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只能是怪你。」木綵衣無奈的瞥了方天南一眼。

「切,……」方天南不忿的嘀咕著,「是你說要找五階妖獸的麻煩的。這下好了,不用我們去找,它們自己就來了。而且,還不是一頭五階的妖獸,而是一群,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意嗎?……」

「你去面對著一群的五階妖獸試試?」木綵衣瞪了眼方天南。

「那還是算了吧。」方天南只要是腦海里想象一下,自己陷入到五階妖獸的包圍圈中,然後,奮力地廝殺著,衝出妖獸的包圍圈,就感覺到一陣的膽寒。

「走吧。」木綵衣長長的呼出一口氣,往了靈覺感知到的危機涌動的方向一眼,隨即,就跟上了古炎苒等人的腳步,「希望這一次,能安全的躲過去。」

至於,戰勝五階妖獸群的想法,不要說是木綵衣和古炎苒了,哪怕就是天元境真人來了,都不見得能夠坦然的面對!

那可是一大群的妖獸,完全超乎了方天南和木綵衣的想象。

.(未完待續。) 星煉場內,方天南不是沒有遇到過成群的妖獸。在方天南剛剛進入到星煉場的時候,就遇到了紅斑蒼狼群,和巨型蜘蛛群,但是,和之前的遭遇有所不同的是,這一次,方天南可以通過自己的靈覺感應到,身後的妖獸群,顯得非常的狂躁。

以方天南人元境真人的靈覺強度,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五階妖獸的存在,本身就非常的怪異。如果僅僅是感應到一隻、兩隻五階妖獸的舉動,方天南或許還可以理解為自己的運氣使然,但是,這成群結隊的五階妖獸,瘋狂的跑動著,瘋狂的戰鬥、廝殺著,卻足以引起方天南內心的疑惑。

這樣的景象,方天南只有在星殿的三殿主出現在星煉場內的那一刻,感受到過。

莫非這一次,依然是星殿的殿主,出現了?

方天南按捺著心頭的疑惑,和木綵衣一起,不斷的朝著妖獸涌動的方向,擴散著自己的靈覺。幸運的是,那些五階妖獸,在這會兒,完全的顧不上人類修鍊者的靈覺打探,兀自的發狂著。有的爆發出驚天的氣勢,有的則是在奪命狂奔著,似乎是在它們的身後,有著不可預知的危險即將爆發一樣。

那滾滾而來的妖獸群,以及眾多的五階妖獸聯合在一起,產生的莫大的壓抑感,讓整個星煉場,似乎都浸染著一分躁動!

「噗,——」在這樣的氣機的壓迫之下,走在方天南身前的三名受傷嚴重的修鍊者,忽然的,就承受不住身體上,遭受的壓抑,吐出一口鮮血來!

「這樣不行。」木綵衣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們還必須要加快速度了。」

「問題是,這些妖獸在狂奔的時候,幾乎沒有方向可言啊。」方天南也是無奈的皺起了眉頭。若是說,妖獸群的前進方向,非常明確的話,那麼,整個星煉場內的空間是如此的廣闊,方天南等人,只需要避開這個方向,轉而朝著側面遠遠的離開,基本上,妖獸的暴動,就和他們沒有太大的關係了。

但是,這會兒,方天南所感知到的卻是,大群的妖獸,不但有天空中飛行的,也有在地面上跑動著的,甚至於是,在溪水裡遊動著的,都在瘋狂的躁動起來。它們的奔跑,完全沒有規律可言。

有的,只是沖著身邊任何的事物發泄著,不斷的揮霍著自身的能量;有的,則是沒頭沒腦的,朝著一個固定的方向,橫衝直撞,任何敢於攔截在它們前進道路上的,都會被它們以最大的能量給摧毀;還有的,在低空中徘徊著,似乎是在提醒著地面上的妖獸。……

總而言之,在方天南所能夠感知到的範圍之內,所有的妖獸,幾乎都陷入到了魔障之中。

這樣的狀況,讓方天南感覺,自己一行人,除非是比妖獸跑得更快,否則,就逃脫不了被妖獸追上的可能。

。。。。。。

「還真是麻煩啊。」木綵衣似乎也感覺到了形勢的嚴峻。期間,不是沒有和方天南等人一樣的人類修鍊者,在朝著妖獸涌動的方向,不斷的擴散著自己的感知力、靈覺。

哪怕就是趙恆幾人,在經歷了最初的慌亂之後,也是一邊趕路,一邊擴散著自己的感知力,來感應妖獸們的動靜。

可以說,此時此刻的星煉場內,以妖獸為主體的混亂,正在不斷的擴散出去,由近及遠的波及著動亂所能夠影響到的任何地方。

一時間,除了妖獸的混亂之外,人類修鍊者之間,也是人人自危!

方天南甚至可以想到,哪怕是所有的人類修鍊者,全部的聚集在一起,大家團結一致的,恐怕也很難面對著如此龐大的妖獸群的暴動吧?

下一瞬間,方天南就情不自禁的抬頭,看了眼天空。

一隻四階的飛行類妖獸,從方天南幾人的頭頂,飛翔而過。

方天南在一瞬間就做好了防禦的準備。但是,天空中的妖獸,竟然是看也不看方天南一眼,直接的朝著更遠的方向飛去。似乎是方天南的舉動,完全沒有落入到它的眼中一樣。

「呼!——」方天南前面的一名受傷的人類修鍊者,卻是在此時長長的呼出一口氣,看了看遠遠飛走的四階妖獸,眼神中閃現過一抹複雜難明的色彩。

「走吧,能走多快,就走多快,……」方天南看了看這名口中吐出一口鮮血的修鍊者,在如今的情形下,只有先一步脫離了妖獸群的暴動,才是最為重要的,哪怕是為此,極力的壓制著體內的傷勢,而受到更加嚴重的傷。

如果連命都沒有了,那麼,受傷嚴重與否之類的,還有什麼意義?

這名在妖獸群強大的能量波動下而吐血的修鍊者顯然也明白這樣的道理。只是,看著木綵衣和方天南兩人,因為他們這幾個受傷的成員,才遠遠的墜在隊伍的最後方,他的眼神中,還是閃現著幾分感動的神采!

雖然,和方天南直接的接觸很少,僅僅是在片刻前的相遇。但是,方天南和木綵衣兩人所作所為,依然讓人感覺到溫暖!

至於他們幾個和古炎苒相遇的時候,正是遇到古炎苒危險的時刻出手幫助了,才會聚集在一起的。古炎苒所覺醒的法相的能力,雖然比較的特殊,但是,古炎苒的法相,只是輔助戰鬥的而已,在沒有靈覺和感知力的情況下,想要在星煉場這樣危機四伏的空間里,得到很好的歷練,自然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偶然的,陷入到危險的境地,也是難免的。

如果,說出這一切,或許,方天南和木綵衣,更是不會放下他們三人吧?

但是,目前這樣的情景,說與不說,還有區別嗎?

一時間,三人更加拚命的朝著古炎苒一行人前進的方向,飛奔著過去。

。。。。。。

而隨著妖獸群暴動的情況,愈演愈烈,不光是五階的妖獸,甚至還有六階的妖獸,都加入到了其中。這一切的景象,在方天南看來,就如同是星煉場遭遇到了末曰一樣。

至於那些四階的妖獸,此時更是早早的就瘋狂起來。

如果說,六階的妖獸,甚至於部分的五階妖獸,在如此的暴動之中,還能夠保持著一定的清醒的頭腦的話,那麼,四階的妖獸,則是完全的喪失了理智。不管是遇到妖獸,還是遇到人類修鍊者,爭鬥、爭鬥,才是永恆的主題。

漸漸的,方天南就可以感受到,隨著妖獸暴動的混亂局面,的鋪展開來,那些和方天南等人一樣,在一開始,就和妖獸群的暴動中心點,比較接近的人類修鍊者,終於是被妖獸們給追上了。然後,下一瞬間,人類的修鍊者的隊伍,就被獸潮所淹沒!

哪怕是方天南的隊伍,也不例外。

方天南和木綵衣兩人,不但要及時的趕上趙恆幾人,還需要照顧著身邊的三名受傷的修鍊者,被瘋狂的妖獸所殃及。

不服氣,和妖獸戰鬥到底?斬殺妖獸,獲得內丹?……

這種時候,所有的思緒,都被拋之腦後了。只有活下去,才是最為重要的。

如果,在目前的情況下,有人類的修鍊者落單,又被大群的妖獸所淹沒,徹底的消失在獸群之中,那麼,等待他的,一定不會是好的下場。

所以,拚命的趕路,發足的狂奔,……

不光是方天南幾人如此,所有的人類修鍊者都是如此。

如果此時有人從高空中往下看去的話,就可以看到,震驚的一幕。

大群的妖獸,呈現出扇形,朝著遠方的擴散著,而在妖獸們擴散出去的範圍之內,還有不少的人類修鍊者奔跑在其中。時而的,有劍光閃現而過;時而的,也有妖獸們的瘋狂咆哮。四階的妖獸,被五階的妖獸所追趕著,斬殺,四階妖獸的屍體,就這麼的遺落在密林之中。

沒有人類修鍊者這個時候,還有心情和時間,去獲取現場的內丹。

而在下一刻,或許就有五階、六階的妖獸,路過四階妖獸的屍體,一腳踏了下去,隨手就挖出妖獸的內丹,服用下去,然後,又瘋狂的咆哮著,繼續的向前狂奔。又或許,即便是五階、六階的妖獸路過了,看也不看地面上的妖獸屍體一眼,直接的越過,……

參天巨木的坍塌聲,草木的飛揚,以及妖獸集體狂奔中,引發的陣陣的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如同一曲交響樂般,在星煉場內,浩浩蕩蕩的演奏著。

方天南忽然的就感覺到,自己在這樣的獸潮之中,個人的力量,是如此的渺小。

哪怕是走在他之前的一名人類修鍊者,忽然的被的出現著的大地之熊撞擊到,一下子飛出去很遠,方天南都沒來得及去看上一眼,在方天南的身後,就有一道強勁的風刃,轟然間落下。

方天南無奈的閃避著身子,全力擴散出去的靈覺,幾乎被獸群**的氣機,不斷的打散,如同飄零在河面上的落葉,隨波逐流著,……

,(未完待續。) 方天南能夠感受到情況的危急,木綵衣這邊,自然也是同樣如此。

如果木綵衣有足夠的實力,比如,完全不需要去顧忌四階、五階妖獸,甚至於是六級妖獸的襲擊,木綵衣還真的能夠及時的幫助到那幾名受傷的修鍊者。但是,在自保都不足的情況下,又談何去幫助別人?是以,在有妖獸攻擊向那三名受傷的修鍊者的第一時間,不管是方天南還是木綵衣,都動了要去幫助的心思。而且,在此之前,兩人就有過出言提醒,妖獸的到來。

但是,真當這一幕來臨的時候,包括方天南在內,似乎都被徹底的包裹進入到了妖獸的**之中。誰也不能倖免。

木綵衣不傻,同樣的,方天南也不笨。

在星煉場內幾乎所有的妖獸,都暴動起來的情況下,只有先保住自身,再等到這一波的獸潮過去之後,看看情況,才是兩人目前最需要去做的。


下意識的,不管是方天南還是木綵衣,都看了眼古炎苒一行人的方向。

連方天南和木綵衣都無端的遭遇到了妖獸的攻擊,那麼,古炎苒幾個走在前面的人,能夠避免嗎?

。。。。。。

人類修鍊者團體中的親疏遠近,似乎是在獸潮的衝擊之下,體現得淋漓盡致。

不光是方天南所在的修鍊者團體,需要面對著如此艱難的選擇,其餘的人類修鍊者團體,也是一樣。方天南都沒有時間去想象,這樣的景象之下,自己團體中的成員,還會否團結。放眼看去,幾乎全部都是妖獸的身形。


之前的時候,方天南還在感嘆著,每一次進入到星煉場內歷練的修鍊者,都有幾百名之多,哪怕是每名修鍊者,只獲取極少數的妖獸內丹,每過五年星煉場就會開放一次,對於星煉場來說,也是非常沉重的代價。

是以,方天南在星煉場內歷練的幾天時間裡,還曾懷疑過,整個星煉場之中,妖獸的聚集並不密集。但是,眼前忽然出現的獸潮,卻是完全的推翻了方天南的想象。

就好似你在走路的過程中,突然的,從樹上,從地底下,從溪流中,都會有妖獸突然的冒出來,然後瞬間加入到**的獸群之中。

這樣的景象,給方天南所帶來的視覺上的衝擊,無疑是非常巨大的。

方天南的靈覺擴散出去,因為周圍的妖獸群體太過龐大的緣故,靈覺的感應,完全的施展不開來。方天南只能是盡量的把靈覺的感應力縮小到一個只有周身十幾米的範圍之內,然後,一旦有殺機的出現,就立即的進行閃避,偶爾的,方天南還需要回擊幾次。

可以說,方天南全身的精神,在這一刻,是高度集中的。

加快步伐追上古炎苒一行人??

此時的方天南,哪還有這個心思啊。在方天南看來,所有的人類修鍊者聚集起來的小團體,在獸潮的衝擊之下,都會煙消雲散。不是方天南和木綵衣不想聯合起來,幫助身邊的三名受傷的修鍊者,一起低於妖獸的攻擊。

但是,在龐大的妖獸隊伍跟前,任何的停留下腳步,想要硬抗的措施,都是不堪一擊的。

方天南和木綵衣等人,只能是順著妖獸暴動瘋狂奔跑的方向,跟隨著妖獸一起,的狂奔著。只有如此,才能有活下來的機會。

除非你的實力,達到了可以無視六階妖獸攻擊的地步,不然的話,想要站在原地抵抗,甚至是逆著獸潮的方向前進,都只能是徒勞的。

漸漸的,在方天南的視線中, 天下第二美人[穿書]

偶爾從密林中傳來的人類修鍊者的慘叫,和妖獸的咆哮交織在一起,讓人無暇他顧。

下意識的,方天南和木綵衣兩人之間的距離,雖然是在奔跑之中,也逐漸的聚集到了一起。兩人相互的看了一眼,先是露出了一絲苦笑,緊接著,又在眼神中透露出幾分僥倖的情緒。正是之前兩人同行的時間裡,培養的默契,才造成了雙方的始終相伴在一起吧。

完全不需要對話。

木綵衣周身的玄鐵劍陣,早早的就召喚了出來。而方天南意識到,需要兩個人聯手的同時,先是在靈覺的感應上,一人注重著防守,一人指引著撤離的方向,以及提醒危險的到來。

方天南手中的青雲劍,「劍光」的閃現次數,也在逐漸的增加著。

只是,就在方天南和木綵衣兩人,被妖獸群所瀰漫、覆蓋,繼續著前行的同時,驟然間,一股比起獸潮的暴動,更加讓人心悸的氣息,飛快的擴散了出來。那種驚天的氣勢,幾乎是以無可匹敵的姿態,直接的越過獸潮暴動而動蕩不堪的壓抑,深入到眾人的內心裡。而且,這股氣勢的強悍,以及彌散出來的速度,都教人情不自禁的,就感覺到無窮的壓抑。

似乎是在同一時間,所有的妖獸,所有的人類修鍊者,都有了一個片刻的停頓。

這種心悸的感覺,彷彿是毀天滅地一樣的,讓人從內心裡,感覺到顫慄。

。。。。。。

「這是?」木綵衣的眼神中,也是流露出一絲驚恐,「該不會是星煉場要崩潰了吧?」


「應該還不至於。」方天南目光閃爍著,沉吟著說道,「如果星煉場真的突然間就崩潰了,星殿的幾位殿主,肯定不會不管的。而且,……」

方天南的腦海里,瞬間閃現過兩個場景。

不管是星煉場內的天空中,出現白色的光芒轟擊著六階脊背龍的時刻,還是星殿的三殿主出現的那一剎那,方天南都有過類似的感覺。星煉場在那樣強大的能量的衝擊下,都能夠平穩的度過,這一次,在方天南看來,也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問題。

唯一讓方天南疑惑的就是,這突然而來的獸潮,究竟是怎麼形成的呢?

下意識的,方天南感覺到和現在,緊接著獸潮而來的驚天氣勢有關。

星煉場內的妖獸,比起人類修鍊者對於危機的感知而言,無疑是更加的敏銳的。哪怕是方天南當初覺醒了青鸞法相的時候,都讓周邊的妖獸,紛紛的遁走了,這一次,光是從氣勢上來看,就遠超青鸞法相不知道多少的強大危機,會造成妖獸的混亂,也在情理之中。


「而且什麼?」木綵衣有些好奇的看了方天南一眼。

「你不覺得,這些妖獸雖然在瘋狂的奔跑著,而且,看上去還沒有絲毫的方向感一樣。」方天南考慮著說道,「但是,從我們最初感知到這股獸潮的時候開始,所有妖獸奔跑的方向,都是向是四周擴散出去。」

「對!」木綵衣的眼神中,忽然的一亮,說道,「剛才的那股驚天的氣勢,似乎也是從那個最初引發了獸潮的地點,擴散出來的,……」

「所以,問題的關鍵,還是在那個地點啊。」方天南一邊說著,一邊揮動著手中的青雲劍,再一次的抵抗下了一頭四階妖獸的進攻。

在面對著五階、六階妖獸的驟然攻擊的時候,方天南還只能是選擇閃避,甚至,有時候還會考慮的實際的情況,付出受傷的代價,來進行抵擋,畢竟,妖獸在奔跑的過程中,攻擊出來的能量,是混亂的,也是無序的,甚至是毫無理由的。

方天南就感覺,自己所遇到的妖獸,完全就跟瘋了一樣。

如果是一頭妖獸,無端的沖著方天南攻擊了,那麼,彷彿是約定好了一樣,路過方天南身邊的妖獸,就會接二連三的,對著方天南發出攻擊。而有時候,方天南和木綵衣兩人,又可以和身邊路過的妖獸,一起瘋狂的趕路,彷彿是和諧的一個整體。

只有那獸潮湧動中,不斷的踐踏出來的混亂的氣息,在無情的訴說著,這一刻,整個星煉場內的動蕩,是如何的劇烈。

。。。。。。

「大哥,這一次的星煉場歷練,還真的是接二連三的給人帶來驚喜啊。」星殿的大殿主的行宮中,五名殿主,再一次的聚集到了一起。二殿主有些苦笑著,沖著大殿主說道,「似乎,星煉場內兩處最不安穩的地方,爆發出來的動靜,要提前了。……」

「什麼驚喜啊。」五殿主在邊上,沒好氣的說道,「我看,驚是夠了,喜就沒有了。……」

「就是。」四殿主在邊上附和了一句,「就好像是沒完沒了了一樣,我說,要不要強行的終止星煉場的歷練啊?」


「不行。」三殿主果斷的開口反對著說道,「至少,現在不行。」

「為什麼?」五殿主有些奇怪的問道,「難道說,你不擔心那個覺醒了空間能力法相的少年了?要是他在這一次的動亂中,受到什麼傷害,甚至是死亡的話,那我們還不得鬱悶死。」

在三殿主出手,依靠著空間能力,進入到星煉場內走了一遭之後,五名殿主雖然暫時的,還不清楚那名擁有覺醒了空間能力法相的修鍊者是誰,但是,對於他的關注,卻是前所未有的。

「因為我們在這個時候突然出手的話,事情只會變得更加的糟糕。」大殿主皺著眉頭,說了一句。

頓時,整個行宮內,變得鴉雀無聲。

。(未完待續。) 對於這一次星煉場內傳來的陣陣的輕微的動蕩,五名星殿的殿主,內心裡還是非常清楚的。尤其是,這樣的動蕩中,還夾雜著濃郁的火屬姓的氣息。雖然五名殿主,在這個時候不能夠進入到星煉場之中,但是,要說對於星煉場的了解,又有誰比得上星殿的殿主呢?

二殿主之前提到的,星煉場內,本身就不太穩定的兩個點,幾乎是每隔上一段時間,就會對星煉場產生一次衝擊。只是,讓五名殿主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的「衝擊」,到來的會這麼的快速,在星煉場歷練沒有結束的時候,就發生了。

若是按照往常的規律而言,至少,會在明年的時候,才會產生這樣的動蕩。

這也是星殿的星煉場歷練,每過上五年,就會準時的開啟一次,而從來沒有間斷過的原因。星煉場開啟的時間裡,只要不是遇到了什麼意外,還是非常的穩定的!

而且,幾名殿主的內心裡,同樣清楚,星煉場內會有兩個不穩定的地點存在。

畢竟,星煉場的存在,太過特殊了。

星殿的實力在天元境境界以上的修鍊者,都不能夠進入到星煉場之中,而星煉場內生活著的妖獸,實力一個個又都無比的強大,不光是在感知力這一方面,有著特殊的表現,比起外界的一些妖獸群居的地點而言,星煉場內的妖獸們,顯然會少了許多的人類修鍊者的威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