭死在華暮然的手裡。

… 柳家是七神派的附庸家族,柳城自然認得七神派的天才人物華暮然。

「這幾位看起來面生得很,不是柳家的年輕一代吧。」華暮然看向了離蕭等人一眼輕聲說道。

「他們不是柳家的人,只是我的朋友。」柳城輕聲道。

華暮然點了點頭,看了看離蕭一眼,從離蕭的身上傳來的劍氣波動來看,只不過是一個劍皇三品境界,劍皇三品境界入不了他的法眼。

而清潭等人的實力更是差勁,只不過是劍王境界。

這讓他心中迷糊起來,柳家大少怎麼會認識這些差勁的修士,還是以朋友之居。

「柳兄可否知道天神鼎的蹤跡?」華暮然問道。

柳城搖了搖頭,要是知道了天神鼎的蹤跡,他也不用斬殺妖丹了。

華暮然輕嘆一聲,臉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他們目的就是為了天神鼎。

「柳潔怎麼會變成這幅模樣。」華暮然目光定格在了柳潔臉上,而在柳潔的臉上有一條猙獰就劍痕。

柳城不敢說是離蕭所為,他的小命可是在離蕭的手上,看著昏迷不醒的柳潔,臉上露出了悲傷之色,跟著華暮然說一番。

說是遇上了幾個強大的修士,小妹的臉被幾個修士給划傷的。

冷逸飛心中輕哼了一聲,只划傷臉已經是大發慈悲了。

「如若讓我遇見,我定然為柳潔小妹報仇,死亡沙漠兇險無比,不如柳兄跟著我們一路,互相有個照應。」華暮然看著柳城說道,柳城可是柳家大少爺,既然柳家派他來尋找天神鼎,有可能他知道天神鼎的一些蹤跡。

柳城自然想要留下來,可想到了自己的性命掌握在離蕭的手上,不由扭頭看離蕭一眼。

柳城的動作,華暮然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心中不由一想,此人修為平平,為何柳城會讓他做主,莫非他身份不凡。

「既然華兄盛情邀請就和華兄一路,只希望華兄不要嫌棄我們實力低微。」離蕭站上一步輕聲道。

憂清和清潭緊跟在離蕭的身後,心中有些擔憂,這幾十人的整體實力已經超越了他們許多,跟著他們有些危險。

「怎會嫌棄,不知道怎麼稱呼兄台。」華暮然客氣道。

「離蕭。」離蕭拱手說道,一臉淡然。

華暮然在心中輕輕念了念離蕭的名字,心中充滿了疑惑之色,周圍的大世家,並沒有離姓,莫非他是別個區域的世家公子。

華暮然不由對離蕭的身份有些好奇起來,對著離蕭也格外客氣,不到一會便開始稱兄道弟,彷彿是幾十年的好兄弟一般。

「離兄這次進入死亡沙漠也是來尋找天神鼎的。」華暮然客氣的對著離蕭說道。

「家父讓我來死亡沙漠歷練,並不是尋找天神鼎。」離蕭說道,他確實不是來尋找天神鼎,但如果遇上了,定然要收入囊中。

聽著離蕭這麼一說,華暮然鬆了一口氣,還沒有進去死亡沙漠,七神派的宗主就叮囑過他,一定要尋得天神鼎。

加入了華暮然的隊伍,離蕭安安靜靜跟著他們,遇上了妖獸都是由他們出手,離蕭也極為清閑,這樣可以讓他們養精蓄銳。

柳城也不敢跟華暮然走得太近,慌怕離蕭懷疑什麼。

華暮然這一隊的實力強橫,遇上妖獸華暮然幾乎不出手,都是由他的師弟解決。

才走了不到兩個時辰就殺了將近三十頭妖獸,這些妖獸都是妖皇境界,不過沒有遇見天魔蠍王這樣的妖獸。

天魔蠍王與這些妖皇級別的妖獸不同,天魔蠍王血脈蘊含著魔血,化為本體更是它的實力相當於劍宗境界。

「沙漠空城!」化暮然驚呼一聲,臉上露出了濃厚的笑容。

從懷中拿出了一張發黃的地圖,看了看,越看臉色越來越興奮。

離蕭也注意到華暮然手中的發黃的地圖,而華暮然手中的地圖只有一半,是一個殘圖。

能讓華暮然臉上閃現出激動之色,想必這個沙漠空城定然不簡單。

「相傳沙漠空城裡面藏有天神鼎,進入空城裡面,主人可要留意一些。」柳城走到了離蕭的身邊輕聲道。

離蕭心頭一動,有些意外的看著柳城一眼,這傢伙竟然告訴自己這些。

而此時的柳潔也已經從火昏迷中醒來,得知自己的臉被劃成了這樣,她卻沒有發怒,只是用冰冷眼神看著離蕭。

對著柳潔冰冷的眼神,離蕭也毫不在意,她的生死掌握在自己的手上,滅了她只需要一秒而已。

「我和小妹的性命掌握在主人的手上,我只希望幫助主人尋找的天神鼎,主人可以放了我和小妹。」柳城輕聲道,臉上充滿了尊敬。

「等你幫我尋得天神鼎再說此話。」離蕭說完。再不跟柳城說話。


一臉沉思,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進沙漠空城。」華暮然對著身後的弟子說道,目光定格在離蕭的身上,對著他輕輕一笑便朝著沙漠空城走去。


這座沙漠空城都是用沙石建造的城池,這座沙漠空城很大,充滿了古老的氣息。

很難想象這個偌大的沙漠裡面,竟然會有這樣一個大的城池,城池的建造更是鬼斧神工。

讓離蕭心中微微驚奇,這沙漠空城裡面竟然蘊含劍氣。

「離兄要緊跟我們一起,千萬不要胡亂走動,這座空城可不像表面上這麼安全。」華暮然對著離蕭輕聲道。

相傳沙漠空城有天神鼎,他可不想讓離蕭胡亂走動,萬一遇上了天神鼎,他可沒處哭去。

離蕭應了一聲,對著座空城有些好奇起來,這座空城雖然蘊含著劍氣,但同時也有一股死氣。

偌大的城池竟然一點生機都沒有,時而有一股陰風吹動,讓人心生怪異。

「師兄,前面有人。」一個身穿藍色衣服的弟子說道,手指著前方几百米處。

離蕭雙眼微微眯起,定睛一看,心中充滿了冷笑。

竟然是劍爐的修士,真是冤家路窄,這麼大的沙漠他們相遇了。

「劍爐的人竟然比我們還快。」華暮然臉色有些難看,不過看著他們到處在尋找什麼的時候,臉色才慢慢好轉起來,幸好這些人還沒有找到天神鼎。

劍爐的修士也知道了有人走過來,轉身朝著七神派的弟子走來。

「我當是誰,原來是七神派的這群廢物,沙漠空城已經是劍爐的之物,識相快快混蛋。」一個青年男子從劍爐中的弟子走了過來。

青年男子相貌平平,雙眼陰沉的看著七神派的弟子,特意的釋放出了一股氣勢。

華暮然冷笑一聲,看著青年男子臉色也極為不好看,「我若不走,你們又奈我如何。」

華暮然身後弟子拔出了佩劍,怒看劍爐的人。

「你找死!」青年臉色一怒,強橫的劍氣從他的身上涌了出來。

「師兄不可。」一個英俊的男子走了過來,攔著青年男子搖頭說道。

青年男子眉頭一皺,但還是收起了自身劍氣。

「饒你一條賤命。」青年男子冷聲道,走到了英俊男子的身邊。

離蕭抱著雙手,看著英俊男子一眼。

來到沙漠空城的劍爐修士有十幾人,整體實力跟七神派還要強橫一些。

不知為何,離蕭感受到這個英俊男子才是劍爐中最強修士,可英俊男子的境界卻只是劍皇八品,而青年男子的實力卻是劍皇九品巔峰。

「莫非修鍊某種隱藏修為的秘術。」離蕭心中輕聲道。

劍爐的人看了七神派的人一眼,便轉身走去。

「七神派跟劍爐都在七華板塊,一山不能容二虎,所以這兩個門派經常有衝突。」

柳城在離蕭的身邊說道,兩派的事情都說得清清楚楚。

其中還說了一個大事情,劍爐少宗主在下界面被殺,劍爐派下了五個劍宗強者紛紛死於非命。

說到了這裡,柳城不由看了離蕭一眼,「聽聞殺了劍爐少宗主的人是跟主人有相同名字的人。」

要是他知道滅殺劍爐少宗主的人就是眼前的青年,不知道心中是何感受。

離蕭只是點了點頭,不過聽到劍爐似乎要派大量修士下界斬殺離蕭。

這讓離蕭的心微微緊張起來,如今他來到了天南神域,無法去清靈派,如若劍爐派下高手滅殺清靈派,不知道能否擋得住。

這讓離蕭心中有一種想要在天南神域滅掉劍爐的衝動。

這一次來到天南神域,離蕭並沒有帶上離蛟,離蛟現在化成了蛟龍,實力相當於劍宗強者,有一個劍宗強者護住清靈派,離蕭放心一點。

心中也暗暗慶幸,幸虧他成立了天下盟,有神劍派和靈劍派的老傢伙守護,清靈派應該可以抵擋劍爐的高手。

華暮然心中很不高興,也沒有再和離蕭說些什麼,找了一處空房子,在裡面休息了下來。

離蕭等人也找一個空房子休息了下來,一坐下,離蕭發現柳潔一直在盯著他,雙眼充滿了冰冷。

從柳潔醒來,就一直盯著離蕭,看著這種眼神,離蕭依舊毫不在意。


說來也奇怪,沙漠空城時常有怪異的聲音響起,這股奇怪的聲音一直都沒有停過,可隨著這道聲音看去的時候,並沒有看見什麼。

… 直到清晨,這種奇怪的聲音才消失.

吸收了一晚的劍氣,離蕭的身體恢復到了巔峰狀態,而憂清等人的也恢復到了巔峰。

冷逸飛的實力提升了一些,現在的境界已經是劍師四品境界。

而就在此時,沙漠空城外面傳來轟隆轟隆的聲響,與此同時一股強大的妖氣朝沙漠空城蔓延過來。

感受到這股強大的妖氣,離蕭眉頭緊皺,急忙站了起來,走出了空房。

「天啊,怎麼會出現濃厚的妖氣,」冷逸飛臉色露出了驚容,雙眼緊盯著黑壓壓的妖氣。

「該不會是獸潮吧。」離蕭心中嘀咕說道,展開了皇翅飛向了死亡空城的城牆。

而來到了城牆,離蕭臉上閃現出震驚之色,只見一群群的妖獸朝著沙漠空城跑過來。

這群妖獸的實力都是妖皇境界,氣勢兇猛。

看見離蕭過來,華暮然急忙走了上去。

「華兄,這怎麼會出現如此多的妖獸。」

離蕭問道。

華暮然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聽見轟隆轟的聲響,他們才趕過來一看,誰知看見了這麼多的妖獸朝著他們趕過來。

妖獸的速度極快,估計不用十分鐘就能夠跑到了沙漠空城。

華暮然臉上閃現出擔憂之色,如若這麼多的妖獸攻城的話,他們絕對會死在沙漠空城。

而劍爐的人也趕了過來,當看見如此多的妖獸,臉上也充滿了震驚之色。

也不顧七神派的人在一旁,劍爐的人走到了他們的身邊。

英俊男子臉色沉思,雙眼緊盯著黑壓壓的妖獸。

「現在妖獸臨城,我們兩派不如放下恩怨,先對付妖獸。」英俊男子說道。

華暮然也知道現在的處境,只是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

跟著華暮然說了一會,離蕭從他的口中知道,這是劍爐的天才弟子劍音傑。

現在已經是劍爐的少宗主,實力極為神秘。

離蕭心中暗暗冷笑,劍爐的少宗主被他殺了,現在又立了一個,如若再把這個給殺了,劍爐的高層定然會被氣的吐血。

不過此時,卻不得不把恩怨放在了一旁,不過讓離蕭心中充滿了疑惑之色,這群妖獸為何會集中前往沙漠空城。

莫非這座空城真的有什麼吸引這群妖獸的地方。

「會不會是天神鼎把他們吸引過來,而這沙漠空城真的有天神鼎。」離蕭心中嘀咕道。

天神鼎存在於沙漠空城只不過是傳說而已,到現在離蕭心中不得不有些相信這個傳說。

「吼!吼!」

妖獸發出了一聲聲的怒吼聲,聲音猶如金鐘一樣,震得耳膜有些生疼。

「好多妖獸,最少有三百多頭。」離蕭心中輕聲道,這麼多的妖獸衝上了沙漠空城鐵定把沙漠空城給沖毀。

「這麼多的妖獸,華兄為何不離開沙漠空城。」離蕭問道。

華暮然臉上閃現出又喜又憂的表情,「哈哈,沙漠空城的傳說果然存在。」

華暮然的哈哈一笑,讓離蕭心中更加疑惑。

「這群妖獸是進不了沙漠空城的,離兄放心吧。」華暮然顯然心情大好,伸出手輕輕拍在離蕭的肩膀上,一臉笑意。

「進不了。」離蕭嘀咕了一聲,看向了朝著沙漠空城跑過來的妖獸,臉上的奇異之色越來越濃。

劍音傑帶領的劍爐修士站在城牆上面,臉上沒有了擔憂的之色,反而是一臉欣喜。

突然間一聲吼聲響起,吼聲極大,震得空間都響出啪啪的聲音。

濃厚的黑色妖氣布充斥著整片空間,只見一頭青色蛟龍飛天而起,在半空中盤旋起來,片刻之後朝著沙漠空城飛了過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