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的王旭還不能理解七殺聖尊究竟有著什麼樣的考慮。這時,王旭神識細細地感應著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的三人的情況后,心中也一時間消去了最後一絲對七殺聖尊的不滿!

王旭從因為沒有完全,而使得自己的剛剛因為境界提升而尚未收斂的氣息中的霍若曦身上,王旭發現這時的霍若曦,修為境界從原來的守一境七重天進入了存神境一重天。終於打破了守一境和存神境之間的桎梏,進入更高的一方天地!

六年中,接連不斷地突破了四重天,此時的霍若曦,渾身充斥著無雙的戰意。澎湃戰意激蕩著她周身的天地靈氣都微微震蕩著!股股威壓環繞霍若曦周身,卻是和嬌憨模樣的臉龐構成了一幅怪異的氣質!引得王旭都微微愣神!

王旭定了定神,有些不敢繼續直視此時此刻下的霍若曦,將目光轉向一邊的茹夢子。一看見茹夢子的情形,王旭卻是愣在場中,久久不能反應過來。才過去幾息時間,這時的茹夢子渾身上下充滿著一股浩蕩一方的無上神聖的氣息!

有如九天的無上神祗降臨凡塵的神威,從茹夢子身後的一尊與茹夢子一般大小的,有著淡淡紫色光芒回蕩一方的神女法相散發而出,環繞在茹夢子的周身!王旭的神識始一觸及散發著淡淡紫色光芒的神女法相,卻感到一股至少有著存神境一重天的力量反擊而至!

震驚的王旭,收回自己查看的神識,不明白其中狀況的王旭,卻也不敢再有著其他行為。心中明白這時的茹夢子應該至少有著存神境一重天的實力,但是不敢細細強行感應的王旭,也不知道茹夢子的實際境界是存神境幾重天的修為!

儘管王旭也為茹夢子能夠在六年的時間中能神奇地突破六個小境界,而感到驚奇,但王旭一想到自己也同樣是突破了七個小境界。心中也就微微釋疑,他這時擔心的卻是茹夢子似乎不同於霍若曦,因為霍若曦這時已經將目光投向王旭,並一臉好奇之色地盯著他!

霍若曦的反應,讓王旭大為高興。他明白霍若曦是真正的回復過來了,不過,一時之間沒有多多細想的王旭,興奮地在霍若曦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抓住了她的雙手。然而,迎接王旭的是霍若曦突如其來的一個巴掌!,

一記清脆的響聲回蕩著這一方小空間,卻是不僅僅將王旭弄愣住。 歡樂農女:將軍無限寵 。二人都不明白霍若曦的激動反應。要知道,以前王旭也經常這樣抓著霍若曦的雙手,但是她從來沒有這種反應!

感受著臉上傳來的陣陣疼痛,王旭卻是一時之間想岔了。他還以為是霍若曦這六年間出現了什麼大的問題。

先入為主的王旭,再次做出了一個讓他後悔莫及的舉動。王旭不理會霍若曦對他虎視眈眈的雙眼,一步來到霍若曦身後,一手按住霍若曦的頭部,另外一隻手卻是赫然間環抱著霍若曦!


剛剛觸及霍若曦身體,單手環抱著霍若曦的王旭,心中升起一股怪異的感覺,他感到環抱著霍若曦的那隻手,掌中似乎握住了一處富有彈性而充滿柔軟感覺的所在!心中微微愣神的王旭,更是下意識地緊緊握了握!

,頓時將他和霍若曦兩人都給弄愣住了!王旭是在為那種從來沒有感受到的陌生感覺而愣神,相對於男孩比較早熟的霍若曦,卻是一時之間感到一股強烈的衝擊力,瞬間流遍周身!

雖然王旭曾經在紫鼎中以旁觀者的身份輪迴了一世,但是並不有過多地觸及男女之間的細節感受的東西!


是以,男女方面經驗完全缺乏的王旭,卻是忘卻了重要的一點。以前的時候,王旭曾經有過兩次,在霍若曦身體有傷的時候,也是這樣站在她身後為她檢查傷勢。而王旭忘記了年後的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小男孩了!

且說霍若曦在清醒過來后,就突然之間被一個陌生的少年人不由分說地抓住小手,她沒有來得及多想,下意識間就是一個狠狠地反手一掌。剛剛出手打了一掌的霍若曦,就要慢慢回想起自己身處的環境,而且她也隱隱覺得眼前的少年人有些熟悉感!

然則,她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少年人竟然得寸進尺,來到她的身後,就這樣地環抱著她。更過分地是,那個少年人,竟然將手把在她的那個部位,而且還似乎很享受握著她那裡的感覺一般!

怒火中燒的霍若曦,再也靜不下心來細想自己身處的環境了,因為在霍若曦的心中,她從不到大,除了她的雙親,也就一個小男孩子有這樣對她的資格!

王旭剛剛抱住她的時候,霍若曦還隱隱約約地感覺從背後單手環抱著她的那個少年人,讓她有著一種熟悉的感覺。很像她記憶中的那個小男孩子,感受著自己心中無意間冒出的這個古怪感覺的霍若曦,更是對身後少年生出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怒氣!

不想,還沒有來得及細想的霍若曦,卻是發現身後的少年人,竟然對她做出這樣的舉動!強忍著一股子的委屈和羞意的霍若曦,感覺身後少年人對她似乎並沒有多大的戒備之意。

沒有過多細想的霍若曦,心地善良的她,就是這在樣的情況下,也只是運轉五成的修為。在她看來,這個少年人罪不至死,但是她也不是能夠被輕易冒犯的。霍若曦決定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

突然之間從霍若曦身上暴發出一股強大的戰意,堪比守一境九重天的強大殺伐之意,將沒有絲毫戒備的王旭,給震出了三丈開外。感覺到王旭已然被震開的霍若曦這才轉過頭來,她準備看看這個膽敢冒犯他的人,是否已經只剩下半條命了!

霍若曦剛剛回復過來時,儘管一時之間還沒有回想起自己身處的空間。但是她卻是知道現在的她已經是存神境一重天的修武者了。因此,她絕對相信剛剛蘊含著她那五成力量的戰力,絕對能夠給這個少年人一個深刻的教訓!

不想,回過頭來的霍若曦,卻是看到了一幅讓她震驚萬分的情形,這時的那個少年人雖然被她震出三丈開外。但是,少年人的臉上沒有著半分的傷勢的表現,反而是臉上滿是不解、疑惑之色,似乎對她剛剛的舉動很是驚訝!

眼前的少年人不弱!不,不是不弱,而是有著和她同等的至少存神境一重天的修為境界。否則,他不可能在她剛剛的五成戰力的一擊之下,卻是完好無損地站在那裡。心中駭然的霍若曦,也同樣是一幅愣頭愣腦的怪異模樣,看著少年模樣的王旭!

旁邊的紫玉妖王,人老成精的他已然隱隱約約中猜測到了兩人之間,會有著這種反應的真正原因了。

看著滿臉疑惑之色的王旭和一臉嬌憨之意的霍若曦,卻是「默契」地誰也不開口,就那樣地對視著,紫玉妖王突然之間,心中卻是有著一股親情般的感受在心田流淌!萬分珍惜地感受著這份氣氛的紫玉妖王,也一時間絕了開口的意思,嘴角浮現著一絲笑意!

「你幹什麼攻擊我啊?不知道我是要給你查看傷勢嗎?」雖然沒有受傷,但是感覺心中大大地受傷的王旭,一臉七分不解又有著三分不滿地對著霍若曦說到。

,反而似乎是她有錯的模樣,霍若曦感到眼前這個有著些許眼熟的少年人,根本就是在無畏地接二連三地試圖挑戰她的忍耐力和承受力。霍若曦嘴角有著絲絲的嘲笑之意,不客氣地說到:

「流氓、無賴!還口是心非地說是為本姑娘檢查傷勢!本姑娘問你,你和本姑娘很熟嗎?憑什麼讓你給本姑娘檢查傷勢啊!」

霍若曦的不滿話語,卻是讓王旭更是感到自己似乎受到天大的委屈。王旭憤憤不平地來到紫玉妖王跟前,頭也不回地說到:「紫老,你沒事吧?」

這時的紫玉妖王發現,在聽到王旭對他的稱呼后,霍若曦似乎是反應過來,想通了什麼。她一隻小手捂著自己的小嘴,另外一隻手卻是指著王旭,對紫玉妖王投來一個疑惑的眼神,似乎在無聲地詢問著這個少年人是誰!

看著滿是委屈之色,沒有絲毫以往一向的沉穩之色的王旭和這時才恍然大悟的霍若曦,紫玉妖王終於是忍俊不禁地暴笑出聲,片刻后,紫玉妖王這才對著兩人說到:「公子,若曦小姐,你們這是怎麼了?這就鬧彆扭了!」

沒有反應過來的王旭,口中還是充滿著點滴地委屈之意,不滿地說到:「不識好人心!我要是再理會她,我就不叫王旭!」

然而,這時得到紫玉妖王和王旭兩人先後確認的霍若曦,卻是滿臉不敢相信地、不加理會一臉不歡迎之色的王旭,來到王旭跟前,圍繞著王旭左左右右、前前後後地來回看了看!終於,感到忍無可忍的王旭,頓時忘卻了剛剛的誓言,出聲到:

「看什麼看啊?你真的是有病啊!」

「不對啊!九師弟,你怎麼會突然之間變成這個樣子呢?難道你在修鍊一門奇特的神通!所為才短時間內變成這個樣子的,這些肉是真實的嗎?」

霍若曦在如同觀看一件珍奇物品一樣,上上下下地看了幾遍后,心中似乎依然不死心。她突然伸出小手,對著沒有防備的王旭的腰部,狠狠地一掐、又是乾脆利落地一個旋轉!頓時,一聲震耳欲聾地慘叫聲回蕩這一方小空間!

看著幾乎疼痛得跳將起來的王旭,霍若曦這還一臉凝重之色的自言自語道:「是真的啊!不是神通幻化的肉身!」

疼得跳腳的王旭,幾近被霍若曦的這句話給刺激得三屍神暴跳!他沒有想到霍若曦這麼死命的一掐,就是為了這麼一個稀奇古怪的理由!王旭怒聲說到:「六師姐,你絕對是故意的。六年過去了,我長到這個樣子,有什麼奇怪的嗎?」

「六年,不奇怪啊!啊!不是……你是說六年過去了!」

霍若曦的那種如同見鬼了一樣的表情,終於讓王旭心中隱隱地明白了這一切的根源是在哪裡了。他萬萬沒有想到霍若曦竟然是粗神經到只是發現自己的修為提升,卻絲毫沒有第一時間查看究竟過去了多少的日子!

良久過後,知道這一切的霍若曦,這才滿臉尷尬之色的、近乎討好地堆起笑意地來到王旭面前,說到:「好師弟,不要生氣了!剛剛是師姐不對,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再計較了嗎,好不好?」

「不好!不能就這麼算了!你可是連續三次欺負我!」

「你是一個男子漢了嗎!不要這麼小氣了……」

「正因為我是一個男子漢了,才更要言出必踐,說一不二!」

「但那是針對外人的情況嗎!我們是什麼關係啊!我們可是最最親密的同門師姐弟啊!」

……


近半個時辰過後,霍若曦終於安撫下了王旭,臉上有著絲絲的凝重之色地,與王旭、紫玉妖王二人,站在身後還有著一尊淡淡紫色光芒神女法相的茹夢子跟前兩丈開外!全神貫注地觀察著這時的茹夢子身上的變化! [正文]第一百三十一章極陰之體茹夢子

————

王旭三人一臉擔憂地注視著茹夢子之時,王旭聽到神識中傳來了七殺聖尊的話語。讓王旭微微有些詫異的是,知道外面情形的七殺聖尊,語氣中赫然有著那麼七分的訝然。

「王道友,你的這位二師姐,和你的關係不錯吧!不過,老夫可以告訴你,她這回有難了!老夫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女娃子竟然隱藏得這麼深!」

突然之間聽到七殺聖尊的這番言語,王旭心中大驚。頓時分出部分神識,顯化在七界塔中的紅色王旭法相身上,對著正端坐在宮殿前方的七殺聖尊焦急地說到:「尊老,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我二師姐她怎麼了?你是不是知道她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見到王旭一時之間問出了這麼多的問題,還有著這麼一幅擔心急切的表情。不知怎麼的,七殺聖尊的心中卻不有著一絲絲的觸動,更是有著些許的怪異神色。因為以他對王旭的了解,王旭應該不是那種沉迷於女色,或者會處處留情之人。

甚至可以說,王旭在七殺聖尊的印象中,就是一個果敢、狠辣的具備一些真正武修必需要有的性格。之前他和紫玉妖王見到王旭對二女的保護,也不過是認為,王旭只是簡單地看在同門之誼上,才會有的舉動而已!

如今見到王旭的這番表現,人老成精的七殺聖尊相信,茹夢子和王旭之間,絕對不是簡單的同門師姐弟的關係,這其間必然還有著他不知道的內情。心中有著懷疑的七殺聖尊,頓時將部分神識脫離本體,覆蓋在茹夢子身上,細細地察看著!

片刻之後,老謀深算的七殺聖尊,感受著從茹夢子的識海能量中傳來的點滴的,蘊含著王旭識海能量的氣息后。他的嘴角露出一絲絲的笑意,他儘管還不清楚王旭和茹夢子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他卻多少明白了兩人之間的一些關係!

想到這裡,感受著茹夢子識海中散發出來的明顯的紊亂氣息,七殺聖尊知道最多也只有著一個時辰的時間之後,必須得到外界力量的引導。否則,紊亂的識海能量極可能讓茹夢子陷入走火入魔之境。他收回神識后,對著紅色王旭法相說到:

「王道友,你二師姐的具體情況,老夫現在與你簡單地說說。不過,你現在必須在一個時辰過後,將你的神識入主你師姐的識海中,將她那已然即將崩潰的識海能量進行引導!這之前,老夫必須將一些要謹記的事項,詳盡地給你說說!」

七殺聖尊這麼說,王旭卻是大為懷疑地說到:「尊老,你是在說笑吧!誰都知道,在其他修者本體沒有同意的情況之下,冒然闖入別人的識海之中,搞不好只會落得個雙雙走火入魔的境地啊!」

不想,七殺聖尊也竟然是點頭同意說到:「王道友說得不錯。但是,你二師姐的識海能量對道友你來說,絕對不會有著任何的排斥現象。或許這世上也就王道友你能夠,不經你師姐本體同意的情況之下,進入她的識海中了!」

說到這裡,七殺聖尊臉上有著一絲笑意,帶著三分的戲謔之色看著王旭,說到:

「王道友,你不會認為老夫看不出來,那個女娃子的識海能量中有著道友你的識海能量氣息吧!也就是說,其實你們兩人之間的識海能量已經有著一種天然的共性了!彼此之間不論你們的本體意志如何,他們是不會有著任何的排斥現象的!

若非是時間來不及,老夫倒是很有興趣聽聽你們兩人之間發生的事情。為何那個女娃子的識海中會有著道友的識海能量氣息!並且,老夫也能夠感覺到,那個女娃子的識海也絕對不是普通的藍色識海,似乎也有著進化的能力!」

七殺聖尊說到這裡,通過王旭法相,他也發現這時的王旭是想起了什麼,整個人的神識波動極其明顯。知道自己猜測得不錯的七殺聖尊,似乎也在細細地算計著什麼,片刻之後,七殺聖尊這才接著說到:

「王道友,其實依著老夫的本意,是要趁這個機會,將這個讓老夫現在都覺得看不透的、有著這種特殊體質的女娃子,就此抹殺的……」

突然之間聽到七殺聖尊說出這麼一句話,王旭法相失聲說到:「什麼?尊老,你這是什麼意思?我二師姐哪裡礙著你了?」

「王道友,你不要過於激動。老實說,若非老夫現在已經是道友的開天神獸,與道友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老夫就是知道了那個女娃子的秘密,也不會過多在意的。但是,現在的這種情況之下,老夫和道友已經是緊緊地捆綁在一起了!

自然而然地,老夫就必須一切從道友的根本利益出發,儘可能地消除道友身邊的一切不利因素!否則,一旦道友真正地意外殞落,縱使老夫開啟了久遠記憶,也只能落得個魂飛魄散,徹底從這個真實大世界中消失的局面!」

七殺聖尊說到這裡,發現這時的王旭顯然還是不能為剛剛自己所說的那句話而釋懷。但是,七殺聖尊也似乎是有意說出那個事實,只見七殺聖尊對王旭如此看重茹夢子,也有著點滴的無奈之色。沉思片刻后,說到:

「王道友,老實地說,你對你的這位二師姐究竟了解了多少呢?」

七殺聖尊的疑問卻是讓王旭愣了愣,他不明白七殺聖尊為何會問出這樣一個問題。儘管心中對剛剛七殺聖尊表示要對茹夢子趁人之危一般的將她抹殺,而有著大大的不滿。但是,王旭看到這時的七殺聖尊一臉嚴肅的模樣,也不由得將不悅之意暫時壓下,說到:

「我除了知道二師姐是來自於水月凈齋,師從水月凈齋的當代掌教靜如道人,修習的是水月凈齋的鎮宗之法訣妙法蓮華經之外。其他的,二師姐也沒有與我說過!不過,尊老,你究竟要說什麼?」

七殺聖尊聽到王旭的講述后,露出了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他的臉上充滿著罕見的凝重之色,對著王旭說到:

「王道友,老夫可以這麼與你說吧。你的這位二師姐,隱藏之深絕對不是你所能夠想象的。王道友,你現在仔細地想想,自從你接觸到你的這位二師姐之後,可曾什麼時候真正見識過她的真正實力!

換句簡單的話語就是,在你的印象中,你二師姐給你的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特別是關於她的修為方面的印象!」

儘管王旭還是對七殺聖尊的種種舉動感到很是不能理解,但是心中知道七殺聖尊確實不會做出對他不利的事情。是以,王旭還是滿臉不樂意地按著七殺聖尊的話語,陷入了沉思中!

不到百息的時間過後,漸漸回復過來的王旭,臉上竟然有著不出七殺聖尊意料之外的迷茫神色。看到王旭的這幅模樣,七殺聖尊胸中有數地說到:

「怎麼樣?王道友,你現在仔細想想后,是否有種很怪異的錯覺,你的這位二師姐,竟然似乎根本就從來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一般!

那好像是,你的二師姐儘管是與你們在一起的,但是,她總是能夠將她自己隱身於某一個空間點,能夠讓別人有意無意中,將她給忽略過去。

更有甚者你似乎覺得,雖然與你的二師姐有過一段日子的相處。但是,現在的你,仔細一回想,卻是駭然地發現相處的日子裡所發生的,有關於你二師姐的事情,總是有著一種模稜兩可、模糊不清的感覺!」

王旭每聽到七殺聖尊說一句,神識上的波動就大上一分,顯然七殺聖尊說的都是事實。這時的王旭,終於忍不住心中的駭然之意,問到:

「尊老,這究竟是什麼原因?為什麼與二師姐之間的事情,除了六年之前的那件事情之外,其他的真的都只是一種若有若無的感覺呢?難道是二師姐故意這樣做的?但是,她為什麼要這樣呢?」

看著王旭那有種被欺騙的感覺,七殺聖尊不由得暗自嘆息說到:「王道友,其實從這一點上,你是錯怪你的二師姐了。」

「是嗎?為什麼?」王旭不知怎麼的,一聽到七殺聖尊說出茹夢子並非是有意如此之後,心中這才感到好受一些。不過,他還是迫切要明白這其中的真正原因!

「王道友,其實這一切的真正根源在於你二師姐的特殊體質。她是一個擁有著數億修者中都難得一見的體質——極陰之體!」

「特殊體質?極陰之體!」王旭聽到七殺聖尊的解釋,心中卻是倍覺不解。不明白這其中關係的王旭,追問到:「尊老,我還是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這極陰之體的體質是什麼意思?與二師姐會有之前的那種表現又有著什麼關係?」

「王道友,你不要著急。在這之前,老夫想問一句,不知王道友可曾聽說過這無數的修者中,有著這麼一類人,他們先天就擁有著其他修者所不具備的優勢。那就是他們有著先天帶來的特殊體質。

擁有著特殊體質的他們,能夠有著其他修者都遠遠比不上的,與自然大道的先天的親和度。他們總是能夠憑藉著自身的體質,獲得領悟自然大道中某一方面規則的無與倫比的天賦!」

王旭知道七殺聖尊所指何意,但是王旭確實對這方面沒有著太多的了解。因為自小知道王旭的來歷必定不凡的南宮紫怡,有意識地不讓王旭知道太多的事情,也是為了防止王旭會過多地分心。

是以,王旭只得說到:「尊老,我對這些不太了解!你就說說吧,這和二師姐又有何關係?」

七殺聖尊對王旭的回答卻是大為不解,他似乎不相信以王旭的神秘來歷,會不知道這些基本的武修界中的知識。心中有著一絲疑惑的七殺聖尊,看著一臉坦然的王旭,知道王旭確實是不明白后,也只能大嘆王旭是一個怪異的矛盾體!

理了理思緒后,七殺聖尊說到:

「王道友,其實簡單說來,擁有著特殊體質的修者,儘管確實有著先天的優勢,能夠與某一自然大道的規則有著絕對的領悟天賦。但是,他們在某一程度上說,也是一群悲哀的修者!

正所謂大道本有其平衡的一面,他們是有著由特殊體質所帶來的種種的優勢。但是,也同樣先天就有著一個巨大的缺陷,那就是每擁有著一種特殊體質的修者,都會相應地失去某項能力!

就拿你二師姐來說,她是擁有著數以萬計種特殊體質中的十一大類之一的極陰體質。先天上就對陰之規則有著無可比擬的領悟天賦。但是,她也有著一個致命地類似於遠古詛咒一般的不足!

而正是這種極陰體質所具有的極陰之力的作用,才會使得這個女娃子,總會不受控制地,將自己隱身於眾人的視覺盲區之中。這也是這類擁有著特殊體質修者的本能自我保持的舉動,是一種無意為之的習慣!」

七殺聖尊說到這裡,看著一臉不解之色地望著他的王旭一眼,這才接著說到:「敢問一句,王道友,你可知道你的二師姐應該有著不愉快地童年生活吧?而且老夫相信她在她的宗門中,也應該只是有著一小段的快樂師門生活,後來也是處處受到有意無意中的排擠!」

七殺聖尊的這番話語,卻是讓王旭不由不相信茹夢子的這種體質確實不是七殺聖尊,隨意說出來糊弄他的。有過六年前的那次神識中的意外的近十五載的親密接觸,王旭明白茹夢子確實是有過不幸的童年生活。

更進一步說,以她的武修天資,會被視為可有可無的棄子一樣送到劍宗為十年後的七彩戰台打前站。也足以說明,雖然水月凈齋的當代掌教名義上是茹夢子的師尊,但是,茹夢子也確實是在水月凈齋中受到排擠!

想到這裡,王旭不由得為茹夢子的體質而緊張,他擔心地問到:「尊老,那二師姐的這種體質,究竟對她產生了什麼影響呢?」

七殺聖尊見到王旭的表情,也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回想著腦海中的關於十一大類特殊體質的種種駭人聽聞的傳說。這時,就是七殺聖尊都在猶疑讓王旭在這個時候救下茹夢子,這個決定究竟是對還是錯的。 [正文]第一百三十二章二次的親密接觸

————

沉思片刻后,看著一臉堅決和擔憂神色的王旭,七殺聖尊只得心中暗自嘆息,拋開那個不切實際的想法。他臉色都有著微微的畏懼之色,說到:

「擁有著十一大類特殊體質的修者,都會缺乏相應的一項體質,而這種缺失的體質就會從她身邊與她最為親密的人中,在不知不覺中,源源不斷地汲取著。而且是強行地汲取,不在她和她身邊之人的意願控制之下!

就說擁有著極陰之體的你的二師姐,正是有著這樣的體質,是以,她也就是先天性地極度缺乏了極陽體質。王道友,想必你也明白任何生靈都是陰陽二氣皆存的,陰陽二氣和五行元素,是七種任何生靈體內都必不可少的組成部分!

是以,你的二師姐,從剛剛出生開始,極度缺乏極陽體質的她就會潛移默化之中將她最為親近的雙親中,代表著生機的極陽元素汲取到她的體內。更為糟糕的是,因為這十一大類特殊體質的人,在極度缺乏相應元素的同時,也是有著不能夠長期儲存相應元素的缺陷!

這種雪上加霜的局面,才會最終造成你二師姐的雙親乃至於她的其他親人,在為她不知不覺、源源不斷地充實著代表生命之力的極陽元素后,會早早死去!是以,老夫之前才會猜想,她的童年應該會因為雙親的不在而不幸!

同樣地,她的師門生活也只會有著一樣的生活軌跡。在她的宗門發現這種情況之後,只是將她變相地支離宗門而沒有將她強行抹殺,就已經說明她的宗門確實是有著惜才之心。不忍心將她活生生地抹去了!

因此,當老夫發現王道友和你的二師姐有著無意之中造成的親密關係后。老夫才會心中生起將她抹殺的心思。老夫委實擔心由於道友和這個女娃子的關係,會使得她從道友這裡源源不斷地強行汲取道友的生命之力!」

感覺到七殺聖尊的所說的是事實的情況后,王旭一時之間也是思緒萬千。但是,僅僅是片刻之後,就在七殺聖尊認為知道這一切之後的王旭,以王旭的殺伐果斷應該知道下什麼決定時,卻發現這時的王旭,眼神中的著一絲七殺聖尊都為這微微動容的執著之色!

隱隱有著猜測地七殺聖尊試探性地問到:「道友,你現在還準備救治這個女娃子嗎?」

「救!我王旭向來相信武修之心乃是大無畏之心!既然機緣之下,讓我遇到了二師姐,那就說明這也是屬於我王旭的一份冥冥之中的緣分!武修之心,與天爭、與地斗的大勇之氣,豈能因為這個體質的傳說而退卻!」

王旭堅定地下了這個決定之後,一股玄之又玄地氣息頓時從王旭的身上升騰而起。不明就理的王旭,只是感覺自己似乎很是享受這股突然之間降臨的氣息。但是,一邊的七殺聖尊卻是在感受到這股氣息之後神色劇變。他失聲說到:「十大蘊含無上大道至理的浩然正氣!」

片刻之後,七殺聖尊隱隱猜測出來,或許正是因為王旭能夠在知道有著極陰體質的茹夢子,會對他產生巨大傷害的情況之下,還能夠不放棄她。這是一種大無畏的隱隱符合自然大道中的浩蕩正氣的至理,是以,天地法則才會在這時降臨這股對救治茹夢子是如同雪中送炭一般的自然之氣!

想通這一點的七殺聖尊,心中也不得不為王旭的大氣運而嘆服。以王旭現在的年齡和修為,卻能夠獲得天地法則降臨的浩然正氣!

田園萌寶:農家俏廚娘 ,但是,只要有著這麼一絲的浩然正氣的存在,就足夠讓王旭在以後的武修大道上,破去眾多陰邪之氣,定本心,讓他獲得更為暢通的修鍊之道了!

七殺聖尊微微愣了愣神后,說到:「王道友,現在已經過去半個多時辰了。你既然決定要救治這個女娃子,老夫身為道友的開天神獸,也不可能阻擋於你。不過,有幾點道友一定要切記!否則,搞不好真的會只落得個雙雙殞落的下場!」

七殺聖尊看著臉色嚴肅地看著他的王旭,這才稍微放下心來,接著說到:

「主要的也就是兩點:一則是在道友進入女娃子的識海中,必須以道友的神識為主導。換句話說,道友必須對女娃子的舉動不加以理會,接管女娃子的識海能量,這才可能真正幫到已經不能控制自己識海能量的你的二師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