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難道是第十天獄。不,第十天獄至強者也不過是三重境、四重境亘古。以他們之能,也斷然不能如此乾脆利落地鎮壓並抹去乞兒師弟。」

同為亘古境的一尊女聖者,緩緩分析著。

「以乞兒師弟七重亘古境界,卻實際上能夠發揮出不下巔峰亘古的無雙戰力,能夠將之鎮壓的修者,那,那至少也要有著巔峰亘古甚至是不朽級的境界。」


女聖者越是分析,就越發堅信著自己的分析。

「巔峰亘古,甚至是不朽級的戰力。那,那就意味著第十三天獄的鎮守天座出手了。宗主,第十三天獄的鎮守天座,卻是膽敢出手干涉第九天獄之事。」

「這,這本身就已然違反了大千世界億萬天域彼此之間的約定。我們,我們應該向派出該鎮守天座的宗門要一個說法。」先前的那尊顯然與乞丐聖者交好的亘古強者,狠狠說到。

「討一個說法。你,你說的倒是輕巧。誠然,第十三天獄鎮守天座是不能隨意干涉低階天獄之事。然,以你將以什麼樣的身份去要說法。真是糊塗。他們,他們只有一句話,一句話就能夠讓你自食其果。」

宗主冷然說到。他的心中儘管也隱隱認為是第十三天獄及以上獄階的天座出手抹殺乞兒。但,做為一方無上大教的一宗之主,他考慮的卻是億萬傳承之事,斷然不會為眼前的一時得失而失去理智。

「一句話?什麼話?」

亘古強者,他顯然為乞丐聖者的殞落而心有不甘,全然沒有著往日的精明。

「乞兒師弟,以他亘古級七重天的無上戰力,他為何會以真身出現在第九天獄?他們,他們只要問這麼一句話。」之前那尊女聖者一針見血說到。

「這……」亘古強者頓時為之一噎。

「好了,乞兒,他是如何會殞落的,這已然沒有著討論的意義。不過,有一點我們務必要做到的是,我們必須想出應對此次湧現出來的無盡天驕的摺子。」

宗主一錘定音說到。

「這,才是我們真正讓乞兒在九泉之下能夠安心的做法。」

乞兒,誠然就是那尊殞於王旭手中的亘古級聖者。不過,王旭不清楚的是,乞丐聖者並非是他想象中的三重亘古,而是駭人聽聞的七重亘古之境。

以乞丐聖者之才,或許再過了數十上百億載,都可能進階不朽級的無上聖位,立萬億載不朽之身。

不想,以他七重亘古之身,卻是遭遇了少年大帝這尊擁有著絲毫不下九重亘古無盡神識的無上帝尊。


如此一來,僅僅只有二重境界戰力,七重神識境界的他,對上同樣二重境界戰力,卻有著九重神識境界的王旭,留給他的,也就只有悲催二字了。

少年大帝,他更是不知道,乞丐聖者,這一尊看似不過七重天之境的亘古級聖者,在萬道閣中確是擁有著一個非常重要的身份。

少宗!

乞丐聖者,他赫然是萬道閣的當代少宗,相當於就是下一任的宗主。而今,這樣一尊未來的宗主,卻是莫名其妙地折於少年大帝手中。


… 乞丐聖者,他赫然是萬道閣的當代少宗,相當於就是下一任的宗主。.訪問:.。而今,這樣一尊未來的宗主,卻是莫名其妙地折於少年大帝手中。

萬道閣,這樣一方無上大教,一方權掌著萬千天域,真正地稱尊一方無盡大世界的大勢力,他們又豈會真切對一代少宗的殞落而無動於衷呢。

越是一方大勢力,他們就勢必越發地重視著傳承之人的選擇。而今,他們的下一任教宗的殞落,如此巨大的恥辱,勢必要以血的代價洗涮。

「宗主,但請放心。儘管此次出現於『混』沌天獄的年輕一代英才輩出,妖絕天下。但是,正所謂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一元劍宗,獨佔如此英才,也不見得是福。」『女』聖者睿智的雙目『精』光閃過,緩緩而又堅定道。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不錯,五師妹所言極是。宗主,以師弟之見,僅僅是第九天獄這一眾巔峰聖子,他們之間也並非是鐵板一塊。

以乞兒師弟傳回來的消息中,那個叫虛玄子的小傢伙,之前狠狠地擺了王旭一道。他們之間,顯然已是結下了不解之仇。」亘古強者聽聞『女』聖者的話語,虎目一閃,說到。

「四師弟之意是……」萬道閣這尊渾身不朽氣息貫穿時間長河的無上宗主,將其潤物細無聲的掌教之道運用至登峰造極之境。

掌教之道,不外有二。一是身具不世修為,方鎮一教之氣運。二則是有著『洞』察世事之能, 混沌交易所

馭下之道最重要一點,那就是不能讓一方大勢力任何一尊至強者有著一種自己是無用之人,沒有著絲毫重要『性』的錯覺。

「第九天獄二十一天驕,已然隱隱約約間以虛玄子、王旭為首,劃分為兩方陣營。換句話說,一元劍宗他們勢必只能招攬其中一方。

畢竟,身居第九天獄,能夠從一方小千世界億萬萬星域的無盡同輩修者中脫穎而出,更是成為斬獲第九天獄傳承的二十一之一的蓋世天驕,任何一尊,都擁有著衝天傲氣。

如此人物,又豈能與身具不同理念的同輩修者**一方。一元劍宗,他們此次勢必不能魚與熊掌兼得的。」

「好,既然如此。四師弟,此次接近其中一方的任務就由你全權負責。相信師弟能夠為本宗引入幾尊未來的不朽聖者,保我宗另一個萬億傳承!」萬道閣宗主一錘定音。

傳承小院。

猛將立,諸侯出,八王起。

神秘莫測『女』天驕,『陰』狠毒辣虛玄子,威儀蓋世吳聖儀,帝尊無雙王旭。


四尊最是讓眾天驕乃至第九天獄萬千強者為之猜測的蓋世天驕,終於開始了他們的傳承之旅。而這,才是真正牽動萬千強者心緒的傳承盛舉。

他們的傳承,更是代表著第九天獄此番傳承的最高成就。

至高成就!

是的,眼前的那尊神秘『女』修他們或許不甚了解。但是,虛玄子、吳聖儀與少年大帝三人的無上天賦,卻是憑藉著一樁樁逆天之舉證實了的。

「嘿嘿嘿!很好,很好。這樣很好。星宿王,雷煞王,玄空王,寒冥王,本座會以鐵一般的事實述說著你們的眼光的。

吳師姐,這位可愛的小師妹,還有小王師弟,師兄就當仁不讓地先行一步了。也算是讓你們讓開開眼界吧。」虛玄道宗虛玄子很是狂妄地一陣大笑,而後瞬間消逝於傳承小院之中。

呼呼呼!

虛玄子始一踏入傳承小院,一陣充斥著無盡肅殺之氣的寒風呼嘯而至。更是直接籠罩著傳承小院萬里天地。

傳承小院之外,若非此時此刻的眾天驕均至少擁有著史詩聖者的無上聖人修為,他們都會為這股突如其來的肅殺之氣所絞殺。

「殺伐道!這個小子領悟的赫然是三千大道排行第十七的殺伐道!」大千世界無盡空間之中,坐擁萬千天域的無上大教一元劍宗聖殿,一尊不朽氣息流轉的存在,冷然說到。

「斗轉星移,天發殺機!不錯,此子勢必是領悟著殺伐道一類。甚至,甚至可能是排行第七的修羅道!」另一尊身上同樣貫穿時間長河的不朽氣息浩『盪』的存在,『陰』『陰』說到。

「修羅道!這,這怎麼可能?」先前的那尊存在猛然倒吸一口氣。他,他顯然為修羅道三字所震驚。

身為一尊不朽級存在,幾乎是一步踏在無盡時間長河的他們,又豈會不明白著修羅道三字所代表著的一陣陣席捲天下的腥風血雨。

那,那可是一段段令億萬天域無盡大教都要為之膽戰心驚的黑暗時代。

無盡歲月以來,任何一尊領悟修羅道的無上天驕的誕生,無一不是象徵著一場席捲萬千天域的無盡浩劫的來襲。

無盡浩劫!

何謂之無盡浩劫?

任何一次的無盡浩劫,都至少是一場席捲著至少一億個天域,籠罩近萬無上大教、億萬聖者的大動『盪』。

一場牽涉億萬聖者的大動『盪』,任何一次的結束,都必須是以數百上千億尊聖者的殞落,近千無上大教的更替為代價。

近千無上大教的更替!

這,這才是真切令無數無上大教為之心膽俱裂的所在!

換句話說,面對著由一尊領悟修羅道的無上天驕引發的無盡浩劫,強如一元劍宗這般的無上大教,都可能為之灰飛煙滅!

「師兄,讓師弟直接將之抹去!」大殿之上一尊天級亘古,驀然間開口說到。

顯然,他是一個不言則已,一言驚人的傢伙。在他的眼中,在絕對的實力之下,一切的一切都不過是無稽之談而已。

只要,只要他在這尊疑是領悟著修羅道的小傢伙在尚未成長起來之前將之抹殺,那,那又何來的所謂無盡浩劫!

「罷了!來不及了。」開始的那尊不朽級存在頗為無奈地輕輕地嘆了口氣,而後擺擺手說到。「萬道閣,他們,他們想必在乞兒亘古殞落後,更是肆無忌憚地監視著第九天獄的一舉一動了吧!」

「如此一來,這個極有可能是領悟著修羅道的小傢伙,又豈會那般輕易地為我宗所滅!罷了,在那個小傢伙沒有『露』出反骨之前,還是暫時不要動他。」

「可……可是……」天級亘古略微遲疑,『欲』言又止。

「你是否是擔心著那個叫王旭的小傢伙,與這個叫虛玄子的小子,他們二人根本已然是勢如水火,根本不可能共處一室?」不朽級存在古怪一笑,說到。

「嘿嘿!師兄明鑒!」天級亘古在不朽存在面前,卻是形如一個還沒有長大了的老小子,憨憨狀地『摸』了『摸』胖乎乎的腦袋,說到。

「相信萬道閣也是這般作想的。本座更是堅信,他們也勢必認為這正是他們的可乘之機。以兩尊勢不兩立的蓋世天驕為契機,至少可以招攬其中一方!」

不朽級存在,任何一尊的不朽級存在,他們都無愧是橫貫時間長河的存在。儘管沒有與萬道閣的碰面,卻也能夠因勢而發,『洞』若觀火。

「誠然,王旭與虛玄子二人是水火不相容。然,以本宗鎮壓萬千天域的無上大勢,還真切鎮不住兩尊小輩嗎!如若如此,本宗也就沒有著存在的可能了!」

.–25744+dsuaahhh+25610850–>

… 「誠然,王旭與虛玄子二人是水火不相容。-然,以本宗鎮壓萬千天域的無上大勢,還真切鎮不住兩尊小輩嗎!如若如此,本宗也就沒有著存在的可能了!」

不朽級存在說到這裡,一股威壓四方的氣息橫貫天地!四方天域都為之一顫!

這,這就是坐鎮一方大教之巔的無上存在所身具的天地大勢!

一尊於大千世界億萬萬天域之中,僅僅次於虛無級存在之下的不朽級聖者,他,確實擁有著這般自信的資格。

聖者境之中,史詩級、亘古級、不朽級三大境界中,一尊史詩級聖者或者可能以逆天大機緣進階亘古級一重天之境。

然,『欲』從亘古級跨越至不朽級,那,那卻是千難萬難之事。

或者,確切地說,大千世界無盡天域之中,任何一方有資格權掌萬千天域的無上大教,勢必不缺著一重、二重境甚至是三重天的人級巔峰境亘古的存在。

然,這一現象卻以三重天與四重天為一道不可逾越的無形鴻溝。一道哪怕是那為數不多的聖宗級別大勢力都無法打破的鴻溝。

萬尊的人級亘古,最多也就是兩三尊有可能跨越四重天之境的地級亘古。而同樣道理,萬尊的地級亘古更是不到兩尊有可能進階天級之境。

亘古境中的人級、地級與天級三個中境界的突破都是如此的艱難,更不說是從亘古境天級邁入不朽境了。

因而,任何一方大勢力中,一尊不朽級聖者,哪怕僅僅是一重天之境的不朽級存在,那也都是真正的成宗做祖的存在。

任何一方大勢力,也勢必要有著至少一尊不朽級的存在,方方有資格躋身大勢力之列。

而以一元劍宗這一尊權掌一方無上大教的不朽級聖者的存在,他,確實有絕對的實力鎮壓兩個僅僅是史詩級的蓋世天驕。

畢竟,在不朽級聖者的手中,哪怕虛玄子與王旭擁有著再怎麼妖孽的天賦,以他們目前僅僅是史詩級境界而言,根本無法翻出什麼真正的大『浪』。

傳承小院。

伴隨著那一陣陣通天徹地的肅殺之氣的回『盪』,虛玄子,這尊隱隱約約間不弱於少年大帝的妖孽存在,開始著屬於他的傳承。

「壽一百三十七,試煉成果,偽聖人境進階史詩五重天,獲五千積分。神識於史詩三重天進階史詩九重天,獲六萬積分。

斬二重血魔一萬尊,獲基礎積分十億,獲記錄積分五億。 王凡的單機生涯 ,獲基礎積分五十億,獲記錄積分十億。 昨天還能怎麼皮 ,獲基礎積分一百億,獲記錄積分十五億。

斬五重血魔五十尊,獲基礎積分五十億,獲記錄積分二十億。越階斬六重血魔一尊,獲基礎積分一百億,獲記錄積分二十五億。斬獲逆天大機緣兩項,獲十億積分。

試煉人積分總計三百九十五億零六萬五千積分,打破地級傳承序列,入第九天獄天級地階傳承序列。天地法則降臨皇級地階神通大術——修羅吞天功!封修羅皇號。」

修羅吞天!

傳承小院上空的天地聖音方方回落,關注這一方天地的第九天獄萬千強者、大千世界一元劍宗高層、大千世界萬道閣高層,無不為之震動!

修羅道!

果真是三千大道中至殺之首的殺伐大道之至尊的修羅道!

且還是一『門』位列皇級地階之尊的神通大術。皇級地階神通大術,那,那可是屬於地級境不朽聖者方才能夠領悟的無上大術。

虛玄子,以無上大機緣於第九天獄的傳承小院之中獲得此等聖術。那,也就意味著虛玄子將提前參悟著屬於地級境不朽聖者的神通。

這,無疑於是為虛玄子提前打開了一扇通向不朽級無上境的通天大道,且還是一條可能直接通向不朽境地級的登天路。

然,一尊已然隱隱通向不朽級存在的修羅道殺神,其攪動風雲的神通,更是讓諸聖者為之膽寒。

血雨腥風!

他們這一方萬千天域,又是一場無可避免的、勢必席捲萬千天域的腥風血雨,即將出現。

一時間,深切知曉著大千世界無盡歲月中那一場場血雨腥風中的風暴的一元劍宗與萬道閣,卻是頓時間風起雲湧。他們明白著虛玄子,傳承著修羅道的虛玄子,他,不過是這一場大動『盪』的載體而已。

抹殺虛玄子已否,對即將降臨的一場大風暴,那根本就無濟於事!

不同於大千世界兩方無上大教的高層風暴,傳承小院之外,諸天驕更是為傳承小院上空所回『盪』著的話語而心顫。

天級傳承!地階!皇級地階神通大術!

他們,他們為眼前的一系列字眼而震住了。

三百九十五億!整整的三百九十五億積分!他們,他們直接忽略了那一點連零頭的資格都構不上的六萬五千。

差距!

這,這才是真正的差距所在。怔怔地聽著傳承小院上空回『盪』著的這個讓他們為之心悸的數字,傳承小院外已然接受傳承了的諸天驕,都有著一種羞於見人的感覺。

蓋世天驕!

回想著自己的積分,抬頭聽聽虛玄子的積分。哪怕是強如八王之尊的寒冥王木一斬、霸劍王劍九哥幾人,他們都不得不為之低頭。


至少,至少以此次傳承試煉而言,他們諸天驕可謂是真切地一敗塗地。無言面對著他們身上蓋世天驕四字。

傳承小院之外,目光恭敬地投注在虛玄子身上,以寒冥王木一斬、玄空王東方璇、雷煞王司空星、星宿王紫雲子四王為首的諸天驕,立時高聲慶賀著。

「天佑吾皇!參透通天造化!」

「天佑吾皇!參透通天造化!」

「天佑吾皇!參透通天造化!」

……

這一方空間,頓時充斥著一陣陣響徹雲霄的敬賀之音。一股股發自近十尊威壓一方星域的蓋世天驕的肺腑之音,竟是隱隱引起了這一方空間的共鳴。

「好響,好臭。馬屁『精』!」似乎很是看不慣於木一斬幾人的俯首帖耳的恭敬狀的赤仙子,絲毫不給面子地直接揶揄道。




Leave a comment