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小事。」林天很自信的說道。

用手輕輕的彈了一下李子豪的小雞.雞,李子豪被痛的嗷嗷大叫,額頭立即上滲出很多汗水,兩排牙齒直打顫。

「爸,我們回家吧?我不治了,這小子想玩死我啊。」李子豪咬牙切齒的喊道。

「別廢話,給我忍著。」李立善語氣強硬的說道,無論如何,李家絕對不能斷後。


林天的嘴角劃出一絲玩味的笑意,剛才用手彈李子豪的小雞.雞,確實是在玩他。

接著,進入正題,林天一個手刀砍在李子豪的脖子上,讓他昏迷過去,免得李子豪嗷嗷大叫影響他治病的心情。

隨後,林天單掌伏在李子豪的小腹處,一股真氣順著手掌進入李子豪的體內,一邊替他修復鳥蛋,一邊逼出腫大的小雞.雞裡面的淤積的血水。

撲哧……

李子豪的小雞.雞噴出好多的血水,紅腫也漸漸的消散,林天看了一眼李子豪的小雞.雞,眼眸中閃出一絲鄙視,嘖嘖,這玩意真小!

最高興的莫過於李立善,沒想到林家的這個廢材少爺真的有兩把刷子,竟然真能把他兒子給治好,這下好了,李家有后了。

「呼……」林天長呼一聲,收回了真氣,幸虧已經是練氣一層了,現在可以隨意的輸出真氣,經脈完全沒有任何的負擔。

「好了?」

李立善有些驚詫,這才短短的三十秒而已,病就治完了?一百二十萬也太好賺了吧?

「算是吧。」林天淡淡然的解釋道:「我只治好了一個鳥蛋,另外一個已經壞透了,再怎麼修復也是死的,另外,治好的那隻鳥蛋也不是很穩定,現在只是暫時讓它有了活力,但三天後你要帶你兒子過來接受第二療程的治療。」

「還有第二療程?太坑爹了吧?」

李立善和他的小夥伴都驚呆了!本打算林天治好李志豪之後把林家給抄了的,可沒料到這治病還要分療程,若是今晚把林天給廢了,三天之後,李子豪沒人醫治,又變成了太監怎麼辦?

而且,李立善根本無法保證,自己的兒子在這三天之內能和女人發生關係並且留下李家的種。

就算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成功率,李立善也不敢冒險,只能狠狠的咬著牙,道:「明白了,三天後我們再來複診。」

隨後李立善讓人抬著李子豪離開了林家,三百多人興沖沖地來,卻灰溜溜的走,倒是一副有趣的畫面。

「對了,來的時候別忘了帶第二療程的治療費,給你打個五折,收你六十萬。」林天沖著走遠的李立善大喊道。

卧槽!包括李立善在內的三百多人齊刷刷的做了一個踉蹌的動作,三百多人差點摔了個嘴啃地,要是真的摔倒了,那場面,相當壯觀!

他們yu哭無淚,在心裡鄙視著林天,無恥!太尼瑪無恥!不帶這樣玩的!

可李立善還能說啥呢?只能默默的受著!

林天的嘴角扯出一絲笑意,李立善那點花花腸子,他還是能看出來的,他故意不把李子豪完全治好,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林家不遭殃。

不過,白白賺了一百二十萬,心情還是很不錯的,從貧困直接邁入小康啊!

; 「林天。」

打發走李立善,林天正準備回去洗澡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轉身一看,原來是方玉瑤,後面還跟著她的死黨唐悅。

「你們怎麼來了?」林天有些疑惑,大半夜的不睡覺,兩個靚麗小妞出來亂跑,萬一遇到打劫的怎麼辦?

方玉瑤跑到林天的面前,探著頭向走遠的李立善看去,臉色有些慌張,問道:「剛才是不是李立善找你麻煩的?」

林天白了方玉瑤一眼,氣憤的說道:「還不是你惹的禍,把他兒子的鳥蛋踢爆了,李立善惹不起你的局長老爸,把氣撒到我們林家來,差點把我們林家給拆了。」

方玉瑤吐了吐舌頭,笑嘻嘻的說道:「別那麼小氣嘛,你不是都搞定了嘛。」

「就是,瑤瑤姐可是第一次踢男人的鳥蛋,無論闖了什麼禍,作為未婚夫,你應該全力支持的。」唐悅急忙附和著,在她看來,方玉瑤做出任何的事情都是正確的。

「你給我閉嘴。」方玉瑤瞪了唐悅一眼,雖然對林天的印象大有改觀,但要她嫁給林天門都沒有,以前林天懦弱膽小,她討厭,現在囂張狂妄,她更加的討厭。

林天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沒好氣的問道:「你們這麼晚來我家幹嘛?不會是來給我答謝送禮的?」

白天打了兩場架,可都是為了方玉瑤而出手的,按理說,方玉瑤應該好好的謝謝他,答謝就算了,送禮是必須要的,要是沒想好買什麼禮物,可以直接送錢,林天不覺得俗氣。

「呸,老娘可沒那份閑心。」方玉瑤輕啐道:「我們是來找林爺爺看病的。」

林天仔細的打量著方玉瑤和唐悅,疑惑道:「你們兩個小妞,臉色紅潤有光澤,沒啥毛病啊?」

林天轉而一想,是不是于思怡生病了?怎麼會突然生病呢?白天不是還好好的么?

「不是,是我的小白生病了。」唐悅閃動著大眼睛,晶瑩的淚水嘩啦啦的流了下來。

小白?林天一怔,就是那條燭龍?修真界的靈獸怎麼可能生病呢?隨即說道:「小白呢?讓我看看。」

唐悅擦掉眼角的淚水,從包包里拿出了小白,此時的小白渾身無力,身體蜷縮在一起,通體的藍色,哪還是小白?分明變成了小藍。

林天也很驚奇,要說小白進化成燭龍起碼還要一百年,而且皮膚應該向火焰色轉化,怎麼會是藍色呢?

「喂,你到底能不能給小白治病啊?不能就別浪費時間,我們去找林爺爺。」方玉瑤見林天半響不說話,很不爽的說道,就知道這個廢材沒有真才實學,論醫術,在華夏誰能比得過林老爺子?

「我當然能治,再說了,老爺子又不是獸醫,怎麼給小白看病?」林天揮了揮手,又道:「我們先進去,再給小白來個大檢查。」

隨即,幾人走進了林家大院。

……

林老爺子並沒有睡覺,一直在書房裡看書,見福伯走進來,輕聲的問道:「立善堂的人都走了?」

「是的,老爺。」福伯很恭敬的答道。

「林天這小子還真有點能耐的,居然把李立善給打發走了。」林老爺子的嘴角劃出一絲滿意的微笑,其實他早就知道李立善要來林家,卻刻意不去見他們,而是讓福伯去找林天處理。

林老爺子就是要看看,林天是不是真的有兩把刷子,果然,林天輕而易舉的把立善堂給趕走了。

「老爺,這下您該放心了吧。」福伯也是欣喜的說道。

「是啊,還以為我們林家就此衰敗了呢。」林老爺子放下手中的書,深深的嘆了口氣,仰著頭看著天花板,眼神中閃出一絲安慰,或許真的是祖宗保佑,不讓林家就此敗落。

……

小院子里,林天、方玉瑤還有唐悅,三人圍著石桌,看著石桌上的小白。

「林天,小白到底得了什麼病啊?」看了大半天,方玉瑤有些煩了,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

林天也是一時找不到門路,靈獸生病還是第一次看到,壓根無從入手,用手按了按小白的肚皮,問道:「小悅,小白最近吃了什麼東西了么?」

「沒有啊,小白從來不吃東西的。」一直緊張的看著小白,見林天問話,唐悅難過的嘟著小嘴兒說道。

林天點點頭,小白是靈獸,是不會吃五穀雜娘的,甚至連肉都不會吃,唯一吃的就是仙草或者修真者的真氣。

真氣?林天的腦海中一道閃光劃過,頓時想起來早上小白突然襲擊他,吸走了他三分之一的真氣,難倒是因為自己的真氣讓小白生病的?

林天凝了凝神,然後用一根手指按住小白的肚皮,一道真氣順著手指進入小白的體內,小白立即痛苦的嘶叫著。

「林天,你幹嘛?」見小白痛苦的掙扎著,唐悅心痛的大喊道。

林天沒有理會唐悅的大喊大叫,繼續向小白的體內輸送真氣,另一隻手死死的捏住小白的頭,迫使它張開嘴。

哧……

小白像一隻泄氣的皮球,從嘴裡噴出好多藍色的氣體,轉眼間,藍色的身體變成了白色。


方玉瑤和唐悅都驚呆了,就像變魔術一樣,怎麼也想不到,小白居然能噴出氣體,太神奇了。

「好了。」林天鬆了口氣,感覺小白的運氣也太好了,若小白是一般的小白蛇,他才懶得去救呢,可小白是靈獸燭龍的幼雛,這就另當別論了。

能在地球擁有一個修真界都非常稀有的靈獸,真他媽.的太奢侈了!

「小白,你嚇死我了。」見小白好起來,唐悅的眼淚有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很溫柔的把小白捧在手心,湊到臉蛋上愛撫著。

「小白到底是怎麼了?」方玉瑤只看到林天在小白的肚子上一直按著,然後小白的病就好了,這也太神奇了點。

「也沒多大的事,就是吃飽撐的。」林天笑道。早上小白咬了他一口,還把他三分之一的真氣給吸食了,估計小白來到地球后,壓根什麼東西都沒有吃過,好不容易逮到一個修真者當然會猛吸真氣,就像一個好幾天沒有吃東西的餓漢,一通猛吃后,不被撐死就阿彌陀佛了。

ps:求推薦票收藏!!!免費的推薦給點唄!!!急需!!!

; (新書求推薦票求收藏!!!)

「吃飽撐的?」


方玉瑤覺得林天說的話莫名其妙的,完全聽不懂,小白是唐悅的爸爸從原始森林帶回來的,還特意囑咐過唐悅,不需要喂小白任何的食物,因為小白壓根就不吃東西。

一開始她們還擔心小白不吃東西而被餓死,可一個多月過去了,小白依然活潑亂跳的。


所以,方玉瑤很懷疑林天話中的真實性,鄙視的看著林天,心說,狡猾的狐狸,你治好小白純屬偶然,或者就是小白自己好起來的,壓根和你沒關係,還編什麼吃飽撐的,放屁!

林天也察覺到方玉瑤鄙視的眼神,不屑的撇著嘴,反正說了她也不懂,也懶得和她多費口舌了,巨.胸怪!

「少爺,你的洗澡水準備好了,啊!少nǎinǎi也在啊!」小可的手裡提著一隻木桶從房間里出來,看到方玉瑤時,臉色立即變得有些慌張,方玉瑤可是少nǎinǎi啊,要是被她知道少爺的房間里藏著一個女人,可就出大事了啊。

「誰是少nǎinǎi?」方玉瑤狠狠的瞪了小可一眼,氣憤的罵道:「老娘什麼時候說過要嫁給林天這個混蛋的?左一句少nǎinǎi,右一句少nǎinǎi的,再說一句我撕爛你的嘴。」

小可被嚇得連退好幾步,半個月前還能和她好好說話的方玉瑤,這時怎麼變得那麼凶?

「小可,你先下去吧,我待會再洗澡。」林天知道小可不是方玉瑤的對手,揮了揮手道。

「小悅,我們回去吧。」既然小白的病好了,也沒必要留在林家,方玉瑤拉著唐悅的手就要往外面走去。

嘶嘶……

小白像是聞到什麼東西似的,從唐悅的包包里竄了出來,速度很快的向林天的房間里游去。

「小白,你去哪?」唐悅急忙跟著小白跑進了林天的房間,萬一林天的房間里有什麼髒東西被小白誤吞了,豈不是又要生病了。

林天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小白還真是靈獸,它怎麼知道房間里有人?不會是要去咬隱門的小妞吧?

想一下,還真有可能,隱門和古武世家一樣,是地球上的修真者,小白一定是聞到隱門小妞身上的內勁,才竄進去的。

要是隱門小妞被小白咬一下,體內的內勁絕對會被吸乾的。

頓感不妙,林天也快速的跑進了房間,得趕在小白咬下去前,把隱門小妞給救下來。

小白游進林天的房間,繞過房間里林天準備洗澡的大木桶,然後游到床邊的桌子上,一口吞掉之前林天從隱門小妞.胸.罩里得到的白色東西。


「小白,你又亂吃什麼了?給我吐出來。」唐悅嬌聲的呵斥道。

擦!

林天跑進房間,見小白沒有咬隱門的小妞,頓時送了口氣,可看到桌子上白色的東西不見時,心裡的怒火噌噌的往上冒。

林天揪住小白的尾巴,讓它頭朝下,邊抖動邊罵道:「你丫的給我吐出來。」

本來林天還不知道那團白色的東西是什麼,可現在知道了,既然靈獸喜食沾有靈氣的東西,那團白色的東西一定是對修鍊有幫助的靈藥,不然小白也不會把它吞到肚子里。

林天也明白古武者為什麼要追殺隱門的小妞了,一定是因為他們知道小妞有這樣的靈藥,才起了歹念,想佔為己有。

要不是看在小白是靈獸燭龍的份上,林天恨不得直接把它開膛破肚,把靈藥取出來了。

小白似乎聽懂了林天的話,可它就是不願張嘴,好不容易到嘴的靈藥,怎麼可能吐出來呢?

「林天,你快放了小白。」見林天如此的虐待小白,唐悅哭著大喊道。

「林天,你混蛋。」方玉瑤衝過去把林天推開,從他的手裡搶過小白送到了唐悅的手裡,又指著林天的鼻子罵道:「你太可惡了,居然欺負一條小蛇,你看把小悅給嚇的。」

林天被推開后,等他再神識掃到小白時,那團白色的東西已經被小白被消化了,大量的靈氣被小白佔為己有。

深深的嘆了口氣,只能怪自己眼拙,沒看出那團白色的東西是靈藥,卻被小白撿了個現成,也好,有靈氣作為食物,小白暫時死不了。

「瑤瑤姐,林天的床上有女人哦。」唐悅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指著床上躺著的隱門小妞,還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是不是林天從外面找來的小姐啊?」

「啊?」方玉瑤一怔,扭頭一看,吃驚的把小嘴兒張的老大,床上還真的躺著一位絕色美女。

天哪!林天居然叫小姐來家裡玩,太禽獸了。

「你們別亂說,她受傷了,我把她帶回來治療的。」林天極力的保持平靜,這種事情不能慌張,不然可就真的說不清了。

「撒謊,你剛才還說要在房間里洗澡的,你怎麼不把這個女人弄到其他房間去?分明是想一起洗鴛.鴦.浴?」唐悅明察秋毫,揭穿了林天的謊言。

「一定是這樣的,真沒想到,你居然是一個色膽包天的禽獸、色.魔。」方玉瑤難得附和唐悅一次,然後拉著唐悅的手道:「小悅,我們去告訴林爺爺,讓他老人家來扒了這個禽獸的獸皮。」

嗖……

方玉瑤和唐悅正要離開時,床上一直昏迷的隱門小妞突然醒了,噌的從床上蹦起,身形一閃便來到她們的面前,一腳踹倒唐悅,用手扣住了方玉瑤的脖子,帶著方玉瑤逃到了外面。

「小悅,沒事吧。」林天連忙扶起唐悅,見並無大礙,便就追了出去。

院子里,隱門的小妞用手緊緊的扣住方玉瑤的脖子,只要她稍稍用力,方玉瑤就立馬香消玉殞。

「別動!再上前,我要了她的命。」隱門小妞見林天走來,冷冷的精告一聲。

林天有一些激動,現在再看這個隱門小妞,竟然和嫣然有六分的相似,特別是眼神,冰冷中透著柔光。

「美女,你別激動,有話好好說。」林天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滿臉笑意的說道。

「別廢話,把天靈草還給我……」隱門小妞依然臉色冰冷,剛才她摸了一下胸.部,發現胸.罩裡面的天靈草不見了,不用想,一定是被林天偷走的。

; 可話還沒說完,隱門小妞便感到自己的臉火辣辣的燙,隨即意識到什麼羞人的事情在她的身上發生過,要是她沒看錯,林天應該是個男人。

男人?隱門小妞頓時把眼睛瞪得老大,天靈草是放在她的胸.罩里的,要是被林天偷去的,也不就是說,林天曾經脫過她的衣服,而且還看過她的胸.部?

「天靈草?」林天終於知道那團白色東西的名字,嘴角劃出一絲苦笑,說道:「美女,真不好意思,你的天靈草被小白給吃了。」

「什麼?」隱門小妞獃獃的怔住了,她費盡千辛、冒著死亡去古武世家偷出的天靈草居然被人吃了?若是古武者吃了還能提高修為,可若是普通人吃了,一點用處都沒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