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

不過某人肯定不會和她一起吃中午飯了,你瞧著吧。

果然她走到14班都沒見到霍忱的影子,去了美食城,瞧著什麼都覺得味道不是很好,過年嘛吃慣了好吃的,現在回頭吃這些油膩膩的,實在是提不起來胃口。

「你想吃什麼,我請你啊。」

寇熇心裡叫了一聲哎呦,這都是她玩過的呀。

小子,你不錯啊,青出於藍啊。

可惜碰到你祖宗我了!

「隨便吃吧。」

小學弟很是殷勤去買飯,寇熇坐在椅子上百般無聊打著哈欠,姚彥經過她身邊,調侃著她:「換人了啊。」

「你很三八哎。」

姚彥呵呵笑了兩聲,坐了下來。

「要不你也借我一點資料吧。」她對著寇熇眨眼睛。

妖女!

玩弄孫悅的感情!

雖然孫悅家裡就是做傭人的,可那有什麼要緊的,乾乾淨淨賺錢就不丟人。

「大姐,你暗戀的是霍忱還是孫悅啊?」

寇熇直接捅破窗戶紙:「讓我來猜猜,應該不是霍忱,那就是孫悅咯?」

「聽你亂講。」

「有膽做沒膽認。」她涼涼開口出言嘲諷。

姚彥雙手撐桌:「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啊。」

「我怎麼樣了?」她笑,笑著說:「小姑娘,喜歡人家就去追啊,跑到我這裡來警告很不明智啊。」

姚彥泄了氣。

追個屁!

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啊。

她要學習的好不好,哪裡有時間談戀愛?

談戀愛是會分心的。

再說……誰規定喜歡一個人就不能喜歡其他的人了,她也挺喜歡霍忱的呢。

寇熇見姚彥的眼珠子轉啊轉的。

就眼前的人來說,她是真的不愛理,但是想起來她媽……

寇熇決定幫她一把。

「不如我幫你去告白啊,要跟誰告白,孫悅?」

姚彥沒好氣說著:「那就霍忱吧。」

一二三……

寇熇扔開手裡把玩的手機,站了起來,很是認真逼近姚彥,姚彥向後仰,「你靠我這麼近幹嘛?兩個女的做這樣的動作很不美觀。」

要幹嘛?


寇熇把她逼到再也無法後退的位置,開始進攻。

「霍忱不行,換個人吧。」

她的氣息全部都壓在姚彥的臉上,姚彥的防守土崩瓦解。

姚彥怎麼可能會是寇熇的對手嘛。

她的氣息足夠的強,姚彥的氣息太弱,姚彥在心裡給自己鼓鼓氣,別怕她啊,有什麼好怕的嘛。

可不行啊……

寇熇的眼睛太亮了,她是戴了美瞳嗎?為什麼眼睛那麼有神?還有這張臉近距離的看,也是一百分啊。

等等……

姚彥,你在想什麼啊?

「聽到了嗎,誰都行,霍忱不行。」

寇熇的呼吸噴在姚彥的臉上,那話冰冰涼涼最後變成了一把刀,抵在她的頸間。

姚彥:……真他媽的美啊,給她這張臉,拿什麼換她都願意啊。 「為什麼霍忱不行啊?」

姚彥問完這句只想咬掉自己的舌頭,幹嘛要問這種不入流的廢話。

霸道唄!

寇熇一身一臉的囂張跋扈氣質,同姚彥說:「全學校都可以是你的,我也可以是你的,但霍忱是我的。」

學弟端著飯回來,寇熇點點桌子看姚彥:「你也要他請你吃飯嗎?」

姚彥跑了。

咦……

她似乎發現了一個大秘密。

天!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她的同伴已經餓的迫不及待開始用餐了,姚彥去晃同伴的手:「喂喂喂,驚天大秘密。」

同伴一臉八卦的表情:「啥?」

「寇熇和霍忱搞對象了。」

同伴:「……」

轉過臉去拿湯匙繼續挖蛋炒飯吃。

這不廢話嘛。

全學校有幾個不知道那兩人是一對兒的?

一開始就是好嘛。

都沒遮掩的。

學弟一邊吃飯一邊嘰里呱啦,努力想在學姐面前刷個好印象。

沒有好印象怎麼談戀愛呢,再說學姐不是和他一塊兒吃飯了,自己還是有戲的是吧,一臉得意看了看某角落自己的同學,他說什麼來著,就不可能有人逃得過他的盛世美顏。

「學姐,你怎麼不吃啊。」

寇熇看著眼前的人有些恍惚。

霍忱這混賬東西不知道跑哪裡去了,難不成回家吃飯去了?


非常有這種可能。

指了指桌子上的飯菜,淺笑著道:「沒有一道菜是我喜歡吃的。」

學弟的臉耷拉了下來,他去買的時候問過她要吃什麼,她的回答就是,隨便!那現在買回來了,她又說沒有一樣是她喜歡吃的……人是挺美的,但好像有點……作啊。

他初中就開始談戀愛了,都是女生圍著他轉,遇上大美人了自己心想圍著轉轉就轉轉吧,畢竟一張臉也值得了,寇熇作風開放,大家真有什麼也不見得會怎麼樣。

「那你想吃什麼,我去給你買。」

寇熇眨眼,「吃食堂就沒意思了,我喜歡吃進口牛小排啊,搞一份吧。」

學弟:「……」

這是要訛他啊,可男人的面子不能掉。

「哪家的?」

學校附近有賣這種東西的嗎?

美女果然不好泡,還沒怎麼樣呢,就點上菜了。

寇熇掏出來自己的手機,點開頁面然後送到學弟的眼前,她笑的很壞。

這樣還請不請。

學弟:「……」

這麼貴,他請不起啊,再說有這個錢他自己去買點遊戲裝備不是更好嘛。

站起身,伸手拍拍學弟的肩膀,對上那張年輕稚嫩的臉龐,其實年輕的誰都愛,她也愛啊,可惜她現在也正年輕,對這種青春洋溢不太來電,霍忱打扮的不帥,但臉比眼前的這張能打,從愛好方面來說,她更喜歡好看的東西。

「你可沒有你哥有趣兒。」

拍了兩下,轉身離開。

小弟弟,找個小女生去玩吧。

學弟一臉喪氣,覺得自己白花了這麼多的錢,他一個人吃何必買這麼多的飯菜呢,再說這學姐是不是有毛病啊,涮人有意思嗎?既然不喜歡那就別約啊,約好了菜也點好了,這什麼意思嘛。

她百般無聊出了美食城,她現在極度痛恨美食城,在家裡吃習慣了的確無法吃得下去裡面的速食食品,什麼味道都不對,就連水煮青菜都沒有她自己煮的好吃,開步往家裡走。

霍奶奶中午飯壓根沒做,霍清又回來哭了,霍清一回來霍奶奶輕生的念頭又加重了,不至於說死但這種感覺死都不如,反正霍清嘴裡講出來的話就都是別人的錯,她哪裡會有錯,嚷嚷著丈夫就算是回來,她也不會讓對方進門,人瞧著神經方面更有問題了,更加的神神叨叨,事實上就是比她年紀更大的母親親眼目睹著女兒的瘋狂,吃飯?呵呵,憋氣都憋飽了。

霍忱進門,霍奶奶是為了喘口氣給霍忱去煮了挂面,然後做了雞蛋醬:「你自己吃吧,吃完去上學。」

霍清還在埋怨自己媽,她過不好那就是父母的錯,是父母聯手毀了她。


別人說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怎麼認為這件事的。

「……我不是和他結婚,我能變成這樣嗎?就是你和我爸毀了我……」

「你得了,有完沒完?」霍忱嗆聲。

一天天這點破事兒翻過來倒過去的講,她講的不煩他聽的都煩。

為什麼和人私奔,你心裡沒有點數嗎?

霍清的顴骨高的嚇人,顴骨上肉實在太少了就顯得比較高,眼皮也塌了,頂著一頭白髮,她是少白髮,三十歲差不多頭髮就白了一半,五十歲幾乎就全部都白了,有些時候她去坐公交車還會有孩子給她讓座,從不收拾自己,就那麼兩三件衣服穿到死,頭髮也不染,從年輕到現在一直保持一個髮型。

「你跟誰說話呢?你有沒有教養?可真是死了爸了不得啊……」霍清翻蓋子了。

她在家裡就應該獨一無二,她是家裡唯一的獨生女,誰不讓著她,霍忱一個小屁孩伢子竟然敢對姑姑吼?

「你有教養就不會拿別人死了的爸數嘴,一點屁事沒完沒了的講,他跑了怨誰,誰和你能過?」

霍奶奶;「霍忱,你閉嘴。」

屁大點孩子跟著摻和什麼,這是你小孩子能管的事情嗎?

「媽,你看看你孫子是怎麼對我說話的,你那個死媽她好,你爸沒了她就迫不及待跑了,她沒有男人她就活不了,小……」

開始罵,罵的要多難聽就有多難聽。

「她跑也比你強,她跑還知道拿著錢跑呢,你知道什麼?這些年了自己怎麼回事還不清楚,誰煩你你都感覺不出來,日子被你過成那樣,除了回來和我奶伸手要錢,你還會什麼?真的有骨氣就自己出去賺錢,你以為我表哥現在特幸福是吧?他是倒了八輩子的霉攤上你這麼一個媽,他這輩子都被你給毀了,自己兒子當著你的面親口講,他要把你侍候走完了回頭他就去自生自滅,你聽不明白什麼意思?」

霍忱不是他奶,霍清也不是他女兒,他為什麼不能說,早就看不慣了,什麼叫缺心眼,就是活人慣的。

你窮你有理啊?

人家窮還知道出去打個工呢,你窮就知道回娘家划拉東西,出問題還得埋怨別人,不是他奶,他姑有人要嘛。

霍奶奶上手去打霍忱,不讓他說,這死孩子還一個勁的說,老太太是怕霍清受刺激受大了回頭想不開,那你不能用一般人的思維模式去想霍清的,她就不是個正常人啊。

「叫你別說了聽不懂啊。」

「能不能行了。」霍忱甩開他奶的手:「人家養女兒你也養女兒,她不高興就回來數落你,以為外面有人排著對等著娶她呢,當年她是嫁不出去,一次對象都沒談過,就連上門問的人都沒有,不是你和我爺,她就老死在家裡吧。」

家裡人誰不知道霍清沒人要?也就只有她霍清自己,覺得自己是因為父母亂點鴛鴦譜才嫁錯的。

「你窮那是你活該,你不窮誰窮,窮了別人那真是大大的不應該了。」

霍忱惡聲惡氣講著。

他姑過不好他覺得這是必然。

霍清扯著嗓子上手去打霍忱,霍忱想躲還能躲不開嘛,自己轉身就下樓了,他往下去,寇熇往上來。

「還怪人家講霍家爛,爛到骨子裡了。」

霍忱負氣下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