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過來找你吧,你等下給我開門。」宋閔琪調轉車頭,看了看導航,「大概半個小時到。」

崔勝泫聞言咧開嘴笑著說:「好的。」

掛了電話之後,崔勝泫看著冰箱里的兩顆番茄,想了想,把它們拿了出來,打開水龍頭洗的乾乾淨淨,又到了杯純凈水,坐在客廳里打開了電視。

宋閔琪踩著油門一路呼嘯奔騰,車裡還放著在小區附近超市裡買的東西。

崔勝泫聽宋閔琪按的門鈴聲,連忙把桌上的番茄蒂給扔進了垃圾桶,又抹了抹嘴,一路小跑地去開門了。

崔勝泫一拉開門就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粉嫩粉嫩,新鮮水靈的宋閔琪。

宋閔琪掛著甜甜的笑容,不自覺地發出軟糯糯的聲音:「歐巴!~」還伸出了手求抱抱。

崔勝泫伸手把她抱了個滿懷:「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宋閔琪笑得眉眼彎彎,還用腦袋蹭了蹭他。

崔勝泫抱了宋閔琪好一會才撒手,然後一隻手提起地上的購物袋,另一隻手拉著她向屋裡走去。

宋閔琪連忙伸手去拿購物袋:「歐巴你不舒服,我來拿好了。」

崔勝泫怎麼可能讓她拿,拎袋子的手閃向另一邊:「沒關係,這點東西還是拿得起的。」

宋閔琪另一隻手也攀上了他的胳膊,笑著說:「歐巴你真好。」

崔勝泫把宋閔琪買來的東西放在廚房的桌上,好奇地翻了翻:「你買了什麼啊,這麼多。」

宋閔琪一個一個地把它們拿出來:「我買了醒酒茶,不過看你挺清醒的應該用不著。還買了蜂蜜、番茄、葡萄、芹菜之類的蔬菜水果。」宋閔琪又從袋子里掏出兩個大番茄,一手一個在崔勝泫面前晃了晃,「不過酒後頭暈當然要喝番茄汁了。嗯,你肯定還沒吃飯吧,我還買了飯糰和泡菜餅,你先去吃點,我馬上就來。」


說完宋閔琪熟練地從柜子里找出來兩個盤子,放在水龍頭下沖乾淨,又用乾淨的抹布擦乾,再把密封包裝的飯糰和泡菜餅倒進去,遞給崔勝泫。

「嗯……」崔勝泫對宋閔琪眨眨眼,「番茄汁不喝也沒關係的。」

「不行!」宋閔琪瞪大了眼睛,「怎麼能不喝番茄汁呢,純天然純自然的治療酒後頭暈的方法,我就是為了這個才來的!」

崔勝泫咽了咽口水:「那你少弄點也可以,我的頭已經沒那麼暈了。」

「好。」宋閔琪聞言以為崔勝泫是不忍心讓自己忙碌,所以笑得更開心了,「我馬上就好,你先去吃東西吧。」說完推著崔勝泫出了廚房。

崔勝泫看著宋閔琪像只歡快的黃鸝鳥在廚房裡折騰,又看了看那一袋子的西紅柿,一步三回頭地走向了客廳。

等崔勝泫一邊看電視一邊不知不覺地吃完壽司和泡菜餅的時候,宋閔琪終於端著一大壺——等等——一大壺??崔勝泫看著宋閔琪手裡自己一般用來裝果汁的玻璃扎杯里此時裝著滿滿一紮紅彤彤的番茄汁,整個人的臉都綠了。

偏偏宋閔琪還未有所覺,她笑著坐在了崔勝泫的身邊,給他倒了滿滿一杯番茄汁:「快喝吧,喝完了頭暈就好了。」說完端起杯子遞給崔勝泫,笑眯眯的看著他,一副求表揚的期待表情。

崔勝泫內心吶喊著,表面卻很淡定,笑著接過宋閔琪手裡的番茄汁,微微顫抖著放到嘴邊,深吸了一口氣喝了一大口。崔勝泫喝著喝著感覺味道有點不對,扭過頭疑惑地看看宋閔琪。


「味道還好吧。」宋閔琪笑笑,「我放了點鹽在裡面,有助於穩定情緒。」

崔勝泫手一抖,差點灑到身上,他覺得如果能不喝番茄汁自己的情緒可能會更穩定。

宋閔琪笑著幫崔勝泫順順背:「慢點喝,這裡還有。」

崔勝泫苦著臉,幹了一杯番茄汁,這讓他又想起來去年在宋閔琪那裡喝到的薑湯了。

崔勝泫喝完了滿滿一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珠轉了轉,湊到宋閔琪身邊,像只小狗一樣蹭蹭她:「你今天很美。」

宋閔琪聽他誇自己,羞澀地笑笑:「謝謝。」

眼看著宋閔琪倒番茄汁的手不停,崔勝泫伸手去抓她的手:「你的表也很好看。」

宋閔琪溫順地把手放在崔勝泫的手心,笑著說:「哥哥買給我的成年禮物。」

崔勝泫的手指在宋閔琪的手背上來回摩挲:「要是早點認識你就好了,想看你小時候的樣子,是不是也這麼可愛。」

宋閔琪把頭靠在崔勝泫的肩膀上:「我小時候和現在沒什麼差別,上了高中之後就沒長過個子了,容貌的變化也不大。」

崔勝泫伸手摟住宋閔琪,摸摸她的肩膀,想了想問:「你今天本來打算去哪裡?」

宋閔琪聞言坐起身來:「啊,你不說我都忘了,你怎麼去喝酒還喝到頭暈啊,不是說要你好好照顧自己的嗎。」

崔勝泫眨眨眼,沒想到宋閔琪說變臉就變臉:「我,這不是電影拍完了,好久沒見過朋友了,剛好他們也有時間,就一起小聚一下。」

「朋友?」宋閔琪眯眯眼睛湊過去看著崔勝泫,「誰?藝人嗎?」

崔勝泫感覺自己好像是犯人被警察逼供了,但是奇妙的是這種感覺並不討厭。所以他笑著湊過去和宋閔琪頭頂頭:「男的,金賢重和金在中。」

「噢。」宋閔琪想了想,「我知道金在中,東方神起對吧?」

「不是啦,他現在是jyj。」崔勝泫拍拍宋閔琪的腦袋。

宋閔琪摸摸頭,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抱歉抱歉,我不怎麼關注除了bigbang的其他組合。」

崔勝泫聽宋閔琪這麼說,一下子就笑了起來,伸手抱住她:「哎一古,我們宋老師怎麼這麼會說話呀。」

宋閔琪摟著崔勝泫的脖子,眨眨眼睛:「都是和我們topxi學的呀。」

崔勝泫看宋閔琪笑得狡黠,忍不住湊上前去吻她。


宋閔琪也順從地閉上了眼睛,熱烈地回應他的吻。

崔勝泫吻了宋閔琪沒多久就起身了。他帶著尷尬地表情從桌上抽了一張紙,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和舌頭。

宋閔琪看他這樣,忍不住抱著肚子笑了起來。

「呀,別笑了。」崔勝泫又抽了張紙拍在宋閔琪的嘴唇上,「唇彩的味道吃起來怪怪的。」

宋閔琪用抽紙認認真真地擦自己唇上的唇彩,一邊擦一邊笑著說:「可是我是女人呀,為了漂亮當然要塗口紅塗唇彩了。你說還能怎麼辦。」

崔勝泫無奈地把她抱到自己的腿上坐好,細碎地吻她的鎖骨:「那就換個地方。」

「呀。」宋閔琪害羞地推了推崔勝泫,卻怎麼也推不開,只能像條上了岸的魚一樣,不安地扭動。

崔勝泫發出悶悶地笑聲,雙手更用力地摟住宋閔琪的腰和背。

宋閔琪感覺痒痒的,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崔勝泫的腦袋,伸手去摩挲他的後頸。

不知道宋閔琪碰到哪裡了,崔勝泫突然發出一聲綿長地悶哼:「嗯~」還很曲折粘膩呢。

宋閔琪被著聲悶哼弄得心肝顫了一下,下意識地下了重手,又在那裡蹭了一下。

崔勝泫頭埋在宋閔琪的頸窩處,雙手十分用力,像是要把宋閔琪的腰折斷。牙齒也顫慄著在宋閔琪的脖子上細碎地啃噬著,弄得宋閔琪麻酥酥的。

「歐巴~」宋閔琪的聲音軟綿綿地像只小奶貓,還帶著一絲沙啞。

「嗯?」崔勝泫用鼻音來回復她。

宋閔琪皺皺鼻子:「好難受,不要嘛……」

宋閔琪這麼懵懂純真的說話,簡直是誘人犯罪的犯規行為,崔勝泫一翻身把宋閔琪壓在了身下,吻著她的脖子,壓著嗓子問她:「不要什麼,嗯?」

「嗚,怪怪的,好難受,不要這樣。」宋閔琪斷斷續續地哼哼,眉頭皺在一起,貝齒也咬住了下嘴唇。

修真强少混花都 ,他一下子就不行了,整個人失去力氣壓在了宋閔琪的身上,手指用力的抓住了宋閔琪身下的沙發坐墊。

「歐,歐巴?」宋閔琪不明所以,伸手拍了拍崔勝泫的背。

過了半晌,崔勝泫才開口:「別這樣。」

崔勝泫醇厚地聲音從耳邊傳來,宋閔琪瑟縮了一下:「怎,怎麼樣?」

「別說話,別動,讓我睡一下。」崔勝泫收攏手臂,抱住宋閔琪。

「耶?」宋閔琪聞言愣住了,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過了好一會,崔勝泫終於翻身坐了起來,但是卻並未停留,連個眼神都沒給宋閔琪就起身離去,只留下一句:「等下。」

宋閔琪躺在沙發上,雙眼看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還有點反應不過來。過了一會她覺得這個姿勢怪怪的,就爬了起來,盤著腿坐在沙發上,盯著電視里動物與自然的紀錄片發獃。

他這是怎麼了?宋閔琪有點莫名其妙,不會是因為自己說「不要」被傷害到了吧?宋閔琪有點臉紅,可是剛才的感覺真的很奇怪,好像,好像有種說不清的感覺在身上蔓延,感覺很危險。

宋閔琪有點愣神地端起了桌上的番茄汁喝了一口。

「呸呸呸——」宋閔琪一下子就噴了,「這番茄汁怎麼這麼酸啊,配上鹽還有點苦。」宋閔琪連忙拿起另一個杯子灌了一大口純凈水。

宋閔琪一個人坐在客廳里等崔勝泫,有點無聊就看起了電視里的紀錄片,紀錄片里剛好在講螳螂交|配過程中母螳螂會吃掉公螳螂以確保受精和營養。宋閔琪看著母螳螂吃公螳螂的鏡頭有點噁心,連忙換了個台。

電光火石之間,宋閔琪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

他,他不會是……

宋閔琪臉紅了,整個人有點手足無措。

怎,怎麼辦?要像伊娃說的接受嗎?還是拒絕呢?宋閔琪捂著自己的臉,弓起腿,不好意思地糾結了起來——萬一拒絕他他去找別人了呢?可是,可是要是那樣的話,感覺不太好誒。

啊啊啊啊啊啊,宋閔琪的腦袋亂成了一鍋粥。

不,果然還是不行。

宋閔琪抱著自己的腿把臉藏了起來。如果他為了這種事就去找別人的話,自己就,就,就——嗚嗚嗚嗚嗚——宋閔琪越想越悲觀,甚至還腦補了崔勝泫領著一個絕世尤物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的樣子。

崔勝泫再次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頭頂烏雲片片,整個人都變成了一朵悲傷的蘑菇的宋閔琪。他連忙走了過去,摟住她驚訝地問:「閔琪?你怎麼了?」

宋閔琪只是使勁搖腦袋,不肯抬頭。

她越這樣崔勝泫越擔心:「閔琪你怎麼了?你不舒服嗎?」

宋閔琪還是搖搖頭。

不是不舒服那是怎麼了?崔勝泫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最終有點忐忑地問:「你,你生氣了嗎?生我的氣嗎?對不起,我……」

聽到這裡,宋閔琪一個忍不住撲過去抱住了崔勝泫:「嗚嗚嗚,歐巴~~你不可以喜歡別人,你要只愛我一個人。」

「誒?」崔勝泫被宋閔琪的話驚呆了,「閔琪你在說什麼啊?什麼喜歡別人?」

宋閔琪抱著崔勝泫一頓痛哭:「嗚嗚嗚嗚,我知道我很久都沒陪你了,但是你不可以去喜歡別人,我以後會對你很好很好的,你不要離開我。」

雖然崔勝泫不太明白現在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他馬上拍著宋閔琪的背安慰她:「我沒喜歡別人啊,沒有要離開你啊,閔琪你別哭,別傷心啊,乖~乖~歐巴最喜歡你了。」

宋閔琪聞言抬起頭來,可憐巴巴地看著崔勝泫:「那你只愛我一個對不對?就算我們沒有……你也愛我對不對?」

崔勝泫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對!」說完眨眨眼,「可是我們沒有什麼?」

宋閔琪得到保證安了心,但是聽到崔勝泫的問題又紅了臉,移開目光,小聲地回答:「就是,那個。」

「啊?」崔勝泫表示宋閔琪的變化太快他有點跟不上。

「就是那個啊!」宋閔琪目光灼灼,「你剛剛想的那個。」

崔勝泫聽宋閔琪這麼說才反應過來,一下子老臉也紅了,清了清嗓子:「咳咳,閔琪啊,歐巴剛才不是故意的。」說完也不好意思地移開了目光,「是,是情難自禁的。」

「我知道。」宋閔琪小聲地說。

「我以後不會了,抱歉。」崔勝泫湊過去吻了吻宋閔琪的額頭,「你值得所有最好的,我不會強迫你的。」

宋閔琪聞言紅了耳朵,伸手摟住崔勝泫在他耳邊小聲說:「他們說男人都一樣,如果我不跟你……你就會去找別人……」

「怎麼可能!」崔勝泫扶住宋閔琪的肩膀把她拉到自己眼前,看著她的眼睛認真地說,「不是因為這種事情選擇你,而是因為你才選擇這種事情。」

崔勝泫抿抿唇:「我是一個很討厭肢體接觸的人,但是對於你,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很想很想,控制不了自己。從一開始想牽你的手,想擁抱你,到想吻你,想和你……都是因為你所以才發生的,不是什麼隨便的人都會讓我這樣做的。」

宋閔琪睜大眼睛點點頭。

崔勝泫怕她沒明白,咬咬牙更坦白地說:「如果真的要做那種事情,一定是你心甘情願,抱著享受的態度,和我一起……至於我,也只想和你……你明白嗎?」

「我,我我,我明白了。」宋閔琪磕磕巴巴地說,說完了耳朵都快冒煙了。

崔勝泫聽宋閔琪說自己理解了,整個人鬆了一口氣,抱住她,安心地笑了。 六月的首爾天朗氣清,炙熱的陽光烤著大地,蟬鳴聲此起彼伏。宋家所在的江北別墅區植被覆蓋率極高,幾乎是生態園的水準。別墅區的中心是個很大的人工湖,放暑假的時候會有很多家長帶著小朋友在這裡看鴨子,做遊戲。

宋仁成就是完全閑不住的那一類小朋友,剛好朴藝娜就職的學校也放了暑假,所以現在就全職在家裡陪著宋仁成到處玩。

此時宋仁成拿著一隻黃色的小皮鴨子蹲在人工湖旁邊的台階上,扭過頭用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朴藝娜:「媽媽,我可以把我的小鴨子放進去嗎?」

朴藝娜坐在台階上,肘著下巴對宋仁成眨眨眼睛:「你把小鴨子放進去的話,媽媽可撈不回來噢。」

「唔。」宋仁成聞言看了看手裡的小鴨子,又看了看湖中心的小鴨子們,想了想,「那還是算了吧,我只有一隻小鴨子。」

朴藝娜看宋仁成煞有介事的樣子忍不住一陣好笑:「那媽媽再給你買一隻小鴨子好嗎?」

「好啊好啊!」宋仁成小腦袋使勁地一點一點的,像小雞啄米一般。

朴藝娜笑著摸了摸宋仁成的小腦袋,想了想問他:「仁成啊,你會覺得孤單嗎?」

「孤單?」宋仁成歪歪腦袋,「什麼是孤單?」

朴藝娜眨眨眼睛:「就是像現在,你一個人,沒有其他小朋友陪你玩,你會覺得不開心嗎?」

宋仁成想了想,一下子笑開了:「不會啊,姑姑、奶奶還有媽媽都會陪我玩啊,我不孤單。」說著又皺了皺眉頭,「如果東賢也能每天和我一起玩就好了。」

朴藝娜沉吟了一下,試探地問:「那你想要個弟弟嗎?」

「弟弟?」宋仁成眨眨眼睛。

「對啊,弟弟。」朴藝娜點點頭,「他可以陪你一起玩小鴨子,和你說悄悄話,你也可以帶著他去爬樹,吃檸檬派。」

「真的嗎?」宋仁成長長的睫毛撲閃撲閃的,掩蓋不住他眼睛里的欣喜,「弟弟可以和我一起玩,一起吃檸檬派嗎?」

「對啊。」朴藝娜笑著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