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路法也道:「陛下,我們還有很多需要修的東西,這一次戰爭破壞了很多房屋,這都是要大量的奴隸去修理的。」

其他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看那表情也是一樣的疑問,就算是海格也不例外,不是他們心狠不管平民的死活,也不是想不到用這樣的方式收買人心,而是天穹大陸就只有這樣的習慣,林影對這些倒是有些理解。

就好比他以前的那個世界,在酒店吃飯要給錢一樣!

「流雲帝國剛剛統一,不宜多生事端!」林影道:「所以,穩定只住民心最重要!」

「陛下,您是想用這一招來收買人心嗎?」海格到底是魔法師,林影話剛落他就明白了,當下猶豫的道:「這樣或者對平民是一個不錯的結果,也能穩定大局,但是軍隊怎麼辦?沒有奴隸的話,那些平民的住所又要怎麼辦?我們缺少大量勞動力。」

「軍隊的事暫時不著急!」林影搖了搖頭,淡淡的道:「我查看過地圖了,距離流雲帝國最近的也不過是白山和黑水兩座城市,他們的實力都不算強,和流雲差不多,而且內部以傭兵為主,我們還有不少捲軸,只是用來防守的話,還是沒有什麼問題,至於平民的房屋等,就花錢雇傭本來應該成為奴隸的那些人吧!」

路法和海格等人對視一眼,為難的道:「陛下,咱們的庫房內,沒那麼多錢了!」

「錢不是問題!」林影眼神轉冷,淡淡的道:「我要是沒記錯,還有一個大型商會在流雲帝國,而且自身的實力不低!」

眾人心裡一冷,都知道林影說的是誰,白銀商會!

林影這就要對白銀商會下手了嗎?這才剛剛統一流雲帝國。


「陛下!」路法在一旁猶豫的道:「白銀商會的勞倫斯已經來過了,表示願意臣服我們……不過,我並沒有給他答覆!」說道最後,路法生怕林影會誤會一樣。

「願意投降啊!」林影低聲一笑,淡淡的道:「好啊,我接受,但是白銀商會的必須交出十萬金幣作為投降的條件,至於武力,我就不撤銷他們的護衛了,還有,以後買東西,必須以我為優先,否則……滅族!」

眾人再次苦笑,眼中更是掩飾不住的古怪。

林影還真是幹什麼都不顧忌的暴君,直接挑明了說他自己是特殊的,要是別的貴族,怎麼也會委婉點說,皇族有特權,他直接就說他自己!

雖然皇族就剩下了他一個,但是這也太粗魯了吧!

眾人心裡都不禁開始想,是不是要找一個禮儀老師來教教林影貴族的禮儀了,但是誰敢?這傢伙可是因為當初那麼一點事就要了白銀商會十萬金幣!

就算白銀商會能拿出來,那也要元氣大傷了,嘴上說的好聽,不減對方的那些武力,但是沒了錢,武力就算想維持也維持不住啊!

「還有什麼事嗎?」林影又將目光看向了路法。



「有!」路法遲疑的道:「關於登基大典,還有格里斯那裡有一個先皇遺物……」

「先皇遺物扔到我的房間里去!」林影懶洋洋的道:「登基大典這種東西,隨便搞搞就行了,軍隊先由墨真統領,瑣事由路法處理,另外……」林影將目光看向了海格。

就在海格膽戰心驚以為林影要對他下手的時候,一句讓海格心花怒放的話語響起。

「海格,我命令你組建一支魔法部隊,還是老樣子,不管什麼級別的都要!」

「是!陛下!」海格一臉的激動,讓他組建,那是不是說明,他以後就是宮廷法師團團長了!?

「卡其、布魯、美斯特,你們三個人給我招攬流雲帝國的鬥氣高手!」林影又將目光看向了其他三個人。

「是!」這一個命令就讓幾個人有點發愣了,這麼大範圍的召集有什麼用嗎?戰士可不是法師,他的數量很多,人多就不好管理,而且各方面都參差不齊,這樣召集在一起,簡直就和雇傭兵差不多,皇帝到底打的什麼主意?

他們不知道,林影還真打的是雇傭軍的主意。

……

林影是流雲帝國的皇帝了,他的命令自然優先執行,效果好的讓路法都傻眼了,按照大陸的規矩,戰敗的一方,領地內的平民則全部都會變成奴隸,比如最後和林影展開決戰的格里斯的勢力範圍。

當林影不要奴隸這一道命令下達后,膽戰心驚甚至心如死灰的格里斯領地內立刻就傳來了驚天動地的歡呼,緊接著林影的第二道命令下達。

雇傭平民去修整流雲帝國因為戰爭的損壞,比如倒塌的房屋,破壞的道路。

這個命令出現后,立刻就有數量不少的人接受了雇傭,其中尤其以格里斯勢力範圍內的人最多,而花的錢卻比正常的要少。

只是這個數量依舊很難在最短的時間內修整流雲,對此,路法無奈的嘆了口氣,就知道會是這麼一個結果,難道陛下真的以後,他的兩項政策下達后,這些平民就會感激的主動幫忙嗎?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但是房屋和道路之類的又是必須快速修好的,加大雇傭金的話,財政上又跟不上,無奈之下,路法只好又找到了林影。

「有好什麼就說什麼,這裡又沒有外人!」林影看著路法唯唯諾諾的樣子,不禁失笑。

「陛下,那些平民根本就不識好歹!」路法見到這裡就落雪一個人,也忍不住了,把事情的原原本本都說了出來,這才道:「別的不說,道路如果不修好,會嚴重影響到國家的發展!」

… 「呵呵,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林影輕笑一聲,不在意的道:「不就是因為人少而修的慢了點嗎?慢就慢吧,無所謂!」


「陛下!」路法無奈的道:「現在流雲帝國就靠收稅支撐了,一個是內部的稅,一個則是過往的商人的稅,您既不讓收國內的稅,要是道路壞了,沒商隊經過,我們就真的要在經濟上出問題了!」

「這樣啊!」林影也開始感覺有點頭疼了,想了想道:「能不能賣些東西,換點錢?!」

「咱們沒什麼好東西啊!」路法無奈的苦笑道:「現在唯一值錢的,大概就是它了吧!」說著路法指了指在一旁,格里斯手上的先皇遺物!

「格里斯的東西呢?」林影翻了翻白眼,這東西是絕對不能賣;

「那麼東西咱們大部分都用的著!」路法連忙道:「比如重甲,比如魔法裝備,還有魔晶和獸皮,這些都是寶貴的戰略物資啊!」

「那就做點生意吧!」聽到魔晶和獸皮,林影眼睛一亮,嘿嘿笑道:「路法,你把咱們流雲帝國周圍的城市地圖給我一份,要詳細點的,還有,去白銀商會把他們的銷售表給我一份,我看看都是什麼東西比較值錢!」

「是!」路法猶豫了一下,道:「陛下,您不收稅我還能理解,但是為什麼不要奴隸,而且現在咱們……」

「你是在氣我主動放棄了奴隸和稅收,平民卻沒有幾個感激的吧!」林影淡淡一笑道:「放心吧,路法,不懂得感恩的人,他們的空間永遠都只有那麼一點大!」

「是!」路法看的出林影沒有改變主意的意思,只能點了點頭,恭敬的退下了。

「來,小落雪!」看到路法離開,林影立刻賊兮兮的看著落雪,張開雙手道:「過來,讓我抱抱!」

「陛下!」落雪俏臉通紅,但是沒有抗拒的來到了林影身邊,任由林影擁住了她……

麻煩事遠遠不止路法說的那麼少,現在立國了,很多隱患反而爆發出來出來,首先就是卡其幾個人,國家都建立了,他們自然也不甘示弱,紛紛開始組建自己的班底,除此之外還有流雲帝國其他大大小小的勢力也開始希望得到林影的召見,希望能得到一個爵位。

一個兩個也就罷了,但是讓路法不可思議的是,數量居然慢慢增加到了一個讓他都感覺恐懼的程度,甚至已經達到影響國家的問題了。

而且因為林影下達招募法師和鬥氣戰士的命令,本來抄家的時候,得到的錢很快消耗掉了,就連修路的錢都快沒有了,在這種情況下,平民中都開始出現異樣的聲音。

無奈,路法只能再次找到林影。

「陛下,會不會是卡其幾個家族在搞鬼?」路法將情況彙報了之後,擔心的問道;

「應該不是他們!」林影有些惱怒的瞪了路法一眼,都是因為這個傢伙,他的小日子都沒有過幾天就結束了:「這一次,他們都是有功之臣,封爵幾乎是必然,他們沒理由找那麼多麻煩!」

「那……」

「那什麼那?」林影不耐煩的道:「把卡其、美斯特和布魯都找來,讓他們帶著人去給我殺,只要有一點不對勁的傢伙,就給我全部滅族!」

「陛下!」路法嚇了一跳,這簡直就是胡鬧,怎麼能這樣殺,這不是逼著那些人造發嗎?

「從今天開始起,我自封商紂王!」林影卻沒理會路法,淡淡的道:「你去通知卡其他們三個,帶著他們的人,把流雲帝國現在不對勁的人全部給我血洗了,但是每血洗一個人,就給我寫一份,要是出現誤殺,我就殺了他們!」

「還有,你把墨真找來,我有事要安排他去做!」

「……是!」

看著路法遠去的背影,林影扭頭看著乖巧的待在地上身邊的落雪,道:「落雪,你會不會認為我太血腥了!」


「陛下這麼做,肯定有您的理由!」落雪卻給了林影一個出乎意料的回答。

看著崇拜的看著自己的落雪,林影倒是有點納悶,這小妮子怎麼了,一副狂信徒的樣子。

林影不知道,以前的白起就是懦弱的代表,但是當他變成林影后,幾天時間內以墨真這麼一個武力,統一了整個流雲帝國,這本身就是一個奇迹,讓落雪這種處世不深的小丫頭這麼崇拜也是在所難免。

尤其是林影多次展現的強大力量,甚至秒殺了格里斯,更是讓落雪這個從小受盡欺負的女孩以一種近乎瘋狂的姿態,仰視著林影。

見到這樣的眼神,林影心裡暗爽的同時,也把準備問落雪的話咽了回去。

林影是在猜測,流雲帝國現在的背後,是不是有毗鄰他的黑水城和白山城的影子,這兩個城市雖然是以傭兵為主,但是內部要是沒有幾個大家族,那就怪了,他們一定不希望看到流雲帝國強大。

只是黑水和白山畢竟是以傭兵為主……

……

隨著林影的這一道命令的下達,整個流雲帝國掀起了一陣血雨,那些聯合起來的勢力都認為自己已經有了讓林影正式的資格,加上流雲帝國剛剛立國,需要一個穩定期,一定不會大動干戈,就連海格等人也是這麼認為。

畢竟,想收拾這些人,等國家穩定一些了,隨時都可以。

但是林影卻沒有那麼多的耐心,商、紂兩王當年殘暴不仁,最後都走向了滅亡,但是林影相信,他比他們更血腥,但是卻能把握住一些關鍵點,能讓他坐穩皇位的關鍵點。

要是海格等人聽到,一定會嗤鼻一笑,平民被你這一次殺戮不少,各種勢力被人近乎屠戮一空,你還有什麼關鍵點?要是沒有他們幾家的支持,你就等人完蛋吧!

但是,在林影的血腥下,幾個家族卻根本不敢亂來,甚至壓根不敢亂想,只是老老實實的聽從命令。

短短几天後,流雲帝國充斥著血腥味,但是卻以極快的速度穩定了下來。

… 「陛下,這幾天,一共殺掉了總共接近四萬人!」卡其面色發白的對著林影進行彙報,這幾天,殺人殺的他手都軟了,開始他對於林影的命令雖然震驚,感覺到林影的嗜血,但是也沒別的想法,甚至考慮著是不是藉助這個機會排除異己。

雖然林影要求殺的人都對他進行總結,但是那麼多人,林影怎麼可能都有發現。

但是第一天的殺戮結束后,根據消息,林影居然將他們三個殺戮的人的資料都細細的讀了一遍,甚至整晚都沒有休息。

得到這個消息后,卡其感覺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當時他腦子裡就一句話,幸好排除異己的舉動還沒有開始。

緊接著第二天,林影居然又在細細的閱讀他們的報告,這一回報告是卡其三個人親自送去的,他們親眼看著林影面前堆滿的報告,同時林影似乎很不在意的問了問,有些報告為什麼不詳細。

回來后卡其感覺自己的身體都是涼的,排除異己這種事,再也沒有出現過他的腦子。

同時,每天送報告都是卡其三個人親自去送,每次送的時候,林影都在很仔細的看,根本城主府的傭人的報告,林影每天離開那張辦公桌的時間,不超過兩小時,甚至吃飯的時候都在看。

至於睡覺,更是一點都沒有,但是林影依舊精神百倍,沒辦法,精神魔法師,就是精神力量強大,以林影的實力,別說幾天不睡覺,就算一個月都沒太大問題。

同時,每天都展開的血腥殺戮,讓卡其三個人的心也開始慢慢顫慄,他們也都是殺過不少的人屠夫,但是這樣的殺戮,他們都開始恐懼了,每天起來后,不是吃飯,而是先殺幾個人,這樣的生活,會讓人瘋掉。

慢慢的,卡其三個人對林影的恐懼,居然高的讓他們自己都感覺不可思議,甚至林影一個淡淡的眼神都讓他們心驚肉跳。

一個星期,一個星期內就有幾千人死亡,而殺戮還在繼續……

不和諧的聲音紛紛消失,流雲帝國內再也沒有一個人敢說林影什麼,有的只是在恐懼的面孔下,出現的讚美聲。

修路的速度也開始加快,在殺戮過程,更多人開始免費加入到修路的工程中,而且在殺戮中,數量不少的奴隸出現,也加入了修路中,讓路法笑的合不攏嘴。

任誰也想不到,林影這近乎瘋狂的殺戮,居然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就像林影說的一樣,不知道感恩的人,他們的空間永遠只有那麼大。

林影作為一個新帝,不但免掉了一月的稅收,還禁止掉了這一次的奴隸,對原格里斯等人勢力範圍內的人,可謂是仁至義盡,但是他下令修路的時候,卻並沒有多少應承,現在,結果就出來了。

在這場殺戮中,普通平民也好,富商也罷,多多少少都受到了波及,但是只有那麼給林影修路的人,不但沒有資源受損,甚至還得到了一筆數目不菲的獎勵,這些在得到這些獎勵后,又看到其他人的慘狀,幾乎立刻成為了林影的死忠,而這些人已經接近流雲帝國的百分之一。

林影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一點點把流雲帝國對他會不忠心的人毀掉,忠心的人越來越多。

持續了一個月,流雲帝國大大小小的勢力幾乎都被洗禮了一遍,不但靠著抄家得到了大筆的資金,大大緩和了流雲帝國的經濟,還確立了林影說一不二,嗜血無比的恐怖形象,還得到了大批的奴隸,面對這樣的結果,路法樂的合不攏嘴,海格等人卻一個個噤若寒蟬。干起活來一絲一毫都不敢馬虎,生怕林影在下一個屠殺的命令。

至於反抗者,當然也有,但是都會死的很慘,現在流雲帝國最強大的是墨真所帶領的皇族護衛隊,不管是武器還是盔甲,甚至坐騎,整個流雲帝國都是優先武裝他們,像海格這些家族的護衛隊,都只能撿剩下的用。

在墨真這個已經達到三級巔峰的戰士面前,有誰能是對手。

不客氣的說,就算是卡其、布魯和美斯特三家聯手也不在是他們的對手了,而這三家會聯手對抗林影嗎?先不說林影給他們的油水讓他們都吃的滿嘴流油,就算是在平時完成林影給他們的任務的時候,他們也沒少相互使絆子,流雲都立國了,以前的聯盟還算屁啊!

現在的發展自己的家族的時候!

「墨真,皇族護衛隊怎麼樣了?」

此刻,在大廳中,靜靜的站著三個人,居中的正是墨真。

「已經增加到了一百人!」墨真嘿嘿笑道:「都是鬥氣戰士,而且武器盔甲都是精品,戰鬥力絕對強大!」

「嗯!」林影點了點頭,淡淡的道:「繼續擴大,給我擴大到三百人!」

「是!」

「墨鐵!」林影將目光看向了墨真右側的一個人,緩緩的道:「我現在要交給你一個任務!」

「是,陛下!」 都市之步步崛起 ,也是墨真的老部下。

「幫我訓練一批死士!」林影目光緊緊的看著墨鐵,沉聲道:「只屬於我的死士!」

「是!」墨鐵先是一呆,緊接著激動的單膝跪在了林影面前。

對於林影要訓練死士,眾人並不奇怪,每個國家的皇族,甚至每個家族都會有屬於他們的死士,只是數量的多少而已,而且,死士的打造會消耗大量的資源,以前的流雲帝國除了格里斯,幾乎沒有人打造出死士部隊。

沒想到,現在林影就要求打造死士部隊了,而且還是讓他去打造,這是對他的信任,也是他受寵的開始。

「資源上不用說!」林影將目光看向了路法,嚴肅的道:「無論多少都給你!」

「是!」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劃 ,只是遲疑的道:「陛下,死士部隊要隱蔽,您準備在哪裡訓練!?」

「在這裡!」

林影隨手一指路法給他的流雲周邊地圖的一角。

「那裡!」看到林影指示的地位,幾個人都是一呆。

… 流雲帝國位於天穹大陸邊緣地帶,當然,這個邊緣地帶並不是大陸的邊緣,而是人類聚集地的邊緣。

天穹大陸很大,人類的聚集地不過佔據了不到四分之一的位置,真正佔據面積大的還是魔獸森林,足足佔據了天穹大陸的三分之二,而流雲帝國恰恰毗鄰魔獸森林。

眾所周知,要是毗鄰魔獸森林,那麼這個城市不是傭兵之城,就是冒險者之城,會有無數進入魔獸森林的傭兵和冒險者存在,但是流雲帝國卻剛好被一座大山『通天山』給包圍,通天山成v字形狀,流雲帝國剛好在中間,通天山的後面才是魔獸森林。

也正是因為通天山的原因,流雲帝國這麼多年雖然發展緩慢,人民也很貧窮,但是卻安然無恙,而真正毗鄰魔獸森林的白山城和黑水城都比流雲帝國的整體力量要強大很多,但是一旦開戰,必然是流雲帝國勝利,這就是有組織和無組織的差距。

而林影此刻為墨鐵準備的訓練死士的地方,居然就是通天山!

「陛下!為什麼?」墨鐵不解的看著林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